第144章 我是夏氏集团CEO,何源!/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岳芸洱从她们身边走过。

其实她也是不敢。

否则当时买礼服的时候,她就想讽刺吴小欣了。

奈何吴小欣身边有何源。

她得罪不起。

她默默地走在一边。

脚步突然一顿。

随即转身就走。

“岳芸洱!”耳边氏邱柒柒的嗓音。

岳芸洱真觉得有些冤家路窄。

其实在邱柒柒和秦梓豪一前一后来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他们了,但他们可能并没想到她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所以在她刻意的隐蔽下自然没有发现她的存在,一不留神,就被逮到了。

岳芸洱有些无语。

她停下脚步,转头。

转头看着邱柒柒,看着她打扮得异常的高雅,身上一件淡绿色晚礼服,让她在如此莺莺燕燕大红大紫的礼服区显得异常的清秀,反而觉得如清泉一般的让人很舒服,所以自然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岳芸洱都觉得邱柒柒今晚的穿品不错。

当然她也不可能诚心的去赞扬,毕竟道不同不相为谋。

她眼眸就这么看着邱柒柒,看着她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她身上和她完全不搭甚至有些脸颊的礼服,冷笑着,“怎么混进来的?”

“总会有我的办法。”

“这次也是为了找个有钱人包养了?”邱柒柒讽刺。

“是啊。

”你以为我还会信了你的鬼话。

“那你还问我!”岳芸洱淡笑。

“岳芸洱,你觉得自己很得意是吧,让我和秦梓豪无法结婚,让秦氏集团股份一直因为这出丑闻不停的下跌,让秦梓豪这段时间不得好过,你很爽是吧?!”

“是很爽。”岳芸洱说,“但没看到秦家破产,没看到你家血债血还,还不够。”

“就凭你?!”邱柒柒脸色阴冷。

“是啊。”岳芸洱笑。

“真的是痴人说梦话!我告诉你岳芸洱,等这件事情风头一过,秦氏集团稳定了下来,我就会和梓豪举行婚礼,我们依然会结婚,你做了太多,不过就是在哗众取宠而已,我们根本不在乎。”

“要是不在乎,你过来给我说这些什么,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你想太多了岳芸洱,我不过就是来告诉你一声,别自以为是。”

“不需要你告诉。”岳芸洱淡淡一笑,“我很清楚我的身份,也很清楚,邱柒柒你以及你父亲暴发户的身份。”

“岳芸洱!”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情就不配邱小姐聊天了,你请便。”岳芸洱直接走开。

刚转身。

秦梓豪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邱柒柒看着秦梓豪,脸色邪恶一笑。

这段时间秦梓豪确实有些惨,当然她也很生气秦梓豪对她做的所有!

当众爆出那么恶心的丑闻,原本心心念念这么久准备的婚礼突然告终。

甚至秦梓豪以前在外面她睁眼闭眼,现在突然在婚礼上曝光让她颜面无存,甚至成了无数人的笑话,每当想起都会咬牙切齿,愤怒无比。

但对比起这系列,嫁给秦梓豪这件事情,却是她一直想要坚持的事情,她绝对不会如了岳芸洱的意。

加上这段时间秦梓豪一直在请求她的原谅,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她渐渐也变得心软。

今晚上他们当然是为了避嫌所以没有一起参加,但她一道宴会大厅就直接去了后花园,秦梓豪一来就去没人的后花园找她,两个人温存的一番,这段时间她父亲把她管得严格,不准她出门,当然是为了不准她出门和秦梓豪有所来往,她父亲因为秦梓豪的丑闻也觉得很没有面子,应该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同意他们之间的婚礼。

好不容易两个人今天见面了,自然要恩爱一番。

亲热了好久,走出宴会大厅,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岳芸洱。

邱柒柒总觉得每次看到这个女人都会火冒三丈。

她就不明白岳芸洱为什么就要阴魂不散。

从小她就讨厌岳芸洱,从小和岳芸洱的相处都是在言不由衷,她甚至每晚睡觉都会诅咒一番岳芸洱才会很好的入睡,好不容易岳芸洱消失了,她也得到了岳芸洱的一切,没想到岳芸洱又这么出现了。

