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岳芸洱根本就不在乎!/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已经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何源看着他母亲,把话说了出来。

何母有些发愣。

半响都没有反应过来。

何源看着他母亲的模样,缓缓又说道,“我和吴小欣不太合适,我们已经和平分手了,不过现在还是朋友了。”

“什么时候分手的?”何母似乎终于反应了过来,遂问道。

“有段时间了。”

“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怕你不开心。”何源直白。

“那你觉得你现在告诉我,我会开心了?”何母脸色并不太好,不难看出她忍耐的情绪。

“我不想你一直误会下去。”何源解释。

“何源。妈这把辈子到底都是为了谁?”何母忍不住感叹。

那一刻把脾气压了下去。

却突然被何源气得眼眶一红。

“妈。”何源有些心疼,“我知道你为了我好,但是我和吴小欣擦不出火花,我对她没什么感情。”

“那你对谁有感情?今天早上那个不三不四的女人?!”何母声音有些大,“随随便便就能够和你同居的女人,能是什么好女人了,何源,你别这么气妈妈了行不行,妈这把岁数了,真的是很想你能够成家立业,娶一个知书达理的好女人好好的过一辈子,妈还有多少时间能活,妈妈不过就是想要看到你结婚生子就这么难吗?!”

“妈,你别激动了,医生说你高血压,激动很危险。”何源安慰,“我并不是不成家立业,我只是想要找一个我喜欢的女人结婚。”

“这么多年,你找到了吗?找到了吗?妈给你安排了多少相亲你什么时候同意过。”何母狠狠的说道,“好不容易吴小欣你说看得伤眼了妈又真的认可了她,你现在又说不喜欢了,何源,你真的是要气死我吗?我都盼着你马上结婚生孩子了,你又说分手了,你到底姚妈怎么做,你才会好好的成家啊!”

“不需要,我的事情我知道考虑的。”

“你每次都用这句话来搪塞我,我听了多少年了你还这么搪塞我,你真的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在应付我。何源,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以前那个岳芸洱的事情让你有了阴影,所以你不想谈恋爱不想结婚生子了?!”何母有些生气的说道。

何源一时语塞。

何母说,“那都是成年旧事了你还放不开?!我现在想着那个女人我就来气,也不知道现在去了哪里?!当年你都什么都没做,她父母仗着自己的身份强迫你做一些事情我现在想着就很不服气,要是让我在遇到他们那一家人我一定会狠狠的骂回去,绝对不像当年那么窝囊让你受这么大的委屈了!”

何源有些话在嘴边,好像就说不出口了。

何母又很是激动的说道,“源源,读书时候的事情你早就应该忘记了,如果真的有阴影也应该是那个岳芸洱有阴影不是你!是他们家咄咄逼人,我们根本就没有做错,喜欢一个人又没有错,是他们家大题小做故意给了你难堪。你应该坦然的面对你的所有感情,该感到羞耻的是他们那一家人!”

何源依然沉默。

何母说了好一会儿,看着自己儿子热情度不高,拉着他的手,“源源,答应妈妈别再想以前的事情了,克服一下心里的障碍,要是不行,妈给你找心理医生去,不是说心理医生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吗?”

“我没什么。”何源说道,“真的,以前的事情早就过去了,对我没有什么影响。只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女人而已,吴小欣我知道你很喜欢她,但是我跟她就是不来电。我也是因为重视我的婚姻才会想要找一个自己更喜欢的女人。”

“但是吴小欣很喜欢你,我和你爸都看得出来。”何母很严肃,“吴小欣这么能够持家又善解人意的女孩儿真的不多了,而且吴小欣还是研究生毕业,也在你的公司上班,听说工作能力一直不错。你就不好好考虑考虑吗?妈妈一直觉得感情的事情都是可以培养的,你看我和你爸,当年还不是相亲认识的,那个时候就没有多少人是自由恋爱,我和他还不是过了一辈子,甚至那个时候的婚姻还没你们现在的离婚率高。”

“你们那个年代和我们还是不同。”

“我知道不同,当年感情几百年都是一样的,你要是认认真真的和吴小欣谈恋爱我就不相信你不会喜欢她。这么好的女孩儿,妈妈真的觉得你丢了可惜。而且吴小欣在明明和你分手之后还要这么配合你演戏对我和你爸这么好,我真的舍不得她。”何母说得很是动情,看得出来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吴小欣。

何源没有说话。

就是在用沉默反对。

何母叹气,“那你有喜欢的人吗?”

