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壁咚,除了她就不行吗?!/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饭桌上,显得如此和睦。

当然任何地方的饭局都少不了酒的陪伴。

在简单的吃了一点食物之后,就开始互相敬酒了。

酒文化这种东西,真的是全世界共同的文化。

酒一喝开,饭席就会更加的和谐,自若,甚至能够很轻松的拉近吃饭人之间的距离。

一桌人就这么喝了起来。

大家都喝得不少。

似乎都很尽兴。

吴小欣为了表现,为了不让自己被岳芸洱这么秒杀了下去,主动找尼尔戴以及尼尔戴的一行人喝了很多,当然很多话都是岳芸洱的翻译,吴小欣其实是持怀疑态度的,她真怕岳芸洱为了报复她乱说,显然,对方听着似乎也很高兴,也就少了些顾虑。

何源也喝了不少。

尼尔戴特别的热情,似乎对驿城本土的白酒特别的感兴趣,酒量也是好得惊人,何源根本推脱不了。

岳芸洱看何源喝得有点多,尽管秘书啊,综合部总经理还有吴小欣谢婷婷以及宁味都有刻意的给何源挡酒,何源也依然喝得有些过量,岳芸洱都忍不住在何源耳边低声,因为声音很小所以挨着何源的耳朵有些近,两个人之间本来就有过非常亲密的关系有时候岳芸洱就是习惯了一般的靠近何源,显得无比的亲密。

旁边的人都发现了。

那一刻都当没看到。

心里却都在想,总裁这么一个疏远的人,一般人自然而然的都会刻意的和他保持距离,一方面是尊重,一方面也是真觉得总裁不喜欢和人亲近,完完全全没想到,岳芸洱可以和何源这么亲密。

而岳芸洱此刻只是在小声询问何源,“那个,我帮你喝点吧。”

“不用了,你做好翻译。”

意思是,翻译不能喝醉。

岳芸洱点头。

就她和对方翻译没有喝酒。

其他人喝得真心不少。

饭席到了一半。

何源起身去洗手间。

其实就是饭席的一个固有环节,趁着去洗手间的时候,躲酒清醒一下。

岳芸洱看着何源的背影,依然做着翻译。

好一会儿何源都没有回来。

岳芸洱有些担心。

她看着饭桌上如此一幕,大家都在喝酒也不在乎说的什么,而且尼尔戴身边还有个翻译,偶尔也会插嘴帮尼尔戴的话传递给其他人,她想了想,起身走了出去。

直接走向了包房外的公用厕所。

这里其实人很少,一般一天也只会接待一两桌。

岳芸洱在男士洗手间门口叫了一声何源,何源没有答应她。

她咬牙。

那一刻直接冲了进去。

冲进去那一刻。

男士洗手间是有便池的,何源正在……尿尿。

此刻因为酒精的原因,满脸通红。

岳芸洱就这么看着何源的模样。

其实也不是没见过他那地方,还不只是见过,但此刻此刻……

终究有些尴尬。

何源也这么转头看着她,看着她脸蛋没有喝酒此刻却也已经涨红的模样。

“对不起,我只是以为你喝醉了,我刚刚叫你你没答应我,我……”

“你不应该先出去吗?”何源直白。

哦!

岳芸洱才反应过来。

好像是啊。

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不都应该尖叫一声然后就跑出去的吗?!

她连忙转身。

“在门口等我。”

身后传来何源的声音。

岳芸洱只得在洗手间的门口等他。

等了一会儿。

何源从里面出来。

他靠在感觉都是嵌了黄金的墙壁上,淡淡的看着岳芸洱。

岳芸洱硬着头皮,抬头微笑,“你喝醉了吗?”

“你觉得呢?”

“应该没有吧。”至少神志还是清楚的。

“我喝醉了。”何源说。

岳芸洱就知道何源会和她作对。

反正她说什么都错。

“那怎么办?”

“你说呢?”何源问她。

又是这么问她。

她怎么知道怎么办?!

她知道还问他吗?!

何况他的脑袋他的思想,他怎么可能猜得到!

简直是故意为难她。

“过来。”何源突然又开口。

岳芸洱怔怔的看着她。

“扶我。”何源说。

岳芸洱连忙走过去。

何源都已经醉到,不能自己走路了吗?!

