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永远不会忘记如此深刻的评价/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宴会中。

凌子墨一脸不爽的走过来,对着居小菜大声咆哮。

岳芸洱怔怔的看着凌子墨。

凌子墨对居小菜真的好不温柔啊。

“你是不是喜欢何源啊,嗯,是不是喜欢这只……”凌子墨有些咄咄逼人,那一刻似乎在想什么词语去形容何源,一个激灵突然想到,“老狐狸!”

何源……老狐狸!

岳芸洱觉得凌子墨真的不同于凡人。

何源哪里像狐狸了。

他那么文质彬彬气宇轩昂。

狐狸那么狡猾。

何源一点都不狡猾的好不好!

何源依然在旁边,但笑不语。

居小菜对于自己老公的控诉也显得很无语,但声音依然很温柔,“那你觉得你更适合当人老公吗?”

“是啊。”某猪厚颜无耻,答应得还很顺畅。

“谁家老公的女人可以绕地球一圈……”

“居小菜!”凌子墨大声打断她。

又是那么凶的样子。

居小菜似乎都不怕,还是这么心平气和的看着凌子墨。

“那都是几百年前的成年旧事了,你还提。”

“做过就要承认,何况现在时不时的就会给我惹来麻烦……”

“玛德。”凌子墨似乎很挂不住面子。

他猛地一把把居小菜拽走。

口里还无比抱怨的说着,“让你看其他男人让你看……老狐狸长得也没我帅!”

居小菜就这么被粗鲁的凌子墨牵走了。

岳芸洱看着他们的身影。

凌子墨不会打居律师的吧。

“不会,他们感情很好。”何源突然开口。

岳芸洱看着何源。

他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

“凌子墨很爱居小菜,他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不太会照顾人,但对居小菜真的是小心翼翼就怕惹到了她。”何源解释,“他们之间发生过很多事情。”

“哦。”岳芸洱点头。

她想也是,谁的感情不是经历着峰回路转?!

何源看了一眼岳芸洱,转身欲走。

“何源。”岳芸洱突然叫着他。

何源顿足。

其实,刻意就会发现,每次岳芸洱主动叫何源的时候,何源的唇瓣都会轻微的上扬。

“居律师的老公为什么叫你老狐狸啊?”岳芸洱问。

很好奇。

分明不是啊。

“你是说凌子墨?”

“额,嗯。”

“不知道,可能是因为在商场上的一些事情。夏氏和凌氏之间有些合作但也有些竞争,比如上次收购封尚的事情,本来是夏氏和凌氏一起合作的,但后来凌氏没有参与到股份的分成,凌子墨一直耿耿于怀,虽然他很清楚这件事情和我没有关系,但他有时候就是会偏执的找一些他心里面觉得舒爽的借口,或许这些原因吧。”何源解释。

难得对着她这么耐心的说了这么多。

何源其实也没太清楚凌子墨为什么要突然这么叫他。

深思一想也不难。

偶尔在商场上,总会有些阴险的手段,这是每个商人都无法避免的正常的商业竞争。

“哦。”岳芸洱点头,似懂非懂。

何源也不再多说。

对于绰号什么的,他一点都不在乎。

何况凌子墨确实是有口无心。

他这样的朋友才真的值得交往。

他转身,离开。

岳芸洱就这么看着他的背影。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

她想,她和何源的距离,就是这么远。

她回眸。

那一刻。

耳边又响起吴小欣的声音,“岳芸洱!”

岳芸洱抿唇。

刚刚吴小欣是去了何源那边,何源貌似没时间搭理她,总是会有很多应酬。

这一刻有想把气撒在她身上的吗?!

“你和何源都说什么了!”吴小欣极度不悦的问道。

“……”没说什么啊。

岳芸洱诧异的看着吴小欣。

吴小欣真的是厌烦透了岳芸洱如此模样,一脸无辜一脸不明所以,她以为这样就可以勾引男人吗?!

一副蠢相!

但是刚刚,她和何源擦肩而过的时候,她分明看到了何源嘴角的笑容。

如此……洋溢温暖。

而前一秒,何源和岳芸洱在聊天。

她无法接受,何源会对岳芸洱如此不同。

她不能接受何源和岳芸洱在一起,完全不能接受。

“岳芸洱,你最好清楚你自己的身份,别真的以为可以勾引了何源,我告诉你,对于何源,我非嫁不可!”吴小欣丢下一句话,转身大步走了。

岳芸洱眼眸微动。

她突然想到居小菜说,说谁嫁给了何源就是拯救了银河系。

吴小欣上辈子有这么伟大吗?!

