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帮我给秦梓豪教训!/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火热的房间。

两个人彼此气喘吁吁。

岳芸洱的小手不规矩的往何源的身上游走。

游来游去。

何源终究还是在分明已经擦肩走火的那一瞬间,停了下来。

他说,“睡了。”

“啊?”岳芸洱完全懵逼。

他都这样了他居然活睡了。

然后,何源还真的让她躺在了被窝里面,抱着她让她睡觉。

岳芸洱扭动着身体。

“岳芸洱,你是在故意折磨我吗?”何源说,口吻很不好。

岳芸洱安分守己。

她分明可以帮他的啊。

他难道不懂?!

岳芸洱也不再多说,她静静的躺在了何源的怀抱里,就是觉得,他的怀抱变得好暖,变得越来越暖。

翌日一早。

现在叫醒她的都是她肚子里面的小宝宝了。

岳芸洱连忙掀开被子,直接就去了浴室,抱着马桶就吐了起来。

就是不停的干呕,又其实吐不出来什么东西。

每天都会来这么一出。

她呕了好一会儿,停歇下来那一刻,身后递上的餐巾纸。

岳芸洱结果纸巾,“谢谢。”

何源就这么看着她有些虚弱的模样。

他说,“都这么严重吗?”

“也不是很严重,医生说3个月后到第四个月的时候就好了,大多数人都这样。而且我基本上也就只是早上的时候有点反应,平时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就不会有什么。”

何源内心终究还是会有些波动。

但那一刻,岳芸洱稳定了之后说,“我去做早餐了,你父母喜欢吃什么?”

这一刻,何源并没有拒绝。

对他而言,需要平衡一个家庭,总是会有人付出更多。

他说,“熬点粥吧,他们喜欢喝粥。”

“好。”岳芸洱笑了笑,也没有多想。

她洗漱完毕之后,就走出了房间。

何源继续回到大床上睡觉。

其实也睡不着,但不能起床也不能去帮忙。

岳芸洱走进厨房,很熟练的开始做早餐了,现在因为怀了孩子,反倒是起床比以前更糟了,本来,她也已经没有了睡懒觉的习惯,怀孕之后就更加没有了。

她一直用心的熬粥,没有油烟味明显胃里面舒服了很多,那一刻却还是因为早上的孕反洱不由得干呕了几声。

此时,何母起床。

她一向都是这个点起来,然后做早餐正好,她没想到,当他打开房门的时候,厨房中岳芸洱已经在做早餐了。

岳芸洱似乎也看到了,抬头,对着她微笑着,“阿姨早。”

“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何母走过去,问道。

“习惯了,每天都是这个点就起来了。”岳芸洱说道,也没说自己的孕反的事情。

反倒是何母是过来人的问道,“是因为孕吐的原因?”

“额,嗯。”岳芸洱点头,也没有撒谎。

何母还是有些内心动容的,岳芸洱怀孕看上去并不想自己表现的那么好却貌似从来没有听到她抱怨一句,现在的女孩子谁怀孕了不像个女王一样在家里被伺候着,岳芸洱果真是经历了很多啊!

她说,“你别看着粥了,过去沙发坐着吧,我来弄。”

“不用了阿姨,我一会儿就做好了。”

“我的话你不听了是吗?”何母声音严厉了些。

岳芸洱只得放下手上的大勺子。

何母接过岳芸洱接下来的工作,岳芸洱依然杵在她旁边,看着她。

“你去那边坐啊,站在这里做什么,别碍手碍脚了。”

“……”岳芸洱只得离开,离开的时候说道,“我去叫何源起床了。”

何母没发话。

但在岳芸洱转身的那一刻,还是忍不住看着她的背影。

这孩子,把生活过得太小心翼翼了。

缺乏安全感吗?!

何母淡淡的想着。

岳芸洱走进何源的卧室,何源躺在床上。

刚刚分明和她一起醒了,此刻又在睡回笼觉吗?

她看了看时间,走向大床边弯下身体,正准备伸手摇晃并叫何源起床的那一刻,突然顿了顿手。

她眼眸看着何源的唇瓣。

不薄不厚,形状很好的唇瓣。

其实,何源的五官长得还是极好的,就是有些人,分明每个五官都还不错但组合起来就是看上去很平凡,但这种人,一般很耐看。

所以她那一刻应该是被突然的迷住了。

她就是觉得何源的嘴唇很暖很暖,所以那一刻直接低下头,亲在了他的唇瓣上。

唇齿相贴,岳芸洱的小舌头不安分的舔舐着他的嘴唇,一点一点的亲吻着他的唇瓣,描绘着他唇瓣的弧度,而后,再一点点的伸进了何源的唇齿之间,分明都没有注意到,某些人看似毫无动静的主动迎接。

