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聚餐,这是情敌?!/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昨晚发生的事情。

岳芸洱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她很有自知之明。

有些东西知道自己得不到,所以,会选择放手。

人生最怕的就是招惹麻烦。

她可能真的如谢明哲说的那样,她不自信,而不自信的人一般只需要躲在角落,静静的好。

所以她静静的。

她依然早早的来到公司,做好秘书的本分。

何源也会准时准点的到达,冷峻着模样,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吴小欣难得今天没有一大早去找何源,不知道是不是在忙什么。

岳芸洱看吴小欣没来,就敲门而进,汇报何源的行程。

她泡了咖啡,放在何源的面前。

何源似乎是转头看了咖啡一眼。

那一刻看到了她的手背,显然已经好了很多。

何源没说话,听着岳芸洱恭敬无比的汇报着。

汇报完毕。

岳芸洱恭敬的离开。

何源也没有吩咐任何事情。

岳芸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松了口气。

何源的情绪好像就是那么一会儿,下一秒就会恢复理智。

这样男人……算是无趣的吧。

她坐在电脑前,就看到电脑上聊天软件上弹出来的谢婷婷。

她连忙打开,“昨天你的东西我都收到了,今天都分给他们了,目前我能够拉倒的销售就这些了,不过这东西也是有口碑的,万一大家用得好,传开了不就是销路嘛。”

“嗯呢,谢谢你的帮助。”

“别客气。对了,昨天谢明哲给我拿过来的时候,把我的抢走了,玛德气死人了。”谢婷婷抱怨。

“别生气了,我明天把你的补上,送给你。”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那边发来一个大大的笑容,“不过谢明哲这种男人真的很没品,从小到大就喜欢抢我的新鲜玩意,你说他一个人民教师,好意思玩这些吗?!”

“你不是说他污吗?”岳芸洱弱弱的打了过去。

“那倒是。简直跟乌鸦一般。”谢婷婷敲着键盘,“听说昨晚谢明哲还跑到你家蹭饭了。”

“应该的啊,他送我回家开了那么久的车,对了,还送了我一盒药膏,我手被烫伤了。”

“对你挺不错嘛。”那边嘿嘿一笑。

“他不是对谁都很好吗?”

“算是吧。人名教师嘛,总得惺惺作态啊。”

“你好像对谢老师总是有偏见。”

“我都还没说什么,你干嘛这么维护他?!说,是不是看上我远方堂弟了,是不是是不是?”那边发出邪恶了的笑容。

“想太多了吧,我怎么可能会看上他。”

“不过那倒是,谢明哲哪有我们总裁迷人。”

“噗。”岳芸洱喷血,“别乱说,我可没有和总裁作对比,总裁和我现在就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总裁都没有来找你复合吗?”

“他为什么要找我复合啊?”岳芸洱完全无语。

“就是凭感觉啊,我总觉得总裁会舍不得你然后就回来找你然你们之间就啪啪啪啪啪……”

“思想能单纯点嘛。”岳芸洱敲打着键盘,“总裁和我是不可能的,而且我现在也不希望总裁回来找我,还会让我很为难,总之我很清楚我和总裁是没有结果的,但不如现在淡淡的,也不会让彼此太过难堪。”

“谢明哲果然说得没错,你就是缺乏自信。”谢婷婷笃定道,“你怎么知道你和总裁没有结果,在我看来,你和总裁结果好着呢,总裁和吴小欣才没有结果。不信我们走着瞧。”

岳芸洱淡淡一笑,就发了一个微笑的面部表情,和她此刻的表情一样。

这种事情,她只是看得比较明白,所以不想去争执,心里清楚就好。

“岳秘书。”头顶上,突然响起何源阴沉的嗓音。

岳芸洱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

何源总之这么,神出鬼没。

总有一天她会被吓死。

“这是之前市场部递交上来的项目方案,复印五分,让市场部的相关负责人到会议室等我,十分钟之内。”何源吩咐。

“是。”

吩咐好了之后,何源就离开了。

岳芸洱看着何源的模样。

好像,就回到了原来的相处模式。

要知道昨晚何源的主动真的吓了她一大跳。

今天何源应该就恢复了理智了吧。

何源应该比她更理智的,所以应该比她更清楚,不应该招惹她,否则惹不完的麻烦。

岳芸洱也不再多想,连忙把文件拿去复印。

又迅速的将文件分类装好,整整齐齐的放在了即将开始的会议里面,才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准备抱着电脑准备做会议记录,刚回到位置上,就看到何源和市场部几个重要领导人一起准备去会议室。

何源转头看了一眼岳芸洱。

岳芸洱连忙抱着电脑跟上。

何源在看着她那一刻,脸色好像突然变了些,“我让你复印的资料呢?”