她刚靠过去,拉着何源的手臂,那一瞬间,何源突然猛地将她压在了旁边的岳芸洱觉得嵌了黄金的墙壁上,还未反应过来,一道温热的唇瓣就狠狠地亲了下来,将她的唇瓣完全堵住,彼此柔软的触碰,岳芸洱闻到了何源身上强烈的酒味,唇齿间似乎都是酒的甘甜味,熏得她有些意醉情迷。

她不由得抓紧了他的衣服。

何源今晚好像有些急切……

火热的气息一直在她唇边燃烧,他舌头很主动的在纠缠,她的身体紧紧的被他压在墙壁上,那么的激烈,她甚至根本就没办法好好回应,就只能感觉到他一直在主动,主动地桎梏着她的身体,将她压得很紧很紧,她所有感觉器官全部都在他火烫的唇舌上,盘旋。

不知道多久。

何源放开了她。

岳芸洱也这么看着他。

看着彼此都红润的脸色。

甚至,呼吸无比急促。

她都不知道何源是不是喝醉了,会突然做这么来亲她,何源一向不会这么不收敛的,现在也不在家里,现在也在工作,而且就算在家没工作也不见得有这般激情。

她轻咬了一下嘴角,眼眸依然紧紧的看着他,看着他斯文的镜片魔力下,那双睿智的眼眸在这一刻恍若增添了一丝情欲。

好一会儿。

她听到何源低沉而暗哑的声音说道,“你先进去。”

“你呢?”

“我很好。”

岳芸洱点头。

点头,缓缓的推开了何源,从他身边走开。

走开那一刻,脚有些发软。

好吧她承认,何源有时候的举动会让她,心跳加速心律不齐。

她稳了稳,默默地从何源身边离开。

回到饭桌前。

岳芸洱坐下。

吴小欣看了一眼岳芸洱,脸色很不好。

岳芸洱也没注意,就是在平复自己的心情,然后不动声色的参与到翻译之中,饭桌间显得异常的和睦。

一会儿,何源也回来了。

脸依然很红,坐回到座位上,又开始了一番交际。

晚上的饭局显然是非常愉快的,对方一行人都很高兴,到最后酒饱饭足,何源亲自送尼尔戴一行人上车离开,才算真的结束。

结束后,何源对着他们陪同的人。

吴小欣显然是喝醉了,此刻谢婷婷扶着,不难看出她的一脸不情愿。

谢婷婷也有些醉了但还算清醒。

综合部总经理号称千杯不醉也就一直处于非常清醒的状态。

宁味也喝醉了,基本上去厕所吐了好几次,现在还依靠在墙壁上,随时衣服要喷出来的模样。

秘书喝得不少,此刻勉强可以让自己站直,眼前也是模糊不到不行,胃也在不停的翻滚。

何源也有些酒精上头,只是掩饰得比较深。

当然岳芸洱是他们之中最清醒的一个,她滴酒未沾。

“今晚大家辛苦了。”何源说,“不早了,早点回去。”

“何总。”谢婷婷壮着胆子问道,“吴主管是我们送,还是……”

何源还未开口。

吴小欣那一刻突然从谢婷婷的身上起来,身体就在摇晃,那一刻就是突然一个上前,上前,直接扑到在了何源的身上。

何源一把把她接住。

吴小欣几乎是撞了何源一个满怀。

所有人都看着。

然后都当没有看到一般,职场上大家都懂的一种视而不见。

“那我送宁味回去了。”谢婷婷当然不会傻到不知道吴主管要做什么。

“我就送秘书回去吧。”综合部总经理说道。

然后岳芸洱显然是单着了。

所有人看着她的那一刻,她连忙说道,“我很清醒我能自己回去,我没关系……”

“我送她。”何源突然开口。

然后全场就又瞬间鸦雀无声了。

综合部总经理自然习惯了这些场合,连忙吆喝道,“车子在前面,我们先上车,回去之后大家都记得吃点醒酒药,喝点蜂蜜水,明天上午不用准时上班,总裁交代了,给了大家上午半天假。”

“噢耶。”谢婷婷忍不住欢呼了一声。

欢呼出来瞬间就小声了下去。

总裁还在,好像自己太不稳重了点。

显然那一刻何源并不在乎,嘴角似乎还拉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何源对其他人好像都还好,虽然给人感觉距离很远,那也是身份原因,真正其实不太严肃,相处后就会知道。

