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购买新房(小甜)/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什么,艾滋?!”何母一下就激动了,整个人差点没有跳起来。

吴小欣看着何母的模样,暗地里邪恶的笑容,脸上确实一副很焦虑的模样,“是啊,艾滋。我之前也有劝过何源可是他不太听,现在这段时间和岳芸洱走得越发的亲密了。而且何源还把岳芸洱带进了公司,成为了他的私人秘书。两个人现在成双成对,我……我其实真的不是觉得何源喜欢别人会怎么样,虽然有些难过但我会祝福他的,我只是怎么都想不到,为什么他还要去选择岳芸洱。岳芸洱当年对他的伤害还不够吗?何况岳芸洱现在都已经不是当初的岳芸洱了,她经历的事情太多太多,太复杂了!”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何母带着责备。

吴小欣显得很自责,她小声说道,“我以为何源就是和岳芸洱逢场作戏,男人有时候会被初恋迷惑也是情有可原的,而且何源是这么理智的人,我以为他不会和岳芸洱真的在一起,但这段时间岳芸洱却越发的猖狂了,甚至完全不避嫌的在公司和何源在一起,何源好像也越来越认真,我才实在忍不住的要告诉你,我都不知道何源知道我说了这么多,会不会厌恨我。”

“你现在还早考虑何源的感受,而他呢,却被狐狸精迷得团团转!”何母气大,“看来我真的得和何源好好谈谈了!”

“阿姨,我劝你先不要。”吴小欣焦虑的说道。

“为什么?!难道就放任何源和岳芸洱在一起?!别说岳芸洱现在经历了些什么,就是以前她对我们源源的伤害我断然也不可能接受这样的女人入家门,更何况现在还是这样一个狐狸精,我绝对不能让何源被她糟蹋了去!”何母狠狠的说着。

吴小欣心里又是一阵恶毒的笑容,表情却是那般无害,“何源肯定会责备我话多。”

“我不会让他对你怎么样的……”

“阿姨。”吴小欣说道,“我觉得与其一直去为难何源,何源反而会因为你的阻挠而更加反抗,有时候何源也会很固执,而且我看他现在对岳芸洱真的已经很上心了,你现在去直接和何源坦白让他离开岳芸洱,我觉得不太可能。何源可能也会对你产生芥蒂,你和何源这对母子的关系这么好,真的不值得为了岳芸洱而伤了和气。”

“但我总不能为了不和何源有矛盾,这个当妈的就一直纵容他错下去?纵容他娶了这么一个女人啊!”

“我的意思是,阿姨可以先找找岳芸洱谈谈,看她什么口风,看她需要什么?如果她只是想要钱,我倒是觉得阿姨可以直接用钱打发了她,对于岳芸洱而言,她不过就是想要在何源身上得到好处而已,她根本就不可能喜欢何源,她以前读书的时候就有男朋友了。”

何母想了想,觉得吴小欣说得有些道理,与其为了这么个女人和何源关系搞僵,倒不如直接找这个女人摊牌,给点钱打发了算了,让她直接离开何源,少惹些麻烦。

吴小欣看着何母深思的样子,内心的笑容更加恶毒了。

岳芸洱。

不是说要嫁给何源吗?!

我看何母这一关你怎么过?!

何源这么孝顺他的父母,我看你是不是真的有那个能耐让何源为你,众叛亲离!

我们倒是走着瞧。“

……

夜晚。

岳芸洱在谢明哲的小区接到外面一直等待。

等了不到20分钟,何源的小车就开了过来。

岳芸洱很自若的坐进了何源的副驾驶室,对着他微微一笑,“我本来是想打车回去的,这么晚了让你出来……”

“我在家也没什么事情,出来透透气也好。”何源说。

“透气?”岳芸洱看着他,“家里很闷吗?”

“嗯。”何源淡淡的应了一声。

车子往岳芸洱家开去。

岳芸洱猜想,吴小欣应该在家里面的,而何源其实不太喜欢和吴小欣相处。

她嘴角拉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主动开口道,“谢明哲和谢婷婷在一起了。”

“嗯?”何源扬眉,大概是诧异。

“我和谢明哲当时确定交往其实都各有目的的。我和他交往只是为了不想连累你,我知道你父母肯定接受不了我,我知道我们可能没有结果所以想要找个人让你我都死心,结果到最后还是做不到,我宁愿继续当你的情人,当一辈子也好,也不想和其他男人将将就就的在一起。”岳芸洱说,低低的甜甜的嗓音。

