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和平分手,吴小欣的吃瘪!/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还要嫁给何源,你信吗?”岳芸洱故意带着挑衅。

就是显得那么的不可一世。

吴小欣狠狠的看着岳芸洱,就是觉得,岳芸洱好像突然就变了。

变得不再那么逆来顺受,变得不再那么唯唯诺诺。

她狠狠地看着岳芸洱,狠狠的看着她,因为岳芸洱的话,气得真的很想杀了这个女人。

岳芸洱凭什么能够这么肯定的话说会嫁给何源,她到底有什么资格!

“你以为,你爬上了何源的床何源就会娶你了,你真的太天真了岳芸洱,你以为你这样的女人,如此多污点的恶心女人何源会真的娶你,他不过就是玩玩你而已,不过就是在高中的时候因为对你的喜欢无疾而终才会有的一点男人的征服快感而已,你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何源是不是玩我,是不是把我当回事儿……”岳芸洱嘴角一勾,“那我们走着瞧啊,看最后,何源到底会娶谁!”

“岳芸洱!”吴小欣声音明显大了很多。

那一刻就是被她激怒到无法控制。

无法控制的很想动手掐死岳芸洱。

她居然居然,这么的挑衅她。

居然这么的不把她放在眼里!

岳芸洱这个贱人。

“吴组长。”岳芸洱反而冷静得很,她嘴角带着一丝恶毒到根本就没办法忽视的笑容,“昨天和秦梓豪一起算计我失败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吴小欣一口否认。

“没想到我会从秦梓豪的狼爪中跑出来是吧?!”岳芸洱阴冷的看着她。

吴小欣咬牙切齿。

秦梓豪果真是没用。

一个女人都征服不了。

昨天晚上秦梓豪给她回了电话,说差点被岳芸洱搞死,下次再找机会。

说得轻松。

下次再找机会?!

哪里可能有这么多机会。

岳芸洱也不会蠢到,一次两次的被她如此算计!

她此刻真的恨不得把岳芸洱的衣服拔掉扔在男人之中,很想何源看看岳芸洱,被男人上的恶心画面!

她真的很想杀了岳芸洱。

“吴组长,有些如意算盘真的可不是你想的这么好打。甚至还会偷鸡不成蚀把米,我还得好好感谢你,感谢你让我知道,原来在我心目中,由始至终爱的人都是何源,原来高中的时候我就开始喜欢他了,而这份认知让我很清楚,我非何源不嫁,我也会让何源非我不娶!”

“你真以为你有这能耐,你真以为你有这能耐?!”吴小欣面部狰狞,气得身体发抖。

“有没有,你心里不是很清楚吗?!何源到底爱的谁你不可能没有点自知之明……”

“你以为何源爱你就够了是吗?!可笑死了岳芸洱。你还以为何源还是当年那个毛头小子吗?还真的会喜欢你到不顾所以,岳芸洱,你可别忘了,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情。想想你当年给何源做的那些龌龊事情,给何源父母带来的伤害,想想你自己以前的牢狱案底!我告诉你,何源的父母死都不会接受你的。何源的父母已经认定了我这个儿媳妇,何源这么孝顺,何源早晚会娶我!”吴小欣说得斩钉截铁。

越是这般,越是凸显出吴小欣的不自信。

岳芸洱淡淡一笑,“我曾经也是这么觉得的,吴小欣。”

吴小欣狠狠的看着岳芸洱。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就因为经历了昨天,所以让她完全改变了吗?!

吴小欣不得不承认,她内心的恐慌。

但她死都不可能表现出来。

她依然不可一世的看着她。

岳芸洱继续说道,“我曾经也觉得,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我不应该为难了何源!而我曾经很对不起何源,我不应该让他再次因为我遭受到来自于父母的谴责,我甚至一直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边,对你产生内疚对何源产生内疚对何源身边所有人都带着内疚心里,所以一直唯唯诺诺,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从不反驳也没想过反抗。甚至为了离开何源为了成全你们为了让何源的父母满意,我还决定假装开始另外一段感情,和何源分得彻底。然而……”

然而。

岳芸洱冷笑。

那样的笑容,真的是极致的阴冷。

甚至,不寒而栗。

她眼眸直直的看着吴小歆,带着的戾气让吴小欣内心都有些颤抖。

岳芸洱薄唇微动,“然而我换来的是什么,是吴组长你的得寸进尺,是秦梓豪的自以为是,是你们这些自以为高高在上的人,对我的践踏,我真的要感谢你吴组长,在昨天这么一出戏之后,让我深刻的明白了,人真的不能一再妥协,妥协的代价就是被无限的折磨,无限的低等对待,这些年我真的是深有体会,那种滋味真的不好受。所以我现在要做的就是,爬到最顶端,爬到最低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俯视所有人!”

