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那我交给吴小欣了?!/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吴小欣从家里追出去之后,何源就已经开着车走了。

吴小欣咬牙,打了一辆出租车跟着何源。

她一定要得到何源的原谅。

否则,以后再也无法靠近了。

她一直压抑着极大的怒气。

凭什么何源一定要这么对她。

凭什么。

在何源的心目中,岳芸洱到底有多好。

岳芸洱到底哪里这么吸引他。

她到底哪里比不上岳芸洱,如果仅仅只是因为长相和身材的话,她甚至可以为了何源去整容去隆胸,只要他喜欢。

她咬牙切齿。

一路跟着何源,直接到了夏氏集团。

吴小欣付款急急忙忙的跑进了夏氏大厦,直接去何源的办公室。

此刻的岳芸洱,已经提前来上班了。

因为住得远,怕迟到,反而每天到达公司很早,几乎是公司的前几个。

她坐在自己的办公位置上,打开聊天软件,趁着还未上班给谢婷婷发信息。

“昨天我跟着总裁去参加校庆然后晚上又陪着总裁吃了晚饭所以没时间把产品给你们。”

“嗯,我知道了。昨天我问了我那朋友了。”谢婷婷回复,此刻大概还在上班的路上所以是用手机在编辑所以有些慢的输入,“对了,我那朋友说昨晚你们在一起吃饭?”

“那不是你远方表弟吗?”还一口一个朋友。

“你还不知道远亲不如近邻吗?我觉得这种远方的亲戚可能还没有朋友的感情深,所以我称呼他为我的朋友。不过当初进夏氏我还让他把帮我走后门了,据说他和我们总裁是同学。但那人忒不耿直,进了夏氏之后就让劳资自己发展,半点忙都不在帮,还好劳资聪明伶俐,才能在如此险恶的职场环境中生存了下来。”谢婷婷写了一大串,似乎是带着怨气。

岳芸洱笑了一下,敲着键盘,“不过他昨天也有关心你在夏氏的情况,看上去人挺好的。”

“人倒是不错,就是你知道人民教师,有时候让人恨得牙痒痒的但你又对他无可奈何,这种人真不好说。”谢婷婷似乎不想再多谈谢老师,写入正题,“那你今天给我把东西带来了吗?”

“东西太多了,我怕在公司不太方便,这种东西我们还是私底下交易的好,晚上我帮你送过来。”岳芸洱说道。

“你又没车,下了班再给我送过来不知道几点了,下班后我找一个有车的朋友来你家取吧。”

“你别找谢老师了。”岳芸洱连忙说道。

“怎么了,他昨天让你不爽了?”

“不是。”岳芸洱解释,“毕竟他是人民教师啊,我怎么好意思把这种东西给他。心有不安。”

“得了吧,你还以为现在的人民教师和我们小时候那样都是一本正经顽固不化的吗?!反正谢明哲就不是!他就是一老司机,污得要死,关键是他还是有文化的老司机,口才了得,我们简直都不是他的对手。总之,你别把他当成一般的教师就行了,开起车来吓死你。”谢婷婷又是噼里啪啦传来一大片文字。

岳芸洱完全无法想象,人民教师可以又多污,她输入,和谢婷婷开玩笑,“谢老师叫谢明哲啊?!我还以为叫谢霆锋呢?!”

“我叫谢婷他就能叫谢霆锋呢?!他能有谢霆锋帅吗?!”

