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危险,威胁。/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一的新闻很劲爆。

秦氏集团大少爷秦梓豪涉嫌雇凶轮奸吉祥电器邱柒柒被警方拘捕调查。

岳芸洱就这么看着。

看着新闻中,媒体对两个人关系的剖析,甚至还有分析说,是因为秦梓豪面临破产想要得到邱柒柒的支助却被邱柒柒拒绝,所以报复。

秦梓豪渣男的形象已经无力挽回,此刻媒体的舆论也全部都批向了秦梓豪,对秦梓豪这个男人深恶痛绝,甚至微博上的关键词热门词都是秦梓豪是个渣男!

岳芸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直在看。

不只是岳芸洱,何源也在看。

翻阅着秦梓豪的新闻,脸色并不好。

上午十点左右。

岳芸洱接到警方来电,“岳小姐,关于秦梓豪买凶轮奸邱柒柒的案件,被告人和原告人都要求你出面作证词,请你立刻到临江街警局来一趟。”

“是,我马上过来。”岳芸洱挂断电话。

她知道她随时可能被叫去。

岳芸洱起身走向何源的办公室,敲门而入,“总裁,我一点私事儿要离开公司一会儿。”

“什么事儿?”何源问。

岳芸洱咬唇。

“什么事儿?”何源放下手机,直直的看着她。

岳芸洱回答,“秦梓豪买凶强奸邱柒柒的事情,警方传召我。”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过去了就知道了。”

“是吗?”何源阴冷的冷笑一下。

岳芸洱低垂着眼眸。

“岳芸洱,我是不是不值得你信任?”

“不是……”

“能不能好好考虑一下再回答我,能不能不要什么事情都给我奉承都给我无限的在讨好,我需要的不是你的假慈悲,我希望你能够给我走心的说话!”何源突然发怒。

突然就生气了。

岳芸洱看着他的模样,那一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知道该怎么对他说话。

“所以,不走心的说话就不会说了是吧!”何源从办公椅上站起来,站起来直接走向了岳芸洱。

岳芸洱看着他,“何源,我不是在应付你。”

“应付?”何源冷漠一笑,“这个词倒是诠释得很深刻!”

岳芸洱有些紧张的去拉何源。

何源手一抬。

岳芸洱咬牙,还是紧紧的抓着他的大手不放。

何源隐忍并没有推开。

“我对你是真心的何源……”

“岳芸洱,我真的不想听到这些话,我真的不想听到你说你爱我对我好,我真的不想听了!”何源直接打断她,很直白,“我现在只需要你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你和秦梓豪甚至还有邱柒柒之间,到底做了什么!”

岳芸洱看着他,看着何源坚定的模样。

她不知道怎么说。

她不想让何源知道,她都做了些什么卑鄙的事情。

她不想让这么正直这么干净的何源知道,她内心到底有多龌蹉。

他们都说何源是老狐狸,但是她很清楚,何源是个好人。

是个,不会接受毁三观不正的好人。

而她不想让何源知道这些。

“不说是吗?”何源看着她,狠狠地看着她。

岳芸洱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她说了,何源会用什么眼神看她?!

会怎么看她?!

她紧咬着唇瓣。

何源又是一阵冷笑。

冷冷的,发寒的笑容,“岳芸洱,我最后问你一次,如果你不说,以后我绝对不会再主动问你一句话!”

“何源,你不要这样行吗?”岳芸洱说,“我不愿意说是因为我真的觉得难以启齿,但我对你是真心的,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我是真的很想和你在一起……”

“难以启齿?难以启齿到什么地步?”何源问,“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苟且之事,和秦梓豪?!我最大的底线也不过是,你和秦梓豪重新睡在了一张床上!其他……”

其他,他还有什么底线!

而他说到这个地步,岳芸洱还是不明白。

岳芸洱以为,何源在误会她和秦梓豪之间有什么?!

她连忙解释道,“我不可能和秦梓豪在一起的,我和任何人都不可能再秦梓豪,我巴不得他死我怎么可能又和他发生关系,准确说,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何源那一刻什么都没说了,猛地推开了岳芸洱刚刚紧抓的手。

他说他的底线是秦梓豪和她上床,而他很秦楚他们不可能,另一个角度而言,就是没有底线!

岳芸洱什么都不明白!

