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风波不断的饭局/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大桌子人,全都看着刚靠近的吴小欣和岳芸洱。

岳芸洱闪烁的眼神中带着些不自信,甚至不敢正眼去看在场坐着的任何人,她知道这些人的地位都很高,而她怕自己做得不好。

吴小欣依然得体大方。

在介绍完了之后,从酒桌上拿了一个酒杯,倒满了一杯啤酒,递给岳芸洱说,又热情地说道,“为了表示歉意,我们岳秘书先自罚三杯。”

杯子也不小。

但也不是特别大。

岳芸洱也没有犹豫。

拿过吴小欣的酒杯,就直接喝了下午。

三杯的酒量也就一瓶啤酒的酒量,她还能支撑。

只是突然一口气还是让她有些难受,她忍得很好。

“岳秘书是吧。”一个坐在主位的男人开口。

“是。你好。”岳芸洱连忙打着招呼。

“酒量不错,坐下来吧,站着喝酒成何体统。”

岳芸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左右看了看。

吴小欣立刻给岳芸洱加了椅子,坐在了综合部经理的旁边,吴小欣自己依然坐在何源的旁边。

刚坐下。

吴小欣就说到,“岳秘书,刚刚是自罚了三杯,现在可要一个一个的敬酒了。”

“好。”岳芸洱连忙点头。

她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应酬,只能听从别人的安排。

她拿起酒杯,给自己把酒满上,从最主席位的男人开始,依次敬酒。

一人两杯。

一桌子下来,二三十杯少不了。

瞬间就开始上头了。

她根本就没有吃什么东西,眼前一下就开始有些晕眩了。

好在,都敬完了。

也说了些冠冕堂皇的话,笑得脸蛋僵硬。

她转头去看何源。

何源在这之中虽然因为她的主动有些歇了口气,但依然还是在不停的和所有人应酬着,喝得不少,吴小欣在旁边一直照顾他,看得出来很用心,而何源大概也抵不住今晚的酒醉。

她深呼吸一口气。

刚刚吴小欣说了,是来帮何源挡酒的。

也就意味着,她要多喝一点,何源就可以少喝一点。

于是她就歇息了一会儿,就又拿着杯子,对着全桌的人又开始主动出击了。

还是那句话。

今天的事情都是她的失责,希望得到大家的原谅。

事情都已经过了,而且酒桌上,自然没有人会为难,一般女人敬酒,多数人是不会推脱的。

岳芸洱就不停的在猛喝。

吴小欣转头看了一眼。

何源也这么看着岳芸洱很主动的样子,脸蛋红透,嘴角笑得很灿烂。

即使言不由衷的笑着。

吴小欣感觉到何源的视线,说道,“让岳芸洱过来陪酒是对的,要不然你肯定得喝趴下了,岳芸洱酒量还不错。”

何源没多说。

吴小欣倒是聪明,在这之中能够躲的酒就躲过了。

岳芸洱又喝了一圈。

市政的人看岳芸洱这么能喝,综合部总经理当然也没有闲着,在外都打响了名声的千杯不醉,气势上的碾压倒也让市政的那帮人不敢太过嚣张的喝酒,本来十多个人对何源他们的四个人,之前人数上的优势现在反而气势被打了下去。

也就慢慢喝得温和了些。

岳芸洱这个时候的胃部已经在翻滚了。

她想她在坐下来,肯定会当场直播的。

她不动声色的起身离开。

一直保持着自己的清醒,一直努力让自己走直路。

刚走了两步。

吴小欣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一把扶着岳芸洱,“你没事儿吧。”

突如其来的一句关心让岳芸洱那一刻直接懵逼。

她一直觉得,今晚吴小欣让她来陪酒绝对不是为了给她一个台阶下,而就是为了让她往死里喝,毕竟睡得身体不是身体,吴小欣干嘛不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如果岳芸洱今天不在,吴小欣可能也会喝喷。

所以吴小欣突然散发出来的好意,让岳芸洱真的有些受宠若惊。

甚至还有些感动。

人在酒醉的时候最容易感性。

她正打算开口说“谢谢”的那一刻。

身体突然感觉被吴小欣用力推了出去。

两个人是背对着何源的,周围的人也都在喝酒,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她们也就不可能会有人看到吴小欣的用力,那一刻不只是将她推出去,还用脚绊住了她胡乱的脚步,岳芸洱本来人就晕,身体毫无平衡杆。