何源捏着方向盘的手有些紧,却没有很主动的去搭理她的话语。

岳芸洱继续说道,“谢明哲和我交往只是为了刺激谢婷婷。他从小就喜欢谢婷婷,但是谢婷婷不喜欢他,两个人一见面就吵架,谢明哲可能也觉得受够了就和我交往想要看看谢婷婷的反应,显然谢婷婷吃醋了,以谢明哲的性格,两个人今晚肯定就在一起了。”

“嗯。”何源点头,就这么很安静的听着岳芸洱的解释。

很明显能够看出来,她很主动地在和他交谈。

岳芸洱那一刻甚至还感叹了一句,“但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有情人终成眷属?”何源呢喃着。

心里,还会有些细微的波动。

岳芸洱又主动和何源说着一些谢婷婷和谢明哲的事情,让车内不会很安静,也不会因为说一些他们之间敏感的话题让气氛变得尴尬,总之,岳芸洱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对他很讨好很讨好的岳芸洱了。

他把车子停靠在了岳芸洱的老旧小区的大门口。

岳芸洱抽掉了安全带却没有立即下车。

何源转头看着她。

看着她盈盈一笑,主动靠过去,搂抱着他的脖子,深情的印下一吻,她说,“谢谢你来接我。”

何源唇瓣上还有她淡淡的体温以及总是在他脑海里面挥之不去的柔软触感,他淡淡一笑,“早点回去休息吧。”

“那明天看房子的事情……”岳芸洱试探性的问道。

何源总觉得,岳芸洱会不由得去照顾他的情绪揣测他的心思。

就真的像一个乖巧的情人,乖巧懂事的情人一般。

“明天我来接你。”何源答应。

“嗯。”岳芸洱点头,又在他唇瓣上印下一吻。

看上去那么高兴又那么天真。

他其实有时候倒真的不喜欢岳芸洱这般在他面前的表现,他甚至觉得,她其实偶尔给他发发小脾气,就像读高中那会儿,那么真实的岳芸洱该多好。

他突然猛地捧着岳芸洱的嘴唇,大手托着她的后脑勺,深深的吻了下去。

“唔。”岳芸洱整个人一怔。

那一刻就感觉到何源火热的舌头直驱而入,霸道的伸进了她的口齿之中,深深的纠缠着她的舌头,强烈的气息让她甚至不能呼吸,她只能柔软的回应着他的强势,主动去接受他对她的索取,如此深入纠缠渐渐变得激情而澎湃。

岳芸洱就感觉何源的大手从托着她的后脑勺开始不规矩的伸进了她的衣服里面。

这段时间的天气衣服穿得并不多,很容易就被他拉扯得曝光了去。

岳芸洱有些惊吓。

现在还不是太晚,时不时就会有行人通过,而且路灯下很容易看到他们在里面做什么。

她轻轻的推了一下何源。

原本很急切的何源,在岳芸洱的一丝丝抵抗下,就强忍着自己放开了她。

岳芸洱仿若都能够感觉到何源身上的反应却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自制的瞬间停了下来,甚至没有在她身上半点温存。

那一刻还主动开口道,“把你吓到了?”

“不是。”岳芸洱连忙摇头。

此刻衣衫凌乱。

刚刚的何源好像真的有些不太控制。

如果她没有反抗,何源会在这里,会在车上和她……

她脸蛋烧红,解释着,“我只是怕行人过路……”

“嗯,是我太急切了。”何源笑了笑,斯文的眼眶下,眼眸中仿若盈满温暖,他大手帮她整理着衣服,而后又抚摸着她柔嫩的脸颊,“早点回去吧,我明天过来接你。”

“好。”岳芸洱乖巧的点头。

何源的嘴角一直带着微笑。

岳芸洱打开车门下车那一刻,突然回头对着何源说道,“等有了房子,你随时都可以……”

说得,很羞涩。

何源当然知道岳芸洱在说什么。

在安慰他的欲求不满。

他看着她,笑着说道,“我不会客气的。”

岳芸洱脸色更加红润了。

她如此害羞的打开了车门,快速的离开,跑进了小区里面,看上去就是一个热恋中又带着娇羞的小女人模样。

何源就这么坐在驾驶室看着岳芸洱的身影。

嘴角的笑容渐渐隐退。

他喉咙微动。

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对岳芸洱,该如何对她才好。

岳芸洱跑进小区之后,嘴角的笑容也渐渐隐退。

那一刻甚至连脚步都沉重了很多,她一步一步往自己家走去。

她紧咬着唇瓣,不管内心有多纠结但她决不放弃!

