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岳芸洱,你喜欢过我吗?!/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岳芸洱回到家里面。

岳芸轩已经睡着了,因为她开门的动作,因为岳芸轩在客厅,所以知道岳芸洱回来了,嘀咕着,“姐,你回来了。”

“嗯。”岳芸洱应了一声。

不想说话。

怕岳芸轩听到她的哽咽。

她快速的回到房间。

关上房门。

岳芸轩没太注意到什么,翻了身又睡了过去。

岳芸洱把自己捂在床上。

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跟疯了似的不停的往下掉,完全控制不住。

她努力的让自己平复,平复下来。

她想何源一定是喝醉了。

喝醉了才会变成这样。

她刚刚甚至觉得何源好陌生。

真的很陌生。

短信铃声在此刻突然响起。

岳芸洱泪眼朦胧的拿起手机,她以为是谢明哲发的短信。

她点开。

看着手机短信那一刻,就这么讽刺的笑了。

何源给她打了10万块。

因为刚刚那个暴力的亲吻以及差点就要强奸了她的举动,给了她10万块弥补。

果真。

他们之间还是用金钱解决比较好。

岳芸洱放下手机。

狠狠的把自己捂着被子里。

真的是够了!

……

何源坐在出租车上。

他确实喝醉了。

但现在突然就清醒了。

晚上和凌子墨喝完酒之后,他没让司机来接他,也没让凌子墨送,就自己做了个出租车本来是打算回去的。

然而他没有回去。

他就让出租车到了岳芸洱的小区。

他下车,一步一步走进她的大楼,在那里等她,一直等她。

不知道等了多久。

他甚至在想,岳芸洱可能不会回来了。

岳芸洱可能已经和谢明哲同居了。

在自己都有些绝望的那一刻,他看到了岳芸洱的身影。

他本来是兴奋的,甚至还带着一丝喜悦。

然后说出来的话,却总是让岳芸洱对他产生芥蒂。

他其实好多次都想问岳芸洱,是不是重来没有喜欢过他,是不是?!

但每次,话到嘴边都问不出口。

因为很怕答应是肯定的。

那么,他还有什么借口让她留在自己身边,他还有什么借口,让自己去喜欢岳芸洱。

高中时候的事情,真的是一个教训,还是一个阴影。

他真的都怕了,怕了岳芸洱了。

他看着窗外的景色。

他上了出租车就给岳芸洱打了10万块钱。

如果她觉得他们只有金钱关系,那至少,他还能利用金钱把她放在自己身边,告诉自己,她不喜欢自己,而自己也不喜欢他,他们就是金钱和肉体的交易。

他紧捏着拳头。

脑海里面很乱很烦。

他仿若一直无法忘记,刚刚强迫岳芸洱的时候,岳芸洱泪流满面,两眼悲伤到绝望的神情,似乎还带着深深的恐怖。

他很吓人吗?!

他亲吻她他想和她上床,她现在就会觉得那么害怕了吗?!

何源心情很毛躁。

他可能真的会死在岳芸洱的手上,有一天真的会气死在她身上。

他现在甚至已经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他对岳芸洱的感情,他甚至真的很想用金钱把她捆在自己身边,让她做自己一辈子的情妇,一辈子!

出租车停靠在了他的小区。

他下车。

此刻已经不那么醉了。

尽管胃里面很难受。

他走进小区。

刚到门口。

“何源。”门口处传来一个女性嗓音。

何源转头。

吴小欣似乎在等他。

他抿唇。

“你喝酒了?”吴小欣问。

“嗯。”

“为什么?”

“没什么。”何源淡淡然。

“因为岳芸洱吗?”

何源并没有回答。

吴小欣其实很清楚,就是为了岳芸洱。

何源所有不理智的举动全部都是因为岳芸洱。

吴小欣说,“今天阿姨做了很多好吃的,你却没有回来。是因为我说了我要到你家吃饭,你故意的吗?”

“别在我身上抱有任何希望。”何源看着吴小欣,“没用的,别耽搁了自己。”

“这个世界上是不是除了岳芸洱,其他女人你都不要了,你都看不上眼了?!”吴小欣深深的问他。

这一次,也有些激动。

激动到,声音都在颤抖。

何源说,“我的事情你不用管了。回去注意安全。”

“何源,为什么!”吴小欣眼眶红透,狠狠的看着何源,“为什么一定是岳芸洱,她到底哪里好?她到底哪里好!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会喜欢我,你才会正眼看我,你才会知道我其实比岳芸洱好一百倍,岳芸洱可以为你做的事情我都可以!”

