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儿子还是女儿?/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源开车,何父何母还有岳芸洱坐在车上。

何父坐在副驾驶室,岳芸洱和何母坐在后座,岳芸洱做得很规矩,规规矩矩的坐在角落不敢越界,车内死一般的寂静。

何父转头看了一眼后座,转眸看了一眼自己儿子。

何源回眸看了一眼他父亲。

今天他确实安排了一场戏。

他故意让他父亲带着他母亲去医院看他父亲老朋友的孩子,故意让他父亲带错了路然后让他们在医院偶遇了。

他料想到他母亲不会突然松口就让他父亲提前和他老朋友说一声演出戏,无疑就是说一些有小孩在家的欢乐,家里多一个孩子的喜悦,让他母亲自己去感受。

甚至还故意让他父亲的老朋友看似随意的说着现在年轻人工作压力大,很容易不孕不育什么的,说年龄一大辐射一多精子存活率就不高了,想要孩子就难的,还说了说没有孩子会有多遗憾等等。

这些话不能从他还有他父亲口中说出来,说出来他母亲会察觉到什么,这些话只能从外人口中传到她耳朵里,让她自己去想明白,然后主动提出让岳芸洱生下孩子的这些话。

好在,他母亲确实很想抱孙子了。

安静的车内空间,他透过后视镜看了岳芸洱一眼,看着她一直乖巧的坐在那里,没人说话也不会聒噪的主动开口,很是安分守己。

他紧捏了方向盘,将车子开到了小区车库,一家人回到家里。

岳芸洱依然很拘谨,拘谨的跟着何源,然后站在何源家的客厅,就这么看上去很不自在。

何母看着岳芸洱的模样,冷声说道,“坐下吧,杵在这里做什么。”

岳芸洱就坐在了何源的旁边,不太近的距离,正襟危坐。

“什么时候怀孕的?”何母问。

岳芸洱说,“一个月前,刚刚做检查的时候,42天。这是检查的单子。”

说着,岳芸洱把B超单给了何母。

何母拿过来看了一眼,看得估计也不太明白,问道,“医生说胎儿怎么样?”

“很健康。”岳芸洱回答。

何母那一刻似乎点了点头。

岳芸洱一直不敢太过激进。

“孩子是何源的吗?”何母确定。

“是的,绝对是。”岳芸洱连忙说道。

何母看了一眼岳芸洱,也觉得她不可能为此撒谎,而且她儿子不可能愚蠢到这个地步,下了想,又开口道,“你多大了?”

“27岁,我比何源就小月份。”

“家里还有什么人?”

“我弟弟,我父母都去世了。”岳芸洱回答。

“弟弟在做什么?”

“在上班,一个月大概3000块左右。”

“成家了吗?”

“暂时还没有。”岳芸洱恭敬地回答。

“你当初给我说,你喜欢何源?”何母问。

上次见面的时候虽然很不愉快,但何母还是记得很清楚岳芸洱说的所有话。

岳芸洱点头,“嗯,我很喜欢他。”

何源那一刻抬眸看了一眼岳芸洱,依然没有表露什么情绪。

“但你的身份确实配不上何源。”何母一字一句。

“我知道,我之前就给您说过,我不需要什么名分,只要能够跟着何源就好。”

“真的?”何母问她。

“是真的。”

“那正好,我也确实没想过要给你名分。”何母直白。

岳芸洱其实早就做好了准备。

“你先把孩子生下来。”何母看着岳芸洱的模样,再次说道。

“嗯。”岳芸洱点头,很乖巧的样子。

“在没有公开之前,不要对外说这个孩子是何源的,我不想听到一些闲言闲语。”

“好。”岳芸洱很温顺。

总是,要求什么就答应什么。

“这段时间何源也不可能过来陪你,你也不要因为有了孩子就一直缠着何源,我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得寸进尺,那些母贫子贵的戏码只适合那些豪门贵族,我们只是普通家庭,没有什么威慑力,至少我不会受你威胁。”何母显得很有气场。

