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吴小欣的自取其辱!/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岳芸洱从何源的办公室离开。

因为汇报了挺长时间所以出来的时候吴小欣已经不在她位置上了。

她回到自己的办公桌打来电脑看了看,显然电脑上也看不到有任何痕迹,但她想,应该是装了什么软件可以让对方直接窥视她电脑的了。

她不动声色。

有时候明知道在这给是扼杀更好,至少可以让夏氏集团少了些损失,但她不想这么留下余地了,不想给吴小欣留下任何余地。

犯罪,也需要看犯罪结果的。

就比如她。

如果当年没有杀死强奸犯她可能就不会坐牢了。

她眼神中闪过一丝恶毒的光芒,转瞬即逝。

下午时刻,岳芸洱跟着何源开了项目的最后一个工作会,之前一稿的投标方案和投标金额都有所变更,甚至变化还很大,岳芸洱做最后的汇总处理,因为涉及到保密,最终知道这份文稿且电脑中有备份的只有岳芸洱、市场部总经理和夏氏集团正副总裁。

仅仅4个人而已。

所以,如果被暴露了,最值得怀疑的对象就只有岳芸洱。

岳芸洱淡淡的想着。

下午下班将最终的方案稿归纳好呈送给各个领导,然后准备收拾东西,等何源下班她就下班。

何源下班变得越来越准时。

刚下班走出办公室,吴小欣从秘书室走了出来,走向了何源。

“下班了吗?”吴小欣很热情的询问。

“嗯,准备下楼办了。”何源表现得很冷漠。

“今晚我跟你一起回去,我学了一样新菜准备给你还有叔叔阿姨吃,练习了一个周末的。”吴小欣故意说道,很是殷勤。

何源说,“嗯。”

然后,何源就带着吴小欣越过了岳芸洱的办公桌。

岳芸洱真的都已经司空见惯了。

她真能特别特别平静的看着他们的背影。

她想的是,反正吴小欣也嘚瑟不长了。

她收拾东西下班。

刚走到大门口,就接到了岳芸轩的电话。

那边问道,“姐,你下班了吗?”

“刚下班。”

“那你在门口等我一会儿,我来接你。”

“你到哪里了?”

“快到了。”岳芸轩说,下班有点堵车。

“你提前下班啦?这么远的距离。”岳芸洱有些过意不去,早上也是他弟弟送到公司才又去上班的。

“额……”岳芸轩很想说,他已经听从何源哥的意思,辞职了嘛?!

但何源哥不准他说。

他找了个借口,“老板这段时间出差,你知道我们那小公司都是人工考勤的,我给考勤的人说了说就可以提前上下班了。”

“你这样被人抓到了也不好。”

“我知道分寸啦,你等我哦,一会儿就到了。”

“好。”

岳芸洱就在大门口等了一会儿,岳芸轩好不容堵堵停停的到了目的地,岳芸洱坐上他车。

岳芸轩说道,“你平时不要这么早就下来,等我来接你的时候给你打电话你再下楼。”

“嗯,但是真的不耽搁你吗?”

“姐,我们之间你就不要多说了。”岳芸轩说得有些不耐烦但实际上是不想岳芸洱怀疑什么。

岳芸洱就真的不多说了。

岳芸轩看了一眼后座的他姐,问道,“今晚吃什么啊?需要去买菜吗?以后你有要买的菜你给我说一声,我提前去买好。”

“没什么,买菜也不花时间,离家很近。”岳芸洱实在不想这么来麻烦她弟弟,说道,“今晚做点可乐鸡翅吧,小朋友可能会喜欢吃。”

“你说封子倾啊?”

“是啊。”

“又能看到夏大美女了。”

“你说你们男人怎么就这么……不知检点的。”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岳芸轩和岳芸闲聊着。

其实两姐弟一直以来,在他们私有空间相处的时候,关系真的很好,也不会觉得孤单也不会觉得委屈也不会觉得上天对自己有多不公平,甚至还有些,轻轻的温暖。

他们先去了超级市场买了菜就回到了家里。

到了6点半的时候,夏绵绵就带着封子倾来了。

封子倾甚是可爱。

夏绵绵对她儿子到底爱理不理。

岳芸洱做好了饭菜,几个人围在一张桌子上。

夏绵绵说,“哎,我都忘了让何源帮你加工资了。”

“呵呵,不用加也没关系。”岳芸洱笑了笑。

夏绵绵心想,那倒也是。

反正何源也参与公司股份分红的,她可是给了他不少的股份,过来过去还不都是他们家自己的钱。

“芸洱阿姨,你做的可乐鸡翅好好吃。”封子倾赞扬。

“真的吗?喜欢你多吃点,你还喜欢吃什么芸洱阿姨都给你做。”

