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孕后恋爱,身份公开?(甜)/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去求求岳芸洱,看能不能有什么转机?”秦允宗对着秦梓豪说道。

秦梓豪看着秦允宗。

今天一天下来,显然事态已经发展到了很严重的地步。

如果没有集团出手相助,秦氏就会这么一直破败下去,甚至,宣布破产,亦或者被人收购的命运。

“她不会答应的,我和岳芸洱的过节很深。”秦梓豪很有自知之明的说道。

当然是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她他会沦落到这个地步,有一天需要他去低三下气的求岳芸洱。

“再大的过节,你也要去试试。”秦允宗根本就不听任何解释,“目前能够挽救我们秦氏集团的就只有夏氏集团,除了他们我们很难翻身,什么都不需要给我说了,明天你去找岳芸洱,我去找银行先把贷款合同签了,现在我们可以抵押给银行的东西,也就只有现在手上这份项目合作了,但愿明天银行那边不会突然反悔。”

秦梓豪想说的什么终究只能点头。

到了今时今日,他只能去求岳芸洱,虽然心不甘情不愿。

第二天一早。

岳芸洱和岳芸轩一起出门上班。

昨天和何源没有一起离开,何源回去了,她也回到了何源送她的公寓,然后邀请夏绵绵和子倾一起吃饭。

夏绵绵问岳芸洱的何源给她涨工资了吗?!

岳芸洱不知道怎么回答。

因为何源把他的工资卡给她了,她没去查询里面有多少钱,但她想应该不少。

夏绵绵看岳芸洱欲言又止当然识趣的就没有逼问了。

反正,岳芸洱应该是逃不掉何源手掌心的。

清早,岳芸洱和岳芸轩刚下楼走向地下车库,何源的轿车就听到了他们车库旁边的位子。

岳芸洱连忙过去。

车窗打开,何源出现在里面。

“何源,你这么早就过来了。”岳芸洱有些感动。

岳芸轩此刻也上前叫了一声“河源哥”显得很有礼貌。

“嗯,上车吧。”何源对着他们姐弟点头。

岳芸洱乖巧的坐进了何源的轿车里面。

岳芸轩也就不用送他姐了,他直接开车离开。

何源之前让他辞职了,他也没有多犹豫的把工作辞退了,他本以为何源让他辞退工作只是为了让他照顾他姐,事实上这也是一个方面,另外,何源给他报了班让他再度学习,目前在靠MBA,而后好像还有很多安排,岳芸轩隐约觉得,何源再重新打造他,是打算把他带进夏氏工作吗?!

当然这些安排,何源哥依然不让他告诉他姐,他说时机还没有成熟。

岳芸轩就默认为,何源哥想要给他姐一个惊喜。

之前并不太看好何源哥和他姐在一起,总觉得他姐会委屈了,这一刻反而觉得,真的付出得多的那个人,好像真的不只是他姐,至少不是他姐一个人,何源能够做的,总是默默的在做,甚至,顾全大局的在做。

男人和女人的视觉管终究不同。

男人觉得对一个女人好是为了给她更好的未来,会规划她最好的未来。

而女人对男人的好的方式永远都只是,悉心照顾,倾心以待,然后……恩恩爱爱。

岳芸轩一边开车一边想着。

他自从遭遇了家变去了孤儿院之后,对这个社会也没了那么大的抱负了。

现在这一刻,却突然对自己的人生好像有了新的认识。

另外一辆小车上。

岳芸洱对着何源总是温柔浅笑,她说,“这么早过来接我,不耽搁你的睡眠吗?”