分明还是一无所有,但就是让她有些说不出来的恐慌。

这个女人的身体内其实爆发着强大的力量。

她以前嫉妒的就不仅仅只是岳芸洱身份,还嫉妒这个女人天生的从内散发出来的魅力,那种魅力好像就是能够引起男人甚至是女人的注意。

现在,秦梓豪来了。

秦梓豪应该比她还要恨岳芸洱。

她阴冷的看着岳芸洱,看着秦梓豪突然伸手,将岳芸洱拽着往一边走去。

她自然也会跟随其中。

岳芸洱有反抗,却也没有大声喧哗。

她甚至还听到秦梓豪威胁的嗓音,“岳芸洱,你敢叫一声试试,如果你想全部人都看到你的狼狈。”

岳芸洱紧咬着嘴唇。

她确实不敢叫。

这是她的工作,她工作是为了维持秩序而不是来添乱的。

而且叫了有什么用。

在这样的环境下,所有人只会看到她的难堪。

她被秦梓豪粗鲁的逮到了后花园的一个阴暗角落。

周围没有什么人。

此刻正是大厅应酬的时候,很少会有人出现在这里。

她冷冷的看着秦梓豪,看着秦梓豪恐怖的脸色。

邱柒柒一脸看好戏的模样站在他们身边,就是恨不得秦梓豪直接掐死了她!

“岳芸洱,前两天给你说的话,你当耳边风了?”秦梓豪问,冷声问道。

“秦少爷说了那么多,我真不知道你说的哪句?”岳芸洱对视着秦梓豪,那一刻就是没有示弱,是很清楚,示弱也无事于补,只会让眼前的两个人更爽,“是那句让我躺在你身下被你包养吗?”

“你乱说什么!”秦梓豪怒吼。

也知道邱柒柒就在旁边。

邱柒柒那一刻脸色一下就阴沉了。

“你就算是脱光了衣服劳资也不会碰你!恶心!”秦梓豪爆出口。

“那你还说要给我5万一个月,要给我买房子……”

“啪!”秦梓豪突然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在了岳芸洱的脸上。

岳芸洱咬唇。

脸上是真的很痛。

那一刻却真的没有太大的心里反应。

她只是突然想到曾经的自己居然这么爱这个男人,觉得自己有些愚蠢而已。

果真。

人不可貌相的。

她就这么看着秦梓豪的讽刺,冷冷的说道,“恼羞成怒了!”

“岳芸洱,我是对你毫无耐心,你别以为你在我面前阴阳怪气就能够让我引起对你的注意,我只会觉得你恶心而已。”

“既然那么恶心我,还不放开我,是不舍得放开吗?”岳芸洱问。

“你怎么这么不知廉耻?!”秦梓豪愤怒。

没想到岳芸洱居然还敢在他面前如此自以为是。

她真的以为他不敢杀了她吗?!

他就算不杀了她,她也可以让她生不如死!

“不知廉耻?!”岳芸洱问,问秦梓豪,“我都被人强奸过了,我都和万多男人上过床了,你还要拔过来想要睡我,你不觉得你比我更加的不知廉耻更加的龌龊不堪吗?!”

“岳芸洱!”秦梓豪桎梏着她的身体,在的在很用力。

用力到,她真的有些坚持不住。

眼眶一红。

岳芸洱紧咬着嘴唇,承受着她的蛮力。

反正她也挣脱不开。

“岳芸洱,你怎么进来的?!”秦梓豪狠狠的问道。

岳芸洱咬牙,不说。

“穿着如此脸颊的晚礼服?那天去我婚礼现场不是挺美的吗?”秦梓豪冷讽,“你觉得就凭你今晚的模样,可以勾引到谁?嗯?!”

“反正没想过勾引你!”岳芸洱说,即使身体很痛,但脸色很平静,声音也很平静,“我就算是躺在了所有人男人的身下,你也尝不到我一点滋味!”