她的小舌头跟着他的舌头,她很主动的在何源的唇齿之间缠绵。

她刚开始真的只是想蜻蜓点水般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这种如胶似漆的热吻,狂热的吻。

“唔。”在她打算离开的那一刻,身下人的大手突然一把桎梏着她的后脑勺,不仅她没办法离开,甚至还能够感觉到彼此之间更加的深入纠缠,密不可分。

过好了一会儿。

岳芸洱大口呼气。

她看着不知道何时已经睁开了他狭长的眼线,眼神中带着些情欲,深邃的情欲看着她。

“什么时候学会了这样叫人起床?”何源声音沙哑。

没有学。

没有想过用这种方式的。

她就是情不自禁的想要亲亲他。

莫名的就是会被他蛊惑。

“你喜欢吗?”那一刻,岳芸洱却没有否认,而是嘴角拉出一抹好看的微笑。

对她而言,只要何源喜欢,她可以天天这么叫醒他。

何源的手指抚摸着她更加红润的唇瓣,他说,“喜欢。”

岳芸洱露出灿烂的笑容,“嗯,我也是。”

她会对他好,所以在他们的这段感情里面,她总是会表现得是卑微的那一个,总是习惯性的去迎合他的所有,她以为这是她给他的回报,无以回报的回报,殊不知……在感情的世界里面,从来都不是以付出来衡量的,任何感情衡量的标准都是,谁更爱谁。

何源更爱岳芸洱。

无需质疑。

何源起床了,岳芸洱帮他挤牙膏,做得很到位。

不只是对他生活的照顾,对他的个人情况也会很照顾,比如,会经常亲昵的对他,在他们私下的时候,大概是察觉到他喜欢她的触碰,总是时不时的就挨了过去,和他很亲密的样子。

何源有时候在想,这样到底好不好?!

这样,假装岳芸洱真的很爱很爱自己的日子到底好不好……

后来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好。

感情如果不能培养,至少他们还能够彼此依靠。

她在他身上寻找安全感,而他在她身上,得到爱情。

很公平。

何源和岳芸洱一起走出卧室。

何母已经盛好粥放在了饭桌上,两个人一起坐过去,何父那个时候也起床了,就一起坐着吃早餐。

吃得很安静。

岳芸洱食欲不强,吃得很少,何母看着有些着急,但也没有强迫,她也怀孕过,知道孕反的时候,吃东西有多难受,但还是会担心岳芸洱会因为没吃好而影响到了孩子的发育,也就在吃过早餐之后,非要让何源用保温桶提了一桶离开,督促他一定要让岳芸洱上午的时候加点餐。

何源只得答应着,表面看上去那么的淡淡默默,其实内心早就有了些情绪的波动。

人生中,他母亲真的很重要,从小到大,在他身边扮演者他最重要的角色,他的成长全部都是她的一手培养,他确实无法做到让他母亲伤心的事情,所以他用了一些技巧。

与其说,他在纵容岳芸洱算计他怀上孩子。

不如说……他的目的也是如此。

他太清楚他母亲的性格了,她其实很容易心软。

何源带着岳芸洱离开了家门。

何父看着何母的模样,忍不住调侃,“老婆子,你对岳芸洱是越来越好了!”

“我是对我孙儿,和岳芸洱什么关系。”何母不爽的说道,就是死鸭子嘴硬。

“你看看你,从来都不会诚实,都这么大把岁数了,就别装了行吗?”何父笑着说道,那一刻显得很真诚,“岳芸洱其实真不错,虽然接触不长,但看人品真的不必吴小欣差,我总觉得吴小欣对我们两老好是好,但目的性太强了些,倒是岳芸洱,一直安安分分的,也不求什么,就一心一意的对咱们家巴心巴肺。想想岳芸洱无父无母的,一个人这么扛着,也挺不容易的。”

何母等着何父。

从来都只会当和事老,什么时候有个一次自己的主见。

当然何母那一刻自然是同意何父的观点的,她以前对吴小欣的满意也因为吴小欣的过于激进的表现让她有些反感了,虽若也不会太去计较,但现在对岳芸洱至少没有之前那么强烈的排斥了。

她叹了口气。

她只会承认她儿子不傻,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得很好,感情不会一塌糊涂,她相信他的选择。

“要是岳芸洱的父母还尚在,岳芸洱如此这般未婚先孕,做父母的应该会打断她的腿吧。”

“老头子你想说什么?”何母叉腰。

何父笑着敷衍道,“我没说什么啊,就是随口感叹。”