心口有些说不出来的起伏。

谢婷婷不知道何时溜到了她这边,碰了碰她的肩膀,“岳芸洱,在想什么?”

“啊,没什么。”岳芸洱回神。

回神,自若的一笑。

谢婷婷一脸审视。

岳芸洱表现自若。

自若的在大厅中看了一圈。

从刚刚开始就没有发现秦梓豪和邱柒柒他们的身影了,想来应该就是走了吧。

被何源如此,应该也没有脸面继续待在这里。

但愿以后也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

内心深处不想在看到那对狗男女!

“岳芸洱。”谢婷婷的声音,让她再次回神。

“你怎么心不在焉的。”谢婷婷看着她的模样,“不会是刚刚总裁过来和你说了几句话你心都飘了起来了吧。”

岳芸洱看着谢婷婷。

谢婷婷一笑,“我可是看得很清楚哦,刚刚总裁和你说了好一会儿话,看上去好像……不是那么陌生嘛。岳芸洱,你该不会和总裁还有关系吧?!”

“没,没有。”岳芸洱颤颤的一笑。

还真的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

“没有?”谢婷婷扬眉,一脸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刚刚吴主管过来脸色那么不好,应该就是看到了你和总裁的相谈甚欢。我现在突然觉得,吴主管这么针对你,是不是因为你和我们总裁……”

“你别乱说了。”岳芸洱打断她的话。

完全是怕了谢婷婷了。

职场上的人言可畏,真的会弄死一个人的。

“我就是在揣测而已,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儿吧,我发誓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谢婷婷好奇的问道。

岳芸洱也知道如果此刻自己不说出来,谢婷婷肯定不会放过她。

她想了想,“我和何源也是同学。”

“WHAT?!”谢婷婷差点没有跳起来。

这这这特么的也太劲爆了吧。

岳芸洱看了看四周。

就怕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你和我们总裁也是高中同学?”谢婷婷问。

“是。”

“别说当年吴主管喜欢的男生而那个男生喜欢你,说的就是总裁?”谢婷婷惊呼。

岳芸洱抿唇。

确实是。

“我滴个乖乖,你居然是我们总裁喜欢的人。居然是那么高高在上我都觉得摸都摸不到的总裁喜欢的人。”谢婷婷一边说一边打量,打量着岳芸洱的模样,她眼眸突然一紧,“岳芸洱,你脖子上……”

“嗯?”岳芸洱猛地摸着自己的脖子。

怎么了?!

染上了什么脏东西吗?

“你脖子上有吻痕耶。”谢婷婷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

岳芸洱那一刻脸猛地爆红。

刚刚刚刚和何源在车上……

她是感觉到何源的唇在她脖子上一直,而且很缠绵。

没想到。

没想到。

“岳芸洱,你你你……”

“我应该是碰到了。”岳芸洱连忙解释。

虽然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

谢婷婷这么老奸巨猾的人,怎么可能相信。

岳芸洱连忙离开了宴会大厅,直接冲进了洗手间。

洗手间里面,偌大的镜片玻璃上,照耀着她羞红的脸颊。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还不是一个。

她能够看到的就是3个,后面的还不知道有没有。

这下完全没办法出去见人了。

吴小欣要是看到她没在,不气得直接拔了她的皮啊!

刚刚也没觉得何源用了多大的力气,怎么就会这么明显,好像是越来越明显。

岳芸洱用手擦拭,越擦越红。

“岳芸洱。”厕所外,传来了谢婷婷的声音。

应该是追着她进来的。

下一秒,谢婷婷就走了进来。

在明亮的灯光下,越渐明显了。

“我记得来晚宴的时候你脖子上是没有吻痕的,你不会是刚刚和谁和谁……”谢婷婷一脸审视。

岳芸洱真的招架不住了,“谢婷婷,你放过我吧。”

“好吧,那我不问了。”谢婷婷难得这么好心。

岳芸洱也确实无法解释。

“那你给我八卦一下,当年你还有总裁还有吴主管的事情。”谢婷婷一脸八卦样。

兴致冲冲。

“没什么好说的,当年就是何源喜欢我,吴小欣喜欢何源,而我喜欢另外的人。”岳芸洱直言。

“你还不喜欢我们总裁啊!”谢婷婷惊呼。

岳芸洱是眼瞎吧。

“不喜欢。他读书那会儿很瘦,长得也不好看,只会读书,性格还很不好,特别记仇。”岳芸洱说,好像可以吐槽很多。

说得谢婷婷瞪大了眼睛。

这妞是有多傲娇。

岳芸洱连忙转移了话题,催促道,“总之,没什么好八卦的,你也别多想了。等会儿吴主管又要找我们了,快出去吧。”

“你就这样出去吗?”

