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何源的霸气!/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氏集团,总裁办公司。

何源坐在高级办公椅上,秦允宗带着秦梓豪亲自上门拜访,何源也客套了礼貌了一番,坐下洽谈。

秦允宗说,“之前项目的事情,我们秦氏有幸中标,但项目最终的结果我们都很清楚,梓豪莫名其妙收到了一份文件,也不知道真假,但当时我们也已经做了我们自己的方案,倒是和我们的价格相符,我们也确实没有做任何改动,没想到还真的是贵公司的项目方案。”

“无妨。”何源淡淡然,打官腔,谁都会,“秦氏能够中标也是秦氏的实力,我们夏氏自然是恭喜。”

“还是何总承让了。”秦允宗客气的说道。

“你太谦虚了。”何源也这么兜着圈子,就是谁都没有主动进入正题。

还是秦允宗没有忍住,主动开口,那一刻也不得不再次审视何源,不得不说年纪轻轻城府如此之深,根本让人揣摩不投他在想什么确实是一般人难以到达的地步,他说道,“何总,这次我来主动找你,就是想和你说说项目合作的事情。”

“哦?夏氏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吗?”何源假装不知道。

秦允宗说道,“项目我知道夏氏也很想接,相信我们都评估过是一个赚钱的项目,而且3、5年就能够有成效。”

“确实是,所以才要恭喜秦氏。”何源点头。

“秦氏之前一直没能有机会和夏氏合作,其实一直很想有机会可以合作,所以是希望和夏氏一起来做这个项目,意识就是,项目虽然是我们秦氏最后接了下来,但秦氏愿意和夏氏共同投资,甚至于,只要何总点头,投资金额我们出7成,收益我们对半分。”

“那不是很吃亏吗?”何源说,淡淡的说着,真的很难听出他想要表达什么。

秦允宗连忙说道,“这哪里算是吃亏,能够和夏氏合作我们是三生有幸。”

“是吗?”何源看着秦允宗,“我说的不是秦氏吃亏,我说的是我们夏氏。”

秦允宗脸色微变,那一刻还是不动声色的问道,“何总何出此言?”

“据我所知,从贵公子在婚礼上爆出丑闻之后,贵公司的股市就一直在跌宕起伏,当然基本都是在跌,起伏的时候都是秦董事长在用自己的私包去挽救,淡然效果不佳。从目前来开,秦氏集团的为了稳定股市,想要一次性拿出1亿多元的项目资金显然是很困难的事情,银行方面应该对你们也会有所评估。因此,秦氏就算是接下了这个项目,拿不出来之前的启动资金,秦氏到最后也不得不放弃,而低于秦氏中标价格的就是我们夏氏,自然,这个项目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我们夏氏所有,我为何还要来和秦氏平分?”

一番话,说得不缓不急,却让人听得心里一阵发寒。

何源似乎对秦氏集团了解很深。

按理,以夏氏这样的大集团,俨然不会过分关注他们才是。

秦允宗完全是被何源说得哑口无言。

何源倒也没有给他太多难堪。

微笑着看着秦允宗,似乎再给他时间找台阶下。

秦允宗缓缓说道,“何总确实对我们秦氏的一个财务情况了解得很清楚,秦氏目前确实无法拿出如此大笔金额来投资这个项目,但我们秦氏给何总的利益在于,何总只需要出3成资金,就可以分走一半的利润。”

“三成?”何源说,嘴角似乎在呢喃着在考虑。

“要是何总觉得三成还多,我们都可以再商量,我们秦氏是诚信想要和夏氏合作给夏氏谋取利益。”秦允宗说得非常诚恳。

“要是我一分钱都不出呢?”何源直白。

秦允宗那一刻脸色明显变得彻底,何源还真是心黑。

以前没有和这个人打过交道,现在还真的被这个年轻逼得进退两难。

秦允宗说,“何总,我们商场上的人,凡是也要讲究一个适可而止,何总如此,我们还能够怎么好好地谈下去?”

