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遗落人间的王子(身世之谜)/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相框中是谁?!”夏绵绵问着佣人。

“公主殿下,这是国王年轻的时候。”佣人恭敬道,“因为你的大婚将至,国王将会将他从胜任以来每一年的照片都会摆放出来,到时候会有很多人到皇宫来,就会看到国王年轻时候英姿飒爽样子。这也是国王对公主这次大婚的重视。”

“嗯。”夏绵绵点了点头,表现得很稳重,没有暴露任何情绪。

其实这个小动作可能就会暴露了她的身份,还好,身边没有其他人,而佣人也是不敢多言的。

她越过佣人的身边,直接往自己的寝宫走去。

没想到,国王年轻的时候长得这么帅。

所以,莎柏琳娜的长相是像极了国王年轻时候的样子,才会导致国王对她如此的偏爱?!

她不动声色的想着些事情,刚回到自己的宫殿。

她眼眸一转。

那一刻看到了宫殿外守候着的一个侍卫。

她抿唇。

侍卫也这么对视着她。

所以……封逸尘来了。

她喉咙微动。

那一刻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情绪来对待。

在欧力如此严格的把守下,封逸尘还是混入了皇宫,以另外一个人的相貌和身份混了进来,混进来之后,万一被欧力发现,就绝对会万劫不复,这种地方他们根本就没有了那个能力去反抗得了欧力。

她不敢多停留,直接就走进了自己的宫殿里面。

封逸尘看着她离开的背影。

当然也不敢有任何情绪。

他确实花费了太多时间才走进皇宫,欧力的警戒比他想象的还要严密很多,好在不放弃总会有那么一个契机可以让他顺利进来,进来已经算是很艰难的一件事情了,进来之后,怎么不被欧力发现蛛丝马迹才是更难的事情。

欧力不是一般人。

封逸尘默默的想着些事情。

此刻,夏绵绵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房门关了过来。

不会让任何佣人伺候,坐在自己床畔上,就忍不住的心跳加速。

她真怕封逸尘发生任何意外。

欧力可能不会杀她,因为她确实有用,但对于可以威胁欧力人生安全的封逸尘,一旦发现绝对逼死无语。

夏绵绵有些心慌。

不受控制。

那一刻。

房门外突然响起佣人的声音,“公主,欧先生到访。”

欧力总是时不时的会出现在她的寝宫。

欧力说这是为了和她培养感情,国王也允许他不受拘束的频繁出入,所以夏绵绵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

但她很清楚,欧力绝对不仅仅是为了和她培养感情,欧力明知道他们之间不可能有感情,欧力这般如此,大概就是为了时不时的过来看看她身边有没有可疑之人,如果有,就一定会是封逸尘,他只需要守株待兔,对方就会自投罗网。

她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表现的无比冷静。

她推开卧室的大门,走出去。

好在欧力不怎么会直接进了她的卧室内,在这个国家依然还是很避嫌的存在。

她出现在大厅。

欧力自若的坐在了软榻上,喝着佣人准备的下午茶,悠然自得。

夏绵绵没有过去,就这么冷冷的看着他。

欧力一边喝着茶水,一边说道,“听说你下午去见国王了。”

“见了。”夏绵绵直言。

“说什么了?”

“没什么。”

“是想要劝国王不要让我娶你?”欧力冷冷一笑。

夏绵绵对视着他,“既然你都猜到了,你还问什么。”

“就是想要证明一下,我很聪明。”

夏绵绵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没有搭话。

“公主。”欧力从软塌上站起来,走向夏绵绵,逼近。

夏绵绵蹙眉。

不喜欢如此距离。

甚至觉得,欧力的靠近都会带着威胁。

“别反抗我,也别试着去反抗我,事实就是,国王为了国家政体都会让我和你结婚的。你应该也没想到,我居然有着如此大的能力,居然可以周围国王和阿尔戈最权威的大臣吧,说真的,我都佩服我自己。所以你真的要安分守己,好好地接受我的存在,而我不会亏待你。”欧力一字一句,说得很有力。

夏绵绵不得不承认,她那一刻有些心惊。

总觉得这个男人身上,带着一丝嗜血的味道。

欧力说完之后,他嘴角突然蓦然一笑。

就像有人格分裂症一般。

夏绵绵真的不知道这个男人下一秒会做什么,而她会不由自主的毛骨悚然。

欧力就这么笑着看着明显惊吓的夏绵绵,手指突然一动。

瞬间,将她的面纱给扯了下来。

此刻周围还有佣人。

佣人心惊,但不敢上前。

欧力一个挥手。

佣人左右看了看。

夏绵绵眼神让他们离开了。

大厅中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欧力说,“还真是不习惯你这个样子。”

“那你习惯什么样子?”夏绵绵问。

“龙九的样子。”欧力直言。

“哪个样子,对你都没有任何感情。”

“那倒是。”欧力点头。

手指抚摸着她的脸颊。

夏绵绵觉得有些恶心。

就算隔了一层面皮,她也觉得很恶心,好像被侵犯了一般。

“你说我们洞房花烛夜,我应该不应该扯下你的假面具?”

