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岳芸洱,我现在碰你很恶心了吗/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明哲确定交往了。”岳芸洱说,就这么从她的嘴里,说得清清淡淡。

何源死盯着岳芸洱。

死盯着。

那一刻似乎是没有反应过来一般。

就这么看着她。

岳芸洱被她的视线看得有些不自在,她眼眸微转,“总裁,我先出去了。”

“岳芸洱!”何源突然叫着她。

岳芸洱抿唇,抬眸看着他。

“就那么缺不了男人?”何源问她。

就是这么,直截了当冷血无情。

岳芸洱淡淡一笑,“是觉得明哲很好。”

“明哲?”何源喉咙微动。

还真的是很大的差别对待。

“我先出去了。”岳芸洱带着恭敬的语气。

她不想在这里。

她很清楚,她说了之后,何源不会有好脸色,甚至就是会冷讽。

而她……

能避则避。

她转身出去。

何源没有再叫她。

岳芸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她就这么看着电脑屏幕,有些发呆。

不想了。

岳芸洱深呼吸一口气。

就这样吧,挺好的。

她认真的工作,把该做的事情都做好。

依然陪着何源参加各种大大小小的会议,依然给何源递茶倒水,总之,她就安分守己的做好自己的工作。

一天一天,也没发生什么大事情。

何源对她冷漠,这次倒真的没有做什么为难她的事情。

其实,何源本来也是一个理智的人。

理智的知道,这样的结局对大家都好。

她准时下班。

从上次给何源说了她和谢明哲交往之后的这一周时间,她就再也没有加班过,何源也没有。

今天又是如此。

她收拾好东西,在何源离开后,自己也走向了公司大门口。

大学老师的时间确实很多,这一周,谢明哲都会在她公司门口接她下班。

然后两个人会像很多情侣一样,吃饭约会。

她脚步有些快的走出去,是怕谢明哲等得太久。

刚跑出去,就看到何源和谢明哲在聊着什么。

岳芸洱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谢明哲看着她过来,很自然的牵起她的手。

岳芸洱其实有些不自在,他们虽然交往一周,但是这些亲密的举动基本上是没有的。

何源眼眸看着他们手心紧握,脸色很淡薄。

“下次有空一起吃饭,我先带着我女朋友走了。”谢明哲笑着说道。

“嗯。”何源点头。

“走吧,今晚带你去吃土鸡汤,看你瘦不伶仃的,要多补补。”谢明哲带着宠溺的声音。

岳芸洱微微一笑表示同意。

她对着何源恭敬,“总裁,我先走了。”

何源没有回答。

岳芸洱也没有再多说,跟着谢明哲一起离开。

离开的时候谢明哲无语地说道,“下班了你还对他那么尊敬。”

“毕竟是老板嘛。”岳芸洱淡淡一笑。

两个人就这么说说笑笑的离开了。

何源眼眸就这么看着他们的身影,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

“何总。”旁边,传来吴小欣的声音。

何源回眸。

岳芸洱和谢明哲的轿车已经走了很远了。

他转头看着吴小欣。

“阿姨让我晚上和你一起回家吃饭,方便我搭一下你的车吗?”

“不方便。”何源直白。

吴小欣那一刻有些尴尬。

还未开口,何源已经转身走了。

走了,坐自己的轿车上,让司机开车离开。

“何总,是直接回去吗?”

“嗯。”

司机开车。

何源就这么坐在后座。

坐在后座,冷漠的看着周围的接到景色。

所以……

一周了。

岳芸洱和谢明哲真的在交往。

不是故意,不是故意,不是故意……

他居然期盼着,是岳芸洱故意在他面前演戏,故意让他嫉妒。

岳芸洱怎么会做这么幼稚的事情。

岳芸洱不会。

他捂着自己的心口。

岳芸洱。

对我就真的这么毫不在意吗?!

当初跟着他就只是因为钱,就只是因为秦梓豪的相逼所以找的避风港吗?!

