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何源居然为岳芸洱花了这么多!/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客厅中。

何母就这么看着何源,还是有些动怒,“你都知道你还纵容岳芸洱?!”

“岳芸洱并没有害我什么。”何源说道,“换成任何一个朋友,能够帮忙的地方我也会帮忙。岳芸洱家道中落,确实是因为她父母的财产被人侵占,而后遭受了这么多残忍的事情,就算其他任何我的朋友同学有关系的人找到我,我可以出一臂之力的情况我不会拒绝。”

何母那一刻反而有点无话可说。

从小到大,他们传递给何源的也是助人为乐,尽量多帮帮别人,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

她有些沉默。

何源稍微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岳芸洱的事情我会帮她到底,吉祥电器是岳芸洱的,我会帮她物归原主。至于妈口中所说的,说岳芸洱只是利用我,对我不存在感情,我不能肯定她到底爱不爱我,因为心长在她身上的我拿不出来,但我很清楚,岳晕哦人对我很好,很好很好,她可以为我做任何事情,包括不要名分的给我生孩子,就算有目的又能怎么样?我和她在一起就没有目的吗?”

何母看着何源。

何源说,“我承认我是喜欢岳芸洱,我就是想要得到她,就算不娶她我也不让她跟着任何男人,这样的我,妈你觉得自私吗?如果换成是其他人家的儿子这么做,你觉得他过分吗?”

何母哑口无言。

这种男人,现在流行的话俗称渣男。

“我没有给岳芸洱付出过什么,甚至在选择你和她的事情上,我毫不犹豫选择了你,如果不是妈要留下孩子,我和岳芸洱就分的彻底了,是妈让我留下孩子的,而岳芸洱没有做任何反抗,我也没有给过她任何承诺!”何源说得又稍微有些激动,那一刻又强忍着自己平静下来,“妈,没什么的,在岳芸洱的事情上,受委屈的那个人绝对不是我。”

何母紧紧的看着自己儿子。

被何源这么一说,她确实不得不承认,在岳芸洱和何源的这段感情里面,何源并不吃亏。

“吴小欣可能没有告诉你,岳芸洱为什么会报复。”何源对着他母亲解释,“岳芸洱之前真的只是想要过平平静静的日子,否则这么多年,她犯不着现在才来纠缠我,她也是被人逼到了极限。岳芸洱之前是有定下娃娃亲的,当初她遭遇强奸后去求她的未婚夫被拒之门外,甚至于,她最好的闺蜜和她未婚夫睡在了一张床上,岳芸洱也忍了,准确说认命了。几个月前,岳芸洱无意再次遇到了她前未婚夫,她处处躲避但她前未婚夫处处为难处处相逼,甚至差点陷害她唯一的亲人也就是她弟弟入狱,岳芸洱不得不反抗!前不久,那前未婚夫才想要强迫她发生关系,被她拼了命一般的反抗了,我不知道她怎么反抗成功过的,但我看到了她全身都是血全身都是伤……而我现在,是岳芸洱唯一的稻草!”

何源说,一字一句说,“她很想抓稳我,甚至……卑微到了尘埃。”

何母被何源的一番解释说得有些心里隐痛。

岳芸洱的这些遭遇,换成任何人都应该崩溃了吧,而她却还在为自己坚持。

何源看着她母亲,“如果岳芸洱是你女儿,你应该只会心痛,会很心痛,不会觉得她势力不会觉得她不知廉耻不会觉得她不干净了。”

何母说,“但她不是我女儿。”

“所以……”何源喉咙微动,“妈想要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流产,分手,永不相见,都可以,对我而言,岳芸洱只是一个我深爱的女人,但我可以遇到很多很多生命中的女人,即使没那么爱也没关系,日子还是会好好的过下去!但对岳芸洱而言,我是她的唯一,任何……唯一!”

