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我要嫁给何源!/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源,我们现在就上床好不好?”岳芸洱抱着他的身体,苍白柔弱的脸蛋挨着他的脸颊,那种眼神带着那么强烈的期待。

何源的大手抬起,抚摸着她的脸颊。

岳芸洱大大的眼睛一直看着他。

就是那么灵动的大眼睛,漆黑的眼眸仿若带着魔力一般,让他也不开眼。

“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何源声音低沉。

“不,我现在需要你。”岳芸洱说,眼眶那一刻就又红润了,眼泪在眼眶中一直一直闪动,“我需要你何源,我真的很需要你……”

何源抿唇。

他真的只是很想把她抱在怀抱里,将她好好保护起来。

他不想这个时候,和她发生关系。

但他拒绝不了她。

他捧起她的脸颊,一个唇亲吻着她的唇瓣上,那般呵护,他说,“你要是不想做了你就告诉我……”

“不会不想,我很想。”岳芸洱主动的亲吻了上去。

她搂抱着他的脖子,身体直接就靠了过去,很急切。

她的小手胡乱的动着。

何源一把将她的手抓住,那才缠好绷带的小手。

岳芸洱看着他,那么担心他会拒绝的看着他。

“我来。”岳芸洱眼眸微动。

眼泪在眼眶中,就是一直没有滑落。

“别伤着自己了。”

岳芸洱点头。

点头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眼泪就这么从眼眶中滑落出来。

何源将岳芸洱放倒在沙发上。

她的浴衣滑落,身上还有血渍,却丝毫不影响她诱人的身躯。

而此刻,如此虚弱的模样就是带着一种让男人都想要占有的欲望,那般楚楚可怜又那么蛊惑不清……

何源压在了她的身上。

他亲吻着她的眼泪,缓缓将唇瓣覆盖在她的唇上,一点一点往下。

岳芸洱搂抱着他的身体,第一次感受到了何源的主动。

那么……轻柔呵护。

“等等……”何源忍着身体的反应,询问,“家里有避孕套吗?”

“我是安全期……”

“岳芸洱……等等……”

“啊!”

然后……

还是发生了。

何源将她抱进了房间里面的床上,用被子盖住了她莹白的身体。

他说,“你睡一会儿。”

“你要走了吗?”

“我不走。”何源亲吻着她的额头,“我陪你。”

“谢谢你何源。”她心安的闭上眼睛。

身体靠近他的身体,将他的腰部紧紧的抱住。

然后,沉沉的睡了过去。

睡得似乎很熟。

何源就这么看着岳芸洱,看着她眼角似乎还有泪痕,看上她身上的伤口,看着她睡着时,那么依赖他的模样。

他陪着她一直睡着睡着。

感觉到她完全熟睡。

他拿起了一边的手机,拨打。

那边恭敬的接通,“何总。”

“帮我查查,今天上午9点—11点期间,岳芸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

“查到之后第一时间告诉我。”

“好的。”

何源挂断电话。

他眼眸中闪过一丝嗜血的阴鸷光芒。

他回头,看着岳芸洱依然熟睡的容颜,他躺了下来,将她紧紧的抱在了怀抱里。

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缓缓,传来了何源熟睡的呼吸声。

岳芸洱却在此刻突然睁开了眼睛。

嘴角拉出一抹,狠烈而残忍的笑容。

从今天开始,她誓要,血债血还!

两个人相拥而眠。

一睡就睡了一个下午。

睡了很久。

直到,家里面似乎有些小声响。

何源睁开了眼睛。

岳芸洱还睡得很安稳。

他左右看了看,正打算找件衣服起床,房门就被人推开了。

岳芸轩就这么看着他姐床上的何源。

然后也看到了躺在何源旁边睡得非常安慰的岳芸洱。

何源连忙将岳芸洱裸露的身体盖好。

岳芸轩眼眸微动,直直的看着他。

然后有点尴尬。

他是不是撞见了什么?!

何源说,“有衣服吗?”

“嗯?”

