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亲吻,内心开了一朵温暖的小花/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岳芸轩有些心疼他姐姐。

何源和何母坐在沙发上一直在聊天,何源对他母亲真的很好,几乎他母亲说什么他都会回答,而且明显能够感觉到他对他母亲的那份细心和照顾,然而她姐呢,一个人在厨房忙碌,他一直看着,就是能够看到她故意压抑的呕吐,然后强迫着自己在做午饭。

他实在忍受不住了,直接就想走进厨房。

“轩轩。”何源突然开口。

岳芸轩总觉得何源好像随时随地都知道他要干什么似的,也没发现他在看自己,就能够洞察一切。

他姐分明不是何源的对手。

何源这么老奸巨猾。

“有烟吗?”

“嗯?”

“我忘带烟了,你给我一支。”何源说。

“我姐怀孕了,这里抽烟对胎儿不好吧。”岳芸轩忍不住提醒。

“就是。”何母连忙说道,“你别再这里抽烟了,抽烟不好,你干脆戒了吧。”

何源笑了笑,“一时半会儿也戒不掉,我去外阳台。”

何母也没有强迫。

毕竟何父一辈子老烟鬼了,说什么都没用。

何源和岳芸轩就一起走出了外阳台。

岳芸轩给了何源一支烟,两个人抽了起来。

岳芸轩趴在护栏上,一边抽烟一边看着外面,心情有些不是很好,他说,“我不知道你和我姐的感情怎么样?但我很清楚我姐真的很容忍你了,你不陪着她不给她名分就算了,偶尔还是多体谅体谅她吧,她怀孕了,孕早期都会有些孕反的,我姐闻到油烟味会吐,现在还要忍受着去给你还有你母亲做饭,我想去帮忙你还不让,还有啊,我姐每天早上起床都会很难受,那个样子我看着都心疼,她却只是安慰的对我笑笑,孩子不是她一个人的。”

“我知道。”何源说,那一刻深深的抽了一口。

他现在不能在他母亲面前表现得对岳芸洱太好,自然也不能表现得对岳芸轩很好,此刻其实就是想要单独和岳芸轩聊聊,才会以抽烟为借口,其实,他也想过戒烟了,为了她,还有他们的孩子。

“算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好了,反正都是我姐的选择,我也只能无条件的支持她,但愿她的决定是对的。”岳芸轩也无可奈何,破坛子破摔的狠狠的抽了几口。

何源也这么看着前方湛蓝的天空,他幽幽的说道,“我会娶你姐的。”

岳芸轩看着他。

那一刻觉得何源好像也隐忍了很多。

他承认他笨,揣测不透他们的心思。

不过也隐约知道,何源的父母应该是不接受他姐,然后他姐怀了何源的孩子现在才有了砝码,但貌似,何源家还是不能接受她过猛,所以只有这么一点点的循序渐进。

虽弱如此,过程会不会太苦了点。

何源就能这么眼睁睁的看下去吗?!

岳芸轩说不出来什么话来,只得抽烟。

两个人在外阳台抽了好一会儿。

房间内。

岳芸洱已经很麻利的做好了午餐,规规矩矩的放在了餐桌上,又给他们都好了饭,才走向沙发上,对着何母说道,“夫人,可以吃饭了。”

何母看着岳芸洱,看了她一个人做的午餐。

“嗯。”何母起身。

岳芸洱说,“我去叫何源和我弟弟。”

“何母淡淡的应了一声。

岳芸洱推开外阳台的落地窗。

落地窗外有些烟雾萦绕。

岳芸洱出现的时候,何源猛地将自己面前的烟雾散了出去。

岳芸轩也是如此,两个人还很默契的将烟蒂熄灭。

岳芸洱说,“吃饭了。”

“这么快就做好了?”岳芸轩说。

“嗯,过来吃饭吧。”岳芸洱微微一笑,对着何源也是,“我做了青椒鲫鱼。”

何源微点头,没有回应太多。

岳芸洱也不多说,转身出去,直接走进了楼下的洗手间。

岳芸轩看着她姐的背影,看着她直接走进洗手间也会知道她应该是去吐了。

他回头看着何源,“我姐最不能闻到的都是太过刺激的味道,本来清蒸的鲫鱼却还是给你换成你爱吃的青椒鲫鱼。”

何源喉咙动了一下。

岳芸轩先走了出去。

何源跟随其后。

岳芸洱在洗手间压抑的吐了两口。

忍了真的很久,平时不怎么吐出来,那一刻反而吐了出来。

吐出来就好多了。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擦了擦嘴唇,连忙就走了出去。

走出去的时候,几个人已经都坐在了饭桌上了。

岳芸洱也过去,饭桌很安静。

何母开口,“平时都是自己做饭吗?”