“哐”的一声。

极其没有形象,极其狼狈的摔在了地上。

地板很硬。

很痛。

当着很多人的面。

不只是市政领导,还有很多驿城的大企业家的面。

摔了个狗吃屎。

所有人的视线齐刷刷的放在了岳芸洱的身上。

岳芸洱想,这样吴小欣应该就会放过她了吧。

她默默地从地上爬起来。

也没想过会有人来搀扶自己。

刚起身。

吴小欣就非常好心的蹲了下来,连忙大声说着,“岳秘书怎么了?怎么突然走着走着就摔倒了,拉都拉不住你,你没事儿吧。”

一副无比关心的样子。

岳芸洱就配合她演戏吧。

她觉得自己可能不堪一击,吴小欣就会放过她了。

她说,“没什么,刚刚有点头晕。”

“看你,走路都不小心。”吴小欣关心无比的样子。

然后吴小欣扶着岳芸洱站了起来。

岳芸洱想去洗手间。

在众目睽睽下,她想躲一躲。

而且她胃真的很难受。

很想吐。

她承认,那一刻甚至还很想哭。

她轻轻的推开吴小欣,打算自己去洗手间。

刚由此动作。

面前的服务员从地上捡起来一个东西,有些诧异,“这是你掉了的吗?”

递给岳芸洱。

岳芸洱眼前模糊。

但此刻还是能够看得很清楚。

服务员没见过,那一刻看到岳芸洱突然懵逼了一般的模样,也认真的看了看手上的东西。

那一刻,瞬间秒懂。

场面一下尴尬无比。

服务员手上拿着的是一个女性情趣用品,当然不是特别大的那种夸张的,而是一个豆子般大小的产品。

当然不是岳芸洱的。

但是此刻,大家都以为是她的。

全场尴尬。

尴尬到不行。

岳芸洱知道,是吴小欣的,是吴小欣故意的。

故意让她在如此场合,出如此大的丑,出了这么大的丑,自然就没办法再当何源的私人秘书了。

想想做错了点事情尚且可以弥补原谅,真正的犯了原则性的丑闻,很难有个好的身份站在何源的旁边。

岳芸洱从服务员的手上,拿过了那个女性用品,她说,“谢谢。”

然后,走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了。

吴小欣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

转瞬即逝,那一刻回头。

回头本来打算看看何源的神情,却突然看到何源起身,直接跟着追了上去。

吴小欣那一刻脸色一下就变了。

狠狠的看着一前一后的身影。

现场一度陷入了有些尴尬的气氛。

综合部总经理一看局势有些不对,而且好像都是他们引起的,立马开始做了圆场的工作,端着酒杯连忙敬酒,还招呼着吴小欣一起,让原本吴小欣想要跟上去看看情况的脚步,不得不停了下来。

那一刻虽然很不爽,但她觉得,到了这个地步,何源也不可能还会对岳芸洱多好。

她就说了,想要撵走岳芸洱,真的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岳芸洱也觉得,自己可能是要走了。

她脚步很快,即使头很晕身体很不稳,还是以最快的速度跑出了大厅。

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追了上来。

她直接往女洗手间跑去。

脚步刚走到门口。

身体突然一顿,被人猛地拉了出来。

她不用抬头看也知道是何源。

何源的气息太强烈了。

岳芸洱那一刻也没有反抗。

能做什么反抗。

何源应该是气炸了才是。

没见过这么能惹事儿这么能出丑怎么能丢人的秘书了。

她真想道歉,但她说不出口。

她怕自己一开口,反而哭得撕心裂肺,而她不想哭。

很长一段时间习惯了,忍着眼泪,默然的看着这个世界,然后接受,遭遇。

她抬头看着何源。

何源的脸色真的很不好。

此刻很红。

但不难掩饰他的愤怒。

她就等着他的坏脾气从天而降。

她很清楚这不是扣不扣工资的问题了。

何源也这么怒视着岳芸洱。

岳芸洱还真的不是一般的会给他惹麻烦。

今晚的事情……

他很清楚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但事实就是,岳芸洱确实让他丢脸了。

而他在看到她疯狂跑走的那一刻,却本能的跟上了,没有顾任何人的视线,也没有理智的做任何解释,直接就跟了过来,然后将她桎梏住,此刻看着她如此模样,他却突然不知道如何发泄他的脾气。

两个人的僵持。

何源突然放开了她。

何源刚刚抓着她手臂的力度很大,岳芸洱似乎在他放开这一刻,她才感觉到手臂的疼痛。

岳芸洱不知道何源的情绪在哪里。

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解决现在遇到的所有情况,她只能询问,“我能做什么?”

她能做什么?!