“别说了。”何源冷漠,“你会找到更好的男人的。”

说完,起身就往小区内走去。

吴小欣看着何源的背影,真的笑得眼泪不断,她到底哪里不好了?!

到底哪里不好了?!

何源可以对她这么的冷眼旁观。

那一刻。

她突然上前,大步跑过去。

跑过去,从后面紧紧的抱着何源的身体。

何源身体顿了一下。

“何源,我求你了,我们交往吧,我求你了,我真的很爱你。”吴小欣放下了所有的自尊,她希望和何源可以重新开始。

何源内心有些波动。

她很清楚吴小欣是一个自尊有多强的女人。

然而。

他却依然冷漠,“放开我。”

“不放。”

“放开我!”何源声音冷了很多。

吴小欣那一刻咬牙,大声说道,“不放!”

何源脸色一冷。

他猛地一下掰开吴小欣的手,将她往后狠狠推了一下。

吴小欣一个不稳,直接被何源推倒在地。

何源转头看着吴小欣。

看着她哭得崩溃的模样。

他说,“对不起,你早点回去吧。”

吴小欣冷漠的笑着。

冷漠的笑着,看着何源冷血的背影。

所以不管她怎么样,不管她坐到多么卑微的地步,何源都不会和她在一起。

她到底还在坚持什么?!

到底还在坚持什么!

她眼泪一直不停持续不断。

她从地上站起来,站起来,擦了擦眼泪。

她为什么要放弃?!

从她记忆开始,她就没有这么放弃过任何一件事情,得不到的就抢,得不到的就抢过来好了。

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

她相信总有办法总有办法的!

她拿出手机,一边拨打一边往外走去。

她控制了刚刚崩溃的情绪,显得很平静,平静的说,“秦梓豪,我想我们可以合作了。”

“等你很久了。”那边邪恶一笑。

吴小欣挂断电话,此刻嘴角的笑容也变得异常的恶毒。

岳芸洱,真的不是我一定要这么对你。

而你,真的招惹到我了,超越了我对你的极限!

……

翌日。

依然正常上班。

所有人都是。

何源,岳芸洱还有吴小欣。

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发生过什么,好像都已经是昨天的事情,今天,今天就是新的一天。

岳芸洱恭敬的走进何源的办公室。

何源昨晚大概是酒醉,今天脸色不好。

她其实脸色也不太好,因为昨晚,彻夜难眠。

岳芸洱毕恭毕敬的汇报工作,“总裁,今天上午暂时没有任何会议安排,不过下午2点半要去封尚集团参加董事会议,将对从封尚集团收购至今的一个收入情况给董事会做汇报,时间大概会持续3个小时。”

何源点头,没说话。

岳芸洱也不多说,“总裁还是喝咖啡吗?”

“嗯。”

“好的。那我出去了。”岳芸洱转身离开。

离开将房门关过来之后,何源抬起了头,看着房门的紧闭的方向。

岳芸洱只字未提昨天的事情,甚至昨天给了她10万块的事情她也没有提过。

所以……

岳芸洱的意思就当昨天的一切一笔勾销了是吗?!

何源紧抿唇瓣。

他真不应该在岳芸洱身上期待任何事情。

昨晚上他回家之后想了很多,想到睡不着觉。

吴小欣突然的表白而他冷漠的拒绝让他真的很清楚了自己的感情。

很清楚的知道,他果真是很爱岳芸洱的。

其他人,他真的半点兴趣都没有。

他甚至很恶心被触碰。

他本想着今天要是岳芸洱但凡提起昨晚的事情,他就会诚心的和她好好谈谈,好好谈谈。

而她,什么都没说。

他紧捏着拳头,在克制自己的情绪。

一会儿。

岳芸洱敲门而进。

她端着他的咖啡,放在他的面前。

何源看着她。

刚开始没太注意,说直白点就是故意没有把眼神放在岳芸洱的身上,此刻才发现她穿了一件粉色的裙子,不像她平时穿的那些职业装,那些他给她买的职业套装。

岳芸洱放下咖啡就打算转身离开。

“岳芸洱。”何源开口。

岳芸洱立刻恭敬,“总裁。”

“为什么穿这种衣服?!”何源问。

岳芸洱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是不够正式吗?”