何源看着他母亲。

何母也这么看着自己的儿子。

何源说,“没有。”

“既然没有,你就好好的和吴小欣交往,你认定吴小欣,好好的对他,真心的对她。妈也不逼着你马上结婚了,三个月后你要是还是不喜欢吴小欣还是要选择和她分手,妈什么都不说了。但是你不能说分手就分手半点预兆都没有,我也接受不过来!”何母笃定。

何源其实很清楚。

不管是三个月还是三年。

都很难。

但那一刻他不想和他母亲争执。

他母亲也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他就给她一个过程来接受。

他说,“好。”

“但是你们这次的交往,妈就要适当的插手了。”何母说道。

何源蹙眉。

“放心,妈也不是那么不通情达理的人,也会给你们单独相处的时间。只是我怕你不会主动,就这么冷落了三个月也无事于补。”何母说道,“从今天开始,我就搬过来住了,我让你爸也过来。”

何源抿唇。

何母看着自己的儿子,“怎么了,之前还让我们搬过来和你一起住,别住老房子了,现在我真过来你就不愿意了?”

“不是,你们能过来一起住当然好,老房子那边什么都不方便了,我只是原本打算的时候等别墅那边交房了一起住……”

“不用了,别墅那么大的房子我也住不习惯,你留着当婚房吧。明天刚好周日,你没事儿就陪着我和你爸一起搬家吧,我打电话给你爸说一声。”

“嗯。”何源点头。

“对了,你卧室里面的那些女性用品赶紧让那个女人收拾了,我看着都不舒服。明天一早我们去老房子搬东西的时候,你就让她自己过来收拾了,知道吗?”

“好。”

“何源,我们还是正正经经的家庭。”何母一字一句在提醒。

何源没有再多说。

何母嘀嘀咕咕又说了一些,才走进了之前岳芸洱住的房间。

本来打算洗漱就睡了的,但实在是不喜欢看到房间里面有其他女人的东西,何母甚至已经开始动手自己就打包了起来,反正也闲不住。

弄了好久。

何源敲门看他母亲睡了没有,就看到他母亲已经把房间收拾得差不多了。

岳芸洱的东西都收拾得差不多了。

何母坐在床上有些累,“明天她来了,拎着就可以走了,省得半天都收拾不好我就收拾了。”

“都快12点了妈你还不睡啊。”

“这就睡了。”何母说,“你也早点睡了,明天还要搬家。”

“嗯。”

何源给她关上房门,回到自己的卧室。

他果然说不出口。

果然没办法给她母亲说,岳芸洱的事情。

其实……

他自己到底对岳芸洱又是一个什么态度。

他自己都不清楚。

可能,也没有那么强烈到,一定非她不可。

岳芸洱大概和他一样。

隔壁房间。

何母有些累的睡在了床上。

想了想,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

“没打扰到你吧,小欣。”

“没有,刚刚有点工作的上的事情处理,正好现在洗完澡还没上床。”吴小欣特别温和,“阿姨找我有事儿吗?”

“我知道你和我们源源是分手了。”

“对不起阿姨,没想过瞒着您的,只是何源说不想您们担心,你别责怪他,他也是为了你好。”

“你看你们都分手了你还这么为何源说话,何源真是修了八辈子的服气才找到你这样的女孩,他却不会珍惜。”

“阿姨过奖了,喜欢这种事情很难说,可能我再好,也不是他喜欢的也没办法。”吴小欣体贴的说道。

“那可不是,是何源死脑筋。你和何源是同学你应该是知道何源读高中那会儿遇到的事情,都是那个岳芸洱让何源没有走出阴影,现在想想我都气得咬牙切齿,要是让我再碰到那一家人,我一定狠狠的骂他们不要脸!”何母气氛的说道。

吴小欣嘴角邪恶一笑。

她就知道,何母怎么都不可能接受得了岳芸洱。

而何源对他父母如此孝顺,也不会带着岳芸洱到何母面前去给何母添堵,否则今天早上岳芸洱就不会被撵出去了。

她就知道她只要坚持,何源一定就是她的。

“那时候岳芸洱一家人确实做得很过分。但是都过去了,阿姨别气了,气坏的是自己身体。”

“我不气。”何母说,“我才不跟小人计较。不过小欣,我这边给何源都说好了,我让何源和你好好交往三个月,三个月何源肯定会喜欢你的。”

“阿姨,这可说不准的,何源好像……”

“你别担心,我现在已经搬过来和何源一起住了,你经常到家里来,阿姨会帮你的。何源是我带着长大的,他什么性格喜欢什么我清楚得很,只要你们多相处只要何源放下心里的阴影就一定会喜欢你的。”何母说,“阿姨啊,就盼着你嫁给何源,其他谁我都看不上眼,那些什么千金大小姐啊,我半点都不赞成何源去娶那些女人,娇生惯养的,以后还不知道是谁伺候谁!阿姨就觉得你是最好的!”