“已经放在会议室了!”

“岳秘书!”何源突然调高音量,声音也大了很多。

岳芸洱不知道哪里招惹到了何源,只能毕恭毕敬。

“你当我秘书也不是一两天了,到现在还不知道秘书应该怎么做吗?!”何源怒斥。

岳芸洱实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我就给你说一次,你记清楚了!以后但凡重要的文件不能脱离人的视线,市场部给我的项目方案关系到一个大项目的竞标,如果被人拿走了就极有可能威胁到我们这次项目的谈成,而这个责任,你承担不起!”何源冷漠无比,当着市场部的领导们,大声的斥责。

声音真的很冰冷。

岳芸洱金咬着唇瓣。

她知道自己又疏忽大意了。

但何总突然的如此大的盛怒……

她承认那一刻有些难受。

但她忍着,连忙认错,“对不起总裁,我知道了,下次的文件我一定不会提前放在会议室了!”

“如果还有下次,你也可以走了!”

“是。”

何源看到没有看一眼岳芸洱,带着所有人走进了会议室。

岳芸洱依然坐在何源的旁边,当然是身后的位置,她没有资格坐在会议室的会议位上。

她隐忍着让自己红透的眼眶渐渐地恢复了平静。

她微微松了口气,认真的听着他们的讨论。

很多高深的东西她依然听得不太明白,但她现在的记录却已经有了质地的提升,基本上,可以很清楚的记录下他们会议讨论的整个重点,如果那些不懂得专业词汇,她也会在会议结束后,自己在网上查询,或者在《经济学》的书本上查找,然后强迫自己记下来。

做秘书有一个极大的好处就是除了理论知识的学习学习之外,还能够学到很多他们口中讨论的一些实际操作,换成一个能力特别强的人,早就可以自己创业了吧。

这是不是就是因为如此,总裁身边的秘书才会找这般,没有什么野心也不需要极大能力的人。

这么一想。

吴小欣确实不合适。

毕竟她怎么看怎么像花瓶。

之前的秘书也说过了,做何源的秘书不需要什么能力,情商高点就行了。

上午的会议结束。

何源让市场部根据今天的会议讨论重新拟定投标方案。

岳芸洱一直都觉得,何源在工作上真的很有自己的魅力很有自己的魄力。

她跟着何源走出会议室。

何源走在前面,也没回头,直接吩咐,“帮我泡杯黑咖啡。”

“是。”岳芸洱点头。

以前何源一般一天喝一杯就好。

今天突然两杯。

是工作量突然增加了吗?!

她也不敢多问,甚至也不敢提醒他,咖啡喝多了其实不好。

她就听话的将咖啡泡好,然后敲门走进了何源的办公室。

她不知道吴小欣在。

那一刻就有些尴尬了。

因为她似乎看到吴小欣在哭,眼眶很红,眼泪还在脸上,真的是楚楚可怜。

吴小欣大概也只会在何源面前露出这般脆弱的模样。

她给人的感觉一向都是很好强很有能力的精英女人。

岳芸洱在门口站着,犹豫了一秒之后,连忙小声地说道,“我晚点给总裁送进来。”

“不用了,拿进来吧。”何源说。

岳芸洱只得硬着头皮进去。

吴小欣那一刻即使脸上带泪,此刻回头看着她的眼神,依然充满了敌意。

她真不想如此来打扰他们的。

她刚刚有敲门。

如果何源说不方便,她也不会进来。

她将咖啡小心翼翼的放在了何源的办公桌上。

“有点烫。”她提醒,然后恭敬的准备离开。

“岳秘书你等一会儿。”何源突然开口。

都这样了,她到底停下来做什么。

何源也没有再看她,转眸看着面前的吴小欣,“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有什么需求可以给我讲。其他,我无能为力。出去工作吧!”

什么叫无能为力?!

请求他用心的和她交往就这么难吗?!

昨晚上何源当着他父母的面完全没有给她任何面子的说三个月后他会提出分手,那么的斩钉截铁,今天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让他好好的和她相处真心的相处,为什么就能够得到他的一口回绝。

她到底哪里比不上岳芸洱了!