何母那一刻反而眼眶有些红润了。

她能够分辨何源说的这些,她不觉得他儿子会为了谁故意编排什么故事来让她心软。

而且不得不说,何源说得很对,至少何源什么都有,至少何源占领所有的主动权,而岳芸洱却只能委曲求全。

何父一直在旁边,沉默着终于开口说话了,“老婆子,少管儿子的事情了,管了之后反而自己闹心,何必呢,相信何源可以处理好自己的感情,何况你儿子不都给你说了吗?你想要怎么样都可以,你难道还觉得你儿子对你不够好吗?将心比心,就不能也顺顺你儿子。”

“我没说什么啊!”何母突然开口,完全是拉不下面子。

何父无语,但那一刻明显是笑了笑。

知道只要她这么一说,就是不会追究下去了。

“我儿子又不傻,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他又不是分辨不出来!”何母说道,“我就是随便聊聊天而已,不早了,我去弄晚饭了。”

说着,何母就走了。

大概是被何源说服了。

何父转头看着何源,是真佩服自己儿子的能力。

他这么多年一直搞不定他母亲,何源倒是把他母亲吃的死死的。

而此刻的何源,却并没哟说服了他母亲的那份喜悦……

……

周三。

上午十点,依然是副总裁去投标。

应该是八九不离十的项目,毕竟夏氏集团的实力摆在那里,价格也是最符合项目而设定,方案也完善到了极致,最后的结果却并不太好,最终落标了。

副总裁回来给何源汇报。

何源脸色很差。

房间中就只有副总裁还有市场部总经理,两个人面面相觑,副总裁说道,“总裁,我没看到秦氏集团的方案,但很显然看到了他们的投标价格,和我们的投标价格只高出了10万,真的太诡异了。”

何源眼眸微动。

“我在商场上这么多年,基本上没有遇到过这种巧合,其他集团和我们的报价都相差甚远,我们之前放出的风声可是足足比这个价格低了两百万。”

何源沉默着,拿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副总裁又说道,“我觉得可以查一下,不管怎样,至少给自己一个安心,否则下次的项目万一有有什么闪失。”

何源没有回答,市场部经理附和道,“副总裁说得有道理。但最终敲定价格的最终就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我可以发誓我绝对没有做过出卖公司的事情,总裁肯定不可能,副总裁你也不会……”

“还有一个。”副总裁说,“岳秘书。”

市场部总经理和副总裁一起看着何源。

何源回头看着他们。

是等着他发话。

他拿起分机,“岳秘书,你进来一下。”

岳芸洱连忙走进何源的办公室。

她看着副总裁还有市场部总经理,看着何源,恭敬道,“总裁。”

“我们今天的投标项目失败了,秦氏集团最终以高于我们夏氏集团10万的价格中标了。”何源说,对着她说,“你怎么看这件事情?”

“我不知道,商业上的东西我本来就不太懂。”

“岳秘书。”副总裁突然开口,“在商场上,将近一个亿的投资项目最终只高出10万块的价格中标,这种几率根本就不可能发生,而知道我们这次最终价格的人就只有我们屋内的这4个人。”

岳芸洱看着他们。

“你诚实的回答我们,你泄露过吗?”副总裁有些咄咄逼人。

“我没有。”岳芸洱看着他们,“我没有,真的没有。”

“你老实交代,我们不想通过司法机关来处理,对你影响并不好。”

“我真的没有。”岳芸洱说,“你们相信我,我和秦氏也没有关系,甚至于……”

岳芸洱话没有说话。

她看着何源。

她想何源会更清楚一些。

何源却一个字都没有说。

所以……是在怀疑她吗?!

她咬紧唇瓣。

副总裁看着岳芸洱的不承认,对着何源说道,“我们报案吧……”

“先让人检查一下岳芸洱的电脑。”何源说,“看看电脑上有没有什么传送记录。”

“好。”副总裁点头。

连忙吩咐的计算机维护部的专业人员上来,直接当着他们的面,在何源的办公室检查岳芸洱的电脑。

公司里面都没有什么秘密的。

中标失败,岳芸洱被专业人员检查电脑,多少就传出了些风声。

吴小欣自然是听到了风声,心里很爽快。

总裁办公室。

专业人员做了一番检查之后,说道,“找到了一个木马文件。”

“什么用途?”

“会将她电脑上的所有东西直接传送到一个指定的邮箱里面,我看了一下,包含之前我们去中标的红头文件。”专业人员说道。

所有人都看着岳芸洱。

何源问,“这种木马我们的安全网没有监控吗?”

