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何源会不会,喜欢她?!/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岳芸洱坐在谢明哲的车上。

然后不停地听他讲风水学,讲得她都觉得自己事事不顺可能真的是风水的原因。

谢明哲侃侃而谈,谈得天花烂醉。

岳芸洱听得云里雾里。

但那一刻是真的佩服谢明哲的能说会道。

这种人做老师不是屈才了吗?!

好久,谢明哲讲完,问岳芸洱,“听懂我的意思了吗?”

“懂了,风水很重要,回家我就按照你说的移动家里的家具。”岳芸洱连忙说道。

“哎,你还是没懂。”谢明哲重重的叹气,说道,“我说了这么多的意思是让你,自信一点!风水是跟人转的。”

“哦,这样啊。”岳芸洱点头。

自信这种东西,很难自我调节。

谢明哲其实也看出来了她的应付,但没有拆穿,他左右看了看,把车停了下来。

“怎么了?”岳芸洱诧异。

“等我两分钟。”

“哦。”

岳芸洱安静的坐在副驾驶,等候。

等了一会儿。

谢明哲回到驾驶室,将一瓶药膏递给岳芸洱,“刚刚就发现了,肿得这么厉害,都不处理一下吗?”

“啊,我都忘了。”岳芸洱才想起自己手背的烫伤。

现在已经不那么痛了。

就是看上去有些狰狞!

谢明哲无语的摇头,“你不仅不自信,还很不会自保。你这样的女孩子很容易被人欺负的知道吗?”

“额。”她知道。

但至少,不会主动惹事儿吧。

她一直觉得,事端都是两个人引起的,为了减少事端,她就忍忍吧。

反正也不少块肉!

“手伸过来。”谢明哲说。

“啊?”

“我帮你,你一只手不方便吧。”谢明哲提醒。

“哦,谢谢你。”岳芸洱感激。

真不知道姓谢的人是不是都特别的热情。

谢婷婷也是如此。

莫名其妙就给她拉了那么多的商机,顿时对姓谢的人倍增好感。

谢明哲帮岳芸洱上了膏药,才启动车子重新开在街道上。

上下班时间本来又堵,她家住着实在很远,到达的时候基本上都已经天黑了。

岳芸洱实在觉得不好意思,主动开口道,“谢老师,我请你吃晚饭吧,现在这么晚了,家里人都吃过了吧。”

“我都是自己解决,实在不爱跟我那嘀嘀咕咕的妈住在一块,倒是真没地方吃饭,你一般在哪里吃?”谢明哲将车子停靠在路边规定位置。

“我弟弟在家,一般我跟我弟弟一起吃。我打电话让他出来,我们随便找个地方吃,你喜欢吃什么?汤锅类的还是热菜还是江湖菜?”

“去你家吃吧。”

“啊?”

“不方便?”

“不是,我们家吃得都很简单的,就我和我弟弟两个人。”

“我也不挑食。正好还能帮你看看风水。”

“那……好吧。”岳芸洱点头。

谢家人真的都是自来熟的。

她带着谢明哲回去。

“家里很小,你别介意,是我和我弟弟租的房子。”岳芸洱说。

“哦。”谢明哲点头。

没什么特别的情绪。

岳芸洱那一刻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解释说,“我们有买房子的,但是现在还没接房所以暂时住在这边,我其实不是那么穷。”

“我也不嫌弃。”谢明哲忍不住一笑。

是觉得岳芸洱真的有些可爱。

不像一般女孩子那么虚伪,好像也不太虚荣,甚至单纯得很搞笑。

岳芸洱有些脸红。

她其实也没有炫耀,就是想把实情说出来。

两个人坐着老旧的电梯到了楼层,岳芸洱下了电梯,开门。

钥匙都是两天前才配好的,否则她弟弟没回来她都没办法到家。

家门打开。

岳芸轩已经在家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姐,你回来啦,我做好饭了,菜等着你回来炒。”

“嗯。”岳芸洱点头,“今天家里来了客人,我同事的朋友,来拿产品的,顺便一起吃饭。”

“哦。”岳芸轩连忙从沙发上起来,看着面前的陌生人,“你好,我是岳芸洱的弟弟,我叫岳芸轩。”

“你好,我叫谢明哲,打扰了。”

“不打扰,你还是我姐姐第一个带回来的男……性朋友。”岳芸轩故意说道。

“荣幸之至。”谢明哲仿若也很开朗。

岳芸洱给谢明哲递上拖鞋,“你随便坐,我去炒菜,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谢谢。”

谢明哲走向沙发。

岳芸轩本来是去帮岳芸洱打下手的,岳芸洱怕谢明哲一个人不习惯,就让岳芸轩过来陪谢明哲。

岳芸轩就坐在了谢明哲的旁边,主动开口,“你在追我姐吗?”