他到底不算她什么。

她对他的好,到底只是为了,阿谀奉承,没有感情的阿谀奉承。

他拿出电话,拨打。

那边接通,“何源?怎么想到主动给我打电话,我告诉你,下班时间我不谈公事。”

“不谈公事,就是请你喝酒。”

“太阳打西别出来了?”凌子墨拿着手机,打趣。

“有时间吗?”

“有是有,但是我想回家陪老婆。”

“那算了。”何源说,“下次约。”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嗯?”凌子墨问。

一般这货都不会主动找谁喝酒的。

“是吧。”

“那我给我老婆请个假,你现在那里喝酒?”

“都可以。”

“那我给你安排地点吧,一会儿发地址给你。”

“嗯。”

电话挂断,何源就这么看着车窗外。

他果然需要,借酒消愁了。

一会儿。

凌子墨发了一个地址过来。

何源让司机把车看向了这边。

他跟着走进了一家情调还算不错的小酒吧。

做到一个阴暗的角落,刚点了就,凌子墨就一屁股的坐了下来。

“何大总裁,遇到什么事情了,要来买醉?是不是夏绵绵丢给你的工作太多你已经坚持不下去了,没关系,到我凌氏集团来,我保证不让你这么辛苦。”凌子墨随时不忘挖墙脚。

“不是工作上的事情。”何源给凌子墨倒酒。

凌子墨看着何源,“遇到感情问题了?”

“算是吧。”

“怎么了,你喜欢的女人不喜欢你?”

“嗯。”

“你这么逊?!”凌子墨带着鄙视。

是啊。

他就是很逊。

从高中开始,不管自己变成什么样子,岳芸洱都不会喜欢。

他甚至在想,就坚持3个月,3个月他把岳芸洱带回家试试。

然而。

岳芸洱根本就没想过要和他在一起。

他好像只是在,一厢情愿。

凌子墨和何源碰杯喝酒,“既然对方不喜欢你,你就找其他女人啊,大千世界这么多女人,难道还找不到一个自己喜欢的?”

“我之前也是这么想的,现在才发现,原来很难。”

“要不要哥们给你介绍几个?”

“不用了。”何源说,“顺其自然吧。”

“我看你也不像是想要顺其自然的样子。哥们,我就给你两条路,要么你就去死缠烂打,就是对方不喜欢你以你现在何大总裁的能力,还不能抢吗?第二,放弃她,找下家,都说想要忘记上一段感情就要开始下一段感情,而且据说会很快。”

何源觉得让凌子墨来开导他的感情问题,完全是自找虐受。

这说了跟没说又有什么区别。

好在。

他今晚也不过就是想喝点酒。

而凌子墨很能喝。

……

同一片夜色迷茫的天空。

岳芸洱和谢明哲吃着养生汤。

岳芸洱很自若拿起汤勺给谢明哲盛汤。

刚有此举动。

谢明哲直接从岳芸洱的手上拿过了汤勺,又拿起岳芸洱的汤碗,“芸洱,这种事情以后要交给男人去做。”

“额……”岳芸洱看着他。

“女士是有很多特权的。”谢明哲微微一笑,“相信我。”

“嗯。”岳芸洱点头。

谢明哲把岳芸洱盛汤好了之后,又非常体贴的照顾岳芸洱,给她夹菜。

岳芸洱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体会过这种滋味了。

以前家里还好的时候就不说了,之后就再也没有过。

说起来后来也没接触过多少人,对她弟弟显然是从小爱护到大,后来遇到张鹏,张鹏算是她的恩人所以她对他很好,然后遇到何源,何源也算是她的恩人,何况还是他的情妇,所以她对他自然也好,现在就是谢明哲。

除了以前的秦梓豪,自己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男朋友。

而他对她真的很温柔。

这种温柔让她的心口很暖。

她很长时间没有被人这么爱护过了。

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道,原来被人这么呵护,真的很暖心。

他们一起吃过晚饭。

谢明哲说带她去逛商场。

岳芸洱不太喜欢逛街,就是没多少钱之后就不爱消费了,而且网上消费那么方便,又便宜,商场的东西大多偏贵,后来何源给了她很多钱,她还是习惯了节约。

不过看谢明哲兴致很高,也没有拒绝。

谢明哲主动牵着她的手。

谢明哲的手和何源的一样,都很温暖。

而她总会有些不好意思。

两个人走向女宾区。

“我没什么买的。”岳芸洱说,“要不给你看衣服吧。”