“嗯。”岳芸洱说,“不知道夫人的口味,就随便做了,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

“挺好的。”何母说,也算是很实在的评价。

岳芸洱做的饭菜倒是比她想的好吃,而且刚刚看她做饭的样子,也不是那么矫情,想来果真是一个人受过不少苦,就拿吴小欣来说吧,虽然也一直陪着她做饭,但也只能打打下手,看得出来吴小欣是不怎么会做饭菜的。

何母淡淡的想着,什么都没说。

岳芸洱也只是笑了笑,也不多嘴。

“何源,你不是喜欢吃鲫鱼吗?你多吃一点。”岳芸洱主动给何源夹菜。

何源看了她一眼。

岳芸洱笑了笑。

何源将鲫鱼放进嘴里,说道,“稍微咸了点。”

“是吗?”岳芸洱连忙自己吃了一点。

她怀孕了就不太爱吃麻辣味的东西了,那一刻吃进去就有点想吐。

但忍了忍,笑了笑,“好像味道是有点大。”

何母也跟着吃了一口,“你是不是做鱼的时候抹盐了?”

“嗯。”岳芸洱连忙点头。

“抹太多了,下次注意少放点。还有这鲫鱼你要稍微用油煎一下,煎出金黄色之后拿出来之后再放作料做,注意煎的时候要调节好火候,否则一不小心就会烧焦。”

“是,我下次试试。”

“还有啊,这个炒莲藕也是,你可以适当的放一点小尖椒进去,会比清炒的味道好很多,也不会很辣,源源很喜欢吃。”

“好。”岳芸洱连忙点头。

“酱炒牛肉倒是不错,火候也掌握得很好,吃着很有嚼劲也不会觉得很老。”何母评价。

“谢谢夫人,您要是喜欢就多吃点。”岳芸洱主动给她夹菜。

何母看了岳芸洱一眼,看着她的主动和热情。

那一刻内心有些小波动,却没表现出来,冷声说道,“土鸡汤喝了。”

“这么多,夫人也喝点吧。”

“给你喝你就喝了,你现在是两个人,肚子里面的孩子营养很重要。”何母吩咐。

“谢谢夫人。”岳芸洱也没什么脾气,就温顺的接受着。

何母看了看岳芸洱,总觉得有些堵得慌,却不知道为什么。

吃过午饭之后,岳芸洱又主动地去希望。

何源就陪着他父母在家看电视,岳芸轩实在看不下去了,他觉得他再这么待着会疯,所以找了个借口说要加班就离开了。

岳芸洱也没有留岳芸轩,完全理解他的心情。

要是谁这么对她弟,她可能也会这么不爽。

岳芸轩走了之后,岳芸洱也洗了碗,就坐在沙发上给何源和他母亲泡了茶,又削了水果。

何母看着岳芸洱,一直都温温柔柔的,话也不多,安安静静的很勤快。

她说,“我有点困了,有没有地方可以休息一下?”

“有的。”岳芸洱连忙说道,“楼上和楼下都有房间。”

“就楼下吧,我也懒得爬楼了。”

“那这边这间。”岳芸洱连忙邀请着何母进去,进去帮她整理了一下床单,说道,“这里有洗手间,夫人您要不要一件睡衣,我去帮你拿一件我的睡衣?”

“不用了,我不习惯穿别人的衣服,你出去的时候帮我关门一下。”

“好。”岳芸洱点头。

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又给她关上了房门。

客厅外,何源依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岳芸洱走过去,坐在他旁边。

何源转头看了她一眼。

岳芸洱说,“你要不要中午午休一下?”