“你以为像你这么肮脏的身体我会想要?可笑!”

“想不想你我都很清楚。”

“岳芸洱!别在这里妖言惑众,我真是对你毫无兴趣,是半点都没有兴趣!不信……”秦梓豪脸色一冷。

岳芸洱看着他的模样。

她完全无法想象,接下来秦梓豪会做什么。

其实想想,也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如果避不开秦梓豪,秦梓豪会有一千种方式来折磨她。

她就听着秦梓豪恶毒的声音一字一句说道,“不是说可以躺在所有男人的身下吗?现在,我就扒光你的衣服,满足你心里的愿望。”

岳芸洱眼眸看着他。

就这么很淡定的,很淡定的看着秦梓豪。

是真的,真的没有半点激动。

也激动不起来。

她很清楚,秦梓豪说到做到。

她可能下一秒,就会裸露着,出现在如此多上流社会人的面前。

那样的场合,可能就会比死了还难受。

但她现在真的很难反抗。

她说,“秦梓豪,我当年是为什么那么爱你的?”

秦梓豪拽着她礼服的手顿了一下。

“当年我到底是为什么会那么爱你,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你想的明白吗?”岳芸洱问他。

那一刻。

眼泪还是往下滑落了下去。

她想起了曾经。

那时。

她还在高中的时候。

那天她鼓起勇气想要找何源道歉。

她想给他解释,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她父亲怎么知道他喜欢自己的事情,更不知道他父亲去了学校逼着他当着全校的师生面前些检讨书,她真的很过意不去,甚至在看到他成绩突然跌落得那么厉害的时候,很想安慰她。

她一直觉得,何源这种人,不管任何时候都不会影响到学习的,却因为她,真的降了好多好多。

显然。

何源很讨厌她。

何源真的很讨厌她了。

她也不知道心里什么感受。

有时候觉得也是理所当然的。

遇到这种事情,谁都不会原谅的,何源又不是圣人,何况何源还很记仇。

那段时间她的学习其实也很差,本来成绩就差,后来就更差了。

那天晚上上了晚自习回去。

她父亲很忙,晚上回去的时候她父亲一般都不在,那晚却在客厅等她。

她其实那段时间对她父亲也不好。

她甚至有些恨他。

恨他背着她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

所以那晚上她父亲等她想要和她说什么,她却死死的将卧室房门关了过去。

她恍惚听到他父亲说,“这么恨我也好。”

当时她没有理解他父亲的意思。

第二天他父亲跳楼自杀了。

她和她母亲还有她弟弟赶去现场的时候,看到的真的是他父亲血肉模糊的画面。

还未把她爸送去太平间,她母亲就突然从开往医院的车上跳了下去,跟着她父亲当场死亡。

那一天,她失去了两个亲人。

那之后。

吉祥电器大部分控股到了邱名伟的手上,甚至,他父亲还欠了很多债务,抵押了房产抵押了存款抵押了所有有价证券,他们家被查封了,她和他弟弟变得一无所有,以前靠过来的亲戚朋友所有人都不愿意对他们伸出援助之手,他们真的就像是被这个世界抛弃了一般,他们会限令三天之内搬出别墅,至于能够去哪里,他们不知道。

他弟弟很害怕。

其实她也很害怕。

她却努力让自己坚强,哄着他弟弟早点睡了。

那晚下着磅礴大雨。

她唯一能够想到帮自己的人只有秦梓豪,尽管从出事后,秦梓豪一次都没有出现过,她一直觉得,可能是父母的原因,和秦梓豪没有关系。

她正打算出门。

别墅有人敲门。

那一刻怀着欣喜,她希望是秦梓豪来了。

但不是。

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陌生男人看着她那一刻,二话不说,直接就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唇,疯狂的撕扯着她的衣服。

她疯狂的反抗。

反抗。

最后的结果却依然无法阻止接下来爆裂的事情发生。

男人根本没有太多的举动,很轻松的直接就强暴了他,那么不顾一切。

而那一刻,她除了痛之外,本能的拿起了旁边被男人和自己疯狂反抗后倒在地上的坐灯,猛地一下打在了男人的头上。

那一下,不知道打在了什么地方。

男人突然就停止了所有的举动。

他倒在了她的身上。

她畏畏缩缩的从男人身上离开,看着男人头上流了很多血,很多血,染了一地。

她杀人了。

她杀人了。

她身体瑟瑟发抖。

瑟瑟发抖。

她应该怎么办?!

