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嫁给他的女人才是拯救了银河系/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想我应该正式介绍一下我自己。”何源说,冷冷的嗓音带着威慑,“我是夏氏集团执行CEO,何源。”

秦梓豪直直的看着何源,那一刻眼神中闪烁着很多情绪,不相信,震撼,畏惧,嫉妒,悔恨……很多,五味杂陈。

如果不是自己太过自大,秦梓豪其实早就可以调查清楚了何源的身份,对他们而言,想要知道何源这个人,并不难,秦梓豪可能想都没有想到,何源会发展到如此地步,对于很多人而言,27岁的年龄,坐上夏氏集团CEO的位置,简直是天方夜谭。

岳芸洱紧捏着身上的西装,有那么一秒甚至很想何源对秦梓豪进行一番羞辱,有那么一秒甚至很想看到秦梓豪在面对比他更高权贵面前的一种不堪。

何源不会。

何源一向不会做这种事情。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她也没有给秦梓豪说过何源身份来威胁他的原因。

她怕的是自己在自以为是,自取其辱。

而此刻的何源。

脸色依然淡漠,淡漠的冷冷的看着秦梓豪,看着他严重的惊讶和震撼,当然也在自我安慰般不相信。

他冷眸漠笑。

本不想和秦氏有所牵扯,更不想牵扯到岳芸洱和秦梓豪的爱恨情仇中,但显然,很多事情比自己想的更不受控制,准确说,他对岳芸洱很难受理智。

他薄唇紧抿,转头看着岳芸洱。

看着她此刻的模样,身体都在轻微的颤抖。

今天一进大厅他就看到她了。

那么的不出众,但他的眼神就是能够一针见血。

而在后来无数的交际之中,他似乎也能看到她在他的眼皮底下,穿梭在宴会之中,显得有些不太自信,显得有些拘束不安。

其实他很想放下身边很多的应酬走向岳芸洱,然后问她,问她现在可不可以理解当年他参加宴会的感受,可不可以理解自己在一个完全不属于自己的场合下,是有多尴尬是有多无措。

当然他没有这么幼稚。

所以他没有去质问她。

即使他真的一直怀恨在心。

而就在他各种忙碌之中,就远远的看到了岳芸洱被邱柒柒发现了,就远远的看到秦梓豪也发现了岳芸洱。

承认吧。

其实他从一开始就一直注意着岳芸洱就是觉得,可能会有这么一幕的发生。

而他,想来确实是喜欢去多管闲事儿。

他其实从岳芸洱被秦梓豪强迫性的带到后花园他就已经跟着走了出来,然后就在不远的地方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

听着岳芸洱撕心裂肺的问秦梓豪,“我当年为什么那么爱你?”

当年果真很爱秦梓豪啊。

当年还好自己没有做太多丢人的事情。

当年还好,岳芸洱消失得很快,自己也被一棒打得很轻清醒。

他站在他们不远处很久。

他想,岳芸洱应该不会傻到不会寻求帮助吧。

他就默默的等着。

等着岳芸洱说一句什么“何源救我”!

他猜想自己这段时间可能言情剧看太多了。

岳芸洱由始至终都没有听到过他的名字,在她心目中,他可能也就是一个,很简单的存在,可以给她钱可以暂时成为她避风港的地方,岳芸洱对他甚至很小心翼翼。

当然他还是走出来帮她了。

他说过,对岳芸洱,他真的很难有底线。

曾经当着全校师生的检讨,分明清清楚楚的检讨说了再也不会喜欢这位女同学了,再也不会了……

现在,现在他又在干嘛呢?!

“你你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吗?”秦梓豪问何源,脸色分明带着惊慌那一刻似乎就是在给自己壮胆子。

邱柒柒在旁边也希望不是这样。

何源不是夏氏集团的总裁。

她虽然不怎么管理商场上的事情,但也有听说现在夏氏集团在驿城的霸气,连封尚这么大的企业都已经被夏氏收购,传闻都说是夏氏集团CEO的能力所在,所以夏董事长夏绵绵才会把自己所有的产业全部交给CEO来打理,也就是说,夏氏集团CEO甚至可以凌驾在夏氏集团董事会之上,基本上没有人敢阻止他的任何决定。

如果何源真的是,那么何源要是想要针对他们……后果真的不敢想象。

“何总,您在这里啊?”宴会厅外,突然有个声音飘了进来。

进来的人不是别个谁,而是秦氏集团董事长秦梓豪的父亲秦允宗。

秦梓豪猛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秦允宗那一刻也发现了自己的儿子没太注意到现场的情况,连忙说道,“梓豪,你再也在这里?主动和何总喝酒了吗?你们同岁,应该多和何总学习学习才是……”