“我借穿一下。”

“有。”岳芸轩连忙说道。

他迅速的跑到一边的柜子里面拿了自己的睡衣睡裤,想了想,还给何源准备了一条内裤。

何源接过来,说了谢谢。

岳芸轩转身,也没去看何源裸露的身体,在柜子里面又在翻找。

给他姐找衣服找内衣。

明显她姐什么都没穿。

他找了一套。

文胸和内裤就这么在他手上,他从小和他姐生活,他甚至还给他姐买过卫生棉,很多事情两个人都很自然了。

但是那一刻。

何源明显有些不太乐意。

他穿好衣服之后,直接从岳芸轩手上拿过岳芸洱的衣服,说,“你先出去一下。”

岳芸轩就这么看着何源。

所以他反而成了外人了?!

得。

他出去。

甚至还好心的帮他们把房门关了过来。

何源拿着岳芸洱的衣服,并没有吵醒她,而是将衣服放在她的身边,小心翼翼的下床,走了出去。

小客厅内,岳芸轩在捡起地上凌乱一屋的衣服,然后拿起那件都是血的浴袍,“这是谁的?”

“你姐的。”

“她怎么了?”岳芸轩脸色一下就变了。

“我不知道。”何源说,“但应该是经历了什么不美好。”

“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出现在我姐的床上,不会是……”你强奸了我姐吧?!

“不是!”何源给予非常肯定的答案。

“那你们……”

“我只会告诉你,我会好好照顾你姐,从现在开始。”何源一字一句,“再也不会让她受到伤害。”

“我可以理解成,你现在选择和我姐在一起了吗?”岳芸轩问他。

“是。”

“我希望你说话算话。”岳芸轩有些激动,“我姐真的经历过很多,她真的不能再受到伤害了,她真的不能了。我知道我也不能威胁你什么,我也没有那个能力可以威胁你,但是何源哥,我希望你可以好好对她,她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她真的很好。”

“我知道,我会好好对你姐的,我保证。”何源很肯定。

岳芸轩嘴角一笑,“那我就放心了,我现在帮你把衣服洗了,然后给你们做晚饭。”

“你会洗衣服吗?”何源问。

“会啊,我会经常帮我姐分担家务,有时候她忙我就洗。”

“你也帮她洗?”

“我还帮她洗内衣内裤呢。”岳芸轩说,就是故意的。

何源脸色明显就黑了。

他突然起身一把将岳芸轩手上的衣服拿过来,“不用了,我自己洗。”

“哦。”岳芸轩灿烂一笑,“那我去做饭了。”

“嗯。”

岳芸轩看着何源走向洗衣台的背影。

回眸,看着门后的岳芸洱。

岳芸洱看着自己的弟弟,轻轻地说道,“我去洗个澡。”

“嗯。”

岳芸洱抱着自己的衣服走进浴室。

浴室里面的女人,依然脸色苍白。

头发很凌乱,甚至身上还有些淡淡的血渍。

所以今天,她就是这样和何源上床的吗?!

何源没有很嫌弃吗?!

她咬着唇瓣,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她的身体。

直到,所有都擦拭了干净,她才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走了出去。

客厅外。

何源已经坐在了沙发上。

岳芸轩还在忙碌着做晚饭。

岳芸洱穿着柔柔软软的睡衣,直接走向了何源。

“你什么时候醒的?”岳芸洱问。

“你弟弟回来的时候。”

“他吵醒你的?”

“睡了一天了,刚好也醒了。”何源说。

“那你饿了没?”

“还好。”

“我去帮轩轩,让他快一点。”

何源一把拉住岳芸洱。

岳芸洱一怔。

何源说,“我不饿,你坐下来。”

岳芸洱笑了笑,“嗯。”

“手给我看看。”何源看着她。

岳芸洱乖巧的把手心拿出来,放在何源的面前。

“打湿了?”

“湿了一点点。”岳芸洱说。

“我帮你重新包扎。”

“嗯。”岳芸洱微微一笑。

何源重新拿起医药箱,拆开了她的绷带又重新帮她消毒上药包扎得很好。

“胸口上呢?”何源问。

“这里没有。”岳芸洱说,“我没有让水碰到。”

“嗯。”何源说道,“如果感染了一定要去医院知道吗?”