唯有岳芸洱觉得何源对她……有偏见。

也不算偏见吧。

就是记仇。

三辆轿车停靠在了门口。

谢婷婷和宁味一个车。

综合部总经理和秘书一个车。

何源,岳芸洱还有吴小欣一个车。

岳芸洱非常自觉的坐在了前排副驾驶室。

何源看了一眼,扶着酒醉的吴小欣坐了进去。

吴小欣身体依然全部都靠在何源的身上,毫不忌讳。

何源推开她,她又会躺进来,嘴里还会喃喃道,“头好晕,头好晕……”

何源也就没有再碰她了,任由他在自己的身上,贴得很紧。

车内倒是很安静。

吴小欣喝醉了自然就没怎么说话。

岳芸洱哪里敢在这样的场合主动开口,她宁愿自己是透明人。

车子就这么平稳的行驶在了街道上。

中途何源还特意让司机开慢一点。

大概是怕把吴小欣给颠簸了。

轿车好久才到达吴小欣的小区门口。

何源叫了几声吴小欣。

吴小欣都没有答应。

何源只得下车,搂抱着吴小欣送她回去。

岳芸洱就坐在副驾驶室等待。

司机也很安静的等待。

岳芸洱总觉得有些尴尬。

这个司机是何源的专用司机,她也见过很多次了,虽然司机从不敢多嘴说什么,甚至对她还很尊重,但她总觉得很尴尬,就是身份不正的那种尴尬感,很难形容。

两个人等的时间还有点长。

司机似乎是看了她一眼。

大体意思是想要让她问问何源走不走。

岳芸洱其实也很想把这种视线传递给司机,让他问问何源今晚还走不走。

说不定吴小欣喝醉了需要人照顾什么的……

岳芸洱在司机的视线下,还是默默地低下头,当什么都不知道。

然后两个人又是这么漫长的苦等。

等了又是挺长时间的。

司机忍不住开口了,“岳小姐,你要不要问问总裁,今晚要不要回去,那个不早了,我家里孩子今晚有些感冒发烧,媳妇在家里一个人挺急的……”

岳芸洱连忙点头,“那我问问他。”

确实是考虑到司机的特殊情况。

她硬着头皮,给何源拨打电话。

好一会儿,那边没接。

岳芸洱有些尴尬的看着司机,“他没接电话,可能再忙。”

忙那个词本来只是简单的一个平常语而已,说出来那一刻,司机和她好像都懂了什么。

司机也不说话了。

岳芸洱也不知道能说什么好。

就这么又等着。

岳芸洱看着司机好像真特别焦虑的样子,一直在看着手机,又下车打了几个电话。

岳芸洱实在看不下去了,她说,“要不你先走吧,我在这里等何……总裁,到时候我会给他解释的,你放心吧,总裁不是这么不通情达理的人。”

“这个……”司机有些犹豫。

“孩子最重要了,这个时候你老婆肯定也最需要你,没关系的,我保证我一定会在这里等着总裁的,然后一定会给你好好解释的,你先去忙吧。”

司机想了想,大概也真的是有些按耐不住了,“那岳小姐你会开车吗?我把车留下来……”

“我不会,何源又喝了酒,你开走吧,等会儿我们可以打出租车,这会儿车多,一会儿就能打到。”岳芸洱说着。

司机看着岳芸洱,终究没有再犹豫,“谢谢你了岳小姐。”

岳芸洱笑了笑,就下了车。

司机开着车走了,速度还有些快。

岳芸洱就站在街头等何源。

晚上的驿城还是有些冷的,岳芸洱感觉到了一丝凉意,她搂抱着身体,脚上又是一双超级高的高跟鞋,穿一会儿就脚疼了,她看周围都没人,就坐在一个有些黑暗的角落,搂抱着身体等着。

也不知道何源会不会走。

要是他不走,她不得等一个晚上吗?!

刚刚又答应了要给司机解释的。

嘴里碎碎念道。

岳芸洱哈着气在给自己取暖。

突然,电话响起。

岳芸洱看了看来电,连忙接通,“何源。”

“你给我打电话了。”

“是啊,我想问问你回不回去?你的司机家里孩子生病发烧了,所以提前走了,他家孩子感冒挺严重的,就只有他老婆一个人在,所以……”

“你也走了?”那边问。

“我?”岳芸洱愣了一下。

不是在给他解释司机的事情吗?!

