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打脸吴小欣,惊喜!/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浴室内。

何源就真的当着她的面,脱光了衣服。

然后还躺进了浴缸里面。

岳芸洱磨磨蹭蹭的走过去,脱了面衣,脚上是一双棉布拖鞋,想了想就直接赤脚小心翼翼了走了进去。

走到浴缸旁边。

岳芸洱眼睛也没有多乱看,即使好吧,她不乱看也一目了然,浴缸里面的水何其的清澈。

她蹲在浴缸边上,“何源,你稍微坐起来一下吧。”

何源就半坐了起来。

岳芸洱的小手靠近了他的后背。

与其说是在搓背,实际上就是在帮他按摩而已,每天都洗澡身上哪里有什么可以搓的。

她就很认真的帮他按摩。

浴室的温度有些高,熏得她的小脸蛋红彤彤的。

她愤怒的嘴唇微微的撅起,显得异常的诱人。

何源透过面前的落地玻璃看着岳芸洱的模样,看着她脸上似乎还沾上了一点点水渍,那一刻甚至很难控制自己,不去帮她擦拭。

他喉咙微动。

浴室中显得很安静。

岳芸洱在他后背上按摩了很久。

按摩得手都酸了。

何源明显还一副在享受的样子。

她捉摸着应该怎么开口,她真的有些累,而且蹲在地上的姿势真的很要人命。

她想了想。

想起来活动活动一下在帮他按摩吧,脚刚从地板上站起来,地板沾上了水之后猛地就变得异常的湿滑,岳芸洱完全没有防备,身体猛地一下直接滑进了何源的浴缸里面,完全是直接砸进去的,水花溅了一地,显得特别的夸张。

那一刻痛得她也不要不要的。

她狼狈的从何源的身上爬起来,看着何源直勾勾的眼神。

还未开口道歉。

何源开口了,他说,“这也是帮我搓背的一个环节之一?”

真不是。

她刚刚是真摔到了。

她不是想和他在这种地方做这种事情……

奈何。

她好像刚好不相信碰到了,极其明显的部分。

她能忽视吗?!

她眼巴巴的看着何源。

何源眼眸微转,似乎是看了一眼她湿润的身体,衣服全部湿透,贴在身上,真是玲珑有致,春光乍现!

他身体倒下躺在了浴缸里面,闭上眼睛,嘴里淡淡地说道,“继续吧。”

继续个鬼啊!

她一身都湿透了,她想走啊。

她就这么上下审视着光溜溜的何源。

男人都不懂的害臊的吗?!

而她在脸红个什么劲儿。

她认真的观察了好一会儿,然后从何源的身上爬起来,爬起来换成跪在浴缸里面的姿势,靠近何源的脸颊。

何源纹丝不动。

她应该没有理解错吧。

她俯身亲吻,将唇瓣亲在了他的唇瓣上。

唇齿相融。

她轻舔着何源,小舌头在他唇瓣上挑逗。

身下的何源喉咙一直在上下起伏。

岳芸洱似乎越来越……勾引人了。

她的小手抱着他的头,然后将自己的小舌头伸进了他的唇齿之中,非常灵活的在他的唇瓣里面,柔软而滑嫩的缠绵,缠绵着……

纵然。

很多事情就会在如此一个地方,如此顺理成章又激情四射的发生。

岳芸洱其实有点不开心。

从头到尾都是她在累,而他如此享受,到最后完事了,他却还要让她帮他清洗,特别是……

还要洗得很小心,很温柔。

被何源折腾完了之后,岳芸洱才非常疲倦的给自己洗了干净,因为没有带睡衣进来,就只是围了何源的一条白色浴巾,走出了浴室,看着何源在做完之后分明是神情清爽的模样。

她刚刚真的累到半死,现在也还腰酸背痛。

下次再也不在浴室了。

再也不要了。

小地方一点都不好施展。

她看着靠在床头在看书的何源,默默地准备离开。

何源有时候心血来潮会让她侍寝,更多的时候,他们还是会分开睡。

今晚应该也会如此。

然而在她准备开门离开那一刻,何源丢下了一句话,“今晚就睡这里。”

