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何源,我怀孕了!/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电梯口处。

岳芸洱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何源。

何源也这么看着岳芸洱。

何源确实喝得有些上头了,但理智还在。

所以很清楚了看到了面前的女人。

而后。

在电梯的门要自动关过来的那一刻,岳芸洱连忙眼疾手快的按下打开键,然后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何源往电梯里面进去。

刚走进。

手臂突然被人拉住。

何源喉咙微动,岳芸洱转头对着他,“何源,到家里坐坐吧。”

何源抿唇。

岳芸洱说,“既然都来了,到家里我帮你泡杯醒酒茶再回去吧。”

何源没有回答,但也没有拒绝。

岳芸洱试探性的拉着他的手往家门口走去,何源跟上了她的脚步。

其实岳芸洱真的有点怕何源会拒绝。

毕竟这一个月以来,何源对她太冷漠了,冷漠到她已经不知道何源会选择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他们的关系。

她带着何源回到家,让何源坐在了沙发上,然后又给何源泡了一杯醒酒茶,递给何源。

何源看了一眼岳芸洱,接过。

“小心烫。”岳芸洱提醒。

何源点头,然后小口小口的喝了几口。

岳芸洱很安分的坐在何源的旁边,何源也没有主动开口说话,两个人的空间显得有些安静。

太过安静了。

岳芸洱嘴角扬起淡淡的笑容,开口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不是专程过来的,夏绵绵住这里,她请我吃饭。”何源说。

所以,何源不是主动要过来见她的。

心里有些微微的很失落,表面上却表现得若无其事,反而还能够很积极的和他聊天,“夏董事长住这边?这一层楼吗?”

“嗯。”

“真巧。”岳芸洱自顾自的说道。

不巧。

何源却没有开口。

岳芸洱看着何源,“我今天晚上回了一趟我弟弟家,刚刚他才送我回来。”

是在解释,她今晚的晚归。

何源微点头。

似乎没有那么多话和她说。

她轻咬了一下嘴唇,又开口道,“夏董事长一个人住在这边吗?还是和他丈夫?夏董事长好像有孩子了?”

她只能尽量的找一些,不会触碰彼此铭敏感的话题和他聊天。

何源转眸淡淡的看着她。

很清楚岳芸洱现在的小心翼翼。

所以那一刻没有回答,就这么一直沉默。

沉默到岳芸洱其实有些心慌了。

心慌的感觉到了何源越来越远的距离。

她心口有些波动,正欲开口又找话题,其实就是很怕他突然说走突然离开,那一刻房间内突然响起了何源的电话铃声。

岳芸洱的话就这么哽咽在喉咙处。

她看着何源拿出手机,然后站起来走向了一边。

岳芸洱不知道是谁打过来的电话,

可能是何母可能是吴小欣。

应该不会有其他人了。

何源讲完电话之后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岳芸洱,说,“我回去了。”

岳芸洱望着他。

何源没多说什么,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岳芸洱看着他的背影。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那一刻,她突然上前,走到玄关处。

何源在换鞋子离开。

感觉到了岳芸洱的靠近,身体紧了紧,却什么都没说。

“何源。”岳芸洱叫着他。

何源没有开口,但离开的动作停了下来,明显是在等她说话。

“有件事情我想告诉你。”岳芸洱说。

何源回头。

回头看着岳芸洱。

看着她似乎有些拿捏不准的模样。

他恍惚觉得,那一刻可能会听到岳芸洱说,我们还是分开吧,如果你父母实在不支持我不想为难你云云之类,听上去就特别懂事特别体贴的话语。

然而那一刻,他听到了岳芸洱说,说,“我怀孕了。”

我怀孕了。

四个字。

就突然像晴天霹雳一般,震惊到了他。

他直直的看着岳芸洱。

看着她的眼神也这么小心翼翼的放在了他的身上。

两个人这么对望着彼此。

岳芸洱看到了何源严重的,一丝慌张和惊吓,好像没有半点喜悦。

她垂下眼眸,低低的笑了笑,她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所以想听听你的,你要是……”

不要,就不要了。

何源喉咙微动。

其实,也不至于这么惊讶。

岳芸洱的小心思他不是不懂。

那次发生事故她说不要戴套子,因为是安全期,他相信了,但后来那一次一次她说她可以吃避孕药,其实就隐约知道她要做什么了,而真正发生的这一刻,还是让他有些,说不出来的情绪。

很压抑。

又似乎,有点期待。

他直直的看着她。

岳芸洱没有得到何源的回复,她说,“可能是安全期算错了……”

“嗯。”何源点头。

不想听她找些谎言的借口来解释。

岳芸洱主动拉着何源的手。

他的手心还是那么温暖,她说,“你要吗?”

