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那些卑微的日子受够了!/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医院,一角。

何父和何源简单聊了几句之后去了病房。

何源深深的抽了一根烟,唇边烟雾弥漫,脸色很沉。

他心里有些压抑,不自觉的多抽了几支。

从小到大从未想过会发生的这种事情,就还是这么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眼眸微动,手机短信铃声响了一下。

他拿出来,看到岳芸洱发的信息,“吃过晚饭了吗?我刚吃了,一个人吃得太撑了,真怕变成大胖子。”

何源就这么看着,就这么淡淡的看着这条信息。

他没有回答,也没有放下。

眼眸就一直看着屏幕,一直这么看着。

而后过了一会儿,岳芸洱又发了信息,“你在忙吗?那我不打扰你了,你忙完了记得发信息给我,好想你。”

何源微微的转动着眼眸。

他将手机放下了,没有给她回信息。

此刻他的心情很烦躁,准确说,没办法好好的配合岳芸洱……演戏。

他转头。

吴小欣出现在他身后,想要走过来,却似乎觉得有些尴尬的不敢上前。

何源也没有主动去招呼吴小欣,回头,继续抽烟。

吴小欣咬牙,走了过去。

何源对她依然冷漠。

“医生说阿姨的身体没什么大碍了,何源你别担心了。”吴小欣主动开口。

“嗯。”

“但是医生说,尽量不要再刺激阿姨,高血压发作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真的特别的吓人,一不小心就可能造成脑溢血亦或者突然窒息……”

“我知道。”何源冷漠的打断了吴小欣的话。

吴小欣看着何源的模样,咬牙。

她现在很清楚,何源很不待见她,如果她再做一些让何源发现了的厌烦的事情,何源可能真的会让她滚,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

她聪明的不再多说,“那你少抽点烟,我去陪阿姨。”

就这么转身离开。

何源也没有叫住她。

吴小欣眼神中闪过一丝阴鸷的光芒。

她离开何远之后并没有立刻回到病房,而是阴险的给岳芸洱将电话打了过去。

岳芸洱此刻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她以为是何源,那一刻真的有点激动的,在看到手机屏幕上的电话号码时,顿了一下,随即还是缓缓的接通,接通并没有说话,万一有事何母呢?!

耳边就这么传来了吴小欣的嗓音,“岳芸洱,你现在应该很得意吧。”

“你说是就是了。”岳芸洱淡漠,丝毫不再妥协吴小欣的强势。

“何源为了你,在家和他母亲吵了起来,差点闹掰。这应该是你想的吧,让何源回家劝服他的父母接纳你,可惜,如意算盘真的不是那么好打的,何母那么讨厌你,怎么可能答应让你嫁给何源,你知道何源在家吵闹之后的后果是什么吗?”

“有什么就直说吧,我其实也不想和你浪费时间。”岳芸洱冷漠。

“果真啊,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吧岳芸洱,之前那个一直卑微一直迎合的岳芸洱,都是装的吧。现在终于露出自己的狐狸尾巴了!”

“你不想说就算了,何源也会告诉我的。”岳芸洱真的不想和吴小欣拐弯抹角。

她何必让自己去应付这么一个,她根本就不想应付的人。

她以前真的觉得什么都可以将就,委屈点就委屈点,反正遭受惯了。

现在不了。

现在她觉得,该自己享受的就要享受,自己可以得到的就不需要去拒绝,自己不想要的,就不需要勉强,她再也不会,为了任何人任何事去委曲求全,那样的日子,那样处处不想惹事只想卑微的活着的日子,她受够了。

所以她会接受何源对她的任何好,包括对她的金钱补助,甚至可以主动地要求何源对她的金钱付出!

岳芸洱正打算挂断电话。

吴小欣开口了,“何源的母亲,因为和何源吵架,现在高血压复发差点久这么过去了,不是因为抢救及时,你就再一次成为了杀人凶手,爽吗?”

岳芸洱紧捏着手机。

耳边都是吴小欣恶毒的声音。

“岳芸洱,你说经历了这个之后,何源还会不会和你在一起?何源会不会连他母亲的命都不要了,来选择跟你在一起?!”

岳芸洱眼眸闪过一丝恶劣,那一刻却说不出一个字。

“是不是很压抑?是不是觉得很冒火很崩溃?以为自己勾引了何源以为自己可以嫁给何源,哪里知道,何母比你想象的更加排斥你,你说,你现在到底还能有什么资格嘚瑟,我还可以非常明白的告诉你,现在何母谁都不见,就只见我,你说我好好对何母,悉心照顾,何源会不会真的看不到我的好?”吴小欣说得异常的得意,“你终究是一个见不得天日的女人!”