“欧力!”夏绵绵脸色一紧。

“怎么了,你以为我娶了你,就只是一个仪式吗?不,我是要和你成为夫妻的。”

“你疯了吗?”夏绵绵带着厌恶的口吻问道,“夫妻这两个字,是形容我们的身份的吗?”

“何尝不可以!”欧力冷漠,“龙九,我说我对你其实很感兴趣你信吗?”

“你说的话,连标点符号我都不信。”

“哈哈。”欧力突然大笑。

夏绵绵真的不知道他的笑点在哪里?!

她如此厌恶他,他到底有什么好笑的。

“最好是一直这么讨厌我。”欧力冷冷的说道,“这样才会勾起我对你的兴趣,一直有的兴趣。否则,我们之间就了无生趣了,你说是不是?”

夏绵绵真的不想和这个人再说一句话。

他的思维和常人不同,简而言之就是变态!

“还有一周时间。”欧力将面纱还给夏绵绵。

夏绵绵一把拽过。

那一刻甚至嫌弃的拍了拍,就是变相的很恶心。

欧力却不在意,反而笑着说道,“一周之后,我们就大婚了,乖乖听话。”

夏绵绵自然不会答应。

欧力自然也没想过她会答应。

他转身大步离开。

从大厅离开。

离开那一刻,夏绵绵反而更紧张。

封逸尘就在外面站岗,当然,一般人是发现不了他的存在的,他为装得很彻底,如果不是刚刚她回来的时候封逸尘给了她一个他们熟悉的手势她第一眼也没有认出来,可是……

还是会紧张。

这关乎生死。

好在,欧力离开了。

似乎并没有发现太多的异样,即使他离开的时候,明显左右看了看,在观察她这一屋子的人。

夏绵绵走出大厅。

封逸尘就站在不远处。

两个人不敢有太多的眼神交流,因为周围太多眼线。

夏绵绵突然大声吼道,“欧力以后不能随便进入我的寝宫,必须提前通报我,谁要是擅自决定,我绝对不会姑息养奸!”

佣人被夏绵绵发脾气模样惊吓。

惊吓的那一刻,连忙恭敬道,“是的,公主。”

夏绵绵看了一圈周围的人。

刚刚其实就是在故意提醒封逸尘,周围眼线很多,让他注意不要暴露了自己。

显然,封逸尘完全能懂。

她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

她觉得很紧张。

封逸尘的到来,反而让她更加的惊慌失措。

还有一周时间,她和欧力就要结婚了,那之前,如果她还没有找到办法杀了欧力,封逸尘肯定会带着她直接逃走,要从皇宫离开,无疑是自取灭亡。

她必须得想办法,想办法,确保他们的绝对安全。

而唯一,在皇宫内,能够让他们安全的人只有国王,其他人的权利都抵不过国王给欧力的权利,除了国王之外,没有人能够保住他们的安全,但国王,凭什么帮他们。

她要是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国王只会杀了他们。

夏绵绵想得有些崩溃。

是真的不敢轻举妄动。

而在封逸尘来了这里三天后,夏绵绵依然还处于各种心慌不安的地步。

每天出去看一眼封逸尘,看着他还好好的活在她身边,才能够安心一秒,下一秒又会提心吊胆,而且欧力这段时间像是疯了一般,一天来她寝宫简直频繁到早中晚各一次,虽说每次都会有佣人禀报,但她却也没有真的拒绝他的进入,越是拒绝越是怕他起了疑心,洱欧力如此频繁估计也是考虑到越是在婚礼逼近的时候,越是容易发生一些不必要的事情。

婚礼还有4天。

皇宫到处已经喜气洋洋,就连她大婚繁琐的衣服,也已经全部准备妥当。

今晚。

国王设置的皇家晚宴。

专程为柏莎琳娜公主设下的大婚前宴。

只有国王的王妃以及女儿女婿才能够参加的家族晚宴。

她被打扮得金光闪闪,在阿尔戈,金色就是象征着富贵和吉祥。

她被安排着和欧力坐在一起,紧挨着国王和王后的位置。

其他三大桌,分别按照自己的等级坐在一起。

没有出嫁的公主都只能搁着面纱小心翼翼的吃着东西,且是单独的一个桌子,不允许和自己的姐夫或者妹夫在一个饭桌上,其他结婚的公主则可以取下了面纱,但也会非常注重自己和姐夫妹夫之间的距离。

