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约会被搅黄,何源的故意!/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岳芸洱依然早早的上班。

她每天基本提前半个小时到公司。

刚开始觉得实在是累,后来习惯了反而觉得很好,作为总裁的秘书,提前来上班真的可以提前准备很多的事情也就不会这么的手忙脚乱了。

她整理完自己手上的事情,坐在办公椅上,等着何源来上班。

趁闲的时候,她也会看看手机。

看看一些八卦新闻。

她点开新闻客户端。

这段时间倒是对阿尔戈的新闻比较感兴趣,媒体上报道说那个生了28个女儿无一个儿子的国王突然有了一个遗落在人间的儿子,报道上说是被“狸猫换太子”了,想了想,在那样的一个保守的国度,王妃间为了争宠可能真的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出来,只是没想到还真的如电视剧写的那样,最后还能回去认祖归宗。

岳芸洱默默地看着。

看着阿尔戈前段时间爆发的内政动乱,撒里大臣预谋谋反已经被国王处置,柏莎琳娜的驸马欧力也因为拥簇撒里而被处事,现在阿尔戈的政权稳定,国王正当着全国人民的面立那个叫摄尔伽鲁的王子为下一任王储继承人,只是这个王子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在媒体面前曝光他的长相,是因为害怕被暗杀吗?!

岳芸洱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多管闲事,可总觉得,看阿尔戈国家的新闻就真的在看宫斗戏一般,真的很有意思。

看了一会儿。

突然感觉到身边有气息经过。

岳芸洱抬头,抬头就看到何源冷漠的从自己办公桌钱经过。

她连忙收好笑容,放下手机,跟着何源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何源脸色好像不太好。

这和平时发脾气的脸色不同,今天的脸色明显显得有些苍白,看上去精神好像也差了些。

“总裁,今天上午市场部预约了您10点钟过修改的项目方案,11点有一个董事会议,您需要在董事局上做这段时间的一个业绩报告,报告的材料综合部那边已经提交了过来,我已经通过OA的电子邮件发送给您了,下午3点钟夏氏集团员工班组运动会正式开幕,需要您出席讲话,同时邀请了友好合作单位凌氏集团一起的篮球友谊赛作为开场。”

何源一边打开电脑看着电脑屏幕,一边听着岳芸洱的汇报。

岳芸洱汇报完毕,看何源也没有什么吩咐,问道,“总裁需要咖啡还是茶?”

“咖啡。”何源想都没有想的回答。

岳芸洱抿唇。

何源也没有再多说。

岳芸洱终究没有说出那句“感冒的人少喝咖啡的好”的话语。

甚至,出去的时候还是给何源泡了一杯黑咖啡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刚放上去,就听到了何源有些剧烈的咳嗽声

岳芸洱看着他的模样,而后,转身离开。

她回到外面办公室,有些坐立不安。

何源是不知道自己感冒了吗?!

何源的父母没有发现何源感冒了吗?!

何源感冒了,都没吃药吗?!

明显今天的症状比昨天更加明显。

岳芸洱咬牙,看了看时间,距离开会还有一会儿,公司对面好像就有药房的。

她也没多想,直接就跑了出去。

跑到公司对面的药房给何源买了一堆感冒药,提着赶紧回到办公室准备给何源吃掉,刚下电梯,就看到吴小欣出现在电梯口,准备上电梯。

岳芸洱对吴小欣自然是拘谨而恭敬的。

她连忙下来避开给她让路。

吴小欣看着岳芸洱,看着岳芸洱手上的药,那一刻反而没有进电梯,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给谁买的药?”

岳芸洱抿唇。

吴小欣冷笑,“何源?”

岳芸洱沉默。

“还真的是不忘任何时候的表现,而且任何事情好像都做在了我的前面。”吴小欣冷讽。

所以吴小欣此刻也是打算去给何源买药的吗?!

要知道吴小欣会这么做,她死都不会主动。

对她而言,主动对何源真的没有任何好处,对谁都没好处。

“把药给我吧。”吴小欣直接,“多少钱我给你。”

岳芸洱怔怔的看着吴小欣。

“把药给我。”吴小欣脸色冷了些,“别想着这么去勾引何源,岳芸洱!”

吴小欣叫着她的名字完全是咬牙切齿。

岳芸洱嘴角拉出一抹笑容,“嗯,你拿去给总裁吧。”

这种表现的机会,确实不应该她去。

吴小欣一把把医用口袋接过去,脸色依然也不见好转,威胁道,“劝你最好什么都别说!”