“好。”

两个人就这么互相看着彼此。

岳芸洱盈盈一笑,“你要不要看会儿电视。”

“嗯。”何源点头。

岳芸洱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

何源转头看着她。

看着她好像突然就变回了她原来的那般。

安静美好。

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就好像只是幻觉一般。

何源突然伸手,将她搂抱在怀里,避开了她胸口受伤的地方。

岳芸洱一怔,随即很安分的躺在了他的怀抱。

就是那么乖巧动人。

何源有时候都在恍惚,这是不是自己在做梦。

梦到岳芸洱又回到了自己身边。

两个人相拥着彼此,在看电视。

看一些搞笑的综艺节目。

岳芸洱一直在低低的笑着,似乎真的被娱乐节目逗得很开心。

而何源就这么抱着她,陪她一起。

也会低低的笑几声。

岳芸轩从厨房里面忙碌出来,就看到了这么撒狗粮的一幕。

活该他是单身狗。

他取下围裙,“吃饭了。”

沙发上的两个人才放开彼此,手牵手去了饭桌。

简单的两菜一汤。

吃得很随意。

“我要不要叫个外卖。”岳芸洱看着有些简陋,连忙说道。

“不用了。就这些我们三个人够了。”何源说,“还是第一次吃轩轩做的饭菜啊!”

轩轩。

何源就这么很自然的跟着她改口了。

“何源哥你尝尝,我虽然不太做但手艺还在的。”岳芸轩自吹。

“好。”

何源说着就动了筷子。

岳芸轩一脸期待。

“嗯,不错。”何源点评,“就是差你姐还有点距离。”

“你这明显就是偏心的!”岳芸轩不服气。

何源倒也直接,“就是偏心。”

“不和你说了!”岳芸轩自顾自的吃了起来,不忘抱怨,“再说下去,指不定触不及防的又是一盆狗粮,我不想吃!”

何源忍不住笑了笑。

就是……很少见到的很随和很可亲的笑容。

岳芸洱在旁边有些被冷落。

她就这么看着何源的脸色,看着他脸上的温暖。

何源似乎也注意到了岳芸洱,他转头,很自然的给岳芸洱夹了一块肉,上面有些肥肉他直接去掉了,然后才放在岳芸洱的饭碗里,“多吃点。”

“嗯。”岳芸洱甜甜的一笑。

何源还知道她讨厌吃肥肉吗?!一点肥肉都不吃!

所以他把瘦肉给了她肥肉就自己吃下了。

岳芸洱抿了抿唇。

她会好好爱何源的。

会很爱很爱的。

一顿饭吃完之后。

何源又在岳芸洱的家里坐了一会儿,到晚上9点多,何源才说要回去。

岳芸洱连忙起身送他。

何源也没有拒绝,两个人手牵手一起离开家门。

岳芸洱送何源到楼下。

楼下,何源的专用轿车已经在等候了。

何源准备上车那一刻,他转身对着岳芸洱说道,“明天在家休息,不用来上班,你的工作我会交给其他人先做着。”

“我想去上班。”

“嗯?”

“我想去上班,陪着你。”岳芸洱大大的眼眸看着他。

何源无奈的笑了笑。

那样的笑容分明带着宠溺,他手抚摸着她的脸颊,“那好吧,但不要勉强。”

“嗯。”岳芸洱灿烂一笑,她上前主动的亲了一下何源的脸颊,“路上小心。”

“你也早点回去,晚上天冷。”

“我看着你先走。”岳芸洱说,“你走了我就回去。”

“傻瓜。”何源却也纵容她。

他回到车上,让司机开车离开。

其实,眼眸一直看着身后,看着身后那个小小的人影。

真的真的一直站在那里看着他的车尾,似乎很不舍一般。

直到他看不到了她。

知道她看不到了车子,岳芸洱才转身回去。

脸上的笑容在那一刻也随之隐退。

她转身回去。

岳芸轩在家看电视,看着她回来,调侃,“我都以为你会跟着何源哥一起离开?”

岳芸洱却没有了之前的笑容。

岳芸轩也显得认真了些,认真的看着他姐。

岳芸洱坐在岳芸轩的旁边,她说,“轩轩,我会嫁给何源。”

“嗯?”

“以后,我不会让任何人来欺负我们了。”

“姐,你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今天看见一件都是血的浴袍,何源哥说是你的,你手上又有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岳芸轩有些紧张。

“今天秦梓豪想要强奸我……”

“姐!”

“别担心,没有对我怎样,我反抗了。”岳芸洱说,“但在那一刻,我很清楚的知道,我想要什么了。”

“姐……”岳芸轩都觉得自己的姐姐此刻突然好陌生。

岳芸洱转头看着岳芸轩,“姐一定会把我们失去的要回来,这次,不是嘴上说说而已。”

“姐,你到底怎么了?”

