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我想强大到足以站在你身边!/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总裁看上去分明很喜欢你!”谢婷婷完全是笃定的口吻。

承认吧。

岳芸洱那一刻也有些心跳加速。

她不太相信何源会真的喜欢她,但还是为了这个假设而有些说不出来的悸动。

她平稳自己的情绪,看着谢婷婷说得激动的模样,“你和吴主管都看到了?”

“是啊,当时吴主管让我扶着她去上厕所,我们刚走过去,就看到总裁急切的在亲你,把你压在墙壁上,然后那么霸道的壁咚你,就跟看电视剧一般,我当时惊吓到了,瞪大眼睛看着,吴主管当然也看到了,在我看得还有些兴致高昂的时候,吴主管强迫我离开了,甚至还威胁我让我不准告诉任何人不准给任何人说,我本来没打算告诉你的,但我实在看不下去你如此被她欺负了,你说总裁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还要在她的淫威之下?你傻不傻!”谢婷婷都看不过去了。

她不傻。

只是很有自知之明。

何源喜不喜欢她她不知道,但她很清楚,何源不会娶她。

而何源极有可能娶了吴小欣。

所以她不想得罪了她,甚至于除了不想得罪她,还想要尽量的讨好她,就是心存内疚。

但显然,不行。

不过换成任何人,估计也做不到心平气和的对待自己男朋友的情妇。

吴小欣的所作所为她完全理解。

“嘿,你听我说话吗?我都冒着生死危险给你坦白这些了。”谢婷婷说。

看着岳芸洱好像反应不大。

岳芸洱笑了笑,对着谢婷婷说道,“我这么怕吴主管,你这么聪明,都是职场上的白领精了,还不懂吗?”

谢婷婷诧异地看着岳芸洱。

就是在审视然后在想岳芸洱这句话的意思。

随即,突然就明白了。

她说,“你是总裁包养的……”

“嗯。”岳芸洱点头。

谢婷婷瞪大眼睛看着岳芸洱。

岳芸洱就这么让她看着,淡淡地说道,“会不会觉得……很看不起我。”

谢婷婷回神。

连忙收敛了自己的表情,“但我看昨晚上总裁对你好像挺认真的,一个男人不是特别喜欢一个女人干嘛吻得那么深情……”

“大概是喝醉了。”

“喝醉了干嘛不对着我啃?!”谢婷婷脱口而出。

岳芸洱怔怔的看着谢婷婷。

谢婷婷一笑,“那啥,一不小心把自己内心话说出来了。不过不是我,那为什么不是吴主管,为什么一定是你?”

“可能就是巧合吧。”

“你就不觉得总裁对你……”

“总之,不可能。我们之间发生过很多事情,何源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岳芸洱肯定。

“为什么?”

“一言难尽。”

谢婷婷想问,又觉得可能真的是很为难的话题也就不再多说,她嘀咕道,“那你也不能就这么一直被吴小欣这么欺压啊,不只是我,我们这个中心的所有同事都很看不下去,不过那些人不耿直,没我这么讲义气的站出来!”

岳芸洱忍不住一笑。

就当你站出来了吧!

面对吴小欣的时候,还不是狗腿得要死。

不过这样她就真的很满足了,至少,在某个角度而言,她人缘比吴小欣好,甚至好很多。

“不过我就是一直纳闷了,为什么总裁要把你安全在吴小欣的手下做事情,他难道不知道吴小欣对你的仇恨吗?而且总裁会不会太太太那啥了点,女朋友和自己的情人在一个部门,总裁该不会对你有仇吧,所以故意的?!”谢婷婷打开脑洞。

“你猜对了。”岳芸洱说,“何源真的和我有仇,而且何源很记仇。因此,你千万不要去热了何源。”

“这么恐怖?”

“我开玩笑的。不过反正别惹了他就是。”岳芸洱笑着说道。

“那你就这么打算一直这么下去,也不反抗?”谢婷婷问。

“暂时就这样吧,等何源和吴小欣结婚了,我就主动离开。”

“总裁真的会和吴主管结婚吗?”