封子倾说,“我不太挑食的,就是觉得可乐鸡翅很好吃。”

“那下次芸洱阿姨给你做做糖醋排骨。”

“谢谢芸洱阿姨。”

封子倾真的好乖。

岳芸洱真的很喜欢这个小男孩,以前一直觉得熊孩子熊孩子,没有比子倾更可爱的“熊孩子”了,也不知道自己肚子里面的是男孩还是女孩,也不知道……何源会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岳芸洱嘴角的笑容,夏绵绵倒是看得明白。

怀孕知道,女人的情感多少会有些变化,不管多刚硬的女人,也会变得柔软很多。

那种感觉,无法形容,只有经历才会体会。

吃过晚饭之后,夏绵绵和封子倾不会停留太久,因为子倾要早睡早起,他们回到自己的家里,子倾非常乖巧的自己去洗澡,洗头的时候会让妈妈帮忙,其他时候基本上能够生活自理。

夏绵绵回来带着封子倾,也没操什么心!

倒是,她眼眸微动。

这几天似乎感觉到周围有人在盯着她。

就是出门的时候一直觉得有人,却又发现不了是谁,而且有大概一周时间了,然而并没有什么大动作发生?!

会是谁?!

好吧她承认她仇家确实有点多,根本就不知道谁被谁给盯上了。

她抿唇,让自己放松。

她从阿尔戈回来,应该不至于这么快就被人知道了,她回来得这么隐蔽,很少有人知道当然也会那么快知道她到底下榻在什么地方,突然就有人跟踪她而且还在暗处跟踪,确实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她起身走向外阳台,将落地窗的窗帘关上。

这里是高档小区,楼与楼之间的距离很远,但不能保证,远处的楼宇就有那么一个人,用望远镜在一直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她回身,回到沙发上。

想来,或许也可能是自己多疑。

也或许是……

她不想多余揣测。

夏绵绵拿起电话,拨打,给何源拨打。

就算是何源自己的钱,该给的还是要给。

何源接通,“夏董事长。”

“别这么阴阳怪气的行不?”夏绵绵翻白眼,“打电话就是给你说一声,我在你老婆家一直蹭饭吃。”

“……”那边不说话。

“你老婆,岳芸洱。”夏绵绵说道,“给她钱她又不要,你记得帮我给她加工资。”

“夏董事长是在徇私舞弊了。”

“别得了便宜又卖乖行不?你把我安排在和岳芸洱一栋楼,你不就是想要让我和她多接触然后让我给你说说好话什么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思啊,老狐狸。”

“我再老狐狸,也没有你狡猾。”何源说,那一刻似乎笑了一下,“否则你怎么每次都能撕破我。”

夏绵绵也笑了笑,“总之,我给你多说说好话,你记得给人家加工资,一个女人怀孕了也不容易。”

“她给你说她怀孕了?”

“怎么着,怕她告诉别人,你怕就不应该搞大她的肚子啊。搞大了还不承认的男人最可耻了。”夏绵绵嘀咕。

何源无语。

他不是怕。

他反而很想她把这些分享,能够分享就证明,怀孕对她而言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而不是……仅仅带着目的。

“算了,你们的感情我也不想参与了,你这么老奸巨猾,我才不信搞不定岳芸洱。我现在就是给你说一下其他事情。”夏绵绵说道,显得严肃了些,“我感觉我周围应该是有人盯着我,但应该不是什么仇杀,离开之前我给你说了一些可以暗中调查的人事机构,你让他们帮我查一查,是什么人在跟我?”

“好。”何源点头。

“查到了给我说一声,其他没什么了,对了。记得给岳芸洱加工资!”

“嗯。”何源答应着。

挂断电话,何源连忙给对方拨打了电话让调查夏绵绵身边的事情。

然后,回到饭厅和他父母以及吴小欣一起吃饭。

吴小欣走了一条凉拌鲫鱼,味道……很一般。

但也没有人提出来。

何源吃得也不多。

“不好吃吗?何源不是喜欢吃鲫鱼吗?”吴小欣问道,“是味道不好吗?”

