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吴小欣的惨烈下场/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氏集团接待会议室。

何源一字一句对公职人员说得很清楚,也很冷静。

公职人员看着何源。

何源说,“你们可以再查查,除了岳芸洱新到的20万存款之外,她账户上的一个其他支出和收入金额。”

公职人员点头,一边听着一边记录何源所说,开口道,“意思是,泄露商业机密应该另有其人了?!”

“确实不是岳芸洱。”何源很肯定。

岳芸洱看着何源,之前真的没有觉得何源对她有多信任,这一刻,她却很清楚的能够感觉到何源那份坚定。

所以,何源还是相信她的。

怎么都会相信的吧。

于情于理,她确实不可能和秦梓豪还会有勾结。

公职人员说,“我们会对这起案件再做进一步的调查,在此期间,还希望何源,岳芸洱等随时配合我们,在这起案件没有查清楚之前,岳芸洱依然有着最大的嫌疑……”

“我有证据证明,和我没有关系。”岳芸洱突然开口。

开口对着公职人员。

其实,之前就想说了。

但是何源突然走了进来,打断了她的话。

她手上的视频早就准备好了,一直没有拿出来,只是在等一个契机,一个已经报案的契机,她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包庇吴小欣,但她不想有任何差错,所以必须要等到司法机关的到来之后,才会拿出手上的证据。

“什么证据?”公职人员开口道。

岳芸洱解释说,“公司虽然有规定,办公室内不能安装摄像头监控员工的一举一动,算是侵犯员工的隐私,但我个人因为身份特殊,很多公司的私密文件等我这里都会有一份存档,所以我自己给自己在座位背后装了一个微型摄像头,就是以防万一有什么不必要的发生,而我今天将摄像头的录像拿了出来,看到了这么一幕。”

说着,岳芸洱将手机打开,播放。

那一刻,吴小欣的脸色明显有些惨白,还在隐忍。

屏幕上就出现了吴小欣周一让岳芸洱将资料送给何源之后,她离开,吴小欣坐在她的电脑上,拿出U盘然后装了一个软件,微型摄像头拍摄得很清楚,甚至她装的什么软件都一目了然。

这个视频足以证明了岳芸洱的清白。

她抬头,对着整个人已经处于完全崩溃状态下的吴小欣,“而她就是罪魁祸首。”

吴小欣咬牙。

心里紧张慌乱。

何源的眼神也看了过去。

看过去,完全没办法狡辩的一段视频。

公职人员看着吴小欣,说,“木马文件是你装的。”

吴小欣咬着唇瓣,死死的咬着,一句话都不说。

岳芸洱继续开口道,“我和吴小欣因为何源的关系有些过节,她一直很喜欢何源而何源喜欢我所以一直对我处处为难,我也没有想到她居然会陷害我到这个地步。而之前,她也曾和秦氏集团秦梓豪联系过,我想你们通过查询她的手机记录应该就会查询到他们之间有通话。”

公职人员点头,“真相基本就是如此了,吴小欣证据确凿,可以跟着我们回司法机关进一步的犯罪事实确认了。逮捕令我们会随后传送,现在请跟我们回去一趟……”

“不。”吴小欣突然激动,“我不会去,不是我,不是我做的,凭什么一个视频就能说明是我做的,这视频是不是假的,这个视频氏假的。”

“视频是不是假的司法机关会给予证实的,不是你说了算。”

“岳芸洱!你算计我!”吴小歆愤怒,愤怒的指着岳芸洱。

“是你算计我,然后……偷鸡不成蚀把米。”岳芸洱冷笑了一下。

“你你你,岳芸洱你没有好下场的,你个贱人!”吴小欣崩溃的大叫,“何源,何源帮帮我,我没有出卖公司没有的,你帮我,我求你了帮我……”

何源显得很冷漠,整个人都很冷漠,就是怎么都无法靠近的冷漠。

吴小欣大胆的去拉何源。

公职人员那一刻却直接将她突然桎梏,“先跟着我们回去,之后你可以通过正当手续走法律程序为你辩护。”

“不要碰我!”吴小欣身体颤抖,整个人很激动,激动到完全崩溃。

不。

她不能坐牢。

她不能坐牢!

坐牢了她的前程都毁了。

坐牢了,何源就真的会和岳芸洱在一起了,她再也没有希望了!

不能!

