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坦诚以待,崩溃大哭?!/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客厅中。

岳芸洱对着何源哭。

哭得很无助。

何源看着她的模样,有些心疼。

他不是不相信她,而是,不知道该如何去相信。

岳芸洱给过他太多错误的信息,他不知道该怎么去说服自己。

他声音暖和了很多,他说,“别哭了。”

岳芸洱根本就没办法停止眼泪。

她泪眼模糊的看着何源,“我那么喜欢你,为什么你就是感觉不到?我喜欢到害怕你发现我的一点点不好,害怕你发现我内心的阴暗,害怕你发现了之后就不爱我了,我伪装自己让你以为我还是原来那个我,我伪装自己怕你就这么不爱我了,我做了这么多,我知道我出发点不好,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

岳芸洱越来越失控。

失控到,好像触发了什么一般,话语停都停不下来。

“我什么都没有,我什么都没有!我长得也不是很漂亮,虽然比周围的人好看一点,但是真正的在上流社会也就是一个柴火妞,扔在人群中你都找不出来我是谁!我还有那么多黑历史,我不是处女,我被人糟蹋过,我成绩也不好,我甚至高中都没有读过,你们开会的时候我太专业的词汇我都听不懂,我要去查资料查好久,我还坐牢过,不管什么原因但结果就是我有留档了,以后我们的孩子连政审都过不了,他要是想当兵都不行!”

岳芸洱说。

继续说。

就是没办法控制自己。

她说,“我这么多不好,我怎么配得上你,我怎么能够让你对我不厌烦怎么让你一直喜欢我,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只能对你好,只能对你更好,我只能把自己的所有都给你,我只能这么去爱你,可是你居然不领情,你居然还凶我,你居然还冷淡我,你居然以为,我只是因为你的钱,虽然我是很喜欢,当我更喜欢的是,那个钱是你的,不是其他谁的。否则何源,我为什么一定要和你在一起,秦梓豪也喜欢我的,我很清楚!”

何源看着岳芸洱。

岳芸洱哭着大声地说道,“秦梓豪也很喜欢我的,都是当情妇我为什么要选择你!秦梓豪也可以给我买很多好看的衣服给我买房子给我买大钻石,我同样是伺候男人我为什么一定要找你,秦梓豪还是我的青梅竹马!”

何源愣怔。

被岳芸洱说得有些,懵逼。

此刻的岳芸洱分明和之前不同,恍惚让他看到了曾经那个刁蛮任性又有点蛮不讲理的大小姐。

“你说,何源你说,我为什么一定要找你,我为什么一定要和你上床,为什么你碰我我一点都不恶心甚至很期待,秦梓豪碰我的时候我真的很想杀了他,为什么啊?!你告诉我,我就只是因为我怕失去你吗?怕到我连我自己都要骗!”

何源喉咙微动。

隐约觉得,好像自己确实错怪了她什么。

但固执的性格又不愿意承认。

何源的沉默让岳芸洱情绪一直在膨胀,她指着何源的鼻子,“你为什么这么记仇,你为什么这么记仇你说!不就是高中的时候因为不懂事惹了你吗,你就要记我一辈子是不是!我当初想要给你解释,我爸去学校找校长的事情我真的半点都不清楚,但是你就是不听,你还让我滚,你还要让我再也不要出现在你面,你就是不听我解释,你说我信任你,你信任过我吗?你信任过我吗?你相信我根本就不可能让我爸去学校让你做检讨吗?你相信我当初真的好内疚好内疚内疚到真的想把自己的心都挖出来给你看看嘛?!”

“还有还有!”岳芸洱不歇气的说道,“当初我被人强奸了,我当时很无助,我去找了秦梓豪,秦梓豪把我拒之门外,我去找你了,我到你家楼下找你了,我看到你还开着灯光,我看到你还在学习但是我不敢上楼去找你,我怕你不原谅我我怕你推开我,那个时候我真的好想你可以推开窗户,哪怕让我看一眼也好,但是我不敢,因为你说你再也不想见到我,因为我怕我的出现让你厌烦,我怕我的出现又影响到你的成绩影响到了你的大好人生,而我的世界早就毁得一塌糊涂了!”

