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营救成功,矛盾激化的表白!/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家别墅。

岳芸洱坐在沙发上,一直在警惕的看着秦允宗。

秦允宗也在等待,等待何源的结果。

岳芸洱咬牙开口道,“秦叔,我真不觉得何源会真的听信你,他是一个商人,成功的商人,她不会为了我遭人威胁,而且,我真的和他关系没有你想的那么好,我只是他的情妇而已,秦梓豪应该给你说过!”

“我说过,试过才知道他到底对你如何。”秦允宗狠狠地说道,“岳芸洱,你应该感谢我,不这样你怎么知道何源到底在不在乎你?像你这样的女人要是真的得到了何源的喜欢,不就是三辈子修来的福分吗?你不应该怪我你应该感谢我让你重新有机会嫁入豪门!”

“我没这么贪心。”

“不管你心里怎么想的,你也应该祈祷,何源会帮你,否则……”秦允宗冷笑,“梓豪让我好好对你!”

岳芸洱就知道,秦梓豪绝对不会轻易放了她。

“早知道我真不应该让梓豪来找你,亏了被你害到这个地步,早知道我应该直接这么威胁何源!”

“什么早知道……秦叔叔,你不过就是怕自己犯法而已,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你也不会走这一步!”岳芸洱说道,“你也不过是在算计你儿子而已!”

“一派胡言,我也没空和你多说!”秦允宗动怒。

越是被人戳中了越是会不受控制。

岳芸洱安静了下来。

此刻,也不敢真的刺激了秦允宗。

如果只是她自己……

只是她自己,她可能会像上一次那样,就像秦梓豪强迫她那样疯狂的反抗,她不想给何源带来任何麻烦,但是现在不行……

她怀了何源的孩子。

尽管这个孩子可能不是那么光明,但她很爱他。

很爱,她和何源的孩子。

她隐忍着隐忍着。

她不知道外面都发生了什么,而此刻,也丝毫没有传来那边的消息。

大厅中显得寂静无比。

想来,秦允宗也是紧张的,紧张到说不出一个字。

突然。

耳边似乎有什么动静。

岳芸洱惊吓。

不只是岳芸洱,秦允宗也忍不住往外看了一眼。

什么声音。

貌似是脚步声。

秦允宗脸色一变,他让人出去看看,同时让人将岳芸洱带上楼。

那个被指挥的男人连忙走向客厅大门口,打开。

打开那一瞬间。

双手猛地举高。

因为,面前的人拿着的是,目前最先进的重型武器,直接对着他的脑袋。

直接吓出了一身冷汗。

“谁?!”秦允宗走过去。

走过去,也看到了面前的三个体型彪悍一脸冷血的男人,手上拿着武器,脸上冷血得吓人。

“你们是谁?你们别乱来!”三个男人根本就不为所动,脚步直接往大厅走去。

秦允宗不由得往后退。

那个大汉也吓得哆嗦。

“你你你别吓我,家伙是假的吧,你以为我会相信……”

“砰!”

一记子弹迸发。

安装了消音器,却依然很响。

很响亮的直接打进了墙壁里,很深很深的凹陷。

秦允宗一下被吓到了。

双腿一软。

连忙开口道,“大哥大哥,你冷静点,有什么事情好商量,你们找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没得罪过什么人,你们放过我,我现在也没钱了,我真的一点钱都没有,反而外债累累!”

面前的三哥彪悍男人根本就没说话,就是这么冷血的用枪对准面前人的脑袋。

与此同时。

2楼上。

另外两个彪悍男人已经灵活的翻窗去了2楼。

刚到走廊,就看到岳芸洱被两个男人桎梏着,走在走廊上。

两个大汉看着来人,惊吓的说道,“你们是谁?”

“放了她!”彪悍男人手举重型武器。

两个大汉惊吓。

“我再说一次!”男人重复。

大汉吓得直接将岳芸洱放开了。

岳芸洱也被眼前的人吓到了。

她看着他们,“你们是谁?是来救我的还是来杀我的?”

彪悍男人不说话,感觉很冷很吓人。

岳芸洱真的转身就想跑,那一刻腿脚却突然使不出力气一般,被眼前的一幕惊吓。

不只是她如此。

身边的两个大汉也被吓得不敢动弹,不敢有任何反应。

“现在知道怕了?”走廊深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女性嗓音,似乎还带着调侃。

岳芸洱连忙看过去。

夏绵绵?!

是夏绵绵?!

她没有眼花吗?

