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最后一搏(8)欧力的失策!/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柏莎琳娜的寝宫。

夏绵绵被人秘密带走。

带走之后。

一个黑影从暗处走了出来,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夏绵绵被人绑架离开。

他冷峻的脸颊上,带着嗜血眼神,紧捏着的拳头,身体都在发抖。

“王子。”身后有人恭敬无比,“国王让你去他的寝宫。”

封逸尘眼眸微动。

他看着身后的人,离开了柏莎琳娜的住所,直接到了国王的居所。

国王在房间中等他。

周围人很少,只有几个贴身且可以完全信任的侍卫在。

封逸尘站在国王的面前。

彼此,看着彼此。

今晚的一切,都是他们策划的。

他从北夏国回来已经一周了,和北夏国统帅的谈判很顺利,他们利用石油的进出口贸易做两国友好合作,北夏国会对阿尔戈的内政给予出兵的支持,他们只需要等待撒里和欧力的自投罗网,而封逸尘就一直影藏在暗处等待时机。

果然不出所料。

欧力蠢蠢欲动。

撒里也在蠢蠢欲动。

他们等的就是一个契机。

“现在你觉得应该如何?”国王问着封逸尘,“撒里和欧力现在都已经在我们的计划和安排下离开了皇宫。”

“先按兵不动。”封逸尘直言,“看看欧力到底会怎么做,如果欧力真的拿着你的军权去和撒里打了起来,我们就等待时机在适当的时候以镇压内部矛盾为理由将两方顶罪逮捕,这样可以坐收渔翁之利甚至不需要浪费太多的兵力就能够将两方一举歼灭!”

“如果欧力是在和撒里合作呢?”

“就只能以武力对抗武力。”封逸尘说,“北夏国给我们的军队力量不少,今晚之后就能够看出来欧力到底是会选择和撒里合作还是会选择和撒里反抗,如果他选择了撒里,那么显然今晚就不会有任何举动,在明天极有可能会带着他的兵权和撒里一起逼宫。我会提前将所有的军队派遣保护皇宫进行强势镇压,而你给欧力的那支国防精英部队还能够和我们一起里应外合,胜算很大!借此,我们有更加合理的理由将撒里和欧力定罪枪毙!”

“好,就交给你了。”国王信任的说道。

且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失败的结果……

无法想象。

“但是……”封逸尘看着国王。

国王也这么看着他。

“我妻子被欧力带走了。”封逸尘一字一句。

国王眼眸一紧,脸色那一瞬间就变了,“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关心儿女情长?!”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如果她有什么不幸,我不会苟活。”

“封逸尘,你现在已经是阿尔戈的王子,唯一的王储继承人,我希望你明白你的身份到底在哪里?!”国王盛怒!

封逸尘说,“我不需要你来提醒我任何事情,我很轻我现在做的一切。我就是告诉你,任何时候,不管如何不能下达任何伤害我妻子的命令,否则我会义无反顾的反抗你!”

“你威胁我!”

“不是威胁,是我一定会做的事情。”

国王气得身体发抖。

他狠狠的看着封逸尘,“你妻子和欧力之间早就发生了关系,今晚上你也在门口,你应该听得清楚他们之间有多亲密有多激情,这样的女人,这样给你戴了绿帽子的女人,你还要?!我们阿尔戈的女人无数,只要是你想任何女人都会跪在你的面前俯首称臣,而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诉你,要找一个比你妻子漂亮一百倍的女人,多的是,我阿尔戈在全世界都是出了名的俊男美女,为了不让我阿尔戈的女人流出国外才会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实施了女子未婚不能以真面目见人的规矩!只要你需要,我可以把全国最好的女人最漂亮的女人送到你面前!”

“我不需要!”封逸尘坚定无比,“我说得很清楚,不管我现在什么身份,不管你最后要给我什么身份,我要的人只有我妻子阿九,我现在说的就是我之后会做的。如果任何军权关系到了阿九的安慰,我会选择以阿九的性命为主,那个时候,请你不要对我产生干涉!”

国王拳头紧握。

那一刻真的是很想一拳揍翻了封逸尘。

但那一刻,在如此关键的时刻,他不得不妥协,“随便你!但我也不得不告诉你,如果因为你的决定导致我们的政权失控,你将会成为哦历史上极大的罪人,将会被永远记在政治的历史上,被人唾弃一万年!”

