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峰回路转,我不想打掉这个孩子/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市中心医院。

岳芸洱去妇产科做检查。

人很多,他们还在排队等号。

岳芸轩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看着她姐显得无比淡定的模样,放眼周围的孕妇,哪个不是娇滴滴的被老公宠着呵护着,唯有她姐,看上去那么的格格不入。

队伍有些长。

岳芸轩看着她姐的模样,说道,“我去抽支烟。”

“嗯,别抽多了,对身体不好。”

“好。”

岳芸轩起身走向抽烟区,迅速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接通,“轩轩。”

“何源哥,我们在市中心医院三楼4楼妇产科,我姐在做检查。”

“嗯。”

“何源哥,你和我姐之间……”

“回头再说。”何源直接打算他,然后挂断了电话。

岳芸轩也不好参与太多,毕竟这是他姐的事情,而他一向很清楚,他姐比他理智很多。

他挂断电话,简单点烟抽了几口就回去继续等排号。

排了好长时间,终于轮到了岳芸洱。

岳芸轩陪着她进去。

医生询问了一下情况,又问了问基本信息,正在帮她建立胎儿档案的时候,岳芸洱突然说道,“可以流产吗?”

“啊?”医生懵逼。

岳芸轩也懵逼了,“姐你说什么?”

“我说孩子现在可以流产吗?”

“你要流产怎么不早说!”医生有些无语,“流产的程序和现在的都不同,你要是打算流产就要先去做检查看看情况,然后给你安排手续。”

“哦。”岳芸洱点头,就默默地坐在那里,显得很沉默。

医生看着岳芸洱,转头看着岳芸轩。

岳芸洱连忙说道,“孩子不是我的,我是她弟弟。”

“我知道。”医生没好气的说道,又转头对着岳芸洱,“岳小姐你岁数也不小了,虽然现在医学很发达但流产还是有危险的,按照你说的孩子应该有5周多了,要是想要流产就要考虑清楚趁早,否则越大越有危险。”

“好,那我再考虑一下。”岳芸洱说。

“好需要给你建档吗?”医生问。

“留着吧,万一会用呢。”

医生有些无语,大概是对现在年轻对待生命的态度有些不屑,她冷冰冰的说道,“档案建立之后,不管如何要去打个B超看看孩子的情况,还有一系列的孕期检查,第一次的检查比较多,你今天应该吃过早饭了,这些单子我给你开好之后明天直接去护士站就行了。”

“嗯。那要是我想流产呢?”岳芸洱又问。

医生实在不想和她废话,“需要我给你开两套单子吗?”

“麻烦了。”

医生没什么好脸色把单子都开了。

然后给岳芸洱,“明天做完检查,不管你选择哪种方式都要拿着检查报告来找我,然后我在帮你安排接下来的事情。”

“好,麻烦了。”

医生没什么表情。

岳芸洱跟着岳芸轩走出了医生办公室。

“姐,你想要打掉吗?”岳芸轩忍不住的问道。

“不会。”岳芸洱说,“但是,你把那张要做流产的病历单给我,另外一套孕检的病历单你帮我收好。”

“你要做什么?”

岳芸洱有些沉默,她转头看着她弟弟,“有些事情我不想给你说,不想让你知道我很多不好的一面。”

岳芸轩看着她。

“姐很坏。”

“姐……”

“没什么。”岳芸洱微微一笑,“我们走吧。”

“嗯。”

岳芸轩点头。

有些话想说终究没有说出来,比如他给何源打了电话的事情。

岳芸洱带着岳芸轩坐在医院的走廊上,岳芸洱说,“轩轩,你先回去吧。”

“你不走吗?”

“我坐一会儿。”

“为什么?”岳芸轩看着她。

“我想静静。”

“回家不可以吗?”

