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校庆,迷路的岳芸洱!/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幕下。

响起了好几道枪声。

夏绵绵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刚刚开枪的那个男人,血流成河的和欧力躺在了一起,显得特别的狰狞,而身后为她档掉子弹的人,也已经支撑不住,躺在了快艇上,瞪着眼睛看着天空,那一刻,眼内无神,眼泪却顺着眼眶流了出来。

封逸尘上前一把将夏绵绵从快艇上抱了过来,紧紧的将她拥抱在了怀里。

那一刻,夏绵绵却莫名感觉不到温暖。

莫名觉得周围都好冷。

分明已经绝对的安全,但此刻就是没有了那种从内心深处的心安。

封逸尘将夏绵绵抱了好一会儿。

然后放开了。

他一个眼神,周围的两个保镖上前,恭敬无比的保护着夏绵绵。

封逸尘一个人去了面前的快艇,上去。

蹲下身,扶起了那个躺在地上的人。

封逸尘撕开了她的人皮面具。

“爱莎!”封逸尘叫她。

声音难掩的温柔。

爱莎眼眸转动。

夏绵绵就站在不远处,她也看清楚了那张人皮面具下的人了。

原来。

封逸尘把自己的人安排到了欧力之中,大概是混着国防的那支队伍进去的,而后跟着欧力出来,那个时候时间紧迫,欧力应该也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异样,所以,封逸尘能够这么快的找到欧力甚至设下天罗地网就是因为爱莎一直在他们身边。

而爱莎装扮得是个男人,她甚至在如此危机下,也没有发现爱莎的存在。

此刻似乎也什么都能够解释得过去了。

比如,为什么整个人会想要杀了她。

爱莎一直很想她死,所以在那一刻,在看到封逸尘想要铤而走险的时候,爱莎绝对会先杀了她,会先保封逸尘的安全。

而最后……

最后,为什么又要帮她挡枪。

她死了,不是爱莎一直盼望的吗?!

她直直的看着封逸尘,看着封逸尘抱着的爱莎。

爱莎眼眸动了动,虚弱的声音说道,“BOSS,你又欠我一命了。”

“爱莎……”

“从来没有躺在过你的怀里。”爱莎说,虚弱的声音无比的说道,“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阿九,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她,我知道你的视线总是在她身上的时候我有多难受……咳咳……”

爱莎呕出血。

封逸尘紧张的看着她,“别说了,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了。”爱莎说,“你明知道,我活不了的。”

“爱莎……”

“你静静地听我说完好吗?”

封逸尘沉默,缓缓点头,“嗯,你说。”

“我很爱你BOSS。”爱莎说,那一刻,眼泪就这么无声的一直往下。

封逸尘大概也眼红了吧。

夏绵绵似乎看到了他不受控制的,喉咙急速波动。

“我比阿九更爱你……”

“对不起爱莎。”

“没关系。”爱莎说,“你知道就好了,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我比任何人都爱你就好了,BOSS……”

“嗯,我在。”

“我能叫一声你的名字吗?”爱莎问,泪眼模糊的双眼。

不只是眼泪让她看不清楚。

抽空的意识也让她越来越迷糊,越来越脱了现实。

“嗯。”封逸尘重重的说道。

“封逸尘……”虚弱的声音,从她嘴里缓缓吐出。

那一刻,分明都看到了她嘴角的笑容,轻微的,却很幸福。

仿若,说出了全世界最最动听的词语,让她如此喜悦。

她闭上了眼睛。

眼眶中的眼泪就这么顺着眼眶一直滑落!