柏莎琳娜唯一是暂时未婚且可以坐在主席位上的公主,毕竟她今晚是主角,而因为面纱的原因,她今晚基本不能吃任何东西,就全程陪同,还要倍感荣幸。

夏绵绵就这么一直僵硬着身体看着所有人对欧力和她的一个恭贺。

而欧力在旁边吃喝得很嗨。

夏绵绵当然也没有食欲,但对比起来,她还是会忍不住唾弃阿尔戈的制度。

凭什么女人就一定要被如此对待。

凭什么!

她要是有那个权力,她一定会带领阿尔戈的女性们,游行反抗!

那晚上的晚宴吃了很久。

国王其实还是很舍不得柏莎琳娜的,不时的说着一些话,反而有些感伤和煽情,导致那晚上国王自己把自己喝醉了,还是酩酊大醉,被人送回去了寝宫。

其他人也都喝得很多。

欧力如此一个男人,虽然夏绵绵并不知道欧力的酒量如何,但也很清楚,他如此谨慎的一个男人绝对不会肆意的放纵自己,那晚上也因为顶不住国王的热情喝得有些多,不至于醉,但也处于有些神志恍惚的地步。

宴会很久才结束。

各自离开。

欧力绅士的送夏绵绵回到她的住所。

阿尔戈的夜晚很美。

皇宫很辉煌。

有时候真的觉得,这里美得就如一副画一般。

如果不是这里如此明显的男尊女配,或许真的是一个适合将息的国度。

他们走在皇宫的石板路上。

本来有车辆接送的,但是欧力非要让她和他一起走走。

大概是为了醒酒。

夏绵绵不想拒绝他,因为拒绝的结果,也不见得有多好。

今晚的月色确实很美好。

月亮也很圆。

夏绵绵就默默的看着头顶上的景色,默默的感受着周遭静谧的环境,没有和欧力说一句话。

欧力也没有主动开口。

两个人难得很安静,安静的走着。

好像,也可以没有那么敌视。

当然,彼此当彼此不存在。

走着。

走了好一会儿才走到了她的宫殿外。

她准备进去。

欧力突然一把拉住她。

夏绵绵怒视着欧力。

欧力将她直接桎梏住,把她身体搂抱得很紧,“你知道吗?我突然有些喜欢这样的感觉?”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所以你安静点听我给你讲。”欧力逼近她,带着酒味的热热气息扑打在了她的脸颊上。

夏绵绵很不习惯,但那一刻没有反抗。

因为,封逸尘就站在旁边。

站在旁边,守卫。

而她此刻只怕,封逸尘会控制不住。

“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在我旁边如此过,也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有那个资格站在我的旁边,就连柏莎琳娜公主也不行。”欧力大言不惭。

夏绵绵瞪着他。

“我就是这么高傲,我就是觉得全世界的女人都不足以和我想配,甚至龙九姑娘,你也如此。你不过就是一个稍微有些能力的女杀手而已,我依然嗤之以鼻。”

“那你放开我!我也觉得我配不上如此高大上的你!”夏绵绵讽刺。

“这么多年我就一直单身,当然你别想着我身体清白,男人总是需要解决身体需求的。”欧力说得理所当然。

夏绵绵心里却是不屑。

至少,她家封老师就不会。

她家封老师要解决身体需求,也不会找其他女人。

她那一刻很想很想转头看看,那个她爱到深刻的男人。

“我从来不放任任何一个女人走在我身边,我一直觉得我会厌恶,我觉得女人大多数都是累赘,所以我觉得我天生就是适合阿尔戈国家的。但是……今晚一路走过来,却没想到,原来也不是想的那么糟糕。”欧力审视着夏绵绵,“你说,是因为我不讨厌你,还是因为我一个人寂寞的时间太长了?!”