如果不受威胁,也不会要求留下她的孩子了。

岳芸洱当什么都不明白,单纯的点头,“好,我绝对不会缠着何源。”

“以后每个月做了产检只有都要给我说胎儿的情况,临近生产的时候,每周都要告诉我最新情况。”

“是。”

“其他没有什么了,你先回去吧。”

“好。”岳芸洱起身。

起身转头看了一眼何源。

何源没有开口说什么,岳芸洱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要求何源什么,她说,“那我先走了。”

就默默地离开了。

何源不会送她。

她走出何源的家门,走向电梯。

不管如何,总算保住了孩子,不管如何,先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她拿出电话给她弟弟拨打。

现在,她会更加照顾自己的身体,不管是为了谁。

岳芸洱离开后,何源家显得安静了很多。

何母一直不说话,大概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一方面想着自己终于可以抱孙子了,一方面又想着是岳芸洱生的,心里很不痛快。

“好啦,我们家总算添新丁了,怀孕是十个月吧,这都一个多月了,就还有八个多月我就要当爷爷了,想想都很兴奋。”何父故意开口打破一室有些僵硬的气愤。

“你除了想抱孙子你还能想到什么,也不想想到底这孩子是谁生的,要是小欣和何源生的倒好,反而是和岳芸洱的,真是让我想高兴都高兴不起来。”何母狠狠地说道,心情是有些烦躁。

何父打着圆场,“你说你老婆就是,让岳芸洱把孩子生下来的是你,现在要生又不舒坦,你怎么这么难伺候,要说不管是谁生的,只要孩子健健康康的就好,只要何源喜欢就好,你哪里管这么多!”

“所以你这一辈子都活得糊涂,完全没得追求没有意义!”

“是啊,我宁愿这么糊涂一辈子,只要大家高兴就好,人这一辈子也不长,转眼,我们不半只脚都在棺材里了,你还瞎操心什么!”何父说。

这句话倒是让何母有些动容。

她回头看着何源,“妈让岳芸洱的孩子生下来,你有意见没?”

“没有,只要妈高兴就好。”何源微笑着说道。

“你和岳芸洱之间的感情到底怎么样?”

“她很喜欢我。”何源说,“真的很喜欢。”

何源很聪明,知道他母亲想要听什么。

“我看她好像对你也不假,但你别想着和她这么在一起,我现在接受不了岳芸洱,等生了孩子再说。”

“嗯。”何源点头。

何母揉着有些痛的头,“我去休息一下,今天差点没有气死。”

“气什么气啊,你应该高兴,都快当奶奶了,你说你不是一直盼着当奶奶吗?”何父玩笑。

“那是你。”

“看看看,又不诚实了,你妈就是这样,明明高兴非要端着架子。”

“死老头你别乱说。”

何父也没有和何母争吵,对着何源说道,“不知道岳芸洱这一胎怀的是儿子还是女儿?”

何源那一刻嘴角似乎轻扬了一下。

很久不见得笑容,就在嘴边淡淡的浮现。

“第一胎生儿子好,儿子才可以独当一面照顾之后的弟弟妹妹。”何父说,很高兴的样子。

“你懂什么,第一胎要生女儿!”何母本来打算回房的,一听到讨论就忍不住插嘴,“女儿贴心,才会照顾弟弟妹妹,要是儿子,哪里会照顾人,就知道自己玩。”

“随便啦,孙子孙儿我都喜欢,只要家里有个小孩就好。”

何母似乎也饶有兴趣的想要多说什么,但绝对自己太过积极和刚刚的表现不同,忍了忍回房了。

何父看着何母的背影,对着何源说道,“你妈早晚会接受岳芸洱的放心吧,她就是死鸭子嘴硬,她既然同意了岳芸洱把孩子生下来就绝对不会让孩子没有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的,只是这会儿拉不下面子。”