岳芸洱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不想听了。

听得够多了。

她只需要知道何源的母亲因为反对她和何源在一起所以高血压发作了,其他那些恶毒的恶心的字眼她一个字都不想听到。

她也没有义务去倾听吴小欣的炫耀。

她靠在沙发上。

所以今晚何源不是没有看到他的信息,而是看到了,不想回复她。

她告诉自己,要冷静。

凡是都会有解决的办法。

她承认其实何母对他们如此强烈的态度让她有些意外,她知道何母不喜欢她不会轻易接受,但她以为,以何源的能力,慢慢劝服他母亲是可以的,显然她有点天真了。

在外人的心目中,她可能比他她自己想象的自己,还要惨烈很多。

她嘴角淡淡一笑。

就算如此。

她也并不觉得,需要去放弃。

就算,明知道这样做,其实不太好。

此刻的医院。

何源熄灭了最后一个烟蒂,他站了一会儿,似乎是在调整自己的情绪,随后走向了病房。

病房中,他母亲在吃粥。

吴小欣在喂她。

何父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有些沉默,但明显能够看到他对他母亲的讨好。

而他母亲还是高傲的,不予搭理。

何源走进房间,其他人都看了他一眼。

他眼神看着自己的母亲,直接走向吴小欣,说道,“我来吧。”

吴小欣一怔,随即将粥碗给了何源。

何源坐在何母的床头,喂何母吃饭。

何母头一转,很明显的拒绝。

就是对他的拒绝。

何源说,“妈,别生气了,下午的事情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这么来怼你。”

何母看着何源。

两母子没吵过架,所以自然也没有谁主动道歉的经历。

何源突然的主动,还是让何母有些动容。

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也不可能真的记仇一辈子。

何母说,“那你和岳芸洱的事情……”

“我会处理好的。”何源说,“但是要给我点时间,我真的很爱她。”

我真的很爱她。

吴小欣脸色明显就变了很多。

何母脸色也有些微动,“我不是一个不通情达理的人,你有喜欢的人妈其实很高兴,但是这个人绝对不能是岳芸洱,我希望你知道,妈做任何事情都是为你好。”

“我知道。”

“其他我也不想多说了,我不想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外人来影响了我们母子之间的感情,源源。”何母拉着何源,“你要知道,从小到大你都是妈妈的骄傲,我希望我的骄傲可以一直让我骄傲下去。”

“嗯。”何源重重的点头。

那一刻嘴角还笑了一下。

何母看她儿子答应了,脸上才重新有了笑容。

她儿子从来不撒谎,所以那一刻她很确定,何源不会再和岳芸洱在一起了,也就安心的,重新张开嘴巴,让何源喂她吃着柔软的稀饭。

家庭的温暖似乎又回来了。

一家人又开始有说有笑。

只要没有岳芸洱,他们家就真的很好。

何源有时候在想,为了一个岳芸洱,真的值得吗?!

……

第二天,周一。

岳芸洱起床上班。

何源果真一个晚上没有给她回信息,也没有给她打任何电话。

她想,何源大概动摇了。

何源不会为了她和他父母反抗。

血浓于水,如果在她弟弟和何源之间选择,她想她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她弟弟。

人生就是这么现实。

她可以很淡定。

淡定的起床洗漱化妆换上得体的衣服出门上班。

她住的近,稍微早一点起床,就基本上是公司前几个人到来的了。

她坐在位置上整理着何源今天所有要需要的东西,好一会儿,何源来上班了,恍若没有看她一眼,直接走向了办公室。

岳芸洱看着何源冷漠的背影,随即,嘴角拉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起身走向了何源的办公室。

何源坐在办公椅上,打开了电脑,眼神放在屏幕上,并没有抬眸看她。

岳芸洱对着何源恭敬道,“总裁,今天周一有一个部门老总的周例会,时间在上午9点半,大概需要1个小时。11点市场部再次预约何总过项目投标的最终方案,下午3点将会去对方集团进行第一次投标。”

何源没什么表情。

岳芸洱汇报完毕,温柔的口吻问道,“总裁喝咖啡吗?”