也没余得到岳芸洱的回复,吴小欣拿着感冒药就走了。

岳芸洱默默的吐了一口气。

她缓慢的回到自己的办公位。

吴小欣拿着感冒药已经走进了何源的办公室。

呼。

岳芸洱呼吸了一口气。

就这样吧。

她看着电脑,看着谢婷婷又发来了聊天信息。

谢婷婷这个人天生八卦话特别多,好像每天都有很多话说不完,每天都会拉着她说好一会儿。

“昨晚上你和总裁还有联系没?”谢婷婷问。

岳芸洱莫名其妙,“不是吃完饭就走了吗?什么意思啊?”

“没没没,我就是说我以为总裁会闷骚的回家后给你打电话。”

“你想多了。”岳芸洱给了她一个无语的笑容。

“对了。我找你聊天主要是想要提醒你,你别搭理谢明哲那个小贱人知道吗?”谢婷婷很认真。

谢明哲?!

小贱人?!

谢明哲好歹是个男人,好歹是一个人民教师?!

这样形容真的好吗?

“听到了吗听到了吗?”那边连打了两个过来,显得有些激动。

“为什么?”

“那货昨天说想要追你。”谢婷婷直白,“你别搭理他,他有时候就是心血来潮。但实际上……好吧,其实他如果当人老公也不是不好,这货结婚后应该还是一个顾家的贱人。”

“……”表扬的时候能不能不要加贱人。

莫名觉得谢明哲有些惨。

“但是呢岳芸洱,总裁分明是喜欢你的,你可别为了谢明哲放弃了那么好的总裁,千万个不值得!”谢婷婷特别认真特别坚定,“所以你千万别被谢明哲给蛊惑了,那个男人也不知道为什么,没什么能耐,但喜欢的女人好像一追就上手。”

“婷婷。”岳芸洱突然叫着她。

那边发来一个问号。

大概是觉得她有些莫名其妙。

“其实……不是谢老师追我,而是我想追谢老师。”岳芸洱说。

“whatareyou弄啥啦?!”明显谢婷婷那边激动了。

“你喜欢谢明哲吗?”岳芸洱问。

“噗。”谢婷婷喷血,“能不能不要说这么恶心的话题。我们虽然从小一起长大,但绝对不是你想的那种青梅竹马,而且他比我小三岁,我是不喜欢小男人的,我喜欢大叔。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一个大叔都没有搞定,还得劳资自己对着偶像明显大叔自己YY。”

岳芸人忍不住笑了笑。

其实谢婷婷长得也还好,不算特别漂亮就是给人感觉特别的机灵那种,据说今年满三十了,也不知道是因为没结婚没生孩子还是什么的,看上去还有些显小,岳芸洱也不知道谢婷婷为什么没人要,按理,这种女人,虽说家世条件一般,但自身条件不错啊,怎么就没有一个好人家。

玩心太重?!

岳芸洱也没好多问。

“岳芸洱,我不让你和谢明哲接触完全不是因为我的原因,我发誓就算他洗干净了躺在我床上诱惑我,我也会无条件的选择你送我的那些情趣用品。”谢婷婷笃定。

岳芸洱敲打着键盘,“那既然如此,我想和谢老师试试,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我,但想要迈出心里的那一步。”

“你喜欢谢明哲吗?”谢婷婷难得严肃的问道。

“好像还不喜欢。”

“不喜欢为什么要去追求他?你不觉得你追求的对象错了吗?”谢婷婷提醒。

“我想感情应该是可以培养的。”岳芸洱说。

也是在给自己一个理由。

昨晚上她弟弟给她说的那些,她想了很多。

确实。

她和她弟弟相依为命,现在她有多想她弟弟活得更好,相对的,她弟也会想她活得有多好。

她总不能真的孤独一辈子的守着她弟弟。

她弟弟终究会成家立业,到时候,她反而会成为负担。

谢婷婷发了一个大大的无语过来,“我要是你,我就去追总裁了,追什么炮灰谢明哲。”

“对我而言,谢明哲更有安全感。”岳芸洱直言。

“好吧,不管你们了,反正你们的三角恋关系,也不要殃及到我。玛德,真怕你和谢明哲真的成了我特么肯定会被总裁掐死的,我要怎么才能让总裁知道,你丫的和谢明哲有勾当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谢婷婷仰天长叹。

岳芸洱其实很喜欢谢婷婷的性格,什么都能够说出来,自己什么想法都可以毫不掩饰的让别人知道。

她安慰道,“总裁没有那么公报私仇的。”

“你之前分明才说了他记仇!”