“我知道。”何源点头。

他很清楚他母亲的性格,否则也不会让她母亲一步一步入局了。

“总之,你要清楚,是不是真的非岳芸洱不可。”何父站起来,拍了拍何源的肩膀,在提醒。

也没想过会得到何源的答案,何父跟着回到了卧室。

何源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耳边浮现在他父亲说的那句话……

是不是非岳芸洱不可。

他很想否认,因为觉得很没骨气,但他否认不了。

他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何源哥。”

“轩轩,这段时间住进你姐家,帮我照顾一下她,她怀孕了。”

“哦,好。”岳芸轩一口答应,随即问道,“那你呢?”

何源说,“我不方便。”

岳芸轩有些话也没有问出口。

何源挂断电话,挂断电话那一刻在想……

是儿子还是女儿?

……

岳芸洱打了个出租车回去,上车的时候特地让司机开慢一点,她说会多给点钱。

司机答应了。

岳芸洱坐车到小区,想了想去超级市场买点新鲜的食物,怀孕之后,应该做一些滋补的饭菜吧。

这么想着,她就去了对面的超级市场。

逛了一会儿,她弟给她打电话过来。

她接通,“轩轩。”

“在哪里呢?”岳芸轩问道。

“在家这边,超级市场,买点东西。”

“你等我,我过来找你。”

“怎么了?”岳芸洱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有,就是来盛饭吃,还有你怀孕了买了东西不要提,我过来帮你。”岳芸轩叮嘱。

“好。”

岳芸洱挂断电话,心里很温暖。

不管怎么样,她和她弟弟感情一直都很好,所以不管外面怎么样,遭遇了些什么,至少还有份温情还在。

她自顾自的逛了一会儿,买了些自己想吃的,买了些她弟弟想吃的,买了之后就把推车放在收营台的位置等了一会儿,岳芸轩就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岳芸洱付了款,岳芸轩提着大包小包,不让他姐拿一包的一起走了回去。

两个人走进电梯,电梯口站着一对母子。

很难忽视,因为甚是漂亮。

岳芸轩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似乎感觉到有人过来,女人转头。

转头,微微一笑。

岳芸轩觉得自己的小心肝都在颤抖了。

太美了这女人。

岳芸洱连忙恭敬道,“夏董事长,好巧。”

“是啊。”夏绵绵很随和,“你男朋友吗?”

“啊,不是。”岳芸洱连忙说道,“他是我弟弟。”

“哦。”夏绵绵淡笑了一下。

也丝毫没有因为认错了关系有半点尴尬,显得非常的自若自信有魅力。

电梯到达。

四个人一起走进去。

封子倾忍不住小声抱怨,“今天中午我不想吃外卖了。”

夏绵绵没怎么搭理。

“我不想吃外卖,也不想在外面吃,我想去干妈家。”

“你干妈今天要去你干爹的姑姑家,没空。”夏绵绵说。

封子倾很不开心。

岳芸洱看着他们母子的样子,一直淡淡的笑着,也没有插嘴。

电梯到达。

夏绵绵带着封子倾走出去那一刻,突然转头问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岳芸洱。”岳芸洱立马说道,“这是我弟弟岳芸轩,我也才搬过来住不久。”

“哦。”夏绵绵嘴角突然拉出了一抹很有深意的笑容。

原来这就是岳芸洱啊。

何源这只老狐狸倒是,深藏不漏。

彼此简单聊了几句,夏绵绵带着封子倾回家,岳芸洱和岳芸轩走了回去。

回去之后,岳芸洱就自然的去厨房做饭。

岳芸轩连忙过去,“姐,你怀孕了,你去坐着我来做菜就好了。”

“一起吧,姐也没有这么矫情。”

岳芸轩看她姐坚持,也没多说什么。

却在闻到油烟味的时候,还是没忍住,去厕所吐了出来。

岳芸轩连忙过来看她。

岳芸洱说,“心里有些反胃,是正常的。”

