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谁说岳芸洱是他的?!/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这个人,就在你面前!”夏绵绵对着国王,语气很肯定。

国王看着夏绵绵,那一刻转头看了封逸尘。

不只是国王不明所以,连封逸尘也不知道夏绵绵到底在说什么?!

此刻却只能,安静的等着她的继续。

“国王。我给您看几张照片或许你就知道了。”夏绵绵说道。

她拿出手机。

莎柏琳娜的手机。

然后点开互联网,翻阅,进入了她的网上硬盘。

好在,她和封逸尘还有些合影,婚纱照有几张,当时出去玩拍过一些,而她有习惯备份在网上硬盘中。

她快速的输入密码,快速的进入,将照片拿了出来。

看着封逸尘屏幕上那张帅气的脸颊,不由得又有些感叹。

可惜了她家封老师这么帅的模样。

她恭敬的递给国王。

国王让他身边的侍卫拿了过来。

国王一看到照片中的人,瞬间惊讶了一番,“这是……”

“是不是和国王您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夏绵绵说。

当然一模一样确实有些夸张,但百分之八十的相似度还是有的。

而柏莎琳娜的长相也很惊人,她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女翻版的封老师,当然感觉还是不同的,长在女人身上的那张脸也依然有着女性的风采的倾城模样,当然那个时候她只是有些诧异,想着这个世界上总会有相似的人,所以就这么巧合了,可看到国王年轻时候的长相是,她真的无法不去怀疑封逸尘可能就是,阿尔戈国王遗落在人间的唯一的王子。

本来,她想要做简单调查的,可是太难了。

有欧力在旁边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这几天她一直焦虑焦虑到不行,就是因为自己明知道可能会有的结果但就是无法证实,到了今晚,她只能赌运气了,对比起他们一起离开皇宫的危险,至少来觐见国王还能有一丝希望。

“这是谁?”国王终究忍不住,有些激动的味道。

“是他。”夏绵绵说。

国王看着封逸尘。

此刻封逸尘易容,模样当然和他原来的模样不同。

夏绵绵抿唇,一个用力,一把撕开了封逸尘的面皮。

国王分明带着期待的眼神,在看着封逸尘如此模样的时候,差点没有气得直接杀了面前的两个人,“你想死吗?!”

“他毁容了!”夏绵绵连忙解释,“原来就是长你看到的那样!”

“让我怎么相信你们!”

“国王,这个世界上有一种非常科技发达的医疗技术,叫做亲子鉴定。”夏绵绵提醒。

国王突然愣怔。

那一刻完全是乱了分寸。

夏绵绵当然也不会嘲笑国王,她说,“你可以先让人给他和你秘密做亲子鉴定,一定不要让欧力知道了,否则结果会非常不好,欧力要是知道你还有个王子,你想想他会怎么做,肯定会联合撒里一起,逼迫国王。”

“我知道。”国王当然也不蠢,“我会避开所有人做亲子鉴定的,如果他不是,我会杀了你们!”

夏绵绵咬唇。

万一不是怎么办?!

她今晚的举动确实太过大胆。

但这是唯一她能够确认封逸尘是不是阿尔戈王子的唯一方式。

“柏莎琳娜在哪里?!”国王突然想到。

“你放心,她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我们不会伤害她的。”夏绵绵肯定。

国王绅士他们。

那一刻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封逸尘。

心里应该也会很期待。

“在亲子鉴定没出来之前,你们不准离开这里,不,就在我的监控下,哪里也不准去!”国王命令。

“国王,如果我们在你这里,不管如何都会引起一些骚动,到时候欧力和撒里就会发现一些蹊跷,导致可能就会发响了我们之间的秘密,唯一的方法就是,我继续回去当您的柏莎琳娜公主,而他留在你身边。就算到时候如果不是,国王您也可以一刀杀了他,然后再过来杀我轻而易举。”夏绵绵说。

说的时候。

明显看着她家老公眉头抬了一下。

好吧。

她好像就是让她老公当人质了。

而且谁知道,到底是不是有亲子关系,这个世界上说不定就是有很多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在世界的各个角落。

只是这次凑巧,被他们给撞见了。

“好!”国王一口答应,“你们最好安分守己,如果……”

国王顿了一下。

大概不想去臆断最后的结果。

他说,“你就24小时跟在我身边,同我的守卫一起!你回到柏莎琳娜的寝宫去!”