“自然,那倒是。我们夏氏也真的觉得没必要让秦氏如此为难,让秦董事长如此为难。项目的事情还是请秦氏好好经营,毕竟难得从夏氏手上抢了过去,现在媒体都还吹捧得厉害,至于资金方面的问题,我想以秦董事长这么多年在驿城的名望,应该不成问题才是。”

秦允宗被何源逼得真的无话可说。

他都让利到这个地步了,何源居然还会如此直白的拒绝。

他咬牙,“何总我们可以再谈谈利润的分成,比如我们秦氏占4成收益也行。”

“不了。”何源说,“夏氏已经放弃了这个项目的投资,就不来分秦氏的一杯羹了。”

还是拒绝。

秦允宗都有些按耐不住了。

按理,任何集团已经让利到了这个地步,任何人都不可能拒绝,何源真的是认准了他们秦氏必求于他的吗?!

“何源,你是不是在公报私仇!”秦梓豪忍不住开口,狠狠地说道。

何源眉头一扬,那一刻似乎就想听不懂一般的问道,“秦少爷何出此言?”

“以前年少不懂事儿,做了些让你不开心的事情是我的不对,现在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何必再为那些不必要的人和事儿闹得不愉快,是吧?”秦梓豪问。

“不必要的人和事儿?”何源眼眸看着秦梓豪。

秦梓豪大概从来没有想过,有这么一天,他一直瞧不起的穷学生,会用这种不可一世的态度来面对他而他还只能小心翼翼的接受。

“确实是不必要的。”秦梓豪说,“男子汉大丈夫,犯不着为了一个女人损伤了面前的利益,不值得。”

“岳芸洱对你而言是没必要的人是吧?”何源问,口吻清清淡淡。

秦梓豪说,“不只是对我,对何总也是。”

“对我不是。”何源说,“所以我们的谈判到此结束。”

“何源!”秦梓豪容易动怒,他有些激动地说道,“岳芸洱这种女人根本就配不上你!你根本就没有必要为了她来拒绝我们秦氏的这么大的利益相让,我们都是商人,凡是还是应该以我们自己的利益为先。”

“谁说我不是以我自己的利益为先了,但在这之前,我会明白的告诉你,岳芸洱配不配得上我那是我的事情,但我很清楚,你配不上岳芸洱!”

“何源!你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

“那是我的事情还不需要秦少爷来提醒。”

“我真的是不明白一个女人而已……”

“够了!”秦允宗叫住自己的儿子,今天来不是为了吵架的,他说,“何总,你说得很对,我们秦氏既然想要和你们合作就应该拿出我们绝对的诚意,我可以不要夏氏出一分钱,利润反而可以给夏氏6成!”

“爸,你疯了吗?”秦梓豪愤怒。

秦允宗说道,“只要夏氏愿意出面和我们秦氏合作,资金方面我们可以自己想办法,以我秦允宗的名字,找各个银行还是不成问题,只要夏氏愿意在媒体面前透露我们项目的合作相关,我们秦氏愿意无条件和夏氏合作。”

何源浅笑了一下。

这种空手套白狼的事情,果真是没有人能够拒绝的。

在利益面前,作为一个商人真的很难拒绝。

他沉默着,似乎在考虑。

秦允宗看何源有些动容,连忙说道,“秦氏是诚心想要和何总合作,更甚至,我也听说因为项目的事情夏氏董事会给了何总一些压力,我想我们秦氏这般,何总应该可以有一个好的交代!”

“确实让人很难拒绝的交代。”何源说。

秦允宗还未来得及松气。

何源又说道,“但我不需要。”

“何源!”秦允宗都按耐不住了。

“秦董事长是想要通过和我们夏氏合作的影响力来提升秦氏集团的一个股市情况,说直白一点,秦董事长这么来争夺这个项目不是为了得到利益而是为了拯救你们秦氏集团,按照我对秦氏集团的了解,以秦氏现在的状况支撑个三五个月就该宣布破产了吗?”何源说。

秦允宗狠狠地看着何源。

何源显得如此的从容不迫,完全没有在意秦允宗的情绪淡漠的说道,“而据我所知,以现在秦氏的一个经营状况想要让银行贷款也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特别是,秦氏应该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可以作为抵押了,而何氏,最不缺的就是钱,一两个亿的投资不算什么,夏是不需要任何人来支付,我只需要等着,你们将项目最后拱手相让。”

“何源!”秦允宗生气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做人不要做的这么绝!会遭天谴的!”

“我一直也觉得是,否则,秦董事长和秦少爷的天谴就这么来了不是?”

