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酒后乱性??!/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校庆晚宴上。

岳芸洱一直在和谢老师聊天。

谢老师说,“对了,今天谢婷婷还给我打电话说让我给她同事打电话联系帮她拿东西,我都差点忘了,这个点吃完饭大概也没时间了,我去给她回个电话。”

“等等。”岳芸洱叫住谢老师,“你要打的电话不会就是139XXXX3312的电话号码吧?!”

“我看看。”谢老师低头,然后打开了和谢婷婷的聊天软件,“真的是。”

“哦,呵呵。”岳芸洱有些尴尬了,“那电话的主人是我。”

“这么巧。”

“是啊,这么巧。”岳芸洱心里已经开始在诅咒谢婷婷了。

搞笑的吧。

让人民教师来拿情趣用品。

要让人民教师知道拿的是什么,脸得黑成什么程度。

“谢婷婷让我在你这里拿什么呢?”谢老师问。

“没什么,一些工作上的东西,今晚吃完饭可能太晚了,下次我直接给她吧。”岳芸洱说道。

实在不想让面前温和的男人知道她们暗地里污秽的勾当。

“那也好,我去她家还挺不方便的。”谢老师也没多说。

岳芸洱颤颤的笑了笑。

还好现在说破了,否则要是大晚上真的又见面,指不定得多尴尬。

一桌子人吃着饭菜,偶尔问候一番,谢老师看她一个人,又和眼前的人都不熟对她也比较照顾,何源在旁边桌也根本没时间离开,被无数多学校领导还有其他高级上层人士缠着喝酒,岳芸洱也没有找到机会过去,就看到了何源一会儿就喝得脸色红润了。

今晚估计得醉。

岳芸洱想了想,要不要通知吴小欣一声。

有些纠结,是怕吴小欣又故意冷言冷语。

她又回头看了一眼何源。

谢老师似乎注意到了她的视线,笑着说道,“别担心他了,他酒量还可以,而且老狐狸一只,不会把自己真的往死里醉的,就算醉了也绝对不会失态。你不知道以前我们大学同学聚餐,所有人趴了一地,就他能够站着走回寝室。不过一回到寝室就会不省人事儿,这人就喜欢在外面装逼!”

“是吗?”岳芸洱还挺有兴趣。

“想不想知道你们总裁的一些八卦?大学时候的八卦?!”

“嗯。”岳芸洱贼兮兮的点头,“他谈过恋爱吗?”

“你们女士的八卦点永远都只是在谈情说爱上。”谢老师摇头。

“呵呵。”岳芸洱尴尬的笑了笑。

“何源在大学的时候倒是没有穿过什么绯闻,以我四年大学室友的观察而言,他应该没有女朋友,唯一的女性朋友就只有夏绵绵,但是那个时候的夏绵绵已经和商业精英封尚集团的大少爷结婚了,何源绝对不是挖墙脚的人。”谢老师说。

“哦,何源都没谈过恋爱啊。”岳芸洱感叹。

那这么算来,吴小欣算是何源的初恋了。

当然当然,如果高中那会儿的纯情恋爱不算的话。

“所以失望了?”

“没没没。”岳芸洱说,“看他的性格也不像是会谈恋爱的。”

“这点倒是,别看他平时对谁都很温和,而且也挺积极主动的参加学校各类大小型活动,但还真的是不会谈恋爱的,之前也有女同学啊学妹甚至学姐给何源递过情书,但他都非常委婉的拒绝了。”

岳芸洱也不知道该怎么接嘴,就这么默默地听着,然后傻笑。

“当时还有人开玩笑说何源是同性恋,你知道室友那四年,我们多小心翼翼了。”谢老师开玩笑。

岳芸洱一直觉得老师就应该是那种一本正经的模样,连笑都不会的。

她看着眼前的谢老师,完全颠覆了她心目中所有严厉老师的形象。

谢老师突然问道,“何源现在有女朋友了吗?”