何源抿唇,“你呢?”

“我听你的。”她乖巧的一笑。

何源也笑了。

不过那么一刻笑容有些冷。

岳芸洱感觉到了。

感觉到了他的排斥。

任何人应该都不喜欢被算计。

何源也不会喜欢的。

“你想听到什么答案?”何源问她,那一刻气息有些冷。

不是正常的关系,所以原本应该是天降喜悦的事情,却变成了彼此的噩梦。

她说,笑了笑说道,“没什么,我不会为难你的,我会自己去医院。”

何源喉咙微动。

他突然推开了岳芸洱的手。

岳芸洱看着他的模样。

看着何源什么都没说的直接走了,房门被有些用力的关了过来。

大概很生气。

在生气什么呢?!

岳芸洱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揣摩他的心思。

怕自己揣摩错了。

凌子墨说何源是老狐狸,她突然觉得,这么高深莫测的何源,可能真的会被人误解为,心思很复杂。

实际上,确实很复杂。

岳芸洱回到沙发上。

她确实怀孕了。

并没有去医院检查,而是在自己本月月事没有来,就做了试纸测试,然后两杠红了。

对。

这个孩子是她故意要的。

没有什么比母凭子贵更有说服力了。

她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什么变化都没有,却好像有一些神奇的力量。

她会当妈妈吗?!

会当单亲妈妈!

……

离开岳芸洱的何源,一口气走出了小区。

司机已经在此等候。

何源坐在后排,手心似乎都一直在发抖。

一直在发抖。

岳芸洱怀孕了。

怀了,他们的孩子。

真的是很难形容的一份心情,如果没有那么多目的又该多好,如果没有那么多的阻挠又该多好。

如果没有那些……

他现在应该和岳芸洱,很好很好。

他们会很幸福。

因为他们之间的一个孩子的诞生。

他紧抿着唇瓣,整个人一直紧绷,一直在压抑的控制着。

车子到达,他回家。

刚刚是他母亲的电话,让他回去。

他母亲很怕他会和岳芸洱旧情复燃。

家里面,他母亲在客厅等他。

看着他回来,连忙起身过来,“源源你喝酒了。”

“喝了一点。”

“看你脸红的,才一点,等着妈去给你泡蜂蜜水。”

何源本来想要拒绝,那一刻又点了点头。

他坐在沙发上,看着他母亲忙碌的背影。

说实在的,亲情对他真的很重要,他真的不想他和他母亲这么多年的母子感情破裂。

他喉咙微动,有些隐忍。

何母麻利的给何源跑了温蜂蜜水递给何源,“稍微喝点会舒服些。”

“谢谢。”

“对我还客气什么啊。”何母笑着,“看你一天在外那么辛苦,妈巴不得能够给你分担一些。”

“嗯。”何源点头。

两个人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

何母主动的和自己儿子聊着天,聊这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何源却一直没有要回房的意思,就一直坐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母亲说着话。

他突然开口道,“妈,你还记得我小时候的样子吗?”

“嗯?”何母一怔。

“我小时候。”何源说。

“当然记得,你是妈生的,妈怎么可能不记得你小时候。你生下来的时候又黑又瘦,人家的孩子都是7、8斤什么的,你才刚好6斤,看上去就跟营养不良似的,那个时候妈奶水也不好,就一直逼迫自己吃啊吃啊吃的,吃吐了还吃,最后有奶了,妈也因为胖了好大一圈,不过看你后来身体长好了些,什么都值得了。”

“做母亲的很伟大。”

“是啊,做妈的哪个不想自己的孩子更好。所以源源,别怪妈妈对你的狠心,妈真的只是想要让你更好。”何母很动情的说道。

“我知道。我不怪你。”何源说。

何母也觉得自己儿子是懂事的,所以也没有多想。

何源看了看时间,说道,“不早了,妈我回房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

“好,晚上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你过来叫我,我照顾你。”

“嗯。”

何源点头,起身回到了房间。

他看着天花板,因为酒醉所以有些摇晃。

可那一刻,他脑海里面浮现了很多很多,他幻想着的美好画面……

……

第二天一早。

岳芸洱一起床就开始吐。

身体的反应真的很强烈。

一般人不是2个月才还有反应吗?