“哦。”岳芸洱温顺。

也不会去深究何源,毕竟她猜不透他。

她只会认为,她今晚的讨好很有效果。

她抱着浴巾爬上了何源的床,然后坐在他的旁边,就是安静的陪他。

何源也不知道会看多久的书,她其实很累很想睡觉。

“你先睡吧。”何源说。

“我不困。”认错的人就是要态度端正。

何源看了她一眼。

岳芸洱故意把自己眼睛瞪得大大的。

何源也不再多说,又低头看书。

岳芸洱就乖乖的在旁边陪着。

何源也没看多久,关了书,关了灯。

两个人躺下。

岳芸洱靠在何源的身上。

何源也没有推开她。

彼此入睡。

岳芸洱突然想到什么,她小心翼翼的开口,“何源你睡了吗?”

“什么事儿?”何源似乎就是能看透她。

她说,“我听说你的秘书要请假。”

何源动了动身体。

黑暗中,转头看着岳芸洱。

“我我我……”岳芸洱被何源看得有些心虚,“我只是随口问问,我也知道我不够格来着,我就是听谢婷婷说,说什么,在职场有一个不成文的升职守则,叫什么睡老板,我想今晚睡也睡了,说不定就能够……升个职什么的。”

“岳芸洱。”何源突然叫着她的名字。

“我随口说说的。”岳芸洱立马狗腿。

“所以你今晚不是在承认错误而是在想要睡了我之后往上爬了?!”何源问道。

到底谁睡了谁啊?!

好吧好吧,是她睡了。

她现在还双腿发抖呢!

“不是,我想一举两得也挺好的。”岳芸洱说得有些心虚。

“你倒是想得很美。”何源冷漠。

岳芸洱嘟嘴。

她就知道这么斤斤计较的何源绝对不会大人大量的。

她咬牙。

那一刻突然从何源身上爬起来。

本来就没穿衣服,此刻反正就是裸露了。

何源蹙眉看着她。

岳芸洱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再来一次,这次就算是……睡老板行吗?”

何源看着她。

岳芸洱也没有管何源同意不同意,她就开始在他身上不规矩了。

这女人是越来越放肆了是吧。

放肆到……

他纵容了!

一晚上的春光无限啊!

岳芸洱觉得她骨头都要散架了。

要是这样都没能够睡成老板成功上位,她真的有想要掐死谢婷婷的冲动!

她真的是忍着自己全身的不适起床做了早饭又伺候着何源一起出了门然后还要拖着疲倦的身体去上班。

然后还要精神不济的忍受着吴小欣的各种挑剔。

好在,今天吴小欣的心情似乎不错,对着自己的下属好像和蔼可亲了很多。对她虽然依然没有好脸色但并没有大发雷霆了,岳芸洱也不知道何源是怎么安抚吴小欣的,按照吴小欣的性格,应该不能接受何源有情妇这件事吧。

算了,她还是不要问当不知道的好,有时候迷迷糊糊点做人也不那么累。

岳芸洱安分守己的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整个一身感觉就跟鬼打了似的,真的没什么精神。

此刻谢婷婷反而一脸八卦的跑过来,也没太注意到她的脸色,小声地说道,“听到消息了吗?”

“什么消息?”岳芸洱怏怏的问道。

“就是总裁秘书的消息。”谢婷婷说道。

“没有听到耶。”那一刻岳芸洱还不由得脸红了那么一下。

毕竟昨晚上……她做了不那么多的工作。

谢婷婷低头在岳芸洱的耳边说道,“说内部已经定了。”

“是吗?”岳芸洱心跳有些加速。

昨晚而已,今天就这么快定下来了吗?!