夏绵绵走过去,走过去的时候,面前两个特别强势的男人恭敬地给她让路,岳芸洱觉得电视上的黑帮老大可能也不过如此,甚至娇小的夏绵绵站在两个彪悍男人面前却一点都不觉得被碾压的气势,反而霸气无比!

她直接傻眼。

夏绵绵轻轻的笑了一下,“走吧,我送你回去。何源该急死了。”

“绵绵,现在的情况……还有这些人……”

“这个时候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让何源这个记仇的男人,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对你公报私仇吧,说不定会激动到,让你足不出户哦!”

岳芸洱咬唇。

她倒是希望何源对她惩罚,就是惩罚而已。

她其实怕……何源会对她不闻不问。

上午的时候,他们吵架了。

她轻咬着嘴唇,和夏绵绵一起下楼。

楼下秦允宗几乎已经吓傻,看着岳芸洱还有其他人一起下楼也不敢大声说话,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岳芸洱还有这个架势,亦或者何源还有这些,这些人一眼就可以看上去不简单,很不简单。

不是他这么大把岁数接触过的世界。

岳芸洱也没有再看秦允宗一眼,跟着夏绵绵离开了。

坐在夏绵绵的跑车上。

夏绵绵考虑到她怀孕了所以开得还算不快,她一边开车一边挂上蓝牙,“合同签了吗?”

“正准备签了。”

“可以不用签了,你老婆我给你救出来了。”夏绵绵淡淡地说道,但就是这份淡然,让人觉得霸气十足。

“绵绵……”

夏绵绵直接把蓝牙递给岳芸洱。

岳芸洱拿过来,说道,“何源,我没事儿。”

“嗯。”何源应了一声。

岳芸洱感觉不到他的情绪。

“我……”

“把电话给夏绵绵。”何源冷漠的说道。

岳芸洱咬唇,将手机递还给了夏绵绵。

夏绵绵微微一笑,她猜想何源这种男人该是记仇了。

记仇,某小女人不会自我保护!

还总是自作主张。

她开口,“怎么了,不多说两句。”

“不用了,谢谢你。”

“谢我倒不必了,毕竟我蹭了那么多顿免费的晚餐。是时候总该有点回报的不是,也让我以后蹭饭可以理所当然。”

“嗯。”何源点头,有些话也不需要说太多。

反而,虚伪!

“我现在送她回家还是送到夏氏来?”

“送她回去吧。”

“好。”夏绵绵挂断电话。

她一边开着车一边对着岳芸洱说道,“何源让我送你回去,你最好回家表现乖一点,何源记仇得很。”

“嗯,我知道。”

“话说……”夏绵绵悠闲地开着车,眼眸看了一眼身后跟着的轿车,依然这么淡淡然的说道,“我感觉,何源好像觉得你不太喜欢他?”

“……”岳芸洱看着夏绵绵。

“也不知道他那股神经感觉出来你不喜欢他的。”夏绵绵似乎带着些嘲笑的意思,就是在嘲笑何源的笨,“不过,有时候男人就是很蠢的,特别容易钻牛角尖,有些事情还是要说明白的比较好。”

“嗯。”岳芸洱点头。

连其他人都能够看出来,他们之间好像矛盾很深。

夏绵绵简单说了几句之后,就不再多说了。

感情的事情谁能够真的说得出谁对谁错呢?!

她嘴角淡淡的笑着,也让自己,云淡风轻。

轿跑到达车库。

夏绵绵和岳芸洱一起上电梯一起回去。

夏绵绵回的自己的家门,岳芸洱也回的自己的家门。

家里面岳芸轩在,看着自己姐姐突然回来有些诧异,“姐,你今天不上班吗?”

“遇到点事情就回来了。”岳芸洱不想把那些事情告诉岳芸轩。

她总觉得,很多危险很多龌龊不堪的事情,就她一个人知道就好了,其他人不知道最好,那些事情就隐藏在阴暗的角落,她一个人承受就行了。

“什么事情啊?你看上去脸色好像不对。”

“我想去休息一下,我有点困了。”岳芸洱说,“轩轩你今天先回去吧,我今天有点事情要给何源说,你可能……”

“怎么了,你们吵架了?”