“我越来越觉得你很古怪了,这段时间都在说岳芸洱的好话,你是不是背着我瞒了我什么……”

“你说你老太婆的,我瞒你什么。”何父那一刻眼神明显有些闪烁,当然他绝对不会让她知道他和她儿子这么去算计她引她上钩的事情,那还不得翻天,“我就是想抱孙子了而已。”

何母也没多想,这么多年这两父子都是听她的,也断定不敢有什么瞒着她。

倒是那一刻何母有些若有所思的开口道,“岳芸洱的弟弟是个新手,每天这么送岳芸洱上班我实在有些不放心,怎么样我还是只对我儿子放心,要不要让岳芸洱干脆搬过来得了。”

“不如让他们小两口自己出去住更好。”

“什么小两口!婚都没结。”何母说。

她都还没有答应。

“是是是是,没结婚,孩子都有了,以后孩子上不了户你就满意了。”

“你这是在埋怨我是吗?到头来还是我的错了?!”何母发气。

“说不过你,不说了。”何父无条件的头衔,那一刻又幽幽的说道,“我们两老在,何源和岳芸洱都压抑,岳芸洱为了表现一直在家里面做事情,怀孕也不多休息,何源对她又不管不问……”

“我知道。”何母打断何父的话。

她儿子她清楚得很。

看岳芸洱的眼神都和看吴小欣的完全不同。

有时候甚至还能够无意的看到何源在岳芸洱身上的失神但又在不停的克制。

大概是为了顾及她的感受。

何母叹气。

也罢了。

之前老头子说得倒对,何源都已经为了她可以事事顺着,她为什么她还要来故意为难何源。

就当,儿孙自有儿孙福。

她相信她的儿子的眼光!

……

何源带着岳芸洱一起走进公司。

何源把保温桶直接提进了办公室,岳芸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昨天吴小欣被抓走了,真的是峰回路转般的剧情,让整个公司应该都开始了沸沸扬扬。

岳芸洱的聊天软件上就传来了谢婷婷非常八卦的轰炸信息。

她简单解释了一番。

谢婷婷差点没有拍手叫好。

她就说,吴小欣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之后,她就只需要等着做她的总裁夫人了。

总裁夫人。

岳芸洱嘴角一勾。

她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四个字,会有一种,向往甚至冲动。

她不动声色,不动声色的做自己的工作。

上午时刻。

何源连线,“岳秘书,进来一下。”

岳芸洱连忙走进他的办公室。

她规矩的站在何源面前,在工作上,她习惯了对他如此恭敬,其实私底下,除了亲热的时候,她对他依然保持着,一种尊敬。

何源,总是在默许和接受。

“总裁有什么吩咐吗?”

“把粥喝了。”何源说,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用眼神让她看着旁边茶几上的保温桶。

“额……”岳芸洱根本就忘了这档子事情了。

“需要我重复第二遍吗?”何源问。

“不是,那我拿出去了。”

“就在这里喝。”

“啊?”

“我妈说让我看着你吃下去。”何源一字一句。

今天早上由始至终他们都在一起的,她没听到何母说这句话。

但她聪明,绝对不会去拆穿了何源,拆穿他没什么好事儿发生。

她就默默的坐在沙发上,一小口一下口的吃着粥。

正时。

何源的办公室房门被人敲响。

副总裁敲门而入。

看着岳芸洱在何源办公室吃粥的状况有些懵逼。

岳芸洱也有些尴尬。

毕竟,她和何源还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吧。

而且在公司这样大张旗鼓,她都会不好意思。

何源却显得很自若,对着副总裁开口道,“坐。”

副总裁只能当做什么都没看到的,对着何源说道,“各个银行都已经答应了我们不给秦氏提供资金流了,就连之前秦氏一向有着合作关系甚至都已经谈了基本贷款的崧厦银行也都答应了我们,秦氏还未签订的合同,在秦氏再来签订的时候,不会和他们签订,并已经和我们签订了贷款协议。”

“嗯。”何源点头,嘴角分明拉出一抹深沉的笑容,“就这样,我倒是想要看看秦氏集团这次还打算怎么的起死回生。”

副总裁附和着,“虽说这次项目失败让夏氏有些面子上过不去,但能够把秦氏收购了,就完全是另外一个层面的事情了。秦氏可能都想不到,他们费了那么大的劲儿得到的项目,不过就是在自讨苦吃而已!”