“女人永远都不会没什么买的。”谢明哲笑着说道,“逛街就算买包卫生棉回家也算。”

岳芸洱有些不好意思。

谢明哲好像什么都能说出口。

“走吧,看看有没有喜欢的衣服。”

“我衣服挺多的。”岳芸洱说。

“女人的柜子里面不是永远都差一套衣服吗?”谢明哲扬眉。

“那是她们……”

“乖啦,男朋友帮你买。”

“不不不,我有钱。”岳芸洱连忙拒绝。

“岳芸洱小姐。”谢明哲有些严肃,“我是不是应该教教你怎么谈恋爱?”

“我只是不想你破费。”

“不愿意在女朋友身上花钱的男朋友,不是称职的男朋友。”谢明哲笃定。

岳芸洱忍不住一笑。

谢明哲看着她,“好笑吗?”

“你是教爱情哲学的吧,对女人这么了解,还这么能掰。”岳芸洱说,依然挂着笑容。

“这是都是拜谢婷婷所赐。”谢明哲牵着岳芸洱的手,一边逛着一边聊天,“有段时间我被谢婷婷讨厌到怀疑人生,我就不太明白我到底哪里会惹谢婷婷这么讨厌,所以我就专心致志的研究女人,研究女人到底是怎么构造的。”

岳芸洱依然笑。

就是觉得,谢明哲和谢婷婷之间的故事,很欢快,尽管这种想法好像对谢明哲有些不公平。

“然后我发现,其他女人都听正常的就谢婷婷是怪胎。”谢明哲说,“好在因为研究女人够透彻,也让我有了极好的女人缘。”

“婷婷说你喜欢的女孩一追就到手。”岳芸洱说道,大概就是从研究女人身上学到的经验吧。

“你别听乱说。”谢明哲说道,“我没那么滥情的,没追过多少女人。”

“那有几个?”岳芸洱好奇。

“暂时不告诉你。”谢明哲故意逗她。

“为什么?”岳芸洱问。

“因为……不好意思开口。”

“那就是很多了。”岳芸洱总结。

可能不是几个。

谢明哲摸了摸岳芸洱的头,“乖啦,我保证你不想知道。”

岳芸洱皱着小鼻子。

谢明哲微微一笑。

岳芸洱好像对他有些自然的小动作了。

好现象。

他拉着岳芸洱的手走进一家女装店。

服务员特别热情。

谢明哲和服务员都能聊得很嗨。

谢明哲果真是很有女人缘。

“嘿,岳芸洱。”从衣帽间里面出来的谢婷婷惊奇。

岳芸洱看着谢婷婷也有些诧异,“你也买衣服?”

“是啊,这家店的衣服一上新我就回来光顾的,没想到你也来了。”

“明哲带我来的。”岳芸洱说。

谢婷婷看到了一边的谢明哲。

谢婷婷对谢明哲没好脸色,招呼也不打,转头对着岳芸洱说道,“你有看上的衣服吗?我帮你一起挑选啊,对了,你觉得我身上这件如何?”

“挺好看的,很适合,颜色也很好看。”岳芸洱连忙说道。

谢婷婷比较喜欢鲜艳的颜色,而且穿衣打扮也很时尚,她的穿着总是让人觉得她年龄好像还很小,而她的长相也给人感觉,很小很清纯,性格也很活波。

“是吗?哎,我觉得好像我穿这套有点装嫩的嫌疑。”谢婷婷审视着着自己,幽幽的说道。

“不会不会,你本来看着就年轻。是不是明哲?”岳芸洱叫着谢明哲。

谢明哲抬头看了一眼,“是。”

那句“是”反而让谢婷婷有些诧异。

以前让谢明哲陪她逛街,她喜欢的衣服谢明哲都会说难看。

今天转性了?!

