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我们都看到总裁抱着你亲!/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租车一路到达了何源的小区。

岳芸洱扶着何源下了出租车,回去。

何源大概是真的喝醉了。

他现在开始,走路都有点摇晃了。

而他之前看上去那么稳重那么清醒的模样,到底是怎么装出来的。

甚至……还能去别人家干点其他事情。

岳芸洱一边想着,一边把压在她身上的何源艰难的扶回了家。

把他放在了他的大床上。

岳芸洱出着粗气。

何源还真的是看上去不胖但实际上特别沉的男人。

她看着何源越渐红润的脸颊。

这货现在应该是彻底的酒劲上头了吧,有些人好像就是那样,刚开始喝完那一会儿还行,真的睡下来之后,就会特别的难受。

岳芸洱挽着衣袖,深呼吸一口气,蹲下来给他换衣服。

她先脱掉了他的外套,领带,然后又解开了他的皮带,裤子,脱了他的鞋袜。

准备就这么让他睡觉时,想了想衬衣穿在身上应该会很不舒服。

也就又弯腰,解开他的衬衣纽扣。

双手就解开了一颗,就看到了他脖子上有些……抓痕。

岳芸洱喉咙微动。

这是吴小欣的所作所为吗?!

她说,淡定淡定。

人家才是正常男女关系,而她和何源顶多叫偷情。

所以她让自己移开了视线,一颗纽扣也颗纽扣的给何源将衣服脱掉了。

好在,貌似就脖子上有些不明痕迹,其他地方都挺干净的。

何源现在的身材不多,腹肌很明显,胸肌很发达,皮肤却依然白皙。

都不明白一个男人,干嘛把自己长成了这种肤色。

岳芸洱将何源脱得只剩下一条小裤了,她转身去何源的衣橱拿了一件睡衣,过去给他穿上。

她手刚碰到他的身体。

那一刻,何源睁开眼睛看着她。

就是很清明的眼眸,一点都看不出来醉意。

如果不是他身上依然有着强大的酒味,如果不是今天晚上她确实看到他喝了不少酒,她甚至都会以为,这人在装醉,而此刻,她只会断定,他在装醒。

她也这么眨巴着眼睛看着何源。

两个人无声的对视。

何源缓缓闭上了眼睛。

岳芸洱就知道何源在逞强。

她温暖的小手继续靠近他的身体,帮他穿上睡衣,然后很认真的给他扣上纽扣。

在扣上了最后一颗纽扣后,岳芸洱帮何源拧了拧被子,起身就准离开。

刚有此动作。

手臂突然被人猛地抓住。

岳芸洱看着何源,看着他根本就没有睁开眼睛,却说话了,他说,“我以为你会主动爬上我的床。”

“……”岳芸洱总觉得今晚的何源有些反常。

比如莫名其妙的突然激吻她。

莫名其妙的将她搂抱着很紧。

现在,又莫名其妙的说话。

对她,他一向很难主动的。

再说了,他不是刚刚才做过了吗?现在还要?!

酒精可以壮阳不成?!

她说,温柔的嗓音还在解释着说道,“你不是喝醉了吗?”

“我很好。”何源一字一句。

真没看出来你很好。

岳芸洱没揭穿,但她今晚确实……有点排斥。

她也不知道之前她和何源的那么多次会不会某一次就是在何源和吴小欣发生了关系之后,但此刻,她是很清楚何源才抱过另外一个女人,而她身体上会有洁癖。

纵然,她不应该有此思想但她却还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所以那一刻她没有答应,更没有主动爬上他的床。

也没有走。

她说,“你睡吧何源,我陪你睡着。”

何源这次睁开了眼睛,他看着岳芸洱。

岳芸洱反而在他的视线下有些心虚。

然后在他的眼神下渐渐渐渐地就妥协了。

她总不能真的去反抗了金主的身体需求,她说,“那我去洗个澡,一会儿。”