何源应了一声,“嗯。”

岳芸洱点头,“我马上给你泡。”

然后,何源没有在回答。

岳芸洱看着他的模样,是有些失落但还能表现得很平和。

她什么都不再多说转身走出办公室。

何源不想提的事情,她就不提。

房门关过来。

何源抬头,抬头看了一眼房门的方向。

岳芸洱真的很聪明,她就是在小心翼翼的一直揣摩他的心思,绝对不会做任何失去理智的事情。

她不会对他失去理智。

而他……却很难办到。

房门再次推开。

岳芸洱端着一杯黑咖啡放在了何源的面前。

感觉到何源的冷漠,依然没有主动去打扰他,甚至不会提及昨晚上为什么不回她的短信,很乖巧很懂事的直接就走了出去。

这就是,现在岳芸洱。

聪明,很聪明。

她很清楚,如果她的大吵大闹或者咄咄逼人,她和他的关系,可能就会止步在此。

何源冷笑。

冷漠的笑了笑。

他真的不知道,他是应该高兴,还是高兴岳芸洱的这般善解人意!

岳芸洱从何源办公室离开。

何源的态度她差不多很清楚了。

何源可能会冷漠她了。

而她当然也不会愚蠢到在这个时候要去为难何源,何源刚经历了他母亲的事情,此刻应该对她,带着芥蒂吧,她不会傻到这个时候去要求何源什么,更不可能无理取闹,她此刻就是要安分守己,不能激进一步。

她承认,她在何源身上,真的用技巧了。

用技巧去讨好,用技巧将他留在自己身边。

她坐回到位置上。

脑海里面想了很多。

想得有些出神。

此刻,总裁办公室突然出现了一个女人。

长得……真的很美。

岳芸洱那一刻甚至有些出神。

她好像见过好像又没见过,总之,还是一张陌生的漂亮女人面孔。

她似乎也没有停下脚步,直接就往何源的办公室走去。

在她准备推门而入的时候,岳芸洱突然站起来,直接走向了女人,“小姐你好,请问你找谁?”

那个漂亮的女人回头,回头看了一眼岳芸洱,淡淡笑了笑,“何源啊。”

显得很自若的,直接称呼着何源的名字。

而那浅浅的一笑,让岳芸洱都有些被她的笑容迷惑。

真的不只是漂亮这么肤浅,那一刻甚至觉得她很有魅力很有内涵让人很难移开视线。

岳芸洱连忙回神,“不要意思小姐,见我们总裁是需要预约的,你稍等一下,我去给总裁通报一声,你可以坐着在边喝点水稍微等一下。”

“哦,是吗?”女人那一刻似乎有些好笑。

好笑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是的。”岳芸洱很坚决。

“嗯,那你去通报吧,我叫夏绵绵。”

“……”岳芸洱一下傻掉了。

夏绵绵的本尊她真的没有见过。

但是夏绵绵的名字,她再无知也听过。

夏氏集团最大股东,夏氏集团董事会主席,夏绵绵。

虽然从她进公司以来就没有见过,但她的丰功伟绩她可是屡屡听到人议论纷纷。

夏绵绵看着面前的女人,笑着说道,“去给何源通报一声吧,我在这边等。”

“不不不用了,夏董事长,是我没有认出您,对不起。”

夏绵绵笑了笑,给人感觉不那么傲娇但依然有着她难以形容的气场,总之就是和凡人不同吧,她听到岳芸洱带着笑意的声音说着,“那我就不客气的进去了。”

“您请。”岳芸洱恭敬。

夏绵绵直接推开了何源的办公室房门。

房门打开。

夏绵绵早就知道,看到的何源绝对是这么一幕,永远低垂着头在审批文件亦或者在处理电脑办公,总是一副,一丝不苟的模样。

她觉得,她好像对何源确实压寨太多。

她走进去。

带着一丝声响,何源抬头。

抬头看到了夏绵绵。

那一刻眼神就这么直勾勾的,对,还有些,怨恨。

夏绵绵想这个记仇的男人,指不定又要冷嘲热讽了。

她做好准备,主动招呼,“很久不见啊,何总裁。”

何源放下手上的工作,转动着办公椅子,就是这么审视着,真的好久没见的夏绵绵。

恍若,这个女人还是如此,也没什么特别大的变化。

依然漂亮依然很有活力依然魅力四射。

“怎么了,不认识我了?还是说我今天太漂亮把你迷住了?!”夏绵绵问。

“是啊,太长时间没见,我都差点忘了,我家董事长长这个模样。”何源说眉头一扬,说得直白。

夏绵绵就知道这货如此。

“这不会就回来让你看清楚了吗?”夏绵绵吐舌头。

“私事儿都处理完了吗?”何源问。

“差不多了。”