因为女朋友在。

她不信,不信谢明哲会这么好心,就是要挑拨谢明哲和岳芸洱,让岳芸洱知道谢明哲这个鸡婆男人品有多差,让岳芸洱嫌弃谢明哲,然后她就把岳芸洱送到总裁大人的床上去,然后才能够保住她的饭碗,她对着谢明哲说道,“你真的觉得好看吗?好看吗?”

“好看。”谢明哲点头,看上去还很真诚。

“你不觉得我在装小扮嫩吗?”

“不觉得,很适合你。”谢明哲再次说道。

谢婷婷就这么看着他。

谢明哲反而转移了视线,对着服务员说道,“小姐,麻烦你把这一套给我女朋友试穿一下。”

“好的先生。”服务员连忙说道。

谢婷婷看着谢明哲,就是有些说不出来的……好像是陌生。

服务员找到岳芸洱的型号,谢明哲直接拿过来,对着岳芸洱说道,“你去试试。”

“我没穿过这种类型的衣服。”岳芸洱有些不好意思。

“相信我,会很适合你的。”谢明哲温柔。

“好吧。”

岳芸洱拿着衣服进去。

谢婷婷看岳芸洱走了,对着谢明哲凶巴巴的说道,“你在岳芸洱面前装的挺好的吗?!”

“装什么了?”谢明哲看着谢婷婷。

“温柔,体贴。”

“对女朋友这是很正常的行为,我没有装。”谢明哲淡淡的说道,半点没有发脾气。

也没有和她吵架。

“鬼才相信。”谢婷婷狠狠的说道。

“婷婷姐。”谢明哲突然叫她。

还叫她姐。

谢婷婷懵逼。

“我以前对你可能态度不太好你别太放在心上,以后我会很尊重你的,还希望你放过我,让我好好的谈谈恋爱好不好?以前的事情是弟弟的不好,弟弟给你道歉了,还请高抬贵手,求放过。”谢明哲非常非常诚恳的说道。

谢婷婷看着面前好像突然就变了的谢明哲。

这货,这货还真的转性了。

“管我什么事儿。”谢婷婷一脸傲娇,“你要谈恋爱那也是你的事情啊!”

“嗯。”谢明哲还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恶心。

谢婷婷走向了一边,看了看镜子觉得也还好,就去前台结账了。

此刻岳芸洱从衣帽间里面出来。

淡粉色的连衣裙穿着身上,让岳芸洱真的有些不自在,很久没有穿过这样的颜色了。

“很好看。”谢明哲走过来,给予了非常肯定的赞扬。

“真的吗?”

“我干嘛要骗你。”

“可是我没穿过这样的。”

“所以才要尝试啊。”谢明哲说,“我观察你很久了,你的衣服大多都是职业装,上班倒是很好,下班就显得严肃了些。我还是喜欢你这么柔柔软软的样子,粉色和你简直就是绝配。”

被这么赞扬,岳芸洱更加不好意思了。

谢婷婷付款之后,刚好过来就听到了谢明哲肉麻无比的赞美。

恶心恶心,还反胃。

实在受不了谢明哲如此谦谦公子的模样,分明就是鸡婆恶毒男。

“婷婷,你觉得好看吗?”岳芸洱转头问她。

“好看。”谢婷婷一怔,随即连忙笑道,“很适合你,我第一眼看你就觉得你适合这种大家闺秀的颜色,衬托你皮肤都白皙滑嫩了。”

“是吗?”岳芸洱脸红。

谢家人都这么会赞扬人的啊。

“我去买单。”谢明哲直接说道。

“不用了,我有钱。”

“听话。”谢明哲宠溺的摸了摸岳芸洱的头。

岳芸洱垂眸羞涩。

谢婷婷在旁边怎么看怎么觉得辣眼睛。

玛德谢明哲不是暴力狂吗?!