说完,就迅速的冲进了何源的浴室。

何源看着岳芸洱逃也似的背影。

嘴角,拉出了一抹,不明深意的笑容。

夜晚很安静。

整个房间就只有岳芸洱哗啦啦洗澡的声音。

岳芸洱写得故意有些慢。

她希望她出去的时候何源就已经睡着了,反正何源现在也在说酒话。

一定是这样的。

她磨蹭着,磨蹭着,把自己洗干净之后,走了出来。

她动作很轻,就怕把何源给吵醒了。

然后,当她走出浴室的时候,何源甚至已经坐了起来,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倒了一杯水,此刻在静静的喝着。

好吧,她果真是在异想天开。

她笑着过去,“要不要我帮你放点蜂蜜?”

“不用了。”

“哦。”岳芸洱走到了他的身边。

何源放下了水杯。

岳芸洱就立在他床边,看着何源这么直勾勾的视线后,立刻爬上了他的床。

何源脸色没什么变化。

伸手将房间的灯光了下来。

突然的黑暗,唯有窗外一丝淡淡的月光照耀在窗台上,映衬着一些斑驳的影子。

何源躺下来了。

岳芸洱也跟着他躺了下来。

前几天分明还对她生疏得很,就是上次她不小心撞见了何源和吴小欣挑选婚纱之后,何源对她冷淡了好多天,有时候她都觉得自己是透明的,透明到随时有一种要被撵走了的感觉。

今晚却又要被宠幸了。

她主动去靠近何源。

每次都是她主动,他躺着就好。

她爬上他的身体。

刚爬上去。

“啊!”岳芸洱被何源猛地压在了下身。

近距离下,她还能够闻到何源传来的淡淡酒味。

就是在熏陶着她的神经。

随后,她感觉到了何源的唇柔软的亲吻在了她的唇瓣上。

她唇瓣微张。

他总是主动地去亲吻,那一刻舌头刚伸出嘴唇,何源的舌头就也靠了过来,然后就在她的唇舌上纠缠。

她没穿多少衣服,何源的浴室里面没有她什么衣服,她身上也就只围了一条白色的浴巾,何源的大手只要轻轻一扯,她的浴衣就已经掉在了地上,而他可以肆意妄为。

今晚何源就是有些不同。

今晚的何源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岳芸洱有些不知所措的抓着床单,感受着何源今晚的异常主动……

那一刻。

何源伸手去床头拿避孕套。

打开盒子,发现里面已经空了。

何源蹙眉。

没想过突然就没有了。

主要是两个人做的也不频繁,所以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和心思去检查。

岳芸洱也发现了何源的尴尬。

他们每次上床都会避孕。

何源不会那么不谨慎的做一些冲动的事情。

这一刻就有些尴尬了。

岳芸洱能够很明确的感应到何源的身体反应,很强烈。

“是安全期吗?”何源问。

不是。

真不是。

但是……

她说,“没关系,明天我吃避孕药就好。”

偶尔吃一次也不会怎么样?!

何源却没有放纵自己。

而是隐忍着,从她身上离开了。

岳芸洱看着他的模样,看着他在她旁边喘着粗气的又在努力克制的模样。

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会不会太残忍了一点。

她主动爬上了他的身体。

何源看着她,“你别惹火。”

岳芸洱却已经惹火。

何源终究在岳芸洱的主动下没有忍耐住。

两个人甚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疯狂。

都要无限疯狂。

一直到第二天。

岳芸洱都觉得自己散架了一般。

昨晚上第一次何源还是隐忍,因为没避孕套了所以好像一直在克制自己,但后来真的释放了之后,后面的二次三次明显就肆无忌惮了,在她身上真的放纵得不要不要的。

结果就是。

她真的就跟被碾压了一般,身体算通道都快直不起来了。

她勉强让自己清醒。

虽说昨晚上综合部总经理说了今天可以有半天假,但她没有喝酒总觉得这个假耍得不够磊落,不过何源显然是不能正常起床上班了,她也给自己找了借口,找借口上午不去上班。

她掀开被子,轻轻地起床。

呼呼。

好酸软。

何源有时候也很兽性啊。

岳芸洱走进洗手间洗漱。

偌大的镜子面前,岳芸洱以为会看到一个面色苍白憔悴无比的女人,却没想到,镜子中的自己分明容光焕发,脸色红润,总觉得被滋润得很好的模样。

难道男女之事还真的可以调节女人的内分泌?!