“如果不出意外。”

“他们关系真的这么好?”谢婷婷似乎不相信。

“应该吧。”岳芸洱也不太清楚。

何源的事情,她知道的也不多。

她只知道,何源的父母很喜欢吴小欣,而何源很孝顺。

何源说了,他不想再看到他母亲哭泣,所以不会违背他母亲的意愿。

“这样啊……”谢婷婷喃喃道,“我其实很好奇,总裁每个月给你多少钱?嗯?”

“这么私密的话题我就不告诉你了,反正不少。”

“那总裁在床上厉害吗?我看他好像特别不行的样子,当然当然,昨晚上看到了那么猴急的总裁,好像突然就颠覆了我心目中清心寡欲的模样,他是不是很厉害?”

“这个嘛……”岳芸洱真不好意思说。

也不知道谢婷婷怎么能够聊得这么自若。

“哎呀,我好奇啊!”谢婷婷死缠烂打。

都好奇死了。

“不说,说了全公司人都知道了,然后何源那么记仇,指不定会撕了我的。”岳芸洱笑道。

“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你相信我。”

“不信。”

“岳芸洱你不觉得你很自私吗?好东西都不分享!”

何源在床上的表现这算是好东西吗?!

仔细一回想。

东西好像是挺好的。

“嘿,你又在神游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岳芸洱有些脸红。

“肯定想些不健康的事情了。”谢婷婷看着岳芸洱的模样,笃定。

“没有。”岳芸洱否认,“我做事情去了,刚刚吴主管才骂了我,说我昨天交代的工作没有完成。”

“那个女魔头。”谢婷婷忍不住咒骂。

两个人一起离开天台。

岳芸洱突然想到什么,拉了一下谢婷婷。

谢婷婷看着她。

“刚刚问你的问题,就是……你会特别看不起我这样的人吗?”

“怎么会?!”谢婷婷说,“你不知道职场有个一不成文的升职守则吗?”

“什么?”

“睡老板!”谢婷婷一字一句。

“嗯?”

“就是说想要最快的升职就要睡了老板。我敢保证,公司里面一大半的女同事都想睡了何源,包括我在内。”

“……”

“你应该把握好自己的资源,我看好你哦,看好你把吴主管踩在脚下。而且我怎么都觉得吴主管没有你的竞争力,你看看你的小脸蛋,你看看你奥曼的身材,你看看总裁昨晚上抱着你啃的那架势……啧啧啧,今天吴主管对你发那么大的火气,你说是不是昨晚事情的借题发挥?!”谢婷婷说,说完那一刻突然一个激灵,特别严肃的说道,“岳芸洱,我们也算是有革命友谊的了,以后你要是升官发财了,可不要忘了提拔我一把,我可就盼着你给我好日子了!”

岳芸洱忍不住一笑。

其实职场好像也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可怕!

……

阿尔戈的皇宫。

夏绵绵其实很紧张。

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

她被国王单独叫到了国王的寝宫,封逸尘也在。

这几天封逸尘都待在国王身边,欧力一直在查询封逸尘的下落最后都无果,欧力自然是聪明的人,必定会怀疑她和国王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暗地交易所以这两天把她看得很紧,她也很安分,什么都不做,就等着结婚,欧力也没有发现个所以然所以,这几天还算太平。

而婚姻来得很快。

明天就结婚了。

今天,国王才叫她去。

她不知道最终结果,所以很忐忑。

她看了一眼国王旁边的封逸尘,显然他也并不知道结果,只是习惯了伪装而已。

“结果我拿到两天了。”国王开口,声音略显沉重,当然也听不出来到底如何。

那一刻,夏绵绵却突然松了口气。

如果不是国王应该早就下令杀了他们了,亦或者早就叫他们来,让他们交出公主,总之肯定不会一直安稳到现在,只有结果是,才会让国王一直处于如此不敢相信又再让自己冷静下来的状态之中,然后在自己觉得自己最稳定的一个状态,来告诉他们这个事实。

