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感情不顺?借酒消愁!/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吴小欣走进了何源的家。

何源早回去了,何父何母在等她。

吴小欣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何源,表现得那么的不自在,然而何源根本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在何母说吃饭了,何源就直接走向了饭桌。

何母很热情。

昨天争吵的事情就好像没有发生一般,桌上还是那么喜乐融融。

“源源,我打算认小欣做干女儿了。”何母开口。

吴小欣一怔。

所以何母也是放弃了她成为何源的媳妇了是吗?!

她不动声色,嘴角还笑了笑。

“好。”何源什么都没说。

“以后多照顾妹妹。”

“嗯。”何源顺从。

何母看了一眼何源,看何源冷冷淡淡的样子,也不再多说,就和吴小欣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家常,家里看上去很温馨。

吃过晚饭之后,何源也会坐在客厅陪他父母,只是陪着就陪着,不太主动说话,偶尔他父母问他什么他就答应着,好像很孝顺又好像,好了点什么。

何母没放在心上,她想,这几天何源可能是过渡期,等过了这段时间,何源就会恢复正常,就会还是她以前那个懂事孝顺的好儿子。

而且她都已经主动给何源下了台阶,她把吴小欣认作自己的干女儿也变相的妥协了何源和吴小欣分手的事实,如此这般,何源也不会感觉不到。

他们母子之间从来都是互相尊重。

事实也确实如此。

一个月以后,何源对何母百依百顺,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基本不予反驳,表现得很是孝顺,而且何源每天下班准时回家,回家之后就陪他们两老也不会接听任何人的电话,何母担心晚上睡觉的时候会有联系,偶尔还会在何源回房之后适时的去何源的房间,何源那个时候一般都已经睡了。

想来,应该就是和岳芸洱分开了吧。

她也问过吴小欣了,问她何源在公司对岳芸洱怎么样,吴小欣给她的答案也是,两个人在工作上看不出来有私情,但私底下不知道,不过终究而言,岳芸洱现在是离何源最近的位置,具体他们之间的关系她也不敢保证。

何母也有些动摇,想着要不要试探性的让何源给岳芸洱调配职位,后来又觉得,既然她儿子答应了的事情,她逼得太紧反而是她小气了,也就顺了他儿子。

早上一大早。

何母早早的做好早餐。

这段时间她对何源越发的好了,何源应该可以感觉得到。

何源吃过早餐之后,去上班。

每天走进办公室,第一眼就可以看到岳芸洱,看到他其实已经冷落了一个月了,她还是会盈盈而笑,然后做她的本分工作,一点都不会越界。

他坐在办公椅上,岳芸洱汇报工作,“……上次的项目第一次投标结果出来之后,将会在下周三进行第二次投标,这次会确定一个准确的投资金额和具体的实施方案,市场部希望在今天下午给您过目。”

“嗯。”何源点头。

“还是喝咖啡吗?”岳芸洱灿烂的问道。

“谢谢。”何源淡然。

岳芸洱就起身走了出去。

这一个月都是在公对公,他没有主动说什么,没有解释他这段时间的冷漠,她也没有问,甚至在以往下班之后,岳芸洱刚开始主动地信息,到后来也没有了。

真的是很知趣。

岳芸洱走向茶水间,给何源泡咖啡。

她闻着浓郁的咖啡香味,那一刻心里突然一阵反胃。

她呕了两下,什么都呕不出来。

她稳定了一下情绪,依然表现得若无其事。

岳芸洱把咖啡放在了何源的办公桌上。

何源没有看她,在很认真的处理工作。

她其实有点好奇,夏绵绵都已经出现了,为什么这一个月以来,却都没有出现在公司,就好像,又消失了一般,夏董事长果真好神秘。

她也不会多嘴,转身走了出去。

走出去,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谢婷婷发来了信息,“和总裁还没进展?”

“暂时还没。”

“总裁的心思真难揣摩,分明很喜欢你的啊。”那边一直很八卦。

大概这一个月以来,谢明哲和谢婷婷的感情火速升温,两个人如胶似漆处于热恋之中,时不时的就想关心一下她这个孤家寡人。

“岳芸洱,谢明哲昨晚给我说,说征服总裁最好的方法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了,你试试?!”谢婷婷提建议。

“嗯,好。”

“我给你说真的,反正现在关系也没有进展,你得主动一点。”

“好。”岳芸洱再次答应。

“不过我现在都没怎么听说总裁和吴小欣的八卦了,他们俩应该吹了吧?!”