“是。”

夏绵绵恭敬。

回头看了一眼封逸尘。

封逸尘下颚微点。

夏绵绵抿唇,不能有太多的依恋转身离开。

她重新带上她假的面皮。

艾琳娜的面皮做工自然很好,而且也没有那么粘稠到伤害皮肤的粘液,可毕竟是假的,戴久了对面部终究会有些损害,长久以往,她真的很怕自己有一天变成了龙瑶的样子。

她一路往自己的寝宫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了欧力。

欧力似乎是在等她。

在她的大门口等她,不知道等了多久。

还好他们走得急事,否则,一切都功亏一篑。

欧力看到夏绵绵的身影,讽刺的一笑,“我还以为公主不会回来了。”

“怎么可能?我就是睡不着所以出去散散步逛逛而已,想到今晚被某些人如此之后恶心反胃,倒不如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让自己不那么憋屈。”夏绵绵淡淡的说道。

“你这么一说,你以为我会信你?”

“不相信就算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困了,我要去睡觉了!”

“别以为我不敢对你做什么!”欧力狠狠道。

“那你想要怎么样?”

“枭呢?!”欧力脸色一沉。

夏绵绵暗自咬牙。

果然,欧力迅速的反映了过来。

她说,“我怎么知道?我不是被你软禁了吗?我怎么知道他的下落,或者你放我出去,我帮你把他引出来!”

“别给我耍小聪明了,你不是我的对手。”欧力脸色阴冷,“刚刚站在这里的那个守卫,去了哪里?!”

“皇宫这么大这么多的守卫,我怎么知道他哪里?!”夏绵绵看着他,“话说这里面不是大部分都是你的人吗?你这么有能耐,你应该问问你的人,他去了哪里?你来问我,不觉得……”搞笑吗?!

夏绵绵的脖子猛地被欧力狠狠的掐住。

夏绵绵脸猛地爆红。

呼吸在那一刻也变得急促到似乎窒息。

“别和我斗知道吗?”欧力威胁。

夏绵绵根本说不出来一个字。

在她以为自己都快窒息了的那一刻,欧力猛地一下将夏绵绵给推了出去。

夏绵绵往后推了几步。

随即疯狂的咳嗽了几声。

欧力说,咬牙切齿的说道,“最好别让我找到了枭,否则我会当着你的面,将他碎尸万段。”

说完,欧力走了。

大概是已经找了一圈确实没有找到封逸尘的身影,也应该出动了皇宫内的警戒,在这种地方根本就插翅难飞,唯一安全之地,只有国王那里,不管欧力现在有多大的权利,也真的不敢反抗了国王。

夏绵绵默默的放送着自己。

还好。

还好,今晚上当机立断,要不然,封逸尘可能真的会……

她完全可以想象欧力的心狠手辣。

缓解了一下情绪。

夏绵绵回到了卧室。

她其实睡不着。

翻来覆去,睡不着。

在亲子鉴定没有出来之前,她完全不知道他们将要面对什么。

如果不是亲子关系。

他们的结果完全不用反抗,必死无疑。

这么一直反复的想着很多事情。

第二天一早。

夏绵绵刚起床,欧力就已经出现在了她的寝宫。

佣人胆战心惊的通报,说拦不住。

夏绵绵也没有太在意。

欧力想要做的事情,很少有人拦得住。

那一刻,她甚至慢条斯理的起床,故意在拖延见欧力的时间,其实也在让自己变得平静,太过慌张,总是很容易露出马脚。

她洗漱完毕,整装。

打开卧室的房门走向了大厅。

欧力坐在主位上,冷冷的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倒也不介意,反而坐在了旁边的位子。

欧力这一刻也没有了昨晚的愤怒,语气见还显得很淡定,“枭的能耐倒是一次又一次的刷新我的底线?我出动了所有的警卫,就算是一直苍蝇也逃不掉,但就是没有找到枭的身影,你说他能躲在了哪里?”