“……”真没有。

“我姐挺好的。”岳芸轩小声说道,似乎是怕岳芸洱听到,“会做饭会洗衣会打扫清洁会温柔会体贴又勤俭有节约长得还超级正点,现在这种女人很少了,你把握机会。”

“……”谢明哲看着岳芸轩。

看着这么卖力的推销他姐,他能说啥。

岳芸轩还给了他一个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助可以找他的眼神。

谢明哲琢磨。

他不过就是来帮谢婷婷拿东西的而已。

怎么感觉像是一场意外的相亲宴。

两个大男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岳芸洱动作也很快,半个小时就炒了菜然后招呼着他们过去吃饭。

岳芸轩和谢明哲一起坐了过去。

岳芸洱对着谢明哲客套,“都是家常菜你随便吃。”

“我不挑食的。”

“我姐姐做菜的技术很好,你肯定会喜欢吃的。”岳芸轩笃定,还眨巴着眼睛暗示。

谢明哲真的就是顺便来蹭饭的而已。

不过岳芸洱做的菜还真的不错。

他也很久没有吃过家常菜了,所以吃得还真的不少。

甚是满足。

吃完饭之后,岳芸洱就把之前就打包好的谢婷婷要的东西递给谢明哲,一个大箱子,还有些多。

谢明哲接过就打算离开。

岳芸轩连忙说道,“姐,你送送明哲哥啊,我来洗碗就好。”

这么快就明哲哥了。

岳芸轩这人的交际能力还挺强的。

她看着谢明哲抱着那么大一箱,连忙说道,“我送你,你小心点。”

“嗯。”

两个人一起走了出去。

岳芸洱连忙按下电梯。

谢明哲进去,两个人在电梯里面。

谢明哲说,“你弟弟一直在推销你,你还没男朋友吗?”

“没有,但你别听他的,他就是多管闲事瞎操心。”岳芸洱说。

“我是很不好?”谢明哲苦笑。

“不不不,我是怕我弟弟给你带来困扰。”

“开玩笑的,你别太认真。”

岳芸洱咬着唇。

她一向很认真。

好在电梯很快到达,也没再继续那个话题。

谢明哲抱着大箱子和岳芸洱一起走到了他的小车内,放在他的后备箱,有些气喘吁吁,“居然这么重!”

“呵呵,就是数量有些多。”岳芸洱颤颤一笑。

“是什么?”谢明哲很自然的准备打开看看。

岳芸洱连忙拦住,“你还是别看了,这不是谢婷婷的吗?”

“我跟她从小一起长大,她对我没什么私隐的……”

“不是,你还是别看了。”岳芸洱极力阻止。

谢明哲看着她。

岳芸洱脸红,小声说道,“女性私密的东西。”

“情趣用品?”谢明哲瞬间猜准。

岳芸洱脸更红了。

谢明哲反而很坦然,“就知道谢婷婷那女人让我给她来取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岳芸洱只有傻笑。

“她用量这么大?”谢明哲问。

“不不不,是很多人的。”岳芸洱连忙解释。

“你是做网店的?”

“顺便做网店,我……”岳芸洱真不知道如何解释。

还是有些不太好意思给人说自己是干嘛的。

“好啦,我会转交给谢婷婷的。”谢明哲笑着说道,似乎也发现了她的尴尬。

岳芸洱也这么笑了笑,“谢谢你了,麻烦了。”

谢明哲关上后备箱,走向驾驶室。

岳芸洱就站在旁边,看着他离开。

挥手告别。

车子刚启动,谢明哲突然又停了下来,招呼岳芸洱过去。

岳芸洱诧异,连忙跑到谢明哲的窗户边,低头伸过去。

“差点忘了,药膏,记得多涂抹。”谢明哲说。

“谢谢你。”

“不客气,拜拜。”

“路上小心,拜拜。”

岳芸洱笑着挥手。

怎么都觉得谢明哲好像很亲和的样子。

她看着他的车尾灯消失,才转身离开。

刚转身。

她脚步一顿。

心跳那一刻甚至也漏跳了一拍。

是惊吓。

她惊吓的看着面前的何源。

看着一脸阴沉的何源。

他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什么时候出现的?!