“我妈让我过来接你的。”何源说。

“是阿姨啊。”岳芸洱心口有些暖,“阿姨现在不那么讨厌我了吧。”

不只是不讨厌。

何源笑了一下,但没多说。

岳芸洱也没有深入的询问,太急切的在意一件事情可能会给对方产生压力吧。

她以前的时候就很清楚,何父何母既然能够培养出何源这么优秀的人,就一定不会是表现看到的那么蛮不讲理,所以她其实一直抱着希望,觉得何源可以说服他的父母。

好像……真的有说服。

至于会不会有婚礼……

岳芸洱也不知道,但她相信,何父何母应该不会接受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是私生子的事实。

她默默地想着。

默默地想着,虽然过程有些卑鄙,但她希望结果是好的,结果是大家都好的。

轿车缓慢到了夏氏。

出门还早,一路过来也不远,就都差点迟到。

岳芸洱打了卡,和何源一起走进电梯。

总觉得周围的视线有些奇特。

她眼眸看过去,那些奇特的眼光又瞬间收敛了。

但总是会有些好不自在。

她转头看了一眼何源,然后默默的将他们之间保持了一点距离。

何源眼眸微动,嘴角似乎是上扬了一下,而后依然显得很自若。

电梯到达,何源去他的办公室,岳芸洱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循规蹈矩的做秘书应该做的工作,比如汇报了行程比如给何源泡了养生茶。

她忙完之后回到位置上。

谢婷婷的私信传了过来,完全是轰炸式的。

“岳芸洱在不在?”

“在不在在不在?”

“岳秘书,你玩失踪吗?”

“岳秘书你知道现在全公司都在传你和总裁的事儿吗?”

“岳秘书你是不是搞定了我们何大总裁。”

“岳芸洱,看到回一声,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你和总裁现在发展到什么关系了,说说说,你是不是在床上征服我们禁欲系大总裁的!”

岳芸洱也真的是服气了谢婷婷的个性了。

也不知道谢老师能不能完全驾驭。

她敲着键盘回复,“还没有,只是比以前关系好了。”

“关系好了就是八九不离十了,我滴个乖乖,岳芸洱你终于要成为我们的总裁夫人了!”

“……”岳芸洱那一刻简直无法和谢婷婷愉快交流。

“话说你知道这个消息是怎么传出来的吗?”

“不知道啊。”岳芸洱就是纳闷呢。

“听说是从副总裁口中说出来的,副总裁都这么说了,俨然就已经是事实了!那啥,是不是和总裁做什么的时候被副总裁瞧见了,是你主动还是总裁主动?”

“没有你想得那么多啦。”

“没有?我感觉我可以想的更深入。”那边逗笑。

“婷婷,真的没有。不过就是何源喂我喝粥的时候被副总裁撞见了。”

“卧槽,卧槽!大总裁亲自为你喝粥啊,你还说你们没什么,OMG!我们的大总裁居然亲自喂你吃饭,他居然这么宠老婆,我都以为他会是一个无趣的人呢,玛德,谢明哲那货就从来没做过这么浪漫的事情……”

好好的谢老师突然在学校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谁想他了?!

岳芸洱实在没办法看谢婷婷后来发出来的肉麻的字眼了。

哪里有这么夸张,就是喂她吃饭而已……

心口莫名波动。

被谢婷婷这么一说,好像真的……很不一般。

她找了个借口说忙就没有再和谢婷婷聊天了。

刚准备做点其他事情,分机响了。

她接通,“总裁。”

“进来一下。”

“是。”

岳芸洱走进何源的办公室,反正她工作的重心,不只是工作,整个人的重心都是围绕着他转。

她说,“总裁有什么吩咐吗?”

“鲫鱼汤。”何源指了指旁边的茶几,“喝了。”

“啊?”

“我妈熬的。”何源说,“别辜负了她。”

“哦。”岳芸洱默默的走过去。

她拿着保温杯就想离开。

“就在这里喝。”何源似乎知道她的举动一般,开口道。

岳芸洱真不想在公司传来这么多闲言闲语,她是怕何源会不开心。

她正欲开口。

何源突然放下了手上的工作,走向了岳芸洱。

岳芸洱看着他,看着他突然将她手上的鲫鱼汤拿了过来,然后倒在小碗里面,“坐下来,我喂你。”

“我可以自己吃的。”岳芸洱反抗。

“我知道。”何源说,“我喂你的理由我昨天也给你说过了。”

“但是被副总裁撞见了,现在公司都在闲言闲语……”

“所以在你心目中我就那么见不得光?”