“不是很清楚。”岳芸洱确实不知道。

何源不说,吴小欣不会说,而她没有任何渠道可以知道。

“你看吴小欣的态度就知道了啊,她要是耀武扬威的,就证明她和总裁勾搭着,要是收敛了很多,那就意味着,她和总裁分手了。”

“看上去好像是收敛了很多。”

“多半八九不离十,总之,你要加油哦!我去开会去了。”

“去吧。”

岳芸洱退出聊天软件。

何源和吴小欣到底怎么样她不知道,但她很清楚,何源妥协在他的父母亲情之中了。

谢婷婷说得很对,她在这么坐以待毙下去,何源可能就真的放手了。

她咬着唇瓣。

抬头,看着吴小欣走了过来。

吴小欣拿了一份文件,直接扔在了她的桌子上,“总裁要的东西,你整理好了给他。”

“嗯。”岳芸洱漫不经心的拿过来。

对吴小欣也没有了曾经所谓的那些尊重。

她真是都懒得站起来。

吴小欣冷冷看着她,“你猜想你还能在这个位置上坐多久?”

岳芸洱没有回答她。

“何源的母亲问我在公司你和何源的关系如何?我随口说了两句,我猜想,何源的母亲应该会让何源撵走你了,我要是你就会主动辞职,何源都已经对你如此了,你还怎么好意思坐在这里,还是回去卖你的情趣用品吧,听说公司还挺多人关顾的。”

“是啊,你要是喜欢我也可以把网址发给你,记得五星好评哦。”

“你以为我像你这么龌蹉吗?!”

“我是怕你一个人孤独难耐,总的有东西慰藉。”

“你什么意思?!”吴小欣脸色一下就变了。

“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懂吗?吴组长应该也是过来人吧,成年人都是有需求的……”

“神经病!”吴小欣狠狠地说道。

岳芸洱淡笑了一下,她也不想多说,低头看着吴小欣给的文件。

吴小欣也不想和岳芸洱在公司有所冲突,有些愤怒的转身离开了。

刚往自己办公室走去,电话突然响起。

吴小欣看着来电,怔了一下,随即快速的离开走向了一个天台,接通,“秦梓豪,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关系了,你别给我打电话过来!”

“女人还都是很现实啊!”秦梓豪狠狠地说道,“利用完就翻脸不认人了!”

“别说得这么难听,秦梓豪,我给你制造了那么好的机会你自己没有好好把握,现在反过来说什么我翻脸不认人,你真没想到堂堂秦少爷连一个岳芸洱都搞不定!”

“现在来讽刺我?!”秦梓豪阴冷的一笑,“告诉你吴小欣,自从你主动找到我之后我们就在一条船上了,你别想撇清我!”

“你要做什么?!”

“很简单,秦氏集团现在亏损严重,股市一直持续下跌,我现在需要一个项目来拉动我们秦氏的一个经营状况,目前我打听到除了我们秦氏之外,夏氏集团也在跟进的一个项目,我希望你帮我拿下来。”

“你太看得起我了!”吴小欣冷讽,“我还没有那个能耐能够左右到夏氏高层,也真的是拜你所赐,何源到现在还和岳芸洱藕断丝连。”

“我当然知道你左右不了何源,但是你身为秘书室的副秘书长,想要得到点内部消息应该不难,我不需要什么,我只需要你们最终的报价方案和报价金额,其他的我知道我自己去处理!”

“秦梓豪,你别得寸进尺,我做不到!”

“做不到没关系,大不了我就把你让我去强奸岳芸洱的事情捅出来,我猜想何源应该会介意的吧!”秦梓豪威胁。

“秦梓豪,你真的很小人!”

“吴小欣,你能想出害岳芸洱的阴招你也高尚不到哪里去,我要的很简单,就只是要夏氏的一个商业机密而已,完了之后我们互不相欠,我不会再来找你做任何事情!”

“我要是被抓住了这可是商业犯罪,秦梓豪你想过没有!”