……

何源送走了岳芸洱之后,却保岳芸洱已经到家之后,才开着车回去。

回到家里的时候,吴小欣自然已经走了。

他母亲在客厅等他。

他父亲也睡了。

在感情这件事情上,他父亲比较理智一点,选择了对他的感情不闻不问,而他母亲显然,太过积极。

他走进去,对着他开口道,“妈,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房睡觉?”

“等你回来。”何母说,“这么晚了去了哪里?”

“去接送了一个朋友。”何源淡淡的说道,并没有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何母也聪明的没问。

吴小欣说得很对,他不能在连岳芸洱都没有摸清楚到底是个什么人想要什么之前就和自己儿子闹翻,不值得。

何母显得还很温和,她说,“早点睡吧,一天上班这么辛苦。明天周末,妈给你熬点你爱吃的土鸡汤补补身体。”

何源心口波动。

从小到大,他都习惯性的顺从他父母,而他父母也对他很尊重甚至有时候也非常的溺爱,与其说他们之间是他在孝顺,不如说,他的父母对他也一样,从小就没有把他当成小孩子一般管来管去,而是充分的给了他足够的自由和自主权利,会让他自己选择很多事情,不会太过强势的参与他的任何决定之中,他其实有很长一段时间真的不想因为一个女人而打破了他们这么多年的母子感情。

他说,“不用了妈,明天我有事儿不在家吃饭,你和爸吃就好。”

“明天还要加班吗?”

“一些私事儿?”

“私事儿啊!那办完了私事儿就回来吧,中午不能吃,晚上妈给你留着。”何母笑着,如是温和如是慈祥。

何源真的很难拒绝他母亲的好意。

他说,“那晚上我尽量回来。”

“嗯。”何母开明的说道,“那明天你处理完了事情就早点回来。我叫小欣过来一起吃饭……”

“妈。”何源说,“暂时别让吴小欣到家里来了。”

“为什么?”何母看着他。

“我和她的事情我希望我们自己解决。”

“源源。”何母说,“小欣是真的诚心的很喜欢你,妈看得很明白。”

“所以才不想让妈给吴小欣太多的希望。”

“就不能好好培养感情吗?”

“试过了,真的不行。”何源说,“妈你别操心了,我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何母那一刻脸色并不太好。

倒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但她没有多说,“既然这么说,那我也不多说了。反正不管如何,就算你和小欣不能在一起,我也不准你真的伤害了她,她就算不是你儿媳妇,当我干女儿也行!”

何源看着他母亲还想说什么。

那一刻顿了顿,点头道,“嗯,我会尽量在其他方面多照顾她。”

“那我就放心了,早点去睡吧。”

“你也是。”

何源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他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有些发呆。

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开得了口告诉他母亲,他喜欢的人是岳芸洱,他准备娶她。

而他也真的不敢肯定,他母亲真的会接受岳芸洱的存在。

听说,当年他母亲单独去找过岳芸洱。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无意听到过他母亲和他父亲的谈话,口吻中,对岳芸洱充满了仇恨……

……

翌日。

何源在家吃过早饭之后就去接了岳芸洱看房子。

岳芸洱显得很兴奋,坐在他车上笑得很灿烂。

就好像,特别特别期待一般。

那一刻,何源似乎也被她的激情感染。

他好像很久没有看到岳芸洱如此模样了。

如此满足的模样。

他们一起去看了夏氏集团很多高端楼盘,都是可以拎包入住的。

两个人挑选了很久。

何源当然其实大多数都是听岳芸洱的。

岳芸洱看上一个比较心意的复式公寓,有200多平米,豪华精装。

售房小姐带着他们去看了实房,地段很好,结构很好,装修也很好。

岳芸洱在房子里面跟着售楼下一起参观,售楼下姐很是吹捧,最后不忘说道,“如果二位拿来做婚房,我们公司还可以免费送你们一套婚房的装饰,都是国际知名公司来设计的……”

“那个,不是用来结婚。”岳芸洱很自若的一笑。

售房小姐连忙又说着,“不是用来结婚也没关系,设计费我们也可以作为折扣回馈你们。”

“嗯。”岳芸洱点头。

那一刻回头对着何源说道,“你喜欢吗?”