他不在乎。

封逸尘不在乎。

他在乎的只有阿九。

而今晚,他却眼睁睁的看着阿九从他的面前被人如此带走。

为了不引起欧力的怀疑,所以他默许了,那么隐忍的默许了夏绵绵从他眼皮下消失。

那一刻,他是知道夏绵绵就算消失暂时都不会有危险,欧力把夏绵绵待在身边只不过是为了给自己留下后路而已,暂时绝对不会杀了夏绵绵,所以衡量再三,隐忍再三,他只能再一次选择放弃了阿九。

可一旦真的关系到生命安危的时候,他会选择丢弃全天下!

宁愿,被人唾骂。

而此刻的皇宫外。

夏绵绵被人带走之后,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她被人松了绑,解开了眼罩,取下了嘴里的东西。

她眼眸一紧。

果然是欧力。

果然就是眼前的欧力。

夏绵绵冷冷的看着他。

欧力就坐在她面前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此刻还悠闲的喝着红酒。

夏绵绵也没有任何表情,就蓦然的看着他。

“没什么想问我的吗?比如我为什么要把你带过来?”欧力说,淡淡的说着。

夏绵绵冷漠,“我真的没有任何兴趣知道你要做什么。”

“那我说我把你带出来只是为了杀了你,你还能这么无动于衷吗?”

“欧力!”夏绵绵咬牙。

“哈哈。”欧力冷冷一笑,“你知道吗?我有时候宁愿看到你发怒的模样,也不想看到你对我一眼旁观的样子,至少你发怒,代表你对我有情绪而不是把我当成透明人。”

“你到底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欧力放下了红酒杯,那一刻也放下了翘着的二郎腿,从沙发上站起来。

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向面前的夏绵绵。

夏绵绵警惕。

欧力停在她面前,抬起她的下巴,“一会儿我要去见撒里了。”

夏绵绵紧抿唇瓣。

“你说,我是去杀了他,还是主动交出自己的军权让他直接皇宫逼退现任国王。”

“那是你的事情。”

“你这么聪明,给我点建议。”

“我没有好的建议。”夏绵绵冷冷的说道,“而且我的建议对你而言有任何作用吗?你早就已经有了你自己的打算了!”

“你怎么知道我有打算了?我真的很徘徊,我是这个时候除去撒里然后继续当我的驸马爷等着继位,还是和撒里一起现在就杀了国王让撒里扶持我即可当时国王,这真的是一个好难得抉择!”

夏绵绵咬牙。

这个男人完全就是在得了便宜又卖乖。

而她也不得不佩服,欧力就真的在如此一段时间内做到了如此地步。

成了那个左右皇宫政权的关键人。

说直白一点,欧力想要让哪一方胜出就是哪一方最后胜出。

而且不得不说,不管是哪一方活得最大利益的人就是他。

撒里赢了。

撒里不能名正言顺的继位,他就会被拥簇到国王的位置,虽说目前的兵权在撒里的手上,但以欧力现在的一个势力以及对自己能力的肯定,利用他的阴谋算计从撒里手上拿下兵权应该不会是太过长远的事情。

国王赢了。

自然,撒里的大部分军权就会直接落在欧力的手上,欧力就只需要等着国王老去国王去世然后顺理成章的继位从而阿尔戈还是属于了欧力一个人。

欧力果然是能人。

如果没有封逸尘的身份,欧力赢定了。

就算封逸尘现在的身份出炉,如果北夏国真的不给予支持,如果封逸尘到现在都还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动作,那么,欧力也赢了。

夏绵绵不得不审视着面前的男人。

欧力也很大方的让她一直看着,嘴角甚至还拉出一抹笑容,“是不是觉得我很强大?!”

“是。”夏绵绵这次没有言不由衷而是由衷的肯定,“我真的想象不到,一个在这国家毫无关系的人,怎么能够做到如此地步?!”

“既然如此认可了我的能力,是不是就代表着,也认可了我这个人?”

“不是。”夏绵绵说,“能有如此能力的人,就会有可以匹配如此能力的心狠手辣,任何人三观正的人都不可能认可这样的人!”

“你总是让我,乐极生悲。”欧力看着夏绵绵的脸颊。

那一刻。

他猛地一下,撕掉了夏绵绵脸上的面具。

夏绵绵咬唇。

脸色上有些痛。

突然被这么撕掉,脸颊下的皮肤红肿一片。

因为已经戴了一段时间,确实脸上也开始有了一些,异常的疙瘩反应。

“还是这样我比较喜欢。”欧力说。

夏绵绵当欧力是变态。

柏莎琳娜有多绝色,一般的词汇根本就无法形容。

“我走了。”欧力说。

夏绵绵蹙眉。

“等我的好消息。”