“我去找一个阴暗点的角落。”

两个人急急忙忙的出去。

出去之后。

洗手间一个厕所门打开。

何源的秘书走出来。

我的个乖乖。

她都听到了什么八卦新闻。

关键是,她还特别特别多管闲事的把她们的话给录音了。

果然女人天生八卦啊!

秘书走出洗手间,左右看了看那个叫岳芸洱和谢婷婷的人。

话说,她怎么没听过这两个人的名字。

算是公司的什么职员。

回头一定要在人力资源的妹妹那里找找这两个人到底是谁。

这么想着,秘书往宴会大厅中,何源那里走去。

毕恭毕敬的跟在他的身后。

此刻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了。

何源应酬完了一批,转眸看着秘书,“累了?”

“啊?”秘书怔怔的看着他。

“你有点心不在焉。”口气还好,但明显是在批评。

“对不起何总。”秘书连忙道歉。

“如果累了去外面清醒一下再进来。”何源说。

说着就准备走向一边。

“何总。”秘书突然叫着他。

“嗯?”何源在宴会大厅中走着,和来来往往的人打着招呼。

“那个……我刚刚上厕所的时候听到了何总的八卦了,就是不知道该不该给你说。”秘书小心翼翼。

承认吧,她迫切的想要说出来。

她想看看总裁什么表情。

何源转头看着秘书。

秘书连忙收好自己的八卦脸。

“说什么了?”何源淡淡的问道。

“我录音了。”秘书一脸兴奋。

何源实在不能理解女人对八卦的一个钟爱程度。

他跟着秘书一起走向了后花园,一个没有其他人的地方。

秘书连忙拿出自己小包中的手机,点开录音。

其他都不是重点。

重点就是“不喜欢。他读书那会儿很瘦,长得也不好看,只会读书,性格还很不好,特别记仇”。

何源就这么淡淡的听着。

他是不是应该庆幸。

到了现在,终于知道当年岳芸洱对他到底是感受了。

总结而言就是……丑,书呆子,脾气大。

秘书一直看着何源。

看着他脸上好像都没有任何反应。

不禁有些失望。

何总应该大发雷霆然后揪出那个叫岳芸洱的女人然后……说不定就来个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戏码!

让那个叫岳芸洱的女人臣服在他的淫威之下,想想都觉得很有画面感。

好吧。

都是她多想了。

她就看着她的总裁直接转身走进了宴会大厅,没什么让人期待的情绪。

秘书连忙也跟上。

刚跟上,就听到何总说,“自己去后花园清醒清醒。”

“……”她不困。

但是总裁明显就是在打发她让她别跟着,她识趣的不再跟上。

何源站在宴会大厅,左右看了看。

然后,直接走了过去。

岳芸洱那个时候显得有些尴尬,她在寻找灯光比较幽暗的地方,就打算躲在那里不出来。

刚觉得自己找了一个好位置,耳边突然就传来了一个声音,“跟上。”

总觉得路过她身边的男人,走路还带风。

她转头看着何源的背影,连忙大步跟上。

可惜她好不容易找到的好位置。

她跟着何源走向了一个出口。

出口处停靠着的依然是那辆黑色轿车。

岳芸洱有些奇怪。

这么早是要走了吗?!

不应该等到宾客归至才离开吗?!

