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保住清白,秘书之位!/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老师,我都希望我可以站在你的旁边,离你最近的位置。”夏绵绵对着封逸尘,说得真挚而坚定。

她人生没什么大的追求。

她从小的时候开始就想要嫁给封逸尘了。

她后来如愿以偿。

所以。

她仅仅希望,不管在任何时候不管封逸尘变成了什么样子,她都足以,和他相配。

封逸尘最终,点头了。

只因为,阿九的坚决。

而他从来都拒绝不了阿九的任何请求。

那天之后,夏绵绵回到了柏莎琳娜的宫殿,等待明天的婚礼。

而封逸尘马不停蹄的,在国王的秘密安排和报复之下,离开了王宫,直奔北夏国。

她相信封逸尘的所有能力。

她相信封逸尘可以说服北夏国的统帅,为他们阿尔戈的内政伸出援手。

晚上的时刻。

宫殿非常的热闹。

到处都是人,都是为她准备各种嫁妆的人,包括国王王后王妃还有公主些全都到了她的宫殿,大家都在祝贺她,整个宫殿一直亮着灯火,到处金色一片,显得异常的豪气,当然也很喜庆。

到了晚上很晚,所有人才陆续离开。

宫殿里面仅仅剩下了佣人在做着最后的准备,想来会守着她如此多国王赏赐的财富一晚上,而后,迎接明天欧力的入住。

和欧力举行了婚礼,那么……欧力明天就真的会来。

当然她没有忘记欧力给她说的那些话,说什么,结婚之后就会……将她压在身下,让她臣服。

她答应了封逸尘,保护自己。

在欧力的强势下,她不知道自己的胜算有多少。

而在夜深人静之时,欧力突然出现在了宫殿。

那个时候她正打算入睡了,因为第二天一早,以阿尔戈的规矩,要在天亮之前穿戴完毕,要和升起的太阳一起从宫殿走出去,巡游在阿尔戈的街道上,在专用婚车上,接受阿尔戈人民的恭喜,一直走过长长的一条大街才会回到皇宫最大的宫殿里面,举行公主的婚礼仪式,总之过程非常繁琐。

看到欧力那一刻她也很淡定。

欧力这么多疑小心的人,越是临近越是会更加谨慎,他不过就是想要来看看,明天的婚礼有没有可能会发生意外。

他对着夏绵绵,习惯性的带着有些虚假的笑容讽刺道,“枭会眼睁睁的看着你结婚?”

“为什么不会?”夏绵绵反问,“对比起生死,你觉得哪个最重要!”

“我以为你们和我不同。”

“人都是一样的。只是有些人比较极端比如你,而有些人会冷静的拿捏分寸。”

“对一个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了还要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其他男人的男人,你觉得我应该给予什么赞许?!”欧力冷笑。

“至少我喜欢。”

“明天我们就是夫妻了,还是当着阿尔戈全国人民的面前举行盛大的婚礼。”

“你别忘了,你娶的人是柏莎琳娜而不是龙九!”

“你就是柏莎琳娜。”欧力笃定的口吻,不容反驳。

夏绵绵看着他。

“你就是她。真正的柏莎琳娜如果出现了,我会杀了她。”

夏绵绵咬牙。

咬牙看着这个男人的心狠手辣。

欧力阴冷的笑容总是带着血腥的味道。

他说完这句话,转眸又四处走动看了看,随即带着自己的随从对着夏绵绵说道,“安分的当你的新娘子,柏莎琳娜!”

丢下这句话之后就直接离开了。

夏绵绵狠狠的看着欧力的背影。

欧力可能想都想不到,自己辛苦奋斗努力到的今天,最后却仅仅只是因为封逸尘的一个身份而溃不成兵。

她突然很想看看那个时候的欧力,会有多扭曲不堪!