“算是吧。”

“姐,你还是对何源哥好点吧,他喜欢你也喜欢得挺不容易的。总之我不知道何源哥暗地里都做了什么,反正,我能够感觉到,之前他父母的强烈反对到现在的睁眼闭眼,何源哥肯定花了很多心思。还有啊,男人很不喜欢被骗的,不只是男人,女人也不喜欢吧,如果何源哥什么事情都瞒着你你会不会很不喜欢,会不会胡思乱想,将心比心,你还是不要只是一味的讨好何源哥,你多给他点安全感吧。”

“我以为我用我的方式对他好就算好,没想到,真的不是。”

“你有时候觉得的好,并不代表他就觉得。比如吧,我今天问你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猜想应该是一些不想让我知道的不太好的事情,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我却一点都不开心,因为我觉得你不够信任我,我希望我们是两姐弟,有什么都可以一起分担,我不想看到什么事情倒是你一个人扛,那样我会觉得我自己,很没用!”

岳芸洱咬着唇听着她弟弟的指控。

她果然都在自以为是。

“那我就先走了,等何源哥过来了你好好和他说,别骗他了,别隐瞒他什么,男人其实有时候要求很简单,就只是希望自己的女人,可以全身心的依靠他信任他。”岳芸轩笑,“搞得我都像爱情专家了,不过总之,姐你一定不要再想着去瞒着什么了!如果他真的会介意你的一些事情,早晚他都会介意,而如果他不介意,你这样的行为只是在让他介意。”

“嗯。”岳芸洱微笑着点头。

岳芸轩不再多说。

他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就直接离开了。

他很识趣,当然要给他们留下足够的空间。

岳芸洱在岳芸轩走了之后,坐在沙发上有些发呆。

刚刚和何源通电话的冷漠她完全能够感觉得到,她想到上午的时候何源说,说以为再也不会主动问她一句,大概是真的伤到了何源,而她现在真的不仅仅只是怕他离开自己,她是真的很喜欢他,越来越喜欢,而且越来越不明白,高中时候的自己是不是就已经喜欢了……

她咬牙,拿起电话编辑短信,“何源,今天下班后到家里吃饭吧,我做你爱吃的红烧鲫鱼。”

她有些紧张的等待着她的回复。

心口有些忐忑,忐忑。

渐渐平静。

毕竟手机里面一片平静,何源没有回她。

她想了想,又编辑了一条短信,“何源你还想吃什么,我现在去买?”

那边依然什么都么有回复。

岳芸洱拿起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

岳芸洱正想说话。

那边直白道,“我在开会,很忙。”

电话就被这么挂断了。

岳芸洱看着屏幕上“通话结束”的字样发呆。

何源好像真的很生气。

她要怎么样给他解释……

解释,她不愿意给他说那些事情的原因。

一天,就在岳芸洱的各种焦虑中度过。

岳芸洱依然一个人在家等何源。

岳芸轩被她支开了,夏绵绵似乎总能够知道别人的需求一般,找了个借口说晚上有事儿就不来吃饭了,实际上,就是再给她留下好额何源相处的事情,而何源迟迟没来,她甚至都不知道,何源会不会来。

可能,可能真的就回去了。

下班时间是5点半,这里离公司这么近,最多半个小时就可以到,然而现在已经7点了。

她做的饭菜都已经凉了。

她要不要再给何源拨打一个电话,还是说……再等等。

再等等吧。

又等了半个小时。

何源可能不会来了。

何源要是会来,不会挨到这么晚。

她起身,准备去吃东西。

她怀孕了,不能饿了自己。

但今晚做得实在有些多,她根本就不可能吃完,想了想,腾出了两份菜准备送到夏绵绵家去,子倾喜欢吃的可乐鸡翅,当子倾的夜宵也好。

这么想着,她拿着菜打开了家门。

一打开。

却看到了门口处站着的一个男人。

站着的,何源。

她惊讶的看着他。

她不知道他来了多久了,显然不是刚刚才到。

他来了,为什么不进来。

岳芸洱咬着唇,“何源。”

何源看着面前的岳芸洱,什么都没说,直接走进了家里。

岳芸洱也没打算把菜送过去了,跟着何源回到了客厅,连忙问道,“何源你吃过晚餐了吗?正好我还没吃,我们一起吃吧。”

何源似乎回头看了她一眼。

他走向饭桌。

撇开岳芸洱手上的菜,桌子上都还很丰盛,大多数都是他喜欢吃的。

岳芸洱又想这么来讨好自己吗?!

