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岳芸洱的强势反击!/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夫人您说得很对,这个世界只看结果。所以过程怎么样,都不重要。”岳芸洱看着何母,淡淡的说道。

那一刻真的感觉不到她的情绪波动,就是这么冷然。

“所以,我想我们也真的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我只会告诉您,您的儿子,我绝不放手!”岳芸洱说完,完全不顾何母以及吴小欣的情绪,直接转身。

刚转身,突然和进来送咖啡的服务员相撞。

咖啡猛的一下全部抛洒了出来。

有些落在了她的衣服上,有些落在了她裸露的肌肤上,小臂和手背上,瞬间红肿一片。

岳芸洱忍着痛。

何母那一刻看到岳芸洱被咖啡烫伤,连忙起身看着她。

岳芸洱甚至没有叫一声。

服务员那一刻惊吓无比的连忙道歉,“对不起小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突然转身过来我不知道,对不起小姐……”

“没什么。”岳芸洱淡淡道,那一刻她回头看了一眼吴小欣,看到了她眼神中闪过的一丝恶毒。

在看到岳芸洱看自己时,吴小欣也这么回视着她,眼神中都带着敌视。

岳芸洱眼眸微动,转向了何母,她说,“夫人,对我而言,不管遭受了什么,也不会有离开何源的痛苦。”

这次说完,直接走了。

大步走出了咖啡厅。

烫伤其实很痛。

她走出来之后,身体倒抽了口气。

她咬着牙。

那一刻甚至很清楚,这里是高档咖啡厅,服务员都是经过专业训练不可能犯下如此愚蠢的错误,所以她当然明白,这杯凯飞要么是吴小欣指使要么是吴小欣和何母一起指使,不管是谁,对她而言,她要的不过就是,得到何源这个结果,过程怎么样,他们对她怎样她对他们怎样,真的不太重要了。

她打车回到家。

确实没有通知何源。

这种事情,她并觉得她应该去主动捅破,何源自己发现,杀伤力更强。

她就是,非何源不嫁!

此刻的咖啡厅,何母还一直怔怔的看着岳芸洱,看着那个女人似乎有些超乎她预料的坚韧,分明刚刚被咖啡烫伤而且应该并不轻的烫伤她却可以咬牙显得毫不在乎,还说绝不放手,还说没有什么比离开何源更痛苦。

何母心情自然有些复杂。

她确实很不喜欢岳芸洱,各个方面早就在她心目中有了成见,就算见面也会带着情绪直接将她否定得彻底,所以她不管做什么她都会挑毛病都会往最不好的一面去看待她,即使经过今天的谈判……她确实有些感受但不至于改变她对岳芸洱根深蒂固的想法,就算她稍微冷静一下说或许尊重一下何源,可心里面一想到岳芸洱曾经做的所有,又有过牢狱案底出狱后这么长时间的一段空窗期,谁都不知道在此期间岳芸洱都干了些什么,想到如此不干净的身份,何母确实没办法让何源娶了岳芸洱。

她一向对何源要求不高,总是以他的观点为主,从生下何源那一刻就想着要做一个开明的母亲,和自己的孩子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绝对不会用管教的方式来对待何源,所以她其实心里都有些妥协,尽管一直抱着一丝希望没有说出来,但她真的在妥协何源不喜欢吴小欣的事情不会娶她,她想法很简单,何源娶任何一个知书达理正经人家的女儿她都乐意接受。

甚至还会做一个好婆婆,对待媳妇和对待自己儿子一般,她绝对不会有媳妇抢了儿子的顽固思想。

然而,因为一个岳芸洱,因为岳芸洱的出现,让他们母子之间似乎都隐形中有了一丝芥蒂。

她脸色微沉。

看来有必要直接给她儿子摊牌了。

何母想了很多。

吴小欣自然也想了很多。

不得不说,今晚岳芸洱的表现确实比她想象的好很多,态度坚决,语句中不管何母如何咄咄相逼也没有任何冒犯,反而很诚恳的在表达自己的想法,甚至于最后,她给了服务员钱让服务员帮她把咖啡到洒在了岳芸洱的身上,她不只是想要给她点身体上的教训,更重要的是,她想看到岳芸洱在何母面前尖叫的模样,想要看到岳芸洱如此辱骂服务员如何态度恶劣的一幕,让何母直接的看到岳芸洱到底有多么有教养!

然而岳芸洱什么都没做,那样的冷静那样的坚决!