到底哪里比不上她。

而她也不可能在何源面前做出任何死缠烂打的举动,这样只会让她在何源心目中的形象大打折扣,甚至可能会厌恶。

她很清楚,她不能。

如果何源真的厌恶了她,不只是无法和何源成为情侣甚至夫妻,还极有可能工作都会丢掉。

她好不容易才混到夏氏的这个地步,她绝对不能让自己就这么败了下去,她无法接受任何失败和同情的目光。

她说,“那我出去了。”

吴小歆对着何源显得很尊敬,尊敬的转身离开。

和岳芸洱擦肩而过的时候,分明带着一股强烈的冷气。

岳芸洱想。

吴小欣在何源这里受到的所有委屈,应该都会发泄在她的身上。

“昨天落了一份文件在我家。”何源说,“刚好我父母今天出门了不在,没办法让司机去家里直接取,你让跟着司机回去,文件夹是蓝色的,放在了我卧室连着的书房电脑桌上。”

“是。”岳芸洱连忙点头答应。

何源吩咐完了之后,就没有再开口。

岳芸洱也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何源难得会落东西。

这段时间何源好像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

今天开会的时候她隐约听到他咳嗽了好多声。

是感冒了吗?!

为什么会感冒?!

不会是昨晚……太冷了吧。

算了不想了。

何源比任何人都会照顾自己。

她走出何源的办公室之后一边给司机打电话一边下楼。

在大门口等了一会儿,司机将车子停在了她的面前,她坐上去,司机开车去何源家,速度有些快。

对于何源的事情,他们没有谁刚有半点怠慢。

车子很快到达。

何源家离公司真的不远,也就不到十来分钟的距离。

岳芸洱下车,直接走进了何源的小区,按下电梯,到达他家大门。

她毫不犹豫的输入了之前的密码。

“密码错误。”

屏幕上写着四个字。

她咬牙,又输入了一次。

果然还是错了。

也对。

何源早该换密码的。

那个密码是她的生日……

加上,何源应该也不会留着她知道的密码才对。

她拿起电话给何源拨打。

刚打过去,那边直接挂断了。

她突然想起,下午何源有一个和副总裁以及人力资源部总经理的会议,主要是针对薪酬和人员方面的一个调整,现在刚好在开会。

她就在门口等了一会儿。

何源一会儿应该会回拨过来吧。

而她也不敢再去打扰他。

她等了等。

等的时间有些长。

走廊上突然响起了一丝动静。

她转头。

转头看着面前出现的人。

她心口一紧。

是何源的父母。

不是说今天不在吗?!

看样子,应该是才回来。

岳芸洱那一刻真的是本能的想躲,但此刻如果躲起来,会显得非常的滑稽吧。

她就一动不动的站在了门口。

何母看着岳芸洱,就觉得她有些面熟,一时半会儿也没想起,随口问着,“你找谁?”

“你好夫人,我是何总的秘书,我来帮他拿一份他放在家里的文件,因为不知道总裁家里的密码所以只能在门口等候。”

“哦。”何母点头,嘀嘀咕咕道,“何源真是的,明知道家里要来人拿东西就应该早点告诉我回来啊,今天去参加的满月酒也真是让我窝了一肚子气,所有人都抱孙子了就我还在抱空气。”

“醒了老太婆,你都念叨一天了,不嫌累吗?!现在人家秘书要来拿东西。”

“知道了,我就是心里不爽而已。”何母按下密码。

还算很有礼貌的邀请岳芸洱进去。

岳芸洱也显得很有礼貌,甚至从头到尾一直把头低得很下去,没敢去看何父何母的眼神。

走进家里之后。

岳芸洱就非常熟悉的直接走进了何源的房间,然后找到了那份文件,迅速拿出来准备离开。

何母看着岳芸洱的模样,看着她半点都不陌生的模样,忍不住问道,“我是不是之前在哪里见过你?”

“没没有吧。”岳芸洱颤颤一笑。

“怎么这么眼熟啊。”

“可能是我是总裁的秘书,很多时候都跟总裁在一起,夫人有时候可能也看到过。”

“也有可能。”何母点头。

是真的没有想起岳芸洱是谁。

她说,还显得很热情,“你专程来给何源拿文件,真是辛苦了,吃个水果吧。”

“不用了不用了,总裁急着要,我就先走了,谢谢夫人。”

岳芸洱甚至是逃跑的。

何母看着岳芸洱有些紧张的模样。

她吓人吗?!

岳芸洱跑出何源家之后,还心有余悸。

她深呼吸一口气回到小车上,让司机开车回去。

果然人做了亏心事之后,就是很容易,心虚。

她甚至都很怕见着何源的父母。

她带着文件回到公司。

何源已经开完了会。

她把资料放在何源的面前。

放下就准备离开。

何源开口,“见到我母亲了?”

“啊……嗯。”岳芸洱点头,有连忙解释道,“总裁你放心,她并没有认出我,不管是岳芸洱还是之前和你同居,她都没有认出来。”

“这么怕我母亲认出你?”何源问。

“……”真不是你应该害怕的事情吗?!