他其实一下班就过来了。

抗拒不了自己内心的想法,一天在公司上班不是因为太忙他逼迫自己,他可能早就过来了,没人知道,当他接到秦允宗电话时的慌张,他果然很爱很爱岳芸洱,果然很爱很爱。

就算心都凉透了,也是。

从高中到现在到以后的将来到很久很久,他大概都很难改变了。

“菜好像有些凉了,我去重新打热一下。”岳芸洱笑着说道,那边温柔的小心翼翼。

何源直接将岳芸洱手上端着的菜拿了过来,转身走向了厨房。

岳芸洱看着何源冷漠的背影,心口也会有些慌张也会有些难受。

她有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和何源好好交谈,她好像说什么,他都不太信。

她鼓起勇气走向厨房中的何源,何源背对着自己,她感觉不到他的温度,他好像总是你自己很远。

从他们后来的相遇开始,他们之间的身份地位就有着很大的悬殊,她承认她其实很自卑,她总觉得自己配不上何源,总觉得自己名不正言不顺,尽管,她一心想要嫁给他,她以为她那么不好,她以后会用对他好的方式来弥补自己的欠缺,她做了那么多,却将她和何源越推越远。

她心口微痛,双手张开,从后面抱着何源,脸埋在了何源的后背上,她在紧紧的靠近他。

那个被她抱住的男人心口一紧。

不管心里如何的说服自己,但他就是没办法,掰开她的双手推开她。

不管她是不是爱自己,他都做不到,让她离开。

他喉咙微动。

他是不是应该假装一点都不生气,然后两个人过着言不由衷的生活。

至少这样,他们之间的世界可以看上去很太平。

“何源,今天的事情你生气了吗?”岳芸洱主动开口。

今天的事情……

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情。

早上看到新闻秦梓豪被拘捕,而他们之间吵了一架,再然后岳芸洱被秦允宗控制,接着被绵绵救了出来,然后,他不留余地的将秦氏打压报复,让秦氏在未来不到一周的时间宣布破产,从而夏氏进行收购。

他今天很忙。

忙得什么都不想去想,甚至不想去想岳芸洱。

而他却还是会看着她发来的短信出神,好几次都会忍不住回复,终究,还是忍了。

忍到下班直接到了她家门口却固执的不想进去。

他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态度去面对,这么假惺惺的岳芸洱,他怕他演技不好容易穿帮。

“何源,我今天是我不对,我没想过秦允宗会这么用我来要挟你,我以后出行一定不会再一个人了,我以后一定会叫上我弟弟一起的,我会保证我自己的安全。”

“嗯。”何源点头。

不想说了。

也不想听了。

他来这里,他告诉自己,就是来看看她,就是让她看看自己。

他们之后的日子,就这样吧。

既然,他爱她。

何源冷漠的将菜打热,一盘一盘。

岳芸洱一直搂抱着他的身体,一直没有放手。

何源推开岳芸洱的手。

岳芸洱看着他。

“吃饭了。”何源淡淡地说道。

这一刻的何源好像又变了。

刚刚的冷漠,现在变成了……平淡。

对她的平淡,对她的默然。

她咬唇,跟着何源一起走向餐桌。

两个人吃饭,很安静。

岳芸洱主动给何源夹菜。

何源也只是礼节性的说着谢谢,就什么都不再多说。

吃过晚饭之后,岳芸洱去洗碗。

何源直接接了过去。

他希望,围着她的围裙。

岳芸洱过去陪他,就是从后面抱着他,感觉很亲昵。

但何源没有给她任何回应。

洗完碗之后,两个人又回到了客厅沙发上。

“何源你喜欢看什么电视节目,我帮你找?”岳芸洱拿起遥控器。

何源却说,“不早了,我回去了。”

“何源。”岳芸洱有些紧张的拉住他,“今晚可以不用回去吗?”

何源看着她。

岳芸洱说,“我想你留下来可以吗?”

“所以你是想用你的身体来报答我是吗?”何源问。

淡淡的口吻,显得那么的冷漠。

岳芸洱一怔。

何源说,“不用了岳芸洱。”

不用了。

岳芸洱看着何源的模样,看着他那么平淡无奇的脸色。

何源似乎也不想多说,起身就准备离开。

“何源,我主动对你的好,你是不是都不相信我是真心的?”岳芸洱问他,在他要离开的那一刻,大声地问他。

“你要我怎么回答你?”何源看着她,“我说是,你会给我解释吗?我说不是,你又会持续的如此。我其实有点厌烦了,但又做不到和你分开,倒不如就这样也好……”

“我爱你这句话,你信吗?”岳芸洱看着他。

何源没有回答。

显然是不信的。

“我承认,在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我真的没有爱你,我只是因为内疚,内疚曾经对你做的一切,我单纯的只是想要报答你,我单纯的因为想要利用你来帮我达成所愿,所以只想要对你好来弥补。但是现在不是了,不是了!”岳芸洱突然有些激动。

