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她居然打了何源一个大耳光?/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岳芸洱从秦梓豪身边迅速的离开。

她不可能再给秦梓豪任何机会,也真的不会愚蠢到,自取灭亡。

秦梓豪想要对她做什么,她不会那么笨到不知道。

有时候,人真的会在社会的磨砺中,变得不再是原来的自己模样。

岳芸洱气喘吁吁的坐进了何源的轿车。

何源转头看着她。

岳芸洱呼吸着大气,“何……总裁。”

何源蹙眉。

岳芸洱说,“麻烦请开车,总裁。”

何源睨了一眼岳芸洱,开车离开。

岳芸洱真的没有报复的意思,她只是在习惯对何源吃的称呼而已,她穷,所以不想被扣钱。

何源这么小心眼的人,自然而然就理解成了岳芸洱的故意。

轿车回到家里。

两个人同居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但21天就能够形成习惯,显然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就已经是一种习惯了。

岳芸洱做饭,何源坐等。

一起吃完晚饭。

在何源的视线下,岳芸洱捉摸自己是陪着他睡还是,自己回房间。

今晚何源显然没有要召唤的意思,岳芸洱也就睡在了隔壁。

其实,她总是患得患失。

而隔壁房间的何源,也有些辗转难眠。

他仅仅只是想要故意报复岳芸洱一个晚上叫他总裁的称呼,却发现,少了她味道的床,有些难以入眠。

他总是会对她,心烦意乱。

第二天一早。

岳芸洱依然早早的起床做好了早餐。

晚上不需要做羞羞的事情,第二天的精神一般都不会太差。

她笑盈盈的看着何源起床,恍惚看到了他斯文眼眶下的青影。

“总裁昨晚没有睡好吗?”岳芸洱随口问道。

何源的脸色似乎更不好了。

岳芸洱就识趣的不问了。

总觉得一不小心就戳到了老虎身上。

两个人吃过早餐之后,岳芸洱跟着何源去上班。

何源有时候会自己开车,有时候会让司机来接送他,岳芸洱也找不到规律,后来想了想,全凭何源他老人家的心情,毕竟他是总裁,他想干嘛不能干呢!

依然老地方。

岳芸洱下车又百米冲刺。

岳芸洱总觉得,每天如此还能锻炼身体。

她气喘吁吁的冲进了电梯。

按理,秘书应该比何源早到才行,但每天和何源一起出门然后半途下车,显然会比他更晚,长此以往不是办法,说不定何源这个斤斤计较的男人还会以此为由扣她工资,她总觉得何源这种富豪级别的人也真的什么下流的方式都做得出来。

她气喘吁吁的下了电梯,迅速的走向秘书办公室。

秘书抬头看着岳芸洱,说道,“来太晚了点,作为秘书,至少提前十分钟到是必须的,一般情况我会提前二十分钟,这样一来,在总裁来之前将事情再梳理一遍一般就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我下次会注意的。”岳芸洱点头。

她就知道她不应该来得这么晚,来得比何源还晚,怎么都说不过去。

“我现在去给总裁泡咖啡。”岳芸洱连忙说道。

“不用了。”秘书一边整理着资料一边说道。

“你已经帮总裁泡了咖啡了吗?谢谢你。”岳芸洱感激的说道。

要是现在才给何源泡咖啡进去,何源的不知道要拉多长。

“不是我。”秘书说,“我明天就休假了,我当然会让很多事情你自己亲力亲为,否则怎么会很快的上手。我今天刚到座位上,吴副组长就已经自告奋勇的拿起了总裁一般喝的咖啡走进了他的办公室,至今未出来。”

岳芸洱轻抿了一下嘴角。

秘书转头看着她,笑了笑,“吃醋了?”

“不。”岳芸洱猛地摇头。

她怎么可能吃醋。

她不会吃醋。

秘书也不多说,笑了笑,把一个文件递给了岳芸洱,“今天总裁的一个行程安排,昨天看你背了很久,你再温习一下,等吴副组长出来之后,你就进去汇报,别耽搁了时间。”

“好。”岳芸洱连忙拿过文件。

很认真的又重新背了起来。

她从小就讨厌背书,现在要让她记下这么多,简直要命。

岳芸洱很认真的默念牢记。

总裁办公室内。

吴小欣站在何源的办公桌面前。

她确实是提前了半个小时就到了公司,也是昨天下午才把手上的工作交接完了来到秘书室,然后今天一早,就想要主动的去见何源也就想到给她泡咖啡。

岳芸洱是仗着自己和何源关系匪浅,所以才来得这么晚的吧!