“岳芸洱,你就是在利用何源!利用何源的身份达到自己的目的,你怎么能够这么的恶毒!”吴小欣怒吼。

“是利用又何妨?至少我会对他很好,我会那真心去对他,他也不吃亏!”岳芸洱冷笑,“说来,你也不过如此,不过就是因为何源现在的身份才对何源死缠着不放,要是何源还是以前的那个穷学生,你会如此吗?!当年何源被全校人耻笑的时候,你可曾给过她一丝安慰和一丝鼓励,你当年想的应该就是,不要让何源的事情连累到你了?!”

“我没有!”吴小欣一口否定。

“有没有,你内心最清楚。”岳芸洱冷讽。

“你!”吴小欣真的被岳芸洱气得说不出一句话,脸上的愤怒显得狰狞无比,却又似乎无处发泄。

她总会将岳芸洱碎尸万段,总会……

“啊……吴组长,我真的不行。”岳芸洱突然变了脸色。

变得那么唯唯诺诺那么软弱娇柔。

吴小欣狠狠的看着岳芸洱,“你又发什么疯?!”

“对不起,我真的不行……”岳芸洱显得楚楚可怜。

吴小欣被岳芸洱的模样搞得要爆炸,前一秒和这一秒的区别,再即将冒火的那一瞬间。

“做什么!”身后,突然传来了何源冷漠的声音。

吴小欣一阵。

玛德岳芸洱,居然阴她。

她当时在气头上,根本就察觉不到身后的办公室房门打开。

吴小欣回头看着何源。

看着何源突然盛怒的模样。

“何源,你听我解释……”吴小欣很激动。

何源脸色真的很难看。

岳芸洱低垂着眼眸,看上去真的是弱不禁风的模样,她说,“是吴组长让我去开会,我说了我要跟随总裁的时间,吴组长却不同意,还说虽然我是跟着总裁但我其实还是她的下属……我真的很为难。”

“何源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吴小欣解释。

不停地解释。

何源那一刻根本就不停吴小欣说什么,他冷声而直白,“吴小欣你听清楚了,岳芸洱是我的私人秘书,你们秘书室无权要求让她做任何事情,她直接听从我的安排和吩咐,如果有任何需要岳芸洱参加的会议以及任何其他,需要咨询我的同意才可以!”

“何源……”

“在公司请叫我总裁。”何源冰冷。

全身的冷漠气息让吴小欣那一刻根本不敢靠近。

她眼眶通红。

那种极致的委屈那种又无法发泄的难堪。

何源不再看吴小欣一眼,对着岳芸洱说道,“以后遇到什么事情,直接来找我。”

“谢谢总裁。”岳芸洱甜美一笑。

那样的笑容,就是很好看,就是很让男人心动。

吴小欣甚至看到何源对着岳芸洱的一丝笑容,带着那么温暖的味道。

她真想撕了岳芸洱那张假皮!

“进来汇报我的工作行程。”何源温柔的吩咐。

“嗯。”岳芸洱点头。

温顺得像只小绵羊。

吴小欣在旁边,真的是控制不住的想要咆哮。

特别是岳芸洱离开的时候,还故意用眼神挑衅她,那么的得意洋洋,那么的不可一世!

她紧咬着唇瓣。

一定要杀了岳芸洱这个贱人!

……

岳芸洱跟着何源走进了办公室。

刚刚的故意,她其实都没有把握何源会这般的站在她这边。

而如此对待了吴小欣,她不用想也知道,吴小欣内心会有多扭曲。

越扭曲越好。

这样才能够让吴小欣早点去死!

她眼里的阴鸷一闪而过。

何源回头就看到岳芸洱眼中无法掩饰的仇恨目光,却在下一秒,看着他的那一刻,笑得如沐春风。

她甜美的声音,说道,“总裁,因为昨天耽搁了您去封尚集团开董事会议,董事那边需要您今天上午10点过去,做报道之前先解释一下昨天为什么会突然不在甚至还没有接电话。”

“嗯。”何源点头。

“下午2点有一个国际电视电话会议,3点半市场部邀请你再次对上次的项目做最终定夺,完成项目最终的投标方案之后,周一需要您亲自给董事会汇报,下周五将要对项目进行现场投标。”

“嗯。”

“没有其他事情我先出去了。”岳芸洱依然温和,嘴角依然带着好看的笑容,“总裁你注意不要太劳累。”