翌日。

很早。

夏绵绵其实一个晚上都没睡着。

哪里可能睡着。

她坐在化妆镜前,被阿尔戈专业的婚礼大师打扮着。

全身戴满了都是金银珠宝,以黄金为主,她觉得自己头上可能带了20斤的黄金,身上也是无数,满身挂满了都是钱,她承认她很爱钱,但是这么显摆就真的好吗?!

连她的面纱,也是金色的嵌着黄金薄皮,完全可以想象在阿尔戈灿烂的阳光下,会闪烁出多么富豪的光芒。

她上完所谓的新娘妆之后,全身重量估摸着比她的体重翻了一个倍,绝对没有很夸张。

她简直举步维艰。

面纱下的妆容也特别的奇特,阿尔戈人的欣赏水平她真的不予苟同,上完妆后的夏绵绵还真觉得没有柏莎琳娜素颜的时候好看,俨然她也不在乎,最好是丑死欧力更好。

她准备完毕之后。

没多久,宫殿外就传来了一些异动的声音。

这里没有接亲缓解,自然,欧力就会带着一大帮皇家守卫一起,换下了西装,穿上了阿尔戈特有的王族衣服,身上也挂满了很多金银珠宝,出现在了夏绵绵的面前,看着夏绵绵全身的模样,那一刻忍不住笑了一下。

夏绵绵好像还是第一次看到欧力笑得这么的,毫无预兆。

毫无预兆的没掺杂任何其他心思。

“公主,你很美。”欧力说。

说着风凉话。

夏绵绵翻白眼。

欧力似乎又不自觉的笑了笑。

不难感觉得到,这个人今天情绪的高昂,似乎也有那么一丝,结婚的喜悦。

当然了,娶的是公主,是个男人都会高兴!

阿尔戈的婚礼非常的繁琐还有讲究。

此刻太阳还未升起。

欧力和夏绵绵就得站在她宫殿的固定位置,有专程为王宫做法的法师,为他们不停的念叨着很多教语,嘴里一直嘀嘀咕咕,还会在他们身边洒下很多所谓的符水,等到天空上出现了一丝朝霞,欧力和夏绵绵才会穿着繁重的婚服一起走出宫殿,走进奢侈的婚车上。

婚车会巡游在王宫外指定的一条幸福街道上,只有王宫贵族才能够有资格在结婚这一天在这条路上,接受阿尔戈人民的祝福。

夏绵绵和欧力坐着婚车到达那里的时候,街道两边已经沾满了人,周围很多警卫所以秩序很好,他们一来之后,周围的人全部都雀跃的为他们祝福,显得很热闹很轰动,街道上到处都是祝福他们的横幅标语,阿尔戈人民对王宫就是神一般的崇拜着,似乎没什么理由,也大概是因为,阿尔戈本身富裕,国泰民安,也没什么好反抗的。

巡游了大概有1个多小时。

婚车回到了王宫大殿。

大殿上非常的辉煌壮观,大殿的周围摆放着金色的座椅,有王族亦或者重要的宾客早就坐在两边等待观赏婚礼,面前站着的是阿尔戈的神父,他们的神父和传统的不同,他们信的是阿尔戈自己的神教。

婚礼仪式却大同小异。

全世界似乎都很同意。

中间长长的红地毯上,欧力站在红地毯的尽头。

国王和夏绵绵站在红毯的另外一边。

随着婚姻进行曲的响起,国王亲自带着夏绵绵一步一步走向欧力。

欧力一直带着浅笑,瞩目着他们。

“封逸尘顺利到达北夏国了吗?”夏绵绵问。

如此只用了她和国王能够听到的声音。

“到了。”国王说,“现在应该已经面见到了统帅,到目前,还未传来任何好消息。”

“嗯。”