“喜欢。”何源肯定。

“我也很喜欢。客厅这么大,饭厅还是落地窗的,采光这么好,可以沐浴在阳光下。楼上的主卧里面还有一个宽敞的衣帽间和书房,书房你以后可以拿来办公,衣帽间是我们女人都想要的最爱。还有房间里面的大浴缸,还是按摩的。”岳芸洱积极的说道。

“嗯。”何源微微一笑。

“楼下还有一个健身房,你应该有经常健身吧。”岳芸洱拉着何源的手,“你的肌肉也不是天生的吧。”

何源依然温和的点头。

“到时候你就可以在家里健身了,我也能陪着你一起,有空的时候我还能做做瑜伽。”

“你喜欢就好。”

“楼上还有一件客房。”岳芸洱很兴奋,“要是我弟弟过来也能留宿他一两晚什么的。”

何源就默默的对着她笑。

笑容那般宠溺。

“这套房子大概多少钱啊?”岳芸洱回到主题,问着售楼小姐。

售楼小姐看了一眼何源,回头对着岳芸洱说道,“何先生说只要岳小姐喜欢就行了。”

“要是太贵的话……”岳芸洱有些为难,“就算了。”

“不贵。”何源说。

其实,岳芸洱这么聪明,不会不知道这个地段这样的大户型这样的豪华装修到底贵不贵?!

何源转头对着售楼小姐说道,“就这套定下来吧,是签了合同就可以马上入住吗?”

“是的何先生,签了合同马上就可以入住了,里面家具电器全部齐全。”

“好,那现在去签合同吧。”

“好的何先生,岳小姐,这边请。”售楼小姐很是激动。

岳芸洱也显得很激动很开心。

她双手搂抱着何源的手臂,一起坐着售房部的高级轿车回去很快的签了合同。

写的是岳芸洱的名字。

岳芸洱和何源走出售房部,岳芸洱都还处于异常兴奋之中,“刚刚那么漂亮的房子就真的属于我们了吗?”

岳芸洱很聪明。

她没有用我,而是我们。

即使房子确实已经是她的了。

“要不要回去帮你把东西搬进来,钥匙在你手上了,密码你也重新修改了,早点搬进去吧。”

“嗯。”岳芸洱点头,“我想回去收东西之前,先去商场看看有没有要买的?”

“那先去商场。”

“好。”岳芸洱一直亲昵的搂抱着他的手臂。

就是一副小鸟依人的温顺模样。

何源带着她走进了奢华的商场。

“何源,我可以适当的买两套衣服吗?之前谢明哲说我穿得太老套了,我想穿青春一点。”岳芸洱说。

何源看着她。

“穿青春点给你看。”岳芸洱红脸。

何源微微一笑,“想买就去买吧。”

“谢谢你。”岳芸洱开心得像个孩子。

他们一起去了逛了很多女装店,买了很多衣服。

走到奢侈包区域,岳芸洱拉着何源走进了其中一家,“我以前的时候就经常买这家的包了,这么多年过去居然还是这么好看,啊,这个包好像是限量款,全球不超过50个吧,驿城居然有一个。”

何源已经让服务员刷卡了。

给岳芸洱买了包,又走进了一家珠宝店。

何源给岳芸洱买了一套钻石项链,眼眸却看了一眼钻石戒指,缓缓,带着岳芸洱离开了商场。

那个时候两个人手上已经提着大包小包了。

“好累。”岳芸洱坐在副驾驶室,回头把战利品放在车上才回到驾驶室的何源,“你累吗?”

“我还好。”

“我们先去新房子将东西放下之后,再回家搬东西吧。”

“好。”何源的点头。

确实是购买得有些多。

何源开车回到新房子。

不仅离夏氏集团很近,离市商圈也很近,地理位置确实很好,又因为小区很大,走进小区之后也不会显得吵闹,反而还很宁静。

他们提着大包小包回到了新房子。

岳芸洱和何源都有些累的先把东西放在了客厅,然后在沙发上休息。

岳芸洱坐了一会儿,起身说道,“我去烧点开水,我刚刚看到有赠送咖啡,我帮你泡一杯,你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好。”

岳芸洱就马不停蹄的去厨房烧水怕咖啡,端着咖啡放在茶几上,又提着楼下大包小包的,往楼上去。

“我帮你。”

“不用了。”岳芸洱大声说道,“女人最兴奋的事情就是收拾自己的衣橱了,你先坐会儿,我弄好了就下来。”