岳芸洱只是怕失去他,失去他这个大靠山。

此刻的岳芸洱看着何源冷峻的模样,心里一阵慌张。

她正欲开口。

“出去!”何源突然冷漠。

岳芸洱手臂尴尬的僵硬在半空。

“何源,你相信我好不好?”岳芸洱低身下气,“我发誓我这辈子都只会跟着你,我不会和除了你之外的任何男人发生关系……”

“你是不是怕我不要你了?”何源背对着她,就这么感受着她这般殷勤的模样。

岳芸洱一怔,随即点头,“我想和你在一起。”

“我不会不要你。”何源说,“出去忙自己的吧,以后你的事情不用单独给我汇报。”

“何源……”

“不要打扰我工作!”何源冷声道。

岳芸洱欲言又止的看着何源。

何源生气了。

很明显。

但他在忍耐她。

何源会容忍她多久?!

她真的不知道。

岳芸洱转身走了出去。

她想,等把这些事情处理完了,以后她什么都会告诉何源,以后她会全心全意的对他。

房门关过来。

何源往门口看了一眼。

岳芸洱果真……很让他心寒。

……

警察局。

岳芸洱进去。

先去录了口供。

她把之前就想好的口供说了一遍,又把她的手机录音给了警察,再然后也非常明确的指证秦梓豪就是为了讨好她从而买凶强奸邱柒柒的罪魁祸首。

警察做了笔录,让岳芸洱签了字就让岳芸洱离开了。

离开之前,警察说秦梓豪想见她,她跟着去了拘留所。

说真的,能够在这种地方见到她可恨的人,她觉得是一件痛快的事情,就比如,之前的吴小欣一样。

秦梓豪可能想都没有想到,吴小欣才进去不久,他就跟了进来。

她走进一个小屋子里面。

秦梓豪被人桎梏着走了出来。

岳芸洱坐在他对面,看着他也就一个晚上的时间,整个模样全部蜕变,连胡渣都有了,显得无比的颓败,他看着岳芸洱那一刻完全是气急攻心!

甚至差点没有控制住的想要直接上前掐死岳芸洱。

这个恶毒的女人。

动作刚起。

狱警就猛地将他打压了下去,狠狠地桎梏面前在的桌子上,冷酷的说道,“你再动一下,我们会马上把你带进去!”

“我不动了我不动了,你们放开我,求求你们……”秦梓豪毫无形象,看上去甚是可怜。

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她漠然的看着,甚至嘴角还挂着一丝寒冷的笑。

狱警好一会儿才放开他,秦梓豪瞬间老实了。

他看着面前的岳芸洱,看着她看笑话一般的看着你自己,脸色难看到了极致,这一刻却没办法做什么,只能狠狠地看着她狠狠地说道,“岳芸洱,你这么算计我,你也有一天遭报应的!”

“那是我的事情,现在我看到了你的报应。”岳芸洱笑,笑着吐出两个字,“很爽。”

“呵呵!”秦梓豪讽刺,讽刺的笑得很夸张,“岳芸洱你真的觉得你很厉害吗?啊哈,你想过没有,我们之间的对话说不定,我也录音了呢?”

岳芸洱那一刻的脸色有些变化。

“教唆,也算犯罪吧。”秦梓豪讽刺。

岳芸洱承认那一刻有些害怕。

但是……

她说,“我没有教唆你,所有都是你自己自以为是,你要是有录音就就拿出来,我不在乎。”

“岳芸洱!你别逼我!”

“秦梓豪。”岳芸洱脸色阴沉,“对于你,我真的太了解了,你根本就不会这么聪明也不会这么心细,如果是对邱柒柒我可能还会有所芥蒂,但是对你……我根本就没放在眼里。何况,以你的性格,你要是真的有什么证据在手,我还能这么安稳的站在这里看你的笑话?!你该是早就拿出来了。”

秦梓豪恶狠狠的看着岳芸洱。

确实是。

确实是……如此。

秦梓豪根本就没有想过岳芸洱会这么去算计他,而他那个时候也一心想要讨好这个女人!

“你知道你现在的下场是因为什么吗?不是我太聪明,而是你蠢!”

“岳芸洱你够了!我之所以不拿出来是因为,我希望用这个去换何源的资金而已!”秦梓豪硬着头皮说道,“秦氏还需要何氏的帮助!”