吴小欣紧咬着牙齿,转头看着何母的若有所思,连忙开口道,“阿姨,看来何源对岳芸洱真的很好,否则她也不敢这么对你。”

何母回神,看着吴小欣微点了点头,“确实如此。”

“现在怎么办?”吴小欣担心的问道,“就让何源和岳芸洱在一起吗?倒是,岳芸洱也说得很对,何源喜欢她,至于她喜不喜欢何源我们不知道,但如果何源是喜欢岳芸洱,我们做什么也没用。那就成全他们了……”

“我倒是成全?!”何母说得咬牙切齿,“岳芸洱如此不干净的身份背景,我是绝对不允许何源娶她的,不管何源喜不喜欢!”

吴小欣内心闪过一丝邪恶。

她就知道,人和父母都可能接受得了岳芸洱这样的人。

普通家庭都不可能,更别说现在的何源俨然真的是驿城身价最高的钻石王老五之一。

何父何母虽然平凡出生,但这些年跟着何源也过了一些富裕的日子,也很清楚现在何源的地位在什么地方,也就自然对挑选何源妻子的这件事情,有了新的高要求。

吴小欣表现单纯,“你这样强拆散他们,何源应该会对你反抗的……”

“我自己的儿子,我清楚他的所有性格,他不会对我怎样的。”何母一口笃定,“我不相信他会因为一个岳芸洱对我怎样!”

吴小欣附和,“那确实,何源还是把你永远放在第一位的。”

就是在故意教唆。

何母说,“时间不早了,回去吧。”

“嗯。”吴小欣很是乖巧,“阿姨你要是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你可以找我,我可以帮忙的地方一定会帮忙到底。我现在很清楚何源是真的不喜欢我,我也不再奢求何源会娶我,我只希望能够对阿姨有所帮助。”

“好孩子。阿姨会记住你的。”何母微微一笑。

“阿姨你真好,我母亲都不会如此对我,我真的很感动……”说着,吴小欣眼眶还真的有些泛红。

何母安慰了几句。

两个人一边说着一边离开了咖啡厅。

何母回到家里。

何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何父已经去睡了。

何源转头看着他母亲,问道,“怎么去了那么长时间,你把吴小欣送回家了?”

何母看了一眼何源,没有说话。

何源没有得到他母亲的回答,也没有追问,他伸了伸懒腰从沙发上站起来,“不早了,妈早点休息。”

显然是为了等她才会挨到这么晚。

对何母而言,他儿子永远不可能因为任何女人和她闹翻脸。

她就是有这个把握。

何母对着何源的背影说道,“源源,你先别睡,妈有些话给你说。”

何源脚步顿了顿。

那一刻大概也猜到了他母亲要说什么。

他点了点头。

有些事情早就应该坦白了。

他和他母亲一起坐在了沙发上。

何母说,直截了当,“你真的不喜欢小欣?”

“不喜欢。”何源很肯定。

“好,妈不再要求你和小欣培养感情的事情,不需要当时约定的三个月,现在你就可以不用和她交往。”何母说得很直白。

何源有些惊讶,想着可能是吴小欣今晚因为他的过分举动而真的决定放弃,他母亲也看得明白所以不再强求,他说,“谢谢妈。”

“但是……”何母眼眸看着何源,那一刻表情异常的严肃。

从小到大,何源很难看到他母亲如此,如此的似乎要强烈的要求他做一件事情。

何母说,“你别再和岳芸洱在一起。”

何源内心一震。

他直直的看着何母,“你怎么知道的?”

“你觉得你都和岳芸洱走到这个地步了,我还不会知道?!”

“吴小欣告诉你的?”

“何源。就算吴小欣不告诉我,我就会一直不知道吗?”潜在意思是,让他没必要责怪吴小欣!

何源喉咙微动,“是,我现在和岳芸洱在一起,而且想过带她回来见你们,但因为现在还在和你约定,不想因此和你产生不必要的矛盾,所以我暂时没有告诉你,我和岳芸洱的事情。”

“我很欣慰,至少不管如何,不管你多不喜欢吴小欣多喜欢岳芸洱,终究你还是以我为中心,知道考虑我的感受。但是何源,不管是三个月内还是三个月外,我实在无法承认岳芸洱这个女人。”何母说得很绝对。

何源紧抿唇瓣。

他早就料到,不管任何时候他给他母亲说起岳芸洱,他母亲的态度都绝对会是如此坚决的否定。

他说,“我很喜欢岳芸洱,她的曾经我一点都不在乎。”

“何源,婚姻真的只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吗?”