做什么可以弥补,那一刻她甚至觉得,让她去死她也愿意。

只要可以弥补。

她不是想要留着这个岗位,她只是不想让何源这么丢人这么难堪。

她口口声声的说要对何源好。

她觉得她可能不出现在何源身边,才是真的对他好。

“总裁,我能做什么吗?”在何源没有回答之时,岳芸洱再次询问。

真的是很真诚的询问。

何源说,“不能。”

声音带着些冷淡。

岳芸洱想想也是。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弥补的。

做错了就是做错了。

“对不起。”岳芸洱说。

好像说什么都没用了。

对不起也没什么用处,但她习惯道歉了。

何源就这么看着岳芸洱的模样。

看着她很平静的样子,他一直以为,岳芸洱可能会哭,不只是岳芸洱,任何女人遇到这种事情应该都会哭,然而岳芸洱没有,即使不难感觉到她的难受也依然如此接受。

他说,“去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等会儿出来。”

岳芸洱看着他。

她还要出面吗?!

不是应该自觉地消失不见?!

“别耽搁太久。”何源说完,就转身走了。

岳芸洱看着何源的背影。

她喉咙微动。

眼眶一下就红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很希望何源可以给她一个拥抱,就是一个拥抱让她感受一点点温暖也好。

显然。

她很贪心。

何源没有给她一巴掌都是对她极好的了。

她转身走进洗手间。

那一刻终究没有再忍住,对着厕所直接就吐了出来。

吐得撕心裂肺。

吐了好一会儿。

胃里面似乎舒服了一点点,她擦了擦嘴角,用清水漱口,又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走了出去。

她不想再出面了。

但何源说了,让她去。

她只能去。

在她出现在大厅的时候,所有人的视线都看着她。

她就这么感受着,那些视线,那些让她无地自容的视线。

她走向了她原来的位置。

何源此刻和一桌人说笑,看上去气氛很好。

而在她出现那一刻,自然所有人又都看着了她。

换一个场合发生这样的事情可能还好,但这是市政的聚会,俨然所有人都表现得严肃得多。

何源看着岳芸洱回来了,很自然的说道,“吃点东西。”

当着很多人的面,显得很温和的口吻。

岳芸洱看着何源。

她真的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她只是听话的,夹了点菜吃着。

市长的领导开口玩笑道,“何总对自己秘书体贴入微啊。”

“哪里,刚刚看她摔得也不轻,补补。”何源很自然的说出来。

就是把有些分明很尴尬的事情公开化,那一刻反而就不会觉得太难看。

何源玩笑的口吻。

让全场其他人都笑了起来。

岳芸洱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

何源又开口道,显得那么善谈,他说,“不过岳秘书,虽然我公司不反对副业,虽然现在是你的下班时间,但你做自己的副业还是悠着点啊。”

岳芸洱懵逼的看着何源。

其他人也没明白。

何源解释说道,“刚刚岳秘书掉出来的东西大家都看到了吧。我们岳秘书是开网店卖私人用品的……”

哦。

所有人那一刻立刻恍惚。

原来岳秘书是买情趣用品的。

倒是半点都没看出来。

“你要推销你的东西,也不能在饭桌上给人推销啊,回头你发给网址出来,看你今天摔得这么卖力的份上,我帮你分享一下给各位市政领导。”何源笑着说道。

“何总真爱开玩笑,我们哪里会用这种东西,哪里会用啊……”市政领导些连忙推脱。

“我之前也不用,后来觉得……体验还挺好的。”何源说着,那一刻似乎就是在帮岳芸洱谈生意一般,“算了,不多说了,回头我们再私下聊,今天难得你们都在,我何源真的是三生有幸,我敬你们。”

说着,何源就连忙拿着酒杯主动敬酒,和一大帮人喝了起来。

岳芸洱就这么坐在旁边,看着何源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把刚刚的事情一笔带过了。

没有再让人胡思乱想,就是把那种她尴尬得要死的处境轻轻松松的就扭转了过去。

酒桌上又恢复了气氛。

吴小欣是很不爽的。

她都没想到,何源居然还会主动给岳芸洱解围,很显然,岳芸洱是情趣用品店主的身份至少比岳芸洱自己私下收藏情趣用品身份更好,有时候坐=做着同一件事情换了一种身份就会给人一种完全不同的观念。

她好不容易才想了这么多,想了这么多的让岳芸洱狼狈不堪。

现在。

现在,就这么一笔带过了吗?!

何源不计较。

市政的领导不过也就笑笑而已,谁会计较。

而且何源不仅没计较,何源反而给岳芸洱主动化解了尴尬。

她脸色真的很不好。

何源喝了几杯,转头看着吴小欣。

那一瞬间,吴小欣脸上瞬间就恢复了笑容。

“你也帮我多敬敬酒。”何源说。

何源很少会让人主动帮他挡酒,此刻却无比显然。

而她分明给何源说过,她这几天不舒服的。

何源是忘了吗?!