“好吧,我只是在安慰你。”岳芸人故意。

“别拉我,我去撞墙去了,我们黄泉路上见。”

岳芸洱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她退出聊天软件。

吴小欣好像进去很长时间没有出来了。

岳芸洱看了看时间。

马上何源要开会了。

她想了想,还是起身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何源的声音。

岳芸洱进去。

吴小欣终究站在何源的身边,在帮他收拾刚刚吃过的感冒药。

岳芸洱看了他们一眼,公事公办的样子,“总裁,马上开会了。”

“嗯。”何源点头。

“那我先出去准备了。”

何源没说话。

岳芸洱转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听到身后吴小欣说,“你以后多注意身体,别像个铁人一样,感冒了都不会照顾自己。”

“嗯。”

岳芸洱走出办公室。

吴小欣其实真的挺喜欢何源的。

完全能够感觉到,她对何源的关心。

岳芸洱回到位置上等了一会儿,何源和吴小欣从办公室出来。

岳芸洱连忙跟在何源的身后。

吴小欣很自觉地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离开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一前一后的何源和岳芸洱。

眼内的阴冷毫不掩饰。

她一定要让岳芸洱,生不如死!

……

岳芸洱陪着何源忙碌了一天。

下午的时候,公司一年一度的员工内部减压活动运动会开幕。

在夏氏集团专设的员工活动区,特别大的室内活动场上举行,看上去非常的隆重,何源做了讲话,趣味运动会正式开始。

凌氏集团凌子墨亲自来参加了。

岳芸洱对凌子墨的印象很深,因为他是居小菜的老公。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凌子墨会欺负居小菜。

她坐在观众席,观看开场篮球友谊赛。

凌子墨会上场打篮球。

真的果真是帅。

何源不会上场,就坐在旁边看。

夏氏集团和凌氏集团的实力不相上下,打得非常的激烈,而且打篮球的水平完全不亚于市篮球队水平,想来两个公司都请了不少外援。

谢婷婷磨蹭着磨蹭着坐到了岳芸洱的旁边,“凌总是不是很帅?”

岳芸洱回神。

这人就是看帅哥的吧。

“可惜的是名草有主了。”

“呵呵。”岳芸洱傻笑了两下。

她不喜欢评论帅哥,她对这些兴趣不大。

“话说总裁是不爱运动的吗?公司组织了好几次运动会了,从没见总裁上过场,看上去也不像是弱不禁风的类型啊。”谢婷婷嘀咕。

岳芸洱转头也看向了一眼那边坐着的何源,看着他也在很认真的看着篮球赛。

何源确实不爱运动。

读高中的时候她就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参加任何体育运动,好像体育成绩也是班上的倒数,不过公立院校一般都注重成绩了,只要成绩好其他都不重要。

“哇!”谢婷婷突然惊呼。

岳芸洱转眸,转眸才看到场上的凌子墨好像因为特热将身上的运动短袖掀了起来。

八块腹肌一览无遗。

“我最喜欢肌肉男了,最喜欢了……”谢婷婷一脸花痴。

岳芸洱真不知道谢婷婷一把岁数了怎么还能对看帅哥这么感兴趣。

她完全无感的好吗?!

要说腹肌。

何源也有。

何源不是都不爱运动吗?

他的腹肌都是怎么练出来的。

感觉要列为世界不解之谜了。

一场球赛打的异常的精彩,最后以凌氏集团领衔8风的优势取得胜利。

球赛结束,公司的人陆陆续续的就回去上班,等待下班。

岳芸洱也先回到了办公室。

她看何源和凌子墨在聊着什么,应该是私人话题,因为难得何源笑得还挺好看。

她随着人群回到办公室,岳芸洱捉摸着这种场合何源应该会和凌子墨聚餐,这种聚餐她应该不会跟去,想了想,还是鼓起了极大的勇气给谢明哲拨打了电话过去。

说好主动追求的,就真的应该主动一点。

那边响了几声之后,接通,“岳芸洱。”

“谢老师,你今晚有空吗?”

“嗯?”

“我想请你吃饭。”

“这怎么好意思。”那边笑着说道。

“你别不好意思,昨天你还请我了。”

“别告诉我就是因为昨天我请客了你今天才要回请的,这么一直下去,我们就要每天纠缠了。”那边玩笑道。

“不是,我只是想……”岳芸洱咬唇,有些话好像就是说不出口。

“想什么?”

岳芸洱脸都红透了,她深呼吸一口气,说道,“我就是想见你。”

我就是想见你……

何源就在岳芸洱不远处,听到了岳芸洱这么坚定的一句话。

想见你。

他冷漠,冷漠的直接从岳芸洱面前的办公桌经过。

就像没有听到一般。

岳芸洱感觉到一道人影,看着何源冷漠的背影差点没有吓死。

她刚刚说的他听到了吗?!