她怎么没发现他?!

他在这里做什么?!

感觉一百个问号在脑袋里面转不过来。

她深呼吸,然后缓缓,笑容满面,“总裁,你来找我吗?”

“我说路过你信吗?”何源说,冷冷的音调,带着讽刺。

“你说什么我都信。”岳芸洱笑。

就是这么狗腿。

何源的笑更加讽刺了,冷冽的眼眸直直的看着她。

岳芸洱被何源看得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对待何源。

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

她就站在他不远处,等待他的指示。

“手上拿的的什么?”何源问。

眼眸就这么放在了她手心的位置。

刚刚谢明哲给的。

是什么?!

定亲信物?!

“这个吗?”岳芸洱连忙拿出来,解释,“是药膏,我不小心烫伤了手,谢老师刚好发现了就给我买了只药膏。”

“是吗?”何源冷声,总觉得他阴气沉沉,那一刻似乎还紧紧的握着拳头,“谢明哲对你还真不错。”

“他人很好。”岳芸洱说。

说出来,看何源脸色不对。

有解释道,“他是老师,对人可能都比较温和。”

不只是对她如此。

“温和?”何源扬眉。

“总裁也很好。”岳芸洱就是那么狗腿。

“哪里好?”何源问。

“……”岳芸洱脑袋继续转动,“都很好。”

“这么怕我?”

“没有。”

“怕得罪我?”

“不是!”

“岳芸洱,我好想多打了90万给你。”何源一字一句。

岳芸洱心口一紧。

她就知道何源是多打了一个零。

总算被发现了。

她说,“啊,是吗?我没有注意,那我回头查一下,如果真的多了我就还给你。那么多零我一时半会儿也没有算清楚……”

“对你而言我到底算什么?”何源问她。

岳芸洱咬唇。

“又在思考怎么回答我才能让我开心是吗?”何源问,淡淡的问。

“不是,只是很意外总裁会突然问我这个,我有点没有反应过来。”岳芸洱解释。

“岳芸洱,不想报复了吗?”何源冷眸。

岳芸洱沉默。

之前,那么信誓旦旦的让何源包养自己,那么信誓旦旦的说要收购吉祥电器,要夺回自己的所有。

这么快……

她就妥协了。

她很容易妥协。

因为她很容易满足。

她甚至更珍惜现在的平静。

只要平静,只要没有人打扰,她可以过她自己的小日子。

她说,“嗯,我不想了。”

何源冷笑了一下。

笑得真的很讽刺。

“你说的话,果真不能尽信了去。”何源冷言。

岳芸洱看着何源,“嗯,我能力不够。”

“所以当初你说要利用我帮你……也只是随口说说的。”何源喃喃道。

好像就是在给自己说一样。

岳芸洱看着何源。

其实不是。

她当时真的很想杀了秦梓豪,很想报复邱柒柒很想让他们这对狗男女遭遇报应,那个时候甚至是破釜沉舟,宁愿同归于尽宁愿做任何低贱的事情都可以,只要能够报复那两家人,但时间久了,当秦梓豪也不敢故意来为难她之后,她就又妥协了。

因为,她能力不够。

所以,觉得得过且过也好。

何况她不这么想有能有什么办法,何源凭什么要去帮她?!

何源会有自己的家庭,她也不想打扰了他。

她其实还挺庆幸,她心智很强大。

可能经历多了,很多事情都能接受了吧。

两人突然都沉默。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岳芸洱的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岳芸洱看着来电,抬头看了一眼何源,还是接通,“轩轩。”

“姐你还没回吗?不会是送到他家里去了吧!”那边玩笑。

“说什么呢,我在楼下一会儿就上来。”

“哦,我的意思是你就算是送到他家去也没关系,我一个人不害怕黑。”

“乱说什么,我一会儿就回来了。”

“就是觉得谈谈恋爱什么的挺好的,明哲哥不错啊,又是人民老师,职业多好,你文化水平不高,以后生孩子就不怕没文化了……”