脚步缓慢着,上空不时的飘着红色的花瓣雨,在如此金光璀璨的奢华大气之地,也染上了一层壕气的浪漫。

国王带着夏绵绵停在了欧力面前。

欧力非常绅士的对着国王深深的鞠了一躬,国王把夏绵绵的手递给了欧力。

欧力接过,欠身恭送国王离开,坐回到了整个会场最重要的观礼位上。

婚礼继续。

神父按照阿尔戈的形式进行。

也会宣读誓言,也会当着所有人的面保证和对方的不离不弃。

也会有,交换戒指,甚至也会有亲吻的环节。

好在亲吻是搁着面纱。

欧力的触碰也只是轻描淡写,夏绵绵就当被蚊子碰了一下。

婚礼在众多人的热烈的掌声中礼成。

礼成之后,夏绵绵就被送回到了她的寝宫。

而后就没有了她的事情。

阿尔戈人的重男轻女直接导致女子在新婚当天不用出门应酬,只需要安分守己的坐在婚房内,等待自己的丈夫回来。

夏绵绵也只得在房间内,安分守己。

但她实在是不想为了一个欧力这么一直苦等着。

身上这么重的东西,都快把她压背气了,她真想脱了下来。

显然周围站着的一排两排的佣人,就这么一直虎视眈眈的看着她,她但凡有点坐不住有些细微的动静,也会有人战战兢兢的提醒她,让她不要动,预兆不好。

她才没想过有什么好预兆,但为了不引起没必要的麻烦,她忍着。

忍着。

从早上起来之后就一直饿着肚子,等到了晚上8点。

阿尔戈没有闹洞房的习惯,似乎也不会太为难了新郎,所以欧力可以如此早的出现,甚至身上没有什么酒味。

欧力的出现。

夏绵绵不得不说,她确实有些紧张了。

她手不知觉得捏紧了自己的衣服。

欧力站在夏绵绵的面前,看着她明显紧绷的模样,那一刻莫名觉得很有意思,他说,“等我一天了?”

鬼才会等你。

“你们出去吧。”欧力说。

对着满屋子里面的佣人。

佣人连忙知趣的退下。

退下之后,给他们把大门关了过来。

显然是让他们,圆房。

夏绵绵清轻抿了一下嘴唇。

她看着欧力。

欧力也这么看着她。

缓缓,欧力说道,“不重吗?”

废话,她都要累死了。

“脱了吧。”欧力说着,“我们都不是阿尔戈的人,不需要尊重他们的礼数。”

夏绵绵不想和欧力废话。

那一刻也不再有任何顾虑,准备动手胡乱的拿下身上的各种重量级的装饰品。

刚有此举动。

欧力突然又开口了,“等一下。”

夏绵绵真想诅咒欧力祖宗十八代。

“有个环节还是不能省的。”欧力说,说着,靠近了夏绵绵。

夏绵绵不由得挪动了一下身体。

欧力看着她的举动,也没任何多余情绪。

他手指直接靠近了夏绵绵的面纱。

所以……

只是为了掀开面纱而已。

在阿尔戈,这个环节应该很重要的。

毕竟,这是丈夫第一次可以看到自己妻子的样子,所以在阿尔戈是非常神圣的,而且自己妻子到底丑和美,也就是在这一念之间了。

欧力就这么把夏绵绵脸上的面纱取了下来。

柏莎琳娜的模样。

欧力那一刻莫名还觉得有些失落啊。

好在,也只是一闪而过的情绪。

他说,“这就算礼成了。”

夏绵绵看着他,完全不想和这个男人有任何交流。

她此刻再也不想顶着这么些如此重量级的东西了,胡乱的开始扯了下来。

真的是脱了好久,才把身上的金银珠宝给拔了下来,堆了半个床那么多。

夏绵绵第一次觉得腻。

看着这么多金子,这么多宝石,油腻得慌。

“要先洗个澡吗?”欧力问。

夏绵绵身体微动。

一瞬间就明白了欧力的意思。

她转头看着欧力。

“莫非你还真的以为我不会碰你?”欧力说,“我们还得生孩子知道吗龙九。不剩下王室的继承人,国王怎么可能放心真的把政权交给我。”

“所以你就这点能耐?”夏绵绵讽刺。

欧力蹙眉。

“你就只能靠着别人,然后拿下政权?!”夏绵绵一字一句。

“你想说什么?”