“是因为你变态。”夏绵绵吐口而出。

分明是在骂他。

那一刻欧力却突然笑了。

笑得还很灿烂。

“我想,可能是因为,我有那么点喜欢你了。就是喜欢你这么傲慢的个性,就喜欢你这么对我不屑一顾的表情,让我才有了想要挑战想要征服的欲望,而你应该荣幸,我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情绪了,带着些兴奋的情绪。”

“你果然是变态。”

“呵。”欧力突然冷笑。

冷冷的笑容让夏绵绵一惊。

“你说得很对,我就是变态。所以变态才会要做一些变态的事情!”欧力眼眸一紧。

那一刻。

夏绵绵的面纱陡然被拉扯了下来。

下一秒,她后脑勺被欧力猛地桎梏着,随即。

带着酒味的唇欺压在了夏绵绵的唇上,甚至是……疯狂。

疯狂的,直驱而入。

夏绵绵猛地反抗。

反抗着他突然的靠近。

欧力却更加蛮力,更加蛮力的在摄入其中。

周围的佣人却不敢上前,全部都惊吓着转开了视线。

唯有站在旁边的封逸尘,拳头紧捏。

夏绵绵猛地一下,挣脱开欧力。

甚至是用力的,直接将彼此都后退了好几步。

欧力看着夏绵绵。

那一刻脸色阴冷。

夏绵绵擦了擦嘴角,恶心的擦了擦,“你简直有病。”

“是啊,我想我也是因为有病,才会对你……情不自禁!”

“我很恶心。”夏绵绵说得咬牙切齿。

“是吗?”

“我宁愿……”夏绵绵突然左右看了看。

随即。

她突然转身,走向了门口的门卫,抱着一个门卫,疯狂的亲了起来。

欧力脸色铁青。

铁青的看着面前夏绵绵如此大胆的举动。

他狠狠的看着她,看着她抱着其中一个守卫,完全是疯狂的在拥吻。

刚刚他的主动,换来的只是她不停的反抗。

这一刻,却抱着另外一个男人,释放自己全部。

欧力拳头紧捏。

他阴冷的嗓音一字一句,“我数三声,否则……”

那一刻。

夏绵绵就已经放开了封逸尘。

对不起老公。

我真不想给你戴绿帽子。

希望你不要难过。

就那么一个眼神一闪而过。

她转头,怒视着欧力。

“我只会告诉你,我宁愿被任何男人吻也不想,你对我如此!”

“总有一天你会后悔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欧力冷漠。

猛然,转身走了。

不难掩饰的愤怒。

夏绵绵看着他的背影走出了好远,那一刻才真的有些后怕的松了口气。

她回头看着守卫。

其实就是她老公。

封逸尘也这么看着她。

“什么都别多想,否则我割了你的舌头!”夏绵绵说。

守卫依然面无表情。

哎。

她家老公果然生气了。

她起身回到了寝宫。

周围的佣人完全是被今晚这一幕给惊吓得不要不要的。

公主好像突然变得……毫无常理了。

夏绵绵回到自己的房间。

抚摸着自己的嘴唇,想到被欧力刚刚亲的恶心,但下一秒,还好让她尝到了她日思夜想的嘴唇。

就是可以非常的享受。

享受到她忍不住想要好好回味。

本来就夜深人静。

此刻,她还在发春。

猛然。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夏绵绵一个警觉。

她看到了她家老公。

封逸尘那一刻完全是霸气的直接冲到了她的床上。

如此霸道的样子。

她真想把自己躺得好好的,然后……

然而。

什么都是她的幻想。

她身体突然被封逸尘一把带到了一个隐蔽的角落。

夏绵绵全身都能够感觉到封逸尘身上的味道,熟悉的味道。

她死死的抱着他的身体。

她想告诉他,她有多想他。

“我不安全了。”封逸尘似乎是确定了周围的环境,才开口在她耳边说道。

夏绵绵一怔。

“欧力如此聪明,刚刚没有反应过来,随后一定会察觉蛛丝马迹。”

“你是说我今天亲你的事情。”

“嗯。”封逸尘点头。

夏绵绵咬唇。

她不该那么冲动的。

但她当时就是觉得太恶心,所以希望亲亲她老公缓解一下心里的反胃。

那一刻倒是没有想到那么多。

此刻仔细一想,她本来就不是一个随便的人,而她就算是为了报复欧力也不会如此,欧力刚刚只是意味怒气所以没有想那么多,以欧力这么多疑的人,绝对会有所怀疑,而她,完全是在凭着自己的感觉做事情。

“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我先离开。”封逸尘说,就是那般稳重。

“嗯。”

“第二,我们一起离开。”

“嗯。”夏绵绵点头。

“以上两个选择都有可能让我们致命!我们很难逃出去。”封逸尘直言,“只有,拼死一搏。”

“还有第三个选择。”夏绵绵一字一句。

封逸尘蹙眉。

“你跟我来,我有办法让我们暂时安全。”

封逸尘带着诧异。

“你先在这里面待着,我出去看看我周围的人。”