“爱莎。”

“封逸尘,亲亲我好吗?”爱莎说,用尽了力气,用她觉得世界上最好听的名字,说出了自己最后的遗愿。

封逸尘就这么看着她。

夏绵绵能够感觉到他情绪的波动。

他看着爱莎,看着爱莎虚弱而苍白的脸颊。

看着她眼泪不停的留下。

忽然,好像没有了更多。

封逸尘那一刻终究俯身,一个吻亲在了爱莎的脸颊上。

夏绵绵看不到爱莎的脸颊了。

就看到封逸尘,看到他亲着爱莎,挡住了她所有的视线,但她看到了爱莎的手臂,在那一刻,彻底的垂了下去。

就这么,香消玉损。

终究,爱莎死了。

救了封逸尘一次,救了她一次。

而她最后在封逸尘的怀抱,满足的走了。

她默默地看着他们这一幕。

没有特别强烈的情绪,大概还是会有些难受。

她转身。

转身,走向了面前垂落的软体。

她一步一步爬了上去。

她想,该结束的应该就都结束了吧。

从此以后,在也不会有这么多生死离别,在也不会有这么多悲伤了吧!

……

驿城。

这个宁静的城市。

这个没有那么多腥风血雨却依然隐藏着尔虞我诈的城市里。

岳芸洱依然勤勤恳恳的做着何源秘书一职。

她很认真。

尽管一直觉得,自己可能待不长久了。

何源能够容得下她,吴小欣怎么可能容得下去。

何况,刚刚她才拒绝了吴小欣让她去开会的事情,她说她很忙,说总裁有很多事儿吩咐她做。

吴小欣就愤怒的挂断了电话。

她惹到总裁夫人了,她早晚得滚蛋。

她想过了,滚蛋之前应该发展点业务关系。

比如,销售情趣用品。

她点开聊天软件。

谢婷婷发来喜讯,“集团客户部的GGMM们需要购买如下产品,请岳老板折扣后他们好立刻下单。”

“你简直是我的财神爷。”岳芸洱很激动。

“那必须的。”谢婷婷说,“但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好东西我要第一时间体验!”

“好。”岳芸洱一口答应,“免费送给你。”

“那还差不多!”那边说道,又编辑过来,“话说总裁和你用过没?”

“没有啦。”岳芸洱敲着键盘。

“为什么没用?”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啦,你别逼问我了。我也要特别提醒你一下,我和总裁……就是分开了,你对我好我可能也不能帮你大忙了,还有可能我近期就会被辞退了,所以,对不起啊,谢婷婷。”

“你们分开了?!”谢婷婷打了一个大大的惊讶表情过来。

“不好意思,现在才给你说,你要是不想帮我拉客了我也不会怪你的。”

“什么啊,一码归一码,我像是这么不耿直的人吗?!”谢婷婷快速的发送信息过来,“但是为什么你和总裁就掰了,我看总裁挺喜欢你的,那晚上抱着你亲的模样……”

“都说了那是喝醉了。”岳芸洱解释,“反正就是分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不是就代表着,最终吴小欣取得了胜利?”

“是啊,不过这是本来的事情,而且我觉得,可能过不了多久何源就会真的娶了吴小欣,等着喝总裁的喜酒吧。”

“你没有什么不开心?”

“没有,总裁对我很大方。”

“给了你一笔巨款?”

“哈哈,不说了,我去做折扣。”

“嗯,对了今晚我有事儿就不能上门到你这边拿货了,回头我找一个人过来拿,到时候给你打电话。”

“好,那晚上我等你。”

“嗯。”

岳芸洱连忙低头把折扣做了。

分明上次才说好了不要在上班时间做这些事情,而她就是不听话。

她迅速的把网店的商品作了处理,还做得小心翼翼的,结果一抬头,抬头就看到了何源站在了她的面前。

她连忙放下手机,看着何源,就是一幅做错了事儿的样子,非常拘谨的看着他,等待批评或者等待吩咐。

“下午到驿成大学的校庆演讲是几点开始?”何源冷漠的问道。

“下午3点开始,我已经叫了总裁的专用司机在下午2点半的时候在楼下等你,这边过去到驿城大学只需要十五分钟,刚刚也和驿城大学那边的接待处做了衔接,过去就会有人专门接待。”

“嗯。”何源应了一声,就走了。

岳芸洱看着何源的背影。

这两天和何源的关系就是这样,公对公。

没有半点多余的其他情绪。

彼此对彼此都是。

岳芸洱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然后就看到了吴小欣从外面走进来,将文件直接放在了岳芸洱的桌子上,脸色并不太好,甚至口吻有些讽刺,“岳秘书,很忙啊?”