何源的效率是不是太高了点。

“是吴主管。”谢婷婷说。

说出来。

某人热乎乎的小心脏,瞬间泼了好大一盆冷水下来。

“是,是吗?”岳芸洱那一刻差点没有被浇死。

完全完全有那么一点点接受不过来。

“是啊,都在传,你就没发现吴主管今天的心情特别的美丽吗?看谁都顺眼多了,对我们还能和颜悦色的说话,甚至没有找你麻烦,以她的性格,如果不是遇到好事儿绝对不会如此。以此可见,这次总裁的秘书非她莫属了。”谢婷婷头头是道的分析。

岳芸洱轻咬了一下嘴唇,没说话。

谢婷婷没有收到岳芸洱的回答,才认真的看了一下岳芸洱的脸色,才发现她脸色真的不太好,整个人看上去明显有些疲倦,就像是睡眠不足的状态,她脑袋瓜子迅速的转动,忍不住说道,“别告诉我,昨晚你付诸行动了?”

“啊?”岳芸洱没太明白。

“就是睡老板啊。”谢婷婷直白。

岳芸洱顿了一下,应了一声,“哦。”

“那总裁没答应你什么……”

“没。”岳芸洱有些失落。

谁谁谁说的睡了老板可以升职的。

她这完全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会不会是吴主管睡到你前面了?”谢婷婷说,“亦或者,吴主管在床上技巧比你好?你亦或者……”

“以后你的话,我都不相信了!”岳芸洱直接打断她的话,很肯定的说道。

她昨晚都那么辛苦了,然而。

何源心目中其实早就已经是吴小欣了吧,却让她还那样……

就算那样……

但她今天真的很累啊。

她身体很累,心也好累。

不,还有些不是滋味。

“谁知道过程都出了什么问题……”谢婷婷那一刻也想给自己解释。

岳芸洱不说了。

谢婷婷看她情绪这么低,也发现自己的骚主意没有起到作用也就磨磨蹭蹭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下午时刻。

总裁的秘书又来到了他们的办公室。

秘书直接走进了吴主管的办公室,两个人在办公室内说了挺多。

那个吴小欣是总裁秘书的人选几乎已经成为了事实。

大家都这么传。

传得很开,嫣然已经确定。

下班回去。

岳芸洱今天一天都真的处于身体透支的状态,好在吴小欣今天心情不错,她还没有再遭受她的炮轰,她依然在距离夏氏100来米的老地方等何源,等了好一会儿,何源才开着车停靠在她面前,她坐在副驾驶室,系上安全带。

今天的岳芸洱有些安静。

何源转头看了她一眼。

平时就算不知道说什么,也会主动对他露出灿烂的笑容,今天似乎心事重重。

何源也不会太好心去关心她的情绪。

而且他一向觉得,她想要告诉他自然就会说,不想告诉他的时候,他也不想知道她在想什么。

车子一路回到家里。

岳芸洱很自觉地直接去厨房做饭。

何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两个人的相处还是如此,就是好像突然少了点什么,但何源很能隐忍。

吃晚饭的时候,岳芸洱也没有很殷勤,两个人安静的吃着,何源眼眸这么直直的看着岳芸洱。

岳芸洱挤出笑容,“今天的饭菜不合口吗?”

不合口的是你。

何源没说,眼眸微转,继续高冷。

岳芸洱就这么淡淡的笑了笑,也没有再多说,默默的吃着晚餐。

吃完晚餐之后,岳芸洱依然去洗碗。

何源依然会在客厅看一会儿电视然后回到卧室,洗澡。

洗完澡看书。

看了好一会儿。

他转头看着身边的位置。

岳芸洱今晚死哪儿去了!