“他确实是我儿子。”国王说。

夏绵绵告诉自己不要激动。

一定要冷静的接受自己捡了一个王子。

对,就是她运气好,捡的……

封逸尘那一刻也有些震惊。

应该特别不淡定。

夏绵绵看到封逸尘那一刻拳头都捏在了一起,应该是有些难以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别说封逸尘,谁能够想到,有一天居然走着走着就成了一国王子了。

还特么是唯一王储继承人。

“我也很意外,所以在结果拿到之后,我沉思了很久,我在想到底是谁把我的儿子带走了!让我找到这个人我一定会将他碎尸万段。”国王说得咬牙切齿。

脸上的愤怒显而易见。

“国王,现在这不是重点。”夏绵绵提醒,“现在是,明天您的女儿就要和欧力结婚了,而欧力撒里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要是让他们发觉了你封逸尘的身份,说不定立刻就会引起政变,您现在应该想想,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才能够稳定政局。而至于之前您儿子为什么会遗落人间,那个很好查,稳定了政局,很快就可以查出来,这个时候如果去查的话,反而很容易被欧力发现蛛丝马迹,您现在给予欧力的权力真的太大!”

国王冷静下来,那一刻也显得无比的严肃,“我不给他过大的权力,他怎么可能对我忠心。”

“这样很难控制。”

“我知道,我心里有一杆秤。”国王说,“我这几天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什么都没做,在知道他是我儿子之后,我就已经在思考怎么样才能够把王位顺利的继承给他。撒里现在手握军权,但名不正言不顺不敢随便发动变动,才会利用欧力来上位,他想的是,欧力上位了,他就好控制,实际上欧力哪里可能是省油的灯!早就和我有密谋了,在他和柏莎琳娜结婚之后,我们会联手一起里应外合的对付撒里。现在自然,我会将计就计。”

“国王你的意思是?”夏绵绵问。

“你继续伪装成柏莎琳娜的样子,然后嫁给欧力!”国王的语气很笃定,带着的威信很难有人敢直面反抗!

夏绵绵抿唇。

封逸尘那一刻也有些情绪波动。

“不要让欧力发生蛛丝马迹,当然就会让一切顺理成章的发生,到时候我们可以利用欧力对付了撒里,撒里一下,我就对我全国的子民公布我儿子的身份,然后立他为王储继承人!”国王说,“那个时候,把欧力随便打发了亦或者暗杀了就好,到时候对外公布疾病猝死,没有人会深究的!”

“你别小看了欧力。”夏绵绵提醒。

“他能力卓越,我当然没有小看他,而且甚至想过把政权交给他,但他毕竟是一个凡夫俗子,在我阿尔戈没有什么政治影响力,到时候尘埃落定将他拉下政治舞台轻而易举,我有我自己的把握!”

夏绵绵还想说什么。

最终没说了。

她转头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直言,“我不答应她嫁给欧力。”

国王看着自己儿子。

“她是我妻子。”封逸尘说。

“你以后会有很多妻子。”国王一字一句。

“我只有她。”

国王瞪着封逸尘。

“我说了我只有她。”封逸尘再次肯定。

国王和封逸尘的对视,就这么僵硬了几秒。

而后,国王说,“所以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封逸尘沉默,“总会有更好的办法。而且对我而言,这个国家到底如何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那是以前。”

“在有必要选择的情况下,我会选择放弃这个国家!”

“你疯了吗,你知道自己身份嘛?你是阿尔戈国唯一的王子,你是我唯一的儿子,这个国家的一切全都将要属于你,你现在给我说,你会放弃?!”

“从小到大没有人告诉我说,我有这么一个国度,我有这么一个父亲,我甚至还是一个所谓的王子,当然我不排斥我的任何出生,哪怕是乞丐的儿子也好,我觉得只是上天注定的,但后天的发展,那是我自己的事情!”

“你,你,你……你叫什么来着?!”国王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封逸尘。”

“封逸尘我告诉你,从今以后你就是我阿尔戈的王子,我不管你想要怎么样,你都不可能在走出这个国家,我会给你重新的名字重新的姓氏重新的地位!”

封逸尘说,“你给我的,我也会考虑。”

“你现在是在跟我斗气了吗?!”

