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利用算计,秦梓豪的下场!/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源就这么看着岳芸洱手机上的那条短信。

他眼眸微动。

然后,直接将她手机放回了她的面衣里面,没有拿给她,没有让她发现他看到了什么,就这么走了过去。

厨房中。

岳芸洱在简单的准备着今天的午饭。

看着何源过来,甜甜一笑,“你去沙发上坐着就好。”

“就这么怕麻烦我吗?”何源问。

岳芸洱直直的看着他。

也不是。

就是习惯性的不想他做那么多的事情。

她摇了摇头说道,“那你帮我切菜吧。”

何源走向厨房,拿过岳芸洱家的刀,默默的切了起来。

反而是岳芸洱没有什么事情,站在何源的旁边,看着他忙碌。

她也不知道说什么。

总觉得,这样的生活很温暖,很幸福。

她从后面突然抱住何源。

何源切菜的手顿了一下。

他能够感觉到她身体靠过来的温暖和紧密,但他总觉得,他们之间,隔着一道深深的墙。

她永远都不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

而他永远都不知道,她姚如何,才会对他真诚!

他喉咙微动。

终究,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岳芸洱就从后面抱着他,头埋在他的后背上。

她很想亲近何源,不是为了讨好,是……莫名就想靠近他。

一会儿。

岳芸轩提着大包小包的回来。

岳芸洱也从何源的身上离开。

不多久。

夏绵绵待着封子倾过来蹭饭。

然后,就看到了何源了,何源今天主厨。

岳芸洱在旁边帮忙。

夏绵绵忍不住调侃,“何大总裁亲自下厨,真是三生有幸!”

何源睨了一眼夏绵绵,说道,“你确实应该感到幸运,我可是厨艺精湛!”

“是吗?你这么一说,我反而一点都不期待了。”夏绵绵故意。

“那你可以出门右拐回家。”何源淡漠,“子倾留下来就好。”

“我干嘛要走啊,这是岳芸洱家,这是你家吗?话说何大总裁这么一个大男人出现在单身女青年的家里面,你不觉得……不妥?”夏绵绵故意。

岳芸洱在旁边听着,有些羞涩。

要怎么给夏绵绵说,其实她和何源之间……

好像有些说不出口。

“也比某些人脸皮厚道城墙拐的好。”何源反击。

“我可是让某人帮我涨工资的。”

“你这是在假公徇私,我这么一个正直的人,是做不出来这么不正直的事情的。”何源义正言辞。

“你说你这人嘴边怎么这么毒这么不好说话,你就不怕以后娶不到老婆吗?”

“不劳你费心了,还是想想你单身妈妈的身份吧。”

“你一天不怼我你过不去了是吧?”

“彼此彼此。”

房间中,就传来夏绵绵和何源你一句我一句的互相挖苦的聊天。

岳芸洱在旁边刚开始是有些紧张他们之间好像不怎么好的气氛,渐渐好像觉得,这就是他们的一个相处模式,而且不得不说,何源面对夏绵绵的时候比面对她的时候开朗了很多,何源会一直不停的和夏绵绵说话,话一点都不少,而且仔细观察,还能够看到何源偶尔的淡淡一笑,两个人的关系应该很好。

应该很好很好吧。

岳芸轩也是觉得何源面对夏绵绵的时候性情大变,变得完全就不像平时那么……单调。

还算和谐的一顿晚餐。

晚餐基本都是何源做的,味道还可以。

夏绵绵也不吝啬的表扬,“何大总裁,你真是绝种好男人啊,上得厅堂进得厨房,你说你这么优秀,怎么还没把自己嫁出去?”

何源看了一眼夏绵绵,“总有些人眼拙。”

夏绵绵忍不住大笑。

何源这货就是这么不实诚。

她说,“要不,我俩凑合凑合。”

“噗。”岳芸轩那一刻挺有兴致的听他们之间的互怼的,却在听到这么一句话之后,差点没有把嘴里的饭给喷出来。

夏绵绵看着岳芸轩,“轩轩,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岳芸轩愣怔。

他的女神好奔放。

“你好小,我不喜欢太小的小朋友。”夏绵绵直接粉碎了岳芸轩的一片“真心”。

“所以你才不喜欢我的是吗?”安安静静的封子倾突然开口。

夏绵绵看着自己小不点儿子,“大人说话和你什么关系?吃饭长身体!把自己长好了自然有女人喜欢你。”

“哼。”封子倾不太开心,又嘀咕道,“何源叔叔虽然很好,但我不想他做我爸爸,我有爸爸。”

“你爸爸都不要你了,你还念叨着,你说你怎么就这么白眼狼啊!”