“我可不觉得你这么好心,到这个地步了还会想着你的家族。是因为没有办法了所以什么白痴的计谋都用上了,我不会受你任何威胁的!”

“岳芸洱,你这样心狠手辣,你就不怕做噩梦吗?”

“不怕。”岳芸洱冷漠,“我很清楚我是在,替天行道。”

秦梓豪气得咬牙。

那一刻却脸上又露出凶光,“岳芸洱,走了夜路就会撞鬼的,不信我们走着瞧!”

岳芸洱不受威胁。

她站起来,站起来看着秦梓豪的狼狈,她说,“来见你就是想来看看你的惨烈,看你这么惨,我也就心安了,之后的事情,法律会给你一个公平的!”

“岳芸洱你不得好死!”秦梓豪咒骂。

“同样的话,也回敬你。”

岳芸洱直接走了出去。

房间中的秦梓豪阴冷的笑着。

笑得很猖狂。

他绝对会让岳芸洱陪葬的!

绝对会!

他得不到好下场,岳芸洱也别想得到!

……

拘留所外。

岳芸洱走出去,顺手打了一个出租车。

出租车停下,岳芸洱还未进去,后座门突然打开,岳芸洱惊吓,下一秒直接被一个大汉捂住嘴拖进了后座。

岳芸洱看着他们,那一刻甚至不敢大吵大闹。

她很清楚,来者不善。

是秦梓豪故意安排的?

是邱柒柒故意安排的?!

不!

她咬牙。

她果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聪明。

她以为她可以利用秦梓豪和邱柒柒互相残杀坐渔翁之利,却没想到,他们也可以一样对她。

她看着窗外,一直看着身边的两个大汉。

“你们要做什么?”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就别问了!”

“我可以给你们双倍的钱,真的,你们放过我,我答应也不会举报你们!”岳芸洱尽量让自己冷静的谈条件。

身边的大汉只是冷笑了一下,笑容看上去更加恐怖了。

岳芸洱知道不可能,她连忙又说道,“是谁让你们这么做的!”

“去了不就知道了。”男人冷声道,又带着些不耐烦,“安静点,否则缺胳膊少腿的别怪我!”

岳芸洱咬牙。

在故作冷静,在故意让自己变得冷静。

车子一路到达了一个不算陌生的地方。

岳芸洱看着面前的别墅。

这是秦家的别墅。

岳芸洱心口一紧。

车子直接驶入,她被迫跟着走进了大厅。

大厅中,秦允宗在,除了秦允宗,没有了其他任何人,包括秦允宗的妻子亦或者这栋别墅的佣人,支开了所有人,将她带了过来。

岳芸洱看着他,脸色微动,“秦董事长你找我?”

“是啊,小耳朵,秦叔叔找你。”秦允宗说,“是粗鲁了点,但也确实是因为怕你拒绝。”

岳芸洱当然知道秦允宗绝非看上去的那么善意。

她说,“我没什么可以帮你的。”

“那倒是。”秦允宗点头,“但是何源可以。”

“那你应该去找何源。”

“何源能够帮我,我还要找你过来吗?”秦允宗说,“放心吧,小耳朵,秦叔叔不会对你做什么的,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做,我就让你回去,绝对不伤你,要是不听话……秦叔叔可不会保证,会不会对你做什么,不雅的事情。”

岳芸洱心惊的看着他。

“来,看看秦叔叔给你准备的台词。”

“我和何源的关系,真的没有到可以左右他的地步。”

“没试过怎么知道!”秦允宗冷声,“而我不想浪费时间!”

岳芸洱不得不从秦允宗手上拿过台词,迅速地看着。

秦允宗说,“按照我说的做,只要何源答应了给我们秦氏融资签订了合同,我就放了你。提醒你,别给我耍花样,反正我也逼到了极限,我家没了,儿子被你算计进了监狱,我大不了也就是一死,拉着你一起陪葬!你大概都不知道,这样的方式是我儿子想出来的吧,他让我绑架你威胁何源,而后,让我找个好的律师给他判刑轻一点!”