她一边待着愤怒,一边又庆幸,还好岳芸洱没有自知之明,否则她怎么可以那么容易的找到机会来见合理的见何源,甚至明显是在博得好感。

她看着何源喝着她的咖啡,忍不住说道,“总裁,我也是来给你报到的,我昨天下午太晚才来到秘书室,被秘书长叫着谈了话,下班的时候都太晚了,所以今天一早来给你报到。”

“嗯。”何源微点头,随口问道,“对秘书的工作有一定了解了吗?”

“了解了一些但不太深入,我会尽快学习上手的。”

“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找我。”

“谢谢总裁。”吴小欣恭敬道。

何源微点了点下颚,将视线放在了电脑屏幕上,显然是投入了工作之中。

“总裁。”吴小欣却没有离开。

“还有事儿?”何源一边敲打着键盘,一边淡淡的问道。

“我也知道不应该问,但很好奇,为什么你会把岳芸洱放在你身边,我一直以为,是我。”吴小欣终究问了出来。

何源停了一下手指的跳动,看着吴小欣说道,“让你做我的私人秘书屈才了,你应该做更高级的职位。秘书长是已经有资历的老员工在做,她做的不错,而我现在给她配了你这么一个副职,也是希望你可以跟着她学习。秘书室比我的私人秘书更能够体现你的价值。”

“即使如此。那为什么你会让岳芸洱来坐你的私人秘书?”吴小欣询问,“我看过之前的秘书候选人名单了,根本就没有岳芸洱的名字。”

何源果然是,喜欢岳芸洱的是吧?!

何源看着吴小欣,没有找任何借口搪塞,他很直白的说道,“她跟你一样,找我走后门了。”

所以。

在何源的心目中,她和岳芸洱其实是一样的地位。

都是可以帮忙的老同学。

而岳芸洱还可以拥有更高一级的身份,比如……床伴。

岳芸洱的手段果然很高超。

她从一开始怎么就没有想过,像何源这种男人,应该从他的身体入手而不是,而不是从努力提升自己,拼命的想要得到他的认可。

看看岳芸洱,如此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只因为爬上了何源的床所以就可以一路飞黄腾达。

她果然是佩服岳芸洱那个小贱人。

果然是一般人狡猾太多。

此刻,吴小欣也识趣的不再多说,她笑了笑,“那我不打扰总裁工作了。”

“去忙吧。”

吴小欣看着何源淡淡而疏远的模样。

转眸,离开。

何源的办公室就在岳芸洱办公室前面,吴小欣出来她自然就看到了。

她也没有考虑太多,按着何源今天的行程表就准备进去。

吴小欣就突然堵在了她的面前。

岳芸洱看着她,随即对她显得很是恭敬。

吴小欣冷笑了一下,不屑的从岳芸洱身边离开。

岳芸洱咬唇。

总觉得吴小欣身边的气息都带着阴风阵阵。

她深呼吸一口气,敲开了何源的办公室大门,走了进去。

何源此刻在处理工作,很认真。

岳芸洱每次觉得自己走进何源的这个办公室的时候,都会觉得何源特别的遥远特别的高大上。

她恭敬无比,“总裁,我给您汇报一下今天您的行程。”

何源没有回答。

岳芸洱知道他忙。

她连忙拿着文件汇报着,“总裁,上午十点您有一个市场部的项目会议,市场部经理一周前就预约了您参加项目的一个汇报工作。会议时间大概是一个半小时。”

何源一边处理文件一边听着。

“下午3点有一个云视频电视会议,是关于这一个季度的业绩汇报工作,夏氏集团总部包括所有分公司都会参加。会议时间大概是2个小时。”

“下午5点20,封尚集团综合部总经理预约了给您单独汇报工作。”

何源的视线一直看着屏幕。

岳芸洱也不知道他听没有。

她又将这段时间何源有的一个重要项目推进事宜的工作汇报了一遍。

看何源依然没有任何表情。

她恭敬的说道,“总裁我先出去了。”

说着就走了出去。

岳芸洱关过房门的时候看着何源依然很认真的在处理自己的工作。

她不知道是何源对她习惯冷漠,还是真的忙到没时间和她多说一句话。

她猜想应该是第二种。

所以何源脾气那么坏,真的不是没有道理的。

她回到秘书办公室。

秘书心情还不错,在愉悦的收拾自己的办公桌了,她今天上完班就完事儿了,难免心情很好。

看着岳芸洱出来,问道,“今天没被骂吧。”