还是在故意。

面对着何源的主动,吴小欣也拒绝不了。

她连忙端起酒杯,就主动地和别人喝了起来。

看着岳芸洱在旁边默默的吃东西,心里自然也有些不爽,面子上故意玩笑地说道,“岳秘书,你总不能就这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吃一个晚上吧,你把会议室弄错了,还能心安理得的坐着吃东西呢!”

岳芸洱当然听出来了吴小欣的意思。

她连忙放下筷子,连忙拿起酒杯。

酒桌上,喝得很疯狂。

一直到市政所有领导全都摇头说不喝了,饭局才结束。

其他桌的也其实都在等他们。

等大领导被人搀扶着起来,嘴里说着什么女中豪杰,喝得尽兴的迷迷糊糊的坐进了下车内。

其他领导也被陆续送走。

各大企业领导人也坐着轿车离开。

这场和市政的晚宴才算结束了。

何源坐在小车上。

他喝醉了。

虽然理智很清楚,但是他喝醉了。

岳芸洱也喝醉了。

岳芸洱都不知道自己去厕所吐了多少次,她现在只觉得整个人都要抽空了一般,她坐在副驾驶。

综合部总经理那个号称千杯不醉的男人此刻也已经上头了,大概也吐过了,此刻精神也不太好,吴小欣直接是喝睡了,她就趴在何源的身上,一动不动。

一车人都喝醉了。

综合部总经理的家最近,就先送了他回去。

接着送吴小欣。

吴小欣是真的醉了。

这次绝对不是装的。

何源也没了精神和力气。

他对着司机说道,“把她送上楼。”

司机下车,负责吴小欣离开。

吴小欣也没有在反驳,那一刻可能酒醉到也没有力气。

等了一会儿,司机回来。

开车送他们回去。

那个时候很晚了。

到处都没有什么人。

车子到达小区。

何源在后座似乎是睡着了。

岳芸洱也睡着了。

司机有些为难,为难的叫了叫岳芸洱。

岳芸洱勉强的睁开了眼睛。

司机说,“到了。”

岳芸洱点头。

她转头看着身后的何源。

她打开了车门,下车。

其实自己也已经醉得脚步不稳了,那一刻却还是坚持着去给何源开门,“总裁,下车了。”

何源睁开眼睛。

岳芸洱看着他的模样,她想了想,对着司机说道,“你帮我一起扶一下总裁。”

司机连忙点头。

两个人扶着何源一起,走进了小区内。

岳芸洱努力让自己清醒,努力让自己清醒着。

终于把何源扶在了床上。

岳芸洱对着司机说了谢谢,司机连忙说着不客气,就离开了。

岳芸洱送走了司机。

她此刻其实也好像躺在床上就睡。

她很难受。

全身上下,到处都难受得要死。

此刻却还是忍耐着,走进了何源的房间,帮何源脱了衣服。

又去浴室给了他热毛巾帮他擦拭身体。

再次期间。

岳芸洱还吐了好几次,抱着马桶不停的呕吐。

何源倒是睡得很好。

就这么一夜睡了过去。

岳芸洱几乎在厕所吐了一个晚上,压抑着自己的声音是怕真的吵醒了何源。

直到早上6点多,岳芸洱才觉得胃里面稍微舒服了一点点,躺着回到了自己的床上,睡了过去。

这次就真的睡了过去。

但岳芸洱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她猛地一下从床上弹跳了起来。

怎么就睡过了头。

而她清醒下来那一刻,恍惚是听到了门铃声。

她还在昏昏迷迷中,就直接走了出去,也没有来得及整理自己的衣衫不整以及此刻无比憔悴的脸色,她直接就打开了大门。

与此同时,何源也从房间走了出来,和她一样,也应该是刚刚清醒也应该是因为门铃声才会起床。

岳芸洱打开房门,何源站在客厅。

房门打开。

岳芸洱看着面前的人一下懵了。

面前的人看到岳芸洱那一刻,显然也被惊吓到了。

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彼此。

面前的人上下打量着岳芸洱,看着她此刻完全衣衫不整的模样,甚至头发乱糟糟还很不修边幅。

她脸色一下就变了。

抬头看了一眼客厅中的何源。

何源那一刻立刻反应过来,大步的走了过去,“妈,你怎么来了。”