“婚姻中到底幸福不幸福,那是我的事情,而你感受不到。”

“你是非岳芸洱不可了吗?我的话你已经不想再听了?!”何母有些动怒。

“任何事情我都可以听你的,但是在岳芸洱这件事情上,我希望你尊重我的决定。”何源真挚的说道,又带着绝对的语气。

何母心情很不悦,这么多年和何源保持的这么好的母子关系,就因为一个女人,在渐渐地破裂吗?!

她狠狠地说道,“何源,你应该很清楚,从小到大妈什么事没有尊重过你的决定?你的任何决定妈是不是都是无条件的绝对支持……”

“所以希望妈也绝对支持我选择妻子的决定。”

“唯有这个不行!”何母直接回绝,“这么多女人,除了岳芸洱其他都行,其他干净身份的女人,哪怕不漂亮不贤惠没什么文化都可以,我绝对不会接受岳芸洱这样有过牢狱暗地还做过一些不三不四工作的人,嫁给你,那是在糟蹋你!”

“我从高中的时候就喜欢了岳芸洱。喜欢到现在,如果我可以喜欢上其他任何女人,我还需要等这么多年,等到岳芸洱的再次出现吗?!”何源说,“我现在的年龄可以很清楚的分辨,我到底爱不爱谁。”

“何源!”何母那一刻因为何源的坚决,气得眼眶通红。

何源咬着唇。

他也很内疚,但在这件事情,他不想妥协。

“我一直觉得,我和其他父母不同,我会如一个朋友一样成为了你的好母亲,我们可以无话不说,当你很大了我们还能够手挽着手一起出门,我们不会有任何矛盾,不管在任何事情上,我真的没想到,你第一次对我的反抗我第一次对你的不满是因为一个女人!”

何源看着她母亲。

何母说,“我今晚见过岳芸洱了。”

何源脸色一下就变了。

何母看得很明白。

“放心,没有你想象的那些,我见她只是想要知道她的想法,只是想要劝她离开你。”

“她答应了吗?”何源问。

口气凉凉的,带着冰冷的感觉。

那一刻何母甚至觉得自己的儿子有些陌生。

“没有。”何母直白,“她很执着,但我不觉得那是她爱你,而是因为你现在的财富。”

“我不在乎。”何源一口咬定,“我只需要她。

“何源!”何母脸色真的很难看,“我不是在给你谈条件,也不是在和你商量,我就是直白的告诉你,我不允许你娶岳芸洱。除非,你不认我这个妈!”

何源看着他母亲。

何母态度坚定,“我知道或许你现在不能理解也会很恨我,但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我不可能看到你毁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岳芸洱绝对不可以糟蹋了你一次,又一次,岳芸洱这种女人我看不上!”

何源一直在隐忍。

他很清楚,此刻他如果强势的反驳强烈的反抗,他和他母亲就会彻底闹掰。

而他,不愿意做伤害他母亲的事情。

何母看着何源的模样,也知道他内心的隐忍,她说,“你好好想想,我给你点时间处理,我希望当我下次问起的时候,你已经和岳芸洱分手了。”

丢下这句话,何母先回了房间。

何源就这么靠在沙发上,内心情绪很复杂。

第一次和他母亲谈岳芸洱的事情,显得如此被动。

他母亲的态度坚决到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深入交谈,更别说说服。

他看着天花板,脑海里面很乱很烦躁。

那一刻突然想到刚刚他母亲说去见了岳芸洱。

他连忙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带着柔柔的嗓音,“何源,还没睡吗?”

“你在哪里?”

“啊?”岳芸洱带着些诧异。

“在家吗?我过来找你。”

“何源,不用了,太晚了你早点睡吧。”岳芸洱说,“明天再过来。”

“我马上就过来。”何源根本不听,直接说道。

“何源……”岳芸洱突然叫着他,缓缓的说道,“我现在没在家。”

“……”何源脸色微变。

“我在你们小区对面旁边不远处的24小时药房……”

“等我!”何源猛地挂断电话。

那一刻直接冲出了房间。

他甚至是跑到药房的。

冷清的药房内,岳芸洱就坐在药房的沙发上,那么弱小的一个人看上去很孤独。

分明有些受伤的小脸上,在看到他来的那一刻,瞬间拉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笑得那般的温暖。

何源内心有些波动。

他其实宁愿看到这一刻岳芸洱委屈的给他哭诉。

他很清楚,他母亲说什么都没发生,但一定会有一些难堪的词语让岳芸洱羞愧。

“这么晚了,为什么还没睡?”岳芸洱娇嗔着走进他的怀抱,甜甜地问道。

“你呢?”