“我爸爸没有不要我,他只是很忙。”

“你听谁说的他很忙?”

“我就是知道。”

“你说那货,封逸尘那货到底哪里吸引你啊,你非他不可。”夏绵绵一本正经的问封子倾。

岳芸洱也一直看着这两母子的有些……奇特的对话。

封子倾说,“因为他是我爸爸,就是我一辈子的爸爸。”

夏绵绵明显那一刻有些隐忍。

这就是认定了一个人,就是一辈子的事情吗?

她笑了一下。

胡乱的摸了摸她儿子的头。

封子倾好好的头发都被夏绵绵弄得凌乱。

她说,“吃饭吧。”

好像,夏绵绵就不想再深入这个话题了。

岳芸洱其实有些好奇,好奇夏绵绵和封逸尘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总觉得夏绵绵看上去对这个世界总是一副事不关己无所谓的模样,但真实的她,好像总是隐藏了一份,她不想被外人知道也不想自己去触碰的感情。

每个人都有软骨。

只是,有些人看不出来而已。

吃过晚饭之后,夏绵绵也没有停留太久,带着子倾离开了。

何源在家里多待了一会儿。

也没有停留太久。

他起身离开。

岳芸洱送他。

送他到门口。

何源直接就走。

岳芸洱突然拉着他的手。

何源回头看着她。

岳芸洱踮起脚尖,亲了一下何源的嘴唇,“你路上小心点。”

何源抿了抿唇瓣。

以何源的性格,应该会反吻她的。

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和亲密接触,她大概能够猜到何源要做什么。

然而那一刻。

何源只是微点了点头,离开了。

岳芸洱有些懵逼。

她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恍然若失。

“何源哥都走了你还站在门口,望夫石吗?”岳芸轩调侃。

岳芸洱回神,勉强让自己情绪恢复,关上了大门。

她和她弟弟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岳芸轩说,“姐,你觉得夏绵绵怎么样?”

“嗯?”岳芸洱淡淡的应了一声。

她在看手机。

下午秦梓豪发来信息说晚上会给她好东西。

大概,晚点就会收到好东西了。

“我说,你觉得夏绵绵怎么样?”岳芸轩重复。

岳芸洱放下电话,知道不可能这么早就收到,抬头看着岳芸轩,“她很好,很漂亮性格也很开朗,但是你别想了,她今晚已经给你说的明白了。”

“你想哪里去了,我怎么可能对夏绵绵有什么非分之想,我几斤几两重我自己还不清楚吗?我是说夏绵绵和何源哥两个人的相处看上去很好,很自然,我从来不觉得何源哥的话有这么多,但是面对夏绵绵的时候,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岳芸洱点头。

她也发现了。

“他们感情很好吧。”

“应该吧,否则夏氏这么大的集团,绵绵怎么可能放心交给何源。”

“是啊,我也觉得是,今天吃饭的时候夏绵绵说要和何源凑合凑合……”岳芸轩故意说道。

岳芸洱心口一怔,随即否认,“绵绵开玩笑的。”

“但仔细一想,他们这么多年的朋友关系,彼此对彼此能够如此随便如此自然,在一起也不觉得会是一件很惊讶的事情。”

岳芸洱咬唇。

“我只是随口说说的,毕竟我还是觉得何源哥是喜欢你的。”岳芸轩笑着说道。

岳芸洱那一刻却有些……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坦率。

她其实很清楚何源和夏绵绵是不可能的,他们之间要是有什么早几年就有什么了,犯不着等到现在。

她只是……

真的很不想甚至很怕,何源会另娶她人。

……

夜深,人静。

邱柒柒睁开了眼睛。

她记得,下午的时候秦梓豪非要见她最后一面,说有东西要给她。

她就答应了出来。

她也是想要给秦梓豪说清楚,他们之间不可能了。

她父母不会同意。

当然,她也不会同意了。

这几天秦氏的一个经营情况,就她一个不懂商业的人也看得出来,他们的大势已去,破产就是迟早的事情,她为什么要去委屈自己跟着这么一个一无所有的男人,她还可以有很多选择。

想想这些年秦梓豪的自以为是,那一刻她反而有些大快人心的感觉,那种对他的同情越来越少。

她没想到,她坐在咖啡厅里面和秦梓豪聊了几句话之后,喝了几口咖啡,眼前就开始眩晕,而后就完全没有了知觉了。

这一刻,她看着陌生的环境。

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看上去并不是很好的一间酒店房间。

她动了动身体。

那一刻才发现自己手脚被捆绑住,她一个人躺在床上无法动弹。

“醒了?”身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嗓音。

邱柒柒一怔。

她猛地回头看着秦梓豪。

“你疯了吗?你把我弄成这样,快放开我我要回去了,要不然我爸知道我出来见你,会打断我的腿!”