“不用了。”何源说。

还是那么冷冷淡淡的态度。

岳芸洱也不多说,就安分的陪在他旁边,然后陪着他看电视。

但她其实有睡午觉都习惯,怀孕了真的很嗜睡。

所以看着看着,靠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何源转过来的那一刻,就看到岳芸洱已经靠在沙发上,姿势其实有些不太舒服的睡着,不吵不闹的安安静静的就睡着了。

他喉咙微动。

终究,起身将她抱了起来。

岳芸洱似乎是挨着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小脸蛋很自然的在他怀抱里面磨蹭了一下,睡得依然很熟。

何源抱着她上楼,放在了她的大床上。

她动了动身体,翻身卷成小小一团睡得很香甜。

何源坐在床边,就这么看着岳芸洱熟睡的模样。

他手指微动,帮她顺了顺有些凌乱的头发,眼眸就这么一直看着她,手默默的,默默的往下,抚摸着她的小腹。

依然平坦的小腹,里面就多了一个小生命了吗?!

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内心就好像……开了一朵,温暖的小花,一直在腼腆的绽放。

……

岳芸洱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快5点了。

她看着时间吓了一跳。

她怎么睡着的,又怎么回到房间的?!

她记得她在客厅陪着何源看电视的。

是何源抱她上楼的吗?!

她连忙起身,去浴室洗漱。

洗漱的那一刻,心里面有一阵强烈的呕吐感,趴在洗漱台就干呕了起来。

吐了好一会儿。

她才稍微平复了下来,抬头,透过镜子就看到了门口处站着的何源。

岳芸洱用清水漱了口,又擦了擦嘴角,擦了擦手,转身走出去。

何源看着她,“孕吐吗?”

“嗯。”岳芸洱点头,“不过不是很严重,之前医生说有些人怀孕前三个月的时候一天到晚都想吐,我一般都是早上或者醒了之后有点反应,其他时候都还好。”

何源看着她笑盈盈的模样。

那一刻。

他突然捧起岳芸洱的脸颊,一个吻就这么深深的吻在了她的唇瓣上。

岳芸洱一怔。

只感觉到何源温暖的唇瓣压在她的唇上,他的舌头伸了进来,深深的亲吻着,她看着他闭着眼睛,玻璃镜片下那似乎很长很长的睫毛,那一刻心口就是会有些说不出来的波动,伴随着他火热又柔软的亲吻,在微微跳动不已。

亲了好久。

何源放开了她。

放开她,狭长的眼线睁开,深邃的眼眸紧紧的看着她粉嫩的脸颊,他说,“下楼吧。”

岳芸洱轻舔了一下嘴唇。

何源转身先出去了。

背影很冷。

但她似乎能够感觉到,何源唇瓣间的温情,很暖。

很深。

她不自觉的摸了摸嘴唇。

而后,跟着下了楼。

楼下何母已经醒了,应该是醒了好一会儿。

岳芸洱走过去,对着她很恭敬,“夫人你醒了。”

“嗯。”何母说,“怀孕了嗜睡了吗?”

“有一点,我本来没打算睡觉的,结果就睡着了。”

“怀孕了想睡就睡,你睡觉孩子也在长。”

“哦,好。”岳芸洱连忙点头,又说道,“不早了,我去做晚饭了。”

“我来做。”何母说。

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

“不用了,我来吧,你休息就好。”

“我也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我孙儿。”何母说道,“你现在怀孕了就要有点觉悟,别什么事情都自己做,前三个月胎不稳,自己注意点。”

“嗯。”岳芸洱又是温顺的点头。

但在何母去厨房做饭的时候,岳芸洱还是跟着去帮忙了,一起洗菜切菜,帮她打下手。

何母一边做着饭菜一边给她讲何源的口味。

岳芸洱都很认真的听着。

何源也坐在客厅,淡淡的看着她们,看着她们的交谈。

岳芸洱很聪明,知道这个时候应该怎么讨好他母亲。

他抿唇。

抿唇,唇瓣间似乎还都是她的味道,甜甜的软软的味道。

吃过晚饭之后,何母和何源离开。

岳芸洱去门口送他们。

何母说,“不用出门了,晚上外面凉,怀孕了千万别感冒了。”

“嗯,那夫人你慢走。”岳芸洱礼貌道,“何源慢走。”

何源看了一眼岳芸洱。

整个一天,何源给她说话的事情并不多。

几乎没两句话。

走的这一刻淡淡的说了句,“以后开门前看看是谁再看门。”

“啊?”岳芸洱一怔。

随即想到今天上午他们过来时,她的表情明显是惊讶的,所以何源应该猜到她的习惯了。

她点头,“我以后会注意的。”

“嗯。”