“谢谢阿姨,我会努力表现的。”吴小欣兴奋的说道。

“不早了你早点睡,明天我让源源陪我搬家,你要是有空就一起过来。”

“有空,我明天没什么事儿,明天就陪着阿姨一起搬家。”

“那就说定了。”

“嗯。”

“早点睡,拜拜。”

“阿姨拜拜。”

吴小欣挂断电话。

嘴角的笑容越发的邪恶了。

岳芸洱。

就是要让你知道,你和我的距离到底有多远!

你根本就没有资格踏进何源家的大门,就算现在和何源同居怎么样,何源还不是会为了他的父母直接将你扫地出门!

活该!

……

翌日。

岳芸洱有些懒懒散散。

本来一早就醒了,后来发现自己不在何源家,又是周末她弟弟会睡懒觉,翻了翻身又强迫自己睡了过去,睡到现在,伸着懒腰起床,她弟弟果真还在睡。

她去厨房准备早餐。

动作慢悠悠的,不用在何源家里那般,每天的时间好像都特别紧张。

她一边熬着粥,一边看着手机上的一些新闻。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岳芸洱连忙接通,“总裁。”

“现在在哪里?”

“在我弟弟家。”

“马上到我这儿来。”

“哦。”岳芸洱连忙点头,遂问道,“你吃早饭了……”

那边已经挂断电话了。

岳芸洱深呼吸一口气。

她看了看粥,关上了小火,走向客厅沙发上的岳芸轩,摇醒他说道,“轩轩,快起来了,我给你熬了粥,你自己煎蛋吃,我现在要先走了,你别睡着了,到时候锅都烧爆了。”

岳芸轩迷迷糊糊的看着他姐。

头上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点头,“哦,这么早就走了。”

“嗯。”岳芸洱说。

说着就急急忙忙的换了衣服整理了一下出了门。

岳芸轩看着房门关过来。

一定是何源哥叫她。

他姐是不是口是心非啊!

分明这么急急忙忙的就怕耽搁了半秒。

岳芸洱真的是怕何源等她。

所以她总是在接收到他的命令之后,就会第一时间快速的回应。

她甚至打了一个出租车回去。

半途的时候还急急忙忙的给何源和自己都买了早饭,现在这个点回去,再做早饭就太晚了。

她提着早餐走进小区,按下大门密码走进家里。

就何源一个人在了。

好像也没有看到吴小欣。

这么早就走了吗?!

她也没敢多问,换上鞋子就打算进去。

“不用换鞋了,直接进来吧。”何源说。

岳芸洱有些诧异,但那一刻也没多想。

很多时候她都习惯了听从何源的吩咐。

她提着早餐走向他,脸上依然挂着笑容,还未开口说话,就听到何源突然开口了,“你的东西都已经给你打包好了,你今天就搬出去住。”

“……”岳芸洱看着何源。

何源那一刻也没有看岳芸洱。

不知道是不想看她,还是……

大概还是不想看的。

岳芸洱沉默了一会儿。

何源也没有再说话。

岳芸洱想了想,即使心里面真的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但也其实早就做好了准备。

她说,“那我以后就不能跟着你了是吗?”

何源没有回答。

岳芸洱想是的。

她舔了舔嘴角。

在克制自己的情绪。

是做好了准备,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她说,“那我去提我的东西。”

说着就准备走了的时候,又突然想到自己手上的早餐。

她说,“你吃过早餐了吗?我买了点,我放在了饭桌上?”