“我不想和你生孩子。”

“你觉得是你说了算还是我?”

“欧力,我希望你不要碰我。”夏绵绵看着他。

欧力就这么审视着夏绵绵。

说真的,他很少会听任何人的话,他总是一意孤行总是只遵从自己的意愿,但是这一刻,他却突然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点好心,好心的想要听听夏绵绵的想法。

“到了今天这一步,我如果还说我想要离开你,在你眼皮底下走掉已经是天方夜谭的事情了,但我希望你可以让我心甘情愿。”夏绵绵在很努力的谈条件。

谈欧力可以接受的条件。

“心甘情愿?”欧力眉头一扬。

这个词语倒是让他有那么一点动容。

“如果你真的拿下了阿尔戈,有那个实力彻底的拿到了阿尔戈,我心甘情愿,成为了你的女人!”夏绵绵看上去很真诚。

欧力蓦然一笑。

笑得,那般的空灵让夏绵绵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他甚至笑了好一会儿。

眼神又带着审视。

好久。

他才说,“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夏绵绵心口一紧。

她就知道他很难给欧力谈条件。

她只是在利用他的自大心理而已,这是她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单凭她自己靠武力反抗,根本就是在以卵击石。

她告诉自己冷静,冷静地说道,“如果你执意要在今晚和我发生关系,我也没办法真的拒绝得了你。我能力有限,我没办法和你对抗甚至,枭也不行。”

欧力冷笑了一下。

现在才认清这个事实,也不晚。

“但是欧力,你真的急于这一时吗?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把握可以拿到政权?或者没有能力把我留在你身边?!”

“激将法对我而言,毫无作用,不受任何人激将更不受任何人威胁。”欧力冷漠。

夏绵绵咬唇。

“但我此刻却同意了你所谓的‘心甘情愿’!”欧力一字一句。

夏绵绵直直的看着他。

那一刻其实是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欧力对着夏绵绵说,“你应该感谢你自己,至少让我对你有了一丝兴趣。对我而言,想要得到一个女人的身体再简单不过,就连你也一样,我真的想要上你,你毫无反抗之力!但是,龙九,我要的还真的不只是你的身体,我要的是你的彻底臣服!”

夏绵绵咬着唇。

那一刻不敢雀跃。

就怕高兴得太早。

“我会让你好好看清楚,我和枭的察觉,我会让你从内心深处明白,我怎么成为这个国家甚至整个世界的王者的!”欧力丢下一句话,直接走出了他们的婚房。

就这么,走得毫不犹豫。

夏绵绵重重的呼了一口气。

还好,欧力够自负。

还好,欧力真的没有强迫的和她发生关系。

欧力说得很对,他想要得到一个女人的身体简直太容易,他根本就不屑。

她算是暂时保住自己清白。

然而……

封逸尘呢?!

他何时才会回来!

……

北夏国。

封逸尘住在帝都的高级酒店。

他通过国王的关系,面见了北夏国的统帅。

他第一次看到了那个传说中的统帅莫修远。

他还记得当时夏绵绵回来告诉他说那个男人气场有多强长得有多帅。

他不得不承认。

确实如此。

他今天第一次见到了莫修远。

在夏绵绵新婚的当天。

他直截了当的说了他这次来的目的,对方并没有给予立刻的答应。

他回到了酒店等消息。

而今晚。

今晚是夏绵绵和欧力的洞房花烛夜。

他很难想象。

今晚会不会发生什么。

他发誓。

总有一天,他会很强大!