“如果是通过网络传送是绝对可以检查得到的,但是通过直接在电脑上装的木马文件,没有锁定这台电脑就很难发现。”

听到答案之后,所有人都看着岳芸洱。

岳芸洱解释,“我真的没有。我不知道我电脑上怎么会有木马?”

“不是你装的还能有谁?”副总裁问。

岳芸洱不说话。

副总裁说,“还是报案吧总裁,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这关系到我们几个亿的收益,董事会也会将责任责备下来的!”

“你们先出去。”何源对着一屋子的人,“岳秘书留下来。”

副总裁看了一眼市场部总经理。

何源不发话,两个人也没办法,只能有些生气的离开。

这个项目没完成,董事会绝对会追究,倒是受到牵连的就是他们,如果总裁姚包庇了岳芸洱。

其他人离开之后。

何源看着岳芸洱。

岳芸洱也看着他,“我没有。我不会帮助秦氏集团。”

“现在指证的就是你。”何源没有说信任与否,就明白的告诉她,现在她的处境,“而我包庇不了你,董事会不会允许这件事情就这么过了!”

岳芸洱点头。

“出去吧,自己想想,到底有没有什么可以提供的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何源冷声说道。

岳芸洱离开。

她当然有证据,但现在不是时候拿出来。

她回头看了一眼何源。

她真的不是想要算计他,真的只是迫于无奈。

岳芸洱走了之后,何源脸色明显变了很多。

如果找不到证据,岳芸洱就真的会因为商业犯罪而被再次判刑。

他拿了一支烟,狠狠的抽了起来。

与其说在让自己冷静,准确是是想要让自己冷下来想怎么处理?!

他转动着椅子……

谁陷害岳芸洱说不准,但手法这么好,真的很难查出来,办公室里面为了照顾员工的隐私,是绝对不可能安装摄像头之内的,所以谁动了岳芸洱的电脑根本就查不出来。

他深深的抽着烟,一直在办公室里面没有出来。

下午时刻。

岳芸洱敲门而进。

何源看着她。

“董事会的临时会议,是说今天投标的事情……”岳芸洱声音有些小。

何源抬头看了她一眼,“嗯。”

“何源,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何源从座位上站起来,冷声说道,“关心一下你自己吧!”

岳芸洱敛眸。

何源直接离开办公室,“给董事会说一声,等我半个小时。”

“你去哪里……”

何源直接走了。

走出办公室,直接去了秘书室。

所有人看着何源都是毕恭毕敬,何源走向吴小欣,“你出来一下。”

吴小欣受宠若惊。

但看何源脸色并不好。

不过倒是,这应该是史上总裁亲自出来叫人的吧。

吴小欣连忙跟上了何源的脚步。

两人走向外阳台。

吴小欣正想笑着问什么事儿,何源脸色已经很不好的批头就说,“你给我妈听得录音在哪里?”

“何源,我……”吴小欣想要解释。

解释她不是故意挑拨离间……

然而,“给我录音!”

吴小欣看着他。

“别让我再重复。”

“我删了。”吴小欣说。

“录音笔呢?还是手机直接上操作的,拿给我我去复原。”

“没用的,已经删除了不能复原了……”

“给我!”何源脸色阴冷。

吴小欣喉咙微动。

她怎么可能给他,要是复原了原版的那不是得不偿失吗?!

她当然没有删除,她咬牙,只得拿出手机,“我没删,只是不想你听到,你既然想听,我就发给你吧。”

吴小欣把录音发给了何源。

何源收到之后,就在天台上停了起来。

吴小欣看着何源冷漠的背影,看着他听着录音,不知道在找什么,脸色也没有因为岳芸洱那些话而有所变化,只是在很认真的听着里面的对话,好久。

何源直接关上了录音就走了出去,也没有再搭理她。

何源回到办公室,用电脑整理着录音。

岳芸洱再次敲门提醒,“董事会都在等你。”

