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饭局,一个银河系的距离!/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说岳芸洱是他的?!

他抬头看着秘书,很淡漠的语调开口,“岳芸洱不是我的。”

“不是吗?”秘书直直的看着何源,“我以为总裁和岳芸洱之间,有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没有。”

“总裁你不适合撒谎。”

何源就这么盯着秘书。

秘书连忙说道,“我眼拙。”

何源不再和秘书多说,“出去吧,如果要请假,记得把工作交接清楚。”

“是。”秘书恭敬。

转身欲走。

秘书的脚步又停了下来。

何源蹙眉。

秘书硬着头皮说道,“何总,刚刚在楼下找吴主管谈事情的时候,我不小心撞翻了岳芸洱手上的咖啡,烫伤了她的手背,弄脏了她的衣服。”

“非工作事情,不需要给我汇报。”

秘书瘪嘴。

分明很在乎的。

她跟着总裁都有4年了,她简直太了解她家总裁的一举一动了。

“那我出去了。”秘书转身离开。

离开后。

何源就真的没办法好好工作了。

他放开手上的键盘,整个人靠在舒适的办公椅上,就这么看着电脑屏幕有些发呆。

随后,还是强迫着自己,继续处理工作。

与此同时的外联部。

岳芸洱用冷水在狠狠的冲洗着自己的手背。

一会儿,手背就红了好大一块,还肿得有些吓人。

开水太烫了,火辣辣的疼。

岳芸洱如此不停的冲了好久。

吴小欣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岳芸洱的身边,看着她烫得红肿的手,讽刺的笑了一下,“做事情这么不小心,真怪不得别人。”

“嗯。”岳芸洱点头。

不想争辩。

也不想拆穿什么,她觉得没必要。

吴小欣不再多说,自然也不可能会有关心,虚情假意的也没有,她转身离开。

离开那一刻说道,“晚上本来有一个招待是需要你参加的,但你受伤了,身上衣服也弄脏了,也不方便出席了,你就不用去了。”

“哦。”岳芸洱又是这么应了一声。

她可从来没想过自己要跟着吴小欣去参加什么招待。

吴小欣直接走了。

岳芸洱冲洗了好久的手背,感觉好了很多,即使依然火辣辣的疼,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座位上。

谢婷婷看吴小欣回到了办公室,就急急忙忙的跑到了岳芸洱的位置上,“你没事儿吧?”

“还好。”

“你手看上去很狰狞耶!”

“没有破皮,就是有些红肿,过几天就好了。”

“你怎么这么能忍。”谢婷婷说,“我刚刚看到吴主管是故意的,故意撞了一下总裁的秘书才会让秘书不相信撞到你的!”

“口说无凭啊。”岳芸洱笑了笑。

何况,她也不追究。

谢婷婷无奈的叹气,“算了,跟你说什么你好像都不在乎。不过刚刚吴主管过来让我跟着她一起晚上出席一个饭局,我和宁味都要去,之前也有陪同和部门经理什么的去陪酒,这是第一次和总裁一起,简直太受宠若惊了,吴主管还批了我们的假,下午回去换一套得体又不失风情的衣服。”

“哦。”岳芸洱也没兴趣。

饭局什么的,她真没什么兴致。

“算了,你继续忙你的事情吧,我好好想想穿什么好。”

“嗯。”岳芸洱点头。

谢婷婷愉快的回去。

岳芸洱看着自己手背上的青肿,再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下午的时候吴主管也会回去换衣服吧。

她也不习惯穿这么脏的衣服。

于是就这么等着。

等到吴小欣还真的在下午3点多离开了办公室。

吴小欣一走,剩下的没有参加饭局的同事都忍不住雀跃。

总觉得有她在的办公室,呼吸都是压抑的。

岳芸洱也趁着她不在,偷偷的离开了公司,然后打了一个出租车回去。

她想的是,回去回来不超过45分钟,应该不会被人发现。

事实上也没有人发现,同事之间当然也不可能揭穿了谁,在吴小欣的如此淫威下,还真的没有谁愿意成为了吴小歆的爪牙,也就让他们几个同事关系还算不错,至少有着共同的“敌人”!