“哈哈。”岳芸洱嘴角带着笑容,编辑,“长得还挺帅的。”

“那你算了?不过好多人见到我谢明哲都说很帅,我可能从小看着他没感觉了。对了,他还是单身哦,才和女朋友分手了。”谢婷婷发了一些邪恶的表情,“你还有机会。”

“说什么,我对谢老师又没什么。”岳芸洱有些无语。

“我也没说什么。”谢婷婷笑了笑,“我马上到公司了,还有几分钟要迟到了不说了,下班后我联系你。”

“好。”岳芸洱回复,“下班后我等你。”

“嗯。”

岳芸洱嘴角一直带着笑容。

每次和谢婷婷聊天都莫名的觉得很轻松,那个女人似乎就是有那个能力让和她聊天的人自然而然就没有了压力。

她正关上聊天软件。

抬头。

嘴角的笑容在那一刻突然收拢。

她突然看到了面前的何源,看着他冷冰的眼神直直的对着自己。

岳芸洱不自觉的咬唇。

刚刚聊天又被何源抓到了吗?!

可是,现在还差几分钟上班。

她不算是在上班时间做下班的事情吧,当然,她也承认她经常在上班时间聊私事儿。

她有些拘谨的从自己的办公椅上站起来,然后低着头等待他接下来的吩咐。

在何源还未开口。

突然又听到了急速的脚步声。

身后传来吴小欣的声音,“何源。”

何源脸色微动,他直接从岳芸洱的脸上转移开。

岳芸洱那一刻甚至觉得吴小欣救了她的命。

何源刚刚的样子真的太吓人了。

她都不知道她到底哪里惹到他了。

“何源,你别生气了。”吴小欣也没有管岳芸洱在场,连忙上前说道,“我会给阿姨解释的,我也劝她不要逼你,你不要给阿姨生气了,刚刚你突然放下碗筷就走了,阿姨也很难受。”

何源抿紧了唇瓣,他转身走进了办公室。

吴小欣连忙又跟了进去。

岳芸洱看着他们一前一后的身影。

所以何源是和他父母吵了架,然后吴小欣现在来当和事老?!

岳芸洱默默的坐回到自己的位置。

何源不像是会和父母发脾气的人啊?!

是什么事情让何源大发雷霆?!

莫非是何源的母亲让何源结婚?!而何源不愿意。

极有可能。

可是何源为什么不愿意结婚,和吴小欣不是挺稳定的吗?

岳芸洱默默的想着一些事情。

她等了一会儿。

吴小欣从何源的办公室走了出来,进去的时间其实也不长,吴小欣出来的时候脸色并不是很好,想来劝和不是特别顺畅。

岳芸洱也识趣的绝对不会有任何好奇。

她巴不得吴小欣把她但透明人,这样至少她还能勉强保住自己的饭碗。

“岳芸洱!”吴小欣突然叫着她。

岳芸洱内心崩溃。

她都没敢看吴小欣了,吴小欣还是不放过她。

岳芸洱又规矩的从座位上站起来,“吴组长。”

“我真的是很讨厌你!”吴小欣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岳芸洱完全是不知道如何往下接。

不说工作的事情,反而带着这么强烈的私人情绪。

吴小欣到底是为什么这般生气。

她不说话。

吴小欣狠狠的看着岳芸洱,“走着瞧!”

丢下一句威胁的话语。

吴小欣就走了。

走得那么的生气。

所以……

何源和他母亲吵架,可能和她有关系了?!