她洗漱完毕,何源还在熟睡。

岳芸洱也没有打扰到他,去自己房间换了一套家居服,然后熬粥做早餐。

喝醉的人,应该很想醒来后喝点白粥吃点咸菜吧。

她这么想着就一直在厨房中忙碌。

忙了好一会儿。

何源打开了房门。

他转眸看着岳芸洱。

看着岳芸洱不知道何时起床,显然此刻已经基本做好了早餐。

昨晚上他有多放纵,而她有多累,他清楚得很。

他都没能按时的起床,她是让自己怎么做到的?!

“何源,你醒了吗?”岳芸洱问道。

何源应了一声。

“马上就可以吃早饭了,你先坐一会儿看看电视吧。”岳芸洱说。

她今天也比平时起来得晚一点了,而且早上熬粥,会比较耽搁时间。

何源没有再回答她,而是回到房间换了一套外出服,直接往大门口走去。

岳芸洱看着他的举动。

张了张嘴想要问他是不是要去上班了,但看他好像也没有要告诉她的意思,她也就识趣的不问了。

她其实很想告诉何源,早上不吃早餐真的很不好。

胃病大多数人都是这么来的。

她将粥熬好,盛了出来。

她捉摸着她也要早点吃了早饭,早点去公司。

何源都去了,她不去,自己心里也说不过去啊。

她真的是一个原则性很强的人。

这么想着,准备的快速的扒饭。

大门突然又被人打开。

何源走了进来。

岳芸洱诧异的看着何源。

他只是出去……散散步?!

何源有时候就是会莫名其妙的抽风。

何源从门外直接走向了岳芸洱。

然后给了她一个小药盒给她。

岳芸洱看了看。

那一刻才恍惚,原来何源去给她买紧急避孕药了。

她能说她真的都忘了吗?!

好在何源还记得。

话说昨晚何源到底醉没醉啊?!

显然何源也不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要是真的一不小心……后果真的不好想象。

岳芸洱连忙把避孕药接了过来,然后去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一边拆着药盒拿出那颗避孕药,一边吹着热开水,而后,一口咽了下去。

何源就一直看着她,好久才说道,“以后不会了。”

“啊?”岳芸洱看着他。

“我说不会让你吃避孕药了。”何源说。

“哦,没什么,一次两次的,不会有什么。”岳芸洱说道。

应该没什么吧。

否则这种药谁还愿意吃。

何源也不再多说。

岳芸洱给何源盛了一碗粥,两个人坐在饭桌上吃饭。

何源吃得不多。

胃口确实不好。

昨晚上喝了酒之后,今天还有些胃口不适。

所以吃得有些慢,而且白粥虽然爽口但真的是没有半点味道。

“岳芸洱,你想过为人父母吗?”何源问。

岳芸洱吃着清粥的手顿了顿。

她抬头看着何源。

何源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她摇头诚实的说道,“没有。我没想过那么久远的事情。”

“久远吗?”何源喃喃。

“是啊。应该会很久远。”岳芸洱的人生规划里面甚至暂时都没有结婚这一条,更别说生孩子了。

当然她也接受不了未婚先孕什么的。

她才不想生个孩子下来,陪着她受苦。

没有一个完整家庭的小孩会有多惨,她真的太清楚了。

所以宁愿一个人这么孤独着,也不想连累了别人。

“没什么,吃饭吧。”何源突然就不说了。

岳芸洱也不知道何源为什么会这么问她?!