她急急忙忙的回到家里,打开房门就冲了进去。

刚走进去,迎面就撞到了何源。

岳芸洱觉得那一刻有些尴尬。

她很难才会翘班的。

以为躲过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却没想到完全没有躲过她的大BOSS。

她颤颤的一笑,“何源,你也回来换衣服吗?”

何源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岳芸洱看他也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磨蹭着磨蹭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随便找了一套衣服就开始换。

何源这几天对她其实很疏远。

就是能够感觉到的疏远。

她也知道为什么,所以也不太主动地去靠近他,她总觉得自己能够理解他的一切,所以随时的做好了心理准备,她只希望到他们一拍两散的时候,会是非常和睦的一个画面,她实在不想他们最后还要箭弩拔张。

以前读书的时候就已经闹得很不愉快了,她想现在是成年人,什么都可以心平气和的来处理。

她一直抱着这种心态。

快速的,岳芸洱换好了一套职业装,走出去。

何源此刻坐在沙发上,依然是一套黑色的西装,不同的剪裁和细微的一些点缀设计,何源的西装本来应该千篇一律的,但穿在他身上,还是有着不同的变化,比如今天穿的这一套,明显就觉得不那么严谨但也绝对不会有失接待场合的尊重,就是觉得,很适合他,这些年,好像他穿什么都好看了。

她就这么看了一眼,立刻想到自己是翘班的,连忙就往门外跑。

“岳芸洱。”何源叫她。

岳芸洱身体一顿,转头,“嗯,何源。”

就是随时随地都可以表现的像个乖巧的孩子。

“你就穿这个吗?”何源问。

岳芸洱低头看着自己。

穿这个有什么不好吗?!

她不过上个班而已。

“去重新换一套。”

“需要吗?”岳芸洱颤颤的问道。

何源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岳芸洱点头。

她回到卧室重新找了一套。

要穿什么才是何源想要看到的?!

当时何源给她买过不少衣服,很多衣服也都很好看的,但有些衣服也不是完全适合职场,至少不是那么严肃,而她刚刚换的是一套严肃的,所以何源可能不想看到她穿得这么老练,她就大胆的选了一套稍微显得高挑时尚的衣服,里面是一件黑色的紧身连体包裙,上衣是一件白色的改良版时尚西装,脚下踩了一双黑色细高跟单鞋,镜子中的女人明显看上去女人味了很多。

她其实还挺满意的。

刚走去。

何源头都没抬,“换个淡妆。”

“……”她今天招谁惹谁了。

她可是翘班的。

岳芸洱又回到自己的房间,把自己那套化妆品拿了出来。

平时也有小小的化妆,不过基本上都是局限在涂个淡粉色唇彩的地步,她早上比较忙没时间给自己做太多的修饰,而她也不想何源来这么等她。

何源说的是淡妆。

那就画个淡妆吧。

事实上就是,化完妆后气质气色明显要好很多。

她也不得不感叹自己,感叹自己到了已经需要用化妆品点缀自己的年龄了。

再次整理完了自己之后,岳芸洱又走向了客厅。

这次,何源抬头看了她一眼,看着他好像就是在审视自己的模样,那一刻还有些惊慌失措,其实是很怕何源又不满意,她不过就是去上个班而已,没必要折腾到这个地步吧。

“喷香水了吗?”何源问。

“没没没。”岳芸洱连忙摇头。

他知道她不喜欢她喷脸颊香水。

何源说,“少喷一点。”

今天的何源是撞邪了吗?!

面前这个男人,心里面的灵魂不是何源吧!