秦梓豪那一刻所有的希望破灭。

何源还真的就是那个夏氏集团执行CEO。

他此刻带着极大的愤怒,即使在狠狠的忍耐。

岳芸洱还真的不简单,岳芸洱还真的勾搭上了大人物,岳芸洱还真的让他刮目相看,当年的何源都被岳芸洱搞成了那副模样,何源还是会帮她。

秦梓豪那一刻就这么死死的看着岳芸洱,就真的很想将这个女人碎尸万段。

唯有碎尸万段似乎才能够发泄自己此刻的羞辱还有愤怒。

何源转头看了一眼秦允宗,手突然一把将岳芸洱抱在了怀里。

岳芸洱心口一动。

何源那一刻的霸道反而让她有些说不出来的,心安和感动。

她轻咬着嘴唇,有点害怕,一切都只是在做梦而已。

“秦董事长,我还有点事情就不奉陪了,你自若。”

“好好好,你忙。”秦允宗连忙说道。

那一刻眼神也看到了何源怀抱里面的岳芸洱,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还有邱柒柒,精明的也发现了现在的场合有些异样。

何源就这么带着岳芸洱从后花园的另外一道门离开。

一边离开一边拨打着电话,让人在西门口等他。

离开后就的后花园就剩下秦允宗,秦梓豪还有邱柒柒,秦允宗脸色那一刻瞬间就变了,“怎么回事儿?你招惹了何源?!”

秦梓豪咬牙。

他没有主动招惹过。

是岳芸洱。

如果不是岳芸洱勾搭了何源,他怎么可能会招惹到他。

“秦梓豪,你到底要给我闯夏多少祸事儿!秦家你都要败光了是不是!”秦允宗愤怒无比,“在婚礼上你的那些丑闻到现在都还没过,到现在我们秦氏的股份都在持续低迷,今晚我本来想要通过何源拿到夏氏集团的一些项目以挽回我们秦氏现在的一个状况,你疯了吗?你去招惹何源,你知道何源现在的权利有多大吗?在夏氏集团,董事会都要听何源的,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不成器的不孝子!”

越说越气愤。

秦允宗那一刻愤怒得真的很想当场揍一顿秦梓豪。

秦梓豪心情也很不好,想到这段时间自己的不顺心,又想到被岳芸洱故意算计到这个地步,岳芸洱明知道何源的身份却一直不给他说,就是故意让他和何源有矛盾然后让何源来弄死他是吧!

秦梓豪越想越生气,简直是到了极限的愤怒,他狠狠的说道,“我一定会弄死岳芸洱的!”

“为了一个女人你够了!”秦允宗更火大了,他对着自己儿子就是一顿臭骂,“到现在你还惦记着岳芸洱,你疯了吗?!你就不能安分守己的好好做一点成绩出来我看看吗?一天都是这个女人那个女人,我告诉你秦梓豪,你总有一天会死在女人身上,到时候,我大不了没有你这儿子,我对你也已经失望透了!”

说完,秦允宗就大步的走了,直接回到了宴会大厅。

秦梓豪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他当然知道他父亲除了他之外,在外面还有私生子,他父亲完全可以不认他。

他咬牙切齿。

但此刻,却从未在自己身上找任何原因。

一切都是岳芸洱!

一切都是岳芸洱这个女人,都是她,才会弄得他如此地步。

他一定要让她不得好下场!

“梓豪。”一直沉默的邱柒柒突然开口,叫着他。

秦梓豪转眸看着邱柒柒。

即使依然愤怒,但对着邱柒柒却还是好转了很多。

他也很清楚,如果现在邱柒柒都不理他了,他在他父亲心目中的地位就更低了。

毕竟吉祥电器还算是一个大企业。

这么大的企业他们家需要拉拢,特别是在这个关键时刻!

“柒柒,对不起。”秦梓豪那一瞬间,突然变得柔情无比,“我只是想要给你更好的,只是不想看着岳芸洱骑在了你的头上,却没想到最后变成了这个样子,我真的太小看岳芸洱了,我太小看她了,我都不知道她居然还能勾搭上何源,何源真的是鬼迷了心窍吗?!”