是因为让她吃了避孕药所以有些人生感叹吗?!

何源确实有些心里上的触动。

他昨晚上没控制住自己。

从被吴小欣勾引那一刻,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很想很想岳芸洱,他想那些酒后乱性真的不是胡乱瞎编,否则他怎么可能会那么的冲动,那么冲动的,明知道昨晚上岳芸洱其实不太想也还是将她压在了身下,明知道不应该让岳芸洱吃避孕药却还是……没控制住自己的身体需求。

而他昨晚在那么之后,甚至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不要管。

顺其自然。

顺其自然或许还能够给自己做一个决定。

他很清楚。

他除了岳芸洱,很难走出那一步。

如果走了出去。

他和岳芸洱应该就可以终结关系了。

甚至今天早上起来之后,他出门给她买避孕药,他是走路去的,当然药房也不远,而他却走得异常的缓慢,他脑海里面浮现了很多想法,很多很多如果……的想法。

到最后,他还是买了。

买了回来,递给岳芸洱。

岳芸洱甚至没有多想,她连多余的情绪都没有,直接就将避孕药吃了下去。

根本没有犹豫。

如果她犹豫着说点什么……

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奇迹发生。

现在,谁愿意给谁生孩子。

谁都不愿意。

吃过早饭之后。

何源在沙发上看了好一会儿电视。

岳芸洱就在家里忙碌了一番,又坐了午饭。

吃过午饭之后,司机过来接他们上班。

司机非常恭敬,解释说了昨晚的事情,何源淡然的说道,“岳芸洱昨晚已经给我解释了,两遍。”

司机透过透视镜看着岳芸洱。

明显是感激的。

岳芸洱对着司机灿烂一笑。

何源眼眸微转。

看来岳芸洱对谁都很亲热。

车子很快停到了夏氏大厦。

岳芸洱依然在前100米下了车,然后走路步行而去。

她快速的走进办公室。

办公室谢婷婷和宁味都来了。

谢婷婷精神还好。

宁味就算化了妆也不难看出她脸色的憔悴,甚至一直趴在桌子上奄奄一息。

谢婷婷看着岳芸洱来,立刻走向了岳芸洱的办公桌。

岳芸洱看着谢婷婷一脸八卦脸,有些无语。

“昨晚上……你和总裁一起离开,嗯哼?”谢婷婷做着故意的表情。

岳芸洱说,“昨晚上吴主管也跟着一起离开的,你怎么不问问她?”

“问她,你还是饶了我吧?!”谢婷婷衣服要命的表情。

岳芸洱笑了笑,“没什么,吴主管和总裁都喝醉了。”

然后。

两个人上了床。

然后,何源还和她上了床。

关系真复杂。

而她要装成一脸清白的样子。

“真的?真的就没有发生什么吗?”谢婷婷不相信的问道。

“要不你直接问总裁吧。”

“岳芸洱你知道你很坏耶!”谢婷婷抱怨。

岳芸洱笑了笑,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因为她总是为此而无线撒谎。

“话说岳芸洱,你说你到底什么来头,你说,你居然会外国语,居然会尼尔戴这么偏僻的外国语,你还说你高中都没毕业,你骗谁呢!”谢婷婷突然想到什么,开始质问。

“我真的高中没毕业。”岳芸洱解释,“不过……我小时候家境不错所以当时接受了很多教育,语言方面我比较有天赋。”

“你家破产了?”谢婷婷口无遮拦的直白道。

“是啊。”岳芸洱说。

谢婷婷转动着脑袋。

这样好像挺能说得过去的。

她说,“那你之前在没有来夏氏上班在做翻译吗?话说翻译的工资不低吧?你脑袋秀逗了,要来这里被人欺压?!”