“我不忙,主要是总裁的时间比较有特殊性。”岳芸洱连忙说道,显得很是尊重。

吴小欣冷笑,对于岳芸洱如此的狗腿,她真的是有些不屑。

但不得不说,岳芸洱还真的懂得如何在职场生存,对着谁都这么小心翼翼完全不敢得罪,有时候她甚至想要找一点岳芸洱的错误都找不出来,这个女人大概也知道自己现在没有何源的庇护,至少岳芸洱被何源赶了出去,没有了同居关系,岳芸洱也不敢再放肆。

吴小欣睨了一眼岳芸洱,直接走向了何源的办公室,敲门而今。

岳芸洱看了那边一眼。

吴小欣基本每天都去何源的办公室待一会儿,也不知道去汇报什么工作,有时候岳芸洱甚至觉得,吴小欣就是在故意挑衅她,警告她。

她真的特别想要告诉吴小欣,真的只是多此一举。

何源这两天对她的生疏,她真的很有自知之明。

然而,吴小欣不会信她。

她也不会多说,就在作为座位上,做秘书该做的事情,把之前秘书交给她的那些事儿那些话都牢牢的记住,她很清楚,以她现在的情况,如果出错了一点点,她立马就要滚蛋,而她还想能够多留就多留下来几天。

这么一直小心翼翼的上班工作顺便看看《西方经济学》,到了下午2点钟,岳芸洱就敲门何源的办公室。

何源有时候会有午睡的习惯。

总裁办公室里面的夹层刚好有一个小的休息间,何源一般会选择在里面睡一会儿。

岳芸洱推开办公室房门的时候,何源不在办公桌前,岳芸洱只得走向了他的休息室,也敲了敲房门当何源没有回答,她就直接推开了房门。

房门内,何源确实在里面休息。

难得这么不惊醒。

是真的很困吗这几天?!

但显然,这几天的工作形成并不是很多,而且也没有经常加班,但每天早上看着何源的时候,总觉得他缺乏睡眠,回家晚上加班了?

岳芸洱默默地笑了笑。

可能加班了。

她蹲下身体,低声在何源身边叫着他,“总裁,起床了,2点半要出发去驿城大学。”

何源皱了皱眉头,没有起来的意思。

岳芸洱很自然的伸手去触碰何源。

以前的亲密有时候总是让她忘记了要去避嫌。

她手指就这么碰到了何源的肩膀上,那一瞬间,岳芸洱的手猛地一下被何源狠狠的抓住,力度有些大。

岳芸洱有些吃痛,她忍不住叫了一声,“啊。”

何源睁开了眼睛,眼神中带着凌厉。

岳芸洱咬唇,她好像又得罪了何源了是吗?

“谁让你进来的!谁让你碰我的!”何源冷漠无比,那模样就是特别的生气。

起床气还很重的样子。

岳芸洱连忙解释,“总裁,2点了,我是进来叫你起床的,否则一会儿去驿城大学就迟到了,现在2点10了。我刚刚有叫你但是你一直没有醒过来,所以才碰你的,对不起,下次我会注意了!”

何源紧紧地看着岳云洱,回神。

缓缓,他放开了岳芸洱,淡淡的说,“去外面等我。”

“好。”岳芸洱连忙起身。

那一刻甚至是逃也似的跑了。

何源就这么看着岳芸洱的背影,然后感觉到被单下自己的身体的反应。

刚刚,果然做了一个不太好的……春梦。

他掀开被子起身,走向小型的洗漱间,他低头看着自己突兀的地方。

以前没觉得十天半个月不做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现在反而……

他打开水龙头,用冷水清洗,好一会儿才从浴室出来,表情更冷了。

岳芸洱毕恭毕敬的在办公室等他。

何源是真的没睡醒吗?!