“有了。”

“那就好,我都以为他心里上有问题。”谢老师玩笑道。

“应该没有吧,挺正常的。”

“以前可能就是忙着学习了,何源对学习还是很认真的。基本年年考试前三,奖学金少不了。”

“嗯。”何源就是挺喜欢学习的。

“哎。”谢老师突然叹了口气,“说要八卦何源,现在才发现,他在学校的八卦真的少得可怜,完全没有任何黑点可爆料。”

岳芸洱点头。

也知道何源是这样的人,人生好像一直就没有多大的乐趣。

“多吃点肉,看你很瘦的样子。”

“啊,我不瘦。”岳芸洱说。

“我懂,女人的胖瘦不是看体重的。”谢老师一笑。

分明笑得很斯文,怎么就觉得那么懂呢!

反而是岳芸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两个人一边吃饭一边聊着天,似乎还很投缘。

校庆晚宴一直吃到了晚上9点过。

何源那个时候已经喝得有些多了,尽管真的不会喝得失去理智,但胃里面应该还是会很不舒服吧。

岳芸洱自觉的走到何源的身边,等待着何源和校领导说完场面话陪着他离开。

好一会儿。

何源才和很多人说了再见,然后离开。

岳芸洱紧跟他的脚步。

司机在门外等候。

有一段距离。

何源走得不太稳了,脚步都有些错乱。

岳芸洱本来想去扶他的,想到之前何源午休时候对她的嫌弃,也就不敢主动靠近,就一直跟在他身后,不远的距离。

何源突然停了停脚步。

岳芸洱连忙也收脚,绝对不撞上去。

“岳秘书。”何源开口叫她。

“是。”

“你就是一个摆设吗?”何源问。

岳芸洱懵逼。

她好像除了摆设作用也真的不大。

“没看到我喝醉了吗?”

“看到了。”

“看到了还不来扶我!”何源说,即使语气平和,岳芸洱也能够感觉到他压抑的怒火。

岳芸洱摸不透何源啊。

摸不透。

她当他秘书真的有一天可能会被憋死。

她上前扶着何源。

何源把身体的大部分重量压在了她的身上。

她艰难的扶着他走向一边的轿车。

司机将车门打开,岳芸洱费力的将何源放在后座,自己准备去副驾驶室,那一刻手臂突然一痛,然后感觉到一个拉力,就猛地坐在了后座。

岳芸洱看着有些发怒的何源。

规矩的没有反抗,关上了车门。

车子离开。

速度不快,何源应该不太舒服。

他靠在后座椅上,一直闭着眼睛没说话。

岳芸洱也很安静。

安静的看着何源好像呼吸都有些急促的样子。

她想了想,编辑短信,“吴组长,我是岳芸洱,总裁喝醉了,现在我送他回来,麻烦你下楼接他一下。”

那边很快回复,“我知道了。”

岳芸洱深呼吸了一口气。

发完短信后,默默的坐在一边,看着窗外的景色。

车内一直安静。

安静的到了何源家的小区门口。

司机和岳芸洱一起,连忙下车给何源打开了车门。

此刻吴小欣也已经在大门口等候了,看着他们出现,连忙上前,直接扶过了何源。

岳芸洱本想说点什么,比如醒酒药蜂蜜水什么的,想了想,吴小欣比她更会照顾人,也轮不到她插嘴。

她对着吴小欣友好的笑了笑,吴小欣根本没有搭理他们,扶着何源就走了。

岳芸洱有些尴尬,尴尬的回到小车上,“麻烦你帮我送到随便的一个公交车站就好了,我自己回去。”

“这个时候应该没有公交了吧,我送你吧。”司机说道。

两个人都坐上了车。

“太远了,不用了,在公交站等出租车,可以拼车。”岳芸洱笑。

司机也不再多说。

大概是知道岳芸洱的性格,一般不会麻烦别人。

岳芸洱在公交站下了车。

她就站在那里等车。

此刻在那里等车的人不多了,零碎一两个。

她突然想到很多年后第一次和何源的交集,就是在这个公交站吧,当时何源让她上了车,岳芸洱淡淡的笑了笑。

莫名,有点涩。

她深呼吸一口气,日子还是得这么平凡的过下去。

……

何源被吴小欣扶着回去。

家里面何母和何父都在,两个人看着何源有些醉醺醺的模样,都忍不住说了何源几句,也知道何源是因为应酬,多半还是心疼,连忙给他泡了白开水泡了蜂蜜水。

吴小欣也特别体贴的一直在照顾何源。

帮何源脱衣服脱鞋子,又喂何源喝蜂蜜水。

何母本来在何源的房间帮忙,看着吴小欣和何源此刻的相处,连忙拉着何父就出去了。

还为他们关上了房门。

何父有些不能理解,“你做什么啊,你这样万一发生了什么怎么办?人家女孩子怎么办?!”