邱柒柒那一刻也实在是理解不了何源为什么还会帮岳芸洱那个烂货。

如果真的只是为了以前没有得到现在想要得到,那也只是一种身体需求,为什么还要这么故意的来帮岳芸洱。

岳芸洱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

她心里也压抑着愤怒,无处发泄。

“柒柒。”秦梓豪突然将邱柒柒抱在怀抱里。

邱柒柒顺势的靠在他的胸膛上。

“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我现在真的是后悔无比,为什么要被岳芸洱耍得如此团团转。你知道上次婚礼上我的那些丑闻吗?其实都是岳芸洱做的,都是她故意给我下了药,然后才会发生那一幕,你相信我,我绝对不可能在我们结婚了还做那种事情,都是岳芸洱想要报复我们,想要让我们不能结婚。”

“我知道。”邱柒柒点头。

秦梓豪嘴角闪过一丝邪恶。

女人就是蠢,三两句甜言蜜语就丢了魂儿似的。

“我知道都是岳芸洱的故意,她就是因为没能和你结婚所以巴不得我们也不能结婚,我太了解她的心里了。”

“是啊。现在我真的后悔死了为什么当时要答应和她一起吃饭,她说有事儿给我说我居然就信了,我真的不该心软。柒柒,对不起,不管怎么样你要相信我是最爱你的,我现在对岳芸洱做的一切也是为了给你一个交代,也是为了想要让岳芸洱死死的被你踩在脚下,她根本就没有资格和你相提并论。”秦梓豪继续说道,“可是现在岳芸洱勾引上了何源,我现在真不知道该怎么对这个女人了,我真的不知道在何源心目中,岳芸洱到底是一个什么的存在!所以不敢再轻举妄动。”

“梓豪。”邱柒柒轻轻的推开秦梓豪。

秦梓豪轻轻的放开邱柒柒,看着她的脸颊满是是深情的模样。

“你还记得以前那会儿怎么拆散何源和岳芸洱的吗?”邱柒柒脸上浮现出邪恶的表情。

“你说上次我故意教唆岳芸洱的父亲去学校找校长要求何源当着全校检讨的事情……”

“那一次他们不是分得很彻底吗?至于最后岳芸洱又用了什么手段我不知道,但我相信,想要让何源讨厌岳芸洱应该不难!”邱柒柒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要拆散岳芸洱和何源?!”

“对。”邱柒柒眼中的阴险一闪而过,她说,“我们惹不起何源,但如果何源根本就不在乎岳芸洱了,我们就可以对岳芸洱报复了,对于岳芸洱而言,何源是她的全部依靠,如果没有了依靠,我们还不是想要对她怎样就怎样!”

“柒柒,你怎么这么聪明?!”秦梓豪欣喜的说道。

倒是真的很佩服邱柒柒能够想到这么多。

但也不会太过惊讶,当年那么让何源狼狈不堪的所有,都是邱柒柒想出来的,这个女人一向不简单。

“但是,我们要怎么才能够让何源讨厌岳芸洱?岳芸洱这些年好像学了不少讨好人的方法,何源这么聪明的人还会贝岳芸洱如此迷住,岳芸洱的手段肯定不简单。”

“但是岳芸洱喜欢的是你。”邱柒柒笃定。

那一刻,秦梓豪也有些自豪。

忍不住自豪的一笑。

“刚刚岳芸洱也说得很清楚,她说当年为什么会那么爱你?!想来她确实是喜欢你的。”邱柒柒笃定。

因为自己喜欢秦梓豪,因为当年也看得很清楚岳芸洱对秦梓豪的感情,所以一口咬定。

“你的意思是……”

“放低姿势,去追求岳芸洱。”邱柒柒说道,“女人对待爱情都是盲目的,当你把岳芸洱追求了回来,你觉得何源还会忍受被戴绿帽子吗?!到时候随便给何源发点照片什么的……”

两个人相视的邪恶一笑,仿若已经看到了岳芸洱凄惨的模样!

……

车内。

岳芸洱被何源带到了小车上。

岳芸洱咬着小嘴唇,紧紧的搂抱着何源身上的黑色西装。

两个人突然都变得很沉默。

车上的司机也在何源带着岳芸洱上车之后,自觉的离开了。

“重新穿上你的礼服。”何源说。

没看他。

岳芸洱也不知道何源什么情绪。

她点头。

默默的脱掉了何源身上的西装,将秦梓豪强势的将她扯到腰间以下的礼服努力的往上提。

礼服本来穿得就紧,而且往下比往上拽容易很多。

她提了很久。

何源似乎看不下去了。

他脸色淡漠,修长的手指拽着她的礼服。

岳芸洱看着何源。

有时候真的觉得,何源对她很好。

是错觉吗?!

她不知道。

她就默默的看着何源。

那一刻手也没有使劲了,就看着何源很认真的在帮她穿礼服。

她身上就剩下了一件肉色的文胸垫,上半身显得很裸露。

岳芸洱那一刻却不自知一般,沉默着让何源帮她穿着礼服。

好久。

何源帮她穿好。

岳芸洱眼神还一直看着何源。

看着他就是觉得心口很暖。

“好了,调整好了情绪就出去吧,秦梓豪也不敢在这样的场合对你怎么样了。”何源说,淡淡的说。

就是不知道他的情绪在哪里?!