“我问你为什么穿这件衣服!”何源声音提高了些。

显然,脾气很大。

岳芸洱抿唇,“下次我会注意的。”

“岳芸洱!”何源怒吼,那一刻甚至是直接一巴掌拍在了他面前的办公桌上,毫不掩饰的怒气直逼着岳芸洱,“我问你为什么要穿这件衣服?!”

不是她一味的卑微和道歉。

岳芸洱看着他。

看着何源盛怒的模样。

她抿唇,缓缓说道,“明哲说粉色的衣服很适合。”

“明哲?”何源讽刺一笑,“他给你买的?”

“嗯。”

“所以我给你买的那些衣服,你都扔了是吗?”何源问。

“没有。”

“岳芸洱。”何源从座位上站起来。

他叫着她的名字,分明就是在咬牙切齿。

他总以为经过了昨天的之后,他控制了自己的脾气,他不会再对岳芸洱做任何失控的事情,但就是分分钟分分钟,还是被岳芸洱刺激到,无法控制。

他一步一步靠近岳芸洱。

岳芸洱本能的后退。

退了一步。

那一刻突然不退了,就站在那里,看着何源走到自己面前。

“昨晚我给你打的钱,你没看到?”何源问。

“看到了。”

“所以收得理所当然了?”何源阴冷的说道。

“嗯。”岳芸洱点头,“但如果你后悔了,我会还给你。”

“还给我?!”何源说,“你不是很喜欢钱吗?”

“是很喜欢,但也有自知之明。”

“不用还了,继续跟着我。”何源对着岳芸洱,“我可以给你更多。”

岳芸洱就这么看着他。

何源说,“继续当我的情妇,之前十万块一个月,我现在给你二十万。”

岳芸洱依然这么看着何源。

何源蹙眉,“嫌少?”

岳芸洱紧咬着唇瓣。

身体却在微微颤抖。

“一百万。”何源突然说道,“不要再嫌少了,一个月一百万,年薪一千二百万,大型公司的总裁也就这个数。而你不需要承受什么压力,乖乖的躺好就行。”

岳芸洱眼眸直直的看着何源,她平静的说道,“在你心目中,我是不是一直都是这么不堪的?”

何源心口一紧。

“我确实很缺钱,我也确实很喜欢钱。”岳芸洱看着何源,一字一句说道,“但现在,我突然一分都不想要你的钱。”

“岳芸洱。”

“对不起总裁,辜负你了。”岳芸洱转身就走。

何源猛地一下拉住她,“岳芸洱!”

岳芸洱眼眶真的很红。

她不停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停的控制。

她说,“是想睡我吗?”

何源冷眸。

“昨晚上拒绝了你,让你有了想要征服的快感是不是?”岳芸洱问他。

何源没有回答。

实际上,不是。

而是让他有了,想要把她留在自己身边一辈子的想法。

“我现在脱光了让你上,你上够了,就放过我行吗?”岳芸洱说,说的时候,眼泪还是没控制住从眼眶中滑落,“读高中那时候我承认我们家对不起你,让你受了那么大的伤害。现在我还给你,你想怎么样都可以,你想要对我怎么样都行,但请你在报复完了之后,就放过我了行吗?我会感激你的。”

何源喉咙一直不停的起伏。

他脸色很难看。

他心口很痛。

为什么在岳芸洱心目中,他就是这样的人。

这样只会记仇只会报复的男人。

他说,终于说出口,“岳芸洱,你爱过我吗?”

岳芸洱泪眼模糊的看着他。

“高中的时候,现在,你有爱过我吗?”何源深深的问她。

如果有那么一丁点,他也会将她抱在怀里永远不再放开,就算家里反对也好,他也不会放手!

“没有。”岳芸洱开口。

就是那么简单那么绝情那么冷血的两个字,从她嘴里说了出来。

何源笑了。

笑得很悲伤。

原来,就是自己奢望了。

岳芸洱说,“高中的时候我喜欢的是秦梓豪你知道的。”

何源就是这么淡笑着,淡笑着看着她。

眼眶似乎也红了。

“现在我喜欢谢明哲,我想和他好好在一起。”岳芸洱继续说着。

所以。

由始至终,都没有他何源什么事情。

他还在自作多情做什么?!