她也才一个多月,反应真的有些剧烈。

一天比一天明显。

她吐了好一会儿。

吐了点黄疸水出来,心里就好像舒服了很多,才洗脸刷牙,然后出门。

走进电梯。

电梯刚准备关过来,突然又被外面的人按开。

岳芸洱很自然的走向一边给进来的腾位置,那一刻就呆住了一般的看着眼前的女人,看着即使有些慵懒还似乎没睡醒的女人也依然绝色美艳。

此刻女人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牵着一个小男孩走进电梯。

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她,处于半神游状态。

“妈妈,我每天早上都迟到,每天早上上学都迟到。”小男孩幼嫩的声音,带着抱怨。

岳芸洱低眸看着那个小男孩。

好可爱。

好帅!

长得好像也不像夏绵绵,但……五官比夏绵绵看上去还要精致。

却也不是那种漂亮小孩大多数都是很柔软的小女孩面容,那种面容长大了一不小心就会显得太过阴柔亦或者直接长残,面前小男孩的长相却完全不同,似乎还带着一丝英气,让人一眼就能够很惊艳。

“上学迟到有什么关系。”夏绵绵懒懒的说道,“我都没上过学还不是一样能文能武。”

小男孩嘟嘴。

似乎是对于自己妈妈有种无可奈何。

夏绵绵看着他小脸委屈,“好啦好啦,大不了以后我早点起来,我这不是昨晚喝醉了吗?”

小男孩也没有再纠缠和撒娇。

虽然心有不满。

岳芸洱看他们没有开口说话,才小声的开口道,“夏董事长。”

夏绵绵吓了一大跳。

她转头,然后就看到了岳芸洱。

是挺面熟的啊!

对了。

何源的秘书嘛?!

还好她记忆力超群,她笑了笑,“你也住这里?”

“额,嗯。”岳芸洱点头。

“真巧啊。”夏绵绵说。

“是啊,好巧的。你送你儿子上学吗?”

“有什么办法,单亲妈妈都是这么辛苦的。”夏绵绵耸肩。

一副很任命的表情。

岳芸洱直直的看着夏绵绵。

原来她是单亲妈妈?!

夏绵绵突然觉得逗小秘书还挺好玩的。

所以也没有解释。

“单亲妈妈确实很辛苦。”岳芸洱嘀咕,那一刻甚至都不知道在给谁说。

电梯很快到达。

夏绵绵是要去负一楼。

岳芸洱在大厅,所以提前下了电梯,礼貌的和夏绵绵道别。

夏绵绵看了一眼岳芸洱,回眸看着自己儿子非常不满的眼神。

“怎么了?”

“为什么你说你是单亲妈妈,我有爸爸的。”封子倾很不开心。

“那你爸爸带过你吗?你想想从你出生到现在,他就陪了你多久?你这个白眼狼,我从小把你照顾到大,你能不鞥呢有点良心。”夏绵绵嘀嘀咕咕。

封子倾不开心,一口咬定,“我爸爸一定会回来的,他答应过我,会回来照顾我还有……”你。

夏绵绵却不太热衷,摆了摆没再和子倾争论这个话题。

有时候甚至觉得,就现在这样的生活,她很自由,没有那么多危险没有那么多的束缚,就算无聊了还可以逗逗自己儿子,加上钱真的多得花不完的日子,挺好的……

……

夏氏大厦。

岳芸洱依然是很早就到了公司。

何源后来也来了,昨晚酒醉,今天还是准时到了。

岳芸洱跟着何源走进他的办公室,汇报工作。

何源听着。

听着。

岳芸洱看不到他脸上的任何情绪,昨晚说的事情,可能他酒醉都忘了。

她也不再提及,汇报完工作之后微笑着说道,“总裁还喝咖啡吗?昨天喝了酒,今天要不要泡杯养生茶。”

何源这一刻,才抬眸看她。

脸上血色都不太好了。

昨晚酒醉得厉害吗?!

何源的酒醉一般都不是在当场就醉了,一般会有一个时间的缓冲期,大多数时间都是在躺在床上之后。

他此刻就这么看着盈盈而笑的岳芸洱,看着她依然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

而昨晚上,他却想了很多很多。

岳芸洱迟迟没有得到何源的回答,就又温柔的问了一次,“今天帮你泡养生茶好不好?”

“孩子呢?”何源问。

“啊?”