“没有。”岳芸洱说。

倒是被当成了透明人。

“其实做总裁的秘书真的不是一件你想的那么痛苦的事情,你的工作就是围着总裁一个人转就可以。”秘书笑眯眯的说道。

但她觉得,围着何源转真的好难。

秘书左右看了看自己收拾的东西,在岳芸洱耳边说道,“我去公司四处走走,明天休假了,得给很多关系好的同事告别,遇到什么不会的事情,给我打电话。”

“好。”岳芸洱点头。

秘书放心的离开了。

岳芸洱坐在位置上,也不敢让自己轻松,就一直在看秘书之前给她准备的那些资料。

正看了一会儿。

岳芸洱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不是何源的联机电话,是另外的一个座机号码。

她连忙接通,“总裁秘书室,你好。”

“是我,过来会议室开会。”那边传来吴小欣阴冷的声音。

说完,猛地挂断了电话。

岳芸洱看着电话有些发呆。

想了想,还是带着笔记本和笔走了过去。

秘书室和总裁办公室是一楼,但距离有点远,一个是东区一个是西区,岳芸洱走了好一会儿才到了秘书室的会议室里面。

所有人看着岳芸洱那一刻都有些吃惊但也都没有多问。

岳芸洱坐在一群秘书的旁边。

吴小欣在主持工作。

秘书长反而没有参加会议。

吴小欣说,“在会议之前,我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叫吴小欣,才从外联部调遣上来,第一次接触秘书的工作,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一番话一开口,所有秘书鼓掌,热烈欢迎。

“做了自我介绍之后,我再谈谈我个人对工作的一个要求。”吴小欣直言,“秘书长之前对大家工作的要求我昨天已经在秘书长那里知道了,昨天我和秘书长谈话谈了很久,我之所以成为副组长,公司的安排也是让我辅助秘书长更好的管理大家,做好总裁秘书室的工作,给总裁分担更多,所以我昨天请示了一下秘书长,对现在我们的一个结构和分工做了一些细微的改变。请大家拿好纸币,做好笔记,我很注重工作效率,不希望重复第二遍。”

吴小欣一来就谈改革。

自然,很多秘书是不开心的。

人最不愿接受的就是改变。

而吴小欣的强势秘书也没办法反抗。

岳芸洱坐在其中,其实有些无所事事。

因为她的职责分工非常的名曲,而吴小欣除了之前打电话叫她过来开会之后,也没有再提起她的名字一次。

她就一直坐在里面,听。

听着。

会议时间还有些长。

岳芸洱看着墙壁上的大钟。

她也不知道吴小欣为什么这么能说。

是不是领导都具备能说会道的潜力。

吴小欣最后一定会是一个大领导吧。

岳芸洱有些神游。

自己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吴小欣一个眼神过来。

真的很吓人。

岳芸洱连忙把手机关了静音。

“以后我不希望我的会议室听到任何闲杂声音。”吴小欣说,冲着岳芸洱,很严厉。

就是一个会议而已,办公室里面的所有秘书大概是知道了新任副组长的一个脾气了,果真不是好相处的人。

甚至,整个会议过程的气氛,何其的压抑。

岳芸洱看吴小欣又恢复了她的会议言说,她连忙拿着手机走出会议室。

电话是秘书打过来的,她本能的就觉得有事情发生了。

她拨打回去。

那边急死的节奏,“岳芸洱,你去哪里了,我滴个去,总裁找疯你了。”

“我在开会啊。”

“你开哪门子的会啊!”秘书说,“让你一天跟着总裁,你不跟着总裁去开会你跑哪里开会了?”

“就是秘书室这边……”

“我的大小姐,麻烦你回来行不行,我生孩子的计划都要被你泡汤了!”那边欲哭无泪。

岳芸洱也知道事情有些严重了,也没有管吴小欣的会议,连忙就跑回了秘书办公室。

秘书看着岳芸洱回来,真是有些恨铁不成钢,“你去秘书室开什么会?秘书室那边开会从来都不需要你参加的,有什么会议上的安排他们通知你的。”

“但是吴副组长让我去参会……”

“岳芸洱,我现在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你,虽然吴小欣算是你的直属上司,但是你现在只需要听从一个人的命令,那就是总裁。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要求你做任何事情,就算是秘书长有事儿找你,她也得咨询你的时间,因为你的时间直接关乎着的是总裁的时间,没有人敢随便支配。”秘书说得很严肃。

岳芸洱咬唇。

她果然很不称职。

这些,她都不是很清楚。

即使秘书之前有提醒过她。

她就是本能的屈服吴小欣,而且真的不想得罪了吴小欣。

“不说了,刚刚总裁去参加市场部的重要会议去了。你自己在这里等着,等会儿认错吧。”秘书说。

也不想说得太严重。

“总裁很生气吗?”