“我吃过了。”何源淡淡的说道。

“哦,那我就带走了。我还没吃。”岳芸洱轻轻地说着。

何源没再开口。

岳芸洱就提着她的早餐走进了她那个房间。

果然。

她的东西都打包好了。

看来是不想她耽搁什么时间,她在房间转了一圈,再清点了一下,发现收拾得真的挺干净的。

她提着两大包东西就往前走。

何源转头看了她一眼。

岳芸洱也这么看着她。

“有什么想要给我说的?”何源突然问。

岳芸洱一怔。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那一刻还是鼓起勇气,笑了笑,“就是,突然搬出去我好像都没有地方住。”

何源抿唇。

“现在临时租房子也不知道能不能租到合适的,而且临时租房子可能价钱比较贵,我身上好像钱不多……”岳芸洱真的是越说越小声。

她之前就想好的。

何源如果不要她了,她就在他身上拿走一点钱。

人就是很容易被社会腐蚀然后就是会做一些自己都瞧不起自己的事情。

而她没想到,真的开口的时候,还是会这么的为难。

还是会觉得,很无耻。

何源眼眸就一直看着她,紧盯着她。

岳芸洱咬着唇瓣。

在何源的视线下,她好几次都想要说不用了不用了,她能想到办法。

但又想到,钱真的挺重要的,就一直这么硬着头皮,等待。

等了真的有点长的时间。

何源终于开口了,“你想要多少钱?”

所以何源其实一下子就听懂了她的意思。

“我不知道。”岳芸洱说。

她怕说多了何源不开心。

何源愿意给多少她就接多少。

“想要多少?”何源再次问。

逼问。

岳芸洱真的不敢开口。

何源看着她的模样,“再给你十万块让你租房子够吗?”

“够了。”岳芸洱连忙点头。

十万块很多了。

不过也在她的预料范围内。

何源说,“嗯,我回头打给你。”

“谢谢你何源。”岳芸洱灿烂一笑。

她真的很感谢她。

何源似乎是冷笑了一下,“离开吧。”

“嗯。”岳芸洱提着自己的行李。

走得就是可以非常的潇洒。

不会多问什么,也不会不舍什么。

何源有时候都在怀疑,岳芸洱对他的好,到底都是为什么,对他的无底线的遵从到底都是为什么?!

绝对不是因为爱。

他真的没那么伟大。

可以一个人去喜欢一个人。

他甚至,抗拒这种感情。

岳芸洱提着大包小包走出了何源的家门。

这么快就结束了。

岳芸洱走进电梯,默默的想着。

默默的想着。

那一刻眼眶居然就红了。

看着电梯的数字,还模糊不清。

她居然这么难受。

分明,一直觉得这是早晚的事情。

她想,何源可能真的要和吴小欣结婚了吧。

她擦了擦眼泪。

想了想觉得应该祝福。

她嘴角笑了笑,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出何源的小区,然后打了一个出租车,又回到了她弟弟的住所。

岳芸轩打开房门看着他姐的那一刻,完全是一辆懵逼。

然后看到了她的行李。

他说,“这次真的被撵出来了。”

“是啊。”岳芸洱无所谓的笑了笑,“情妇生涯彻底结束。”

“挺好的。”岳芸轩弯腰提起她姐的行李,“免得耽搁了你的大好青春。”

岳芸洱笑了笑。

虽然没什么青春而言,但早点面对早点好。

“那现在住在我这边吗?”

“你这边离我上班的地方太远了,我尽量在周边找房子居住。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何源说要给我十万块,租个房子应该也不难。”岳芸洱说道。

“何源对你还是挺好的。”岳芸轩说。

“所以我抱着感恩的态度。”岳芸洱笑着说,“下午就陪着姐去看房子吧。”

“好。”

姐弟说着些话。

岳芸洱的手机短信铃声响起。

她看着短信内容。

一次性打的,何源给她打了十万块过来。

她拿着手机对着她弟弟说道,“何源给我的钱到账了。”

“哦。”岳芸轩转头看了一眼。

那一眼。

“姐,这是一百万。”岳芸轩惊讶。

岳芸洱一怔。

岳芸轩说,“你数数,我看是一百万。”

岳芸洱连忙拿着手机数后面的零。

果然。

她抬头看着岳芸轩。

岳芸洱也这么看着她姐,“会不会是何源打错了?”

“有可能。那我给他说一声,还给他。”

“你可真是好心,要我死都不还。”岳芸轩开玩笑。

怎么可能。

何源现在至少还是她的大BOSS。

她想都没想直接把电话回拨了过去,“总裁。”

“是我,岳芸洱。”接电话的是吴小欣,“他在忙着搬行李,没空接你电话。”

“……”岳芸洱咬了咬唇。

“有事儿吗?”

“没事儿。”

“要我说多少次,不要在下班时间给何源打电话,你到现在还没有自知之明吗?知道自己怎么被撵出去的吗?”

“你们住在一起了?”岳芸洱问。

想都不用想也知道是这样。

吴小欣冷讽,“管你什么事儿!”