何源也没什么多余的脸色,陪着他母亲离开了。

何源开车,何母坐在副驾驶室。

何母突然说道,“岳芸洱倒是变了很多。”

何源捏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

“你们读高中的时候,当时岳芸洱的事情导致你在学校做检讨,后来成绩一落千丈,我就去学校找过岳芸洱,那个时候看到的她虽然幼嫩,但完全不像现在这样唯唯诺诺,穿得也是很好,表情上看上去带着一些天生的贵族感,显得很骄傲。”何母似乎是在回忆,“这些年,应该过得不太好。”

“嗯。”何源说,淡淡的说,听上去就是很平淡的口吻,“她家是在她17岁的时候破产的,财产是被她父亲最信任的兄弟侵占了,后来她父亲自杀了,母亲也跟着自杀了,剩下她和他弟弟。具体原因我不太清楚,只知道在17岁那年被人糟蹋过,她反抗过度杀了那个人,被叛了两年半,出来之后没有文凭也变得自卑,又还有一个弟弟要照顾,就跟着我们班以前一个同学卖一些不太好的产品,做了很多年。”

何母听着,这次倒是没有打断何源的话。

“我遇到她的时候,是在一次同学会上,由始至终没有看到她主动说过一句话。她也一直在避着我,大概是怕我对她报复。”何源淡淡的说道,“她之前没想过要跟着我,是我主动的。”

何母看了一眼她儿子。

她是相信她儿子的。

她儿子不会骗她。

“我调查过岳芸洱了,除了之前被人强奸过,之后都是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何源说,解释说道。

“嗯。”何母应了一声。

何源也就不再多说了。

多说无益,点到为止。

……

周一。

岳芸洱依然早早的到了公司,上班。

果然,电脑无法开机了。

岳芸洱报备了综合部。

综合部检查了一下,考虑到是总裁秘书的电脑,所以第一时间给她重新装了一台。

岳芸洱将之前遗失的资料给各个部门留言让他们重新传一份给她,然后就去了何源的办公室,汇报今天的行程安排。

“上午9点的周会,大概1个小时,而后下午有一个项目的汇报会议,时间会长一点,预计是在2个小时。对了,秘书是那边说有凌云杂志社的媒体想要对你进行独家采访,希望你能够提供试讲给他们专访,这家杂志在商业圈中声望很高,传播很深,很多成功人士都想上这家媒体。”

“我考虑一下。”

“是。”

“另外还有驿城电视的求职类综艺节目希望邀请你去做招聘嘉宾……”

“直接回绝了。”

“好。”岳芸洱说,“总裁还是喝咖啡吗?”

“嗯。”

岳芸洱点头离开。

其实每次泡咖啡她都反胃。

甚至以前会喜欢的东西,现在也提不起任何兴趣。

她隐忍着,将咖啡放在了何源的办公桌上,转身欲走。

“岳秘书。”何源突然叫住她。

“是,总裁。”

“闻不惯咖啡味吗?”何源问。

岳芸洱一怔。

何源怎么发现的?!

“如果闻不来了,可以给我泡你喜欢闻的茶水或热饮。”何源直白。

“嗯。”

“出去吧。”何源吩咐。

“那我出去了。”岳芸洱离开。

何源总是看着她的背影发呆。

他想,有些时候他不细心的去可以观察她的一举一动,他完全不会知道,岳芸洱到底需要什么?!

门外。

岳芸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电脑上传来了很多OA邮件,都是各个部门给她传送的资料。

她一直在整理。

整理着,抬头就看到了吴小欣,吴小欣低头看着她,“听说你电脑进水了。我还以为是你脑袋进水了!”

“不小心打翻了水杯而已。吴组长是打算责备我一番吗?”

“又不是花我的钱!”吴小欣冷漠,讽刺。

岳芸洱抿唇没有搭理。

吴小欣手上的那份文件递给岳芸洱,“这是敢于凌云杂志的基本资料,给何总过目一下,如果何总答应了要给对方谈具体时间。”

“嗯。”岳芸洱站起来直接拿过文件,然后直接走向了何源的办公室。

推门而进的那一刻,嘴角蓦然一笑。

吴小欣可能都不知道,趁着周末这两天,她购买了一个隐形摄像头撞在了她的身后。

------题外话------

二更来也。

(* ̄3)(ε ̄*)

爱你们么么哒。

(* ̄3)(ε ̄*)!

好啦,宅遁走,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