岳芸洱紧咬着唇瓣。

实在想不明白。

那一刻也却是没有去多想了,她反正就是一小喽啰,还不是任人摆布。

她连忙去给何源泡咖啡。

对她而言,还是做好分内事儿就好,其他事情,她没有什么资格去参与。

她端着滚烫的黑咖啡小心翼翼的走进了何源的办公室。

何源此刻并没有坐在办公椅上,而是站在落地窗前,居然在抽烟。

这还是第一次,一大早何源不处理工作。

所以何源和他父母吵得很厉害?!吵到何源心情如此不好。

一想到何源今天心情不好,岳芸洱就更加不敢招惹他了,甚至不敢多说话,就小心翼翼的将咖啡杯放在何源的办公桌上,转身就准备离开。

“岳芸洱!”何源突然开口,声音很大,还很阴冷。

岳芸洱惊吓。

她真的没有想到何源会主动说话,何源一向生闷气的。

所以那一声直接把岳芸洱吓得将手上的刚准备放下的咖啡杯打翻了。

“啊!”滚烫的咖啡溅在了岳芸洱的手背上,很痛。

那一刻她却完全没有顾自己手背的烫伤,连忙在给何源收拾桌子上的文件还有他的笔记本,就怕咖啡弄脏了他们。

何源回头看着岳芸洱手忙脚乱的模样。

总觉得,不管他多大的火气不管他气得要死,她似乎都是这么一脸置之事外,似乎任何事情都比他更重要,她根本就不会在意他2的情绪,在意也只是在无限讨好,本能的妥协和讨好。

他那一刻火气冲天,猛地一下上前,一把狠狠的抓住岳芸洱手忙脚乱的手。

“啊!”岳芸洱又是惊吓的叫了一声。

手背被何源一把握住,刚好握到了她烫伤的地方,很痛。

她咬牙忍耐。

就这么看着何源好像都要气炸了的样子。

她连忙道歉,“对不起总裁,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马上让清洁阿姨过来帮你做清洁,我重新去给你泡杯咖啡。”

“岳芸洱!”何源捏着她手的那一刻似乎更用力了,“你从来都不知道我的怒气在哪里是不是?”

“我知道。”岳芸洱说,“我知道你今天和家里人吵架了,我知道。”

刚刚听到吴小欣和他的对话,猜的。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和他们吵架吗?”

“……”这个她怎么知道。

她也只有猜测。

万一猜错了,何源脾气可能会更大。

所以她干脆什么都不说。

“昨晚上你把我交给吴小欣了?”何源逼近,问她。

岳芸洱有些愣怔,是因为何源突然转移的话题,随即她连忙点头,“你昨晚上喝得很醉,上了车之后就睡着了,我考虑到我我不方便送你回家,就让吴组长下楼接的你,那个……有错吗?”

后面那句,问的小心翼翼。

有错吗?!

有什么错。

她就是对他没心的,所以做了她认为最合理的安排。

她能有什么错?!

何源冷笑了一下。

岳芸洱觉得那一刻,他不笑可能还没这么恐怖。

她甚至觉得,何源可能下一秒会一巴掌扇死她。

但她真不知道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何源突然如此生气。

她眼眸直直的看着何源。

何源却在那一瞬间,直接放开了她,甚至还往后推了她一把。

岳芸洱有些不稳的往后退了好几步,终究还是稳定了下来。

手背红透,却不敢去管理自己的烫伤,就这么站在何源的办公室里面,承受着何源的盛怒。

显得非常的规矩。

“出去。”何源说。

岳芸洱觉看着何源。

“出去!”何源声音大了些。

岳芸洱觉得此刻的何源,真的惹不得。

她连忙转身出去。

出去的那一刻,看到他办公桌上的咖啡杯,想了想上前准备拿走,重新给他再泡一杯,身体刚靠近,何源猛地一下将她桎梏住,身体直接将她压在了办公桌上。

“啊……”岳芸洱又是一阵惊吓。

何源靠着她的距离很近,甚至何源的脸就在她面前,2厘米的距离。

岳芸洱不知所措,她说,“我只是拿走咖啡杯,我……唔……”

何源突然将她的嘴封住了。

就是一个重重的吻亲在了她的唇瓣上。

岳芸洱心口一紧。

那一刻心跳还漏跳了两拍。

她就感觉何源火热的气息一直在她的口舌中疯狂,压迫性的狠狠的吻她,好像很生气,好像在发泄一般,甚至野蛮的咬着她的唇瓣,野蛮的不停的纠缠着她的舌头,死死的将她吻得密不透风。

岳芸洱甚至呼吸急促。

也不敢反抗,就承受着何源的疯狂。

疯狂的亲吻。

亲吻了很久。

何源那一刻似乎恢复了理智。

对。

刚刚的亲吻,他完全丧失了理智,就好像野兽一般。

何源放开了她。

看着她被他咬着红肿的唇瓣,分明应该很痛,此刻却就是睁着大大的眼眸小心翼翼的看着她,不敢反抗,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他喉咙微动。

猛然从岳芸洱的身上离开,身体瞬间退了半米的距离。

岳芸洱对何源也带着小心翼翼的警惕。

刚刚何源到底是怎么了?!

