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我要结婚了。/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我找何源。”岳芸洱说,真的是硬着头皮说出来的。

“他现在很忙。”吴小欣直白的说道,“你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转告我,我会告诉他的。”

骗鬼的吧。

岳芸洱微微一笑,“也没有什么重要事情,就不打扰你们了。”

“岳芸洱。”吴小欣那边一字一句说得很清楚,“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要随便给何源打电话也不要随随便便找他,因为我会很不开心。这句话不是站在上司的角度给你说的,你不会那么蠢的不懂。”

“好。”岳芸洱一口答应。

她除了说好还能说什么。

她说,“那我挂断电话了,拜拜。”

那边直接就挂断了。

岳芸轩看着自己姐姐的模样,看着她默默地把电话放下,然后还特别灿烂的笑了笑说,“何源有事情,就只能我们两姐弟庆祝了。”

“你没事儿吧?”岳芸轩问。

“能有什么事儿?每个人都会有很忙的时候,你姐像是那么不通情达理的人吗?”岳芸洱很自若的说道。

“就是觉得你太通情达理了。有时候我都在怀疑,你是不是都没有脾气的!”岳芸轩嘀咕。

“脾气太大容易长皱纹,你姐我都到了要注意的年龄了,当然得好好保养自己。哎呀,不说了,我们吃饭吧。”岳芸洱招来服务员让上菜,一边嘀咕着说道,“这么多我们俩怎么吃得完,好浪费。”

岳芸轩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姐姐。

总觉得她的点怎么和平常人就那么的不同。

要是换成其他任何人,此刻更关心的应该是被发鸽子了吧。

两个人吃了一大桌子饭菜,吃得都快背气了最后还是没有吃完,岳芸洱让岳芸轩打包回去了,她现在真觉得浪费是件很可耻的事情。

岳芸轩只得提着两大包回去。

“真的不让我送你吗?”岳芸轩问。

“不用了,早点回去休息吧,这里离公交站很近。”

“你还坐公交车啊?”岳芸轩蹙眉。

何源不是对她挺大方的嘛?!

“公交有什么不好的?”岳芸洱说道,“哪里都能去,很方便,我就喜欢坐公交,反生我也不赶时间。”

“随便你吧。”岳芸轩耸肩。

岳芸洱叮嘱了岳芸轩几句,两个人就分道扬镳了。

岳芸洱走到公交站,坐上了公交车。

她坐在公交车上,看着窗外驿城的景色。

脑海里突然想起了何源今天从家里离开时说的话,说什么,他要是结婚了她会怎样?

他要结婚了吗?

他结婚了,她也不知道只会怎么样!

主动离开他吗?!

还是说,继续当什么都没发生的,继续做他的情妇。

分明说好是想要对他好的,如果对他好的话,就应该好好地离开他,知道他过得很幸福就好了,自己留在他身边,分明就是在让他触碰道德的底线。

何况,何源要是真的结婚了,肯定也不可能在让她留在自己身边了!

现在应该都会经常感觉到内疚吧!

岳芸洱默默地想着一些事情。

公交车到达目的地,她又走了一小段距离,走进了何源的家。

何源自然还没有回来。

她就自己洗了澡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等他。

等到晚上10点多的时候,何源回来了。

岳芸洱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笑脸盈盈的去门口给他递上拖鞋。

何源看着岳芸洱。

果真很讨好自己啊。

他穿上拖鞋,说道,“今晚我妈妈非要我留在家里吃饭。”

似乎是在解释。

“哦,我理解的。”岳芸洱连忙笑着说道,“我弟弟也理解,等下次你有空了我们在一起吃吧,倒是今晚因为你不在我和我弟吃得真的好撑。”

何源看着面前真的毫无脾气的岳芸洱,眼眸微转,声音淡漠,“你给我打电话了?”

“我没想到会是吴小欣接的,我……”岳芸洱那一刻似乎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其实以她的身份,她真不应该主动给他打电话或者发短信的。

何源看着她的自责,看着她此刻的无措。

他说,“我爽约了,你不会有点不高兴吗?”

“不会。”岳芸洱连忙说道,还很真诚的样子,“我知道你很忙。”

还真是体贴入微。

何源走进卧室。

岳芸洱跟着走进去,“要帮你放洗澡水吗?”