就简单的起床花了10分钟,而此刻的脸色好像更不好了。

岳芸洱也不敢惹了他,小声说道,“司机已经在楼下等候了,总裁现在就走了吗?”

何源冷漠的点了点头,大步走在前面。

岳芸洱跟上他的脚步,非常的规矩,绝对不会去主动的招惹了何源。

两个人走在电梯口等电梯。

吴小欣突然从一边走过来,“何总,听说你要回母校去做演讲?”

“嗯。”何源点头。

“现在就要去了吗?”

“嗯。你有什么事儿吗?”何源说,对着吴小欣明显温柔很多。

岳芸洱那一刻甚至还觉得,她是不是应该非礼勿听非礼勿视啊。

“没什么。就是有点想跟着你去看看你的母校。都说驿城大学是全国最高的学府,之前高考的时候查了一点点没能考考上我想要的专业,所以选择了其他学校,早知道还是应该随便就对一个专业和你一个学校了。”

“你的大学也很好,不需要有什么后悔。”

“还是有很多后悔的事情的。”吴小欣故意说道。

岳芸洱那一刻似乎都听懂了吴小欣的话中有话。

她依然站在旁边,就当透明人一般。

“何总,能跟着你一去你的母校吗?”

“下次有空我带你去,这次不方便带太多人回去,有记者在场容易被人误写。”何源解释。

吴小欣有些不爽,心里想着既然不愿意带太多人,为什么不把岳芸洱换下来。

但是那一刻,还是忍了。

她很清楚,对何源不能太过激进。

她微微一笑,“那我就不去了,下次有机会再跟着你去走走驿城大学。”

“嗯。”何源点头。

岳芸洱都觉得,吴小欣在何源面前真的特别的知书达理善解人意。

电梯到达。

何源准备走进去。

吴小欣突然靠近何源的身体,双手帮何源整理着领带,“有些歪了。”

“谢谢。”

吴小欣一笑,“何总真帅,慢走。”

何源嘴角轻抿,走进了电梯。

岳芸洱连忙也跟着走了进去。

岳芸洱就一直在回想刚刚吴小欣故意的举动。

吴小欣这么一个精英女强人的模样,对待感情任谁都会误以为她很矜持,绝对不会主动的说一些甜言蜜语,但吴小欣就是可以脱口而出,比如何源很帅的话,她想她真的很难说出口。

岳芸洱默默地跟着何源坐进了小车上。

车子一路安静。

岳芸洱也不知道以前的秘书和何源的相处是不是也是这么冷漠,但她真的能够感觉到,何源如此冷冰冰的态度。

她是很不受何源待见的吗?!

大概事实就是如此。

车子到达目的地驿城大学之后,何源在面对校长的亲自接待时,瞬间似乎就像是换了一张脸一般,带着温和的笑容,还特别积极主动地和校长聊天,看上去很健谈,也很亲和。

岳芸洱想,职场上的人,可能都是有几副面孔的。

她跟在何源的身后,在热闹腾腾的大学校园里走了一圈。

大学。

岳芸洱就这么默默地看着。

以前的自己从来没有向往过,在自己家境还挺好的时候,她没觉得自己不能上大学所以半点都没有期望,在自己遭遇变故的时候也知道自己不可能上大学了所以从来就没有想过,现在看来,却莫名有些心灵上的悸动。

那一刻就莫名的在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时有些失神。

当自己反应过来的那一刻,就突然没有看到何源还有校长的身影了。

人呢?!

今天人特别的的多,很多商业重要人士都被邀请回来参加校庆了,而驿城大学又出了名的大,她面对如此多的道路如此多的人,一下子茫然了,要不要给何源打个电话问问怎么走?!