她应该怎么办?!

与此同时。

她听到了脚步声。

他熟睡的弟弟从楼上走了下来,一步一步,然后走到一半,惊吓着看着她,大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却明显可以看到他的害怕。

眼神中的恐惧的非常明显。

不。

她不能死。

她死了,她弟弟怎么办?!

她扯着自己已经撕碎的衣服,跑上楼,她用了最最最平静的声音,但那一刻依然颤抖到不行,“轩轩,你回房间去,姐姐没有叫你,你都不能出来知道吗?”

“姐姐……”

“听话好吗?”岳芸洱眼泪不停。

岳芸轩连忙点头。

重重的点头。

岳芸轩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房门猛的关了过来。

岳芸洱搂抱着自己的身体。

好像世界所有最最悲惨的事情,都发生在了她的身上。

她真的很想放肆大哭。

其实还没有经历够。

当她冒着大雨去秦家求秦梓豪的时候,她才知道,上帝对她的惩罚还不够,她被秦梓豪狠狠的拒之门外。

其实,秦梓豪开门了。

开门看着在门口淋着大雨很需要帮助的她。

她想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幕,秦梓豪如高贵的少爷一般走在她面前,身边是帮他撑着黑色雨伞的佣人,他就冷眼看着岳芸洱,冷冷的说,“我不会帮你的岳芸洱,我父亲说了,我要娶的只是吉祥电器的千金。你现在不是了。”

所以,就不会帮她了。

那个时候,没有人知道她内心的感受。

没有人知道,她内心的绝望。

这是她唯一的希望。

希望秦梓豪可以出手相助,就算不娶她,至少帮帮她也好。

她经历父母双亡,经历了被人强奸,经历着无家可归,马上又要经历着法律的审判。

她看着秦梓豪,看着秦梓豪冷漠的眼神,看着他丢下那句话之后,转身离开了。

那个时候的岳芸洱其实还有她的傲气的。

她没有死缠烂打。

她不想自己最后的尊严也没有了。

现在想来,还好没有那么狼狈不堪。

因为就算再卑微,秦梓豪也不会帮她。

她离开了秦家别墅。

离开了那个辉煌大气的地方。

她一步一步,车上车辆不多,但如此天气,想要被车撞死真的不难。

她如幽灵一般的走在大雨的街头,有人会转头看她,大概以为她是疯子。

她挪动着脚步。

突然走到了一个不太熟悉的巷子口。

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到了这里。

为什么会走到了何源家的楼下。

她抬头看着何源家的楼层,看着何源的房间。

这么晚了,何源卧室的灯光还亮着。

何源还在学习吧。

何源成绩滑落得那么厉害。

何源……

她转身走了。

对不起,你保重。

她又走回了别墅。

家里的尸体还在。

那一刻突然就好像不怕了。

她回家没洗澡,因为怕有些证据就不在了!

反正,怎么洗也洗不干净。

但对比起来,身体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她打开弟弟的房门。

“轩轩。”她开灯,叫他。

岳芸轩从被子里面钻出来,没有睡着,一直在害怕。

她真的对不起她母亲。

她母亲死之前曾告诉她,让她好好照顾弟弟。

她眼眶有些红,将岳芸洱抱着怀抱里,她说,“轩轩,我们家破产了,什么都没有了,爸爸妈妈也死了。”

“嗯。”岳芸轩眼眶一下就红了,眼泪流在了姐姐的身上。

其实他们两姐弟以前经常吵架,现在却突然变得相依为命。

“姐姐现在杀了人。”