“岳芸洱。”何源突然叫着她。

“啊?”岳芸洱回头。

对他总是很认真很尊重的样子。

但凡他说什么,她都是一副小学生的乖乖模样,完全是言听计从。

“我要结婚了。”何源说道。

承认吧。

那一刻心就是痛了一下。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般,此刻确实让她有些心慌到不知所措。

她就怔怔的看着何源,等待她的吩咐。

吩咐她去哪个地方。

“我父母很喜欢吴小欣。”何源说,“而我不想看到我妈再为我哭泣。”

岳芸洱点头。

她就知道何源是一个孝子。

“你应该知道我妈上一次守着我哭是什么时候?”

“我大概猜到。”岳芸洱说。

应该是上次,她父亲去学校让何源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做检讨的时候。

听说那个时候她爸还咄咄逼人的要让何源退学。

任何父母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崩溃的吧。

“早点睡吧,今晚你睡隔壁。”何源转身,背对着她,显得很冷漠。

岳芸洱看着他生疏的背影。

她默默地默默地走出了何源的房间。

何源大概也不想让她放水了。

她躺在床上,其实也是睡不着的。

何源和吴小欣结了婚之后,就不会在她留在自己身边了吧,应该不会了。

其实何源已经给她做了太多了,至少让秦梓豪和邱柒柒不会再这么主动找她麻烦了吧,就这样就行了,那些所谓的报仇什么的,喊喊口号就好。

她翻来覆去的让自己睡着。

也不知道几点才睡着。

第二天一早。

岳芸洱还是早早的起了床然后早早的去准备早餐。

何源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看了一眼饭桌,又看了一眼忙碌的岳芸洱,说道,“我今天有事儿。”

“不吃早饭吗?”岳芸洱问。

“不吃了。”

“哦。”岳芸洱笑了笑,“那你路上小心。”

何源没说话,直接就走了。

岳芸洱就这么看着何源的背影。

缓缓,放下了准备煎的那个蛋。

她其实不喜欢吃煎蛋,但是何源好像还可以吃。

她扬了扬嘴角的笑容。

剩下的早餐就没做了。

她简单的吃完之后,梳妆打扮了一下,也出了门。

她去看看有没有哪里有合适的房子。

何源应该不会让她跟着他住太久了。

她就在驿城到处逛着,其实也有些无所事事,也没想着让她弟弟来陪她,怕她弟弟担心,说真的,她其实情绪还好,因为这本来就是早就料到的事情。

她逛了几个中介所,都没有找到特别合适的。

要么太大要么太偏要么太贵。

给她弟弟租的房子又是一个单间,还是几个人共同用客厅的那种,她去住了实在不方便。

她叹了口气,干脆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了中介,有符合她房子的就给她打电话。

想着自己可能也不会立刻就离开何源那里的。

她逛了一个上午准备回去。

手机中的聊天软件里面发来了几张照片。

岳芸洱点开。

照片中是何源和吴小欣的婚纱照。

吴小欣穿着一件白色的婚纱,看上去很美。

何源穿着黑色的西装,带着领结,挺帅的。

两个人很搭。

岳芸洱知道吴小欣是在显摆。

知道她是在故意提醒她不要得寸进尺。

但为了好好生活着,她还是要违背良心的去祝福,“郎才女貌,看上去很配,恭喜你们。”

那边没有回她。

她也知道自己在自讨没趣。

干脆也不再看手机,去公交站回去。

刚走了几步,电话又响了。

她看了看,缓缓才接通了电话,“你好。”

“是我,小耳朵。”那边传来秦梓豪温柔的嗓音。

以前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他叫自己小耳朵很温柔很甜蜜,现在听着就是莫名的觉得反胃得很。

她说,“找我有事儿吗?”

“为什么还把我的手机号码设置成黑名单,我都只能用家里佣人的电话给你拨打了,多不方便。”秦梓豪说着,带着些抱怨,连抱怨似乎都是温柔的,恍惚就像他们曾经在谈恋爱一样,两个人也会经常吵架,也会如此讨好对方。

“你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我们直接真的没必要这么虚情假意了。”岳芸洱真的不想和他演戏。

“别这样小耳朵。”秦梓豪说,“我承认我之前对您做得过分了,我也很后悔,我当时就是因为太生气了才会做让你难堪的事情,现在开始,我发誓我不会了。”

“秦梓豪,你不活说主题,我真的挂断了。”

“别别别这样。”秦梓豪连忙说道,“我们重新开始吧!”