想想,听到也没什么。

电话那边的男人嘴角一勾,“岳芸洱小姐,我应该没有理解错吧。”

“没有。”岳芸洱硬着头皮说道,“我希望我们可以有点发展,当然我没有让你立刻喜欢我的意思,我就是说……”

“我懂。”那边在岳芸洱不知道怎么解释的时候,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台阶,“下班我来接你。带你去吃我们学校外面最好吃的鸭肠。”

“嗯。”岳芸洱盈盈一笑。

“下班见,拜拜。”

“拜拜。”

岳芸洱打完电话还觉得脸红耳心跳加速。

很多年都没有这么主动过了,都没有这么的做过这种可以归结为大胆的事情。

她其实也不知道和谢明哲之间,到底会不会有发展。

但这份突然要谈恋爱的心情,让她有些……心动。

她默默的让自己冷静。

那一刻分机响起。

岳芸洱看着来电,连忙接通,“总裁。”

“进来一下。”

“是。”

岳芸洱连忙进去。

话说何源怎么就回来了,不是应该和凌子墨一起然后顺便再晚上吃饭的吗?!

她敲门而进。

何源说,“这是今天上午的一个方案稿,不想交给秘书室来汇总,因为关系到商业机密,你今天把它全部弄好,记录你上午已经做了,我今天就要。”

“今天吗?”岳芸洱看着何源。

距离下班就只有不到一个小时了。

这么重要的方案,她应该整理不完吧,而且今天讨论的内容那么多,她根本就没有记下来,没有记住的还要去翻录音,时间就真的用得太长了。

“今天就要!”何源一字一句。

岳芸洱不敢反驳。

“我不希望我交给你的任务你有任何推脱,岳秘书!”何源声音严厉了些。

岳芸洱恭敬,“是。”

她结果何源手上的文件。

也不知道生病的人,为什么脾气还能这么大。

省点力气抗争一下病毒不好吗?!

岳芸洱走出何源的办公室。

何源看着岳芸洱,隐忍的情绪,拳头紧捏。

岳芸洱果然是一个没有心的女人。

他还在对她期盼什么?!

本来原定计划他会亲自出席今天晚上和凌氏集团篮球友谊赛的晚上聚餐的,不过凌子墨说他要回家陪老婆不去了,他自然也不就不去了,有些场合他去了反而让下面的人放不开,他送走了凌子墨回到办公室,就看到了岳芸洱少女怀春的模样。

就是会嫉妒。

就是很嫉妒。

他拿起旁边的烟,有些烦躁的抽了起来。

门外的岳芸洱回到位置上,拿着手上的文件真的是欲哭无泪。

这得做多久啊。

她真的不想第一次约会就迟到。

她急急忙忙的做着手上的方案稿。

想着可能一个小时也能搞定,就全身心的投入了。

一直做一直做。

她一边听着录音一边看着自己的记录。

把修改的地方都已经修改完毕。

再检查了一遍,打印出来走进何源的办公室。

“总裁,这是今天上午的方案修改,你过目一下。”

何源接过去,却没有立刻看,而是将视线放在屏幕上好像在处理其他工作。

岳芸洱看着墙壁上的时间。

时间一分一秒。

岳芸洱真的是等了十分钟,何源都没有要拿起她方案看的意思。

她想了想,说,“那我不打扰总裁了。”

何源眼眸一转,冷冷的看着她。

岳芸洱心口一怔。

她又惹到何源了。

“很赶时间吗,岳秘书?”何源问。

阴冷的问她。

“不不是,但我约了朋友一起吃饭,现在都已经下班了,所以……”岳芸洱解释。

“我今晚很多事情没做完所以要加班。”何源说。

“总裁辛苦了。”

“我没下班,作为秘书是没有资格下班的。”何源一字一句。

“……”岳芸洱看着他。

“出去帮我泡杯黑咖啡进来,方案稿先放在这里,我忙完了会看,看了有错的地方会立刻让你修改。”何源吩咐。

岳芸洱真的是有些无语。

很长时间没加班了。

何源不是感冒了吗?!

感冒也应该早点回去休息吧。

那一刻她却只能毕恭毕敬的答应。

她拿着咖啡杯走出何源的办公室,给他泡咖啡。

今晚看来真的要爽约了。

她一走出何源的办公室,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电话此刻也响了起来,她连忙接通,“谢老师。”

“哎,你叫我明哲吧,否则太生疏了。”那边笑着提醒。

“额,明哲。”

“那我叫你芸洱?”