到底怎么了,才会突然不受控制。

何源的眼眸也这么看着岳芸洱。

果然。

岳芸洱就是有那个能力让他完全失控,他根本就不想亲她,也不想对她做任何亲密的举动,但他还是会还是会……不受控制。

他甚至都想不起来,他刚刚为什么要去碰岳芸洱。

为什么要去碰她。

而他不得不承认,他现在好像平静很多。

从今天早上睁开安静那一刻到刚才,他一直处于非常暴躁又似乎无处发泄的情绪之中,没有人能够想象得到,当他睁开眼睛那一刻看到身边躺着吴小欣的时候内心受到多大的撞击,与其说他肯定自己昨晚没有做什么,倒不如说,他是迫切希望自己昨晚什么都没做,所以才会那么咄咄逼人的问吴小欣。

酒醉到底会不会做什么事情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有酒醉的经验,但他和岳芸洱上床了。

仅仅,那次没有这次的醉得厉害而已。

而在得知自己没有和吴小欣上床那一刻,他内心其实也依然很暴躁。

依然无法淡定。

他尽量在吴小欣和他父母面前表现得冷漠。

谁知道他内心深处有多的抓狂。

他甚至都没有听清楚他父母在说什么,而他放下碗筷突然离开也不过是很想抓着岳芸洱问她,问她昨晚疯了吗?让吴小欣来送他回去,让吴小欣和他躺在一张床上,他满脑袋里面只有岳芸洱。

而当他看到岳芸洱那一刻在做什么。

在位置上对着电脑傻笑。

从两个人分开后,岳芸洱就从来没有露出过任何伤心不舍的表情,她好像并不在乎他们之间的关系,他有时候甚至在自我安慰说岳芸洱是在强颜欢笑,但谁强颜欢笑的时候,是在一个人的时候,甚至没在他视线时,岳芸洱才会笑得这么灿烂。

他果真是分手费给得太多了吧。

给得岳芸洱满意了。

他冷讽着。

他以为他对她好一点,至少岳芸洱还会稍微记挂。

事实却是,他给了钱,而她只字未提。

“出去。”何源开口。

又开口了。

这次好像真的平静了很多。

所以刚刚的举动,何源真的就只是,偶尔的抽风吧。

岳芸洱甚至不敢停留,随手拿起咖啡杯逃也似的离开。

发誓以后再也不惹何源。

再也不惹。

可是,她今天到底哪里惹到了他了?!

即使打翻了他的咖啡杯吗?!

岳芸洱连忙又去泡了一杯咖啡。

手背上真的是红肿了好大一片。

她用冷水轻轻洗了洗,捉摸着下班后去买个药膏。

她又给何源泡了一杯咖啡,其实都有些害怕敲门了。

万一何源突然又发脾气怎么办?!

她真怕再次打翻了咖啡,咖啡倒在手上真的很痛。

她做着心里挣扎,还是敲门而进。

此刻的何源已经坐在了办公桌前,处理工作。

办公桌也已经擦拭干净。

何源脸色很淡很冷,好像刚刚的情绪就真的只是一个抽风的情绪而已,此刻就瞬间恢复如初了。

岳芸洱当然也不敢怠慢,依然小心翼翼的将咖啡轻轻的放在何源的办公桌上。

何源眼眸微转,看着岳芸洱的举动,看着她手背上不能忽视的红润。

那一刻,却当没有看到,将注意力放在了电脑上。

岳芸洱放下咖啡后,对着何源恭敬道,“何总,今天您的行程安全如下,上午10点的时候会有财务会议,关于本季度的一个财务汇报,大概时间会在一个小时,会议结束后副总裁有事情找您汇报,大概时间在半个小时。今天下午暂时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所以市场部的部门领导希望能给您过一下他们目前手上项目的一个方案……”

“下午的时间帮我腾出来,我有自己的安排。”何源直接打断了岳芸洱的话。

岳芸洱点头,“是。”

何源不再说话了。

岳芸洱看着他的模样。

刚刚就是产生了错觉吗?!