然后,走了。

就是不会告诉她,他的想法是什么。

当然,从始至终都没想过要她的建议。

不过就是在逗她而已。

欧力的决定,又有谁可以改变。

她在陌生的地方,只能默默的等着。

她不知道她来到了哪里,她只知道,守卫在她身边的人不少。

她想要逃出去完全不可能。

夜晚越来越深。

墙壁上的大钟已经显示到了凌晨三点。

今晚果真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

今晚就是会发生腥风血雨的事情,到了第二天天明时刻。

阿尔戈的世界就会大变样。

夏绵绵保持着冷静,保持着冷静等待那个结果。

她不去揣测最后会怎样,她就是在等。

时间一分一秒。

安静到窒息的房间内,恍若只有钟摆的声音,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

天空似乎开始亮了起来。

东方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彩霞,今天是一个艳阳之天。

夏绵绵依然在房间里面等待。

不知道自己保持了这个姿势多久。

直到。

一个人突然猛地将房门打开。

什么话都没说。

夏绵绵只看到他冷冽的眼神,那个眼神一动,所有人立刻靠近夏绵绵,直接将她重新捆绑,迅速的带着她离开了那个陌生的房间。

那一刻。

夏绵绵反而是冷静的。

冷静的想着。

欧力失败了。

欧力失败了才会拿她当人质。

但是,欧力怎么会失败?!

做任何一个决定,应该都不会失败。

还是说,欧力在刺杀撒里的时候失手了。

欧力不像是一个会失手的人。

太多的疑问在自己脑海里面不停的翻滚。

夏绵绵被人带进了一辆轿车内。

一行人警惕的护送她通过一条秘密小道背驰而走。

开了不知道多久。

天色越来越亮。

夏绵绵似乎看到了一群人。

中间那个男人就是欧力。

欧力看着轿车到来,猛地直接上了车,与此同时,其他人一个跟着上了后面的几辆轿车,疯狂的在阿尔戈的街头上迅速的行驶。

夏绵绵看着脸色惨白的欧力。

看他的神情看不出任何异样,但他毫无血色的脸骗不了人,欧力应该受伤了。

而且不是小伤。

她眼眸打量着他。

还没发现什么,欧力冰冷的声音直接说道,“不要看了,这里,枪伤。”

欧力指着自己大腿的位置。

夏绵绵咬唇,鼓起勇气,“你失败了?!”

“是啊。”欧力说,“我居然失败了!”

“暗杀撒里失败了?”

“呵。”欧力的脸色带着无比嗜血的味道,“如果失败了,我也不至于逃的出来!”

“既然没有失败,为什么会如此……”夏绵绵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是吧?!我居然都没有想明白。”欧力冷冷的说道,“我都没有想明白,国王那个死老头,怎么可能在皇宫哪儿也没去却可以在如此短短时间将北夏国的兵力调遣了过来,对我进行了围剿。我帮国王杀了撒里,现在反而被那死老头子追杀!国王我可真是小看了他,他居然真的只是在利用我!而我想明白的不是国王利用我,我根本没有把国王看在眼里!他就算利用我原本也不可能对我做什么!我想不明白的时候,北夏国的军力怎么过来的!”

夏绵绵那一刻听着欧力的话语,暗自松了一口气。

她就知道,封逸尘做任何事情都不会失败。

绝对不会。

她就知道,封逸尘成功了。

很显然,事实就是,欧力最终选择了暗杀撒里,然后归顺国王等着继位。

他的想法很简单,杀撒里,很难,但他是唯一一个可以有机会杀掉撒里的人,因为只有撒里会单独见他,而撒里现在对欧力还没有特别的防备特别是他以为欧力帮他又拿到了一直军权,再次疏忽的一瞬间,以欧力的身手杀死撒里很简单。

撒里一死,撒里的所有自然就全部都属于了欧力。

欧力带着他拥有的军权,虽说不能立即上位但阿尔戈基本上就全部掌控在了他的手上,应该是万万没想到,在自己还没走出撒里的宫殿,自己就被国王的人在外围困了,好不容易逃了出来。

而他不选择逼宫国王,大概也是怕夜长梦多。

撒里的权利这么大,欧力还需要挺长的时间和撒里斗智斗勇,倒不如,现在铤而走险把撒里先干掉以绝后患。

结果。

落入了圈套。

此刻,显然只能逃命。

北夏国的兵力出动,国王的精英部队应该也只是表面归顺欧力,真的到了关键时刻国王一声令下,在国王强势的情况马上反戈,欧力此刻完全是声名狼藉。

“怕死吗?”欧力突然开口。

夏绵绵冷静地看着他。

“怕死吗?”欧力再次问道。

“怕!”