“废话,我接到总裁电话的时候,都能够感觉到他电话里面传来的阴鸷。你作为私人秘书不在自己的位置上不让总裁随叫随到甚至总裁的会议你还不去跟着他参加,你说总裁生不生气!关键是,还找不到你跑哪里去了!”

“我有电话啊……”

“总裁是不是轻易给下属打电话的。”

“哦。”岳芸洱点头。

她对职场果然了解不深,她以为有事儿,任何人都会主动给她打电话的。

“好啦,反正总裁也不会真的把你怎么样。”秘书看岳芸洱好像真的被吓到了,口气又温和了很多。

心里还默念补充了一句。

反正就是床头吵架床尾和嘛。

秘书倒是显得很淡定。

岳芸洱却一直坐立不安。

直到,何源开完会,冷着脸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岳芸洱鼓起勇气,连忙跟了进去。

何源坐在他的专属位置上。

岳芸洱咬唇。

何源的气势有些强。

“岳秘书!”何源口气很不好,“这是你对待新工作的一个态度吗?”

“你扣我钱吧。”岳芸洱立刻承认错误。

一副,你赶紧扣我工资不要骂我的模样。

何源就这么看着她。

岳芸洱鼓起勇气说道,“我知道我做得不好,但是我会努力的。”

何源带着审视的眼神看着岳芸洱。

那一刻岳芸洱真不知道何源到底在想什么。

会不会,一个不开心就直接把她给踢走了。

其实不做秘书也没关系,反正她也有自知之明的觉得自己的能力有限,可是才两天不到就被总裁给辞退了,她不知道面子上应该往哪里搁,她也有点小自尊的。

“把这个拿去,整理好电子档发给我,下午三点我要。”何源突然什么都不说,直接把他的纸质笔记本拿给了岳芸洱。

岳芸洱连忙接过,“好。”

“出去。”

岳芸洱看着何源。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是。”岳芸洱连忙恭敬。

她就是不相信,何源会这么就放过了她。

听秘书的口吻,何源应该是很生气的才对。

她连忙抱着何源的笔记本离开。

何源看着岳芸洱的背影。

嘴角轻抿着,其实就是在上扬。

岳芸洱回到座位上。

秘书看着岳芸洱惊魂未定的样子,“被骂了?”

“没有。”岳芸洱说,“总裁看上去很严肃但是,奇迹的没有骂我。”

秘书笑了笑。

她早就火眼晶晶的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了。

总裁怎么看怎么宠岳芸洱啊!

就是宠的方式独特了一点而已。

岳芸洱坐在电脑前,放开何源的笔记本。

秘书看着岳芸洱牧模样,“做什么?”

“总裁说让我帮他把这里面记录的整理成电子档给他。”岳芸洱说。

秘书啧啧了两声。

果真是偏心啊。

她做了总裁私人秘书那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从总裁手上拿到过任何笔记,要知道有时候在会议室上记丢了,她真的是抠破脑袋的自己想,又厚着脸皮去问参加会议的其他人,总裁可从来没有好心的出手相救过!

差距啊,差距。

岳芸洱自然不知道秘书在哀怨什么,她很认真的梳理笔记内容。

一边写一边不由得感叹。

何源的字还是写得这么好。

只是他的笔记也太简单了点,这么简单能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反正她什么都没看懂。

她把做好的笔记电子档传送给了何源。

何源在聊天软件上打了两个字,“进来!”

岳芸洱总是毛骨悚然。

她连忙抱着何源的本子进去。

何源坐在办公室,问她,“这里面记录的漏斗原理,Y原理和SWOT分析,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岳芸洱一脸懵逼。

这么专业的商业语,她完全不懂。

她刚开始也觉得有些诧异。

这个都是些什么鬼。

“岳秘书,你不觉得你的知识太浅薄了吗?”何源说。

她什么学历他不是清楚得很吗?!