何源嘴角也笑了一下,“我知道。”

“那我出去了。”

“嗯。”

岳芸洱转身离开。

离开了何源的办公室之后,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拢。

她紧抿着唇瓣,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而办公室里面的何源,眼眸也这么看着办公室的房门的方向。

他一眼就能看出,岳芸洱对吴小欣的故意,而他不是反感岳芸洱的如此,他只是以为,至少岳芸洱会给她说什么,但她只字不提。

何源眼眸微动。

看着办公桌上突然响起了手机。

他拿起来,接通。

那边恭敬无比,“何总,昨天查到了岳芸洱发生的事情了。”

“说。”

“昨天岳芸洱在上午9点半左右的时候离开了夏氏集团,坐着出租车去了一个小巷子的一家不起眼的宾馆,应该是被人威胁着去的,我们通过宾馆的录像看到了秦梓豪还有一个陌生男人的身影,陌生男人把岳芸洱带到宾馆之后就离开了,岳芸洱和秦梓豪共处一室,但是没有待多久,秦梓豪就突然从房间跑了出来,满身都是伤还有血,一会儿岳芸洱也从房间出来,也是如此。”

“岳芸洱为什么会在上午9点半离开夏氏集团?”何源问。

“并没有查到。我们本来想要调取那个陌生男人的资料,但到现在为止都找不到这个男人的下落,所以无从得知,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这个男人故意伪装成出租车司机在蹲守岳芸洱,是秦梓豪的人。而查询不到那个男人的资料很有可能就是秦梓豪找的职业能手,这种人一般拿钱办事儿,干净利索,看他的行为举止应该不是一般的小喽啰,很难找到线索查下去。”那边说,“如果何总想要知道,最直接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问岳芸洱本人。”

“好,我知道了。”何源说,“我会把相应费用打到你的账户里面。”

“客气了。”那边恭敬道,“夏小姐吩咐我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直接找我,能够帮忙是我的荣幸。”

“嗯。”何源点头。

那边恭敬的说了两句,挂断了电话。

这个人其实何源确实不认识。

夏绵绵走的时候给他留了很多资源。

他不太清楚夏绵绵另一个身份到底是做什么。

他只知道,夏绵绵生活的环境和一般人很不相同。

他放下电话。

所以……

何源的眼眸一紧。

果真是秦梓豪。

岳芸洱昨天会那样,全部都是秦梓豪一手造成。

他斯文的眼眶下闪过一丝冷冽。

本来还想慢慢来。

看来,秦梓豪太自以为是了!

……

岳芸洱陪着何源去了封尚集团。

董事会议,她就没有资格参加了,因为关系到很多和董事局之间的秘密,其他人没有资格参与。

她就安静的坐在外面等着。

其实也会有点担心,何源昨天没有参加这么重要的会议甚至连电话都没接,董事会会不会为难他。

她默默地等了好久。

接近2个小时的会议。

何源从董事会出来。

岳芸洱连忙上前,带着担忧的目光。

何源反而对她一笑,他说,“没什么,我都解释了,他们很理解我昨天的爽约。”

“怎么解释的?”岳芸洱好奇。

“暂时不告诉你。”何源说。

笑容,分明带着一些,故意。

岳芸洱嘟嘴。

她依然跟在何源的身后。

当然也不会强迫何源说出来。

两个人一起离开封尚集团,坐着何源的专车回夏氏。

刚坐上轿车,岳芸洱的手机突然响了。

岳芸洱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名字。

显然,何源也看到了。

何源就看了一眼,眼眸转向了一边,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岳芸洱咬牙,接通了,“明哲。”

依然温和的声音。

“昨天没接我电话,在忙什么?”

“工作上的一些事情。”她明显撒谎了。

何源依然看着窗外,没有任何动作。

“那么忙?何源压榨你了?”

“没有,他对我很好。”岳芸洱解释。

“看你紧张的,我又不吃了你。”谢明哲说,“下午下班我来接你,晚上带你回家吃饭,尝尝我的手艺。”

“去你家吗?”岳芸洱不自在的问道。

“你别紧张,我父母没跟我一起住,没让你见家长。”

“呵呵。”岳芸洱有些尴尬。

“就这么说定了,下班我来接你。”

“好。”岳芸洱点头。

缓缓,挂断了电话。

她转头看着何源,看着何源的脸是背对着她的,她看不到他的神情。

岳芸洱主动开口道,“下午谢明哲会过来接我。”

“嗯。”何源应了一声。

什么都没说。

“我去他家吃饭。”