岳芸洱跟着何源坐进了小车内。

车上的司机依然很自觉地,下了车,走向一边。

何源打开了车上的灯。

岳芸洱看着何源。

完全不明白何源要做什么。

何源眼眸直直的看着她的脖子。

在车内柔软的灯光下,也很明白。

岳芸洱不自在的摸着自己的脖子。

“刚刚……”岳芸洱脸有些红。

何源眼眸微转,又将车内的灯光关上了。

他说,“你就在车上等我,不用下去了。”

“但是吴主管……”会找她,找不到她会骂死她。

“我会给她说的。”

“不不不。”岳芸洱一阵惊慌,“你别给她说了。我自己请假。”

让何源去说,吴小欣的怒火会烧得更旺。

何源看着岳芸洱。

岳芸洱低着头,“我自己请假,谢谢你何源。”

何源是怎么发现她脖子上的痕迹的呢?!

她都以为他没有太注意的。

何源应该是发现了她脖子上的吻痕才会让她在车上等他的吧。

心口暖暖的。

何源抿唇,打开车门下车。

刚下地。

他回头,“岳芸洱,我很丑吗?”

“啊?”岳芸洱看着何源。

不知道何源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说。

“在你心目中,我是不是就是一个书呆子?”何源继续问。

岳芸洱继续懵逼。

“脾气还特别不好。”何源总结。

岳芸洱不知道为什么何源突然说这些话。

她直直的看着何源。

那一刻甚至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在打算辩解的时候,何源已经打开车门下车了。

岳芸洱就这么看着何源的背影。

何源是怎么了?!

突然说这么奇怪的话语。

离开轿车的何源脚步也这么顿了顿。

他想他果然很记仇。

应该永远忘记不了,岳芸洱对他如此……深刻的评价。

宴会持续到晚上12点才结束。

岳芸洱在车上等得无聊。

中途当然有给吴小欣打电话,恶言恶语各种愤怒的语言骂得她简直怀疑人生。

好在她能忍。

忍着请了假,就安静的坐在小车内,等待。

等到现在,何源终于回来了。

司机此刻也坐在了驾驶室。

在岳芸洱准备开口的那一刻,就听到了吴小欣的声音,说着,“何源,麻烦让你送我回去了。”

岳芸洱那一刻打死都不开口了。

恨不得钻进地洞里面。

刚刚她请假说的是身体不舒服回去了,此刻此刻要是被吴小欣发现了她的存在……

她真的很想去撞墙。

她感觉到车门的打开。

吴小欣自然的走向后座。

何源淡淡的声音说道,“你坐一下副驾驶室。”

吴小欣那一刻似乎有些尴尬,尴尬着,还是走向了副驾驶室。

岳芸洱依然屏住呼吸,不说话。

而后,吴小欣和何源都坐了进去。

岳芸洱躲在驾驶室后面的位置,吴小欣那一刻应该没有看到。

车门关过来之后,灯光就暗了下来。

岳芸洱缩在角落。

真的是自欺欺人的在说,吴小欣发现不了她吴小欣发现不了她。

何源转头似乎看了一眼岳芸洱。

岳芸洱轻轻的过去拉着何源的手。

何源唇瓣轻抿。

岳芸洱在用眼神请求他不要开口揭露了她。

何源转头。

背对着岳芸洱。

那一刻,嘴角扬起了一道很好看的笑容。

“何源。”吴小欣坐在前排开口。

“嗯。”何源保持他的冷然。

“那天你父母说我们结婚的事情……”

“再说吧。”何源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我会给我父母解释的。”

“何源,你不会还喜欢岳芸洱的是吧。”吴小欣担心的问道。

何源没说话。

反而岳芸洱抓着何源的手一紧。

何源感觉到了。

“岳芸洱真的不再是以前那个大小姐了,她一个女人在社会上打拼,绝对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何况,当年她那么对你。”吴小欣说,说得有些愤愤不平。

岳芸洱低着头。

拉着何源的手依然紧紧的。

是啊。

当年那么对何源。

甚至没有好好道歉。

何源应该恨死她了。

那个时候的何源到底是隐忍着怎么样的情绪,做的那份检讨呢?!

“岳芸洱也不喜欢你的,她就是觉得你现在有钱才会来靠近你。”吴小欣笃定。

是啊。

她确实是希望何源可以帮她。

但是……

不仅仅只是为了钱的。

那一刻,她听到何源淡淡的嗓音冷清的说道,“我知道。在岳芸洱的心中我就是很瘦,长得也不好看,只会读书,性格还很不好,还特别记仇。”

岳芸洱一怔。

这句话怎么那么耳熟!

------题外话------

二更来也么么哒。

爱你们。

记得别忘了月票哦,小宅爱你们哦爱你们哦爱你们!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