“没什么,出去吧。”

岳芸洱不明白何源的意思。

她也揣测不透,转身恭敬的离开。

反正每天何源都会对着她发一通脾气。

反正每天何源对她都是这么高深莫测。

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岳芸洱,有些累的歇口气。

她看着聊天软件上的信息,打开。

“今晚一起吃饭吧。”是谢婷婷发过来的。

“今晚吗?”

“有约了?”那边问。

“没约。”岳芸洱连忙说道,“那你介意我多带一个人吗?”

“不介意。”谢婷婷贼笑,“反正你请客。”

“好啦,那晚上你想吃什么类型的?”

“火锅吧。前几天南宁路那边新开了一家火锅店,都说味道很好还打八折,我们去尝尝。”

“好,那下班的时候一起过去。”

“吃完了之后我就去你家取我的东西,想起谢明哲那家伙把我的拿走了我就心里很不爽,你说他是傻吗?明知道我拿的全部都是女性用品。”

“或者他只是拿去做研究的。”

“那倒也有可能。”谢婷婷说,“那货对什么都好奇。当然还有可能……他是GAY呢!”

“不不会吧?!”

“大千世界什么没有。”

“……”实在不敢想象。

“不说了,下班楼下门口等。”

“嗯。”

岳芸洱关上聊天软件,想了想给她弟弟打了个电话,“晚上外面吃,地址我一会儿分享给你,你下班之后记得直接过去,还有姐的一个同事。”

“女同事吗?”

“是啊。”

“只有女同事吗?”

“你好像有些失望?”

“没有,随口说说,不过昨晚上你带回来的明哲哥真的不错……”

“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岳芸洱笑着提醒,“先把自己的单身问题解决了吧。”

“我……”岳芸轩被堵得无语。

“好啦,我知道要给你点时间忘记上一段感情,而且感情顺其自然,姐也不逼你。”

“嗯。”

“好好工作,晚上见。”

“好。”

挂断电话,岳芸洱继续埋头工作。

那一刻压根没有注意到,何源站在他办公室的门口,而何源也没有叫她,就是这么看着她一天再过平凡不过的生活,然后蓦然的离开,端着她泡的那杯咖啡,蓦然的喝着。

他总是会忍不住走出看看岳芸洱。

每次分明可以在分机上吩咐的事情他总是走出办公室去亲自交代。

而每次,好像看到的都是岳芸洱认真开心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

那个活在阴暗下的人,好像就只有他。

……

下午下班。

岳芸洱就盼着何源走。

何源是距离下班半小时后才下班的。

岳芸洱连忙站起来,恭敬的对他。

何源睨了一眼岳芸洱,走向了电梯。

岳芸洱深呼吸一口气,总算下班了。

谢婷婷此刻还在楼下等她呢。

她连忙收拾东西,避开何源乘坐的电梯,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公司大门。

岳芸洱总觉得这段时间她在承受暴击。

怎么,谢明哲又出现了。

怎么,何源又和谢明哲聊上了。

谢婷婷在旁边分明还一脸拘谨又花痴的模样。

她到底该不该走去。

答案是该。

因为谢明哲又叫了她的名字,“岳芸洱。”

她硬着头皮过去。

“总裁。”岳芸洱恭敬的叫着何源。

就是很尊重。

尊重到他们简直可以称作为生疏。

何源睨了一眼岳芸洱,没答话。

岳芸洱也不再多说。

“一起吃饭吧。”谢明哲主动邀请。

何源看着他。

谢明哲说,“就我们几个,应该还有岳芸洱的弟弟。”

岳芸洱觉得何源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毕竟……

尴尬吧。

但是那一刻何源点头了,“好。”

说出好那个字。

惊讶的不只是岳芸洱,还有谢婷婷。

眼睛都差点没有鼓出来。

倒是谢明哲非常自若的说道,“要不要叫上你女朋友一起?”

“不用了。”

“那上车吧,坐我的车还是何总的司机专送啊?”谢明哲开玩笑。

“坐你的。”

“那你坐副驾驶室,岳芸洱和婷婷坐后座。”

四个人就这么坐了进去。

车子开得不快不慢。

但是气氛就是有些尴尬啊。

谢婷婷左右看了看,看到岳芸洱明显拘谨的样子。

她怎么都觉得总裁和岳芸洱之间,就是有戏。

车内,就只有谢明哲和何源的谈话声。

两个人是同学,话题还不少,而且谢明哲真的很能谈,轿车上也不会显得安静,就自然渐渐少了那份尴尬。

他们达到火锅店的时候,岳芸轩已经饿得要吐了,包房门打开那一刻他正想抱怨,就看到进来的人有何源还有谢明哲。

这是……情敌的节奏?!