他没有表露出来情绪,继续看书。

然而半天了还是在那一页停留半点都没有往下看。

他和岳芸洱虽然不经常睡在一张床上,但岳芸洱还算聪明,每天晚上会故意在他面前晃悠,确定他不会叫自己陪着他睡,才会自己回到自己的房间,今晚貌似就没有出现在他的面前。

何源觉得自己根本不在乎。

他放下书本,准备关灯睡觉。

那一刻,终究还是带着些脾气打开了房门。

客厅中早就安静了。

所以岳芸洱不是看什么电视节目看出了神。

他转头看着旁边的房间。

那一刻也没有什么犹豫,直接推开了。

房间中已经黑暗,岳芸洱显然已经睡得很好了。

睡得很好了。

然他还在房间……

等她。

他不发火。

他不是一个会轻易发火的男人。

所以他觉得他是用了很冷静的声音在说,“岳芸洱,你就睡了是吧!”

其实,语调真的很咬牙切齿。

岳芸洱也没这么快睡着,何源推开她卧室房门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她也知道何源进来她房间是做什么,平时她都会看他脸色行事,今晚她明显是一意孤行,而她今晚确实不想伺候何源,她也有点小情绪的好不好!

所以这一刻她直接装睡。

当没有听到。

何源也不会对她怎么样的吧。

她一动不动。

何源是不想对她怎么样,但他记仇啊,报复心强啊,他睡不着,他心情不畅,他就会以牙还牙。

他猛地打开房间的灯,直接走向岳芸洱的床,将岳芸洱从床上一把抱了起来。

岳芸洱一惊。

双手猛地抱紧了何源的脖子。

她真怕何源这种“小人”会把她直接从窗户外扔出去。

她怔怔的看着何源。

看着何源黑透的脸。

她说,“我我我刚刚睡着了,你找我有事儿吗?”

说完,还卖乖的笑了一下。

她告诫自己,得罪任何人也不要得罪了何源。

“睡得很好是吧?!”何源冷讽。

岳芸洱颤颤的笑了笑,“也不是很好……”

何源根本就不想听她说话。

岳芸洱睡没有睡着,他感觉得到。

他抱着岳芸洱直接回到了他的房间走向了他的大床然后将岳芸洱直接扔了上去。

床是很软。

但突然这么被甩出去,她也惊吓啊。

她防备的看着何源。

“大姨妈来了?”何源问。

岳芸洱连忙摇头,“不是……”

何源那一刻是笑了一下吗?!

不。

是邪恶。

她就感觉到房间内的灯光突然熄灭,何源高大的身体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

她抓着他的衣服,真的欲哭无泪啊。

昨晚上那么辛苦,然后还那么得力不讨好,她就不能休息休息吗?!

之前的何源不是清心寡欲的吗?她要好久好久才能够挑逗得了他的欲望,而现在现在……到底都发生了什么,让何源这么禽兽。

好在,今晚的何源还比较主动。

结果她依然还是很累。

很累的趴在床上,真的是一动都不想动。

何源却神清气爽的先去把澡洗了,然后瞪着床上的她。

岳芸洱拖着疲倦的身体,还是去洗了。

洗完之后,回到他的被窝。

自己还没靠近,就被何源一把捞进了怀抱里,抱得很紧。

岳芸洱那一刻有些不爽,在床上的时候总是会大胆一些,所以就说了有些小情绪的话,“都说睡老板可以升职加薪。”

然而她这么辛苦,什么都没得到?!

“你想说什么?”何源扬眉。

没什么。

岳芸洱心里各种不爽。

但嘴上还是温柔无比,“我就是说我有一天是不是可以飞黄腾达?”

何源抱着她的身体笑了一下。

却没有回答她。

岳芸洱就知道她是在一厢情愿。

谢婷婷说的什么不成文的守则都是骗鬼的,亦或者,不适用她而已!