“别说了,我和他这才是第二次见面,没你想的那么多。”

“那意思是要多见几次面才有发展吗?我懂。”

“你懂什么啊,不说了,我马上回来了。”

岳芸洱被岳芸轩说得无语。

她挂断电话。

似乎是深呼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对着面前依然板着脸阴森的何源说道,“不早了,我回去了,总裁也早点回去吧。”

何源依然看着她。

岳芸洱也不知道何源要做什么,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她咬牙。

转身离开。

总不能一个晚上就这么和何源对视下去。

晚上很冷。

何源也没有叫她。

就这么看着她离开的背影。

就这么看着。

缓缓,他回到了自己的轿车上。

坐在驾驶室,那一刻却没有离开。

他摊开手心。

一盒小小的烫伤药膏机会快被他拧得变形。

他随手将药膏让仍在了副驾驶室,点了一支烟,放下车窗玻璃抽了起来。

他果然是抽风。

抽风才会穿了大半个驿城来这里找岳芸洱。

来给她送药膏。

他一直以为她过得可能不好。

他一直觉得,知道她过得不好他就安心了。

显然他不安心。

因为她过得不错。

他看到她和谢明哲有说有笑的从她家里出来,难舍难分。

他站在他们不远处,知道谢明哲离开岳芸洱都没有发现他,甚至连他的车都没发现。

他甚至都在怀疑,岳芸洱跟着他那么长一段时间,到底有没有仔细观察过他,观察过他的周围,她只是一味的阿谀奉承,一味地在讨好他,毫无原则,也毫无感情。

何源重重的又抽了一支。

晚上回到家里,他母亲做了一桌子丰富的菜。

他母亲没计较他今天早上不礼貌的行为,也没有提昨晚上吴小欣在他房间过夜的事情,仿若就当那些没有发生过了,还是那么热情的照顾他吃饭,招呼着吴小欣,依然表现出对吴小欣的喜欢。

他今晚,却当着他们所有的面说的很清楚,昨晚的事情他不会负责,不会因此负任何责任,至于他和吴小欣的交往,吴小欣随时可以提出结束,如果不结束,3个月后他也会结束。

他说到了这个地步,他父母对他的行为很不满。

却并没有改变他的决定。

吴小欣不可能不会有情绪,他很清楚吴小欣在他身上抱有的希望,所以强颜着欢笑,饭没有吃完就借口离开了。

他母亲抱怨了很久。

他也离开了。

除了高中那一次,他从来没有让他的父母如此失望过,甚至从来没有违背过他们,但感情的事情,他不想将就。

这么多年……不想将就。

他开车离开。

找了药店,转了大半个驿城来到了这里。

来到这里……

受罪的吧。

十年前栽倒了岳芸洱的手上。

十年后,居然还会重蹈覆辙。

他果真是蠢的。

……

岳芸洱回到家里。

那一刻是还心有余悸!

刚刚真的吓死了。

何源怎么就突然出现了,还真悄无声息的!

是不是也撞见了谢明哲从她家里出来,是不是也看到了她对谢明哲的感谢和热情?!

话说……

何源家离她家不近吧,何源真的是路过?!

鬼才信。

既然不是路过,来找她做什么?

刚刚好像也没说什么,她全身心的只是去感觉到他的怒火和脾气了!

岳芸洱心口突然狂跳不止。

所以……

何源是舍不得她了?!

是还想……让她留在身边!

但是,不是和吴小欣感情很好吗?两个人不是同居了吗?!

按照发展,应该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吧。

何源会不会……喜欢她?

她心跳又加快了。

完全是无法控制。

要不是何源还喜欢她,否则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异样的举动,让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何源的异常。

可是就算是喜欢又能怎样?!

何源还是不会娶她。

何母根本就不可能让她进得了门。

何源如此的男人也不会违背了他父母的,不说高中时候的事情,他父母要知道她被人强奸还有牢狱案底更不可能同意她和何源了,她还是不要做什么梦了,不要去自取其辱了也不要去给何源惹什么不必要的麻烦,让他为难。

何况。

要是何源真有心,也不会让她离开了。

所以终究而言,她和何源都是不可能的。

她还是安分守己,祝福何源就好。

------题外话------

二更来也。

今天晚了点,明天见。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