“那就别进厨房了,我虽然做得不太好,但勉强吃吃也可以。”

“辛苦了。”

“干嘛对我这么客气。”岳芸轩无语。

岳芸洱就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

坐了一会儿。

房门外突然响起门铃声。

她其实是期盼何源可以出现的,然而不是。

是夏绵绵和她儿子。

两个人站在门口,夏绵绵说,“我儿子说不喜欢吃外卖,所以能不能……搭个伙。”

“当然可以,进来吧进来吧。”岳芸洱说道,“刚好我们正在做菜,先进来坐。”

“还不谢谢阿姨。”夏绵绵对着封子倾。

“谢谢阿姨。”

“不客气,你叫什么名字啊?”岳芸洱蹲下身体问封子倾。

“我叫封子倾,你可以叫我子倾。”

“子倾好帅。”岳芸洱摸了摸封子倾的头。

封子倾被人突然这么表扬,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夏绵绵倒是很随便,换上拖鞋就走进了岳芸洱的家门。

家很大,和她的格局很像。

是何源买的吧。

她不动声色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岳芸洱一直在照顾着封子倾,给他换了他喜欢看的电视节目,然后又客套的让他们随便,就去了厨房帮忙。

“这位美女是夏氏集团董事长吗?”岳芸轩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是啊,漂亮吧。”

“太漂亮了。”

“你眼神收一下。”岳芸洱无语的提醒。

“呵呵。”岳芸轩尴尬一笑,“我就是纯欣赏。”

岳芸洱笑了笑,从岳芸轩手上接过锅铲,“我来吧。”

“闻到油烟味不是会很不舒服吗?”

“现在好多了。”

“那好吧。”岳芸轩点头。

依然给她打着下手。

不一会儿,四菜一汤就放在了桌子上。

岳芸洱招呼着夏绵绵还有封子倾过来吃饭,封子倾真的是特别礼貌的一个小朋友,饭桌上那些不良习惯全部都没有,俨然就是一副贵族少爷的模样,却也不是那般傲慢,反而是特别有教养。

所以单亲妈妈的孩子,也不是传说中那么……糟糕!

“你很喜欢我儿子?”夏绵绵问。

岳芸洱连忙回神,脸一红,“不不是,不不不,是很喜欢,只是……就是觉得子倾很乖。”

一紧张,语无伦次。

夏绵绵倒是随和很多,“不用对我这么拘谨,也不要当我是夏氏董事长,你也知道我很少去公司的,公司的事情都是何源在打理,私下叫我绵绵就好。”

岳芸洱有些不好意思叫,终究还是鼓起勇气叫了一声,“绵绵。”

“嗯。”夏绵绵又是一笑。

举手投足之间很自然优雅。

“你怀孕了。”夏绵绵吃着饭菜,突然漫不经心的问道。

岳芸洱差点没有被呛到。

她才1个多月,怎么看出来的。

“都是过年人,我刚刚看你干呕了两下。”夏绵绵说得很淡然,重点是她本身就有惊人的观察力,在任何地方对任何人,“孩子他爹呢?”

岳芸洱不知道怎么开口。

但也不想撒谎。

夏绵绵没多问,转移了话题,“你做饭挺好吃的,平时什么时候在家吃饭啊?”

“上班的话早上和晚上都在,不上班的话不出意外一天都在。”岳芸洱连忙回答。

“介意我们长期过来吃饭吗?”

“不介意。”岳芸洱连忙说道,“我弟弟不是长期住这边的,有时候就我一个人,我做了菜可能三天都吃不完,但隔夜菜吃了又不好,你们能来一起吃最好不过了。”

“我会给你伙食费的。”

“不不不用了,真的不用了,也没多少钱。”

“直接给钱多伤感情。”夏绵绵笑着,“我让何源给你加工资。”

“……”岳芸洱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真是个好人。

一顿饭吃得还算和谐。

夏绵绵没有半点架子,刚开始会因为她的身份而有些不自在,多相处一会儿就会自然放松了那层芥蒂,也就相处得融洽了起来。

吃过午饭之后夏绵绵就带着封子倾离开。

岳芸轩洗完碗看着她姐刚好送走他们,擦了擦手坐在沙发上,“我这段时间就在这边住下了。”

“你上班方便吗?”