她突然反抗,疯了一般的反抗,看上去突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之前装出来的知书达理完全就不堪一击般的,变得毫无形象,甚至公职人员将她带走之后,整个公司都还回荡着她撕心裂肺的声音,整个人溃败得,让人瞠目结舌。

吴小欣被带走了。

这是岳芸洱想要的。

至少,她让吴小欣很长一段时间消失了,甚至以后,可能都不会再出现了。

商业犯罪,以后应该很难再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了。

吴小欣其实也应该尝尝,在监狱中没有自尊,自尊被彻底践踏的滋味了,像当年的她一样。

她转头,转头,看着何源。

何源这么聪明,肯定什么都知道了。

知道她其实是预谋的,知道吴小欣会把商业机密透露给秦氏集团而她却没有提前告诉他,甚至也知道,她确实是利用他在想着报复,报复秦家人报复邱家人。

而吴小欣的下场只是她的一个前提,因为有吴小欣在,她很有可能,不能嫁给何源,毕竟他们在交往,毕竟何家父母承认的还是吴小欣,毕竟,吴小欣真的很讨厌。

是。

现在对于她讨厌的,她不会心慈手软,不会。

所以她不会提前告诉何源吴小欣的种种,她需要事态发生得严重了,严重到足以判刑之后,才会拿出证据指证。

而这样……

她相对的,害了何源的利益。

夏氏集团会损失好多亿,她知道这个项目的收益不菲。

她低垂着眼眸,她当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说,“我都没想到吴小欣居然讨厌我讨厌到这么要来陷害我的地步。”

说的是谎话,所以,不敢去看何源睿智的清朗的眼眸。

毕竟她骗不了他,而她在自欺欺人的给自己台阶下。

“岳芸洱。”何源说,“你果真变了。”

岳芸洱心口一顿。

是啊。

她变了。

变得很坏,变得,报复心很强。

变得有些麻木不仁。

吴小欣刚刚的离开分明很惨烈,而她内心却很有快感,她本以为她可能会有所同情,但一丝都没有。

“为什么有证据不早点拿出来?”何源问。

她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旁人……的焦急甚至,恐惧。

岳芸洱看着何源似乎还是不动声色的模样。

何源一向很能隐忍。

岳芸洱其实能够感觉到他的愤怒。

“我也会发生了之后才想到我有安装微型摄像头然后才来一点一点找的,没有找到证据之前我也不敢拿出来,我是刚刚司法机关的人过来问话的时候我才把视频找到然后剪切了下来,没来得及给你汇报。”岳芸洱解释。

就是不承认,这是她的预谋。

何源深邃的眼眸就这么看着她,看着她为自己的辩解。

算了。

何源不想追究了。

岳芸洱什么时候对他诚实过。

什么时候对他真的依靠过。

他起身。

岳芸洱突然一把拉住他的手。

何源喉咙微动。

“何源。”她手心拽得他很紧。

何源抿唇。

“吴小欣给你的那段录音,不是原版。”岳芸洱说,“她处理过了。”

何源回头看着他。

“我这里有一段原本的你要听吗?”

何源没有回答,那一刻坐了下来。

岳芸洱点开自己的手机。

她不会那么愚蠢那么傻了,什么事情都被人牵着鼻子走,她多了很多心思也变得狡猾了起来,所以在吴小欣带她去天台故意激怒她的那一刻,她就有所察觉了吴小欣的目的,所以,在她去天台的那一刻,她也打开了手机录音。

录音在会议室里面播放了出来。

何源听到了岳芸洱说吴小欣之前就和秦梓豪有勾结……

所以,那次岳芸洱突然离开夏氏集团然后差点被秦梓豪强奸是因为吴小欣了,而岳芸洱却并没有告诉他,大概,还是不信任。

他默默的听着。

听着岳芸洱说,她很爱他,比吴小欣更爱。

他有些动容。

那一刻听到心里,却还是会有些讽刺。

岳芸洱说爱他说了很多次了,他分辨不了她的真心。

而且……既然岳芸洱知道吴小欣录下录音是可能为了离间他们,岳芸洱自然会说一些,有利于她自己的话语……

录音解释。

岳芸洱说,“何源,我不只是为了想让你帮我,我其实真的……”

“很爱我是吗?”何源问她。

“嗯。”岳芸洱中重工的点头。

何源却说,“但我感觉不到。”

岳芸洱望着他。

何源将她的手放在他的心脏的位置,“这里很冷。”

岳芸洱咬着嘴唇,她不知道应该怎么让何源去相信,她真的爱他。

而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到底更爱他,还是更想报复。

她连自己都不确定她怎么去让何源确信她爱他。

她咬唇不说话。

“为了报复吴小欣可以完全不顾的直接损害我的利益,为了报复秦氏集团吉祥电器,可以没有感情的为我生孩子……”何源说,有些阴冷的嗓音却总是觉得他的情绪淡淡的,淡淡的说,“岳芸洱,我其实倒是希望,你把一切给我说明白,别这么的虚伪,让我还要来压抑自己陪你演戏,你现在就直接说,你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岳芸洱一直紧咬着唇瓣。