“怎么一个人,你的封老师呢?”何源继续问道。

“我说他把我丢下了,你会同情我吗?”夏绵绵说得很自若。

何源蹙眉。

似乎是不太相信,那一刻似乎又带着一丝担忧。

夏绵绵倒是很淡定,她坐在何源对面的位置,“我才发现我在驿城居然没有自己的一套像样的楼宇。”

“要购买新房吗?别墅,洋房还是海景高层?”何源问。

识趣的没有多问夏绵绵感情上的问题。

他们之间的革命友谊很深,但有些敏感的事情,他们不会去为难的触碰,好像就是一种默契。

“我要求不多,随便能够居住、方便出行又不太吵闹的地方就好。”夏绵绵淡淡的说道。

“我帮你留意一下。”

“谢了何源,你还是这么大好人一个,当然,如果你能够改掉你记仇的习惯就更好了。”夏绵绵很真诚的提出建议。

何源无语,说道,“一会儿有一个部门高层会议,出席吗?”

“我回来不是为了上班的。”

“所以你说我能不记仇吗?”何源字字句句。

夏绵绵讪讪一笑,不多说了。

何源问,“那你回来做什么的?”

“回来带我儿子的。”夏绵绵直言,“我要好好培养我和我儿子的感情,否则以后……嗯,我怕他会忘了我。”

何源看着夏绵绵。

是很肯定夏绵绵应该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但夏绵绵不说,他就没多问。

他说,“嗯。”

“不打扰你上班了。”夏绵绵起身,离开,走出房门外的那一瞬间,回头说道,“那个……还是老规矩,没必要工作上的事情不要请示我,我很忙来着……”

“所以夏绵绵,你倒是不出现的好!”

“呵呵。”夏绵绵尬笑,走出房间的那一刻突然想到什么,“对了,你换秘书了?”

何源眼眸微动,看着夏绵绵。

“挺有意思的。”

夏绵绵丢下一句话,走了出去。

门外,岳芸洱看着夏绵绵显得毕恭毕敬。

“夏董事长。”岳芸洱很尊重。

夏绵绵笑了笑,“不用对我如此,公司的事儿还是何总裁说了算,讨好他就行了。对了,何总裁工作很累很繁忙,千万别惹了他,他记仇。”

岳芸洱看着夏绵绵。

他没想到夏绵绵这么随和,还会好心提醒她这些。

夏绵绵嘴角一勾。

就是一颦一笑一言一行都魅力无穷。

她说,“走了,替我好好照顾何总裁。”

“是,夏董事长慢走。”岳芸洱恭送。

很久都还一直看着夏绵绵离开的背影。

完全想象不到,商业上如此出名的一个女商人,居然长得这般倾国倾城,她印象中的女强人应该是,就应该是吴小欣那样,看上去很严肃显得很正直还中规中矩。

她回头。

回头,看着何源走出了办公室。

何源看了她一眼。

岳芸洱连忙抱着自己的笔记本跟着何源走进了会议室。

开启了,一天的忙碌。

一直忙碌。

好在下午的投标是由副总裁去,岳芸洱才得以喘气的在座位上,稍作休息。

电脑屏幕上,传来了谢婷婷的讯息。

“岳芸洱在吗在吗?”谢婷婷谈她。

岳芸洱连忙回复,“在啊!”

“那个我要买一件你的情趣用品,我看中了我拍了。”谢婷婷说。

“你没有和谢明哲在一起吗?”

“额……”那边有些羞涩。

“在一起了吧。”岳芸洱问。

“哎,在是在一起了,但是吧,那货的床上技巧真的是……不敢恭维。”

“这么快都睡一起了。”岳芸洱故意。

那边明显脸红到不行,“那啥,谁知道那货是那么猴急的一个人,当晚就被他给吃了!嘿你知道吗岳芸洱,谢明哲吻技真的是特别的美好,但是在床上,我能吐槽吗?!”

“我要是知道你不得吃醋。”

谢婷婷似乎是反应了两秒,笑了笑,“那倒也是。”

“可能谢老师也是第一次说不准。”

“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谢老师应该从小就喜欢你了,男人有时候也不是随便任何女人都可以上的。”岳芸洱说。

说的那一刻,就那么想到了何源。

何源是不是,也只有她一个女人?!

想当初他们第一次上床的时候,甚至好一段时间,何源好像在床上都很……生涩。

“不过倒是真的,谢明哲说他很小的时候就喜欢我了,你说这人怎么这么能装,你说这人是多小的时候就多邪恶了!”谢婷婷鄙夷。

“你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是吧。”岳芸洱灿烂的笑着,“谢老师真的挺好的,你要学会珍惜哦。”

“哈哈。”谢婷婷笑了笑,“我也挺好的。”

“是是是,你们天生一对。”岳芸洱说道,“话说婷婷,你们都在一起了,为什么你还要情趣用品啊,他不会介意吗?”