她无奈的转身,有回到了自己房间,少喷了点。

这么来来回回几次。

岳芸洱又再次出现在了何源的面前。

何源终于点头了,“就这样吧。”

岳芸洱暗自松了一口气,总算过关了。

她起身就打算直接冲出家门打车迅速的回到公司。

“岳芸洱。”何源又叫她了。

岳芸洱简直无语。

总觉得两个人相处这么长时间,他从没这么频繁的叫过她的名字。

她盈盈一笑,“还有事儿吗?何源。我刚刚是翘班来着。”

“我知道。”何源说,“过来。”

知道还让她过去。

他是真不知道吴小欣对她有多苛刻吗?!

何况今天吴小欣交给她的那份工作她还没做完呢!

明天交不出来,不知道会被吴小欣骂成什么样子了。

但她还是坐了过去。

坐在了何源的旁边。

何源也没怎么看她,声音也有些冷冷冰冰,“手伸出来。”

“哦。”岳芸洱把手心伸出。

一副,何源要看她手相的模样。

“手背。”何源提醒,那一刻显然还有些不耐烦。

岳芸洱捉摸着自己有哪里惹到了何源了。

这几天他对她刻意的疏远,她也特别识趣的没有半点越界,她捉摸着自己是不是做得太过头了。

心里想着些事情,就突然感觉到了何源温暖的手拉着她的手,眼眸看着她今天上午被烫得红肿的手背,此刻还是很红,还是有些狰狞。

岳芸洱看着何源的视线,连忙说道,“已经不那么痛了……啊!”

岳芸洱突然尖叫。

因为她刚解释不痛,何源就故意碰了一下她的伤口。

痛得她差点没有暴走。

何源这个人真的很记仇。

岳芸洱有些委屈的看着他,眼泪盈满眼眶。

何源抬头看了一眼她的模样。

是错觉吗?!

何源笑了一下。

弄得她这么痛之后,他居然还要笑。

这人的报复心怎么也这么强。

好在下一刻,何源将旁边的医药箱打开了,找了消肿药膏帮她涂抹,这次力度明显轻了很多,冰冰凉凉的药膏也让她的伤口舒服了很多,不会再那么火辣辣的疼了。

她就这么默默的看着何源很小心的动作,看着他突然的好心。

何源有时候对她真的很好。

心口就是会觉得很温暖。

从自己遭遇了家庭变故到现在,除了她弟弟,唯一对她好过的人好像就只有何源了。

朱鹏其实当年对她也有帮助,却真的没有何源给她的这般,这般内心的触动。

药膏上完。

何源收拾着医药箱。

岳芸洱回神,轻轻地说道,“谢谢你何源。”

她总是谢他。

在他做任何对她稍微好点的事情时,她总是很真诚的给他道谢。

何源不动声色,也没有太多的表情。

岳芸洱此刻也学乖了,就安静的坐着。

总觉得自己起身说离开,何源又会叫住她了。

她好像有点了解何源的性格了。

心里还有些暗喜。

“吴小欣给你提过今晚的招待饭局了吗?”何源收拾着医药箱,开口说道。

岳芸洱一怔。

她真的都忘了,随即想起,“有,但我不用去,她已经叫了我们两个最活跃最能喝酒的同事去了。”

“你跟我一起去。”

“啊?”岳芸洱看着何源。

“需要我重复第二遍?”何源扬眉。

“不是,我只是说,吴主管没让我去……”

“所以你觉得听她的更好。”何源眉头一扬。

大哥。

官大一级压死人的。

这么职场的道理,你都是大BOSS了你还不懂吗?!