“啊?”岳芸洱一脸懵逼。

何源不想解释,严厉了些,“坐下来。”

“总裁……”

“你大还是我大!”何源说,补充说,“年龄还有职位!”

“……”这人,居然这么威胁她。

谢婷婷说什么浪漫,一点都不浪漫。

但那一刻还是屈服的坐在了沙发上。

何源似乎很满意的她妥协,一口一口喂她喝汤。

“味道怎么样?”

“很好,你要不要尝尝?”岳芸洱积极主动的问道。

“嗯。”何源点头。

点头那一刻,依然将一勺鲫鱼汤放在了她的唇瓣。

“你不尝尝吗?”岳芸洱问。

何源没说话,勺子很坚持。

岳芸洱也张开了嘴喝了下去。

刚喝下去。

何源的唇瓣就这么靠了过来。

“唔。”岳芸洱完全怔住。

何源的唇直接伸进了她的口腔之中。

岳芸洱被何源的举动惊吓,那一刻似乎还伴随着兴奋心跳都在加速,心口也好像被撞击了一般,她就这么感受着他的主动,其实很快,很快就从她嘴里退了出来。

那一刻还用舌头舔了舔她的唇瓣,说,“味道是挺好。”

“……”何源这个流氓!

岳芸洱好不容易从何源手上将鲫鱼汤喝完,喝完之后就匆匆忙忙的走出了何源的办公室。

何源看着岳芸洱的身影。

嘴角一笑。

他确实……饥渴难耐。

办公室外。

岳芸洱满脸通红。

何源真的好骚。

谁说他是禁欲来着,谁说他情绪寡欲,他甚至能够感觉到他灼热的眼神灼热的身体灼热的温度。

她总是被何源挑逗得心花怒放,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频率甚至偶尔一想到何源就会莫名脸红羞涩。

岳芸洱一脸都是如此,看上去脸上的血色一直很好。

到下午时刻。

岳芸洱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她礼貌的嗓音开口道,“你好。”

“小耳朵。”

岳芸洱直接就像挂断电话。

“我求你别挂我电话。”秦梓豪说,那一刻分明带着很明显的乞求的意思在。

岳芸洱终究停顿了一下。

还真的没有看到秦梓豪这么低声下气过,尽管之前想要追她但也不只是这般,这般突然就好像没有了任何气势了一般,显得很悲惨。

“我想和你谈谈,你给我点时间我们谈谈好吗?我发誓我真的什么都不会给你做,你给我一个道歉的机会好不好?”

“凭什么?”岳芸洱冷笑着问。

那一刻拿着手机直接离开了位置走向了天台。

她的所有好心情都会因为秦梓豪变得无比恶劣。

她是真的很讨厌讨厌到了厌烦的地步,她甚至想他死了最好。

秦梓豪低声下气的说道,“我终于知道善恶有报了,我也终于可以体会你当年破产的滋味了?你应该很清楚,我们秦氏现在的一个经营状况。”

“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帮帮我行吗?让我做什么都可以,跪下来求你也可以!”秦梓豪说,很真诚的说道,“不管怎么样,至少以前的我们相爱过,你高抬贵手,让何源放我一马。”

“你可以找何源谈,我昨天就告诉了你还有你爸,找我没有作用,何源公私分明。”

“别这样小耳朵。”秦梓豪依然小心翼翼的说道,“何源不是为了你,怎么会这么针对我们秦氏?!你只要给何源说一声,我们秦氏就可以保住,我也不瞒你,何源现在放话,任何一个驿城集团都不敢和我们秦氏合作,我们资金链早就断了,现在除了其他集团不给于帮助,银行也不贷款了,据说都是何源在暗中操作,小耳朵,我们相识一场,从小一起长大,又谈过那么纯真的恋爱,你帮帮我,你只要帮了我,以后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岳芸洱冷笑。