“你来找过我?”何源惊讶。

惊讶的看着岳芸洱。

那个时候的她,到底抱着在呢么样的心情站在他家楼下的。

他甚至可以想象,当初伤痕累累的岳芸洱,孤独的站在那里的时候,有多么的无助有多么的可怜。

“是啊,我走路过来的,我脚都磨破了,分明都走到你家楼下了却不敢真的去找你,你以为我真的是没有良心的吗,我在监狱的时候,想的最多的就是你,我好不容易放下了所有恩怨接受自己的惨痛人生,可是你突然出现了,是你先招惹我的何源,是你买我的情趣用品是你说想要和我用是你说给我钱让我回到有钱人的生活,是你给了我希望……”

“而你在招惹了我之后,真的给了我希望,给了我救赎给我带来了这么多光明,让我爱爱到失去自己,你却转身又说,你不相信我,不相信我对你是真心的,你到底想我怎么样?我做什么你都说不对,我做什么你都说我是在惺惺作态,你要我把心都挖出来给你看吗,给你看吗?!”

岳芸洱抓着何源的手,放在她胸口的位置。

何源手指微动。

看着岳芸洱无法掩饰的情绪一直在波涛汹涌。

“凭什么你就要来怀疑我,凭什么我就不能怀疑你对我的感情!你从来没有给我一个让我觉得很安心的感觉,我知道你喜欢我,我能够感觉到你喜欢我,可是你喜欢我给了我安全感吗?孩子是我算计来的,你父母是因为我有了孩子才勉强接受我的,你甚至还有一个正正经经的女朋友!我能有什么办法何源,你告诉我,我能有什么办法让你爱我,一辈子爱我……”

岳芸洱吼得有些难受。

她到底有什么办法,她除了无限的讨好何源之外,她还能怎么样?!

她们之间的身份地位悬殊那么大。

岳芸洱眼泪完全是在崩溃,完全是洒水车一般的狂涌不止,“我不过就是一个小女子而已,我又不能痛打一顿,让你屈服我的淫威之下……”

何源越听心口越听。

原来他的岳芸洱,心里藏了这么大的委屈。

他手指抚上她的脸颊,帮她擦拭眼泪,声音温柔,“别哭了,我现在都相信你,我相信你对我的真心,以后也不会怀疑你了。”

“呜呜……”岳芸洱还是很委屈,大大的眼睛眼眸嘿嘿的闪烁着小孩子般的委屈何单纯。

“别哭了,乖。”何源哄她。

“呜呜呜呜哇……”岳芸洱一直在哭。

哭得一副要断气了的样子。

“别哭了,是我不好,我不该怀疑,我不该觉得你你不爱我,我不该觉得你接近我只是为了我的钱,我更不会因为你想要报仇而不爱你了,你别哭了行吗?”

哭得他心都碎了。

“呜呜哇……”岳芸洱依然不停地哭泣。

眼泪就像没办法关掉的水龙头一般。

何源都不知道,女人怎么这么能哭。

有时候他也想哭,但怎么都不可能哭得像岳芸洱这般,这般……毫无形象!

岳芸洱刚开始还能隐忍着稍微控制自己的声音。

哭了一会儿觉得不怎么解气,直接变成了嗷嗷大哭。

“……”何源被她完全搞懵逼。

女人的眼泪,怎么能这样!

他完全无措了。

手忙脚乱的一边帮她擦眼泪一边又想把她搂进怀抱里,他说,“我知道了,都知道你的委屈了,是我不好,是我没有把话说清楚,是我没有给你安全感,以后都不会了,你就别哭了行吗?!”

到底谁比较委屈啊!

何源真的无语到了极限。

他知道她的难受了,但是他也很委屈啊,就像夏绵绵说的,谈个恋爱差点倾家破产了,还想要他怎样。

这个女人,生来就是为了折磨他的是吗?!