“等会儿公司会有专车过来接我,你就跟坐一辆车过去。”何源说。

口吻就是在下达命令不接受任何反驳。

岳芸洱默默的叹了口气。

她都无法想象,吴小欣看到今天她的出现,会有多暴躁。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扮。

她有一种想要换下衣服的冲动,她真怕抢了吴主管的风头,尽管她也能够料想到,吴小欣应该也会打得很很用心,跟着何源出席重要场合,当然不会怠慢了自己。

岳芸洱坐在沙发上,如坐针毡。

何源也坐在沙发上,很自若的翘着二郎腿在看电视节目,显得很悠闲。

他大概完全理解不了,她此刻内心的崩溃吧。

内心已经溃不成军啊!

安静的空间。

到了下午5点多。

何源的电话响起。

何源接通,应了一声,转眸看了一眼岳芸洱。

岳芸洱立刻正襟危坐。

何源微蹙眉。

岳芸洱是很怕他吗?!

他起身,“走了。”

岳芸洱连忙小跑步的跟在了何源的身后。

她觉得她身体的全部细胞都在拒绝,都在拒绝今晚陪何源的饭局。

但最终,她还是跟着何源下了楼,走在了一辆奢华的黑色轿车面前。

秘书从车上下来,连忙给何源打开了车门。

何源坐了进去。

岳芸洱也不知道自己该坐哪里。

秘书对她倒是很温柔,温柔的提醒,“快进去啊,别让总裁等久了。”

“哦,谢谢。”岳芸洱连忙也跟着何源钻了进去。

秘书给他们关上车门之后,才回到副驾驶室。

车子缓缓地开在驿城的街道上。

秘书非常恭敬的将接待的人尼尔戴做了一番介绍。

岳芸洱也安静无比的听着。

这么一个跨国投资公司的大总裁,怪不得何源要亲自接待了。

秘书将尼尔戴从出生到目前作为全部进行了汇报,才安静下来。

安静下来那一刻,也不由得看了一眼岳芸洱。

岳芸洱感觉到了秘书的视线,忙的回以一个友好而灿烂的笑容。

秘书也笑了笑。

其实很想告诉岳芸洱,刚刚做的所有关于尼尔戴的汇报都是给她讲的,总裁根本就不需要这些资料。

但总裁没有吩咐。

她也不敢多言。

不过倒是,她私心觉得岳芸洱真的不错。

总裁的眼光还是挺好的。

岳芸洱怎么都比吴小欣更适合做总裁夫人,当然,岳芸洱的职场能力还有待急切的提升才行。

当然当然,总裁也可以让岳芸洱做全职太太。

男人不都是这么宠溺自己老婆的嘛?!

干嘛一定要这么辛苦的在职场上打拼。

心思飘得有些远,秘书连忙回神,“岳小姐,你手上的烫伤……”

“哦,没事儿没事儿,刚刚何……”岳芸洱似乎怕自己说漏了嘴,连忙改口道,“刚刚已经上过药了,现在不疼了。”

“真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秘书显得很抱歉。

“没什么,你也是不小心。”

“我也是因为吴主管突然碰了我一下,我也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你……”秘书说。

故意说的。

偷偷的瞄了一眼总裁。

好吧,全程没反应。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岳芸洱说着。

也完全没有往深入里面去说。

秘书觉得自己太过挑拨离间也不太好,也说了些冠冕堂皇的话,没再多讲。

车子终于到了驿城郊区的一个高级黄金会所。

这里消费高得吓人,岳芸洱以前来过一两次,都是因为她爸有大业务她跟着来玩过,那个时候就很清楚,这里不是一般的人真的消费不起,而且没有会员卡也是不能消费的。

轿车停下来之后。

门口处,吴小欣穿衣得体的带着同样细心打扮过的谢婷婷和宁味已经在门口恭候了。

秘书先下的车,下车后,就去拉开了后车门。

后车门岳芸洱想出来。

岳芸洱明显感觉到了杀气。

就是杀气。

吴小欣带着笑容的脸颊,那一刻明显就僵硬了,直直的看着从车上下来,分明穿得还有些让人窝火的好看。

吴小欣旁边的谢婷婷和宁味那一刻也瞪大了眼睛。

现在是是是什么情况?!