果然是何源的母亲。

岳芸洱那一刻尴尬的,尴尬的往旁边挪了一下。

何母转头看了一眼岳芸洱,脸上的不满显而易见。

她直接换了鞋子走进了何源的家。

手上提着一个保温盒。

何母说,“今天周末,本来打算叫你和小欣去家里吃饭的,打你电话你电话停机了,给小欣打电话,小欣说昨晚陪着你出去应酬,都喝醉了,还说你醉得很厉害,可能今天都出不了门,我本来打算是去看看小欣的,她非说让我来看你,说你比她更难受。”

说着,何母的视线自然又看了一眼站在门口拘束无比的女人。

何源自然也注意到了他母亲的视线,对着岳芸洱说道,“你先回房间整理一下你自己。”

岳芸洱连忙跑进了房间。

关上房门。

她真的没没有想到,何源的母亲会突然来这里。

这么久了,每次都是何源回去。

刚刚的撞见……

她如此模样,何母会怎么看她。

此刻的客厅内。

何母一边把她炖的土鸡汤拿出来,一边说道,“她是谁?”

“一个朋友。”

“一个朋友住在你家?”何母问。

“昨晚喝醉了,所以……”

“所以乱性了。”何母说。

“不是,我们是分开住的……”

“何源你也老大不小了,这些事情妈也管不了你,但是你最好别做什么对不起小欣的事情,那孩子什么都好,妈可是认定的儿媳妇,你要是敢对不起她,妈就死给你看!”

何源抿唇没说话。

“一会儿把鸡汤喝了,看你一天应酬都把自己憔悴成什么样子了。”何母有些心痛的责备道。

“好。”何源说,“那你先回去吧,我知道自己照顾自己。”

“怎么了?你不欢迎我到你这里来?还说要把我们两老口接一起住,你这样子哪里像是要接我们一起住的样子!”何母无语的说道。

“不是,我是怕你辛苦了,而且爸一个人在家……”

“你爸就不用你管了,和几个老头子钓鱼去了,今天不在家。我今天也没地方去,本来是打算你们回来陪我的,结果你和小欣都就醉了,我就只能自己上门了。对了,我让小欣一会儿过来吃午饭,我在这边给你们煮饭,一样的。”何母说。

何源看着自己母亲。

“一会儿小欣应该就过来了。”何母说道,“你让你那个女性朋友早点离开,别让小欣误会了。”

“妈,我和吴小欣其实……”

“也不知道你这边有什么可以做的菜没有。”何母已经自顾自的念叨着走向了厨房,打开冰箱嘀嘀咕咕。

何源抿了抿唇。

而后,还是走向了岳芸洱的房间。

岳芸洱此刻已经快速的洗了澡快速地在换衣服。

何源看着她。

岳芸洱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道,“一会儿就好了。”

“我妈今天要在这边。”何源说。

“哦。”岳芸洱微微一笑,“那我等会儿出去买菜多做点饭菜。”

“不用了。”何源说。

“那是要在外面吃吗?”

“我是说,我妈过来了,你今天暂时先离开这里。”何源一字一句。

岳芸洱看着何源。

何源那一刻想要解释一下。

岳芸洱自若的笑了笑,“好,那我马上换好衣服就出去。”

“有些事情我妈并不知道。”

“嗯嗯,我懂的。”岳芸洱一副我什么都理解的样子,“那你好好陪你母亲,我正好好久没有见到我弟弟了,昨天还打电话让我去给他做饭吃,今天正好有空。”

何源就这么淡淡的看着岳芸洱。

岳芸洱连忙穿上了衣服,也没有化妆,简单整理了一下头发。

何源就这么看着她自若又利索的模样。

“那我走了。”岳芸洱拿着包。

何源点头。

岳芸洱打开房门。

“我给你打电话。”何源说。

岳芸洱一怔。

随即,瞬间明白。

意思是打了电话才能回来。

她点头,“好,那我等你电话。”

何源就这么看着岳芸洱走了出去。

此刻。

何母已经在开放式厨房忙碌了。

岳芸洱在考虑自己要不要打声招呼再走,基本的礼貌问题。

何源似乎看懂了她的心思,说,“你直接离开就行了。”

岳芸洱觉得也是。

她有什么资格去招惹何源的母亲。

她也没什么好的身份过去。

反而尴尬。

何源那一刻只是不想引起太多的麻烦。

显然刚刚他母亲并没有认出岳芸洱是谁。

现在他自己都觉得一团糟的时候,不想再去解释太多。

而他很肯定,他母亲绝对不可能接受得了岳芸洱。

绝对不可能!

------题外话------

周末就是会晚一点点。

么么哒。

但是两更还是妥妥有的。

下午见。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