“我今天没什么胃口。”何源淡淡然。

吴小欣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学了一个周末就是想要讨好他,却还是被他无情的拒绝。

何母说,“小欣,你的鲫鱼还有待提升,你看这边都煎焦了,这边却还有点没熟,还有这个佐料,还是应该适当加点醋和糖进去调理味道的,再有这边,葱花也少了点,你最后焦油的时候就应该把葱花放在鱼上然后让油的味道榨出葱花的香味。”

吴小欣心虚的听到,“我第一次做,确实做得不好,阿姨给我的建议我下次一定改正。”

“做饭也是要熟能生巧的。”何母幽幽的说道。

那一刻倒是想到了岳芸洱。

岳芸洱那天的鲫鱼显然比吴小欣的好吃很多,而吴小欣做鲫鱼的时候也是何母在旁边帮忙的,看着吴小欣手忙脚乱的样子,那一刻倒是想到了岳芸洱的贤惠孰能,这一刻,好像也有些动容。

“对了阿姨,上周末你们在忙什么?”吴小欣随口的拉开话题。

以往,周末都会叫她来家里的,这周末她真的等了一个周末都没有接到电话,又拉不下面子给他们拨打。

“哦,是有些事情在忙。”何母那一刻淡淡的说道,莫名就是不想让吴小欣知道岳芸洱怀了何源的孩子,也不知道心里是不是还惦记着吴小欣做她儿媳妇。

“我想也是很忙。”吴小欣感觉到何母好像不想多说也没有再多问。

吃过晚饭。

吴小欣陪着和何母一起洗碗。

何母就想到岳芸洱,想到岳芸洱都是很主动挽着袖子就直接去了,没有吴小欣那么多话,也没有吴小欣那么会讨好她,但就是默默的做着事情,很安分的样子,让她不由得心里有些怔怔的,就好像心口被扯着的一样,想到何源说岳芸洱被人糟蹋了,才17岁,17岁的孩子可能也是在极力的反抗才会失手杀了人,想到岳芸洱确实好像经历了很多悲惨,让她不由得有些动容。

“阿姨,你在想什么?”吴小欣突然开口,打断了何母的话。

何母回神,“没有,就是想到了一个孩子,和你差不多大,身世有些可怜。”

“家庭发生了变故吗?”

“是啊,家里变故还有些大。”

“没有家庭温暖的孩子真的很惨,我家有个亲戚也是,之前家庭条件还好,后来父亲投资失利欠了一屁股债借了高利贷,没办法只得把自己的女儿给了高利贷,他那女儿真的是太可怜了。”吴小欣自若的和何母聊着天,只是为了表达自己的同情心。

那一刻何母内心却突然涌出了其他情绪。

发生在自己身边和自己有关系的人遭遇了这些事情就是可怜心痛怜惜,一旦发生利益冲突为什么就会觉得对方,不干不净可耻甚至没有自知之明呢?!

何母心里的情绪有些多。

吴小欣说道,“阿姨说的是你的亲戚吗?”

“不是,我说的是岳芸洱。”何母突然开口。

吴小欣一怔。

那一刻脸色一下就变了。

好半响说不出一个字。

何母说,“没什么,我随口说说的。”

“阿姨,岳芸洱虽然身世也不好,但她不同,她经历了这些是有目的的,接近何源也是有目的的,你别被她的假象给骗了……”吴小欣说得有些激动。

何母看着吴小欣。

这一刻觉得吴小欣好像有些太主观了。

吴小欣感觉到何母的眼神,那一刻瞬间收敛,声音温和了些,“我是怕何源再次被岳芸洱伤害。”

“何源应该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笨。”何母说,明显有些冷漠。

吴小欣那一刻有些尴尬。

说什么都好像不对。

她心里有些难受,忍耐着,什么都不再多说。

晚上离开的时候,何母也没有再特别殷勤。

她那一刻突然想到,何家人这两天指不定都是和岳芸洱在一起。

不!

她脸色变得很厉害,她绝对不允许岳芸洱嫁给何源,她一定要让他们看到岳芸洱的真面目。

……

周二。

距离周三的招标会还有一天。

岳芸洱做了昨天的项目汇总之后,今天上午开了个短会确定了最终方案,然后进行了密封等待明天的最后一次招标工作。

岳芸洱今天也难得空闲了些,何源的行程也不满。

她拿起桌子下面的西方经济学。

怀孕了,就更加看不进去了。

她果真不是一块学习的料。

她起身,拿起水杯去茶水间倒白开水。

一天坐得太多,反而很想要站起来走走。

她端着白开水,往天台边走去。

刚走了两步,看到了吴小欣迎面而来。

岳芸洱自然的避开她的身体。

“岳芸洱。”吴小欣突然叫住她。

“吴组长有事儿吗?”岳芸洱问。

吴小欣看着她,“我们聊聊。”