“阿九。”封逸尘叫她,分明带着担心。

夏绵绵在听到他如此嗓音时,完全是控制不住的突然转身,垫着脚圈着他的脖子就吻了上去。

刚刚根本就不够。

刚刚的封逸尘根本就没有回应。

她需要感受他和她一样的急切。

所以这一刻,她再次疯狂。

小舌头疯狂的纠缠着他。

封逸尘隐忍的情绪,在那一刻也会被她挑逗得不能自己。

他抱着夏绵绵的身体,桎梏着她的后脑勺,深深的拥吻。

很激烈。

到最后。

甚至是夏绵绵觉得时间不够了,才推开了封逸尘。

她真怕她不推开,他可能会和她,就在这里,站着解决。

她稳定自己内心的情绪,看着封逸尘隐忍着的浴火,也在渐渐地平息。

夏绵绵转身走出去。

她想她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和封逸尘在床上,天荒地老。

她打开卧室的大门。

大部分都已经入睡,唯有几个守卫在巡游,24小时不间断!

夏绵绵在这里待了这大半个月,早就摸透了这巡逻的一个规律,想要避开巡逻的视线离开这里,不算很难。

她把卧室的房门关上。

对着封逸尘说道,“我们走这边。”

封逸尘根本就不需要多问,直接跟着夏绵绵走另外一个出口,从窗户中翻出去。

两个人一路小心。

谨慎警惕的从她的寝宫走了出去,然后在夜色昏黄下,在如此多的守卫中小心翼翼的穿越,但不算很难。

他们到达了一个守卫森严的地方。

夏绵绵深呼吸一口气。

封逸尘看着她的模样。

夏绵绵从暗处走出来。

让封逸尘跟在她的身后。

他们之所以避开她寝宫人的视线离开,只是不想被欧力的眼线监督而已。

到了这里,完全就没办法避开了,只能如此进去。

守卫警惕的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直白道,“我要见我父王。”

“公主,国王已经就寝了。”

“我有急事儿。”

“公主!”

“所以你要拦着我?”

“不是的,公主……”

“退下!”夏绵绵一声令下。

守卫不敢强行阻拦。

夏绵绵一路直接走进了国王的寝宫。

所有人都警惕的看着她,但没有谁敢真的上前阻拦。

国王此刻却是已经入睡,今晚陪在他身边的是一个王妃,此刻因为听到动静,两个人都迷迷糊糊的从床上起来,加上国王今天本来有些酒醉,此刻脸色更加的不好。

“柏莎琳娜,半点规矩都没有了吗?”国王怒斥。

“父王,我有重要事情给你汇报,单独给你汇报,这关乎我们阿尔戈巨大的事情!”夏绵绵一字一句,显得异常的严肃。

国王狠狠的看着夏绵绵。

那一刻也似乎有些怀疑,毕竟欧力虽说和他合作,也难免可能只是为了取得他的信任,而柏莎琳娜和欧力现阶段走得很近,说不定她真的发现了什么异样。

即使心里很不愿意,国王还是让专门伺候他的佣人给他穿上了衣服,打发了王妃离开。

“父王,我希望是单独。”柏莎琳娜看着他周围的佣人。

国王挥手。

走了一大半。

剩下几个贴身的,国王自然不可能让他们离开。

谁都不信。

必须24小时保证他的安全。

夏绵绵也很清楚,而且都是国王身边最亲的人,自然也不会存在其他奸细。

国王还不会愚蠢到这个地步。

“国王陛下。”夏绵绵突然改口。

声音在那一刻也有了些变化。

国王瞬间警惕。

夏绵绵直接解开了自己的面纱。

国王看着自己女儿的样貌那一刻,才稍微平静了些。

而后,在夏绵绵撤掉自己人皮面具那一刻,国王瞬间惊恐了。

身边报复国王的侍卫那一刻全部举着手枪对准夏绵绵。

“我之所以主动暴露自己的身份,并不是为了刺杀国王,而是有重要事情禀报。我相信,这对于国王而言,比任何国事都要重要。当然我很歉意,隐瞒着柏莎琳娜公主的模样,骗了你这么久!”

“你到底是谁,你有什么目的!”国王狠狠的看着夏绵绵,随时都有可能乱枪扫死她的节奏。

“国王你放心,现在面对你的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就算再有能耐也不可能在您如此多的守卫下对你造成伤害,更何况,如果我想对您伤害,我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还请国王给我点时间给你解释!”

“你说!”国王咬牙。

那一刻压抑着的愤怒,却也因为她说的话而不得不好奇。

“国王,我觉得您应该有一个失散多年的王子。”夏绵绵一字一句。

国王蹙眉看着夏绵绵。

带着些不信任。

“而这个人,就在你面前!”

------题外话------

所以咱们封老师的来头果真是不小的!

哈哈哈哈。

哒啦啦啦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