是真的挺爽的,有一天秦梓豪会对她如此。

想想当初,当初秦梓豪逼迫她的时候,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现在的秦梓豪,一向自大惯了的秦梓豪,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她说,“秦少爷,你口中所谓的纯真恋爱,我不得不告诉你,那真的不算恋爱,还是你告诉我的,我读高中的时候喜欢的是何源,所以我都没有喜欢过你,怎么能够叫恋爱呢!现在想想,当初我干嘛不让你亲我却愿意主动去亲吻何源,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电话那边的秦梓豪气得身体发抖。

他本来不想给岳芸洱打电话的,他知道自己打电话就是在自取其辱,但是他别无选择,他父亲给他说银行的贷款也泡汤了,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起死回生,而且今天商业媒体还曝光了他们现在的一个经营情况,直接让股市再次跌停。

如果没有人帮助,秦氏必定完蛋。

秦梓豪不停的隐忍着隐忍着,他说,“就算如此,那至少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看在老交情的份上,你就帮帮我行吗?”

“那曾经你怎么对我的事情,你没有想过我们的老交情,我曾经像你求助的时候,你没有想过我们之间还有的感情?秦梓豪,真的是风水轮流转啊,应该死都想不到有一天,你会像我以前那样来求你,求你帮忙吧?!”

秦梓豪被岳芸洱讽刺得体无完肤。

曾经,曾经他确实对岳芸洱冷眼旁观了。

现在岳芸洱怎么可能还会帮他,岳芸洱早就不是以前那个岳芸洱了。

她有她的城府,智谋,还有她的残忍和狠烈。

岳芸洱根本就不会心软。

秦梓豪那一刻基本放弃了。

他咬牙准备挂断电话那一刻。

岳芸洱突然说道,“如果你真想我帮你,其实……也不是那么难的一件事情。”

“你会帮我吗?”秦梓豪很是激动。

“看你表现。”

“你想要什么你告诉我,我什么都可以给你!”秦梓豪连忙讨好道。

“明天我们约个地方见面,我们单独谈。”

“好,什么时间点都可以,我会等你的,小耳朵,我会一直等你的。”秦梓豪无限卖乖。

岳芸洱冷笑,“明天给你电话。”

说完,就挂断了。

挂断那一刻,岳芸洱笑容越渐残忍了。

既然秦梓豪想在死之前再折腾一番,她也不建议,再利用他一下,多折磨折磨他。

转身。

岳芸洱回到位置上。

她看着何源办公室的方向。

她怎么可能让何源去解决秦氏危机,她巴不得秦氏立马破产!

一天过去。

明天就是周末双休。

到了下班时间,何源下班。

岳芸洱故意整理自己的办公桌。

何源等了两分钟,“岳秘书不下班?”

“不是,总裁你先走吧。”岳芸洱说。

“嗯?”何源眉头轻扬。

“我不想被人看到然后评头论足……”

“跟上!”何源脸色突然就变了,声音也变了。

岳芸洱嘟嘴。

在公司,这样很不好吧。

她都觉得这么一天下来,大家看她的眼神都很奇怪。

但是何源动怒了。

他一生气她就龟毛。

她只得拿着包跟着何源一起走进电梯一起下班。

甚至于,她弟弟在门口接她,何源还亲自给岳芸洱打开了后座位置,众目睽睽之下……

岳芸洱已经不知道周一来公司,又会怎么样了?!

她坐在她弟弟的轿车上,显得有些忧伤。

岳芸轩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他姐,开口说道,“你和何源哥公开了吗?”

“什么?”