岳芸洱猜想,秦梓豪让秦允宗说的远不止这些。

但此刻,她只能顺从。

顺从的拿起电话。

她不想坑了何源,可是……

她不自觉的摸了摸肚子。

她拨打了何源的号码。

那边接听,“你好。”

“是我,何源。”

“什么事儿?”何源有些冷漠。

“我在秦叔叔这边。”岳芸洱开口。

“谁?”何源脸色一下就变了。

“秦允宗叔叔。”

何源紧捏着手机。

“秦叔叔说,项目的事情……”岳芸洱不想说。

真的不想。

为了弄吴小欣,她让何源在董事会面前如此难做,还亏了好多钱,这次为了一个秦梓豪,把本来可以得手的秦氏集团又这么,拱手让出……

秦允宗看着岳芸洱脸色陡变。

他想了想,猛地一下将手机抢了过去,“何总,是我,秦允宗。”

“秦董事长有何吩咐?”

“何总见外了,不过就是把自己的世侄女叫回家做客而已。刚刚和小耳朵聊得尽兴,谈了我们项目的事情,小耳朵说可以帮我说说好话,让何总和我们秦氏合作,合同我都准备好了,你同意,我就让我的助理送过来,我已经签字盖章了,你签好了给我的助理,然后将该打的款项打过来,我会亲自送小耳朵回来的。”

何源脸色阴冷无比。

“以何总的实力,下午四点前应该可以到位吧?”秦允宗威胁。

何源紧捏着手机,“秦董事长,还希望你可以好好照顾岳芸洱。”

“那是一定的!”

何源挂断了电话。

岳芸洱在秦允宗的手上。

秦允宗果真是逼急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吗?!

何源冷静,冷静的给夏绵绵拨打电话。

那边接通。

何源直截了当,“岳芸洱现在有危险,而我要签订一份和秦氏合作的合同,合同是上次我们落标的项目,收益对半,现在没时间给董事会汇报所以直接给你汇报,合作的项目资金由我私人支付,利润归夏氏。”

“何总裁谈个恋爱,是准备把自己弄倾家荡产了去。”那边调侃。

何源说,“麻烦了。”

因为不想耽搁时间。

在岳芸洱的事情上,他根本就不敢……犹豫。

他这辈子,早晚会死在岳芸洱的手上。

“何源。”夏绵绵感觉到何源欲挂断电话的举动,叫住他,“岳芸洱的危险你可以简单给我说一下。”

何源那一刻有些愣怔,当然他也知道夏绵绵的身份背景不一般,却不敢轻易冒险。

“放心,没有把握的事情我不会做。”意思是,如果不能顺利帮助岳芸洱,她不会轻易出手。

何源信任夏绵绵,无条件的信任,他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此刻,岳芸洱现在在秦允宗的手上,如果我不答应合同的事情,他就会对岳芸洱不利,我不敢想象他会对岳芸洱做什么,她怀孕了。”

“岳芸洱可能会在的地方,你现在能冷静的想一想吗?”夏绵绵完全能够听到何源故作沉稳中的慌张。

何源努力让自己冷静的思考,他说,“刚刚秦允宗说他带岳芸洱回家做客……”

“你把地址给我。”夏绵绵淡淡然,真的是平静到好像不是什么大事儿一般,她说,“你自己手上的事情自己做,我有好消息会通知你。”

“绵绵。”何源叫着她,“岳芸洱的安全……”

“你妻儿的安全,我保证不会从我手上失误。”

“谢谢你。”

“客气了,有好消息再说!”

夏绵绵挂断了电话。

她收到了何源发来的地址,简单的换了一套外出服,走了出去。

走出去,敲开了另外一套房间的门。

房门打开,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出现,“小姐你找谁?”

“别装了,有多少人跟着我一起,我现在要去救人。”

“……”里面的人看着他。

“你可以汇报一声,答应了就到地下车库来找我。”

里面的男人连忙关了门。

夏绵绵直接走向电梯下车库,没想过不会答应。

就算不答应,其实她一个人也行。

她猜想,这种小打小闹,还至于她太兴师动众。

但……算了。

谁让龟毛的何源,这么不放心他老婆和孩子!

夏绵绵坐进自己的小车内。

刚点火,车库下来了5个人。

一个男人上前,恭敬道,“够吗?”

“大概够了吧。”

意思是……还可以更多?!

夏绵绵嘴角一勾,一脚油门直接踩了出去!

------题外话------

宅觉得,有些心结也该在适当的时候打开了。

好啦。

明天见。

今天最后一天的月票别忘了,否则你们的宅会好伤心好伤心的,(*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