岳芸洱那一刻真的以为自己听错了。

尽管她很清楚他带着目的,但还是有些不可思议。

至少,秦梓豪开始给她下矮桩了。

如此高高在上的少爷,多难得的事情。

当然她很清楚,大概是那晚上何源的身份给秦梓豪真的造成了极大的威胁。

秦梓豪看岳芸洱没有说话,以为她是有所动摇,连忙深情地说道,“小耳朵,你应该感觉得到我是喜欢你的,不过就是因为家里的逼迫让我没办法不去娶了邱柒柒,现在倒是好了,因为你搞砸了这场婚礼,你说你是不是应该陪我一个?”

“秦梓豪。”岳芸洱叫着他的名字,“你现在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你。”

“你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表现给你看。”

“我虽然不聪明,但也不会蠢到把自己送入狼口。你别来找我了,我不会给你任何机会报复我的。”

“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嘛小耳朵,我真的不是为了报复你。”秦梓豪说道,“你要是不相信,你把你的户口本带上,我现在就带你去民政局。我总不能拿我自己的婚姻开玩笑吧!你说是不是?”

“不管是不是,我都没兴趣。”岳芸洱直接拒绝。

而且她肯定,秦梓豪这种人,绝对不安好心。

她甚至不想揣摩他突然的讨好是为了什么,但她绝对不会傻到自投罗网。

“小耳朵,你怎么就这么固执呢!我也是突然想明白了才想要重新和你在一起。我们之前都是相爱的,我不相信当年你不爱我!”

“那是当年的事情。”现在,只觉得恶心。

“现在也能够找到当年的感觉,你相信我?”

“不相信。”

“小耳朵,你要我说什么好!”秦梓豪显得有些无奈,无奈的叹气,“好吧,我承认,我婚礼上的丑闻曝光之后,我没办法再找到一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大小姐结婚了,邱柒柒的父母也已经做得非常明显的不让我和邱柒柒接触,其他上流千金更不可能再靠近我,我不可能再有一门门当户对的婚姻。”

岳芸洱冷漠的笑着。

笑着听着他的胡吹。

此刻也在一边打这样电话一边往公交站走去。

速度有些慢。

那一刻就好像在听笑话一般。

“与其那么的作践自己,倒不如,找一个自己的真爱结婚。我以前确实很虚荣,现在遭到教训之后就再也不想如此了!”秦梓豪说,“所以我真的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和你在一起,小耳朵,我们重新开始,抛弃以前的一切,从头再来!”

“你可以从头再来,但我对你的成见不可能从头再来了,秦梓豪,我真的不行知道你有什么目的,但我可以非常清楚地告诉你,我们之间不可能了,你做任何事情,我都不会相信你,绝不会!”

“小耳朵,你何必呢!”秦梓豪依然压抑着,让自己显得很温柔,“我知道你是为了何源是不是?”

岳芸洱蹙眉。

和何源没有关系。

“你是为了何源是吧。”秦梓豪笃定,“我知道现在何源混得很牛逼,驿城大部分的企业都要看他脸色行事,但是又能怎样,他会娶你吗?他会真的对你很好吗?他最后也不可能会和你在一起的,现在他不过是觉得新鲜所以可以帮帮你,到他真的结婚生子之后,他还会对你如此吗?你到底想过没有?!为自己的未来想过没有?”

“我没想过我的未来,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灿烂的……”未来。

那一刻。

岳芸洱的脚步突然停了停。

她此刻走在人行道路上,旁边是一家奢华的婚纱店。

她透过偌大的玻璃橱窗看到了一件非常非常华丽的婚纱,在如此阳光下灿烂的精光闪闪。

倒不是婚纱漂亮得让她忍不住顿足,只是因为这件婚纱她刚刚才从照片中看过,而后,穿着婚纱的主人突然转身。

转身,她看到了吴小欣。

而后也看到了吴小欣旁边的何源。

吴小欣自然一回头也看到了岳芸洱。

嘴角的笑容真的扬得很高,很高傲。

她看到吴小欣碰了碰身边的何源,何源顺着吴小欣的方向。

此刻岳芸洱还在打着电话。

耳边是秦梓豪的声音,她那一刻居然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眼眸就这么直直的看着面前的何源,看着他冷峻的模样,显得气宇轩昂。

何源其实哪里丑了?!

以前读书的时候也没觉得他丑。

就是,帅得不明显。

隔着橱窗玻璃对视的彼此,何源先转身了,转身背对着她。

岳芸洱那一刻连忙回神。

甚至是逃也似的离开。

她真不应该撞见一些她不该撞见的东西。

她明显脚步有些快的跑走。

耳边传来秦梓豪的声音,“你在听吗?你在听我说话吗?”