她连忙说道,“总裁我出去了。”

何源也没再理她。

岳芸洱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松了一口大气。

在岳芸洱将办公室的房门关上那一刻,何源突然抬头看了一眼门外,脸色依然毫无情绪变动,他拿起手机,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何总。”

“现在秦氏集团的收购怎么样?”

“这段时间秦氏集团的的股市一直处于下跌的状态,内部的财务已经在告警,不出所料,不到一周时间秦氏集团董事长秦允宗会拿出自己手上的股票进行股市的挽救,目前我们已经通过大部分关系谈妥多个大银行不要给秦氏提供贷款项目,秦氏在无法贷款的情况下想要将自己的股市挽救下来有些难,在秦允宗把自己的股市抛出来之后,我们会进行大量收购的。”

“嗯。注意不要打草惊蛇,暗地行动,千万不要让对方发现了我们是谁?”

“放心吧何总,我自有分寸。”

“嗯。”

何源挂断了电话。

他那一刻却没有了任何心情上班。

准确说,今天就从一开始就没心情,一切都是在强迫自己。

强迫自己做很多事情。

他重重的靠在办公椅上,看着办公桌上放着的那杯咖啡。

他眼眸微动,就这么一直看着一直看着……

……

岳芸洱真觉得自己今天一天过得小心翼翼。

虽然何源并没有再发脾气,但岳芸洱就是有了心理阴影。

上午她跟着何源参加了工作会议,她做了记录,表现得非常的谨慎。

下午的时候何源就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室里面,也没有召唤她进去,她也不知道何源是不是很忙的在处理自己的事情,反正她很庆幸,下午一个下午不用去揣测何源的心思。

这么就一直挨到了下班。

下班时间,吴小欣走进了何源的办公室。

然后何源终于在坐了一个下午之后,和吴小欣走了处理,一起下班。

岳芸洱看着何源走了,才松了气,然后也跟着下了班。

刚下班,就接到了谢婷婷的电话。

那边说道,“本来我打算自己跟你一起回家的,找了个有车的同事,但是呢,我特么的今晚被人叫着去做接待了,那个同事又不好意思直接从你手上拿产品,我就叫我朋友在公司楼下等你了,他今天刚好有空,电话号码我发给你了,你记得下班就给他。”

急急忙忙说完。

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岳芸洱无语。

她看着谢婷婷发来的电话号码,一边等待电梯一边打过去,“你好,我是谢婷婷的同事,谢婷婷的东西我是转交给你吗?”

“嗯,你下楼吧,我在公司大门口等你。”

“好的,我马上就到。”岳芸洱挂断了电话。

走进电梯,到达大厅之后,急急忙忙的就往公司大门外走。

刚走过去。

她脚步顿了一下。

门口处站着的人不就是谢老师谢明哲吗?!

谢婷婷这不靠谱的娃。

都说了不要让人民教师来了。

关键是。

谢明哲的旁边还站着何源和吴小欣,应该是碰到熟人所以在简单的打着招呼。

岳芸洱那一刻完全是撒腿就想跑。

却被眼尖的谢明哲一眼看到,大声喊着,“岳芸洱。”

岳芸洱真想一头撞死。

要知道她今天在恨得很想对着何源绕道走。

她硬着头皮过去。

“谢婷婷叫我过来接你的。”谢明哲自若的说道,“刚好碰到了你们总裁,所以聊了会儿。”