岳芸洱坐在了总裁的轿车上,和总裁一起,一起出现。

我滴个天?!

她们就说岳芸洱不简单。

岳芸洱一定是个大人物,没想到是这么大的大人物!

谢婷婷和宁味也惊得脸蛋扭曲。

岳芸洱真不想如此。

她此刻反而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一般,有些无措的站在一边。

何源也从车上走了下来,对着吴小欣说道,“走吧。”

吴小欣的眼神一直放在岳芸洱的身上。

那一刻甚至是没有太顾场合的问着何源,带着质问的口吻,“她怎么来了?”

谢婷婷和宁味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出。

看样子,吴主管和总裁的关系真的特别的匪浅。

居然可以用这种口气和总裁说话。

那岳芸洱到底又是一个什么的存在?!

关系这样负责这么神秘这么让人难以揣摩真的好吗?!

“我叫来的。”何源淡淡的回答。

“我不是上午就给你说过了吗?她今天不行……”

“吴总在里面安排吗?”何源直接避开了吴小欣的话,转头问着秘书。

“是的总裁,吴总在里面安排今晚的饭菜,刚刚给我发信息说已经安排妥当了,尼尔戴先生差不多6点30时的时候会抵达。”

“好。”何源点头。

一边和秘书说着些事情,一边率先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进了会所。

吴小欣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对于何源刚刚对她的不搭理,她现在明显情绪很不好。

跟在吴小欣身后的谢婷婷和宁味心里自然是幸灾乐祸的,总裁就是总裁,霸气的时候,吴小欣根本就靠不近,看着她如此吃瘪自然是很舒爽的,不过想到以吴小欣的性格肯定会殃及鱼池,也就聪明的不敢表露了半分。

倒是一边的岳芸洱真的很不自在啊。

她怎么就出现在了这种地方。

她怎么就这么出现了。

总觉得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何况,她本来就没办法洗。

她和何源的关系就是非正常关系。

说出来都会被人唾弃的。

她跟着他们的脚步,走进了一间无比奢华的包房会所。

综合部总经理吴总已经在恭候了,看着何源到达,连忙上前汇报,把今天的一个接待安排恭敬的汇报着,何源一边听着,一边和吴总一起坐在了会所的沙发上,等着当事人的到来。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没多久,吴总接到电话说尼尔戴先生抵达。

所有人一起到了门口迎接。

尼尔戴是欧洲中部国家的一个外国人,看上去非常的高大,40来岁,也很英俊,带着欧洲人独有的气质,笑得很有亲和力。

他礼节性的用国际语言和何源交流了几句。

何源自然也用了国际语言和他交谈着。

彼此交谈着。

岳芸洱听着何源标准而流畅的国际语言。

当年读书的时候,她甚至还嘲笑过他的口音,这么多年过去之后,果然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几句简单的交谈之后,尼尔戴带着他的一行人一起,和何源走进了包房,围坐在了一个大桌子面前。

岳芸洱很自觉地打算坐在最不起眼的一个位置上。

吴小欣自然想要坐在何源的旁边,秘书也很识趣,没有挨着何源坐,何源旁边除了左边坐着尼尔戴之外,右边就没有坐人了,吴总坐在了尼尔戴随行人的旁边,是为了照顾更周到。

于是乎,吴小欣就打算坐过去,坐在何源的右边。

与此同时,何源转头对着离他很远正准备入座的岳芸洱说道,“岳芸洱,你过来。”

吴小欣那一刻明显尴尬。

岳芸洱那一刻也特么的觉得很尴尬啊。

让她就坐在最角落不好吗?!