何源看着她。

岳芸洱很少这么激动,她对他总是温柔体贴,殷勤满满。

“我真的很爱你,但是我发现,这句话传递到你的心里好难!我好像说什么,你都不相信,我今天在家想了一天,我想我应该怎么开口,我想我应该怎么才能够让你知道我很爱你,我想了很多很多,而我都不明白我要怎么做才行,我甚至觉得,我对你更好,你会更不喜欢,我到底应该怎么做?”岳芸洱看着他,眼眶很红。

何源喉咙微动。

他真的都差点被此刻的岳芸洱说动了。

甚至那一刻很想说,算了。

他可以当做她很爱自己。

“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我背着你都做了什么吗?”岳芸洱说,喃喃的说道。

何源抿唇。

“而我不想说只是因为不想让你知道到底有多不堪。但对比起那些不堪的过去和我做的不堪的事实被你发现,我更怕你对我产生芥蒂,我更怕你不要我,不要我不是因为害怕失去你这样的靠山,我不否认我喜欢你的钱财你的地位,但真正意义上,我是怕我失去了自己最爱的。”岳芸洱说,说,眼眶红透了的说道,“我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岳芸洱了,即使小的时候刁蛮任性,我从没有过害人之心,但现在,我什么心都有了,只要那个人惹到了我。”

“对,吴小欣是我故意的,吴小欣联合秦梓豪一起陷害我,让秦梓豪来强奸我,我咽不下这口气,明知道吴小欣做了什么损坏了你的利益我也依然以报复为前提,我就是想要让吴小欣身败名裂。对,秦梓豪雇凶强奸邱柒柒的事情是我做的,我为了让秦梓豪坐牢,为了让他得到报应所以故意让他去找人轮奸了邱柒柒,我答应秦梓豪等他做了之后就帮忙让你和他们秦氏合作,然而我只是为了算计秦梓豪而已,这样一来,一方面可以让秦梓豪犯罪,一方面,还能让邱柒柒加倍体会我当年遭遇的一切!当年,我是被邱柒柒叫的人强暴的,那个时候我毫无反抗之力,我毫无!”

岳芸洱说出来的时候,身体都在发抖,身体都在发抖。

何源看着她的模样,心口微动。

“我就是这么残忍,我就是为了达到目的誓不罢休,甚至这个孩子,这个肚子里面的孩子,也是因为我想要嫁给你故意的。是啊,我受够了那种被人欺凌的日子了,我想与其被所有人看不起,还不如就委屈在你一个人的身上,还不如就一直一直讨好你一个人就好了,而我明知道这样会对你产生很大的影响,特别是你父母之间的影响,我很清楚你和你父母的感情但却还是自私自利的想要嫁给你,想要留在你身边,让你给我强大的身份,让我再也不用看人脸色再也不用那么卑微。”

“可是何源……”岳芸洱说,“做了那么多,我才知道,原来我真的很爱你,是真的。因为很爱你,所以很怕失去,所以才会更加的想要对你好,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心地善良的岳芸洱了,我如果不爱你我不会做到这个地步,我如果不爱你,我不会那么心痛那么难受,我如果不爱你,我不会这么想要讨好你求着你不要离开我。真的,真的真的不是为了报答,我现在没有这么好心了,好心到因为对你的内疚什么都可以。所以这次……这次你相信我好吗?我的能力有限,我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够让你知道,我说的话是真心的。”

何源眼眸直直的看着岳芸洱,看着她红润的眼眶,流出了一道眼泪。

“何源,你相信我好不好,你相信我……”岳芸洱看着他的脸颊,对视着他的眼眸,真的很真诚。

“我相信你。”何源说,声音有些暗哑。

但是那一刻岳芸洱却不知道何源是不是真的。

这是不是就是,她之前做了那么多的报应。

她搂抱着何源的脖子,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内心的情绪,就只能用行动去诉说。

她闭着眼睛,嘴唇亲吻着他的嘴唇。

女人不是对谁都可以这样的。

至少,秦梓豪想要这么对她的时候,她只有一个想法,恶心!

无止境的恶心以及疯狂的反抗!

她小舌头伸进去。

他总是会默许她的任何小动作。

但是她感觉不到她的回应。

她眼泪流得更猛了。

她放开他,放开他的唇瓣,她说,“何源,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你相信,我那么那么爱你,那么那么爱你……”

真的爱到好怕失去!

------题外话------

达拉,下午有二更哦。

(* ̄3)(ε ̄*)

翻月了,大家都有新月票了。

所以是不是也应该动动手指头了。

那啥,别质疑小耳朵了,小耳朵有小耳朵的难堪!

好啦。

依旧爱你们的宅,飘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