岳芸洱抿唇。

吴小欣也没管岳芸洱答没答应,直接先走向了天台。

岳芸洱响了一下,很坦然的跟着走了过去,也会耍些小心思。

她站在天台上,和吴小欣保持了一米的距离。

吴小欣似乎也不想和她站得太近,两个人看着彼此,脸色都不太好。

“你私底下去找过何源的母亲了?”吴小欣直截了当。

“这你都知道?”岳芸洱问。

“岳芸洱,你以为你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阿姨就会同情你吗?你别做梦了好吗?阿姨根本就不可能被你骗,你别自以为是了。”

“既然如此,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岳芸洱抬眸,嘴角蓦然一笑。

“我只是不想你打扰了阿姨,她年龄大了,经不住你折腾的。”吴小欣狠狠的说道。

“你口中的阿姨是有头脑的,她可以分辨我到底是那一类人,吴小欣,别把全世界所有人说得和你一样笨!”

“你这种人,你这种人就只是为了得到何源的钱财而已,你就是有目的的,你根本不爱何源!”

“我爱不爱何源那是我的事情,至于我是不是为了得到何源的钱财……”岳芸洱顿了一下,她看着吴小欣的脸色,脸色阴冷,“我不会像你那么虚伪,我确实想要得到何源的钱财,不只是钱财,还有地位!吴小欣你应该知道的,我既然都和秦梓豪有勾结了应该就调查清楚了,我曾经遭遇的一切,我以前确实很惨很惨烈,我现在需要何源帮我报复!不仅报复,我还要让何源娶我回到我的从前,从前那种衣食无忧的上流日子!我再也不可能让你以及一些闲杂人等踩在我的脚下了!”

“果然,这就是你的居心叵测了岳芸洱,你就是把何源当成了你私欲的工具!”吴小欣大声说道。

“我说何源是心甘的你信吗?”岳芸洱直白。

“你到底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自信,何源会心甘情愿的帮你做这些,你真以为所有男人都会被你迷惑吗?!”吴小欣很愤怒。

岳芸洱冷笑,“因为何源爱我不爱你。”

“你怎么这么可耻!你如果爱何源就不会让何源成为你的工具,你不爱何源还去利用他,你就不怕遭天打雷劈吗?!”吴小欣一派正义了凛然的模样。

岳芸洱一字一句,“谁说我不爱何源?!”

吴小欣看着岳芸洱。

“谁说我不爱何源?我的爱,比你深,比你深一百倍!”岳芸洱说,带着情绪很激动的说,“我很爱何源,从高中到现在,我爱了何源10年了,而你呢?当年何源穷学生的时候你想过真的要去表白和他在一起的吗?之后交了男朋友因为考虑到自己的利益所以分手了,回来后遇到了何源因为他的名利所以想要重新和他在一起,到头来,你的爱到底有多纯粹?!我倒是对你很不齿!”

“够了岳芸洱,我不想收到你的诽谤,我就是提醒你一声,别靠近何家人了,何父母是不会接受你的,你别自取其辱!”吴小欣狠狠的说道,说完就转身走了。

仿若就只是为了发一通脾气而已。

岳芸洱嘴角冷笑,冷冷的看着吴小欣离开的背影。

她想,吴小欣应该不会这么单纯的就是为了发泄一通。

她回到位置上。

吴小欣一天倒没有再找她麻烦。

突然的宁静一般就是暴风雨的到来。

她等着。

……

吴小欣和岳芸洱从阳台上分开之后就请了个假说有点事情出去办事儿。

吴小欣直接回到了家里,用之前就下载好的软件把今天在阳台上的录音重新编辑了一遍,把不该要的地方都删除了,然后就直接拿着去了何源家。

她敲门。

何母正在家里熬汤。

看着吴小欣突然出现,有些诧异,“小欣怎么过来了,不是在上班吗?”

“本来是在上班的,但想到一些事情就过来了,想给阿姨单独说。”吴小欣似乎有些难言之隐。

何母拉着吴小欣,“有事儿就进来吧,正好你叔叔去和朋友钓鱼了,我一个人在家。”

“嗯。”

吴小欣就跟着何母走了进去。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

吴小欣很会讨好人,所以那一刻没直接切入主题,而是先从其他地方入手,她说,“阿姨在炖汤吗?好浓郁的香味。”

“是啊,没事儿就煲汤,你要是想喝,一会儿好了我帮你盛点。”

“阿姨人真的很好。”吴小欣说,“何况阿姨还说让我做你的干女儿,我真的觉得是我上辈子修了福气才遇到了阿姨,所以……我真的把阿姨当成亲人一般的对待,也真的是不想阿姨好。”