非要让她去抢了吴主管的位置,她真的会被吴主管弄死的。

她磨磨蹭蹭的走过去。

何源吩咐忘了那句话之后,没再多说。

岳芸洱看着面前的吴小欣。

吴小欣狠狠的看着岳芸洱,那眼神就真的像刀子一般割肉的感觉。

她低垂着头,还是规矩的坐在了何源的旁边。

何源转头对着岳芸洱低声说道,“尼尔戴先生不太会国际语言,你帮我做一下翻译。”

原来是叫她来做翻译的。

早说嘛?!

弄得她很尴尬耶。

她连忙点头,“好,但我很久没有接触过了。”

“试试。”何源直接说道。

“嗯。”

岳芸洱也只能硬着头皮点头。

但她其实都不知道,何源为什么会知道她会这门语言的。

何源也不想知道。

当年和岳芸洱还是同桌的时候,有一次上国际语言课,老师让翻译黑板上的一段话。

很多同学都在翻译,用国际语言翻译,翻译得都很蹩脚。

岳芸洱就坐在座位上,小声嘀咕着一边玩着书本,一边翻译。

非常溜的国际语言翻译了一遍,又自言自语的用几个他国语言做了一番翻译,翻译完了之后还特别臭美的说道,她居然这么棒。

那个时候的岳芸洱还很得意。

当然那个时候的何源根本就不知道岳芸洱说的是哪些国家的语言。

后来也是因为岳芸洱有时候会在家里看电视,电视点播可以看到国际台,她会看一些国际节目,纯外语没有字幕,显然她都能看懂。

其中有一个就是尼尔戴的本地语言。

所以,他才要秘书下去找吴小欣让把岳芸洱叫上一起。

岳芸洱很认真的坐在何源的旁边。

果然如何源所说,尼尔戴说了几句问候的国际语之后,就开始用他的本地语言和何源交流了,尼尔戴身边也坐着翻译,何源可以用驿城话,对方都能够听懂然后翻译。

岳芸洱也是如此,在尼尔戴说了话之后,翻译出来给何源听。

好在即使有点时间没有接触了,岳芸洱基本上还是能够听懂。

当年为了学会几国语言,她在很小的时候还去国很多国家住过好长一段时间,后来家道中落,没事儿的时候她也会挑选一些她之前学过的几门外语的电影来看,也会看一些国际节目,这算是她唯一的技能了,虽然没什么大作用,甚至也不能去做翻译,因为她只会听不会写,而且没有经过专业的翻译训练,很多词语就不会用得那么深刻和灵活。

好在。

尼尔戴可能是为了顾及何源的听不懂,说得比较慢,也说得比较通俗。

岳芸洱翻译得还不是特别困难。

两个人在饭桌上相谈甚欢。

吴小欣和其他人当然也知道了岳芸洱出现的原因了。

岳芸洱居然会这么偏僻的他国语言,这完全就是让人直接懵逼的节奏。

吴小欣那一刻还觉得很难堪。

何源没有告诉她岳芸洱出现在的目的,在她说岳芸洱今天有事儿的时候他也没有多说,甚至刚刚她还在质问岳芸洱的到来,原来岳芸洱是真的有用,是真的很有用的存在。

吴小欣那一刻除了生闷气也真的只能这么忍着。

忍着看着岳芸洱的突然绽放的神采,看着岳芸洱坐在何源旁边,给何源翻译的时候,何源对着她明显温和了很多的样子。

她脸色阴沉无比。

谢婷婷和宁味在旁边也被岳芸洱突然的能力惊得下巴都掉了。

岳芸洱要不要这么深藏不漏。

要不要这么出乎意料。

岳芸洱完全不是和他们一样的柴火妞吧,除了能够翻译之外,看她举手投足之间,在这样高大上的地方会如此的自若,甚至什么她们没有见过的食物,她们根本不知道该如何下嘴的时候,岳芸洱也可以吃得得心应手,还很高贵优雅。

反观吴小欣和她们一样见着山珍海味的不知所措时,简直就和岳芸洱拉开了一道银河系的距离!

------题外话------

下午有二更,么么哒!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