岳芸洱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她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我去睡了。”

岳芸轩显然能够感觉到他姐不想和他多说。

而他……

只能无条件的支持他姐的任何决定。

但愿,会是一个好的结果。

因为不管如何,他相信他姐嫁给何源,何源真的可以照顾他姐一辈子。

至少这样,就够了!

……

第二天一早。

岳芸洱换上了得体的何源之前给她买的职业套装去上班。

她手上依然缠着绷带。

她下楼。

刚走出小区门口准备步行去地铁站,就看到了一辆熟悉的黑色轿车停在了小区门口。

岳芸洱诧异的走过去。

何源放下了车窗,“上车吧。”

岳芸洱心口有些悸动。

她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室,“你怎么过来了?”

“接你上班。”何源说得很自然。

“可是这么远,你几点过来的?晚上都没睡觉吗?”

“昨天睡太多,晚上就睡不着了。”

“谢谢你何源。”岳芸洱有些感动,真诚的说道。

她这么早出门,何源得多早就出了门。

何源笑了笑,开着车往夏氏集团。

车内显得有些安静。

岳芸洱看着面前的街道,缓缓开口,“何源,要不你给我买套房子吧。”

何源捏着方向盘的手顿了一下。

“就在公司附近买一套房子,我以后就住在那里,你以后有时间就可以过来,这样好吗?”岳芸洱问道,转头看着何源小心翼翼的问道。

“好。”

“那明天周末,我们就去看房子行吗?”

“嗯。”何源点头。

“何源你对我真好。”岳芸洱甜甜一笑,那一刻主动的靠过去,在他脸颊上印下一吻。

何源嘴角拉出一抹笑容。

不管如何,他至少很喜欢,岳芸洱在他面前绽放的微笑。

车子很快到了夏氏集团。

然而何源并没有在一百米处让她下车,而是直接开到了公司门口。

那个时候还早,来公司的人不多,但也有些同事提前到了,提前到了,就这么目睹了,岳芸洱从何源的车上下来,两个人一起,看上去很亲密的走进了公司,然后……

很快就会成为大新闻。

何源和岳芸洱走向他们的办公室。

何源说,“不用给我泡咖啡了,你手不方便,我会自己泡。”

“嗯。”岳芸洱点头。

“休息一会儿再进来汇报行程。”何源温柔。

“好。”

何源走进了办公室。

岳芸洱看着何源的背影。

那一刻,真的会因为何源突然的温柔而内心波动。

她轻咬了一下嘴唇,坐在了办公椅上。

她整理着昨天秘书室拿来的何源那些行程表。

很认真的整理着,然后熟背流程。

她其实很清楚,上次行程表上的时间更改和吴小欣应该有着绝对的关系。

那个时候她并不想揭穿她甚至不敢去做任何让吴小欣不爽的事情,她就是在无底线的接受无底线的承受,但最后换来了什么?!

她想她真的明白了,什么叫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的道理。

她眼眸微动,看着吴小欣冲着她走了过来。

吴小欣脸色很不好。

怎么可能好?!

昨天那么的精心安排被突然泡汤了,怎么可能好得起来!

那一刻的岳芸洱却没有像平常那边乖巧的站起来恭敬的叫她吴组长,就是抬眼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又漫不经心的处理自己的事情。

吴小欣看着岳芸洱此刻的模样,气更大,她压抑着狠狠地问道,“你今天搭的何源的车?”

“我昨天还和何源睡在一起的。”岳芸洱直截了当。

“岳芸洱你个贱人!”吴小欣咬牙切齿。

岳芸洱抬眸看着她,“能够爬上何源的床也是我的本事儿!”

“你怎么能这么贱!”吴小欣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但又碍于这里的特殊地方,何源一打开办公室的门就能够看到他们,她还不太放肆。

“是啊,我就是这么贱。”岳芸洱从座位上站起来。

不是对她的恭敬。

而是坐着,就矮了一截了。

她站起来,才能够显得不那么低下。

而她受够了,低人一等的滋味。

她挑着眼眸,对着吴小欣,“我不仅爬上了何源的床,我还要嫁给何源,你信吗?!”

------题外话------

二更来也,(づ ̄3 ̄)づ。

爱不爱宅,爱不爱宅?!

(* ̄3)(ε ̄*)

记得投月票,投月票,投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