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爸爸,你终于回来了!/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周后。

秦氏宣布破产。

秦氏董事长秦允宗所有财产归公重新拍卖。

夏氏收购了秦氏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成为了秦氏的最大股东,自然,秦氏中标的项目落到了夏氏集团手中,夏氏重新合作,项目开始进展。

何源有点忙。

忙着处理工作上的事情。

秦氏收购会有很多事情,何源就是一个大忙人。

岳芸洱每到下班时刻都会等他,等他一起下班。

但每次下班之后,都会有营养晚餐送达。

看上去,像是何母的手艺。

她吃过晚餐之后就坐在办公室里面无所事事的看《西方经济学》。

也不知道以后生下来的孩子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正强迫自己认真看进去。

手上的书突然本人抽走。

岳芸洱抬头看着何源。

何源将另外一本少女漫画放在了岳芸洱的手上。

岳芸洱愣怔。

这货突然这么好心。

以前不是说她什么都不懂吗?她想认真学习了这货又发什么神经啊!

“我妈说,算过了,是个女儿。”何源开口。

“怎么算的?”岳芸洱诧异。

“说是生辰八字。”何源解释。

“哦。”岳芸洱似信非信。

但不管女儿儿子吧,只要是他们的孩子她都喜欢。

所以从来没有去关心过性别。

何源好像也不是特别关心,两老比较积极。

“所以,以后别看这种一本一眼的书本了,我怕我女儿生下来性格随我。”何源说。

“随你有什么不好的?”岳芸洱问。

“不好。”何源笃定。

在感情上,很不好。

“我喜欢你以前的性格。”何源说。

岳芸洱嘟嘴,不开心,“那现在你不喜欢我的性格了?唔……”

嘴就被某人封住了。

总是喜欢吃她豆腐,总是肆无忌惮。

也不想想这是哪里?!

亲了好一会儿。

何源说,“喜不喜欢你感觉不到吗?”

“流氓。”

“还不是只对你。”何源一笑。

岳芸洱说不过何源。

但每次都会被他搞得,心跳紊乱。

他说,“你再等我一会儿,我忙完了手上的工作就下班。”

“嗯。你去忙吧,我等你。”

何源点头,回到办公室。

岳芸洱翻开少女漫画。

还是读书的时候喜欢看的,现在这么大岁数了,居然还是会被里面的甜美的剧情所吸引。

何源好像总是知道她喜欢什么。

看了好一会儿。

岳芸洱就有些困了。

现在时不时就容易打瞌睡,她也才怀孕2个月而已。

她打了个哈欠,就趴在位置上靠一会儿。

想着是靠一会儿,没想到就真的睡了过去。

何源处理完工作出来,就看到岳芸洱趴在桌上睡着了。

他嘴角带着浅笑,横抱着岳芸洱离开。

虽然很晚,因这段时间工作不少,所以加班的人也很多。

何源抱着岳芸洱下电梯的时候,就正好碰到了一些同样下班的人。

然后看到何源抱着岳芸洱,整个招呼都不知道该怎么打了。

一电梯的人就这么注目着他们,然后气氛有些尴尬。

尴尬中。

岳芸洱似乎有些迷迷糊糊的醒了。

她知道是何源的怀抱,因为再熟悉不过了,所以并没有睁开眼睛,而是继续窝在他胸口上,喃喃道,“老公,下班了吗?”

整个电梯里面的人就……懵逼了。

我滴个乖乖。

岳秘书叫总裁……老公!

而此刻他们一向不言苟笑的总裁居然应了一句,“嗯,下班了。”

声音宠溺到不行。

这这这……

没得罪过岳秘书吧,没得罪过岳秘书吧。

不过……

总裁真的好暖啊。

电梯到达。

所有人都注目着总裁抱着岳芸洱离开的背影。

总裁居然这么宠老婆,都以为,总裁不会谈恋爱。

刚刚看到岳芸洱的眼神,分明柔情似水。

这样的男人,能不能给我来一打!

此刻被人羡慕的两个人,何源已经把岳芸洱放在了后座。

岳芸洱离开了何源的怀抱,一点都不习惯。

当然她也不知道刚刚在电梯里面都发生了什么。

她睁开眼睛,看着何源,“你抱我下来的啊?”

“睡得像个小猪一样。”

“人家是孕妇。”岳芸洱反驳。

“孕妇最大。”何源妥协,亲了亲她的小嘴。

何源总是喜欢亲她。

不过也是,除了亲她他也不敢做其他了。

“你坐好了,我开车,回家再睡。”何源温柔道。

“好。”岳芸洱乖巧的点头。

何源开车。

速度很慢。

岳芸洱忍不住说道,“我弟弟开车的速度是你吩咐的?”

“嗯。”何源承认。

“我就说。那他辞职也是你要求的?”