“关系。”

“没有啊。”岳芸洱连忙摇头。

没有的。

“没有?没有何源哥干嘛当着这么多你们同事的面给你开门上车?”岳芸轩反问。

岳芸洱那一刻一下就懵逼了。

所以……

何源只是在公开他们的关系而已。

心口砰砰砰的跳了好几下。

何源公开了他们的关系了吗?!

这意味着什么……

她不再是,情妇而已?!

而她却还一直畏畏缩缩,表现得那么不自在,她自认为这会给何源带来烦恼,然而却没有想到何源这是在变现的主动表白……

是表白吗?!

岳芸洱脸红了。

但想到闷骚腹黑的何大总裁,真的有可能就是用这种方式,在给她名分。

她还在拒绝。

其实那一刻,甜蜜中也有些欲哭无泪。

何源就不能直接告诉她吗?

每次都要让她来猜,好难为她的智商。

岳芸洱连忙拿出电话,给何源拨打。

那边接通,“嗯。”

“何源。”

“嗯。”就是这么清清淡淡的口吻。

岳芸洱说,“我一点都不介意别人对我们的感情评头论足。”

“哦?”何源故意拖了尾音,“为什么?”

故意问道。

何源就是不会承认他先主动。

她说,“因为我很希望你认可我。”

“想通了?”准确说,想明白了。

“嗯。”岳芸洱重重的点头。

何源开着车的嘴角笑得很明显,口吻却依然平淡,平平淡淡的说道,“还有事儿吗?”

“没有了,你开车小心点。”

“嗯。”

岳芸洱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何源其实……对她很好。

但这个男人,比较……腼腆。

暂且归纳为腼腆吧。

她看着窗外,心口其实很甜。

就算何源没有像秦梓豪那种男人那么把喜欢把爱把各种肉麻的话语放在嘴边,可就是每一个隐忍着对她好的举动,心口都好像吃了蜜汁一般,她嘴角的笑容分明很灿烂。

岳芸轩透过后视镜看到了。

这大概就是恋爱中的女人该有的模样。

而他,曾经从未在她姐的脸上看到过……

回到家之后,依然岳芸洱和岳芸轩一起做晚饭,然后邀请了夏绵绵和子倾到家里一起吃饭。

相处久了才知道夏绵绵真的是一个特别好讲究的女人,好像总是慵懒的,随遇而安。

她从来不提自己感情的事情,即使会偶尔关心她的感情生活,但夏绵绵自己的事情却只字不提,比如封子倾的父亲封逸尘,去了哪里?

认识夏绵绵之后,想要知道夏绵绵的一些事情就不难了。

夏绵绵在驿城那么火,随便在网上一搜索就能够出现一箩筐她的信息。

这个女人简直就像是神话一般的存在。

很多人都对她肃然起敬,这种霸气不是谁都有的。

那晚上吃过晚饭之后,岳芸轩希望,岳芸洱去扔垃圾,顺便陪着夏绵绵还有封子倾一起出门。

走廊上。

岳芸洱看到了一个男人。

高高大大的一个男人,出现在了夏绵绵和封子倾的大门口。

似乎是在等他们。

岳芸洱甚至还看到了夏绵绵的眼眶中的眼泪。

她一直以为,夏绵绵是一个……嗯,至少看上去是一个不太容易动情的女人。

她看到封子倾非常激动地扑进了男人的怀抱里。

然后他们一起走进了他们的房间。

岳芸洱笑了笑,扔了垃圾回到了家里。

她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但她想,应该是夏绵绵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否则,夏绵绵应该不会在看到那个男人的那一眼,就红了眼眶。

岳芸洱坐在家里沙发上,看电视,休息一下准备就睡觉了。

怀孕后,她睡得很早。

当然起得也很早。

她刚看了一会儿电视,电话响起。

岳芸洱看着来电嘴角甜甜一笑。

岳芸轩此刻也洗了碗坐在了岳芸洱的旁边,看她的笑容就知道是何源打过来的了。

这两口子也真是好笑。

怀孕了才开始学会谈恋爱是吗?!