“我说了我不知道。皇宫内都是你的人,我难道还可以藏得了谁?!何况我昨晚都已经给你说过了,我没见过什么枭!”

“那昨晚消失的那个守卫你如何解释?”

“我为什么要解释?!”夏绵绵看着他,“凭什么少了一个守卫你就会认为那个人是我调遣的,你觉得我有能力调遣你的人?!”

“很好。”欧力冷笑,“和我捉迷藏。”

“不信就算了,你还来找我做什么!”说着,夏绵绵就准备离开。

“昨晚上你去了国王那里?!”欧力一字一句。

所以。

国王身边都有了欧力的眼线。

欧力到底为了得到阿尔戈,用了多少年,做了多少事儿?!

她此刻都有些佩服欧力的能力。

还带着一丝怜悯。

如果。

如果封逸尘真的是国王的儿子,那么欧力做的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证明自己曾经来过?!

“是不是?”欧力逼问。

“你什么都知道,你为什么还要来问我!”

“你把枭藏到了国王身边?”用的问句,但语气却无比的肯定。

“那你可以去找国王,而不是来找我!”

“你果真是聪明的人啊!皇宫这么大,到处我都可以涉入,唯有国王周围我无法靠近,所以我用了一个通宵也没办法找到枭,就是因为你把枭送去那里!我真的有些小看了你的智商。你这么聪明,你说我怎么舍得让你从我身边离开?!”

“你到底要做什么?”夏绵绵不想和他废话。

“和国王谈了什么条件,他会接受帮你报复枭?!”欧力问她,狠狠的问她。

是真的不相信,国王会答应夏绵绵的无理要求。

于情于理,国王都不会帮夏绵绵藏了情郎。

甚至对于柏莎琳娜一直喜欢的斯尔塔鲁,国王也有了杀意。

“我没有谈什么条件,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如果不信我你就去问国王,国王那么信任你,他什么都会告诉你的,你何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夏绵绵冷讽。

欧力冷笑。

他当然有去,但国王一口回绝,甚至并没有承认龙九有送人过去。

国王如此他当然不敢质疑。

只得直接到了这里。

显然,龙九不会蠢到告诉他。

欧力看着夏绵绵,冷冷的说道,“别得意得太早,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不管你把枭藏到了哪里,我都有能力,杀了他!”

“那也是你的本事儿。”夏绵绵无所谓。

就是这般无所谓,让欧力如此忍耐的一个人也会有些抓狂。

他自认为这么多年很难让他有可以真正不受控制的事情,唯有两次,似乎都和这个女人有关。

一次是被这个女人摆了一道,从他的别墅逃走。

一次是这次。

又是被这个女人摆了一道,明知道枭就在皇宫却就是无能为力。

他咬牙切齿。

咬牙切齿的狠狠的看着这个女人。

总有一天他会让她彻底的臣服在他的权威之下!

……

驿城。

今日天色不好。

某人的脸色也不很不好。

岳芸洱自己的办公座位上,面对着吴小欣的盛怒,她扔下了一塔文件,“今天之内把所有文件归纳为电子档,今天下班前给我!”

“哦。”岳芸洱点头。

吴小欣不屑的睨了一眼岳芸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岳芸洱任劳任怨的开始工作。

吴小欣给她布置的工作大多是那种无比花时间对她职场又没有任何帮助的事情,说直白一点就是倒茶小妹的角色,又比倒茶小妹辛苦太多。

她一篇一篇翻开录入。

好在之前做客服的时候经常打字,所以她的效率还可以。

倒是这么一直坐着,一坐就是一天,显得有些疲倦。

她动了动身体,伸懒腰。

伸懒腰从座位上站起来,准备去泡杯咖啡。

刚起身,就看到了何源的秘书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办公室。

秘书还左右看了看,不知道在看什么,然后急急忙忙的走进了吴小欣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没有关。

完全能够听到里面传来和睦的说笑声,甚至吴小欣还一口一个亲的叫着秘书,显得无比的热情无比的亲热,简直可以想象她此刻的殷勤会有多么的夸张,和对待她下属的嘴脸完全是翻了一个360度,外面坐着的同事不由得互相看着彼此,都露出了无比鄙夷的表情,安全是受不了吴小欣的双面人。