她转身就打算走了。

岳芸洱突然叫住她,“婷婷,你还要逛吗?”

“准备回去了。”

“一个人吗?”

“是啊。”谢婷婷说,一副很生气的模样,“玛德公司那群小婊砸,说好陪我逛街的居然全部陪男朋友去了,气死我了!”

岳芸洱笑了笑。

总是觉得谢婷婷活力四射。

谢明哲在旁边也没插嘴。

以往这个时候,谢明哲早就毒舌的炮轰她了。

今天尤其的安静。

“那等我们一会儿吧,这么晚了,让明哲送你回去。”

“不用了,怎么好意思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谢婷婷推脱。

“没关系啦,很晚了反正我们也要回去了。”

谢婷婷还是想要拒绝,但看着岳芸洱如此热情的份上,点了点头,“那麻烦了。”

岳芸洱又是温柔的一笑,对着谢明哲说道,“那我去把衣服换下来。”

“嗯。”谢明哲点头。

岳芸洱换了衣服,谢明哲也已经付款了。

谢明哲自然的帮岳芸洱提着购物袋,然后一起走出了商场。

岳芸洱坐在谢明哲的副驾驶室。

谢婷婷坐在后座。

莫名觉得有些,好像不自在。

谢婷婷难得话不多。

然后很安静的听到谢明哲和岳芸洱之间的对话,也没有说什么甜蜜肉麻的话,就是一些平常的聊天,却好像能够感觉到他们之间流出出来的那份温情。

谢婷婷转头看着窗外。

谢明哲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

岳芸洱看着他的视线,嘴角拉出一抹淡淡的笑。

车子到达岳芸洱的小区。

谢明哲非常绅士的下车给岳芸洱打开车门。

岳芸洱甜甜一笑,“回去开车小心点。”

“嗯,早点睡,到家了我给你发信息。”

“好。”岳芸洱说,“拜拜。”

“拜拜。”

岳芸洱挥手。

谢明哲重新回到驾驶室,打开车窗对着岳芸洱,“早点回去,别感冒了。”

“嗯。”

看着岳芸洱走进了小区才启动车子离开。

谢婷婷看着谢明哲的模样,忍不住打趣,“怎么不接过去一起住,这么难舍难分。”

“不想吓着她。”谢明哲说,“好女孩是要好好呵护的。”

谢婷婷鄙视,“肉麻。”

谢明哲没接嘴。

以往,就是会互相怼起来。

现在谢明哲不仅完全变了,好像都不太爱和她说话了。

心里莫名还有些不是滋味。

嗯。

她一定是不习惯这样的谢明哲。

就是这样。

……

岳芸洱走进小区。

刚走到楼下。

“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黑暗中,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嗓音。

岳芸洱吓了一跳。

她看着黑暗处的人影。

何源吗?!

他怎么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她左右看了看。

何源的司机不在吗?!

她没太注意到何源的车停在外面。

“怎么了,下班后就当不认识我了?!”何源冷讽。

也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走到了岳芸洱的面前。

岳芸洱那一刻甚至是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

她闻到了何源身上非常强烈的酒气。

她说,“总裁,你喝酒了?”

“总裁?”何源冷笑。

岳芸洱看着他,有些惊吓。

总觉得此刻的何源有些危险。

“叫我名字这么难?”何源迈步逼近。

岳芸洱又想后退。

那一刻猛地一下被何源拽住,贴的更紧。

“不是,我是怕叫错了会被罚钱。”

“岳芸洱,你就是存心的。”

岳芸洱不知道何源要说什么。

“存心和我作对!”何源拽着她的手臂在用力。

岳芸洱吃痛。

她说,“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这么不想看到我?!”