何源淡淡的笑了一下,“等着吧,到时候秦氏就会明白什么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总裁每次的决定都让我刮目相看。”副总裁由衷的说道。

其实副总裁比何源年长了好多岁,刚开始对何源的不认可到现在对何源的能力肯定,也真的是佩服现在年轻人的睿智。

何源还并不是传统的只会工作的人,他的思维很跳跃看的东西很宏观很壮大,这份能力真的不是聪明就可以诠释的。

“那我先出去了,等有了新的进展我再给你汇报。”

“嗯。”

副总裁离开。

离开的时候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岳芸洱。

岳芸洱真的很想把头埋进保温桶里面。

“还没吃完吗?”何源问。

岳芸洱嘟嘴。

她不想吃了,“我没饿。”

总觉得被人发现他们这么亲密,不好。

何源直接从自己的办公椅上走下来,坐在了岳芸洱的旁边,一把拿过岳芸洱的保温桶,眉头皱了。

因为剩了很多。

岳芸洱就像做错事儿的小朋友一般,低着头不说话。

何源直接端起保温桶,拿过勺子,“张嘴。”

“啊?”岳芸洱懵逼。

何源是要喂她吃饭吗?

“张嘴。”何源耐烦的说道。

岳芸洱连忙说道,“我自己来,我自己可以吃……”

“我只是在为以后喂宝宝吃饭提前练习。”何源说得义正言辞。

“……”这么不诚实的性格真的好吗?!

岳芸洱乖巧的张嘴。

何源一口一口喂她,喂得很小心翼翼。

粥是暖暖的。

心口也是暖暖的。

与此同时。

副总裁突然又推开了房门。

这次甚至没有敲门大概是想到什么事情,然后就看到了这么一幕……

然后副总裁尴尬了,尴尬的说,“我好像走错路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岳芸洱完全是羞红了脸蛋。

刚刚副总裁的眼神中分明……就是八卦眼。

她看着何源,“我听说副总裁看上去很严肃,其实私底下特别的八卦,经常和他的属下业余之时聊八卦。”

“嗯,我知道。”何源点头。

岳芸洱就这么看着他。

你知道你不去打个招呼吗?!

以副总裁的八卦速度,一瞬间可以将他们的事情添油加醋的,传遍整个公司。

然而。

然而何源就是没有任何反应,还一口一口的把粥全部都喂进了她的肚子里。

好撑。

岳芸洱摸了摸自己的胃。

“不是说不饿吗?”何源看着空荡荡的保温桶。

“额……”她以为他会不高兴她不吃。

“我本来以为还能给自己留点。”何源看着岳芸洱。

岳芸洱那一刻尴尬了。

所以何源这是在责备她吃多了?!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我其实也吃不了那么多……唔。”岳芸洱的话,就被堵住了。

何源抬起她的下巴,一个吻重重的亲了下去。

舌头不留余地的在她唇齿间,扫荡。

岳芸洱小手紧紧的抓着何源的衣服,就感觉到何源的吻在一直深入。

何源好像,很容易亲吻她。

总是那么毫无预兆。

何源吻了好一会儿。

放开了她红润的唇瓣,看着她的眼神分明都带着深深的情欲。

何源是在欲求不满吗?!

这个样子,让岳芸洱觉得他在发情。

发情?!

岳芸洱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忍不住就笑了出来。

她以前都不知道何源会这么的放荡。

他给人的感觉就是典型的禁欲系男人,分明是一个很克制的人。

“笑什么?”何源问。

糟糕。

岳芸洱忘了何源最善于观察了。

“没有。”

“笑什么!”何源逼问她,抬起他的下巴,逼视着她。

“唔……”岳芸洱总不能说,因为他骚吧!

何源这种男人肯定记仇。

她说,“因为你吻技好。”

“嗯?”何源眉头扬了一下。

岳芸洱连忙坚定的点头。

“你还说过我床上很棒?”何源说。

分明脸上……有些不自知的红润。

岳芸洱一怔。

她什么时候说过的?!

那一刻突然想起。

昨天为了刺激吴小欣所以说的。

“撒谎了?”何源脸上一沉。

“没有。”岳芸洱连忙说道,“是真的。”

真的挺好的。

长得很好。

何源分明笑了,但就是可以克制的不被人发现,他说,“出去吧,别耽搁了我的工作!”

“……”她什么时候耽搁他了。

不是他一直让她留下来的吗?

让她吃东西又喂她吃东西还亲她。

那一刻还是灰溜溜的走了出去。

走出去回到座位上。

岳芸洱突然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何源的吻技……其实,还真的不错。

以前不觉得,慢慢好像感觉会越来越好。

甚至会牵扯到心口的位置,小心翼翼的波动着……

下午时刻。

岳芸洱正在处理何源的一些工作行程,感觉到有人进来,一抬头,抬头就看到了秦梓豪,还有秦梓豪的父亲。

两个人是来找何源的吗?!