一直紧咬着。

“不愿意说是吗?”何源直直的看着岳芸洱,“如果不愿意说,我会真的放弃帮你。而我现在可以非常明白的告诉你,就算秦氏集团中标了项目我也依然可以让他一夕之间倒闭,你要是选择沉默,我就会放手,然后慢慢的,秦氏集团可以通过这个项目,重新发展起来……”

“何源,我想报复。”岳芸洱说了。

总算说了。

如果不是他逼她,她就不会亲口对他说了。

“我想报复秦梓豪还有邱家人!”岳芸洱直白,“我没有能力,我只能靠你。”

何源看着她。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想要瞒着你,我只是怕你不会帮我,我只是怕要是吴小欣嫁给了你,我就真的彻底没有了希望,而我,真的被秦梓豪逼到了极限,我不想再被任何人欺凌我只能学着强大!”岳芸洱说,那一刻眼眶有些红。

大概是内心有些激动的情绪在波澜。

何源问,平静的扬着眉头问她,“想要变得强大?”

“嗯,很想,很想把秦梓豪踩在脚下,很想让秦梓豪后悔曾经对我做的一切,还想让邱柒柒也感受当年我的屈辱,我本来一直一直想要忍下的,一直一直想要不去计较不去报复我可以认命,我可以远离纷争远离你过自己平凡的日子,或许可以找一个男人陪我下半身或许我就孤独一辈子,我不想打扰你们的生活,但我忍不下去了,我真的是忍不下去了,才会这么对你,何源……”岳芸洱说得很激动,她说,“我知道我可能很不好,但我真的会很爱你,我真的会将我自己全部的好都给你,可能微不足道,但这是我唯一可以给你的了,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弟弟之外,我没想过还要对谁这么好……唔。”

岳芸洱瞪大眼睛。

何源突然捧着她的脸颊就亲了过来。

直接封住了她的唇。

她闭上眼睛,眼泪就从眼眶中滑落了下来。

她不想承认自己这么坏。

她不想让何源知道,她现在内心有多狠烈和残忍。

岳芸洱反手搂抱着何源,搂抱着他的脖子,很主动地回应他的亲吻。

她确信自己是喜欢何源的……

只是,没有何源那么纯粹。

只是,喜欢得有目的,只是喜欢得,不那么自信。

两个人拥抱亲吻。

好久。

何源放开她。

看着她哭红的眼眶,他说,“我帮你报复。”

岳芸洱眼泪瞬间盈眶。

以后不管何源对她做什么,她都会感激他一辈子。

绝不改变。

她说,“谢谢你何源。”

何源帮她擦拭了一下眼角,“别哭了,万一动了胎气。”

“……”岳芸洱那一刻才似乎想起来。

他说,“照顾好这个胎儿,这是你唯一可以嫁给我的砝码。”

岳芸洱一怔。

她听到何源说了什么。

说嫁给他吗?!

虽然她一直兴致冲冲的说她一定会嫁给何源,但她没想到,何源会这么快给她说这件事情,甚至……隐约觉得好像在帮她,帮她嫁给他,她之前想的是,要嫁给何源至少也要等孩子生下来,亦或者还要等到孩子会说话,总之,不会很短的时间就会成功。

何源也没有在给她多做解释,带着她走了出去。

何源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忙碌。

比如,针对这次的秦氏集团。

他回到办公室拿起电话拨打,“想帮我联系各大银行,我要一一拜访。”

“何总是需要谈什么?”

“谈贷款。”

“我们需要贷款吗?”总助询问。

“不。”何源嘴角冷笑。

是帮银行完成任务,从而……垄断秦氏的资金流。

一旦没有了资金流的供应,秦氏集团得到的中标项目,仅仅只是在加速自己的衰亡!