何源放开了岳芸洱。

岳芸洱看着他的模样,眼泪流得更猛了。

何源说,“行了,出去吧,刚刚给你说的那些你就当没听到。”

“是。”岳芸洱恭敬,甚至还鞠躬,“总裁,我会继续努力工作的。”

何源想。

岳芸洱就是岳芸洱。

在任何时候不管他心口多痛人多难受,她还是……她自己。

还是会想办法保全她自己的利益。

比如,抱住这份工作。

他转身。

转身,背对着岳芸洱。

实在忍受不住。

他想眼泪已经快要流出来了。

而他不想为这个女人哭泣,他觉得不值得。

岳芸洱看着何源的背影,她默默地退了出去。

退出去,将房门关了过来。

岳芸洱回到位置上。

昨天哭得够久了,今天不想再哭了。

不想了。

她用餐巾纸擦拭着自己的眼眶。

她想以后,何源应该再也不会和她有任何私人感情了,再也不可能了。

“岳芸洱。”头顶上,突然响起吴小欣的声音。

岳芸洱连忙控制情绪,尽管眼眶已经红红,她起身站起来,“吴组长。”

吴小欣看着她,“你哭了?”

“没什么。”

“何源骂你了?”

“不是。”

“呵。”吴小欣冷笑,可能以为她在撒谎。她冷冷的吩咐,“何总下午2点半到封尚集团开会的汇报材料我不小心放在了我家里,我上午会很多,但上午总裁没有什么行程,麻烦帮我回去拿一下。你到了我家给我打电话,我给你讲放在了哪里,我家的地址你应该知道的,何源送过我很多次。”

“知道。”岳芸洱点头。

“我希望你现在就去。”

“好。”

吴小欣吩咐完毕就走了。

岳芸洱收拾了一下的情绪,起身离开了直接办公室。

当时真的没有想那么多。

仅仅只想到,下午何源要的那份材料。

她在门口坐了一个出租车,说了地址。

司机开车。

岳芸洱就默默的看着车窗外。

脑海里面事情很多,所以有些出神。

当自己回神的时候,发现路好像走错了。

她对着司机说道,“你好像走错道了。”

“没有,从这边去更近一些。”

“是吗?”岳芸洱问道。

“是的。”司机肯定。

岳芸洱也没多怀疑,又安静的坐在车上。

走了一会儿。

车子突然停了下来。

停在了一个巷子口。

岳芸洱看着地方,“不是这里。”

“我知道不是这里,但是……”司机突然眼神往上看。

岳芸洱心口一惊。

她回头,回头看着自己的车门已经打开,一个又黑又壮的男人站在她面前,在她还未尖叫的那一刻,男人猛地一下捂住了她的嘴直接将她从车上拖了下去,身体被她狠狠的桎梏住,那一刻,腰间甚至还抵触着一把匕首。

她听到男人狠狠的威胁道,“我现在放开你的嘴,你要是敢大喊大叫,我会杀了你。”

男人放开了她的嘴。

那一刻就像是情侣一眼把她抱在怀里,然后带着她往前走。

岳芸洱不敢大叫,她小声的说,“你绑架我做什么,我没钱,我真的没钱。”

男人没说话。

岳芸洱继续说道,“你想要什么你说,我会想办法给你的,求你别杀我。”

男人似乎是冷笑了一下。

带着她直接走进了巷子里面一个不好的宾馆里面。

没有去前台登记,直接带着她走向了电梯。

岳芸洱很恐慌。

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她就被男人一直威胁着,下了电梯,走进了一间房。

岳芸洱惊吓。

她不敢进去。

男人却一把打开了房门,将她狠狠的推了进去,然后猛地将房门关了过来。

岳芸洱拍打着房门人,大声叫着放她出去,此刻恐慌到不知所措。

“别叫了。”一个男人的嗓音,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

岳芸洱一怔。

她猛地转身,看着身后的男人。

看着他带着恶毒的笑容站在自己不远处,“小耳朵,想我吗?”

------题外话------

二更来也。

么么哒。

记得别忘了投月票哦,宅爱你们(*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