……

驿城。

夏氏集团。

岳芸洱把手上昨晚的资料拿给吴小欣。

吴小欣看了一眼岳芸洱,这两天对岳芸洱的敌意,从一踏进办公室,所有人似乎都能够感觉得到。

导致,好多同事都不敢靠近岳芸洱。

就谢婷婷胆子大一点。

岳芸洱在吴小欣无比看不惯的视线下,离开了吴小欣的办公室。

出来之后,还微微松了一口气。

吴小欣现在有多恨她,她清楚得很,而她也真的不敢招惹了她。

她回到座位上。

又没什么事情可做了。

吴小欣想折磨她的时候,就会拿很多无关紧要的事情给她做,不想折磨她的时候,就冷处理,导致她每天上班真的收获不大,唯一的收获大家就是了解了职场中所有的同事相处关系。

“嘿。”耳边传来了谢婷婷的声音。

岳芸洱抬头看着谢婷婷突然的靠近。

同事些全都对她避而远之,就谢婷婷一直觉得她是潜力股。

她真怕辜负了谢婷婷的期望。

“你知道吗?总裁秘书要换人了!”谢婷婷八卦的说道。

“为什么?”秘书不是做得好好的吗?!

而且怎么都觉得,何源的秘书很得何源的心啊。

“听说是为了怀孕,说是工作压力大,要请假一段时间,现在正在给总裁找新的秘书。”谢婷婷说道。

“哦。”岳芸洱点头。

原来这样,她就说何源的秘书挺好的嘛。

“你就没有什么想法吗?”谢婷婷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什么想法?”岳芸洱不明所以。

“我说你……你怎么都斗得过吴主管!”谢婷婷无语的说道,她看了看四周,小声嘀咕着,“你就不想找找关系去应聘总裁秘书的位置吗?”

“你开玩笑的吧,我怎么可能胜任得下来?!我根本都不懂职场,而且总裁那些高大上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做得来。”

“秘书不是你想的那样需要很高能力的,就是给总裁汇报一下行程,给总裁倒茶倒水嘘寒问暖就好了,而且总裁的秘书是有一个秘书室的,反而最亲近总裁的那个秘书是真的不需要特别大的能力的,情商高就行了。”谢婷婷说道。

“我情商也不高。”

“那你怎么爬上总裁的床的?”谢婷婷问。

“……”她也忘了。

甚至现在还患得患失。

“我告诉你,我听说吴主管已经暗自报名了。我当然是巴不得她离开我们这里了,一天跟女魔头似的阴嗖嗖的,但是我更希望那个位置由你来做,那样的话,得到总裁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谢婷婷在畅想。

但岳芸洱真不觉得那么美好。

一天面对何源不说他脾气有多古怪而她又根本抓不到他的点不说,当秘书应该真的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她没信心觉得自己做得好。

尽管很有自知之明。

结果却还是有着一些期盼。

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和吴小欣在一起共事,虽然觉得自己有些贪心,何源能够让她进来她就应该谢天谢地了,她不应该要求这么高的。

一直矛盾的心情。

岳芸洱就这么纠结了一天。

到了下班的时候,岳芸洱接到了何源的短信,说今晚有事儿让她先回去,不用等他吃饭。

她本来打算晚上试探性的问问的。

也没多想,她收拾东西下班。

刚起身,就看到吴小欣也从办公室出来,直接走到了她的位置上。

岳芸洱就很恭敬。

反正对吴小欣,她一直秉承着,绝对的忍耐。

“我和何源今晚有约了。”吴小欣说,显得很高昂。

“哦。”岳芸洱应了一声。

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太过殷勤吴小欣肯定会说她不怀好意。

如果不答应,吴小欣肯定会逼着她开口。

“今天我生日。”吴小欣说,“何源会给我庆祝。”

“生日快乐。”岳芸洱微微一笑。

吴小欣冷笑了一下,“说真的,我生日这天真不想看到你。”