算了。

何源肯定会骂死她。

她有时候真觉得自己笨到完全无可救药。

她只能凭着感觉往前走。

但是,能去哪里?!

对了,何源是去做演讲的,去礼堂应该是没问题的。

她就看路标,然后又问同学。

然而,每个人给她指的方向都不同,因为学校礼堂很多个,他们不知道她到底要去哪一个。

岳芸洱彻底懵逼了。

甚至还有些着急。

她完全可以想象,何源会对她有多冒火。

她显得有些焦虑。

那一刻,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好听男性嗓音,一个老师模样的男人出现在岳芸洱的面前,非常有礼貌的问道,“岳小姐吗?”

“是啊,你是?”

“哦,我是这所学校的老师,我姓谢,你可以叫我谢老师。”谢老师温和一笑,看上去年龄好像也不大,给人感觉很有书卷气,长得也有些帅,他说,“何源让我过来找你,说你可能迷路了。”

“总裁让你过来找我的吗?”岳芸洱问道,“他是不是特别生气?”

“还好,没有表现出来。”

也对,何源对任何人都是和颜悦色的。

她说,“谢谢你啊,我真的迷路了,我没想到驿城大学这么大,我甚至都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第一次来是这样的,你跟我来,何源现在要去礼堂演讲了。”

“嗯。”

岳芸洱连忙跟着谢老师的脚步。

谢老师是一个比较健谈的人,不知道是不是老师的原因,一路上谢老师一直不停的在和她聊天,他说,“你是何源的秘书吗?”

“是啊。”岳芸洱点头。

“看上去不像。”

“……”岳芸洱有些挫败的样子,“是不是觉得我很笨?”

“不,不是,只是我一直以为秘书应该是那种看上去就特别精明的人,比如之前何源的那个秘书,一眼就能够看出来那种感觉,你看看着反而有点像是刚出茅庐的大学生。何源这么老奸巨猾的人,你在他手下工作不累?!”

“总裁老奸巨猾?”岳芸洱诧异。

这已经不是第二个人这么评价何源了。

“没看出来啊?”谢老师淡淡一笑,“何源是怎么让你成为他的秘书的?”

“可能他也后悔了。”岳芸洱泄气。

谢老师没有再多说。

两个人往礼堂走着。

岳芸洱好奇的问道,“你和我们总裁很熟吗?”

“也不是特别熟。以前是大学的同班同学。”谢老师说,“大学毕业后我就留在学校任教了,何源就去外面打拚,然后就比我们全班所有人都牛逼的回来了。”

“哦,哦。”原来是大学同学。

怪不得听口吻关系还不错。

“到了。你从这个进口进去,随便找一个位置坐下就好,后台有工作人员专门为何源服务的,你安心的听演讲就行了。”

“好。”岳芸洱笑了笑。

总觉得谢老师很温柔很好相处。

都是同学,差距为什么就能这么大。

岳芸洱心里嘀嘀咕咕的去了礼堂。

哇哇。

好大的礼堂,此刻甚至已经坐满了。

何源的号召力这么大吗?!

岳芸洱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靠边的位置,刚坐下。

主持人就上台了,上台讲话,介绍了一下何源。

岳芸洱听着。

原来何源那么多头衔啊,不只是商业上的成就,还有很多专业领域的文凭证书等。

岳芸洱就这么默默地听着,然后现场响起掌声,热烈的欢迎何源的出场。

何源站在演讲台上,聚光灯打在他的身上。

岳芸洱其实知道何源现在不是以前高中时候的何源了,他参加很多类似演讲类似活动等,见过很多大人物,但是这一刻,岳芸洱还是有些震撼,何源的从容自若真的已经和以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的一举一动都带着他的自信,还有独有的魅力。

场下那么多人,全部都认真地听着他的演讲,鸦雀无声,有时候讲到某些点,又可以带动全场的气氛,大家完全跟随着他的节奏在节奏在听着他的讲演,整个过程毫无尿点。

甚至在结束演讲的时候,很多同学还都在依依不舍。

在结束最后一个问题后。

一个男同学强势的拿过提问话筒大声地问道,“学长,你现在工作这么出众成就这么高,你有没有想过,身边的女生都配不上你了,你的私生活怎么办?”