下午,何源和总助一起离开了公司。

没带岳芸洱。

岳芸洱等到下班,何源也没有回来。

她捉摸了一会儿,自己收拾东西下班了。

她想,何源可能真的会很忙的,为了弥补这次的项目损失,应该会加倍做很多事情来挽回,她确实……很可恨。

岳芸轩来接她下班。

她坐在车上有些若有所思。

岳芸轩似乎也发现了她姐今天的心不在焉,正欲开口问问,小车内就响起了电话的铃声。

岳芸洱接通,“你好。”

“我是今天的司法机关公职人员,现在吴小欣已经承认了所有罪名,在此她需要见见你,麻烦你过来一下,顺便我们还要再次需要你的口供。”

“好,我马上过来。”岳芸洱点头。

点头,岳芸洱让岳芸轩直接去了拘留所。

岳芸轩不明所以,岳芸洱在路上简单给他说了,挑好的话说的,听得岳芸轩大快人心,拍手叫好。

岳芸洱想,这世界上大多数人还是希望看到善恶有报的。

姑且就认为,在她和吴小欣这件事情上,她是善吴小欣是恶。

车子停靠在了拘留所。

岳芸洱下车。

下车,迎面看到了秦梓豪。

秦梓豪是怕自己和吴小欣的勾当被撕破随意来威胁吴小欣了?!

她看到他脸色的凌然。

那一刻在秦梓豪看着自己的时候,明显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他逼近。

岳芸轩直接将岳芸洱护在身后。

岳芸洱淡淡的说道,“不用了轩轩,这种地方他也不敢对我怎么样,除非他也不想活了。”

而秦梓豪很怕死。

秦梓豪冷笑了一下,“你得意了岳芸洱,你居然还有能力去算计吴小欣,我他妈还真的对你刮目相看,你到底怎么想到的?嗯,你到底怎么想到的,吴小欣会这么的去自投罗网,我是不是应该重新审视你了,岳芸洱!”

秦梓豪叫着她名字的时候,分明是咬牙切齿,恨不得杀了她一般。

她说,那一刻扬着胜利者的微笑,“秦梓豪,你现在不是应该重新审视我,你应该好好想想,你的下场还有多久?”

“你做梦!”秦梓豪冷冷的说道,“你以为吴小欣会说什么吗?她不会!她怕我要是有什么,就没有人报复你了,我告诉你岳芸洱,得到了中标项目之后,我秦氏集团就能够起死回生,你想要针对我报复我,你知道凭你简直就是太可笑了吗?和吴小欣小打小闹倒是可以,想要搬动一个成熟的集团企业,你简直是在天方夜谭。”

“那我们走着瞧。”岳芸洱冷漠。

冷漠的直接从秦梓豪身边走过。

刚侧身,秦梓豪一把拉过岳芸洱。

岳芸洱身体一紧。

那一瞬间,岳芸轩直接将秦梓豪狠狠的推了出去,根本就不让他靠近他姐一点。

秦梓豪冷眼看了一下岳芸轩,忍了忍,对着岳芸洱狠狠的说道,“何源在帮你?”

“呵。”岳芸洱笑了笑。

就是那总轻蔑的笑容。

她说,“想不到吧,到最后,自己会惧怕那个你一向瞧不起的穷学生。”

“岳芸洱!”秦梓豪冷声说道,“我劝你别抱太大希望,商场上的东西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要是把我现在的项目分一半给夏氏,你说何源会不会为了你拒绝?!”

岳芸洱眼眸一紧。

“我听说何源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商场上的老狐狸,利益面前,他会不会优先选择?”秦梓豪邪恶一笑,“任何有成功商业人士都不会拒绝这么一块肥肉的!你以为我中标这个项目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和夏氏合作!是为了拉拢夏氏,岳芸洱,商场上的东西复杂得很,你想的真的太简单了!”

岳芸洱紧抿着唇瓣狠狠的看着他。

“而我不相信,何源会为了一个女人将送到嘴边的肥肉拒绝了,我们走着瞧啊岳芸洱,到头来,可别真的又来祈求我,哥哥我看不上的!”丢下一句话。

秦梓豪走了。

岳芸洱站在原地,那一刻有些……情绪波动。

她应该相信何源的。

何源说了会帮她报复,所以就会帮她报复,所以不会答应秦氏的主动献媚,一定不会。

她深呼吸一口气,不想因为秦梓豪破坏自己的心情。

孕妇需要一个良好情绪。

她走进了拘留所,在公职人员的带领下,见到了吴小欣。

就仅仅只是一个下午而已,吴小欣真的变得很彻底,整个人完全没有了以前的神采,没有那份自持清高的骄傲,没有那种知书达理的气质,现在看上去蓬头垢面,惨不忍睹。

果然,不管任何谁,不管内心多么强大,也接受不了挫折的打击。

就像……曾经的她一样。

她现在恍惚还能够体会到,吴小欣的绝望。

绝望中的最后一丝反抗。

吴小欣狠狠的说道,“岳芸洱你现在高兴了你高兴了,我都认罪了,我都认了!”

不认能行吗?

