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我就是想要对你好/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岳芸洱看着身边的何源。

看着他背对着自己,根本看不到他的脸色。

就听到他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什么情绪。

岳芸洱轻咬着嘴唇。

何源在哪里听到那些话的。

她当时也不过是为了搪塞谢婷婷。

“所以何源,你别让岳芸洱给勾引了。”吴小欣很认真的说道。

“嗯。”何源点了点头。

吴小欣听着何源这么答应着自己,嘴角忍不住露出了笑容,“那天阿姨拉着我说,说你小时候特别不爱说话,还是好长一段时间都以为你有自闭症,家里人都很担心你,后来才知道,原来只是不太喜欢交朋友而已……”

吴小欣故意拉着一些家常。

何源也这么和吴小欣一起聊着天。

两个人看上去很融洽。

岳芸洱坐在旁边也不说话,就是安静着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

何源的母亲应该很喜欢吴小欣,否则也不会给她说那么多小时候。

小时候的何源真的很闷骚啊。

车子先把吴小欣送到了目的地。

吴小欣打开车门。

车上亮起了灯光。

岳芸洱躲在驾驶室的后面,如果吴小欣不转头过来就不会发现她。

然而那一刻。

吴小欣突然趴在作为椅子上,身体越过副驾驶室的座位伸头去靠近何源。

唇直接往何源的脸上去的。

岳芸洱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

何源也没有拒绝。

然后“啵”的一声亲完那一刻就尴尬了。

尴尬的看到了岳芸洱就坐在何源的旁边。

眼睁睁看着吴小欣做的一幕。

吴小欣那一刻差点没有尖叫出来。

她的眼神真的想要杀了岳芸洱。

这个女人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在的。

何源为什么会把这个女人带到车上。

何源为什么要坐后面然后让她一个人坐在副驾驶室。

岳芸洱听到了些什么!

车上他们之间的谈话她都听到了是不是?!

她说的那些让何源不要被岳芸洱勾引的话她全部都听到了是不是!

甚至刚刚,她那么主动的去亲何源,岳芸洱也都看到了!

她愤怒的眼神直直的看着岳芸洱。

岳芸洱也很无语。

早知道吴小欣要回头亲何源她就早点暴露自己了。

这样一直躲在这里听着别人的对话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她也做贼心虚。

在看到吴小欣发现自己那一刻,她特别愚蠢的笑了笑,还对她轻轻的挥手,“好巧啊,吴主管。”

吴小欣差点没有直接掐死她。

那一刻也不再和何源多说一个字,直接就下了车。

车门关过来那一刻,车上响起了剧烈的声音,可想吴小欣此时的愤怒。

岳芸洱有些无奈。

她真不想这么去惹了吴小欣。

但每次似乎都这么阴错阳差的,把吴小欣都弄背气了吧!

车子离开。

岳芸洱看着街道,看着吴小欣愤怒离开的背影,好久才说,“对不起啊何源。”

“对不起我什么?”何源问。

声音就是很淡,就好像,他们是才认识的不熟悉的陌生人一般的语调。

“我好像惹吴小欣生气了。”

“那是你对不起她。”何源依然冷然。

吴小欣不是你女朋友吗?!

让你女朋友误会了什么,她不应该道歉吗?

她说,“那我周一给她道歉。”

何源不说话了。

他转头看着窗外,背对着她完全是拒人千里的样子。

她好像不只是很容易惹到吴小欣,还很容易惹到何源。

岳芸洱微微叹了口气。

车内又恢复了沉默。

倒觉得刚刚尽管吴小欣一直在故意找话题,也比现在他们无话可说来得自在。

她咬了咬唇,硬着头皮问道,“何源,我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没再你身边装窃听器。”

“我知道我知道。”岳芸洱连忙说道。

何源才没这么无聊。

“秘书听到的。”何源冷冷的解释。

岳芸洱才想起和谢婷婷说话是在厕所里面,当时何源的秘书可能就在上厕所,而她还这么口无遮拦,要是是被吴小欣听到,可能传到何源耳朵里面就更难听了。

她看着何源,身体靠近了些。

何源眼眸微动,保持冷漠。

“我当时只是为了应付谢婷婷怕她多问才随便找的词语说的,可能对你有些偏见你别介意。”岳芸洱讨好。

做错了事情就应该认错。

她现在也没有小时候那般任性了,就算错了也死都不低头。

何源依然冷漠。

“你别生气了,你曾经不是我说的那样的。”

“那是哪样的?”何源突然问。

岳芸洱懵逼。

一时半会儿她也没想。

何源冷声说道,“就是你说的那样。”

“不不不……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大学霸!”