“我很平静。”封逸尘说,“很平静的接受了自己的身份,但不代表我就会顺从。阿九是我的妻子,如果你想要用她来做牺牲,我会直接告诉你,不可能!”

“不可理喻!”国王狠狠地说道。

“我不过是来这里执行任务暗杀欧力的。”

“我不想再和你理论其他!”国王冷声说道,“既然你不愿意让她来成为明天的新娘,那么就把柏莎琳娜带回来,带回来让她嫁给欧力!”

“不行。”夏绵绵直接拒绝,“欧力知道我的身份,如果突然换了人欧力一定会产生极大的怀疑,也是在打草惊蛇!”

“所以……”国王看着封逸尘,“你觉得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我其实想到一个办法。”夏绵绵说。

国王和封逸尘都看着她。

“国王现在的顾虑就是因为撒里现在的权力,怕抗衡不下来。为什么不可以寻求邻国的帮助,比如北夏国。我偶遇过两次北夏国的统帅,以现在北夏国的军事,如果他们肯帮忙出手,打压下撒里不成问题。”夏绵绵说。

国王看着夏绵绵那一刻,带了些审视,随即冷然道,“你以为动用国事军力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吗?北夏国为什么会帮我们?现在是我阿尔戈内部出现了问题,哪个国家愿意将自己参与到无关紧要的是非之中。”

“我觉得达成友好协议什么的就好,比如我们给予北夏国什么支持?我确实不懂政事,但我看北夏国的统帅既然愿意来阿尔戈,不仅来阿尔戈还会在阿尔戈境内停留这么长时间肯定是有原因的,北夏国可能也会对我们产生需求,比如石油的进出口买卖等。北夏国不产石油,我们可以用石油做交易,具体,国王可以亲自找北夏国的统帅谈。”夏绵绵说。

“你把国事当成买卖了吗?”国王带着讽刺。

“国与国之间,不就是利益合作的关系吗?”夏绵绵反问。

国王那一刻反而哑口无言!

不过也不能真的被夏绵绵堵住,他开口道,“但现在是,我们没有时间了,明天你和欧力必须结婚!”

“我结。”夏绵绵说。

封逸尘脸色一下就变了。

夏绵绵对着封逸尘点了点头,“我和欧力结婚没关系,但最好的方法就是,国王主动去找统帅谈北夏国出兵支援的事情,我们不能依靠欧力,欧力聪明到早晚会发现异样的!”

“如果我离开了,你觉得不会让人产生怀疑吗?”过完反问夏绵绵。

夏绵绵咬唇。

确实。

她转头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是拒绝的。

他此刻走了,谁来保护夏绵绵。

夏绵绵此刻的处境有多危险?!

“封老师,目前唯一的办法了。”夏绵绵说,用的驿城话,“想要对付欧力这是唯一的办法了,而且你真的是阿尔戈的王子,有些事情责无旁贷。”

“阿九……”

“我希望你可以得到阿尔戈。”夏绵绵一字一句。

封逸尘带着诧异。

她要的不是一直都是平静的生活吗?尽管,他没想过给她平静,尽管他想的时候把自己变得更强大,不得不说,这个平台,他也舍不得。

“对比起我们不停逃亡的日子,阿尔戈能够成为我们的避风港,我累了。”夏绵绵那一刻真的很疲倦,这么多年一直在血光中存活,她不想了,她就想和封逸尘能够有个稳定的地方好好的在一起,带着封子倾,再生很多孩子,她不想再流浪不想再恐惧中入睡恐惧中清醒。

封逸尘依然没有答应。

“我尽量不让欧力碰我。”夏绵绵说。

说出来之后,封逸尘脸色果然有些变动了!

就知道这个男人小气。

她盈盈一笑,“你要相信我的能力,我能够站在你身边不是为了依附你,在曾经是杀手的时候你就说过,任何时候最能够靠的人自有自己,所以你要相信我,我可以强大的站在你的身边,不管你是我曾经教我杀人的教官,不管你是爱我的老公,甚至不管你是一国王子,到一国王国,我希望我都可以,站在你的旁边,离你最近的位置!”

------题外话------

二更来也!

给宅点动力,宅给你们一个爱的(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