“邱柒柒,到底是你爸不想你见我,还是你压根就不想见我?嗯?”秦梓豪问,讽刺的问道。

“你明知道我对你有感情的。”

“是啊,在我风光的时候对我有感情在我落寞的时候就一脚踢开是不是?邱柒柒你这么现实你觉得好吗?”

“够了秦梓豪,我们之间好聚好散,别搞得像是言情剧里面的苦情男主一样,我觉得恶心。”

“你还以为我是舍不得你吗?邱柒柒,我就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我喜欢的只有岳芸洱,对你不过就是……身体需求,你床上这么骚,我不过就是勉为其难的和你做戏而已,你还真的当真了!”

“秦梓豪你个败类。”

“别激动,今晚我可是给你准备了好东西。”秦梓豪说,“你不是很喜欢被人舔被人玩弄吗?作为你踢走我的回报,我今晚好好对你。”

“你想上我?!”邱柒柒脸上露出厌恶的神情,“秦梓豪你怎么这么恶心,我根本就不想你碰我了!你这样的男人,我一抓一大把,你真以为你床上功夫很好?”

“就知道邱柒柒小姐会嫌弃,所以我帮你准备了其他人。”

“秦梓豪你要做什么?”

“你说呢?”秦梓豪邪恶一笑。

“你疯了吗?你疯了吗?”

“被你逼的。”秦梓豪说道,看着邱柒柒那一刻眼神中的恐慌以及恨意,他走过去,掐着邱柒柒的下巴,“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不是你一向都很擅长的吗?岳芸洱是你叫人强奸的吧?嗯?”

“我乱说什么!”

“那小小年纪的你就已经这么恶毒了,这些年过去,应该更胜一筹吧。不怕告诉你,这里就是上次我准备强奸岳芸洱然后想要拿着不雅的视频照片去离间何源的地方,但是我最后没能成功,因为岳芸洱比你坚韧,你也可以学学她,如果不要命的话,可能还能保住清白,但仔细想象,你有什么清白可言,所以还是好好的享受吧。”

“秦梓豪你到底要做什么?”邱柒柒完全被秦梓豪惊吓。

秦梓豪嘴角邪恶一笑。

那一刻房门外突然想起了敲门的声音。

秦梓豪去打开房门。

三个男人走了进来。

长得,其丑无比。

邱柒柒一向是外貌协会,这种男人她根本连正眼都不会看,而且如此猥琐的模样,实在让她恶心反胃。

“今晚上他们会好好服侍你的。”秦梓豪说。

说完,一个手势。

三个男人就直接扑到了床上。

邱柒柒惊吓,惊吓无比。

她屁股一直扭动,“秦梓豪你疯了吗?你疯了吗?啊,别摸我,你别碰我……秦梓豪,你让他们放开我,放开我,我们可以做,我们可以做……”

“你这样肮脏的身体,给我我都嫌恶心!”秦梓豪狠狠的说道。

“秦梓豪你个畜生,我们相识一场,你居然这么对我,我对你的真心你就这么的践踏,啊……”邱柒柒崩溃的大叫。

秦梓豪看着三个男人对邱柒柒的毫不怜惜甚至是粗鲁无比,他说,“当年找人强奸岳芸洱的滋味如何?现在,你应该可以体会当年岳芸洱的滋味了!”

“秦梓豪你这个恶魔,你会天打雷劈的啊……求你们别碰我,别碰我,我给你们钱,啊……好痛,好痛,不要进来……啊……”岳芸洱整个人很绝望,哭得很绝望。

任何女人,不管什么样的女人,被人强奸甚至轮奸,都是一件羞辱的事情,都是一件恶心反胃难受无比的事情。

那一刻不只是身体上的伤害,还有心理上的伤害,无比明显。

秦梓豪就这么蓦然的看着,看着邱柒柒死一般的表情。

这种方式,自然和平时上床的方式完全不同!

这种屈辱,就是赤裸裸的屈辱。

秦梓豪阴冷的笑了,带着一种报复感。

不是喜欢躺在男人身下吗?!

他让邱柒柒享受个够。

那三个男人都是他提前给他们吃过药的,持久度和耐力以及恢复能力惊人。

他只给他们一点要求,不出人命就行。

秦梓豪邪恶的拿出手机,拍了其中一段视频。

视频中邱柒柒被几个男人无比羞耻的玩弄着,邱柒柒崩溃的模样,显得如此的惨烈和绝望。

他想,岳芸洱肯定会满意的。

他把视频发给了岳芸洱。

那个时候的岳芸洱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

睡着了,还是被手机的铃声吵醒了。

她拿起电话,接通,那一刻,按下了录音,“秦梓豪?”