“所以还是书呆子。”何源讽刺一笑。

“……”岳芸洱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那个时候的何源,本来就只爱学习。

车内又尴尬了。

每次想要好好讨好他,何源好像都不容易讨好。

好在,这样的尴尬没有维持太久。

车子到达了目的。

岳芸洱跟着何源走进电梯,电梯中灯光很亮,所以看到了他确实很阴冷的脸色。

瞬间变得更加小心翼翼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回到何源的家。

何源回到家里就开始脱掉他身上太过修身的西装,扯着领带。

岳芸洱连忙上前帮她拿过西装外套,接过他扯下来的领带。

何源转头看着岳芸洱的一脸殷勤。

岳芸洱扬着好看的笑容。

“很想讨好我吗?”何源问。

岳芸洱笑容有些僵硬。

“怕我突然不帮你了,所以在想尽办法的讨好我?”何源重复着问道,语调还是那样,说不出来的感觉。

岳芸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回答是何源可能会生气。

回答不是,何源肯定会问她那是因为什么?!

她低垂着眼眸。

何源冷笑了一下,转身走进卧室。

“何源你生气了吗?”岳芸洱跟在他身后。

“没有。”不值得生气。

对岳芸洱没什么好生气的。

他就是神经病才会再次栽在岳芸洱的身上。

“何源。”岳芸洱大步拉着他的手。

何源直接推开了她。

岳芸洱也不敢再去碰他了。

她不知道哪里惹到他了,今天晚上在车上的时候何源不是挺好的吗?何源还那么亲了她。

那么那么深入的亲了她。

现在突然就变脸。

是因为吴小欣吗?

她总觉得不是。

如果何源不想吴小欣发现她的存在,大可以和吴小欣做其他车辆离开的。

她看着何源疏远的背影,大声说道,“何源,我是想要讨好你,我怕你突然就不要我了。”

何源回头。

“我现在除了你,找不到任何人可以帮我。”岳芸洱说,什么都承认好了。

何源心想。

事实也确实如此。

他也没想过要多期待。

“但是对比起这些,我更想对你好。”岳芸洱真诚的说道。

何源身体一紧。

“之前读高中时候的事情,我知道我很对不起你,当时我爸爸去学校找校长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我要知道了我肯定不会让他去的,当然,我也知道现在说再多都没用了,毕竟那些伤害都已经给你造成了,你应该很恨我才是。不过后来,我真的有和我爸爸生气,我很久都没有理他没有和他说一句话,直到……他自杀身亡。那晚上我想我爸爸是想要给我解释的,但我拒绝了,第二天我就收到了消息说我爸爸死了。”

岳芸洱眼眶很红。

突然就想到了,那曾经很残忍的一幕。

“我没办法再恨我爸爸,甚至很自责自己的任性,我爸爸那晚上肯定想要给我说什么的,而我却把他拒之门外,导致我不知道他死的时候的有什么想法,我觉得很遗憾。我不恨我爸爸了,他做什么都只是为了我好。可是,他却还是对你造成了伤害,所以我就想对你好,就想对你好一点。”

说完。

岳芸洱眼泪就这么从眼眶中滑落了下来。

她就是很想对他好。

可她好像总是做不好。

总是惹他很生气。

“就只是想要对我好吗?”何源问。

岳芸洱泪眼模糊的看着他。

“因为觉得曾经很对不起我,所以想要对我好点是吗?”何源说。

岳芸洱默默的点头。

何源那一刻似乎是笑了一下。

岳芸洱不知道他笑容是什么意思,但好像也没什么意思,就是一个表情符号而已。

何源说,“嗯,我知道了,你也别担心,暂时没想过让你离开我。”

说着,就走进了浴室。

岳芸洱看着他的背影。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揣摩何源的心思,然后不要让他如此生气。