何源还是在处理,好一会儿才走了出去。

岳芸洱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候,等候结果。

董事会持续了大概40分钟,何源回来。

回来走向她。

岳芸洱连忙站起来,看着何源。

何源说,“一会儿司法机关会过来调查取证,针对你。”

岳芸洱点头。

何源就什么都没说走进了办公室。

他坐在办公椅上,他本来想要劝说董事会不要报案,甚至给夏绵绵说了医生让她出面,夏绵绵开车走到半路,董事会的一个董事说道,已经报案了。

何源就让夏绵绵回去了。

报案了,怎么包庇都不可能。

只能找证据证明,不是她。

何源坐在位置上,又打开了录音。

一会儿。

岳芸洱的连线,“司法机关的人过来了,让我去会议室接受调查。”

“嗯。”

岳芸洱跟着工作人员走向了夏氏集团的一个接待办公室,阐述事由之后说道,“岳芸洱,现在有人怀疑你泄露了商业机密,我们需要询问你一些问题,你要诚实的回答,撒谎也是犯罪。”

“是。”

“你的木马文件是不是你自己装的?”

“不是。”

“除了你之外,其他人可以用你电脑吗?”

“不能。”岳芸洱说道,“我有设置密码。”

司法机关的人一边录音一边笔录,又说道,“这是我们来之前在银行调取的一个你账上的收入情况,其中有一笔今天上午才到的款项20万,你能说说是怎么来的吗?”

岳芸洱看着账目上的数字。

她今天上午确实收到了一个短信提醒,工资卡上的提醒短信,那一刻她却当没有看到。

“我不知道。”

“是不是泄露文件对方给你的报仇。”

“我没有。”

“岳芸洱,你知道现在的情况对你很不利。”工作人员一字一句。

岳芸洱低头。

她正欲开口。

何源突然敲门而进,“你好。我是夏氏集团总裁何源,我有些证据可以证明这件事情和岳芸洱无关。”

工作人员点头,“你坐。”

何源拿出手机,突然点开一段录音播放。

岳芸洱抿唇。

这是昨天上午她和吴小欣的对话。

岳芸洱以为吴小欣是不会给何源听得,应该拿着找何母才是正确之选,却没想到,她居然还是直接给了何源,倒是让她有些意外。

工作人员听着录音有些不明白,“这是什么?”

“这是岳芸洱和我们公司一个同事吴小欣的对话,对话内容其他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段。”何源点下重复播放,“这一段里面岳芸洱说她想要报复,通过我来报复她曾经的遭遇,而你们可以通过她曾经的历史判定岳芸洱和秦氏集团秦梓豪有过节,过节不浅,她不可能还会帮秦氏集团做事情。”

岳芸洱低垂着眼眸,在想,何源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她的。

“这只有录音,有证人证明这段录音吗?除了当事人,对话中的人在吗?”

“在,可以让她进来作证。”何源说。

工作人员传召了吴小欣。

吴小欣不明所以的走进去,听到工作人员说的,那一刻也明白了,原来何源要那段录音只是想要给岳芸洱摆脱罪名,录音里面说得很清楚她想报仇,所以断然不可能帮了和她曾经有过节的秦梓豪。

她脸色难看无比,没想到会这么来砸了自己的脚。

她原本只是想要再次之前,离间一下何母对岳芸洱的印象,免得在岳芸洱真的有什么的时候,何母还会心软。

“吴小欣,这是你和当事人的一段对话吗?”公职人员严肃。

吴小欣咬唇,“是。”

“好,你在这里签一个字。”公职人员指了指地方,“证明你说的话都是真实的。”

吴小欣心不甘情不愿的签了字。

另一个公职人员又说道,“即使岳芸洱没有泄露商业机密的动机,但岳芸洱账户上的20万也确实很诡异。”

“我不觉得岳芸洱会对20万心动。”何源说,“我给了岳芸洱的现金至少有150万,我给她买的那套房子市价就值了1千多万,她不可能因为这点小钱经不起诱惑。”

何源的话,让吴小欣彻底傻眼了。

何源居然在岳芸洱身上,花了这么多……

------题外话------

二更来了,求月票,求月票……

┭┮﹏┭┮

小宅迫切需要月票(* ̄3)(ε ̄*)

月底了月底了月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