“我……”岳芸洱不知道怎么说,显得那么的为难。

“我母亲今晚见你了。”

“嗯。”岳芸洱笑了笑,“没说什么,就是让我离开你我拒绝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

“不想你来担心。”岳芸洱体贴道,“何况你母亲真的没有说什么,而且我也早就知道她的想法,今天不过就是从她嘴里得到证实而已,我其实心情还好。”

何源就这么看着她,一直看着她。

岳芸洱又突然有些担忧的问道,“你母亲回来为难你了吗?因为我你们吵架了吗?”

“没有。”

“没有就好。”岳芸洱甜甜一笑,“我不想因为我让你和母亲有矛盾,我猜想你和你母亲应该感情很好吧。”

“嗯,很好。”

“那就好。”岳芸洱表现得很体贴很善解人意,“那个时间不早了,我们先离开吧。”

何源看着她的模样,终究,什么都没再多说,拉着岳芸洱的手准备送她回去。

手刚碰到她的手。

“啊!”岳芸洱突然吃痛的叫了一声。

何源立刻低头,才发现岳芸洱用衣服挡着的手背手臂上红了一大片。

他脸色一下就变了,“怎么回事儿?”

之前他没太在意为什么她会在药房,以为只是因为难过所以在这里排解一下情绪。

“没什么。”岳芸洱想把手伸回去。

“怎么回事儿!”何源声音大了些。

那个在守夜的药房小妹都被突然的身影惊醒了瞌睡,怔怔的看着那边的两个人。

“可能是不小心……”

“我妈?!”何源问。

“不不不,不是的,你别多问了何源,真的都是不注意才会打倒咖啡的,我都已经买了膏药擦拭过了,一两天就好。”岳芸洱连忙说着,看上去很焦急。

“我是不是不值得你信任?”何源问,冷着脸问她。

岳芸洱根本想都没想的直接摇头,“我很信任你,真的,何源,你别发脾气了,我求你了,我知道我和你母亲之间会有些矛盾,我知道这样会惹你很难处,以后我尽量都避着你母亲好不好,你别为了我们生气了。”

何源喉咙波动。

岳芸洱根本不知道他在生气什么。

根本不知道。

“何源。”岳芸洱小心翼翼的拉着他的手。

何源的手心微动。

“我们回去吧。”岳芸洱说。

那么期待他答应。

那么害怕他脸色变差。

他抿紧了唇瓣,心里真的很压抑,但那一刻还是沉默着,带着岳芸洱走出药房,打了出租车和她一起回去。

家里面,岳芸轩已经睡了。

岳芸洱和何源一起回到了他们的卧室。

岳芸洱很主动的去浴室给何源放水,“先洗个澡吗?”

何源就这么而看着岳芸洱的殷勤。

就是那样。

总是对他如此,总是对他这般,言不由衷的奉承。

他什么都没说,直接走进了浴室。

岳芸洱看着他的背影,眼眸淡淡垂下。

她看着手背上的伤。

她其实是在药房故意等他。

她才想何母在经过和她的谈判失败之后会回去直接和何源摊牌,而何源听到何母见了她肯定会第一时间来找她,她就默默的等了很久,等到何源终于给她打电话,她就是故意不给何源解释清楚那杯咖啡到底是什么原因,她需要何源……需要何源对抗他的父母,然后娶她。

她很坏。

变得越来越坏。

但她很爱何源,会越来越爱的。

她拿起手机,对着并没有关门的浴室方向,拍了一张模糊隐约的照片,照片中何源赤裸的在她的浴室里,她编辑短信,在发送的时候,想了想,把图片退了出来,然后编辑照片把该遮掩的地方遮掩了,然后再发送了出去,写道,“带着何源的母亲来挑衅我,有没有想过,你这样不过就是让何源更加靠近我,这不,今晚就和我睡在了一起。对了,房子很大,200多平米复式豪装,何源送我的,就在夏氏不远的地方。因为他担心我上班太远太累。”

她想,吴小欣应该会气炸。

果不其然,短信发送过去之后,吴小欣直接把电话拨打了过来。

岳芸洱拿着电话直接走向了外阳台,将外阳台的落地窗关过来,接通,“吴小欣。”

“岳芸洱你个贱人不知廉耻的贱人!你到底嘚瑟什么,你到底有什么了不起你到底怎么可以这么恶心!”吴小欣咒骂。

“你就不怕你这样的话被何源听到吗?”岳芸洱淡漠。

“你既然都不怕让何源知道你故意发照片发给我,我又怕什么!”