何源就这么看着岳芸洱激动的背影。

她能够真的开心就好。

他就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看着电视。

好一会儿。

楼梯上响起脚步声。

他回头。

回头看到岳芸洱穿着一套……

嗯。

喷鼻血的性感内衣走了出去。

何源喉咙微动,眼神就这么看着她完全无法遮掩到的性感透视装。

岳芸洱那一刻也很脸红,在看到何源直勾勾的眼神时,脸蛋红得仿若就要滴血了一般。

她咬着嘴唇,大胆的走过去。

何源真的觉得面前的画面有些太过刺激。

他直直的看着岳芸洱,看着岳芸洱走到她面前,如此羞涩有如此……耐人寻味的模样。

他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连喉咙都觉得干涸了起来。

他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越过岳芸洱的身体。

岳芸洱愣怔。

心里还有一点点小小的失落。

只是刚刚去购买衣服路过内衣店她买内衣的时候,趁着何源付款时偷偷买的一件超性感内衣裙,比她买的那些稍显廉价的情趣内衣要有档次得多,穿着身上也真的好看很多……

她以为何源会喜欢,刚刚分明看他模样是喜欢的。

在自己有些胡思乱想的那一刻,她听到了窗帘拉过来的声音。

原来何源是去把家里打大开的窗帘全部都拉了过去。

是怕她曝光了吗?!

她回头看着何源的举动,然后看着他走了过来,上下看着她的模样,就是那么直接的打量,直勾勾的眼神,而后嘴角拉出一抹分明带着邪恶的笑容问道,“这样穿不冷吗?”

岳芸洱羞涩。

她低垂着眼眸,小手去拉起他的大手。

何源看着她的举动,看着她主动地将他的手放在她的身体上。

很柔软的触感。

因为性感内衣仿若更加不一般的体验。

“不是说不会客气吗?”岳芸洱抬眸,对着他羞赧一笑。

当然不会客气。

他弯腰直接将岳芸洱横抱起来。

岳芸洱搂抱着他的脖子,本以为他会直接将她抱进楼上的房间,却没想到,何源也有非常猴急的时候,直接将她放倒在了柔软的新沙发上,两个人陷入在柔软之中不可自拔……

当回神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天都黑了。

岳芸洱全身都痛。

她掀开被子,从床上起来。

总觉得这个房子的每一个地方,都有他们欢爱过的痕迹,至少从客厅沙发上到卧室这一路……

何源有时候真的……很惊人。

她小心翼翼的起床。

小脚刚碰到拖鞋,身体猛地腾空,一瞬间就被身后的人一把抱在了床上,然后非常熟练的将她压在了身体之下,抵触着她,声音暗哑的说道,“去哪里?”

才醒过来的何源,分明带着一丝慵懒的模样。

她见多了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了,这个模样,却突然觉得异常的亲切。

她小手抚摸上他的脸颊。

两个人都没有穿衣服,此刻显得很是暧昧。

她说,“我下去看看有没有晚上可以吃的,我饿了。”

“我也饿了。”何源支撑起的手臂突然送下去,身体压在她的身体上,唇直接吻着她细嫩的脖子,此刻已经有些欢爱后留下的痕迹了,他却好像就是很喜欢吸咬她的脖子。

“啊……何源,不要了,我好累,还真的好饿……”岳芸洱扭动着身体。

就是很容易挑逗男人。

何源低低的笑了笑,他忍着身体的反应,放开了她。

岳芸洱一身酸痛的从床上爬起来,找了自己的一件浴袍穿上,又给何源找了浴袍,都是今天购物买的,两个人一起下楼。

岳芸洱觉得自己下楼的双腿都在打颤,走路都不利索了。

何源一把将她从楼梯上抱下去。

岳芸洱抱怨,“为什么男人还能这么神清气爽,不公平。”

何源难得笑得很好看。

他把她放在沙发上,自己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做来吃的。

岳芸洱就这么看着何源的身影……

何源对她越来越好的身影。

她咬着唇,嘴角的笑容渐渐的在僵硬。

何源一转头,就看到了岳芸洱有些走神的样子,在发现自己看她的时候,瞬间又笑得好看,“没吃的吗?”

“没有。”何源说。

“那我们叫外卖吧。”

“好。”

岳芸洱起身拿起手机,一打开才发现,我滴个去,好多未接来电。

全部来自于她弟弟。

她才想起,她让她弟弟帮她送行李过来了,想着可能会太晚,又会太累。

她料想没错但没想到,她完全忘记了。

她连忙回拨过去,“轩轩。”

“你终于肯回我电话了,我感觉我好像被你遗忘了。”

“我我我我……”岳芸洱一时找不到合理的理由解释,“那你在哪里?”

“门口,开门!”那边有些抱怨。

岳芸洱连忙走向门口打开房门。

岳芸轩提着大包小包,真的是生无可恋的看着她。

眼眸一转又看到了不远处的何源,“下次你们时间能不能短点?!考虑一下旁观人的心情好吗?!”

------题外话------

达拉,下午二更哦,(*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