岳芸洱笑容僵硬。

她其实也很想在他眼前消失。

吴小欣似乎不想再耽搁时间,大步从岳芸洱面前走过。

岳芸洱默默的叹了口气。

吴小欣现在已经知道了她和何源的关系,她真不知道她还能这么多久。

她下班。

本来打算坐公交回去的,门口处突然停了一辆黑色轿车。

岳芸洱觉得有些严肃。

而后。

车窗玻璃放下,秦梓豪的模样出现。

岳芸洱几乎是本能的转身就走。

秦梓豪连忙从车上下来,快速的堵在了岳芸洱的面前,“小耳朵,不要这么不待见我,我很受伤的。”

岳芸洱看着他。

秦梓豪笑容灿烂,“我是好不容易才知道你在这里上班的,而且都等了你两个小时了,你别这样行吗?”

“秦梓豪,你到底想要走什么?”

“不做什么就是想请你吃饭然后赔礼道歉,然后重新追求你,给我个机会行吗?”

“我不会这么愚蠢。”

“怎么是愚蠢呢?你相信我,我真心喜欢你的。”

“不相信。”

“别这样……”秦梓豪主动去拉岳芸洱的手。

岳芸洱直接甩开。

秦梓豪也不觉得尴尬,又去拉她。

岳芸洱依然不想搭理。

但是此刻是在公司大门口,来来往往很多员工,很多人都把视线好奇的放在了他们身上。

秦梓豪和岳芸洱当然都有注意到。

岳芸洱咬牙。

秦梓豪故意的吧。

故意在这个时候,明知道她根本没办法好好拒绝他。

“你看你的同事都在看你,我们车上说。”

岳芸洱只得跟着秦梓豪上了车。

秦梓豪开车离开。

嘴角扬着自以为很帅气的笑容。

车速不快不慢。

秦梓豪说,“小耳朵,你给我机会,你就一定能够感觉到我的真心,我发誓我对你是真的,我之前之所以那么对你也是因为我喜欢你啊!”

岳芸洱觉得很可笑。

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的吗?!

喜欢一个人是恨不得让这个人胜败名列狼狈不堪甚至受尽耻辱吗?!

喜欢一个人不是一心一意只想对他好,对他很好吗?!

那一刻,岳芸洱内心似乎波澜了一下。

对他好,对他很好……

她眼眸转向窗外。

秦梓豪看岳芸洱没有说话,也聪明的不再提以前的事情,“小耳朵,你想吃什么?”

“我不想和你一起吃饭。”

“就一次好不好?我就请你吃一次,你看光天化日之下我也不能对你做什么。”

岳芸洱真的不想和秦梓豪纠缠。

而她很清楚,以秦梓豪的性格,她如果不答应他,他肯定不会放她离开。

她沉默。

沉默,秦梓豪当然知道她是在默许了。

他嘴角拉出一抹不易发现的邪恶笑容。

他就不相信,他还不能让岳芸洱对他再次的情窦初开。

他看上的女人只要他存心想要追求,就没有追求不到的。

秦梓豪把轿车停靠在了一家奢侈的西餐厅。

岳芸洱跟着秦梓豪下了车。

秦梓豪显得特别的殷勤,说,“小耳朵,你以前不是很喜欢吃这家的牛排吗?我提前预定了,特别交待了厨房一定要好好做,你一定会很喜欢的。”

“我不喜欢。”岳芸洱冷漠。

秦梓豪也不太在乎,他在决定追求岳芸洱的时候就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自然也不会因为岳芸洱的一两句话而退缩,反而会给自己找台阶笑道,“你总是喜欢口是心非。”

岳芸洱压根就不想和她说话了。

他们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向了之前就预约好的一桌靠窗边可以看城市夜景的位置。

刚走过去。

岳芸洱脚步突然顿了一下。

秦梓豪那一刻也看到了。

看到了何源和一个女人坐在一起。

而那两个人也自然的看到了他们,看到他们的那一刻。

岳芸洱明显感觉到了何源的视线,凌厉的视线,一闪而过。

------题外话------

下午有二更。

达拉。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