第二天。

依然循规蹈矩的去上班。

据说今天要公布秘书名单了。

所有人都带着八卦的心里在等待。

毕竟总裁秘书的位置虽说职位不是特别高,但毕竟是紧挨着总裁最近的位置,怎么都很不同。

办公室内大家在小声的议论纷纷。

吴小欣今天的心情显然更好了些。

岳芸洱就听到旁边人嘀嘀咕咕的说道,多半是她没错了。

甚至今天上午上班之时,吴小欣还提了一些水果,非常温和的说道,说大家这段时间辛苦了,吃点维生素养养皮肤云云之类的,温和到不得了,多半就已经成为了事实。

果然。

上午11点时刻。

人力资源部发布了新任秘书的消息。

聘吴小欣为总裁秘书室副秘书长,同时辞退她原外联部营销策划中心经理一职。

消息一出来,除了外联部一副我早就知道的表情,其他人还是觉得有些突然的,秘书室一直没有设立副秘书长的职位,只有一个秘书长,然而突然多了一个人,突然多了一个职位,大家根本想都没有想的,就觉得这个职位就是之前总裁贴身秘书的职位,甚至还给新任秘书多加了一个身份,俨然是对她的更加重视。

自然,大家对这个人更加好奇了些,暗地也有人议论纷纷,觉得她后台可能不小。

反正消息一出来,还是让很多同事八卦的,至少足够八卦大半天。

岳芸洱趴在座位上。

她有些奄奄的模样,她就知道最后一定是这样。

她不应该有任何情绪。

对老婆和对自己的情人,何源这种人肯定会选择老婆啊。

她还不是一不小心就被踢走了。

她捉摸着以后一定要对吴小欣更好才是。

千万不要惹了,总裁夫人。

总裁夫人啊……

她就这么默默的想着。

谢婷婷和一群同事八卦了之后,阴嗖嗖来到她旁边,“你生气啊?”

“不生气。”她才没资格生气呢。

她不仅不生气,她还得笑脸祝福。

比如。

此刻他们耳边突然就听到了吴小欣的声音。

尽管吴小欣脾气好了两天,谢婷婷听到她声音那一刻还是虎躯一震的感觉。

“在说什么呢?”吴小欣的声音其实也是异常随和的。

谢婷婷连忙回头看着吴小欣。

岳芸洱此刻也非常非常自觉地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显得毕恭毕敬。

谢婷婷连忙说道,“没有说什么,我们就是在恭喜吴主管,刚刚大家都看到发文通知了。以后吴主管去了秘书室,一定不要忘了我们这么一帮人哦。”

谢婷婷都觉得自己虚伪。

但她就是……

没把饭,习惯了对上司的奉承!

吴小欣自然是得意的笑了一下。

她转头看着岳芸洱。

岳芸洱连忙说道,“恭喜吴主管,恭喜你。”

谢婷婷在旁边看着都不由得佩服岳芸洱的狗腿。

她都以为自己已经够那啥了,岳芸洱比起她来完全是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做人情妇就该有如此觉悟才是,否则总裁怎么可能让岳芸洱在自己身边,那一刻谢婷婷就认定了,岳芸洱的情商高,很高。

这才是当人情妇的最高境界。

不仅讨好金主,还得讨好金主的正室。

没毛病,完美!

“今天我就要交接工作,明天就去秘书室了。”吴小欣有些高傲,很明显的看得出来,她的一脸得意,“以后可能难得有机会下来见你们,你们自己保重。特别是岳芸洱……”

吴小欣的眼神看着她。

岳芸洱对她就是心虚的。

那一刻却依然只能露出笑容。

“你最好有点自知之明,换了另外一个中心经理过来,以你的文化水平以及你的各方面能力,真的很难在职场上混下去,不是每个人上司都像我这么大度的。”吴小欣说得恬不知耻。

在谢婷婷心目中就是恬不知耻。

其实说直接一点,真正职场上学历高的也不见得就一定是有能有才之人,很多人因为书读得多反而死脑筋了。

何况岳芸洱才真的没有吴小欣说的那么一无是处,当然也没有爆发着惊人的能力,但安安分分做一个小职员可以做的事情,有什么做不到的。

然而人家岳芸洱就是很淡定,很淡定的说着,“谢谢吴主管提醒,我会有自知之明的。”

谢婷婷怎么都觉得,这两个人之间的话,话中有话吧!