“你不需要给我汇报这些,那是你的私事儿。”何源说,尽管没有回头。

那一刻听他的口吻,却是淡淡的。

岳芸洱主动过去靠近他。

何源身体明显紧了一下。

岳芸洱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我去告诉他,我和他分手的事情。”

何源明显愣了一秒。

他回头。

岳芸洱也抬头看着他。

岳芸洱说,“我就只想跟着你。”

何源喉咙波动。

“我爱你何源。”岳芸洱深情的说道。

何源将她抱在怀里。

岳芸洱就这么躺在了他的胸口上。

她听到了他心跳的声音。

很剧烈。

何源说,“稍微给我点时间,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没关系。”岳芸洱也这么抱着他的身体,“多久都可以,我会一直等你。”

“嗯。”

两个人感情,突然就变得很好。

突然好像就变得很美好,完全忘记了曾经经历过的那些,很多不太好的事情。

下午陪着何源在公司开了大大小小的会议。

临近下班的时候。

岳芸洱给谢婷婷发了信息,“婷婷,晚上有空吗?”

“怎么了?请我吃饭啊?你怎么知道姐姐这段时间穷得没饭吃了,你说你说,要请我吃什么?”那边很激动。

“下班之后你在楼下等我。”

“给我搞神秘吗?”

“总之,下班门口见。”

“好啦,告诉你啊,姐姐这段时间穷得很,感觉能吃下一头牛,你别心疼。”

“欧拉。”

岳芸洱退出聊天软件。

有些事情,她可能帮不了大忙了。

她又整理了一下自己手上的东西,到下班的点,何源就从办公室里面出来。

何源大概是考虑到她今晚有约,所以真的是半分钟都没有停留。

分明今天的会议应该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处理。

她也没有多问,拿着自己的包也跟着何源下了班。

公司门口,谢明哲早早的在那等候了。

何源自若的走过去。

谢明哲也很自然的和他招呼,“难得今天这么准时?平时不都是让我女朋友一直加班的吗?早就想和你聊聊斋了。”

何源似乎是笑了一下,“有劳你这么关心你女朋友了。”

“……”谢明哲怎么都觉得这句话,话中有话。

“我还有事儿,先走了。”何源说。

说完,似乎是看了一眼岳芸洱。

岳芸洱也这么看着何源,嘴角一笑,目送他离开。

谢明哲看着两个人的互动,想问点什么。

谢婷婷朝大门的嗓音,“卧槽,岳芸洱,你说请我吃饭,居然还带着谢明哲,你丫的太不厚道了吧,让劳资这个单身狗怎么活?!”

谢明哲也这么看了一眼岳芸洱。

岳芸洱没有回答谢婷婷,反而对谢明哲说道,“不好意思,没经过你的允许就叫了其他人。”

“没什么,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谢明哲温柔一笑。

谢婷婷翻白眼。

谢明哲的意思是,他们之间没有关系了,而她的存在,只是因为岳芸洱的关系。

得。

男人都是见色忘义的存在!

她忍着。

谢婷婷跟着岳芸洱还有谢明哲坐在小车上。

依然如此。

她坐在后面,前排坐着谢明哲和岳芸洱,两个人聊着天,就是给人感觉很温存很暖。

谢婷婷坐在后面也不太说话。

拿着手机看。

一路上走走停停,看得都要吐了。

谢明哲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谢婷婷,提醒道,“车上开手机容易晕车。”

“要你管!”谢婷婷语气很不好。

这也是和谢明哲一贯的语气。

谢明哲没有回怼,淡淡的说道,“那随便你吧。”

谢婷婷看着谢明哲的后脑勺。

心里就是有些淡淡的不是滋味。

岳芸洱回头,看着谢婷婷的模样。

谢婷婷连忙回神,对着岳芸洱一笑,“他很鸡婆是吧?”

“对关心的人才会如此吧。”岳芸洱说。

“是啊,他挺关心你的。”谢婷婷说道。

“嗯。”岳芸洱微微一笑。

谢婷婷就这么猝不及防的,觉得心口好像被……拉扯了一下。

她没深想,就这么坐在车内,然后也不再看手机,是因为真的很想吐,她就看着窗外,发呆。

车子到达目的地。

谢婷婷惊讶,“这不是你家吗谢明哲!”

“是啊,我带芸洱到家里面吃饭。我做个她吃。”

“你会做?”