“给你的好东西你看到了吗?”

“什么东西?”

“邱柒柒被轮奸的视频。”

“你做的?”

“当然!别忘了我们……”

岳芸洱直接挂断了电话。

后面的话,她不需要了。

她拿出手机直接点开了秦梓豪发的那一段视频,看到了邱柒柒无比惨烈的模样。

是真的很惨很惨。

和她当年一样。

而她当年还未成年。

她关上了手机,那一刻直接关机了。

对她而言,报复很重要,但养好身体养好胎也很重要。

所以她心安理得的睡了过去。

外面发生的腥风血雨,她当什么都不知道。

一觉睡得很好。

岳芸洱洗漱孕吐然后下楼。

他弟弟难得已经在做早餐了。

仔细一看,还真的有些晚了。

她现在有点懒床了。

这一刻也没有去帮她弟弟做早餐,坐在沙发上开机。

开机,秦梓豪确实打了电话过来。

她依然没想过回拨过去。

不一会儿,她弟弟做好了早餐。

岳芸洱让她弟弟送了一份给夏绵绵,自己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刚吃完。

秦梓豪的电话拨打了过来。

岳芸洱咬牙,接通,“喂。”

“小耳朵,你昨晚怎么突然就挂我电话了?”

“我手机没电了。”

“我就说,昨晚上我给你打了那么多个,话说昨晚上的视频……”

“我看到了,我没想到你居然会做到这个地步。”

“这不是你想要看到的吗?”

“当然不是,那是你想要做的。”

“别在说什么啊?”秦梓豪带着些不理解,那一刻也没多想,甚至说是为了其他目的而忽视了其他,他连忙说道,“小耳朵,你什么时候给何源说,让何源给我们秦氏合作啊?”

“我不是给你说过吗?我没有那个能耐,何源是公私分明的人,他有他的决定,我左右不了他!”

“你别骗我了,何源现在做的什么都不是为了你吗?”

“何源是商人,他做任何事情当然是为了利益。秦梓豪,我没办法帮你,你以后也别来找我了,我们的关系也没那么好,就适可而止!”

岳芸洱正欲挂断电话。

“岳芸洱,你居然翻脸不认人,你让我做事情的事情我就做了,做完了你就翻脸了,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没让你做什么,你做了什么不都是为了想要讨好我吗?可惜,我真不是那么好讨好,不好意思,我很忙,没时间和你多说。你们秦氏的事情,还是你们自己好好解决吧,恕我无能为力!”

“岳芸洱你个贱人,你居然食言而肥,你居然玩我,你居然玩我……”

岳芸洱直接挂断了电话。

是啊。

她就是玩他。

玩死他。

她眼神中飘过一丝恶毒的光芒,而后,按下了另外一组电话号码。

好久。

电话才接听。

那边传来邱柒柒的声音,“谁?”

“是我,岳芸洱。”

“岳芸洱?!你找我做什么,你现在找我做什么!”邱柒柒此刻完全是崩溃的。

就像当年她一样。

但是那个时候,她只是默默的默默的内心在崩塌而已。

因为不敢表露出来,不敢发泄出来。

怕真的,挺不过去。

她说,“有空吗,我们见见面。”

“没空,没有空!”邱柒柒狠狠的说道。

她此刻除了想要杀了秦梓豪,还想杀了岳芸洱。

她是昨晚深更半夜,在几个男人的身下晕倒了才被送回家里别墅的。

她父母都知道了。

所有人都知道了她遭遇了什么。

如此的奇耻大辱,他父母发怒,但为了她的名声终究决定不要报警,反正秦梓豪的下场也不远了,到时候有办法折磨死他!

邱柒柒也只能忍了下来。

她清洗干净自己,又吃了避孕药,躺在床上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却闭上眼睛还是恐怖一片,她完全无法回忆那种被人强奸的恶心滋味,真的会让人崩溃和疯狂。

“我有个小视频给你看看。”岳芸洱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之后,把昨晚秦梓豪传给她的发给了邱柒柒。

邱柒柒点开的时候,那一刻身体都在发抖。

都在不停的发抖。

为什么岳芸洱会有这段视频。

这段,她一丝不苟被三个男人压在身下强奸疯狂的画面,她什么都被看得很清楚,整个人显得很狰狞很难看。

她猛地把电话打了过去,“岳芸洱你想做什么?”