吴小欣不屑的看了一眼岳芸洱,也就不再愿意多说,转身准备回到自己办公室然后收拾东西。

她就是很享受在众目睽睽之下,在众多人羡慕的视线下,一脸得意高高在上的离开。

她虚荣。

有人说,缺什么,就会越是显摆什么。

她认可这句话,因为她从小就缺乏虚荣。

她小的时候家里的教育就是古老的固执的家庭教育,永远觉得别人家的孩子最好,不管她怎么努力最后都得不到父母的认可,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她是自卑的,又是愤怒的,导致她特别好强的个性,什么都想要做到最好,读书,上班,她不会承认任何人比她厉害,如果比她厉害,那也是家里厉害,她只认如果她有一个好的起点,她会比任何人都有能力!

所以发展到现在,她极其的渴望得到别人的瞻仰!极其渴望得到所有人的佩服,她喜欢高高在上的感觉!

喜欢被人恭维被人阿谀奉承!

吴小欣转身,离开。

昂走了两步,看着不远处总裁的秘书有些匆忙的脚步。

吴小欣完全没多想,直接就迎了过去,“我正准备收拾东西,一会儿就上来和你交接工作,没想到却麻烦你亲自下来的。”

那个小甜心一般的亲热模样,让谢婷婷忍不住翻白眼。

岳芸洱也真的有些看不下去。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决定各自回到各自的位置,各自做各自的事情。

“我不是来找你的,你慢慢收拾没关系,秘书室那边人手够,总裁没有特别吩咐要你这边做什么紧急的工作,倒是岳芸洱。”秘书急急忙忙的开口。

听到秘书口中“岳芸洱”三个字。

谢婷婷和岳芸洱都愣住了一秒。

吴小欣那一刻也带着些诧异的眼神看着秘书。

秘书说,“总裁要求岳芸洱马上去秘书室,还让我2天之内完成所有的交接工作,我真的要死了。”

说着,就急急忙忙的走向了岳芸洱。

岳芸洱整个人完全是懵逼的。

谢婷婷也一脸懵逼。

这这这叫什么……叫什么峰转路回。

妈呀。

吴主管的脸得有多臭,得臭成什么地步啊!

吴小欣的脸色是难看了很多。

很多。

她看着秘书走向岳芸洱,一个大步上前,“你是不是搞错了?不是说我来接替你的工作吗?你找岳芸洱是什么意思啊?”

那一刻吴小欣还勉强保持她的一个知性气质,并没有动怒。

心里应该期盼着可能是一个误会。

秘书脚步此刻已经停在了岳芸洱的面前,当着岳芸洱还有谢婷婷的面对着吴小欣说道,“不是啊,我没有给你说过要让你来接替我的工作啊,你只是去秘书室担任秘书副组长的位置,岳芸洱才是接替我的工作。”

“人力资源部没有发通知!”吴小欣口吻明显有些不好了。

“刚发了。”秘书说,“因为岳芸洱属于借调,你属于直接调遣,所以人力资源那边才会发了两个OA公示,现在有了,你们自己去看吧,我现在没时间给你们交代了,岳芸洱你跟我先去一下总裁办公室,我带你先去报道,回头再来收拾你的东西。”

“……”岳芸洱完全懵逼。

这这这什么节奏。

她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吴小欣。

吴小欣这一刻的眼神真的仇恨到甚至想要杀了她。

她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显然谢婷婷在旁边笑得幸灾乐祸。

她就知道,岳芸洱一定斗得过吴主管,看看现在吴主管着吃了屎一般的样子,她那一刻真想拍手叫好。

------题外话------

下午有二更。

别忘了月票哦!

还有那啥。

福利什么的。

群号见上一章。

等你来哦。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