“你!”秦允宗气得火大,“别以为就只有夏氏会想得到这个项目,以现在我开出去的条件,驿城大把的公司会愿意和我合作,何源,我是看得起你才来找你的,给脸不要脸!”

“那真不好意思,辜负了秦董事长。”何源冷然,“门在那边,不送。”

秦允宗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他愤怒的转身离开。

秦梓豪狠狠地看了一眼何源,也这么跟着他父亲离开。

走出何源的办公室。

岳芸洱就这么看着秦家两父子一前一后的身影,看着他们气呼呼的模样,心想应该谈得不够愉快,她转眸看着何源,找机会,她一定要感激他。

而此刻办公室内的何源,在看着他们离开之后,拿起电话拨打,“放话出去,项目的事情,夏氏要定了,如果谁要和秦氏合作就是和夏氏作对,后果自负。另外,将秦氏集团这段时间的一个财务情况进行公布,我要让他的股市,跌到低谷。”

“好的总裁。”

何源挂断电话。

总归,善恶有报不是不报,时辰已到!

夏氏集团大门外,秦允宗和秦梓豪坐着轿车离开。

秦允宗气不打一处,脸色难堪得要死,对着秦梓豪一顿臭骂,“都是你这败家子!当初不是因为你的丑闻,秦氏也不会被你连累成这样,现在还因为你以前的过节让我和夏氏的合作失败,我怎么会生了你这个不孝子!”

“爸,我也不想的,我也是被人算计……”

“够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秦允宗脸色难看无比,“我们去凌氏碰碰运气。”

“凌氏集团?”秦梓豪问。

“是,总归一定要找到一个企业,带动一下我们股市,再这样下去,何源说的三五个月就只能撑三五个月了!”

秦梓豪只得咬牙忍受着。

他跟着他父亲去了凌氏,显然被凌氏集团以目前精力不允许而拒绝,之后又去了驿城大多数大中型集团均被拒之门外,甚至有些人不给面子的直接见都不见,怎么说秦允宗在驿城也还是有点地位,就没想到突然沦落到了这个地步。

已经傍晚。

秦允宗拿着如此大的香馍馍却没有人接受,他是万万没想到!

秦梓豪完全没办法给他爸分忧,只得问道,“爸,现在怎么办?”

秦允宗看着秦梓豪又是一顿恶气,他说,“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找吉祥电器!”

“邱名伟那个老头子就是翻面不认人,我们找他不是自取屈辱吗?”

“你有更好的方法吗?”

秦梓豪不说话了。

秦允宗直接去了邱名伟的家里。

邱名伟表面上还是非常热情,毕竟秦允宗买了很多东西去,显得很客套。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

秦梓豪坐在秦允宗的旁边,邱柒柒也在家,这段时间倒是和秦梓豪联系少了,她父母看得紧,她根本就没办法出去和秦梓豪私会,而且听说秦家现在经济情况不好,她也开始有些退缩了,她不可能把自己嫁给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男人,她做不到!

“老邱,你也知道现在我遇到点麻烦。”秦允宗说,“但好在,我拿下了一个项目,特别有前景的一个项目,稳赚,我们是兄弟这么多年,之前我儿子不争取伤了你们柒柒我也很是过意不去,这次我这个项目就和你一起来做,投资金额不大,你也就拿个五千多万就行,我分析过了,到时候我们能够收入的,至少能有5个亿,不亏的大项目,见效也快!”

“你说的就是这次这个全市都知道的投标项目,你们碾压了夏氏集团然后取得了决定权的?”

“是啊是。”秦允宗说,“相信你也知道,这个项目的利润值。”

“相信是相信,但我也有心无力,没办法接啊。”

“老邱什么意思?”

“老秦,我们也一场交情就明人不说暗话了,夏氏集团已经打了招呼了,这个项目谁接下了谁就是和夏氏作对,你也知道夏氏现在在驿城一手遮天,以前还有封尚集团和凌氏集团抗衡一下,现在封尚也是夏氏的了,据说凌氏又和夏氏是老交情,我们这些小企业也只能顺从,这个项目还是留着你们自己吧。”

“何源居然做到这个地步?!”秦允宗脸色阴沉。

“是啊,还真不知道你怎么得罪了他,听说他看上去年轻俊朗,但实际上,心狠手辣,做事儿干净利索不留余地,年纪轻轻可以爬到现在的地位,真的是后生可畏。老秦,大家交情一场,你可别害了我。”

“我怎么能害了你呢?!”秦允宗讽刺。

也知道邱名伟肯定是不可能帮忙了。

他说,“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辞了。”

“嗯。”邱名伟连一句客套话都没说。

秦允宗愤怒的带着秦梓豪离开。

邱名伟看着他们的背影,脸上的笑容瞬间就褪了下去。

还好当初没有把女儿嫁给秦梓豪,否则现在跟着遭殃。

他转身狠狠地对着邱柒柒说道,“你以后不准和秦梓豪再有任何来往!”