“不是不是,我不会翻译。就是我只会听和说,现在好像说都不太好了,听还能凑合,而且我基本不认识其他国的文字了,也就是说文字类的给我我完全翻译不出来,听说类的翻译我的文字功底又不好,翻译出来传递不出来精髓,所以没想过往这方面发展。”岳芸洱说道。

“那你干嘛不去做导游什么的?”谢婷婷问,“还有很多职业比如昨晚上总裁让你做简单翻译什么的,都挺好的吧,干嘛那么想不开来这里上班呢?”

“以前的时候的时候吧……”岳芸洱嘴角笑了笑,笑得有些苦涩,“不太想要接触人。”

“为什么?你看上去听活波开朗的啊!”谢婷婷怎么都看不出来,岳芸洱是得了自闭症的那种人。

“也是逼着自己开朗起来的。”岳芸洱说。

当年遇到那么多事情,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都只是想要把自己封闭起来,所以选择了做不需要接触到太多人的事情,比如给朱鹏卖情趣用品,来买情趣用品的人少,而且基本都是晚上黑乎乎的大家谁都看不清楚谁,后来成了网店就更自在了。

至于现在为什么会变了这么多……

她只能说,造化弄人。

“你好像不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谢婷婷审视着岳芸洱。

“也没什么,就是一些经历而已。”岳芸洱搪塞,“不吹牛了,你赶紧去上班吧,等会儿吴主管来了又得挨骂了。”

“说到她你倒是要注意,听说是今天上午十点就来了,然后脸臭得要死,你最好别去惹了她,我回座位了。”谢婷婷不忘提醒。

岳芸洱点头。

心想她哪里敢惹吴小欣。

何况哪次的被骂是她主动惹的。

这么想着,吴小欣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

她就在门口,冲着岳芸洱大声的说道,“岳芸洱你进来!”

办公室外的几个同事都被惊吓。

然后各自僵硬着不敢发出一点动静,就怕殃及鱼池。

岳芸洱倒是很淡定的,淡定的走进了吴小欣的办公室。

吴小欣坐在位置上冲着岳芸洱狠狠的说道,“把门给我关过来!”

岳芸洱关上门,走过去。

站在吴小欣的面前。

“我昨天让你给我的东西呢?!”吴小欣逼问。

“昨天不是被叫去做翻译了吗?”岳芸洱解释。

“那今天呢?”

“我刚来公司。”岳芸洱说,她确实没有做完,而且还剩下不少。

“上午做什么去了?”

“综合部总经理你不是说……”

“那是对你说的吗?你喝酒了吗?你滴酒未沾,你凭什么上午旷班!”吴小欣质问她。

岳芸洱就知道会被抓把柄。

“我昨晚喝的酩酊大醉,我今天上午十点就来上班了,你倒是好,偷奸耍滑,这个时候才来上班!”

岳芸洱没理由解释了。

就站在那里等着吴小欣骂。

她骂爽了就好了,也总不能对她怎么样?!

她习惯了。

“岳芸洱,你当我说的话是耳边风吗你!”吴小欣更大声了。

她每次的沉默,吴小欣的火气就会更大。

她说,“我听到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岳芸洱,你知道你真的很讨人厌吗?你什么都不会,高中都没有毕业,你凭什么来夏氏这么大的企业的上班,你凭什么啊!”吴小欣说得都快要跳起来了。

岳芸洱抿唇。

她说是何源走的后门,吴小欣应该会更加生气。

“你知道我和何源要结婚了,你还这么出现在他身边,你没有羞耻的吗?!”吴小欣问,说得那么咬牙切齿。

岳芸洱低垂着头。

也好像没办法解释。

“你到底有没有自尊心,你到底为什么就这么下贱!要是我,早就主动离开了!你却一直缠着何源,你到底有什么居心,你真的觉得何源会娶你吗?我告诉你,就算何源对你有想法,他的家庭也绝对不会接受你!岳芸洱,读书那会儿你让何源都做了些什么事情,读书那会儿你家差点逼着何源退学,何源的母亲都下跪求了校长,你到底还有什么脸面留在何源身边?!你到底都没有羞耻感的吗?我要是你,早就撞墙死了!”吴小欣大概真的气爆了。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特别的激动。

特别无比的激动。

是吴小欣发现了她和何源同居了吗?!