刚刚看司机走得挺犹豫不决的。

“我在的。”岳芸洱连忙说道,“如果你不走我就先回去了,晚上挺冷的……”

“你在哪里?”何源说。

“我在小区门口这边一点……”岳芸洱说,说着就看到了何源突然就出现在了她面前。

她拿着手机坐在那里,看着可怜巴西的样子。

岳芸洱对着居高临下的何源灿烂一笑,连忙从地上站起来。

淑女是不应该席地而坐的。

以前很多规矩,现在全忘了。

“你出来了?”岳芸洱说。

“嗯。”

“那我们走吧,我去招出租车。”岳芸洱连忙说着。

说完,岳芸洱就感觉到身体突然一紧。

她被他狠狠地抱在怀抱里。

她身体有些冰冷。

而他身体总是很暖。

那一刻恍惚还闻到了他身上沐浴露的味道。

刚刚何源和吴小欣是那啥了吗?!所以何源洗了澡,所以才会耽搁这么长的时间。

她当然不会傻乎乎的去问。

何源报了她好一会儿。

抱着她都冻得冰凉的身体,就是很想将她狠狠地揉进自己的怀抱里,就是在刚刚看到她那么弱小的身体蹲坐在那里等他的那一刻,有着很难以形容的强烈冲动,想要抱紧她。

就好像在饭局上醉酒在洗手间那一刻。

也是如此忍耐不住的,将她压在了墙上,疯狂。

他总是会被她蛊惑。

他想可能是酒精的作用。

两个人相拥了很久。

何源才放开了岳芸洱。

何源依然搂抱着岳芸洱,身体的温度传递在她的身上。

他们一起走向街边,招了一辆出租车。

两个人坐进了小车后座。

以前两个人坐在轿车里面基本上都是一人一边,中间隔得很遥远。

此刻,何源却将她抱在怀里,恍惚觉得就像两个,热恋的情侣一样。

岳芸洱突然觉得,何源喝醉了也挺好的。

她温顺的靠在他的胸膛上,听到了他因为酒醉而异常响亮的心跳声。

安静的空间。

岳芸洱突然想到什么,连忙开口道,“对了,何源,司机说他孩子生病了所以才走的,你别责怪他,他家老婆一个人在……”

“你刚刚已经给我解释了。”何源打断她的话。

“我怕你没有听清楚。”刚刚何源好像重点没在此,她怕他忽略了。

“在你心目中我是不是很苛刻?”

“什么?”

“对员工。”

“不是。”岳芸洱摇头,“我只是怕你没有听清楚,然后司机又确实是遇到了事情,而且司机又特别的拜托我一定要给你解释……”

“岳芸洱,我对他们都还好。”何源一字一句。

岳芸洱发愣。

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在说,除了对她,对其他人都很好。

她是不是很倒霉。

何源是不是太坏了。

不,他只是记仇。

没有惹到何源什么都好。

她不再说话了。

默默地低下了头。

总觉得有些扫面子。

司机是因为觉得她在何源身边所以才会相信她可以帮他说说话的,到头来,就她一个人说的话,在何源心目中毫无作用。

何源看着岳芸洱的样子,嘴角似乎拉出了一抹淡笑。

他靠在后座上。

果然,头确实有些晕,胃里面也很难受,要非常的压抑才能够控制自己不立刻呕吐出来。

他闭目养神。

脑海里面回想着刚刚送吴小欣回家的那一幕。

吴小欣真的是做得非常明白了。

甚至一到她家里,她就凑上来亲他。

他不停地避开她的亲热,她就趁着酒意拉着他上了她的床,开始帮他解开衣服,开始给她自己解开衣服,这样的举动真的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而他终究还推开了。

推开那一刻,吴小欣哭了。

抱着他的身体哭得撕心裂肺。

那一刻他也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就陪了她一会儿。

陪到她因为酒醉而呕吐了出来,他承认有些内疚所以照顾了她一下,而后也在她家洗了个澡,因为身上有些味道,他不习惯。

在吴小欣主动的那时,他甚至脑海里面全都是岳芸洱主动的模样……

那么的深刻那么的深刻!

他突然在想。

除了岳芸洱,他就真的不能上其他女人吗?

------题外话------

二更来也!

看了可别忘了投票了,投票哦,投票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