“嗯。”

“你知道他现在的年龄容易玩物尚志吗?虽然我很信任我弟弟。”岳芸洱还是有些抱怨。

“我不会让他玩物尚志的。”

“但一直不上班……”

“他有很多事情要做。”

“你瞒着我做了什么?”岳芸洱问。

“虽然你说我是最好的,我也承认我是你人生中最好的。”何源说。

“……”何先生,你迷之自信到底是谁给你的?!

“不过,嫁妆该有的还是有。”

“什么?”

“这是个秘密。”何源嘴角一勾。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讨人厌。

每次都弄得她心痒痒的。

“对了。”何源转移话题。

“嗯?”岳芸洱看着他。

“你还打算上班吗?”

“为什么不上班?我们公司的女性孕妇不都是怀孕到产期临近了才请假的吗?我也可以的,而且我感觉肚子里面的宝宝很乖,平时反应不大。”

“那随便你吧。”何源说,“要是坚持不下来了,就不上了。回头我帮你找个助理帮你。”

“这不好吧?”

“我说了算。”

“霸道。”岳芸洱皱鼻子。

何源忍不住笑。

两个人斗着情侣之间的小嘴回到家里。

刚下电梯,就看到夏绵绵站在她自己家的门口看着他们。

“两位刚结婚就这么忙,是工作上的事情太多了?”夏绵绵直截了当。

岳芸洱有些羞涩。

何源说,“没饭吃吗?”

“废话!劳资都要饿死了!”夏绵绵不爽,“你们足足一周没有在家做晚饭了,我儿子都饿瘦了一圈!”

“回头帮你找个保姆。”

“为什么?!”

“因为我老婆只给我做饭。”

“我不介意你下厨。”夏绵绵很正经的说道。

听说何源厨艺还不错。

“既然你这么要求。”何源紧紧的牵着岳芸洱的手走到她面前,“那你回公司上班去,我在家做家庭主妇,保证你一日三餐都有大鱼大肉帮你养得珠圆玉润。”

“当我什么都没说。”夏绵绵直接进了家门。

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了过来。

岳芸洱忍不住笑。

分明夏绵绵才是大老板啊。

为什么总是被何源欺负的感觉。

何源也这么笑了笑,他带着岳芸洱回去。

岳芸洱不放心的说道,“何源,绵绵会不会真的没吃饭,要不回家了给她做点晚饭吧,还有子倾,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嗯。”何源点头。

岳芸洱看着他。

“男人也有友谊的。”何源解释。

所以就喜欢口是心非。

回到家里。

何源就动手给夏绵绵做夜宵了。

这个时候也只能是热销了。

两碗热腾腾的鸡蛋面。

岳芸洱闻着都在流口水了。

何源看着岳芸洱的模样,“想吃吗?”

岳芸洱不好意思的点头。

这两天好像胃口大了很多。

不过真的好香。

“那这碗你吃。”何源递给她一碗。

“啊?那绵绵和子倾呢?”

“我先给子倾吃,回来再重新给绵绵做。”何源说得理所当然的样子,“谁让我重色轻友。”

岳芸洱心口暖暖的。

何源总是把他的爱意传递得很明显。

和以前的那个闷骚男完全不同。

哪一种,她好像都喜欢。

她看着何源出门,自己就吃了起来。

何源端着那份面条走向夏绵绵的家门。

刚准备敲门。

他转头,看到一个男人。

一个男人出现在了走廊上。

何源顿了一下。

随即,“封先生?”

“嗯。”封逸尘点头。

微点了点头。

封逸尘穿着西装,脸上没有戴口罩,而他的脸颊异常的光滑,完全没有任何毁容的痕迹。

还是他印象中,那个帅得有点没有天理的男人。

而这么久没见,他还停留在当年学校时的样子,此刻更显成熟了些,这种模样大概会描述所有的女人。

还好。

是他出门碰到的,他家岳芸洱没看到。

他说,“你回来了。”

“嗯。”封逸尘依然点头。

淡淡的点了点头。

何源说,“绵绵平常不做饭,外卖吃不习惯,我给她做了点面条,你帮我送进去吧。”

“谢谢。”封逸尘接了过来。

接过来那一刻,何源似乎看到封逸尘压抑的手指在发抖。

所以……

是紧张吗?!

原来这个男人也会有紧张的时候。

“那我不打扰你们了,拜拜。”

封逸尘又是这么微微点头。

何源也不知道夏绵绵和封逸尘之间都发生了什么,但显然,他们之间应该产生了矛盾。

他直接走了。

不去打扰他们的世界。

封逸尘看了一眼何源的背影。

他很清楚这个男人在夏绵绵身边陪了很多年,帮了她很多。

如果说龙一是夏绵绵一直好好的活下去的鼓励,那何源就是让夏绵绵活得更自由的存在。

两个男人……

现在,走了一个。

而他算什么?!