“怎么办,娶回家呗。”何母一脸坦然。

“你说你这老太婆,万一他们不合适怎么办?你赶紧去把门打开,发生了什么事情谁来负责!”

“我负责!”何母斩钉截铁,“我早就盼着抱孙子孙女了,最好是今晚就有了。”

“我说老太婆……”

“行了,你别管了,年轻人的事情。”何母拉着何父,“要是我孙子孙女有个什么闪失,我就拿你是问。”

“怎么这么不讲理!”

“就不讲理了!赶紧的,跟我回房!”

何父被何母拽着回到了房间。

而隔壁房间中。

吴小欣本来并没有多想,把何源伺候着睡了就打算离开。

她并没有和何源同居,尽管三个月何母要求他和自己交往但两个人的交往也点到为止,今晚也是岳芸洱给她发了短信之后她打了出租车赶到的,听岳芸洱的口吻,应该是误会他们已经住在一起了,而她绝对不可能戳穿。

不过岳芸洱还算聪明,没有把何源带走,这让她对岳芸洱稍微少了那么大的敌意!

讨好她,才是聪明人的做法。

她接过何源一路回去。

何源似乎醉得不清,一路上都有些迷迷糊糊,从车上下来就一直不太清楚。

她照顾他的过程中他也没有任何反抗,以往的何源应该会推开她。

此刻,她看着紧闭的房门,离开的脚步在那一刻突然停了下来。

她回头看着闭着眼睛有些难受但在熟睡的何源。

何母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她绝对不能丢掉这么好的机会才行。

她想了想。

脱了鞋,脱了衣服,睡在了何源的床上,然后挪动着身体,慢慢的靠近何源。

何源动了动。

吴小欣有些紧张的伸手去给何源脱衣服。

何源不舒服的皱了皱眉头,“岳芸洱……”

吴小欣的手指顿了顿。

岳芸洱!

吴小欣脸色巨变。

这个时候,何源嘴里居然吐出了这个女人的名字。

她咬牙。

那一刻反而不去碰何源了,她聪明地知道,何源万一被她弄醒看清楚她之后可能就真的会推开他,还不如,安分守己的睡在他旁边,至于晚上有没有发生什么,何源酒醉,她一口咬定他也没办法,还有何父何母作证。

这么一夜过去。

第二天一早。

何源头痛的睁开了眼睛。

很多人都说他不会酒醉。

他不是不会,而是在没有离开饭局前会保持着自己的清醒,但真的离开饭局之后,少了那个防备之后,就会任由酒意,然后昏昏沉沉过去。

他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那一刻,忽然看到了自己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何源心口一紧。

岳芸洱?!

不是。

就是一眼也知道,不是岳芸洱。

他喉咙微动。

此刻,熟睡的女人似乎也醒了过来,她翻身,面对着何源。

何源就这么看着吴小欣。

露在外面什么都没穿,传单下可能也什么都没穿的吴小欣。

“早啊。”吴小欣微微一笑。

何源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

他做过什么,他不可能没有印象。

他记得昨晚上他是被岳芸洱送回来的,此刻为什么事吴小欣躺在他的床上。

“昨晚你喝醉了,我送你回来,然后……”吴小欣羞涩的一笑。

那么明显的暗示。

“我们上床了?”何源问。

吴小欣羞涩无比,“昨晚上你很主动……”

“我喝醉了,我没印象。”何源直白。

“是吗?”吴小欣有些尴尬,“没关系,我们都是成年人,其实不重要。”

“我真的没有印象。”何源一字一句。

“我知道了。”

“我们没有上床是不是?!”何源突然很肯定的问道。

吴小欣咬唇看着他。

“是不是?”何源那一刻甚至有些咄咄逼人。

如此强势让吴小欣有些惊喜。

她连忙说道,“没有,昨晚上你虽然……但最后没做。”

那一刻是知道自己骗不过何源。

知道自己骗不过,聪明的为了不引起何源的反感,又解释道,“昨晚上可能你喝醉了,所以有点不是特别理智,但你放心,最后我们都没有发生什么。因为折腾得太晚了,我困了就睡下了。”