“当然是想帮你。”

“你少在这里假慈悲了,你怎么会有这段视屏,是秦梓豪给你的,是他是不是?!你们之间就是预谋好的,你们是一伙的,你现在和秦梓豪之间……”

“别用这么恶心,别说什么我和秦梓豪,这个男人的名字根本就不配和我的名字存在一起。”岳芸洱说,冷血的说道,“秦梓豪不过只是想要讨好我然后让我帮他求何源投资秦氏合作的事情,所以对你进行了报复,那都是他的决定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而我一点都领情,因为对比起来,我更希望看到他的惨烈,毕竟我曾经那么爱过他却那么伤我,我忍不下那口气。”

邱柒柒根本就不可能信了岳芸洱。

他们之间才是势不两立。

“你应该也忍不下去吧。不管如何,我们之前都那么喜欢过秦梓豪,而他就是可以现实到为了自己的利益就抛弃我们,甚至做一些对我们如此残忍的事情,你应该也做不到就这么被他如此欺凌吧。”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岳芸洱,你到底想要怎么样?!”邱柒柒崩溃。

大概也没想到,有一天会被岳芸洱逼着崩溃。

“很简单,你昨晚被人轮奸,是秦梓豪预谋报复,你应该报警!”

“我疯了吗?我报警了,我的清白呢?上流社会最讲究什么你不可能不知道!岳芸洱你是在故意整我是吧,故意让我身败名裂狼狈不堪!”

“我说过,我只是想要让秦梓豪得到该有的下场而已。”岳芸洱说,“所以邱柒柒你必须报警!”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岳芸洱!”邱柒柒咆哮。

“因为……我会考虑会不会将手上这段时间发在网上让所有人都来欣赏欣赏邱柒柒小姐在床上的风姿,你说,你那么狰狞那么丑陋的模样,被万千人看到会是怎么的一个风景?”

“岳芸洱!”邱柒柒狂叫。

她真的要被岳芸洱逼疯了。

“我给你半天时间考虑,现在上午十点,下午四点的时候,你要是不给我回复,你就可以看看头条新闻了。”

“你够了岳芸洱……”

“对了,劝你最好不要再去和秦梓豪串联一通,串联了也没用,只会显得你更低下卑贱而已。”岳芸洱冷冷的说道。

这次,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不怕邱柒柒不会听她的。

对不起来,与其被人揭穿被强奸,倒是先提前承认作为受害者的那一方可能更会被社会所同情,当然,上流社会依然会给予一个“肮脏”的字眼定义,这是邱柒柒自找的。

岳芸洱放下电话,转身走向她弟弟。

她弟弟看着她,问道,“在给谁打电话?”

“一个坏人。”

“姐,你要做什么啊?总觉得你这两天怪怪的。”岳芸轩问。

“嗯,就这几天而已,之后就太平了。”

岳芸轩还想说什么。

岳芸洱已经往2楼上走去。

她需要养精蓄锐来着。

毕竟弄死两个她最恨的人,得需要足够的体力才行。

下午。

没到四点,邱柒柒回了电话了。

她说,“我答应和你合作。”

“所以你现在要报案了吗?”

“是。”邱柒柒说,“但你要保证,我的视频不能流露出去。”

“邱柒柒,法盲很可怕的。你既然都报警了,这就是证据了,证据流露出去是要犯法的,我还没有这么愚蠢把自己这么栽进去。”

“我爸问过私人律师了,说只有我的一面之词还有视频是不够的,因为视频中没有秦梓豪的身影。”

“没关系,我有录音,录音中秦梓豪亲口承认了这件事情。而且视频是他传给我的,法院会自己判定事实。更何况强奸你的那些人我相信警方也会去追逐,里面有他们的样子查起来应该不难,到时候那些人也可以指证秦梓豪。”岳芸洱说,“人证物证俱在,秦梓豪难逃法网。”

“我一直在怀疑,这一切是不是岳芸洱你故意安排的?”

“你太看得起我了。”岳芸洱说,“一切都只是秦梓豪在自取灭亡而已。”

邱柒柒似信非信。

“报警了之后,有需要我的地方找我,我等着。”岳芸洱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嘴角邪恶一笑。

她等着一天很久了!

一会儿。

秦梓豪又打来了电话。

岳芸洱接通,“秦梓豪……”

“岳芸洱,你他妈的陷害我!”秦梓豪怒吼,“你居然让邱柒柒报警了,你个贱人!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呵。

是啊。

她陷害他。

但是,他又能怎样!

做鬼吗?!

她相信,阎王爷会收了秦梓豪这种败类的!

------题外话------

达拉,下午二更见!

秦梓豪就这么解决了,小耳朵是不是很厉害啊!

达拉。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