问题一出,全场哄笑。

何源也笑了笑,他说,“这个世界上没有最牛逼得人,只有更牛逼得人,你在以为自己很了不起的时候,你会发现,原来周围还有更了不起的人,其实说得简单一点,你们现在还没出生社会可能不太知道社会上的一个规律,当你的能力到达一个位置的时候,你身边的人也会跟随着你的能力而改变,圈子就是这么形成的。”

“学长的意思是说,学长现在的圈子中已经都是些有能力的人了,学长最后会选择一个和你能力相当的人结婚!”

何源温和一笑,“或许!”

“所以王君,你没希望了。”男同学说,“学长会找一个和他一样有能力的女生结婚,你这样的柴火妞就不要妄想了,还是随了我这只癞蛤蟆吧,我会好好对你的。”

说完,全场哗然。

原来男生是在变相表白。

不知道那个叫王君的人是谁。

但礼堂内大家都在起哄。

岳芸洱也在其中,没有经历过大学生涯,看来真的是人生的极大遗憾。

在一片欢乐中。

何源的演讲结束。

岳芸洱连忙跑向了讲台又迅速的找到了何源的身影然后非常规矩的跟在了他身后。

何源看了一眼岳芸洱。

岳芸洱连忙解释,“我刚刚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迷路了,你演讲的时候我全程都在下面的,你真的很厉害,总裁。”

岳芸洱拍马屁。

何源什么都没说,转身。

校长和校长身边的谢老师走过来,“何源的演讲果然还是那么保质保量。”

“谢谢校长的缪赞。”

“谦虚了。”校长和蔼可亲,“走,我们去那边照相留影,晚上的时候一起吃个便饭。”

“好。”

说着,何源一行人就往一边走去。

岳芸洱也默默的紧跟着,就怕一不小心又走丢了。

这么折腾了一个下午。

到晚上的时候,就被校长拉着何源去了学校的高级食堂吃晚餐,人还很多,满满的都是人。

岳芸洱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和何源坐在一起,何源那桌主位基本上都已经满席了,岳芸洱想了想,“总裁,我在隔壁桌?”

“嗯。”何源点头。

岳芸洱连忙就坐在了旁边的位置。

刚坐下。

谢老师看到岳芸洱,主动招呼,“你来这边啊?”

“你也在这边?”岳芸洱诧异。

“那是领导席位,我们就只有靠边坐了。”谢老师说,“你看这么大帮人,就何源一个人年轻人,今晚指不定又是酒醉的节奏。”

“哦。”岳芸洱点头。

捉摸着她要不要去帮何源挡酒。

但,她这种身份也不好意思唐突的过去吧。

她就默默的吃着晚餐。

“对了,你认识谢婷婷吗?她也在夏氏上班。”谢老师开口。

“啊,认识啊认识。”岳芸洱连忙点头。

“他是我堂姐。远房的。”谢老师说。

怪不得都姓谢。

“当时她进夏氏集团,我还找何源帮忙了,也不知道她在里面如何?”

“挺好的。”岳芸洱笑得灿烂。

谢婷婷这么八面玲珑,在哪里都能很好。

“是吗?”谢老师和她聊着天。

总觉得有个共同的熟人之后,两个人就能聊得更投机了。

所以那一刻岳芸洱就和谢老师一直不停的在说说笑笑。

也没发现隔壁桌的何源,回头看了她一眼。

然后。

脸色异常阴沉。

------题外话------

达拉,下午二更见!

么么哒。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