晚上,岳芸洱和何源是分开睡的。

岳芸轩已经搬走了,岳芸洱给他在另外一个地方租了一个小房子,岳芸轩也找到了一个私企在上班,不太需要她担心太多。

倒是朱鹏的网店,她到现在都还没有打出去。

朱鹏也消失了很长时间了。

她有主动给朱鹏打电话,朱鹏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大概得了艾滋之后,对人生有些绝望所以那一刻想要杜绝身边的所有人,她也觉得应该给朱鹏有点时间自己静静。

翻来覆去的有些睡不着。

实际上还是因为惹到了何源,所以有些心神不宁。

她想起晚上但是在宴会中何源对她的情不自禁……

她咬牙。

她想她总是很胆大。

很胆大的做一些,她自认为是讨好何源而何源可能是根本就不需要的事情。

她起床,走出卧室,走向了何源的卧室。

何源没有锁门的习惯,似乎是习惯了一个人住所以不喜欢锁门。

她直接就推开了。

房间已经黑暗。

何源是睡了吗?!

他们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很晚了。

她磨磨蹭蹭的还是爬上了何源的床。

床上的人惊醒了。

因为身体动了一下,很明显。

岳芸洱躺进他的被窝里面,身体紧挨着他的后背。

“何源。”岳芸洱的小手拉着他的手。

他手心的温暖,让她想到以前读高中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何源很瘦真的没办法给人安全感,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让她觉得那么温暖。

“我们上床好吗?”岳芸洱问。

何源无动于衷。

岳芸洱理解的就是,何源不拒绝就是答应了。

他这个人一向比较冷漠。

她的小手从给他温暖的手心离开,然后一点一点解开深宝蓝色的睡衣。

何源喉咙微动。

岳芸洱果真是在他身体上点火。

好像就是认定了,他会被她勾引一般。

她非常勤奋的在帮他……提升热情。

他问她,“想用这种方式对我好?”

“啊?”辛苦的某人懵逼。

“不是说想要对我好吗?你选择的就是这个方式?”

“不,不是……”不只是。

“没关系,我接受。”

说着。

岳芸洱突然觉得身体一晃,瞬间就被何源压在了身下。

而后……

春光无限。

激情四射。

好在,是周末。

否则岳芸洱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准时起床做早餐。

她腰酸腿痛,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

她小心翼翼的下床。

何源还在睡。

何源很少这么睡的,即使周末也不会。

大概是昨晚,纵欲过度。

她起身去厨房做早餐。

何源睁开眼睛的时候,岳芸洱就不在床上了。

仿若每次都是如此。

说不出来心里的滋味,当然也不是不知道什么滋味,就是不愿意去深想而已。

她掀开被子洗漱。

门外,岳芸洱已经做好了早餐。

她笑脸盈盈的看着他。

他差点都想不起来,曾经那个傲娇到不行的女人,那个十指不沾阳春水,那个就算是偶尔在食堂吃一顿饭都会嫌弃食堂油烟味的女人是什么样子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这么彻底。

对环境的彻底妥协。

对身边人的彻底妥协。

对生活的彻底妥协。

“可以吃早饭了。”岳芸洱温柔无比。

何源走了过去,坐在了餐桌上。

岳芸洱总是在他坐好了之后,才会问问顺顺甚至是小心翼翼的坐在他的旁边。

她是有多怕他?!

他低头喝着她熬的粥,沉默的喝着。

“何源。”岳芸洱主动开口叫他。

“嗯。”

“我借用一下你的电脑。”

“嗯。”何源点头,没问为什么。

岳芸洱却自顾自的解释着说道,“朱鹏的情趣网店一直没有人接手,我想了想空闲着也是空闲着,何况现在朱鹏得了这种病,可能也会需要钱,我就打算继续这么做下去,你放心我不会经手了,我找一个人来做客服,偶尔管理一下就好。”

“嗯。”何源没觉得有什么。

其实她要不要做,他都不太在乎。

不过一个行业而已。

唯一接受不了的,可能就是对着大老爷们叫亲,然后给他们介绍,用途。

他果真还是自私的。

“何源,今天周六你有安排吗?”