“我不是有车吗?不用担心啦。”岳芸轩说道。

“我一个人也能照顾自己。”

“那怎么行,万一有个什么怎么办?”岳芸轩一口咬定,“别说了,我陪你。”

“好吧,那你每天得早点起床了。”

“为了我亲侄子,再早也甘愿。”岳芸轩豪气的说道。

岳芸洱笑了笑,“那谢谢他舅了。我去睡一会儿,怀孕之后,好像就很容易嗜睡了。”

“去吧。”岳芸轩说道,转头看着她姐离开的背影,忽然忍不住开口,“姐,你这么一个人觉得委屈吗?”

“啊?”

“怀了何源哥的孩子却一个人居住在这么空洞的大房子里面委屈吗?”

“不委屈。”岳芸洱很直白,也没有要撒谎的意思,“退一万步讲,我至少是住在大房子里面的,总比我们以前住在出租屋里面好,那个时候也是一个人。”

岳芸轩抿唇。

岳芸洱转身上楼。

“其实,是何源哥让我过来照顾你的,他说他不方便。”岳芸轩开口。

岳芸洱顿了顿脚步,“嗯,我知道了。”

就是淡淡一句。

她知道何源应该也有担心她,但是在这份感情里面,他会义不容辞的首先安抚自己的父母,其实这也是她本来就期望的,想要真的嫁给何源,得到他父母的认可很重要,所以她不会在乎,何源的不管不问,她要的就是一个好的结果,过程忍忍,就忍忍吧。

她回到房间,很快就睡了过去。

是真的很容易嗜睡,一觉醒来,和弟弟一起做了晚餐,邀请了夏绵绵他们一起吃饭。

总觉得家里好像热闹了很多。

第二天一早。

他弟弟陪她去医院做第一次产检。

岳芸洱起得有些早。

她熬了点瘦肉粥,煎了三个荷包蛋。

岳芸轩迷迷糊糊的起床,“你这么早起来做什么,不是不能吃早餐吗?”

“给你做的。”

“姐。”

“快点吃,我出去把这些送给绵绵他们。”

“你就是老好人一个。”

岳芸洱笑了笑。

她只是想对自己喜欢的人好一点,那些其他人……她眼眸有些阴冷。

端着粥和煎蛋敲门。

是封子倾开门的,很有礼貌的开口道,“芸洱阿姨。”

“子倾,你妈妈呢?”

“她还在睡觉。”

“你自己起床的?”

“嗯。”封子倾点头。

真是个懂事的孩子。

“这是阿姨给你做的早餐,阿姨要去医院检查身体,你可以先吃,吃完了等妈妈醒了记得让她吃早餐,早饭对身体很重要的。”

“谢谢芸洱阿姨,你跟我干妈一样对我好。”封子倾由衷的说道。

岳芸洱摸了摸封子倾的头,“快去吃早餐吧。”

“嗯。”

岳芸洱转身回到家里。

岳芸轩也大口吃完,拿着钥匙就陪着岳芸洱去了医院。

一系列的检查抽血之后,有些报告拿到有些没有拿到,忙碌了大半个上午,岳芸洱又坐在岳芸轩开的车回去。

岳芸轩开车真的很慢,很慢。

岳芸轩其实也不想的,他开了一段时间了开得停溜了,昨晚睡觉的时候却还是收到了何源的电话让他开车维持在40码的速度就好了。

他其实有些小崩溃。

岳芸洱坐在车上,给何源打了一个电话。

何源接通,“嗯。”