“不是,你喝醉了应该休息,司机在门外吗?我给他打电话。”岳芸洱连忙拿出手机。

手机刚拿出那一刻,何源猛地一下将她手机扔了出去。

扔在地上,响起剧烈的声音。

岳芸洱不知道何源突然发这么大脾气是做什么。

她就直直的看着他。

这一周两个人分明都相安无事,她以为何源已经默许了他们现在的这种关系。

现在突然又这么出现……

她眼眸看着自己的手机。

虽然跟了自己很多年了,但她没打算这么快换的。

她咬着唇。

“是不是还打算让吴小欣来接我?!”何源一字一句的问她。

岳芸洱低垂眼眸。

她确实很想吴小欣来接走他。

“岳芸洱!”何源发怒,声音很大。

他修长的手指粗鲁的抬起岳芸洱的下巴,狠狠的怒视着她。

因为没有得到她的回应。

因为她在默许,所以何源此刻真的很气大。

岳芸洱到底不爱他。

岳芸洱到底对他没有感情。

他眼眶猩红。

那一刻,脸压下,唇瓣紧紧的印在了她的唇瓣上,霸道又愤怒。

在她唇上疯狂。

唇齿间,都是何源酒醉的味道。

岳芸洱心口一紧,反应过来那一刻,一个用力,狠狠的推开了何源。

何源看着面前的岳芸洱。

冷冷的看着。

岳芸洱擦了擦嘴唇,“总裁,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那你就当我喝醉了吧。”何源冷血。

冷血的声音之后,他猛地上前,将岳芸洱狠狠的抱住,然后疯了一般的亲着她,不管她的反抗,亲着她的嘴唇,亲着她的脸颊,将她狠狠的抵触在大楼的墙壁上,手直接伸进了她的衣服里面,很粗鲁,他埋在她的脖子处,深吻……

岳芸洱真的觉得有些心痛。

她反抗不了。

何源的力气很大。

她只能被他桎梏着,被他粗鲁的压在墙壁上,默默的接受。

她脖子上很痛。

何源在咬她。

身体也很痛。

因为何源很用力。

她突然想到以前。

以前那一次被强奸。

那个人好像也是这样。

粗鲁疯狂,她全身都痛。

全身都痛……

她想,可能今晚也会如此。

在夜深人静的地方,何源就会这么强迫着和她发生关系。

她眼眶很红。

眼泪就这么,流了下来。

流了下来……

何源从她的脖子处离开,手直接往下。

他抬头准备去亲吻岳芸洱的嘴唇。

那一刻,那一刻就看到了岳芸洱绝望的眼神,还有,悲伤不断地眼泪。

何源身体僵硬。

岳芸洱眼眸微转,看着面前的何源。

看到了他那一刻的慌张,还有无措。

她喉咙微动,没有哭出声音。

何源抿唇。

薄唇紧抿。

那一刻似乎突然清醒。

他看着此刻衣衫不整的岳芸洱。

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模样。

他猛地一下放开她。

放开她,退了两步。

岳芸洱看着他的模样,看着他仿若有些后悔的模样。

她低头,默默的整理自己的衣服。

何源就这么看着她整理。

很平静的在整理。

即使眼泪真的流个不停。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好像,没什么话可说。

何源是喝醉了。

喝醉了。

岳芸洱整理好了衣服之后,捡起地上的手机。

她点开。

居然还能用。

她蓦然的拿着手机,转身往大楼里面进去。

“岳芸洱。”何源突然叫她。

岳芸洱停了停脚步。

“我碰你,很恶心了是吗?”何源问。

不是恶心。

是心寒。

她一直以为,何源不是这样的。

何源不是这样的人。

就算脾气不好记仇报复心也强,但不会做强迫她的事情。

她想,何源是喝醉了。

喝醉了才会做这么不理智的事情。

岳芸洱回头,“没有。总裁很晚了,你早点回去睡吧。”

总裁。

又是这么生疏的称呼。

何源冷笑。

真的是除了冷笑,他不知道该怎么对岳芸洱。

他看着她离开。

毫无情绪的离开了。

他觉得自己很可笑。

岳芸洱从来就没喜欢过他……

从来没有。

------题外话------

昨天宅的亲姐生日,宅把宅给灌醉了!

醉的不省人事。

好不容易爬起来了,更新完了见谅。

下午依然有二更的。

爱你们么么哒。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