他不得不捧起她的脸颊,对着她嗷嗷哭泣的嘴唇,亲了下去。

岳芸洱哭得正起劲,就感觉到自己的唇瓣被何源的嘴唇覆盖,那么温暖的触碰,何源也没有将舌头伸进去,好像就是为了安慰她让她不再哭了一般,温柔的吻着她,嘴角还有她的眼泪,带着咸咸的味道。

“呜呜……”岳芸洱被何源捂住小嘴唇,嘴里还是会发出一些抽泣的嗓音。

但明显小了很多。

好久。

何源感觉到岳芸洱好像平静了些,才放开了她的唇瓣,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哭泣而红彤彤甚至好看的脸蛋,身体那一刻不由得还在不停地抽泣。

“乖,别哭了,今晚我留下来陪你。”

“嗯……呜呜……”岳芸洱点头,点头还在呜呜抽泣。

“要怎么样才不哭了?”何源感觉那一刻再哄一个孩子。

岳芸洱怎么就这么能哭。

“不知道,我就是停不下来……呜……呜!”岳芸洱也很难受。

她不想哭了。

但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这么发泄过了,其实她很压抑,她压抑了很长时间了,每次受到委屈每次心里有什么不舒服的时候,她都是忍着忍着,忍久了好像就成了一种习惯,忍久了好像就没有了脾气不懂得发泄了。

她从没想到,真的哭出来那一刻,会突然就像一下子放下了很多,突然一下子就看开了很多一般,身心好像都放轻松了,不再那么沉甸甸不再背着那么多的包袱。

“怎么像个孩子一样。”何源宠溺。

“何源,呜……那你以后还嫌不嫌弃我……呜……”岳芸洱问他。

说了那么多她不堪的事情,他会不会因此就不爱她了。

“我承认,你做的事情我不予苟同,在我的世界里,凡是都可以将就法律的,很多事情我相信人世间只有一个公平在,但是……”何源深情的眼眸看着她,“我对你从来都没有底线。”

所以你做什么,他都认。

岳芸洱鼻子一酸。

她很感动。

她真的很长很长一段时间觉得自己可能再也感受不到来自他人的温暖和宠溺了,再也感受不到以往她父母对她的溺爱对她的无限宽容,她缺失很多。

缺失很多,心里的温暖。

岳芸洱扑进何源的怀抱里,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

她从来没想过,她还能这么幸福。

还能抓到幸福。

何源将岳芸洱抱在怀里,她的身体还在不由自主的抽泣。

他说,“说了那么多你的感受,想不想听听我内心是怎么想的?”

岳芸洱心里一紧。

她知道何源是爱她的,但何源突然的坦诚,让她还是会紧张。

她听到何源磁性的嗓音说道,“我很自私,比你自私。”

岳芸洱轻咬着唇瓣。

“我明知道自己很爱你,很爱很爱,从高中那个时候开始。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你会有那么大的魔力吸引我,但我就是爱到不可自拔,而我本来很爱你,但我却一直不给你说,但我却一直不承认,我甚至希望,有一天你可以先爱上我,然后我再爱上你,终究而言,我记仇,以前高中的对你喜欢,无疾而终。”

岳芸洱看着他。

想要让何源承认自己的心思,好难。

好难能够从他口中说出来。

“我一直强忍着自己不要去想你,甚至在听到你家里出事儿的那一刻,我还逼迫自己要觉得大快人心,谁让你这么糟蹋了我的真心。我以为过了很多年之后,我有了我的生活,你就已经不在我的世界了,但我没想到,当我们第一次同学会我走进那个包房的那一刻,第一眼看到的还是你,还是你……”何源说,大概在回忆,同学会那一次的岳芸洱。

和他印象中的千金大小姐已经完全不同。

她变得那么的收敛那么的沉默。

他一直在和同学交谈,侃侃而谈,大家都很喜欢他,以前也是,现在更是,而他看到她,却一直在回避,回避和他眼神接触,回避和他有任何要说话的机会。

那个时候他就在想,他果真会再次栽倒她的手上,但他觉得,高中的时候可以忍,这么多年过去,他成熟了那么多,应该还是会忍的。

结果没忍住。

看着她离开,他跟着离开了。

看着她在公交车站,他就停下了车。

从他让她上他车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走向了一条,不会回头的道路。

他说,“我只是自尊心无法接受我依然那么爱你而你对我却依然……没有感情。我故意找你麻烦故意靠近你就是想要和你重新在一起,而我又不甘心为什么都是我在爱,为什么你不可以爱我,所以我不坦诚我甚至想要试着交往其他女人,我以为我可以忘记你。”

“其实……我和吴小欣早就分手了,在我们上床后的第二天,我就和她提出了分手。”

岳芸人怔住。

她看着何源,没想到他和吴小欣早就没在一起了。

“而我之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你只是因为……我那作祟的自尊心,我不想让你知道,我非你不可!”