岳芸洱对着谢明哲微微一笑。

然后对着何源瞬间就严肃而恭敬了很多,“总裁。”

何源脸色微动。

并没有回应。

岳芸洱也习惯了。

她那一刻也给吴小欣打招呼了。

吴小欣自然也不会搭理她。

她也不觉得尴尬,习惯了。

倒是谢明哲感觉到了气愤的一丝不对,对着何源开口说道,“那我就先带着岳芸洱走了,下次有机会一起吃饭。”

“嗯。”何源点头。

谢明哲就这么带着岳芸洱离开。

何源看着他们的背影。

吴小欣就站在他的旁边。

何源何时,会对她如此不舍?!

她压抑自己内心的不爽,盈盈一笑,“阿姨说做了好吃的,何源,我们走吧,不要让阿姨等太久。”

何源回神,坐进了轿车中。

除了岳芸洱,他对谁都是这般,根本就没有什么情绪反应。

吴小欣越来越深刻的发现了,何源对岳芸洱的如此不同,如此……她甚至觉得,可以归结为爱情。

尽管,她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

谢明哲开着车,载着岳芸洱一起。

岳芸洱有些歉意的说道,“我家有些远,可能会耽搁你一点时间。”

“没什么,反正都答应了谢婷婷那女人了,我也没办法。”谢明哲无所谓的说道。

“那就麻烦了。”

“岳芸洱。”谢明哲叫着她的名字。

那一刻就是觉得谢明哲叫的还挺顺口的。

他们也才昨天认识。

昨天还叫她岳秘书呢?!

“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对人都比较小心翼翼,刚刚看你面对你们总裁还有那总裁夫人,你胆子是不是很小啊?”谢明哲问。

“啊,很明显吗?”岳芸洱看着他。

“真特别明显。”谢明哲很诚实。

“我也不想表现得那么狗腿,但是有时候职场上身不由己。”岳芸洱有些挫败。

“好吧,虽然我不太理解你们大公司的职场,不过我勉强理解你是为了生存。”

“真的是。”岳芸洱点头,很认真。

总觉得做老师的,说话好像都能一针见血。

“话说,刚刚那个就是何源的女朋友吧?”谢明哲问。

“嗯,和他很般配吧。”

“是啊,一看就是知识分子。”谢明哲笑道。

岳芸洱也笑了笑,“吴小欣是研究生,工作能力很强。”

“你很嫉妒?”谢明哲说。

“不,我就是有点羡慕。”岳芸洱说,“不过工作能力这种东西,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学得会的,我想得很明白。”

“我怎么都觉得你对自己对生活很不自信。你是不是曾经遭遇过什么打击?”谢明哲直白。

岳芸洱完全怔住的看着谢明哲,“你,你会算命吗?”

“哈哈。”谢明哲笑了笑,“看来都被我说准了。”

“额……”岳芸洱不知道怎么回答。

谢明哲解释说,“我不会算命,就是猜的。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一般都应该是趾高气昂的,如果不是曾经遭遇了什么,不会这么畏畏缩缩。”

“嗯呢。”岳芸洱点头。

“想不想找回自信?”谢明哲突然开口。

“啊?”岳芸洱茫然。

“就是,找回自信啊。”谢明哲说,“虽说我是教哲学的,但是我已经很注意用白话文和你交谈了。”

“……”她不是理解不了字面意思。

她只是觉得谢明哲有些莫名其妙。

“自信很重要的。”谢明哲说,“自信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气场,甚至可以改变你周围的风水,你知道风水对一个人命运中的运是有着关键性影响的。”

岳芸洱怎么都觉得,谢明哲不是叫叫哲学的,他就是一风水先生。

他果真如谢婷婷的说那样,真的不是传统的人民教师。

也真的改变了她对教师死板苛刻的理解。

面前的这个人分明……很亲切。

------题外话------

下午二更,(* ̄3)(ε ̄*)

别忘了投月票。

小宅已经哭晕在了厕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