“姐……”

“别怕,姐姐这算自卫杀人,法律不会对我怎么样的。但姐姐可能现在没办法照顾你了,我明天联系孤儿院,你去那里几年,等法院宣判了结果,但凡姐姐有能力都会把你从里面接出来的,你等着我。”

“嗯。”岳芸轩难得董事了。

那一刻分明很不舍得,但他答应了。

家里变成了这样,很多事情就真的不是他们能够任性了。

岳芸洱安排好了弟弟,报了警。

警察拘捕了她。

详细了解了案件的经过,做了身体取证,又从家里的摄像头里面看到了所有的经过,原本,自卫杀人应该无罪释放的,但最后她还是被判刑了,理由是自卫过当,她没有钱申请二审,而她也很清楚,邱名伟一家人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她反抗不了。

2年半对她而言真的不算长。

这段时间,或许能够让她好好的安静下来。

安静的接受自己遭遇的一切。

一切悲剧。

她入狱那一天,秦梓豪和邱柒柒来了。

他们很亲密。

邱柒柒说,“他们父母已经答应了他们的交往,等成年后到了一定时机机会举行婚礼。”

她就这么冷冷的承受着。

承受着这也不算什么天大的打击了。

秦梓豪拒绝她那一刻她就知道,秦梓豪身边会有其他女人。

是邱柒柒很正常。

因为她是吉祥电器的千金了。

她走进了监狱。

她用了很长很长的时间调解自己的情绪,用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放弃那些所谓的仇恨,因为她没有能力报仇,她用了很长很长时间让自己学会苟且的活着。

到现在……

到现在。

她的越是卑微,换来的却越是低贱。

她直直的看着眼前逼死着她的秦梓豪,直直的看着他。

看着他那一刻终究突然拉扯下了她的礼服。

里面只是一个肉色胸垫而已。

她当年,果然是眼瞎。

秦梓豪撤掉了她的衣服之后,说,冷冷的说,“因为你蠢。”

她确实很蠢。

她衣服被秦梓豪扯了下来。

身体感受着凉意,还有……羞耻。

秦梓豪粗鲁的将她从黑暗中带了出来,看着她的身体,笑得邪恶。

他说,“岳芸洱,不是很享受当初让我的难堪吗?!我现在也不得不告诉你,我很享受,你现在遭受的一切!”

话音落。

就准备猛地推动着她的身体。

后面就是宴会大厅。

只要一发生任何动静,她如此模样就会成为焦点。

她喉咙微动。

在以为很多要即将要发生的事情那一刻。

身体,突然多了一件外套。

岳芸洱心口一怔。

她转头。

转头,看到了近距离的何源。

何源就这么站在了岳芸洱的身边,将自己的黑色西装放在了她的身上,挡住了她裸露的身体。

她紧紧的拽着西装。

那一刻她很想哭。

总以为,没有人会帮助自己。

就像以前自己遇到的一切,所有人都对她冷眼旁观一样。

唯有何源,此刻真的出现在了她的旁边。

她一直不太相信那句电影的经典台词,说“我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他会踩着七色祥云……”

来娶我。

现在。

何源来了,就算不是娶她。

已经够了。

“何源,怎么又是你!”秦梓豪暴怒,“你知道你很不知好歹吗?!别以为我没有针对你你就能够为所欲为!”

“那你针对我试试!”何源说,声音很淡。

那一刻却觉得异常的冷。

“够了何源,别自取其辱!”秦梓豪狠狠的说道。

“是吗?”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卧槽!别这么阴魂不散,我真的会连着岳芸洱一起,让你狼狈不堪!”秦梓豪被激怒。

一个打工仔,到底嘚瑟什么!

“我想我应该正式介绍一下我自己!”何源说,冷冷嗓音带着威慑,“我是夏氏集团执行CEO,何源!”

------题外话------

呼呼,最后一章了,宅也不知道多少章。

反正你们看爽。

看爽了,你们要不投月票,宅分分钟死给你看,是死给你看!

霸气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