“你想做什么?”何源反问。

“是我弟弟找到工作了,他说想要请你吃顿饭,感谢你收留他这几天。你看你有时间吗?要是没时间我就拒绝了,反正他时间多得很,也不是什么很忙的工作,你要没空我就让他改下次……”

“有空。”何源突然开口。

似乎不想听她说太多。

“晚上有空吗?”

“有空。”

“那我给我弟弟说一声。”

“嗯。”

早饭吃完。

何源就真的挺清闲的在家里坐着看电视。

岳芸洱去用了何源的电脑,在处理网店的一些事情。

两个人在一个屋檐下倒也相安无事,甚至还有种相敬如宾的感觉。

好吧。

语文老师说相敬如宾是形容夫妻的。

不是形容他们这样。

岳芸洱看了看时间。

11点的时候就准备做中午的午饭了。

她走出房间。

那一刻刚好可外面客厅进来的何源对撞。

何源看了一眼岳芸洱,说道,“我妈让我今天回家吃午饭。”

“现在吗?”

“嗯。”

“哦,那你回去吧。”岳芸洱温柔一笑。

何源看着她的模样。

他说,“如果我结婚了你会怎么样?”

岳芸洱咬唇。

不是昨晚才说了,不会那么快让她离开的吗?

“我随口说说,你不用放在心上。”

“哦。”岳芸洱勉强的笑了笑。

何源换了衣服就直接出了门。

岳芸洱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给何源说一声晚上吃饭的事情。

算了,晚一点她给他发短信吧。

这么想着,一个人就不那么积极的要做午饭了。

她坐在沙发上,捉摸着中午简单的吃个小面就好。

不过……

何源对他父母真的很好啊。

岳芸洱努力让自己笑了笑。

何源应该是个大孝子。

一般孝顺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

她让自己打起精神,先给自己做了小面吃了之后,动手收拾了一下房子。

管家虽说会趁着他们不在的时候定期来收拾,但有些东西,比如何源的一些私密衣物自己的一些私密衣物,还是自己打理比较好。

到下午3点多的时候,岳芸轩打开了电话,给她说了一下吃饭的地点。

是一个比较平民的地方,也不知道何源现在还能不能吃得惯这些。

她发短信给何源,改了好久才发送出去,“何源,我弟弟说今晚6点在香格里吃晚饭,环境可能不是很好,不敢有我让他定了包间了,那里的红烧鱼头还不错,鲫鱼应该也弄得很好。”

发出去后几分钟,何源才回了一个短信,“嗯。”

算是答应了吧。

岳芸洱就当他答应了。

她连忙就换了衣服。

也给自己简单打扮了一下。

特意选了一件高领的衣服。

经过做完之后,她身上的青青紫紫更多了。

出门的时候本来想要喷点香水的,后来想了想,没喷。

何源说不喜欢她的廉价香水味。

其实她还挺喜欢这个味道的,也不比那些奢侈大品牌的差。

弄好一切之后,岳芸洱4点半走了出去。

一边坐着公交车一边让他弟弟也早早的出了门。

岳芸轩还抱怨了几句。

6点吃饭,这么赶做什么。

岳芸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急。

或许就是怕,万一何源早到了呢?!

事实就是。

何源没有。

甚至迟到了。

两个人坐在香格里的包房等了1个多小时。

晚上6点半也没见到何源的身影。

岳芸轩打了几把手游,有些无聊的问道,“何源哥还没到啊?”

“可能堵车吧,这个点。”

“那再等等吧。”

又是半个小时。

7点的时候。

何源还是没来。

岳芸轩有些不耐烦了,但似乎是习惯了岳芸洱的性格,也没有催促,就陪着她一起静等。

倒是岳芸洱觉得对岳芸轩有些过意不去了,毕竟是他找到工作想要找何源一起庆祝的,而且何源也是答应了的,就鼓起勇气给何源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不是何源接的。

她听到声音了,是吴小欣。

岳芸洱那一刻觉得尴尬了。

她该不该说话。

“岳芸洱是吧?”吴小欣直白。

岳芸洱觉得自己假装打错了电话,都有些说不过去。

她只得硬着头皮说,“那个,我找何源。”

------题外话------

不好意思,小宅章节重复,但已经修改最新内容了,抱歉抱歉。

好啦,今天相当于就三更了。

爱不爱宅。

爱的话记得给宅一个爱的么么哒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