“有什么你就说吧。”何母笑了笑。

其实心里倒是越发不喜欢吴小欣这么的拍马屁了。

总觉得话太多聒噪。

吴小欣低垂着眼眸,“昨天我不是给阿姨说岳芸洱接近何源是有目的的,岳芸洱真的有目的,我怕阿姨被岳芸洱的表象欺骗了,所以今天找岳芸洱摊牌,趁她不注意录了我们的对话,阿姨你听听。”

何母本能是拒绝的。

但那一刻又带着些好奇,点了点头。

吴小欣把录音放了出来。

那些对吴小欣不利的话语比如说她和秦梓豪勾结,以后后面那一段岳芸洱说喜欢何源的话都被她删除了,留下的重点就是,岳芸洱把何源当成报复的工具,不爱何源只是为了从何源身上得到好处!

何母听了之后,脸色自然很不好。

吴小歆表面上看上去很无奈的样子,内心深处早就笑得邪恶了。

她就不相信,何母都听了这些,还会纵容岳芸洱和何源在一起!

绝对不可能!

在吴小欣正暗自得意的时候。

何母突然问道,“你为什么要去录这些东西?你不觉得你的行为很不妥当吗?”

吴小欣一怔。

随即连忙说道,“不是的,我只是怕阿姨被算计所以才会如此的,我真的是处于好心,我不想你们被岳芸洱欺骗。”

“会不会被欺骗我是没脑子的吗?岳芸洱说得很对,我看得出来,不需要你来提醒!”何母脸色一下就变了。

心里面是很愤怒。

愤怒岳芸洱居然说这些话。

但一想到岳芸洱又怀了何源的孩子,吴小欣这么给她看了真相只会让他们家的矛盾更深。

她心里真是有气又恨,又不知道该对谁发泄。

现在岳芸洱怀孕了,她难道还要去刺激她?!

亦或者很行把孩子流了。

她不得不承认,她就是舍不得,舍不得她的孙儿!

她脸色难看到底。

吴小欣不停的讨好解释,“阿姨,我真的只是不想何源被岳芸洱这样对待,何源值得更好的,我知道我不能和何源在一起,但何源可以选择很多好女人,真的不应该在岳芸洱身上遭受这些……”

“如果你真的是为了何源好,就不会把这些东西拿出来挑拨离间了!小欣,我一向很喜欢你,觉得你是一个董事体贴的好女孩,甚至很想何源和你能够有一个好姻缘,但何源不喜欢你我也没办法,我什么都做过了他依然不愿意和你在一起,我只能放弃,而你明知道何源喜欢岳芸洱还拿出这种录音来挑拨,你就是在伤害何源你知道吗?!你这样的好,我也真的无法认可!”何母突然的动怒。

突然的动怒让吴小欣完全是惊讶到不知道怎么反驳。

她以为这个时候何母怎么都应该很坚决的反对何源和岳芸洱,反而,反而说她在从中使坏?!

反而她里外不是人!

她咬唇,眼眶有些红。

何母也没有很心痛,心里本来就气愤,她说,“今天的事情我不想再多说了,以后岳芸洱的事情你也不要来告诉我了,那是何源的事情,我老了管不了她了,我现在人有些不舒服,你先回去吧。”

“阿姨……”

何母直接从沙发上起身回到了卧室,将房门关了过来。

吴小欣脸上的表情陡变。

她恨恨的咬牙。

岳芸洱到底都做了什么,让何母居然开始反过来责备她?!

岳芸洱这个贱人!

她绝对不放过了的!

明天。

明天就能够看到结果了!

她要让岳芸洱身败名裂!

让何母看清楚,岳芸洱到底是多拜金的一个女人多现实的一个女人!

……

何母回到卧室。

真的是气不打一处。

她怎么都想都难受。

忍着吧,又觉得心理不舒坦。

不忍着吧,又实在受不了岳芸洱这么对何源。

她气得人都不好了,连忙吃了一颗高血压的药物,缓缓平静了一下会儿,想着给何源打电话的,想了想还是决定回来当面说。

所以本来打算给岳芸洱送过去的汤那一刻也决定不送了。

她就气呼呼的在家等候着何源下班回家。

何源看着他母亲的脸色好像有些不对,也没有表现出来,就在静观其变。

“何源,你过来!”

何源就坐在了沙发上。

“你知道岳芸洱的到底多吗?”

“怎么了?”

“今天吴小欣拿着她和岳芸洱的聊天对话给我听,岳芸洱是为了报复是为了她能够过上好日子才接近你的,你知道吗?”何母一字一句,真的是气大无比。

“我知道。”何源说。

很肯定的说道。

------题外话------

不好生意啊,周末实在是太懒惰了,下午二更见。

(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