声音淡淡的冷冷的。

岳芸洱声音温柔,“我上午和弟弟一起去检查了,拿到的报告都是正常的,有些没拿到的,可以在医院的APP上查结果,明后天应该就有。你妈妈当时让我检查了给她说一声,麻烦你转告一下。”

“嗯。”就是这么淡淡的一句话。

“那我挂断了,拜拜。”

那边就直接挂断了。

岳芸洱深呼吸了一口气。

先这样吧。

她转头看着窗外,那一刻似乎才发现车子开得好慢,她弟也太紧张她了。

一会儿。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岳芸洱看着陌生来电,接通,“你好。”

“是我,何源的母亲。”

“夫人您好。”岳芸洱连忙恭敬。

何母说,“以后胎儿方面的事情直接给我打电话,不用让何源转述一次了。”

“好。”岳芸洱点头。

“医生说都是正常的吗?”那边问。

“嗯,都是正常的。”

“我看你好像很瘦,别顾着照顾身材什么都不吃,多吃一点知不知道?胎儿在肚子里面的营养跟上了,以后孩子少生病很多知道吗?”

“好。”岳芸洱连忙点头。

“那就这样了。”

“嗯。”

何母挂断了电话。

何源就坐在她妈的旁边,听着她吩咐。

看上去很平静,分明还是有些担心的。

她突然转头看着厨房,“老头子,我熬的土鸡汤好了吗?”

“好了好了,清早八早就起来熬汤能不好吗?你现在要喝啊。”何父问道。

“喝喝喝,就知道自己喝。帮我用保温桶打包好。”

“送给谁啊。”

“你话怎么这么多!”何母不开心。

何父不再多说了。

那一刻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

所以鸡汤打好包之后,何母就让何源送她一起去岳芸洱的家了。

岳芸洱也刚回家,和她弟弟准备做午饭。

刚刚收到夏绵绵的电话,说今天有事儿去子倾的干妈家了,今天暂时就不来蹭饭了,捉摸着中午可以吃简单一点。

门铃声响起。

岳芸洱也没有去看监控是谁,就这么打开了门。

门口处站着何源和何母,岳芸洱那一刻完全愣怔。

她没想到他们回来。

而她此刻回到家之后,换上的舒适的睡衣,那一刻显得有些尴尬,她连忙开口道,“夫人您来了。”

“嗯。”何母看了一眼岳芸洱。

岳芸洱有些无措,下一秒连忙拿出拖鞋,放在了何母和何源的脚边。

何母高傲的换好了鞋子。

何源也换上。

“一个人在家?”

“不是,还有我弟弟。”岳芸洱连忙说道,“轩轩,你过来。”

岳芸轩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显得很恭敬。

“这是何源的妈妈,快叫夫人。”

岳芸轩有些不爽,但还是随了他姐,“夫人好,何源哥好。”

“这就是你弟弟?”何母绅士。

“是的,今天周末,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家就过来陪我。”

“嗯,那挺好。”何母点评了一句。

岳芸洱也不敢多说。

何源也不会给她多余的提示,甚至他们突然过来,也没有提前给她打电话说一声。

何母在家里客厅转了一圈,“挺大的。”

岳芸洱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要是说是何源买的,何母应该会很不爽。

“做午饭了吗?”何母问。

“还没有,刚从医院回来,我马上就去做,夫人您留下来吃个便饭吧。”

“嗯。”何母没有拒绝,那一刻还很高傲的说道,“这是没吃完的土鸡汤,你到时候一起温热了。”

“谢谢夫人。”岳芸洱对她很恭敬。

恭敬着,连忙拿着保温桶去厨房。

岳芸轩自然的准备去给岳芸洱帮忙。

何源一把拉住了他。

岳芸轩就这么看着她姐一个人在厨房忙碌。

她姐闻着油烟味会孕吐的!

------题外话------

达拉达拉。

下午二更,周末就会稍微万更一点,勿怪哦!

爱你们么么哒!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