还是什么让她今天完全是毫不掩饰的骂她骂得真的很难听。

难听到她承认她好像是有点难受了。

也好像很认可了吴小欣说的那些,她果真就是恬不知耻。

“滚出去!”吴小欣怒吼。

似乎是不想在看到她一眼。

岳芸洱咬唇,转身离开。

“岳芸洱!”吴小欣突然又叫住她。

岳芸洱停了停脚步。

“你和何源现在是什么关系?”吴小欣突然问道。

一字一句的问道。

岳芸洱咬牙。

她不知道怎么说。

“什么关系!”吴小欣大声了些。

“你还是去问何源吧……”

“你们同居了?!”吴小欣笃定。

岳芸洱没有反驳。

吴小欣那一刻瞬间激动了,她啪的一声用力的打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岳芸洱你真他妈的不要脸!”

岳芸洱咬着唇。

确实好像有点不要脸。

“世界上那么多男人,那么多有钱男人,为什么就一定要缠着何源,你不觉得你完全是在玷污他吗?你不觉得吗?!岳芸洱!我要是你,我要是你,绝对做不出如此恶心如此伤风败俗的事情!你最好有点自知之明主动离开!否则,我真的会对你很不客气!”吴小欣崩溃的大叫。

岳芸洱也就承受着她的愤怒,不发一语。

吴小欣再次让她滚了出去。

岳芸洱离开了吴小欣的办公室。

平时都能够心平气和的接受吴小欣的咒骂。

但是今天……

今天明显有些,让她不能那么淡定了。

至少不能表现得那么淡定了。

她甚至脸色煞白。

谢婷婷看着岳芸洱的模样,转头看着办公室的方向,忍不住跑过去,走向岳芸洱,“你又被骂了?”

“嗯。”岳芸洱点头。

“什么事儿?她凭什么这么凶你啊?!”谢婷婷都有些看不过去了。

岳芸洱说,“没什么,我自己没做好。”

“岳芸洱,你不觉得你太懦弱了,你既然和总裁关系……”谢婷婷突然没说下去了。

岳芸洱看着谢婷婷。

谢婷婷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岳芸洱直直的看着谢婷婷。

谢婷婷看着岳芸洱如此模样。

不管了。

她要说出来。

她虽然一向胆子很小很怕得罪了上司,很想保住自己的饭碗,但这一刻还是忍不住想要告诉她!

谢婷婷猛地拽着岳芸洱离开了办公室,直接走向了楼层的一个员工天台,说是给员工休息的,其实一般根本就没有人,偶尔会有几个男同事在这里抽烟。

岳芸洱诧异的看着谢婷婷,看着她好像还有些激动的样子,甚至这一刻一直在大口大口的呼吸。

似乎是在平稳自己的情绪。

好久。

谢婷婷说,“岳芸洱,昨晚你和总裁的事情我们都看到了?”

“什么事情?”岳芸洱有些心跳加速。

“昨晚上总裁抱着你急切亲你的样子,我们都看到了,我和吴主管。”谢婷婷一字一句。

岳芸洱脸色有些红。

是尴尬的红。

谢婷婷说,“我从来没有看到过总裁如此模样,虽然我对总裁了解也不深,也知道总裁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但昨晚上总裁对你的举动真的让我觉得你们好像在热恋,总裁甚至就是在情不自禁,那一刻抱着你吻得好疯狂,而总裁看上去分明很喜欢你。”

------题外话------

下午有二更。

记得别忘了投月票就好。

宅就可以乐呵呵的一天了,么么哒!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