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情绪。

何源似乎也没想过要等到岳芸洱的回答,他转身打开车门准备离开。

今晚氏夏氏的主场,夏绵绵不在,只有他了。

他刚碰到车门。

岳芸洱的小手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臂。

何源回头。

岳芸洱望着何源,“谢谢你何源。”

何源微点头。

没有给予任何回答。

岳芸洱总是不知道何源的点在什么地方。

她轻咬了一下嘴唇。

身体往前倾。

何源眼眸垂下,看着她的举动。

岳芸洱纤细的手臂搂抱着何源的脖子。

何源动了动眼眸。

也知道岳芸洱此刻要做什么了。

他喉咙微动,没有太多的反应。

岳芸洱闭上眼睛,闭上眼睛,将唇瓣送到了他的唇边。

她靠近他。

唇瓣紧紧相贴。

她拗开他的唇瓣,温暖而细腻的小舌头伸进了他的口齿之中,纠缠着他的舌头,深深的吻着。

她好像没有什么是何源想要的,她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去感谢他今晚的出手相助。

而她真的很想很想,报答何源。

她亲得很投入,很投入。

她甚至很想把自己的最美好都给他。

可是……

她没能。

她的第一次被一个她根本就不认识的男人强奸了。

那个时候她甚至来不及伤心,太多悲惨的时间就是这么接踵而至的发生。

刚开始那段时间,夜深人静的时候总会想起那晚上的恐怖,然后惊起一身大汗,彻夜无眠,后来也不知道多久似乎就接受了,她想人活着,总是很容易接受。

她一直一直的深情一直一直的靠近。

她的小舌头一直在缠着他的舌头,不放开,不放开的深深的吮吸。

不知道过了到底多久。

她恍惚感觉到了何源的回应。

何源真的是一个很冷情的人,寥寥无几的几次亲热,好像都是她热情的主动了很久,他才会有些细微的回应。

这一刻也是如此。

但总算,不是她一个人那么努力的想要勾起他的兴趣。

她搂抱着他脖子的手似乎将他的头拉得更低了。

她的身体也贴了过去。

紧紧的靠近他的胸膛。

她想要感受他身体的温度。

她知道,何源虽说给人感觉很冷,但身体,很暖。

一种无法言喻的温暖,会让她心口也随着温暖。

她靠近他胸膛的身体突然一顿。

那一刻,她纤细的后背,传来了大手的触感。

何源抚摸着她的后背,一点一点到了她的前面。

搁着衣服,抚摸着……

岳芸洱心口一紧。

何源一向不会做这些事情,除非,他想。

想在这种地方吗?!

在车上?!

心跳突然加速。

甚至有些,不知道所错,仿若还带着一些兴奋。

何源的手离开了她的身体,往她的裙子里。

岳芸洱心口一怔。

何源放开了岳芸洱的唇瓣。

何源,很难又欲望。

特别是,很难让人看出来他的欲望。

他的唇突然靠近了她的耳朵。

身体起满鸡皮疙瘩。

那种感觉就像是触电一般。

她听到他说,“放松。”

如此沙哑又如此磁性。

她根本就没办法拒绝,也不会拒绝。

车内,升温很快。

岳芸洱红着脸颊,感觉到何源的唇从她敏感的耳朵处往她脖子上移去。

岳芸洱反而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之前都是她主动的。

她紧捏着他身上的白色衬衣,有些紧张……

那一刻,何源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然后起身。

“何总。”车窗外,有人突然敲响了玻璃。

何源的瞬间僵硬。

他眼眸低低的看着身下软乎乎的岳芸洱,看着她和自己一样……迷惑不清。

“何总?”外面的人再次开口。

“嗯。”何源应了一声。

仿若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何源的口气已经恢复如初,外人应该完全想象不到,里面是这样的一个场景吧。

“宴会中有一个简单致辞的环节,时间快要到了。”秘书温柔的提醒。

“好,你去宴会厅等我。”

“是。”秘书恭敬。

缓缓,似乎离开了。

离开后,车内也安分了下来。

岳芸洱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何源从岳芸洱的身上离开,他坐在旁边,也很安静。

安静的,让自己恢复身体的放松。

一会儿。

何源再次给岳芸洱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我先进去了,你整理好了就进来。你是工作人员,得等到宴会结束了才能离开。”

“好。”

“宴会结束之后我依然在这里等你。”