岳芸洱猛地回神,对着手机话筒说道,“你说的很对,何源不可能娶我,更不可能和我在一起,也不会对我做太多事情,新鲜感一过就没了,但就算如此,我也宁愿躺在何源的身下,躺到他不要我了为止。也不可能,再和所谓的你重新开始!”

“岳芸洱,你不觉得自己很低贱吗?”秦梓豪终于有些控制不住了。

岳芸洱不反驳。

反正她也没有高贵过。

曾经的高贵,早就被生活撕破了。

她活得就是这般,卑微。

“不说了秦梓豪,别想从我身上得到任何好处,我没有!”岳芸洱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身上没有任何可以利用的价值。

没有。

她终于走到了公交车站,投币上了公交车。

她真的从来没有好好地想过自己的未来,现在突然想要想想,发现还真的没有什么可想的。

……

婚纱摄影店。

吴小欣转头看着旁边的何源,看着他真的毫无情绪。

就算刚刚看到了岳芸洱,也是这般,没什么过多的反应。

何源对岳芸洱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到底有没有感情。

吴小欣暗自咬牙。

就算有感情,她也不可能便宜了岳芸洱。

她眼眸微动,看着此刻也在试穿婚纱的何母。

昨天她故意去了何源的父母家,然后去帮他父母做饭,理由是想要让两老尝尝她的手艺,完全没有说要让何源回去的意思,但何源的父母也不是省油的灯,现在两老是巴不得何源早点和她结婚,自然就打电话催促何源回去了。

何源对他父母基本言听计从。

而她突然据地她找到了很好的一个突破口。

中午她做了一大桌子饭菜,两老对她的印象更好了,下午何源说走也死活不让何源离开,甚至强迫性让何源也应该礼尚往来的给她做一顿饭,何母说何源很会做吃的,很小的时候就会了,何源从小到大真的是一个乖乖儿。

这样的男人,真不应该配岳芸洱那般无理任性现在又各种不知廉耻的岳芸洱。

何源抵不过他母亲的强烈要求,只得放下手机去做晚餐,而后她就接到了岳芸洱的电话,警告了她一番,希望那个她能有点自知之明。

她就是知道,岳芸洱一定一直在勾引何源。

一定在。

而她绝对不可能让岳芸洱得逞。

她接了岳芸洱的电话之后,去厨房帮何源做晚餐,顺便说了岳芸洱打电话的事情,何源简单问了几句,她也如实的说了,岳芸洱确实没有说什么事情,何源也就没有多问了。

但晚上吃晚饭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到了何源的心不在焉。

是一直在想着岳芸洱,还是其他?!

饭桌上何母一直给她夹菜,又不停地说着早点结婚的事情。

何源没有答应但也没有反对。

她一直觉得,她希望很大。

只要和何源结了婚,她就真的可以弄死岳芸洱,往死里面弄,那个时候何源也绝对不可能在帮着岳芸洱说话。

这么想着,她就一直在琢磨怎么更好的讨好了何源的父母。

想着想着。

饭桌上她就提议了。

说叔叔阿姨是不是当年都没有拍婚纱照,要不要现在补拍留个纪念。

何源的父母刚开始是有些拒绝的,说一把岁数了不拍了,她就说了很多很多劝慰他们的话,最后还是笑容满面的同意了,而且那一刻明显感觉得出来他们对她的更加喜爱。而何源的父母都同意了,何源自然也不会反驳。

所以今天一早,他们就到了婚纱店。

何源的父母很兴奋,挑选了很多礼服,明显很开心。

何母甚至还让他们挑选了一套,说要和他们一起拍。

何源没有太拒绝。

吴小欣一直以为何源会反对。

是何源太顺从他父母了吗?还是说,何源其实内心深处开始妥协。

她故意把他们的婚纱照拍给了岳芸洱看。

就是想要让她误会他们是要结婚了。

她都没想到,岳芸洱居然会碰巧路过。

让她亲眼看到她和何源的亲密,才真的很过瘾。

“你们觉得这套如何?”何母换了一套,似乎比较满意。

“好看,阿姨穿什么都好看。”吴小欣连忙附和着,“阿姨年轻的时候一定是美人胚子,叔叔是追了阿姨好久吧。”

“那可不不是,当年我在我们那厂可是出了名的厂花,你叔叔人老实,跟个木头似的,我都不知道当年怎么看上他的。”