“昨天给我说怀孕了,是我的幻觉吗?”何源问。

他想他不主动开口,她应该死都不会说。

“哦,不是。”岳芸洱脸上的笑容渐渐隐退,“我想到工作上的事情有点多,所以没有去医院,明天周末,刚好我弟弟也有空,我让他陪我去。”

何源就这么看着她。

岳芸洱说,“到时候完了就会给你汇报的。”

汇报。

何源敛眸,整个人显得很冷漠。

岳芸洱看他情绪好像不好了,说道,“我去给你泡杯茶。”

就这么出去了。

所以岳芸洱真的很故意。

很故意的刺激他的情绪却也找不到理由来发泄。

分明很想等着他说留下孩子的话,却就是死都不会开口,就是一直在看上去故意的妥协。

他脸色阴冷,一天都很阴冷。

项目的方案稿,本来都已经定了,却突然被何源挑出了无数朵的毛病,岳芸洱还得不停的修改会议记录,完全是改得面目全非。

岳芸洱一直坐在电脑上认真的工作。

好在。

她每天的孕吐时间都是在早上亦或者闻到很难闻的气味之时,平时还好,没有特别大的反应,所以还能够全神贯注的做事情。

正在汇总着材料。

吴小欣突然走了过来。

岳芸洱抬头,抬头看了她一眼,有低头处理自己的事情。

“这个是总裁下午的一个安排,里面的会议时间有些表动,你去给总裁说一声。”吴小欣给了她一张安排表。

岳芸洱随手拿过来,对比了一下上午的安排时间,然后起身直接走向了何源的办公室。

吴小欣看着岳芸洱进去,连忙走向岳芸洱的电脑,迅速的拿出U盘,不动声色的装了一个软件进去。

岳芸洱将工作行程重新汇报了之后,看着吴小欣似乎从她位置上走过来。

岳芸洱蹙眉。

不觉得吴小欣会发神经去她的位置,但那一刻也没动声色,淡淡的看着吴小欣冷眼离开。

背对着离开岳芸洱的吴小欣,嘴角拉出了一抹无比邪恶的笑容。

岳芸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她看着面前的电脑屏幕,看上去电脑并没有被动过的痕迹,她抿唇,继续做未完成的工作。

做完之后。

她将修改的文件传送给了何源,同时弄了一份纸质档案出来,交给了何源。

整个一天,两个的互动除了早上那么一丁点,依然没有半点交集。

何源依然对她很无视。

到了下班时刻,何源将未处理完的工作直接放下,准时离开。

岳芸洱也收拾着自己的办公桌,离开的时候,故意不小心的将自己没喝完的白开水打翻在了电脑上,电脑并没有关机,就这么一直被开水浸泡而她下班了。

她想下周一来,电脑应该不能用了。

她不能肯定吴小欣对她电脑做没做什么,但她很肯定吴小欣动了她的电脑,她电脑2分钟没有用就会出现屏保,从她走进何源办公室的时候至少有2分钟,但出来的时候,电脑屏保并没锁,所以在此期间,肯定有人用过了。

吴小欣用她电脑,绝对没有好事儿,而她好像大概猜到了。

秦氏集团现在正处于急速崩盘的地步,这次市场项目的投标人有秦氏集团,秦氏恨不得找到一个标成为自己的救命砝码,所以这次肯定想要孤注一掷,而秦氏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斗得过夏氏集团所以想用阴招,大概是想要从夏氏内部得到商业机密,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让吴小欣来给。

吴小欣和秦梓豪有勾当,秦梓豪可以威胁她。

吴小欣会答应秦梓豪因为她怕她之前做的事情被曝光,所以吴小欣会想方设法的给秦梓豪拿下项目,但吴小欣一向都很聪明,这种商业犯罪的事情,吴小欣肯定不会傻到自己去做,要做也要栽赃陷害。

她就是那个被陷害的对象。

吴小欣应该会觉得,这是一举两的事情,一方面搪塞了秦梓豪,一方面还能彻底的将她赶走甚至可能再次面对牢狱之灾。

殊不知……

她正好找不到可以弄死吴小欣的方法,她倒是给自己铺上了一条完美的死亡之路。

……

何源下班回到家里。

家里客厅传来他父母的说笑声。

这段时间,家里很好,气氛很好,很温馨。

他们家从小到大都很温暖,很和谐,从他出生开始,他基本没有看到他父母吵架,也很少受到父母的批评。

他嘴角拉出一抹笑容。

何母看着何源回来,连忙招呼道,“源源,你快过来,快过来看看你小时候,你小时就长这样的。”

何源走过去,看着何母拿着相册在翻阅。

那个时候的科技还没有这么发达,小时候的照片依然只能是这样存储。

他就陪着他母亲很兴奋的看着他小时候,实在长得很普通的模样。

从小到大。

他回头看到他高中的时候,那是高山那边的毕业照,除了集体照之外还有几张和同学的留影。

那个时候的自己,还真的就是一典型的文弱书生,怎么看都觉得,很不好看。

“今天和你爸爸翻了一个下午你的照片,越看越是觉得时间过得快。”何母说着,有些感叹,“你看你小时候还在妈妈的怀抱里面抱着,现在都长得这么大了。”