“没什么,那我挂断了。”

那边猛地挂了。

岳芸洱拿着手机,沉默了一会儿。

岳芸轩看着他姐。

“算了,不还了。”岳芸洱突然说,“我当不知道,问起来了再说。”

岳芸轩笑了笑,“怎么想通的?”

“我贪财。”

岳芸轩懒得揭穿。

铁定是被打击的。

吃过午饭下午时刻,岳芸轩就陪着岳芸洱去夏氏周围租房子,真的是寸土寸金,虽然现在手有巨款。但还是不敢浪费,也到最后就真的没有下手,何况谁知道何源会让她在夏氏待多久,万一把她一并辞退了,她不哭死。

尽管她弟弟这边上班需要花一个半小时,她认了。

这么想通。

就到了周一。

岳芸洱真的是早上6点半就的起床,然后迅速的下楼,买早饭在路上吃,然后又坐地铁又坐公交的,才到了夏氏集团,来得其实还有些早,她到达公司,早早的整理着今天的行程安排表,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她半点都不敢再怠慢,认认真真的核对。

8点50,何源到了。

岳芸洱连忙起身,跟着何源走进了他的办公室,手上拿着行程表,恭敬无比。

何源一边开着电脑,一边听着岳芸洱的汇报工作。

汇报完毕。

岳芸洱说,“总裁,还是黑咖啡吗?”

“泡绿茶。”何源直白。

岳芸洱完全是懵逼。

这转换的节奏也太快了。

但也没多想,“是。”

说着就走了出去。

何源抬头看了一眼岳芸洱,毫无情绪的低头处理工作。

岳芸洱将绿茶泡好送进去,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她整理着何源的一些工作项目,忙过了之后,就拿起那本《西方经济学》在看。

想了想,没办法睡老板,提升自己的基础能力最重要。

这么看着,努力让自己看着。

聊天软件上弹出来消息,“岳秘书。”

岳芸洱看是谢婷婷。

这妞难得主动找她。

她恢复,“嗯,在。”

“我听说……”那边故意顿了半响才又打过来,“你卖情趣用品的?”

我滴个去。

消息传得真快。

而且谢婷婷知道了,全公司的人大概都知道了吧。

她其实会很不好意思的好吧。

“是不是?”那边急切的问道。

“是啊,你有需求吗?”

“没看出来,你这么清纯居然卖……想想能理解,否则怎么可能睡成功。”那边特别邪恶。

岳芸洱直接发了一个白眼过去。

“不过我真的有需求,你东西好吗?”谢婷婷问。

“当然好。”岳芸洱说,“你看我是卖假货的人吗?”

“那你把网店地址给我,我去看看,看好了给我打折行不?”

“适当折扣。”

“说定了。”那边笑得奸诈。

岳芸洱拿出手机,从手机上将地址分享了出去。

那边回复,“收到。”

而后。

安静了。

岳芸洱也没多想,就继续看书学习。

下午时刻。

谢婷婷又发来了信息,“咱们怎么也同甘共苦过,所以姐妹我真的是尽力了。这是我们中心以及隔壁某室某部门需要的量,你给个折扣,我就让他们下单了。”

岳芸洱看着谢婷婷发来的数量。

还真的是不少。

“这么多人要?”岳芸洱惊讶。

“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速度的。”那边说,“上班时间,被领导抓到要被骂的。”

“那你等等啊,我马上给你把折扣做了。”岳芸洱说道。

卖了网店很多年,这些熟练无比。

一会儿就将价格做了处理,回复,“可以了,回头请你吃饭。”

“必须请客。不说了,我让他们下单去。”

而后。

岳芸洱就收到好多订单消息。

这样下去,不是要发财的节奏吗?!

她拿着手机很认真的处理订单,嘴角还带着笑。

“岳秘书!”身边,突然响起了何源的声音。

岳芸洱差点没有把手机摔落,连忙从座位上站起来,一脸心虚的看着何源,“总裁。”

“在看什么?”何源看着她的手机。

“没有。”

“拿出来。”

“对不起总裁,我下次上班时间再也不看手机了。”岳芸洱保证。

何源蹙眉。

岳芸洱说,“对不起。”

很认真的道歉。

何源脸色微沉,“帮我重新泡杯茶进来!”

“是。”岳芸洱连忙恭敬。

何源转身走了。

那一刻带着一丝冷笑。

岳芸洱根本就不在乎。

根本就不在乎,在不在他身边!

------题外话------

下午二更。

记得月票啊,月票啊,月票啊!

~(>_<)~

小宅跪求。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