“不,我只是要好好教教谢明哲,上床应该怎么上!”

“……”还能这样。

谢婷婷就开始说了一堆她的神奇理论。

大体意思就是,两个人在一起床底生活非常重要,必须要有完美的体验否则感情就会越睡越淡云云之类的,还给她讨论男人应该怎么最舒服女人怎么样最舒服,她能说,这是公司电脑吗?!

要是查记录什么的,不都查到了吗?!

“对了,你和总裁还好吧。”谢婷婷说了很多之后,突然转移话题。

“还好吧。”

“吴小欣是不是要被你踢出局了?”

“还早。”

“所以也是早晚的事儿了吧。”

“不知道。”岳芸洱不敢肯定,“有好消息的告诉你。”

“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我一定开香槟给你庆祝。”

“谢谢。”岳芸洱会心一笑。

大概这个世界上,只有谢婷婷真的是站在她这边的,她弟弟都不算,她弟弟只是习惯性的尊重她的决定,唯有谢婷婷无条件的全力支持,而她至少有那么一点觉得很暖。

她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因为现在的进展并不太好。

她输入文字,“我今天见到夏董事长了。”

“你说传说中神秘无比的夏绵绵?!”

“是啊。她刚刚来见总裁,气场好足。”

“那必须的,我滴个去,大大大BOSS啊,长得好看吗?和照片一样好看吗?我一度怀疑照片严重PS!”谢婷婷很激动。

“我没看过她的照片,但我看过她的本人后,真的觉得她是我见过最好的女人,直接秒杀电视明星!”

“真的这么夸张?”

“真的。”

“真是天之骄女啊,我们羡慕不来。”

“嗯嗯嗯,但她本人却和我想的不一样,不是那么高傲,反而很随和,很难形容那种感觉就是出奇的好。”

“你不会就这么喜欢女人点了吧……”

“……”

岳芸洱和谢婷婷聊了好一会儿。

而后又做了些工作上的事情,下午下班的时刻,何源也没加班,直接走出了办公室。

岳芸洱连忙上前。

何源电话突然响起,看了一眼接通,“妈。”

岳芸洱的脚步顿了顿。

她嘴角淡淡一笑。

“我马上下班了,嗯,马上回来。”

岳芸洱就僵硬得站在那里。

何源挂断电话。

他转头看了一眼岳芸洱。

岳芸洱依然露出了好看的笑容,然后什么都没再多说。

“我要回家吃饭,你自己早点下班。”何源丢下一句话。

仿若是今天一来,第一次给她说的一句,私人话语。

“好,那你早点回去吧。”岳芸洱温顺的说道。

何源就这么看了一眼岳芸洱。

如此听话,他应该觉得高兴。

至少在这个节骨眼上,她没有让他为难。

他直接直接走进了电梯,离开。

岳芸洱回到自己位置上。

脸上早就没有了任何笑容。

她抿唇,淡淡的也没有多少情绪,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办公桌,下班。

走到电梯门口。

吴小欣刚好也走了过来,看着岳芸洱那一刻,恶狠狠的笑了笑,“被何源抛下了,丢弃了?!”

岳芸洱没有回答。

“不是趾高气昂的吗?现在不说话了,现在不嘚瑟了,现在不自以为是了?!”吴小欣故意的,故意在刺激岳芸洱。

岳芸洱抬眸看着她,眼神很淡,“就得了这么一点点小便宜有了点颜色就开染坊了?!何源和他母亲闹到现在如此不欢的地步也没有给我提分手的事情,你觉得你有什么可以在我面前炫耀的,等何源真的和我提分手了之后,你再来讽刺我吧!”

“我看你能够撑多久?!”吴小欣狠狠地说道。

电梯到达。

岳芸洱走进去,不在搭话。

吴小欣也走进去,还打算再说点什么,吴小欣的电话响起。

吴小欣看着来电连忙接通,“阿姨。”

“小欣,过来吃晚饭吧。”

“好,但是何源……”

“阿姨叫你过来就过来,难道没有了何源那层关系,我们就没关系了吗?”

“当然不是了阿姨,那我马上就过来。”

“嗯,等你吃饭。”

“好的。”

吴小欣挂断电话,转头对着岳芸洱得意一笑。

岳芸洱淡漠。

不就是吃顿饭而已。

她以后有的是机会!

------题外话------

下午二更。

绵绵回来了,不撒撒花欢迎欢迎吗?!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