“好。”

何源简单交代完毕之后,就下了车。

待何源走了好远。

岳芸洱才重重的呼吸了一口大气。

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些小小的失落。

她脸爆红。

自己好像有点不太单纯了。

她一直以为她会很排斥这方面的事情,因为第一次的经历不好,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和何源做,都不会任何心理上的抗拒,今晚反而还想……

她紧闭着双腿。

好一会儿。

她下车,走进了宴会大厅。

一走进大厅,就一眼看到了一道聚光灯打下来照耀着唯一一处亮光下的何源,看着他自信成熟的对着所有宾客做着感谢致辞,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青涩的大男孩了,现在的何源已经变成了那个万人瞩目的成功人士,带着他的魅力,让站在远处的她觉得更加遥远了。

岳芸洱淡淡一笑。

她其实是祝福的。

曾经对何源的一切,她一直心存内疚,现在何源能够发展到如此鼎盛,她发自肺腑的感动。

她希望何源越来越好,她希望何源再也不要受到任何人的欺凌。

她希望看到现在这般模样的何源。

高高在上又那么自信满满!

她转眸。

缓缓的走向一边。

走到她该去的地方。

一回到自己的区域,耳边就传来吴小欣有些不爽的责骂声,“这么长时间,去了哪里?!”

“我去外面透了透气。”

“岳芸洱,你还以为你是来参加宴会的?!”

岳芸洱不说话了。

她说什么都错。

站在吴小欣的角度,她确实做错了,确实不应该离开自己的岗位。

吴小欣又在她耳边说了很多责备的话。

缓缓。

宴会大厅的灯光打亮。

何源简短的发言完毕,宴会现场又恢复到了刚刚的井然和热闹。

吴小欣似乎是骂够了,也似乎是不想让人看到他如此对待岳芸洱,冷冷的看了一眼岳芸洱之后,就离开了。

这次,直接走向了何源。

岳芸洱往那边看了一眼,回头转移了视线。

“岳芸洱。”耳边,传来一个温柔的女性嗓音。

岳芸洱朝着方向,看到了恬静美好的居小菜。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居小菜都觉得好舒服,面前的女人很容易给人心安,仿若不管多么浮躁,在她盈盈浅笑,在她三言两语下,就可以放下世俗的不安,她又想感叹,感叹居小菜的老公一定很幸福。

想到此。

岳芸洱忍不住往大厅看了几眼。

她好奇想看看小菜的老公到底是谁,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的吗?!

“在找谁?”居小菜依然温柔。

岳芸洱脸有些红,“没有没有,你好居律师,你也来了?”

“嗯。陪我先生一起来。”居小菜说。

她本人其实很排斥这些事情。

“你先生在应酬吗?”岳芸洱随口问道,是不想彼此的谈话就这么尴尬了下去。

“在何源旁边。”居小菜说。

岳芸洱就一眼看到了何源。

那一眼,又看到了他旁边的一个男人,此刻和何源有说有笑,长得很帅,笑容很灿烂。

“你老公对你好吗?”岳芸洱脱口而出。

说出来就觉得自己有些唐突了。

好像管得太宽了。

居小菜却不在意的笑着说道,“还好吧。他曾经对我挺不好的,现在改变了很多?”

“为什么曾经对你不好?他不是拯救了银河系才娶到你的吗?”岳芸洱直白。

完全不是在拍马屁。

看得出来很诚恳。

居小菜忍不住笑出了声音,“谢谢你对我的赞许。”

“我是说真的。”岳芸洱以为居小菜在敷衍她,很是真诚,“我真的觉得你是一个很好的女人,哪个男人娶了你都是他的福气。”

居小菜点头。

她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

但感情的事情……

好在。

她现在能够感受到,深切的感受到凌子墨对她的真心喜欢。

以前的事情,就变成历史吧。

居小菜转眸又看了一眼凌子墨,看着旁边的何源,她说,“何源是个好男人。”

岳芸洱不知道为什么居律师会提起何源。

“谁嫁给了他,才真的是拯救了银河系,他会是一个很完美的老公。”居小菜总结。

总结着说。

说完,耳边就听到了凌子墨有些嫉妒的声音,“居小菜,你居然背着我夸奖其他男人。”

居小菜转头,看着凌子墨的一脸不满。

岳芸洱顺着看了过去。

看到凌子墨身边的何源,分明笑得……如沐春风般温暖。

------题外话------

恢复二更。

不是周末就是9点更新和下午5点更新。

周末就时间不定你们懂的。

但保质保量的2更,一般雷打不动。

喜欢宅别忘了投票给宅鼓励。

宅爱你们。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