“嗯。”

“下班了吗?我马上到你公司了。”

“对不起啊,我今天被总裁拉着加班了。”岳芸洱说,“真的很抱歉,我也不知道今天为什么突然事情这么多,是刚刚下班的时候总裁才说今晚不能下班,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别紧张。”那边温和的声音,还笑了笑,“加班是多么平常的事情,不需要这么给我道歉的,没关系,我们下次再约就好了。那我就不过来了,你慢慢忙,记得吃晚饭,注意身体。”

“谢谢。”岳芸洱平静了些,“下次我一定请你吃饭。”

“好啦,我等着你。那就不打扰你了。”

“你开车小心。”

“好。拜拜。”

“拜拜。”

岳芸洱挂断电话。

还好谢明哲真的很好说话。

要是遇到何源这样的性格,指不定又会生气什么样子。

岳芸洱连忙去给何源泡了咖啡。

规矩的放在他的办公桌上之后,就规矩的离开然后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其实有些无所事事。

何源没有吩咐她做的工作,她也不知道能做什么。

她就拿出《西方经济学》看。

一直看。

看得真的头痛很累了,何源还是没有叫她。

她看了看时间,都已经晚上9点了。

何源真的就这么忙吗?

她其实有点饿了。

何源好像也没吃东西吧。

岳芸洱左右想了想,起身敲门。

何源没有回应。

岳芸洱直接打开了他的办公室大门。

何源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

是睡着了吗?!

岳芸洱不太相信。

毕竟像何源这样的人,应该不会随随便便的在工作上睡着吧。

她走过去,小声叫着他,“总裁?”

何源没有反应。

“总裁?”岳芸洱声音大了点。

何源还是没有反应。

岳芸洱想去推醒他,响起上次何源对她触碰的不喜欢,终究没有敢去触碰,就用了击打的声音,“总裁!”

何源这次有反应了。

仿若还被吓了一跳。

他抬头猛地看着眼前的岳芸洱。

岳芸洱也觉得自己刚刚好像用力过猛。

她颤颤一笑。

何源瞬间恢复清醒,甚至一本正经,“做什么?”

“刚刚看总裁好像睡着了……”

“没有睡着,就是养精蓄锐,今天工作太多,我需要调理自己的思绪。”何源说。

“……”她好像不能揭穿他。

所以她什么都没说。

何源也没再多说。

他随手拿出手上的文件,“需要修改的地方我标注了。”

“是。”岳芸洱恭敬的拿过来。

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何源看着她关上了房门,才有些疲倦的靠在了办公椅上。

因为感冒药的原因,他确实很发困,而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他抚摸着自己的额头。

真的有些不舒服啊。

好久没有这么生过病了。

都快忘了,生病是这么难受的一件事情。

何源坐在办公椅上,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走出办公室。

岳芸洱还在很认真的对着键盘修改方案。

岳芸洱好像总是很难发现有人的靠近。

就这么没有安全意识吗?!

“岳秘书。”何源开口。

岳芸洱吓了一跳。

她抬头看着何源,连忙说道,“一会儿就好了。”

“明天再来修改,下班了。”

“啊?”

“还想继续加班?”

“不是。但是……”

“下班了。”何源直接打断她的话。

岳芸洱也不敢违背。

就保存了方案稿,磨磨蹭蹭的收拾东西下班,本以为何源已经走了,却在电梯口,似乎是在等她。

她也就硬着头皮跟着何源的脚步。

公司门口,专车已经在等候了。

岳芸人目送何源上车,转身打算离开的时候,何源突然转头,“上来。”

所以总裁是要送她回去吗?!

岳芸洱也没敢推脱,就跟着坐了进去。

车子在驿城的街道上行驶。

车内很安静。

岳芸洱坐在车上有些拘谨,眼眸就一直看着窗外的街道,好久,她突然发现,这不是她回家的路啊。

她转头对着何源,“好像走错了?”

“没有。”何源一口否决。

所以是何源要先去一个地方然后再送她吗?!

她就安分守己。

安分守己的,然后司机将车子停靠在了一条人多的后街。

仔细一看,貌似年轻大学生居多。

这是……

何源已经下了车。

岳芸洱连忙跟上。

跟着何源一起,到了一个小门市里面。

人很多。

都是些年轻面孔,显然都已经快十点了生意还那么好。

而她看到门市的招牌了,叫做“祖传烤鸭肠”!

------题外话------

达拉。

下午有二更。

你们觉得谢老师会喜欢岳芸洱吗?!

在线等,挺着急的。

也别忘了月票哦。

一直在着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