何源分明松了口气。

吴小欣看得很清楚。

那一刻心里很是不爽,却不敢表现出来。

何源的脸色也恢复如初,他说,“我先起床,你穿衣服。”

“嗯。”

何源正掀开被子。

房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源源,起床了。”

是何母的声音。

何源看着吴小欣。

吴小欣搂抱着床单,有些无措,连忙说道,“我给阿姨解释,我解释。”

“嗯。”

何源对着房门外应了一声,穿起衣服先去了浴室。

吴小欣脸色一下就暗了下来。

何源就这么排斥她吗?!

就这么不想和她发生关系吗?!

对岳芸洱呢?!

想到昨晚上他叫的名字。

看来,她真的不能对岳芸洱心慈手软了。

她暗自咬牙。

起身穿好了衣服。

何源从浴室出来,让她去洗漱,然后等着她一起出门。

大概是考虑到怕她尴尬所以陪着一起。

何源对她总是很绅士,而她不觉得任何荣幸,只会觉得,无比的疏远。

明显,何源对岳芸洱就不同。

虽说一直板着脸,但会因为岳芸洱有情绪变动,对其他人很少。

她跟着何源走出了房门。

门外,何母已经做了早餐,看上去非常自若的招呼他们去餐桌,一点都没有问起昨晚的事情,就好像没发生一般,和平常一样的自然,只是更加亲热了些。

何父倒是有些不爽的睨了一眼何母,大概是不喜欢她的所作所为。

“昨晚上累了吧,来来来,多吃点。”何母非常热情的招呼着吴小欣。

吴小欣笑着跟着何母一起坐过去。

何源和何父也坐在餐桌边。

何母对吴小欣特别的好,专程给她煮了红糖荷包蛋。

吴小欣一边说着感谢一边吃着。

何母看着吴小欣的样子,那一刻真是特别的欣慰,她说,“小欣,你和源源在一个地方上班,以后就搬过来一起住,平时上班也方便……”

“妈,我和吴小欣没什么。”何源直接打断了何母的话。

“你说什么话,这个时候说这种话合适吗?”何母严厉。

“阿姨,真的没什么,昨晚就是何源喝醉了我照顾了他一晚,我们之间没什么的,真的。”吴小欣也解释,还很积极的在解释。

“傻孩子,不管发生没发生,都住过一晚就是了,以后传出去对你名声都不好了,我们源源是要负责的……”

“不用了阿姨,也没有谁知道,而且昨晚上真的没有发生什么,不需要对我负责,我照顾何源都是心甘情愿的。”

“听阿姨的,阿姨是过来人,你说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单纯呢?这么单纯的孩子,现在还能哪里找得到。”何母感叹着说道,又看了一眼低头扒饭一言不发的何源。

“阿姨,你别为难何源了,我们慢慢交往,有感情了自然就会在一起的,你不要说了,何源会不高兴的……”

“我这怎么是为难。”何母说着,对吴小欣一万个满意。

其他女孩子要是遇到这种情况肯定要让负责的。

就吴小欣还会为何源着想。

这么好的媳妇在哪里找?!

何源弄丢了不是自己后悔吗?!

何源温柔的拍了拍吴小欣的手,对着何源说道,“你也别扭扭捏捏了,找个时间去小欣的父母家,我们说说婚事儿……”

何源直接放下筷子就走了。

何母怔怔的看着何源。

从小到大,何源还没对着他们两老发过脾气。

她完全不相信的看着何源,看着何源穿上外套说道,“我上班去了。”

“何源……”

房门已经关了过来。

何母有些尴尬。

吴小欣连忙也从座位上起来,急匆匆的说道,“阿姨,我去找何源谈谈,你们别着急。”

“委屈你了小欣。”

“不委屈,那我先走了。”吴小欣跟着追了出去。

何母看着他们一前一后的声音,嘀咕着,“何源到底哪里不喜欢吴小欣了!”

“年轻人的事情你个老太婆就不要插嘴了行吗?”何父说。

虽然自己也很满意吴小欣,但感情终究是两个人的事情!

做长辈的就不该多嘴!

------题外话------

二更驾到。

求月票。

求月票。

(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