岳芸洱连忙是眼色个岳芸轩,让他赶紧礼貌的站了起来,然后别多话。

岳芸轩也明白,就听从她姐的意思,主动招呼,“何源哥,明哲哥。”

“这是谢婷婷,你叫婷婷姐。”岳芸洱介绍。

“婷婷姐。”

“没想到你弟弟这么帅啊。”谢婷婷看着岳芸轩,“大几岁我就让你当我男朋友了。”

“你三十了。”谢明哲忍不住打击。

“要你管!”谢婷婷翻白眼。

“那个随便坐吧,我让服务员上菜。”岳芸洱连忙招呼着。

但是位置只有四个。

因为没想过有这么多人,所以岳芸轩来就订的小桌。

岳芸洱连忙说着,“你们坐,我去拿凳子坐在这边就好。”

岳芸轩看着她姐,“你来这里坐,我坐这边。我去叫服务员上菜。”

说着就拉着他姐坐在了他的位置,刚好是和何源坐在一起。

岳芸洱有些不自在,但也没有怎么表现出来。

几个人也就这么坐了下来,烫火锅。

岳芸洱真的是习惯性的照顾岳芸轩,而他们中间还隔着一个何源,岳芸洱就在帮岳芸轩烫菜,然后每次都经过何源的面前,放在岳芸轩的碗里面。

“行了姐,你自己也多吃点,我自己来就行了。”岳芸轩说道。

真是改不了她姐照顾他的习惯。

“我知道,我有吃。”

“你不是喜欢吃鸭肠吗,你自己烫点。”岳芸轩催促。

“嗯。”岳芸洱点头。

点头那一刻。

面前的油碟里面突然出现了两双筷子。

岳芸洱看着谢明哲还有何源。

刚刚两个人烫的鸭肠都放进了她碗里。

她完全懵逼。

谢婷婷和岳芸轩也这么看着那边。

分明,有戏啊!

何源说,“我不爱吃。”

不爱吃你还烫。

何源放在她碗里之后就不说话了。

谢明哲倒是比较健谈,“我看你都没怎么吃,光照顾弟弟了,多吃点,你还要我在帮你烫点,我们的口味还挺一致的,我也喜欢吃鸭肠。”

“真的吗?”岳芸洱和谢明哲谈了起来。

“是啊。不只是火锅的,我还喜欢吃烧烤的。味道也很好。”

“还可以烧烤?”

“下次我请你去吃,就在我们大学旁边,味道绝对一流。”

“嗯。”岳芸洱微微一笑。

谢婷婷就这么看着,岳芸轩也这么看着。

然后两个人还情不自禁的看了看旁边的何源。

一副……

还好不关我什么事儿的表情。

“对了,要不要喝点酒?”岳芸轩提议,“吃火锅不喝点啤酒好像少点什么。”

“你们喝,我还要开车。”

“没关系你喝,我帮你开。”谢婷婷连忙自告奋勇。

“就你那技术。”谢明哲不屑。

“我也是老司机好不好!”谢婷婷不爽。

“算了,我找代驾吧。吃火锅不喝酒好像是少了点什么。”谢明哲说。

“那我叫啤酒了。”岳芸轩连忙出门叫服务员把那里了一箱啤酒。

每个人都有份。

岳芸洱也喝了点。

喝酒的气氛还算很好。

“对了何源,那天见到你女朋友了,怎么都觉得不会是你喜欢的类型,怎么在一起的?”谢明哲问。

岳芸洱一怔。

吴小欣应该是何源喜欢的类型吧。

应该是很多男人都想要找的结婚对象吧。

“相亲认识的,以前是高中同学。”何源淡淡的回答。

“哦,你不会是为了应付家里所以就随便将就吧。之前那么多成绩好的知书达理的女生喜欢你,你可是一个都没看上。”

“嗯。”何源点头。

没有做过多的解释。

“我绝对不会让我妈来参与我的婚姻问题。”谢明哲说道。

何源那一刻似乎是转头看了一眼岳芸洱。

岳芸洱在很认真的吃饭。

感觉到眼神,回头看着何源。

何源已经转移了视线。

“你说年轻人的事情老年人何必管那么多,过得好不好还不是两口子的事情,又不是父母的事情。何况了,老年人怎么知道我们在床上合不合。是吧?!”谢明哲说得很直白。

岳芸洱差点没有把菜喷出来。

这真的是人民教师吗?!

------题外话------

下午二更。

(* ̄3)(ε ̄*)

别忘了投月票,投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