“听话好吗?”岳芸洱说。

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原因,她姐的脸色并不太好,此刻甚至有些虚弱。

岳芸轩犹豫了一下,说道,“那我先走了,你有事儿一定要给我打电话,特别是如果真的不想要这孩子,让我来陪你……”

“嗯。”岳芸洱微微一笑。

岳芸轩不放心的离开了。

岳芸洱一个人在走廊上坐了好一会儿。

好久。

她给何源打电话了。

那边接听了。

她甚至都在担心,要是何源在家不方便接电话,她还怎么能够演这么一出戏。

她说,“何源,我在医院。”

“嗯。”那边很淡。

“我在排队做手术,我希望你可以过来陪我。”岳芸洱说。

何源沉默了一会儿。

岳芸洱想了想,“要是不方便就算了。”

“在哪里?”何源问。

“市中心医院4楼妇产科,刚见了医生,开了流产手术的病历单。”

“嗯。”

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岳芸洱也这么默默地将电话挂断。

她其实不保证,这孩子真的可以留下来。

如果何源的态度很坚决。

此刻的医院停车场,何源靠在自己的小车上,抽烟,持续抽烟,他熄灭眼底,低头又拿的时候,才发现一包烟都已经抽完了。

他将烟包装纸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然后缓缓,走进了医院。

医院4楼,人很多,却就是一眼就可以看到一个人孤独的坐在走廊上的岳芸洱。

她看上去那么柔弱,甚至似乎有种被人遗忘的悲伤。

何源大步上前。

岳芸洱抬头,没想到何源会这么快。

那一刻甚至是有些惊喜。

惊喜的看着面前的人,嘴角拉出一抹好看的笑容,“何源你来了。”

“嗯。”

岳芸洱瞬间就可以收起她的脆弱,她笑得很开怀,“刚刚医生给了我这么多的检查单,我们现在去做检查吧。”

何源就这么看着她。

岳芸洱主动拉着他的手。

刚触碰到他的手指,何源突然避开了。

岳芸洱有些尴尬。

尴尬的将手收了回来,还是对着他盈盈笑着,笑着去指定的地方做检查。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在医院的走道上。

刚走了没多远。

岳芸洱听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嗓音,“何源!”

谁在叫何源?!

岳芸洱转头,那一刻意外的看到了何母,还有何父。

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岳芸洱甚至是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一步。

又不能走得太明显,怕更加尴尬,所以只是往后微微避开了点。

何母大步走过来,“你怎么在这里?生病了吗?”

“没有。”何源没有直接回答,主动问道,“你们怎么到了这里?”

“还说,都是这死老头子笨死了,昨天不是说隔壁老李家的儿媳妇生了孩子嘛?在医院住着我们过来看看,他不识路非把我带到了门诊部,我就说应该是那边的住院部吧,简直笨死了!”何母抱怨。

何源转头看了一下他父亲,眼神中带着不言而喻的味道。

“哦,那你们过去吧,从这边下去直接往那边走就是住院部了,要是找不到问问工作人员。”

“嗯,你爸真是越来越没用了。”何母抱怨着,又好奇的问道,“你来医院做什么?生病了吗?还是怎么样?!”

“没有,我来看一个朋友。”

“看朋友?!”何母审视。

审视的那一刻,转头一眼就看到了身后明显低着头的岳芸洱。

脸色瞬间就变了,“岳芸洱!”

“妈。”何源拉着她。

“你和岳芸洱又在藕断丝连吗?嗯?你来这里做什么?陪她做什么?这是妇产科?是染上了妇科疾病还是什么什么……”何母瞬间激动。

何父使劲使眼色让何源平复下来。

何源连忙说道,“妈,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带她过来只是因为……”

“阿姨,我怀孕了。”岳芸洱直接开口。

何源说不出来,她能说出来。

何源怕刺激到了他母亲,但是……她可以不怕。

“你说什么?!”何母真的很激动。

“老婆子你冷静点,还想像上次那样吗?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你冷静点行不行?要不然我马上带你走了。”何父也有些被何母的样子吓到,连忙上前拉着何母。

何母那一刻真的是气炸了。

她想到自己儿子居然这么算计她居然这么算计她,她那一刻甚至失去理智,突然上前一巴掌狠狠地打在了岳芸洱的脸上,“不要脸!”