岳芸洱冷笑。

吴小欣倒是也有些聪明。

否则,怎么能够让何源的母亲这么的喜欢她。

她说,“今天何母来劝我让我离开何源,我现在来劝你离开何源。别执着了,我不想浪费时间在你的身上,也不想让你最后太过难堪。”

“你以为你可以?你做梦吧你,何源绝地不会为了你违背他母亲的!何源绝对不可能娶你,何源早晚是我的,早晚是!”

“会不会,我们走着看!你既然不听我的劝那就算了。我也怕浪费时间在你身上!”岳芸洱冷笑,“你就等着何源娶我那一天吧。”

“你简直做梦!”

“对了。”岳芸洱拿着手机眼眸恶毒一笑,“给你的照片打了马赛克,只是因为,或许你都没见过何源的……种种。”

“岳芸洱!”吴小欣尖叫。

“看来我猜对了,何源果真清纯得很。我突然发现,我好像更爱何源了,你说何源是不是就经历了我一个女人?是不是啊吴小欣!”岳芸洱故意刺激。

“你以为你用肉体换来的东西会长久?!总有一天你会遭报应的。”

“那是我的事情。”岳芸洱说,“而你的报应应该快了!”

那么猛地挂断了电话。

很有可能气炸了直接扔了手机。

岳芸洱心里觉得很爽,就是很爽啊!

原来当坏人的滋味这么好!

她放下手机。

转头。

一转头,就看到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门口那里的何源。

他穿着白色的浴袍,就这么看着她。

岳芸洱不知道何源都听到了多少,而她应该刚刚很爽所以并没有察觉到他什么时候出现。

她微微愣怔之后,自若的扬起笑容,亲昵的走过去搂抱着他的脖子,甜甜地问道,“洗完澡了吗?”

“嗯。”

“那我去洗澡。”

“岳芸洱。”何源拉着她。

“嗯?”

何源看着她的眼眸,看着她那么单纯的模样。

就好像刚刚打电话的女人不是眼前的她一般。

终究,他说,“注意别碰到了伤口。”

“我会小心的,你在床上等我。”床上等我那句,分明说得很暧昧。

何源温柔一笑。

岳芸洱转身走进了浴室。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看着自己的模样,看着自己这般陌生的模样,随即拉出一抹笑容,显得那般淡然。

她洗完澡。

何源坐在床头等她,因为没有书看,所以看了一会儿手机,此刻看着她穿着浴袍,脸红彤彤出来的模样。

岳芸洱很主动的爬上床,靠近何源,身体挨近他,很亲密的接触。

“今晚早点睡。”何源说。

“不要吗?”岳芸洱问道。

“下午才做了,早点睡。”何源温柔。

“嗯,那你也早点休息。”

“睡吧。”

说着何源先躺了下去。

岳芸洱温顺的靠近他的怀抱里,小手抱着他的身体,两个人睡得很安稳,但,都没睡着,即使此刻已经很晚了。

安静的房间内,突然响起岳芸洱的嗓音,她说,“何源,我有时候真的觉得就像做梦一般。”

“嗯?”

“能够抱着你睡觉,能够还和你睡在一张床上。”岳芸洱靠近他的颈脖,吻了一下。

何源身体紧了一下。

“我想我应该是读高中那会儿就喜欢你了。”岳芸洱说,很真挚的说道,“那个时候自己太笨根本就察觉不到,因为当时秦梓豪在交往所以根深蒂固的觉得喜欢的是秦梓豪,现在想来,我遭遇了变故之后在监狱那段时间想的最多的就是你,我想给你当面道歉来着,但因为怕你不原谅所以不敢主动来找你。”

何源就这么淡淡的听着。

“还好,我们又相遇了,还好我们真的在一起了,我以后再也不要放开你了。”岳芸洱抱紧他,那一刻真的觉得她在很怕失去他。

何源依然很淡,淡淡的还是将她回抱在怀抱里。

“何源,答应我,不管如何,以后都不要再推开我了好吗?就算我不能被你父母承认也不要推开我,我不要求什么名分了,你就偶尔的过来陪我,知道你心里有我就行了,我人生也没有什么大追求了,但愿余生都能有你就好!”

但愿余生都能有你就好……

何源喉咙微动,黑暗的房间内,看不到他此刻的脸色,却不难感受到他的冷漠。

但愿。

但愿,你说的都是真的……多好!

------题外话------

不好意思今天晚更了点,下午二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