此刻看上去西装革履,很有派头的样子。

岳芸洱看着他们那一刻,情绪并不太好,但作为秘书,还是笑脸迎人。

总觉得见到秦梓豪,这一天的好心情都被搅和了。

她说,“两位先生找总裁吗?”

“嗯。我们找何总。”秦梓豪的父亲说道,看着岳芸洱那一刻也忍不住叙旧,“之前听梓豪说你在夏氏上班,我还不相信,没想到你真的是何总的秘书。芸洱,你爸和我都是老交情了,你之前和梓豪关系也好,叔叔还希望你在何总面前多给我们说几句好话,叔叔会感谢你的。”

岳芸洱心里讽刺,脸上看上去却不动声色的说道,“秦董事长客气了,我断然接受不起你的感谢。至于你和父亲的交情我和秦少爷的交情如何,我想秦董事长应该很清楚。”

秦允宗脸色微变,因为在夏氏又不能这么发了火。

“重要的是,我们何总一向公私分明,我的话没什么份量,所以可能没办法帮秦董事长以及秦少爷了。”岳芸洱淡淡的说着,却又让对方找不到错误点,她显得还很礼貌,“麻烦两位秦先生稍等一会儿,见我们总裁需要预约,就算不预约也要先通报一声。”

秦允宗和秦梓豪都知道岳芸洱的故意打官腔。

秦梓豪那一刻脸色有些微变,压低着声音狠狠的说道,“岳芸洱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秦允宗一把揽住秦梓豪,对着岳芸洱和蔼可亲的说道,“芸洱说得没错,我们贸然拜访确实需要给何总通报一声,是我们唐突了,我们在外面等一会儿,麻烦了。”

岳芸洱冷笑了一下。

姜还是老的辣。

秦梓豪能有他爸的城府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地步。

当然。

子不教父之过。

秦梓豪会变成这样,跟他父亲跟他家庭教育脱不了任何关系!

她起身,走向敲门走进何源的办公室。

何源看着岳芸洱。

岳芸洱走过去说道,“秦氏集团董事长要求见你。”

“秦允宗?”何源眉头一扬。

“嗯。还有秦梓豪。”岳芸洱补充。

何源嘴角似乎笑了一下,他就这么看着岳芸洱,说道,“让他们进来吧。”

“是。”岳芸洱恭敬,恭敬地离开那一刻,又回头道,“总裁……”

“嗯?”何源似乎等着她开口。

岳芸洱硬着头皮说道,“昨天碰到了秦梓豪,他说会给你大利益。”

“所以你在担心什么?”

“我知道不应该要求你做什么,毕竟商业上有商业上的规矩,而且我本来还让你损失了那么多钱,不应该多做要求,但是……”岳芸洱咬牙说道,“我希望你可以帮我给秦梓豪一点教训,他真的很让人讨厌,很让人讨厌!”

“然后呢?”何源依然淡漠!

“然后?”岳芸洱望着何源。

还有什么然后。

“过来。”何源突然说道。

岳芸洱蹙眉走到何源的面前。

“到这里来。”何源示意她到他面前。

岳芸洱乖巧的走过去。

何源说,“你打算怎么感激我?”

“啊?”

“帮你报复。”何源提示。

“哦……”岳芸洱看着何源,看着何源一副等着她开口说话的表情。

岳芸洱咬紧牙关,嘴唇嘟起,就要去亲何源。

她扑过去。

何源似乎是笑了一下,他的手挡住了岳芸洱的唇瓣。

岳芸洱眨巴这眼睛看着他。

何源说,“要的不是这个。”

“……”她又自作多情了。

之前的何源不是挺喜欢的吗?

她尴尬的站直了身体,低着头脸蛋通红。

“出去吧,我会找你要报酬的。”

她还能给他什么呢?!

她也不多问,转身走出去。

秦允宗和秦梓豪站在门口等候,看着岳芸洱从里面出来。

估计从没想过,有一天还要看岳芸洱的脸色行事。

秦允宗忍耐着自己的心里不爽,对着岳芸洱友好的说道,“何总怎么说?”

“说你们可以进去了。”岳芸洱淡淡道。

秦允宗还说了一声谢谢。

然后带着秦梓豪进去。

秦梓豪进去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岳芸洱,那个眼神带着极恶。

大概还想给他教训。

大概以为,何源会为了利益放弃她。

她就是那么相信,何源这次会真的帮她。

------题外话------

达拉,该收拾秦梓豪了,这货也蹦跶太久了!

(* ̄3)(ε ̄*)

记得最后一天投月票哦,月票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