他看着他姐拿着电话走向一边,接通,“何源。”

“吃过晚饭了吗?”

“吃了。”

“吃了些什么?”

“啊?”

“我要关心我宝宝的营养状况。”何源说。

岳芸洱咬唇。

这货就是这么不诚实。

岳芸洱也不揭穿,就是乖巧的汇报今晚都吃了什么吃了多少。

似乎吃得何源满意,何源说,“嗯,那早点休息吧。”

“何源。”岳芸洱突然叫着他。

给她打电话不仅仅只是为了问她吃过什么的吧。

应该是想她了吧?!

是想吗?

岳芸洱心口一甜,其实她也想。

所以想要和他更多的聊天。

“有事儿?”

“我今天不知道是不是撞见了夏绵绵的丈夫,她今晚在家里吃过饭之后我陪她一起出门,就看到了一个男人站在门口等她,她看到那个男人的那一刻眼眶一下就红了,子倾也很激动。”

“长什么样子?”何源问道。

对夏绵绵的事情,何源似乎比较上心。

“不好形容,总是就是很高很大,而且我也没好意思盯着别人看。”岳芸洱说道。

何源很满意岳芸洱那句不好意思盯着别人看。

他说,“戴口罩了吗?”

“没有。”

“脸上有伤痕吗?”

“没有。”

“眼眸是什么颜色?”何源继续问。

岳芸洱想了想,“蓝色。”

“那不是她丈夫。”何源直白。

那是龙一。

夏绵绵对龙一更容易动容。

所以在岳芸洱形容的时候他基本就能够断定,不是封逸尘回来了。

“不是啊?”岳芸洱惊讶。

还好她当时没有多嘴。

“但是我看他们感情好像很好的样子……”岳芸洱说道。

“嗯,他们感情确实很好。”何源说,“但夏绵绵不爱他,爱的是封逸尘。”

“这样啊。”岳芸洱喃喃的说道。

“好啦不早了,早点洗漱睡觉,别耽搁了宝宝的睡眠。”何源开口吩咐。

“哦。”岳芸洱点头,那一刻抱着手机突然“啵”的亲了一下。

那边明显听到了。

岳芸洱有些尴尬。

就是觉得情侣间这般的互动,她是不是太开放了点。

“早点睡。”好一会儿,那边声音暗哑。

“晚安。”

“晚安。”

岳芸洱挂断电话。

挂断电话,就是一脸少女怀春的模样。

而每次这种甜甜蜜蜜的心情仿若都会被人打扰。

她看着手机上突然传来的信息,“小耳朵,明天我们几点在哪里见?”

岳芸洱眼眸一冷。

她输入了一个地址,写到,“上午十点。”

“好,我一定会提前去等你的。”

岳芸洱没有再回复。

对于秦梓豪,她必定会血债血还!

……

隔壁。

同样格局的夏绵绵的家。

夏绵绵看着面前的龙一。

看着她好久不见的龙一。

回到驿城之后,龙门瓦解了,她去过跃龙山庄了,虽然建筑还在,但因为没有人烟就显得无比荒凉,她觉得对不起她爸,但她很平静,对于死去的人,她更觉得应该珍惜现在活着的人,比如龙一。

比如,面前的龙一。

所以她不会责怪他。

反而理解他的一切。

在摧毁龙门的时候,他应该并不是那么坦若。

龙一是她认识的人中最重感情的。

他不会像封逸尘那样,凡是都有个目的。

他的出发点永远都是以他的情感为前提。

不管是曾经对龙门的誓死守候,还是因为父母的血海深仇而踏平了龙门。

龙一就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好人!

她的好人。

------题外话------

谁要看龙一的。

这不出来打酱油了嘛?!

当然,仅仅打酱油哈。

这几天还是以小耳朵为主,(*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