岳芸洱没来职场也不知道原来职场是这样的。

她也是从吴小欣身上了一个人转换嘴脸可以转换到这个地步,她一直以为就是电视上的夸张手法。

其实不是。

职场上就是会有这种人,一个公司至少会遇到这么一两个。

她继续拿着自己的咖啡杯去茶水间泡了一杯速溶,想要提升精神然后回去继续工作。

她端着咖啡小心翼翼的往自己的位置上走去。

是有看到秘书和吴小欣一起从办公室里面出来。

吴小欣热情的送着秘书。

秘书也非常热情的附和着她,两个人一直在说一些冠冕堂皇上的东西,看上去相处很是融洽。

岳芸洱就这么避开他们准备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刚从她们身边经过……

岳芸洱那一刻只感觉到秘书突然往她这边撞了过来。

她手上的咖啡猛地被撞翻。

那一刻为了不烫着秘书,岳芸洱完全是将咖啡全部都倒在了自己的手背还有衣服上。

咖啡很烫。

她痛得差点大叫。

而今天她穿的又是一件白色的衬衣,咖啡沾上去,一下全毁了。

秘书也被自己刚刚的不小心吓了一跳。

她尖叫一声,对着身后的人说道,“对不起,没关系吧……”

“没什么没什么。”岳芸洱连忙说道。

秘书看着她手背红透了,连忙说道,“你去用冷水冲一下。”

“哦,好。”岳芸洱忍着痛,“没有弄到你身上吧。”

“没有没有,你快去!”秘书催促。

岳芸洱才端着自己半杯咖啡离开。

吴小欣嘴角闪过一抹邪恶的笑容。

刚刚是她故意的,故意的不小心的推了一下秘书,秘书才会和岳芸洱相撞。

那一刻,她连忙说道,“你没事儿吧?”

“我没什么,倒是你下属?”

“没关系,我等会儿去看看她。”

“有什么记得送她去医院,现在我要回去给总裁汇报工作,如果去了医院给我打个电话,我过去看她。”

“好。”吴小欣点头。

秘书浅浅一笑,连忙转身离开。

一走进电梯。

秘书就不由得,摇了摇头。

职场上她待的时间也不短了,也因为很会处事儿很多事情也看得明白,所以才会荣升成为了总裁的秘书,也因为此,她完全知道今天吴主管的所作所为是故意,故意在针对岳芸洱。

别问她怎么都认识了这两个人,她也天生八卦。

而且总裁秘书,不八卦怎么行?!

怎么说段子给总裁消遣。

她坐着电梯回到总裁的办公室,敲门而进,“何总,已经给吴主管说了,今晚上的尼尔戴的接待由她还有安排她手下的两个同事一起跟着您出席,特别说了让她带上岳芸洱。”

“嗯。”何源点头。

秘书汇报完工作,那一刻却没有离开。

何源也没有看秘书,低头一直在处理自己的事情,开口道,“有什么话给我说?”

“那个……我想请假来着。”秘书开口。

“多久?”

“三个月到半年什么的……”

何源抬头看着她。

秘书也不想的。

她连忙解释,“我跟我老公结婚都有3年了,到现在都没有怀孕,经过检查说我老公的精子存活低,只能做试管,做试管就是需要这么长时间,我……”

“打算什么时候请假?”

“就这个月吧。”秘书说道,“我已经给何总找了几个秘书候选人了,何总你看谁比较合适……”

“我先想一下。”何源直接打断了秘书的话。

“是。”秘书猛地点头。

基本上请假的事情算是搞定了。

“没什么事情就出去吧。”何源说。

“是。”秘书恭敬,那一刻突然又想到什么,“对了何总。”

何源低着头。

“就是我觉得吴主管好像心胸比较狭窄,我觉得……你的岳芸洱不应该安排在她的手下做事情。”秘书直言。

何源抿唇。

谁说岳芸洱是他的?!

------题外话------

二更来也。

记得别忘了投月票哦!

达拉

达拉!

爱你们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