岳芸洱嘟嘴。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小气!

“我说让你当我的情妇,其实……我只是怕你不爱我所以找的一个借口,否则,我不会把自己的第一次,留给你。”

岳芸洱看着何源。

何源说什么第一次……

这种事情不是女人才会在乎的吗?!

果然何源这种斤斤计较的性格,就是把什么都算得很精明。

“孩子,不是你算计来的,是我想要的。”何源说,“不是我默许,你不可能怀孕,我不会允许自己这样的错误发生,而我之所以要这个孩子是因为我很清楚,我父母他们想要什么,孩子是我妈的软骨,她催了我很多年了,而我如果不通过这个孩子,我母亲绝对不会用友善的态度来认识你,就算我唐突的把你带回家,最后的结果也是,我妈跟我闹掰,像上次一样,高血压发作。”

“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是奉子成婚。”何源说。

说得很清楚。

岳芸洱惊讶的看着他。

他说“奉子成婚”吗?

她心口在跳动,很剧烈。

“我相信我母亲只要和你相处之后,就一定会喜欢上你,你性格不坏,而我母亲心底也不坏,她主观的不能接受你的曾经,但你真心对她她会感动,我母亲不是一个坏人,只是需要时间去慢慢地让她接受,这段时间她的所有表现你应该都能够感受到,我母亲的为人。”

“嗯,我知道,以前就知道的。”岳芸洱说,“在高中的时候发生你在全校检讨的事情之后,你母亲来找过我,我知道她很不喜欢我,但我能够感觉到,你母亲是一个知书达理的人。”

何况能够教育处何源这样的儿子,性格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所以你顺着我妈,我们都顺着她一点,你对她好,她会对你更好!”何源很笃定。

“我会把你妈妈当亲妈妈的。”岳芸洱保证!

何源嘴角笑了一下。

他说,“我还没说要结婚。”

“……”岳芸洱那一刻尴尬了。

她也没有说要嫁的。

她只是只是……表达决心而已。

她低着头。

脸红。

羞涩。

何源伸手抬起的下巴,逼迫她看着自己。

岳芸洱眼神中清澈无比。

不知道是不是哭过,黑黑的眼眸闪烁着异常神采的光芒。

就是很容易让人沦陷。

他沦陷的好像还很彻底。

“岳芸洱。”何源显得有些严肃,“你知道我今天最生气的是什么吗?”

“我对你不诚实,我隐瞒你我做的事情。”

“不是。”何源说,“我最生气的是,你不会好好保护你自己。不管是对吴小欣还是对秦梓豪邱柒柒,我谈个恋爱倾家荡产就算了,但我真的很怕,我不仅倾家荡产我还家破人亡你对吴小欣就算了,她至少还算一个单纯的背景,也不可能对你做得出来什么伤害的事情,但是秦家人还有邱家人,他们呢,你就没想过,在你教唆秦梓豪的时候,万一他录音了,万一他有证据证明是你指使的,你会不会面临法律的制裁?”

岳芸洱咬唇。

她知道秦梓豪没有这么聪明。

当然,她当时太想报复了,所以并没有考虑那么多。

“你之前说,让我帮你报复。”何源看着她。

岳芸洱也回看着他。

“从现在开始,就交给我了,行吗?!”何源一字一句。

“嗯。”岳芸洱重重的点头。

她保证!

“好啦,接下来说一件大事儿。”何源开口。

岳芸洱蹙眉。

什么大事儿?

她听到何源说,“你想嫁给我吗?”

------题外话------

达拉,二更来也。

所以求婚了。

不给点奖励,宅会哭晕在厕所的。

好啦。

小宅爱你们哦!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