这么多证据证实,不认只会判刑更重。

就像当年她站在法庭上一样,她全都认了。

认了自己是自卫过当。

吴小欣说,“我现在的下场你爽了吧?!”

“对,我很爽。”

“哈哈,哈哈!”吴小欣疯狂的笑了两声,“但是你以为你就可以得到何源了吗?没用的,秦梓豪告诉我,他会主动去用商业利益交换和何源的合作,何源是商人啊,何源不只是因为起点高而是因为他商业觉悟高于常人才会发展如此的,他不会为了你放弃利益值的,你终究还是一样,一样得不到何源!”

“是吗?”岳芸洱淡淡的反问着。

看上去和吴小欣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她如此平静如此……高不可攀的感觉。

吴小欣不喜欢这样的距离,不喜欢,她指着岳芸洱的鼻子,“秦梓豪答应过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你为什么还要去相信秦梓豪?”岳芸洱觉得很诧异。

那一刻表现出来的,真的就是对她的否定,人生的否定。

“岳芸洱!”吴小欣崩溃大叫。

身边的警务人员大声叱呵,“安静点。”

吴小欣惊吓了一下。

岳芸洱淡然的笑着,“秦梓豪喜欢我啊!你还不知道?”

吴小欣脸色难看无比。

“秦梓豪喜欢我所以想要得到我,就算何源帮我了就算何源不要我了,就算如此,秦梓豪还不是为了得到我!结果又能怎样,大不了我陪着他伺候他就好了,总不至于沦落到你的地步。”岳芸洱说,“吴小欣,我真的为你感到可悲,为别人送死搭桥,最后得到的下场仅仅剩下的就是,被人利用一场!”

“岳芸洱你够了。”

“其实并不想给你说这么多也并不想来见你的。”岳芸洱看着吴小欣激动的模样,“我没有那种看别人狼狈不堪寻找快感的乐趣,但不得不说,这种滋味原来这般美好。”

“你不得好死的。”

“我会不会有好下场那是我的事情,但至少,你是我的手下败将!我至少把你踩下了,你还能有什么资格来质疑我!其实,不是你笨啊吴小欣,相对的你很聪明,有计谋有能力甚至还很有学识……”

“你想说什么,你想说你比我更上一层是吗?”

“不,我没有你的能力没有你的学识在职场上我就是一个菜鸟。我有的不过就是……”岳芸洱嘴角一勾,“比你更得男人喜欢。”

“岳芸洱你他妈的贱货!”吴小欣完全是崩溃的。

岳芸洱就是能够找到字眼去刺激吴小欣。

自己能干有什么用,自己那么辛苦有什么用。

最后,没有男人喜欢才是可悲。

“如果你有那个手段让何源喜欢上你,还有什么戏吗?甚至于,你一直寄希望的秦梓豪,他不过也是因为喜欢我,同样身为女人你不觉得可悲吗?”岳芸洱说,就是报复心的故意说道,“我要是你我一定会拉秦梓豪一起落网的,当然,我只是提建议,要不要拉那是你的事情。”

“岳芸洱,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刺激我让我中了你的圈套吗?不可能,不可能的岳芸洱,秦梓豪就算喜欢你也一样不会让你好过的,他会弄得你生不如死。”

“所以,你是真的愚蠢。和你也多说无益。”岳芸洱起身。

就这么淡漠的起身。

吴小欣看着她的模样,看着她就是可以走得干净利索。

“岳芸洱!”吴小欣叫着她。

就是不爽,就是不爽,自己沦落到这个地步,就是想要让她同样不得好过。

岳芸洱回头,“本来不想告诉你的,但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让你死得明白。”

吴小欣看着她。

“我怀了何源的孩子。”岳芸洱说。

吴小欣整个人惊住了。

“40多天了。”岳芸洱捂着自己的小腹,“本来,何母是反对我和何源交往的,但你知道,老年人都想要抱孙子,所以孩子,还是何母亲口留下来的,你说,何母会不会一个心软,让我就这么嫁给了何源?”

“岳芸洱你做梦,你这个贱人!”

“对了,你应该没爬上过何源的床吧。”岳芸洱得意一笑,“何源在床上真的,很棒。”

“岳芸洱!”

“算了,不多说了,你也没有机会了!”

吴小欣在身后尖叫,疯狂的尖叫。

她无法接受,无法接受,岳芸洱居然怀了何源的孩子!

岳芸洱或许就会真的母凭子贵,她很清楚,何母有多想抱孙子。

不!

不……她本接受她如此惨烈,而岳芸洱如此风光!

------题外话------

达拉,(* ̄3)(ε ̄*)

下午二更见。

记得投月票哦,记得记得!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