岳芸洱忍着痛。

何源没有上前看她一眼,而是一把将她母亲拉住,在努力的安抚她母亲的情绪,他说,“妈,你先别激动,你先冷静下来我慢慢给你解释,医生说高血压复发会非常的危险,你冷静点。”

何母狠狠地看着何源,狠狠地看着他。

那一刻似乎也在让自己冷静。

谁也不想真的就这么气死了过去。

她还盼着抱孙子。

她大口呼吸大口呼吸。

岳芸洱就这么站在不远处,默默地抚摸着自己的脸颊。

何母的力气挺大的。

她想脸此刻应该很红。

“孩子是在之前怀上的。”何源说,“不是现在,今天我带她来,是做流产的。”

何源总算说出来了。

说出来,孩子是要流产的。

何母不相信的看着何源。

何源一把将岳芸洱手上的检查单拿出来,那一刻也没有看岳芸洱一眼,拿给何母看到,“这是检查的单子,检查完了之后就回去做流产手术。”

何母怔怔的拿过单子,那一刻好像瞬间就平静了。

她看了看单子,有抬头看了一眼何源,那一刻又转头看了看一直很安静的岳芸洱,也没有她刚刚那一巴掌大吵大闹,反而很安分的站在那里,什么都没说,也没有表现得很委屈。

何母冷静下来这一刻,显然有些内疚。

她一向还算讲理,对谁都客客气气的,在以前的老邻居中就是出了名的知书达理,她自己也一向很注重管理自己的情绪和仪态,却没想到这一刻会突然这么的爆发。

终究,她是长辈,也不可能真的对岳芸洱低头。

她看着自己儿子,“那你自己看着办,老头子,我们走了。”

“就走了吗?”何父似乎有些犹豫。

何母直接拉着何父就走了。

还是有些气呼呼的样子。

何源看着他父母离开,回头看着岳芸洱,看着她捂着自己的小脸。

岳芸洱看到何源在看自己,连忙将手放了下来,脸蛋上的红色痕迹很明显。

“痛吗?”何源看着她。

“不太痛。”岳芸洱说,说的时候,嘴角还拉出一抹笑容。

何源的眼眸分明带着怜惜。

分明有些难受,那一刻却突然转移开视线,“走吧。”

岳芸洱跟上了何源冷漠的背影。

她想何源应该会真的让她把孩子打掉了。

她母亲的反应这么激烈。

她被何源送到了B超室做检查。

岳芸洱躺在床上,检查的医生问道,“是做流产吗?”

“检查方式不同吗?”

“当然不同。”医生说。

“那就按照一般的产检做吧?”

“嗯?”医生蹙眉。

“我不打算流了,麻烦你。”

医生看了一眼岳芸洱,终究做了基本的产检,岳芸洱走出B超室,和何源在外面等结果,一会儿就叫了她的名字,她看着B超结果单。

B超显示42天。

她眼眸这么看了一眼,看着B超上的那张图片,什么都看不出来。

何源陪在她旁边,并没有主动拿过单子,岳芸洱突然笑着问道,“你要看看吗?”

“不用了。”

“哦。”岳芸洱点头,跟着何源的脚步。

何源带着她去抽了血,拿了结果,就去了手术台的地方。

今天做手术的人还不少。

外面还等着两起。

一边是一个男人,就坐在那里,脸色很难看,大概是女朋友进去了,整个情绪很低落,岳芸洱不知道她走进手术台的时候,何源是不是也是如此,大概会有些煎熬。

另外一边做着的是一男一女,女的脸色很不好,显得很虚弱,男的在旁边一直哄着她,说下次一定小心了,女的就一直在哭,一句话都不说就一直哭。

而后,一个女的突然从手术室的走廊内出来。

等候在那里的男人连忙上前抱住她,“对不起对不起……”

女人脸色苍白,比在外面坐着的那个女的脸色还要难看,她空洞的眼神看了一下等她的男人,什么话都没说,什么都没说……

岳芸洱收回了视线。

她就静静的坐在那里,等着医生叫她的名字。

何源大概不会妥协不会反悔了。

她只能说服何源!