“想走吗?”欧力眼眸一紧。

夏绵绵喉咙微动。

她不知道欧力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想走吗?一个人。以你现在的模样,国王的人不会追杀你,你能够顺利逃走。”

“你会放我走?”夏绵绵那一刻甚至有些心跳加速。

她不相信欧力会有这么好心。

这一刻却又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欧力不是在开玩笑。

她抿唇。

想着欧力今天撕了她的人皮面具,是不是就代表着,欧力其实早就做好了如果失败的后路,是不是代表着,欧力可以保她的所有安全。

但是……

欧力凭什么保她。

“不会。”欧力突然开口。

夏绵绵就知道。

她想多了。

欧力恨不得多一个人和他一起陪葬。

“所以安分守己,别做一些有生命危险的事情。”欧力嗜血的说道。

夏绵绵咬着唇。

她把视线放在街道外。

目前,还没有任何车辆追赶过来。

她不知道,封逸尘多久才会赶到。

但她相信,封逸尘一定会来。

轿车依然迅速。

迅速的穿过很多偏僻的巷口,仿若是一条早就准备好的路线,人很少,避开了很多重要关键的把手,一路顺畅顺畅无比的,到了一块无比空荡的地方。

夏绵绵远远地看到了几辆直升飞机。

欧力果真做好了所有逃走的准备。

几辆轿车,全部停了下来。

所有人拿着重型武器,四处警惕。

欧力带着夏绵绵一起,直接走向了停靠着的直升飞机。

夏绵绵回头看了看四周。

没有人追上来。

封逸尘果然没有给赶到。

她被迫跟着欧力一起,往直升机上走去。

还未靠近。

欧力突然一声令下,“所有人往后!”

那一声之后。

面前的几辆直升机,突然响起了爆炸的声音。

炸弹轰隆隆的炸了一地。

夏绵绵那一瞬间就感觉欧力将她狠狠的扑在了地上,将她圈在了自己身下,根本没来得及多停留,在强烈的爆炸声之后,欧力拉起地上的夏绵绵迅速的坐上了其中一辆轿车,其他人也努力的往轿车上跑,欧力的轿车上上来了几个人,欧力根本不会等任何人,开着车直接往街道上横冲直撞。

此刻周围突然涌现了很多早就埋伏到此的车辆,全部追赶,有些直接在前面抵挡,欧力甚至想都没有想,疯狂的撞了过去,然后迅速倒退又迅速的离开。

后面的欧力车辆也在这么多撞击和疯狂的中渐渐走散。

唯有剩下欧力这一辆车中,夏绵绵还有欧力的三个手下跟了上来,在阿尔戈的街道上无限的疯狂。

此刻,又是几辆轿车在前面挡路。

欧力根本不管不顾。

一脚油门更是踩到了底的毫无减速。

夏绵绵甚至都觉得,以现在他们的情况如此撞击下去,可能真的车毁人亡。

夏绵绵狠狠的抓着旁边的扶手,在尽量保护自己。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前面的三辆轿车。

在撞上去那一瞬间。

三辆轿车突然闪开了。

就是一下闪开了,反而给了他们一条通道。

是对方也怕死吗?!

总之,跳过了一劫。

而逃过那一劫之后,欧力的速度依然没有停下来甚至速度一直在加快一直在加快,直接冲进了阿尔戈的海边,想都没有想直接就往海里面开去,在掉下海水的那一瞬间,欧力大声说道,“所有人打开车门!”