“我不要求你可以理解这些术语的实际应用,但至少我希望你可以理解这些术语的基本含义。”

岳芸洱总是遭遇人生一个有一个的挫折。

“出去吧。”

“是。”岳芸洱有些焉气。

反正时不时的,每天都要被总裁骂一顿,逃不掉的。

岳芸洱回到位置上。

“这次被骂了?”秘书问。

就是莫名觉得秘书好像真的很八卦。

岳芸洱点头,“总裁问我懂不懂什么什么愿意,我发现我一个都不知道。”

“我刚刚看总裁本子上记得那些漏斗原理,Y原理什么的?”秘书问。

“嗯。”

“这些都是最基本的一些商业理论,漏斗远离就是说我们在做市场的时候,有很多项目我们都可以看到,但真正落地下来的,就只有其中一些,所以要在看整体的情况下做好取舍,而Y原理就是,你看Y是这么写的,一边是目标一边是现状下面就是一个杠杆的方向衡量……”秘书说得头头是道。

岳芸洱觉得头更大了。

原来秘书真的不是秘书说得那样围着总裁转就可以了。

分明还要懂好多好多。

秘书说得起劲,抬头看着岳芸洱生无可恋的样子。

她说,“慢慢学,总裁会教你很多的。”

但愿吧。

岳芸洱现在仰天长叹都不行。

她当时为什么就一个脑袋抽风的要去睡了何源啊。

她就应该做一个小职员的。

默默无闻的小职员就好了。

一天好累。

倒不是身体,而是心里。

她怕自己负荷不下来。

她跟着何源下班。

又是那般,百米冲刺的坐在他的副驾驶室。

何源看着她没太有精神的模样,也没有给予任何安慰。

回到家里,她依然做饭而他依然在旁边,看他的电视。

吃过晚饭之后。

岳芸洱看了看何源的脸色,准备回到自己房间。

她觉得她迫切的需要睡眠来修补自己的神经。

刚有此打算。

“今晚跟我一起睡。”

岳芸洱就知道何源不会让她好过。

她温顺的点头。

去浴室洗澡。

何源也洗了澡,两个人坐在床上。

岳芸洱就非常主动的爬上了何源的身体,然后去讨好她。

“做什么?”何源眉头一皱。

岳芸洱那一刻很尴尬。

做做做该做的事情啊?!

此刻被何源这么一问,岳芸洱反而有些心虚。

不是不是要上床那什么的吗?!

何源脸色淡漠,“下去。”

岳芸洱也知道自己是在自作多情了。

她连忙从何源身上爬下去。

她就说何源性欲没这么大啊。

一般十天半个月的一回,然后一回来个好几次。

也好。

这样都不浪费时间。

不做就不做,一做就做够。

可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岳芸洱完全懵逼。

纯暖床?!

胡思乱想之际,何源直接递给了岳芸洱一本厚重的书本,叫《西方经济学》。

她就看着这么庞大的一本书。

“学了。”何源说。

这没开玩笑吧。

她从小成绩就不好。

有多不好。

何源很清楚啊。

“我没开玩笑。”何源很严肃。

岳芸洱不敢反驳。

她拿起书本,翻开。

漫画书她还能看看,这种都是文字还都是高科技文字的东西,她真的看不进去。

她努力让自己去学习。

努力让自己不打瞌睡。

她就看啊看。

看啊看。

看得很慢。

因为实在很难看懂。

她看着看着……

就瞌睡了。

真的。

她以前失眠,只要把语文课本一拿到手上,简直就是灵丹妙药,瞬间秒睡。

她觉得眼前这本书的催眠效果更好。

所以所以,看着看着就睡了过去。

头一到,直接就倒在了也在看书的何源的肩膀上,然后酣睡。

何源转头。

这么多年,怎么还是改变不了这种坏毛病,一看书就犯困。

何源伸手就想把岳芸洱给直接弄醒。

手指刚碰到,却突然被她柔软的脸蛋肌肤所吸引。

他喉咙微动。

转头,看着睡得还很香甜的岳芸洱。

那一刻就是没能忍住,俯身抱着她亲了起来。

她睡觉的似乎小嘴微张,就是一副,等待被人亲吻的模样。

他……极少,主动亲她。

总是她主动而他,被动。

此刻,她毫无反应,反而让他……心痒难耐。

他吻得很深入。

舌头很容易的伸进了她的唇瓣之中,找到她的柔软,舔舐着她的香甜。

岳芸洱全身上下似乎都发散着,麝香一般的味道……

否则,为什么他总是在闻到她香香的气味时,会有欲望。

他很难这么主动。

很难这么主动地去亲岳芸洱。

而在他亲的投入又缠绵的那一刻……

“啪!”

两个人之间,突然响起了响亮的把掌声。

那个巴掌,直接打在了何源的脸上。

岳芸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然后就发现了近距离下的何源,嘴唇还被何源紧紧的含住,对视的眼神却异常的冰冷。

她猛地感觉到了手心中的疼痛感。

她刚刚是,打了何源……

一个打耳光吗?!

------题外话------

(* ̄3)(ε ̄*)~

下午二更。

不要忘了加群哦。

吵着说两章不够看的。

福利可以让你满足哦!

QQ群号378414307,记得入群后一定要找管家找管家找管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