她咬牙,突然开口道,“何源,我不想打了。”

何源回眸。

其实,应该是早知道的。

岳芸洱如果想要和他在一起,就不会真的打了这个孩子。

而让她主动开口,还真的很难。

“我昨天早上碰到了夏董事长,她一个人带着她的儿子居住,他们过得很好,我想我也可以,我不会要求你为我付出什么的,我不打扰你的生活可以吗?”岳芸洱说得很卑微。

何源没有回答。

岳芸洱抿唇,“我知道你会很为难,你父母应该也不会同意,你要是不放心,你先送我出国,我带着孩子在国外生活。这样就不会打扰到你的生活了。”

何源依然很沉默。

岳芸洱有些心慌了。

都妥协到这个地步了,何源还是不答应吗?

她好像有点太高估了她对何源的影响力。

在何源的心目中,还是父母更重要是吗?!

事实上确实也是,他父母让她不要和她来往,一个月就真的可以不来往。

她有些无措了。

她没想过打掉这个孩子。

既然她耍了心思怀了这个孩子,就不会残忍的不要。

然而……

何源不松口了。

她应该怎么办?

正在自己有些慌乱的时候,何源的电话突然响起。

何源看着来电,“妈。”

“嗯。打了吗?”那边问,控制着情绪。

“应该快了,正在排队。”

“等我一会儿我马上过来。”

“不用你亲自过来了……”

“等我!”何母霸气的说道。

何源只得点头。

他转头看着岳芸洱。

看着岳芸洱此刻明显无法掩饰的焦虑,他说,“我妈要过来。”

要过来监督流掉吗?!

岳芸洱那一刻甚至想都没有想,起身就打算走了。

不能就这么被他们家强迫了,不能!

身体刚起。

何源一把拉住她,很用力,手劲很大。

岳芸洱说,“何源,你放过我。”

不是放开,是放过。

“你什么时候放过我了?”何源问她,“带着目的靠近我又带着目的准备离开吗?岳芸洱,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情,想招惹就招惹,不想招惹就不招惹?”

岳芸洱眼眶有些红。

她就知道,何源肯定很清楚她再次靠近他的目的。

她说,“何源,我真的很爱你,我很爱你才会想和你生下这个孩子,你不喜欢没关系,我走得远远的,不让他来打扰你,好吗?”

“岳芸洱,晚了。”何源说。

岳芸洱看着他,看着他很冷漠的样子。

“何源,我做不到打掉这个孩子,我真的做不到,你也别这么残忍好不好?我求你了,你让我走吧,我回去之后绝对消失在你的世界,我不出现了行吗?”岳芸洱眼泪顺着眼眶。

刚刚被何母扇了一巴掌,脸很痛,但没哭。

现在心很痛,就控制不住了。

她不该随便挑战何源的极限的。

她不该这么去算计他盼着他会主动说留下孩子的话,她果然太高估了自己。

岳芸洱的哭泣并没有得到何源的任何回答。

此刻何母和何父赶到了现场。

岳芸洱看着他们到来,连忙把头转向一边,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何母看着岳芸洱和何源的模样。

第一眼就看到何源对岳芸洱的冷漠,而岳芸洱似乎是在乞求什么,显得有些卑微。

她走过去。

何源自然放开了桎梏她的手,然后走向了他母亲,“妈,你又过来了,前面还有一个人,一会儿就好了。”

何母转头看着何源,“你在很决定打了这个孩子?”

“嗯。”何源说。

何母过来也是有两个目的,第一看孩子是不是真的没有了,第二看何源是不是真心的。

显然,何源并没有骗她,岳芸洱应该是在求何源留下孩子,而何源并没有答应,所以岳芸洱此刻才会一直在哭,默默地低头在哭,也没有大吵大闹。

“算了。”何母突然开口,“既然怀孕了,就生下来。”

“……”岳芸洱不相信的看着何母。

何父松了一口大气。

还好今天这么一出戏没有白费!

还是他儿子聪明!

何源那一刻,斯文的眼眶镜片下,也闪过一丝狡黠,转瞬即逝。

“走吧,别在这里站着了,晦气!”何母说。

分明脸色很不好,大概也很不甘心!

岳芸洱看了一眼何源,何源直接就跟上了他母亲的脚步。

岳芸洱不知道,是不是这就是所谓的,峰回路转?!

何母不让流掉这个孩子,意味着什么……

------题外话------

二更来也。

(* ̄3)(ε ̄*)

好啦,可以给宅投票了好不,投月票了好不?!

爱你们,来来来亲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