车子迅速落进了海里。

开着的车门那一刻,所有人在车子掉落的一瞬间,从车内跳了下去,跳进了海水里面。

夏绵绵也掉了进去。

她想。

这个时候就是她逃跑的时候。

她只要离开了欧力,就能活着。

她憋足一口气,往一个方向游去。

刚游了几步。

身体突然被人猛地桎梏住。

夏绵绵转头看着欧力,看着欧力拽着她的身体在往上。

夏绵绵甚至不管三七二十的一脚踹在了欧力的身上。

踹开了欧力转身就打算自己离开。

欧力那一刻并没有停留,迅速的在水里一把抓住了夏绵绵,夏绵绵还想反抗的那一瞬间,欧力突然拿着枪指着她的头。

夏绵绵咬牙。

手枪现在都可以防水。

她如果再动,欧力肯定会让她脑袋开花。

欧力似乎是发现了夏绵绵的老实。

他狠狠的拽着夏绵绵浮上了海面。

海面上。

刚冒出头,一辆快艇就迅速的开了过来,似乎早就有此安排。

快艇的上的人迅速的将夏绵绵还有欧力拉了上去,此刻欧力车内跟着跳下海的其中两个也已经上了快艇,还有一个,大概又是被遗落的,自然欧力也不会再等。

他吩咐,快艇迅速的在海平面上,疯狂。

夏绵绵回头,看到了海平面上追赶过来的人。

就算封逸尘再聪明,可能也没有料想到,欧力给自己在阿尔戈设置了这么多的逃生渠道。

没有预料到,而封逸尘耽搁了一点点时间,他们就是隔了千里的距离。

渐渐,夏绵绵甚至已经看不到海平面上的人影了。

她喉咙微动。

转头看着欧力,看着欧力冷峻的神情。

她其实很想跳海。

她想这个时候跳海,欧力肯定不可能停下来找她。

但是。

欧力似乎早有预料她会有此动作,他的手从上了快艇之后就一直拽着她没放,一直拽着。

快艇疯狂的在海平面上。

然后迅速的停靠在了一个荒岛上。

那个开快艇放下他们之后,开着快艇又往前走,大概是在故意引开视线。

欧力带着夏绵绵,还有身后跟着的两个男人一起,走进了黄岛的丛林之中。

根本就没有任何停留。

一直穿过丛林,穿过偌大的丛林,如此荒野之地,还能看到很多未见过的小动物甚至是一些有毒的蛇类等。

他们走了很久。

一直到夜幕降临。

整个过程欧力一直没有说话,一直拉着夏绵绵的手,一直往前走。

直到,真的穿过了这片丛林。

然后欧力吩咐,“把这些推开。”

面前的两个男人一怔,随即,听后吩咐向前,在一片不被人注意的地方,居然又藏着一艘快艇。

两个男人立马将快艇推到了海面上。

欧力带着他们所有人坐了上去。

其中一个人直接开着快艇。

欧力指了一个方向,继续而行。

那一秒,夏绵绵甚至觉得,欧力真的可能会逃走了。

在阿尔戈如此的兵力追逐下,也能够平安离开。

欧力紧绷的情绪在那一刻似乎也稍微松了一口气。

他转头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也这么回视着他。

“佩服我吗?”

“佩服。”

欧力冷笑了一下。

他突然打开快艇下的一个小箱子,里面全都是些医药用品。

这一刻夏绵绵才突然想起,欧力受了枪伤。

还是腿伤。

但整个过程,欧力明显没有任何停留的甚至脚步比她还快还稳。

夏绵绵不得不佩服这个男人的毅力。

能够从一无所有到达今天的地步,绝对有着非同凡人的经历。

欧力突然把医药箱递给夏绵绵。

夏绵绵看着他。

“帮我把子弹取出来。”欧力说,“别给我耍花样!”

夏绵绵咬唇。

她现在能耍什么花样。

现在她要是跳海,在暂时安全的情况下,欧力肯定会停下来然后将她待回来甚至,一枪暴毙也可以。

她拿过欧力的医药箱,拿出简单,剪开了欧力的裤子。

血粼粼的枪伤口就这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看着那已经有些溃烂的伤口,她说,“忍着点。”

“你大胆的取。”欧力不在乎。

夏绵绵也真的没有客气。

她消毒,然后拿出茧子,直接从欧力的肉里面挖出了子弹。

很深。

但是欧力硬是咬着牙,一点反应都没有,唯有大腿上不受控制的战栗。

夏绵绵帮他将化脓的地方清理,然后缝针包扎。

此刻夜色已经很晚。

夏绵绵看不清楚欧力的脸色。

而身边拿着军用电筒的人,也不敢用电筒的灯光对准了欧力。

夏绵绵想,欧力此刻应该很虚弱。

“你别想着从我身边逃走,龙九。”欧力那一刻突然开口,声音冷血。

夏绵绵咬牙。

这男人仿若知道她在想什么。

欧力说,“就算死,我也会拉你陪葬,别怀疑我的能力。”

夏绵绵什么话都没说。

她安静的坐在了一边。

快艇一直在黑暗的荒野的海平面上行驶,速度很快。

周围依然很安静。

除了快艇的声音,没有任何其他声音。

夏绵绵那一刻也在默默的喘气,在养精蓄锐。

经过这么一天一夜,再好的人,体力也会透支。

她靠在快艇上,闭着眼睛,睡觉。

她想得很明白。

要么跟着欧力一起逃命,不会死。

要么封逸尘追了上来,也不会死。

只要不死,她总有办法活着回到封逸尘的身边。

一定要活着回去找封逸尘!

------题外话------

达拉,下午二更,(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