“我知道。”邱柒柒面上乖巧,“话说爸,秦家真的要完蛋了吗?”

“早晚的事情,现在秦家人惹到夏氏集团,指不定马上就没戏了,你别再和秦梓豪有牵扯,到时候我会给你重新安排婚配,别降低了自己的身份知道吗?!”

“是。”邱柒柒点头。

虽若如此,但之前对秦梓豪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

毕竟那么多年,她从岳芸洱喜欢那个时候就喜欢了,现在说断就断……

但又想到秦梓豪这些年背着她也做了不少恶心事儿心里也不想了,这个男人活该得到这种下场,只是没有把岳芸洱拉下马,可惜了!

教了他那么多他都成不了气候,这种男人活该有此下场!

邱柒柒不打算在对这个男人再抱任何希望,也就自然不在放在心上。

吃过晚饭之后,邱柒柒自若的回到卧室。

电话突然响起。

她犹豫着要不要接。

还是接了。

“柒柒。”那边传来秦梓豪的声音。

“嗯。”

“刚刚不方便和你说话,你想我吗?这么久我们没见面了,想我没,小妖精?”秦梓豪肉麻的说道。

邱柒柒却显得有些冷淡,“想是想,但我爸不让我见你,我们还是别见了。”

“你就不爱我了吗?柒柒,我们这么多年,你就因为你父亲不要我了吗?”

“我没办法,我父母管得紧,你从小就知道我家教严的。”

“柒柒……”秦梓豪肉麻的叫着她,“我真的想你到不行,刚刚看到你都差点忍不住,我每天晚上都会想你想到爆,你娇嗔的小声音,你柔软的身体……你都不想我吗?我们在床上这么合拍。你都不想我舔舔你吗?”

邱柒柒被说的有些心痒痒。

秦梓豪在床上确实是一个好情人。

她自从何秦梓豪分开后也没有再有其他男人,此刻却是被他说得有些饥渴。

但想了想,秦梓豪现在都这个地步了她还要和他上床就真的太低贱了,万一秦梓豪用来威胁她什么的,她可不想死在秦梓豪的手上,跟着秦梓豪这么多年,当然也很清楚秦梓豪什么都可能做的出来!

好在,她比秦梓豪聪明,说道,“我这段时间不方便,而且我爸要是知道了会打断我的腿,梓豪,你以后还是不要找我了。”

“柒柒……”

邱柒柒已经挂断了电话。

秦梓豪脸色很难看。

他很清楚现在秦氏的一个状况,可能就会真的一无所有,所以至少先要给自己一点后路,就算什么没有了,还能有邱柒柒这个女人资助他,然而……

他脸色阴沉。

女人果真都是现实的,特别是邱柒柒!

他恨得牙痒痒的。

此时,秦梓豪的房门被人推开。

秦梓豪连忙放下电话。

秦允宗走进来对着秦梓豪强硬的说道,“听说何源现在和岳芸洱关系不错,你去求求岳芸洱,看能不能有什么转机,目前,夏氏不出手,我们秦氏必死无疑!”

------题外话------

达拉,二更来也!

明天继续。

啊哈,我突然想到,好像还有福利来着……

至于怎么要福利……

懂得亲就懂了。

不懂的亲,加入宅的QQ群(新):685237152。

记得记得,进群要找管家咨询福利的领取方式,爱你们哦。

最后打个小广告。

宅上本文《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已出版上市《我的最爱,始终是你》!

淘宝网上输入恩很宅就出来了,夏绵绵和莫修远的爱恨情仇,值得你拥有:

宣传片段:

你以为,我要的是前程似锦。

殊不知,我的最爱始终是你!

——最爱的陆漫漫骑修远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