“你傻啊,会被抓住,何况了,你不是挺喜欢陷害岳芸洱的嘛?想办法把她归结到岳芸洱的身上不就行了嘛?到时候大不了我帮你一把,我就说是岳芸洱传给我的就行了,毕竟我和她还要老交情不是!法院也会比较认可。”

吴小欣咬牙,脸色真的很不好看。

秦梓豪却笑得邪恶,“等你好消息,下周二之前。”

吴小欣挂断电话,有气无法发泄出来!

倒是……

如果真的可以嫁祸在岳芸洱的身上,她倒是觉得,可以铤而走险。

她脸上嘴角又拉出一抹无比邪恶的笑容。

……

一天的忙碌。

下班时刻,何源依然准时下班,依然从岳芸洱身边漠然走过。

岳芸洱看着他的背影。

默默的看着,并没有表露任何多余的情绪。

何源在电梯门口等了一会儿。

吴小欣匆忙的跑过来,“总裁你找我?”

“嗯,一起下楼吧。”何源说。

吴小欣受宠若惊。

有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岳芸洱收拾好了东西之后,就看到电梯里面,何源和吴小欣一前一后的背影。

她顿足没有跟上,而是改坐下一趟电梯。

与此同时,

何源在电梯里面拨打着电话说道,“妈,今晚不能回家吃饭了?”

“怎么了?”何母显得有些激动。

“夏绵绵搬了新家邀请我去家里做客。”

“你说的就是你的伯乐大老板?”何母问道,有时候也会有些幽默。

“是。”

“有空你把她带回家妈也招待招待她。”

“好。”

“那吃完饭早点回来。”

“我知道。”

何源挂断了电话。

这是这一个月以来,第一次没有准时回家。

而他怕他母亲误会所以让吴小欣给他作证。

他带着吴小欣一起直接走向了夏氏大门口。

门口处停靠着一辆红色拉风小跑车,何源直接走过去,跑车的玻璃放下来,一个绝美的女人坐在驾驶室,“何大总裁,上车。”

何源点头,那一刻转身对着身边的吴小欣,“这是夏氏集团董事长夏绵绵。这是我秘书室的副组长吴小欣。”

“夏董事长你好。”吴小欣表现得异常的恭敬。

夏绵绵嘴角轻扬。

何源是越来越会玩了。

她说,“你好。”

何源介绍完了之后,对着吴小欣说道,“今晚我去夏绵绵家吃饭,你回去给我妈作证一下。”

“……”吴小欣有一瞬间的尴尬。

刚刚她还以为,何源是为了提携她所以介绍给董事长认识。

没想到,只是为了堵住他母亲的嘴而已。

她勉强的一笑,“好,我会给阿姨说的。”

何源微点了点头,坐进了副驾驶室。

小跑一跃而出。

夏绵绵一边开车一边调侃,“何大总裁还真的是排场大,请你吃个饭还要亲自来接你,搞得我儿子都是让居小菜接过来。”

“毕竟我很忙。”何源说。

夏绵绵翻白眼。

她也不多说,开车直接到了她的公寓。

公寓是何源帮她找的,挺合适的,就买了下来。

他们到达的时候,居小菜已经接到凌小居还有封子倾到家了,夏绵绵走进家门问道,“凌小猪呢?他有事儿?”

“陪他姑姑去了。”居小菜淡淡地说道。

“他姑姑这么多年还这么阴魂不散。”

“有什么办法。”居小菜显得无所谓,“凌子墨怎么都不可能和他姑姑还有表妹断绝关系,我能说什么?!好在,现在知道他心里向着我的就行,他姑姑基本上也不能怎么欺负我了。”

夏绵绵笑了一下。

是很清楚居小菜的性格,所以不再多说。

换成是她。

估计早闹翻天了。

夏绵绵转移话题说道,“我都叫了外卖。”

“哪有人请到家里吃饭叫外卖的?!”居小菜小抱怨。

“我不会做菜有什么办法。”夏绵绵一副你能那我怎么样的表情。

居小菜无语,“那子倾这段时间跟着你都吃外卖了?”