“那也是叔叔真心对阿姨好啊。”

“那倒是,你叔叔别说其他不怎么样,但对我可是真的没话说,这么多年我说什么就什么,也不和我急眼,真吵架了就去外面抽支烟,然后就回来给我说好话,也不管谁对谁错,准是你叔叔先道歉。”何母说着,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吴小欣真心的羡慕,“叔叔真好。”

“源源就朝他爸。性格啊,做事情啊,各方面都跟他爸很像。小时候的何源就特别懂事了,总是帮我们俩分担家里的一些事情。以前你和何源是同学,也应该知道我们家家庭情况当年也不好,住的都是老房子,又小,我跟他爸有一段时间还下岗了,在夜市卖过一段时间小吃摊,那个时候何源还经常帮我们洗碗盛菜什么的。”

“是吗?”吴小欣转头看了一眼何源,“没想到何源还做过这么多事情。”

“小欣,你要是嫁给了源源,我们家源源绝对不会亏待了你,这孩子我从小带着长大,性格虽然闷了点,但心底特别好,做人老公做人爸爸都绝对会很称职的。”

“我知道,我知道他很好。”吴小欣有些羞涩的说道。

何母看着吴小欣的脸色,也知道这媳妇肯定是愿意了的了。

而且这段时间吴小欣的表现自然也很明显,倒是自己儿子,态度总是不温不热,她这个当妈的都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

“阿姨如果选定了这套,就跟着我们去上装哦,吴小姐也麻烦跟着一起。”工作人员上前,非常友好的说道。

“好。”

吴小欣和何母走向了化妆间。

何源和何父在外面的VIP区域喝茶等待。

何源拿出手机,在随意的看着。

“有工作吗?”何父在旁边问道。

“不是。”何源连忙把手机放进了衣服口袋里面,“上班习惯了,手机很难离手。”

“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这样。”何父感叹着。

何源笑了笑,“我尽量注意。”

“倒没什么,我们两老口也习惯了彼此照顾,你能回来我们也高兴,忙我们也能好好过日子,倒是对待女朋友可不能如此,要多陪陪她。”

何源点头。

他当然知道他父亲说的女朋友是吴小欣。

有些话就是在看到他们如此期待的眼神中,说不出来。

他真的是再也不想去回忆,曾经她母亲在老师办公室,哭得伤心的样子,那个时候对他的失望,就像针一般的一直扎在他的心口处。

“看得出来,你妈对你吴小欣挺满意的,当然我也觉得她很不错,知书达理,对我们两老也很耐心,很尊重。你什么时候打算定下来,和吴小欣把婚结了。”何父说道,“我其实倒不是觉得很着急,我知道你们年轻人事业为重,你现在也确实是忙,但你母亲每天念叨,我都听不下去了,隔壁邻居要是那个娶媳妇嫁女儿什么的,就会在家里抱怨半天,你结婚了生个孩子给她带着,她就舒适了。”

何源没有回答。

他很清楚他父母的感受。

甚至他父亲说是他母亲想,其实他父亲自己何尝不想他早点结婚,早点生下小孩,两老到了一定岁数,就想自己的子女能够结婚生子,安居乐业。

“何源,你是不是不太喜欢吴小欣?”何父看着何源的模样,揣测的问道。

何源轻抿了一下嘴唇,也不想真的瞒了他父亲,“嗯。”

“那为什么还要答应交往,我和你母亲都以为……”

“我想时间长点可能会培养感情,结果好像不是如此。”

“但是人家吴小欣对你可是真心实意的。”何父严厉的说道,“你可别辜负了人家女孩子的一番心意!”

“我知道。”

“那你打算怎么做?!”何父带着担忧。

“先这么看看吧,如果真的觉得合适,我就和她结婚了。”何源说道。

何父想要劝劝,那一刻也不知道能说什么,无奈的叹了口气,“何源,你是不是对曾经的事情还有阴影?”

“什么?”何源看着他父亲。

“就是当年你母亲去学校,你被学校说早恋的事情。”何父说道,“很长一段时间你母亲不让我再提那些事儿,就是怕影响到你,现在过去这么多年了,你是不是还在有心理阴影?”

“没有了。”何源说。

早就过去了。

那些很难经历的过去,早就经历过去了。

“当年你的模样还真的吓死了我和你母亲。”何父说道,安慰着自己喃喃道,“没有了就好,没有了就好。”

------题外话------

达拉,还有二更的,就是可能会依然很晚。

小宅爱你们哦,么么哒!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