“……”谢明哲似乎不想回答谢婷婷。

谢婷婷也觉得这几天谢明哲明显对她的生疏。

她咬唇,不再开口,就跟着他们一起走进了谢明哲的家里。

她以前来过的。

谢明哲一向很会生活,所以即使不大的公寓也弄得很有情调。

带着些小清新的味道,很适合他本人的性格。

他给岳芸洱拿了一双粉色的拖鞋,“你换上。”

“谢谢。”岳芸洱对他温柔一笑。

谢婷婷觉得自己真不应该来的。

“对了,没其他多余的拖鞋来了,你就不用还了。”谢明哲对着谢婷婷淡淡地说道。

“哦,我也没想过换鞋子。”谢婷婷无语的说道。

谢明哲也不再搭理谢婷婷,带着岳芸洱先走了进去。

岳芸洱跟着谢明哲走向他家的开放式厨房。

厨房很小,但真的设计得很有格调。

她很喜欢这种小房子带来的温暖。

“需要我帮你吗?”岳芸洱问。

“你手受伤了,坐着就好。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手艺。”

“那我在这里陪着你。”

“嗯。”

岳芸洱就坐在厨房额吧台上,陪着谢明哲做饭。

谢婷婷此刻坐在沙发上,转头看了一眼厨房,然后打开了电视自顾自的看了起来。

岳芸洱似乎是回头看了一眼谢婷婷,然后对着谢明哲直白的说道,“明哲,我和何源在一起了。”

谢明哲手一顿。

他回头。

“对不起,终究没办法和你好好培养感情了。”岳芸洱道歉。

谢明哲无所谓的笑了笑,“我就知道你会和何源那老狐狸在一起,他那么喜欢你怎么可能放过你!”

“是我主动要求求和的。”岳芸洱说。

“不管如何,好好和何源在一起吧。他人其实不错,就是有时候闷了点,有时候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至少在男女方面感情很单纯。”谢明哲说道,“可惜了,我和你之间一点火花都还没有擦出来,就结束了,遗憾。”

岳芸洱忍不住笑了笑,“你和我交往其实也并不是想和我擦火花吧。”

“嗯?”谢明哲眯了一下眼睛。

“你是想要尝试自己,是不是除了谢婷婷还可以好好的和别人谈恋爱。”岳芸洱直白。

两个人其实当时在说在一起试试的时候,都不言而喻的知道对方的目的。

岳芸洱是为了摆脱何源。

是。

她之前真的是为了彻底的放弃何源。

她知道何源喜欢她,但她也很清楚,何源不会和她结婚,因为父母的原因,何源是个孝子,她也不为难了何源甚至也觉得自己配不上何源,所以不想彼此多想,也就很想早点结束。

现在……

现在不想了。

她承认她变坏了。

但她会真的对何源很好。

很好很好。

“好吧。”谢明哲淡淡一笑,“你其实也不笨啊。”

“我看上去很笨吗?”岳芸洱问。

“看上去反正不聪明。”谢明哲笑着说。

岳芸洱不爽。

谢明哲爽朗的笑了几声。

谢婷婷在沙发上看电视,就这么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而后,又回头看电视。

谢明哲说,“芸洱,你和何源重新在一起了,我恭喜你们,但之前和你谈恋爱我是真心的。”

“我也是。”

尽管目的都不单纯,但对对方的心情都是真挚的。

“有些话不得不给你讲。”谢明哲显得有些眼熟,“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不是谁一个人说了算的。何源既然喜欢你,你就有让他喜欢你的优点,否则大千世界这么多女人为什么他就爱你一个!所以不要轻易的否定自己,你其实比很多人都优秀,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情,你要相信,至少那个喜欢你的男人的眼光没有问题。”

岳芸洱听着谢明哲的话,心口暖暖的有些感动。

她说,“谢谢你明哲。”

他们之间其实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总觉得谢明哲对她真的很好。

那种朋友之间的感情,她以前很少体会。

特别是经历过邱柒柒之后,她大体是有些怕交朋友的。

“别这么客气,不管如何,以后我们还是朋友。”谢明哲无所谓的耸肩,“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可以随时找我,我能够做的一定帮你。”

“你也是,要是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帮忙到底。”

“嗯。”谢明哲对她温柔一笑。

所以……

他们之间是真的没有感情的,准确说是没有爱情。

如果有爱情的话,两个人也不会这般淡定的谈分手,甚至彼此应该都有一种如释负重的感觉!

岳芸洱坐在吧台边上陪着谢明哲,又回头看了一眼谢婷婷,看着谢婷婷故意背对着他们坐,她说,“明哲,你就没想过,好好给婷婷说说你的感情吗?”

------题外话------

下午二更见。

别忘了月票月票……

哎,宅的小心肝吗?!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