“我正在找保姆。”夏绵绵无奈的说道,“找到了就好了。”

“我也帮你留意一下。”

“嗯。”

夏绵绵和居小菜随意的聊着天,何源在旁边比较安静一点,封子倾和凌小居早就在家闹翻了天,凌小居当自己家一般,到处玩耍,不亦乐乎,封子倾就什么都纵容,陪着凌小居吵闹。

夏绵绵偶尔会转头看看那两个小孩。

要是某天子倾离开了,离开小居,应该会难过吧。

她眼眸微动,没去深想。

有些事情她习惯顺其自然。

不一会儿,家里的外卖就到了。

小龙虾来的有些夸张,还送了几件啤酒。

居小菜简直无语。

好在夏绵绵考虑周到,给小朋友点了一些不太辣的饭菜,小朋友坐在茶几上,夏绵绵他们坐在饭桌上,就一边喝酒一边吃小龙虾。

夏绵绵说,“距离上次我们三个人一起吃小龙虾,有5年了吧。”

想想。

真的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那个时候居小菜还在和凌子墨打离婚官司,那个时候夏绵绵还一味地想要报复封逸尘,那个时候的何源……他的感情八字还没有一撇。

一晃5年,变化真的都很大。

“绵绵。”居小菜不太能喝酒,所以喝得不多。

夏绵绵酒量好,喝得不少。

何源酒量也还好但一想很克制,今晚难得陪着夏绵绵也喝得很多。

“封逸尘呢?”居小菜问,趁着一点酒醉问道。

一个月前回来的时候她真的很惊喜,很激动,但意外地发现,就只有夏绵绵一个人,到后来越发的确定确实就是夏绵绵一个人,封逸尘好像消失了一把,是又像几年前那样,突然就不见了吗?!

而她每次问夏绵绵,她都打哈哈不说。

有时候怕真的是封逸尘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不想刺伤了绵绵,但不得不说,此刻又带着好奇,绵绵总是看上去很高兴很开朗很强大,可是真正内心深处怎么想的,谁都不知道。

夏绵绵端着酒杯的手顿了一下,她说,“他很好。”

“为什么没有跟着你一起……”

“他很忙,忙完了应该就会出现了。”

“绵绵。”

夏绵绵微微一笑,“真的,我和他之间没什么,他也没死,活得好好地,只是事情太多了。”

居小菜似信非信。

夏绵绵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就和何源喝了起来。

难得何源今晚来者不拒。

她兴致也高,两个人喝得还很尽兴。

“你今天怎么这么奔放?”夏绵绵问何源。

何源回眸,看了她一眼,“不是陪着你借酒消愁吗?”

“我心情好着,借什么酒消愁。”夏绵绵无语,“倒是你,这么多年了还孤家寡人一个,打算不结婚了,鞠躬尽瘁的在我的事业上死而后已?!”

“你想多了。”何源说,“只是还未找到合适的。”

“你是有多挑剔啊?!”夏绵绵不得不感叹。

“岳芸洱不是你喜欢的女人吗?”居小菜突然开口。

岳芸洱?!

夏绵绵直勾勾的看着何源。

看来她不在的这段时间,有猫腻啊!

何源被两个女人审视,倒也没有否认。

“说说看岳芸洱怎么样?漂亮吗?性格好吗?对我们何源这个超级记仇的老狐狸是不是完全不堪一击,会被吃得渣都不剩?”

“我看岳芸洱挺乖巧的,性格也好,柔柔弱弱的,长得也很漂亮,和何源很配。”居小菜想了想直白的说道。

“是吗?我越发的想要认识了,何源你要不叫她过来一起吃饭吧,我也给她解释解释一直压榨你让你这么忙来着,让她别计较你没太多时间陪她……”

“不用了,她不会来。”

“为什么?我很吓人吗?”夏绵绵带着些酒气。

“不是,是我很吓人。”

“听口吻,感情不顺啊?!”夏绵绵故意。

何源说,“喝酒的时候能不谈感情吗?”

“看来真的不顺。”夏绵绵逗笑。

何源没有搭理,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那晚上喝得还有些多,是真的有些酒醉了。

他从夏绵绵家离开的时候,居小菜已经扶着夏绵绵回房了,那女人也显然喝多了,大概,感情也不太顺。

都说借酒消愁,何尝不是。

他有些迷糊的离开,走进电梯。

电梯打开。

里面的女人愣怔。

她看着面前脸色红润的何源。

何源也这么看着她,看着似乎是刚回来的,岳芸洱!

------题外话------

达拉,二更来也。

月票投起来投起来,噢耶!

好吧,你们肯定不想投月票,肯定想打死宅。

宅还是默默地遁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