“人都要长大的。”何源安慰。

“但是就老了……”何母说。

何父也这么开口道,“家里就是缺了一个孩子。”

说完,两老就这么看着何源。

何源没有说话。

何母使了个眼神给何父,让他不要乱说。

当然,心里面是比谁都想要抱孙子。

她连忙起身,“我去炒菜,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嗯。”

何母走向厨房。

何源转头看着他父亲,“爸,谢谢你。”

何父摇了摇头,“能有什么办法,那边都怀孕了。”

何源抿唇。

是。

今天一早,避开他母亲,他单独找他爸谈话了,把目前所有的事情都给他爸说了一声,他爸也很为难,但比他母亲更理智,细想了一下决定帮他,不过要是结果不好,他爸很明白的告诉他,他会站在他妈那边,甚至要求他也要如此。

绝对不能让上一次的事情发生!

他答应了。

只能答应。

何母很快做好了晚饭,叫着他们父子坐在饭桌上。

一家人虽然一直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但还是显得清净,何父不得不感叹,“要是家里有个孩子,家里应该会很热闹吧。”

何母又瞪了一眼何父,回头看何源的脸色。

何父像是没有看到何母的眼色一般,又说道,“今天接到我们老邻居隔壁老李的电话,说儿媳妇生下二胎了,这胎是个女儿,这下一下就凑成了一个好字,可把老李乐坏了,还让我有空回去喝喝酒。”

何母那一刻也忍不住问道,“老李的儿媳妇的大孙子不是才2岁吗?这么快就添老二了!”

“是啊,就说一鼓作气,三两抱两!小两口也喜欢孩子,说以后要是经济条件允许还能生,老李今天还问我说我们源源什么时候有好消息,让我到时候结婚生子一定邀请他。”何父说,又是重重的叹了口气,“哎,老李的儿子还比源源小一岁。”

何母也有些心里焦躁。

要是早些和吴小欣谈定了,现在婚结了指不定都有好消息了,现在可好,她把吴小欣认了干女儿,又要让何源重新谈恋爱找女朋友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而且以何源现在的态度,怕是根本就不想找女朋友。

这么一顿饭吃得有些不是特别开心。

吃过晚饭之后,何源和他们聊了会儿天就回到了房间。

他坐在床头,缓缓拿起电话。

“轩轩。”

“何源哥。”那边有些激动。

“明天你姐要是去医院了给我说一声。”

“我姐为什么要去医院?”岳芸轩诧异。

没听说他姐生病了啊。

“总之,如果去了医院给我打电话。别告诉你姐。”

“哦。”岳芸轩也不多问。

何源挂断了电话,眼眸就这么一直一直看着天花板,随手拿起刚刚进来时放在沙发上的其中一本相册,这个是他最小的时候,大概出生也才几个月……

不知道,会长得像谁?

……

周六。

岳芸洱又是一阵干呕。

每天起床刷牙真的是她最痛苦的时候。

她给自己热了被牛排,又吃了瘦肉粥和鸡蛋。

这个时候她要对自己好一点。

做完了所有之后。

岳芸洱拿起电话,拨打,“轩轩。”

“姐。”

“有空吗?过来接我一下。”

“去哪里?”

“去医院。”

“你生病了?!”岳芸轩有些激动。

昨天何源也说他姐会去医院。

“没有,过来再说。”岳芸洱不多解释。

岳芸轩只得挂了电话就开车过来,接了她姐坐在车上。

她姐坐的的是后座,眼眸就这么淡淡的看着街道外。

岳芸轩一边开车一边问道,“姐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去医院?”

“我怀孕了。”

“什么?!”岳芸轩有些激动。

“你注意开车。”岳芸洱提醒。

“哦。”岳芸轩保持冷静,“是谁的?何源哥的嘛?”

“嗯。”

“是要去做检查吗?为什么不让何源哥陪你一起去?”

“他暂时应该不想要。”

“不会吧?!”岳芸轩也不敢肯定的说道。

“没什么,先送我去医院。”

“姐,我觉得有些事情你应该和他好好说清楚的,何源哥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

“我知道。”岳芸洱说,眼眸看着他弟弟,“但前提是,他父母不来干扰。”

------题外话------

达拉,么么哒。

(* ̄3)(ε ̄*)

下午二更见,别忘了月票哦。

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