从始至终。

他一直以为自己做了很多,对夏绵绵做了很多对她好的事情。

然而最终结果。

都是他在伤害她,把她带到危险之中,把她丢在这里一个人,这么久。

他按下门铃。

门铃响了好几声,房门打开。

伴随着有些激动的声音,“何源,你总算还有点良心。”

两个人虽然经常斗嘴,但夏绵绵就是知道,何源这个人耳根子软,岳芸洱又是有个心底太过善良的人,所以肯定看不下去她们饿肚子肯定会主动给她送上夜宵的,然而……

夜宵是到了。

但是人不对。

夏绵绵的笑容僵硬在唇瓣。

她没想到,她看到了封逸尘。

分别也有一段时间了,他突然出现了。

她猜想他应该会很长时间不会来的。

而她更没想到的是,封逸尘脸上的容貌。

恢复如初的容貌。

韩溱不是告诉她说,需要两年吗?!

这才……多久?!

她说,“进来吧。”

在一阵惊愕之后,恢复了平静。

封逸尘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夏绵绵的喜悦,即使这么淡淡的邀请他进去。

弯腰给他拿出拖鞋。

然后先走进了客厅,很自然的对着楼上说道,“子倾,你的夜宵到了,下来吃了在睡觉。”

“好。”楼上传来封子倾幼嫩的嗓音。

封逸尘将那晚散发着浓郁香味的鸡蛋面放在了饭桌上。

夏绵绵过去,说道,“何源就给了你一碗吗?”

“嗯。”封逸尘点头。

“这个小气的男人。”夏绵绵嘀咕。

封逸尘没有说话。

他不知道该如何和她正常的交谈,即使她表现得很自然。

他记得上一次,他们分别后的第一次见面,那个时候夏绵绵眼中的期待和情感,对比起现在的模样,真的完全不同。

他想过夏绵绵的平静。

但没想到,她的平静让他内心如此不安。

他转头。

楼梯上响起了小短腿的脚步声。

封子倾站在楼梯上就看到了那个背对着自己的男人。

他能够一眼就看出来,那个就是他爸爸。

他上次没有认出来,那一次他很内疚很内疚,这一次他一定要第一眼就看出他,即使就是一个背影。

封子倾跑得很快。

根本就没有发现他爸爸已经转头。

他小身体直接抱上了封逸尘的大腿,大声的叫着,“爸爸,爸爸你回来了!”

封子倾的表现让封逸尘心口一暖。

有些感情的触动。

他和子倾相处的时间不长,然后又离开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他没想到他回来之后,子倾会这么的激动会这么的亲热他。

他感觉到他的小手紧紧的抱着他的大腿,那一刻仿佛觉得他那么坚定的不想放开。

封逸尘蹲下身体。

封子倾也抬头看着自己爸爸。

看着封逸尘的脸蛋时,整个人突然顿住了。

封逸尘还未开口。

封子倾一下放开了封逸尘,连忙说道,“对不起叔叔,我认错人了。”

“……”封逸尘一怔。

随即才想起,他之前的脸和现在的脸颊。

他说,“子倾,我是爸爸。”

“可是我爸爸的脸……”封子倾审视着封逸尘。

小脑袋一直回想。

夏绵绵开口道,“你之前不是一直有看过他照片吗?在妈妈房间你,你爸没毁容的样子就这样。”

封逸尘转头看了一眼夏绵绵。

其实是有些感激他的解围。

但那一刻转过去的时候,夏绵绵已经侧过脸了。

封逸尘抿唇。

封子倾那一刻时候也回想起,猛地一下扑进了封逸尘的怀抱里,“爸爸,你终于回来了,我和妈妈都在等你,每天每天都在等你,你现在回来了是不是就不会走了,是不是就不会离开我和妈妈了。”

“不会离开了。”

“爸爸,我好想你。”封子倾深情告白。

夏绵绵也不明白,封子倾为什么就这么喜欢封逸尘。

封逸尘还算是一个好父亲吗?!

至少她觉得目前为止不太算。

“爸爸,你现在的样子好帅,好帅好帅,是我见过最帅的人了。”

“子倾以后长大了也会很帅的,比爸爸更帅。”

“真的吗?那那样的话,小居就会喜欢上我了。”

“你喜欢小居啊?”

“是喜欢,我还说过长大了要娶小居的。”

“是吗?”

“爸爸喜欢小居吗?”

“喜欢。”

“谢谢爸爸。”封子倾很高兴得到他父亲的认可。

平时偶尔他这么给妈妈说的时候,妈妈总是一脸不以为然。

“你还要不要吃夜宵?”头顶上,响起夏绵绵有些不耐烦的声音。

是对着封子倾说的。

他不吃她就吃了。

今晚的外卖两个人都没吃多少,现在实在是饿得慌。

“要吃。”封子倾连忙说道,“我要吃啊,爸爸给我说过要好好吃饭长大了才能够变得强壮保护你!”

夏绵绵翻白眼。

封逸尘回来了,封子倾嘴都甜了很多。

“来吃吧,吃完了早点睡觉,明天还上不上课。”

“妈妈,明天周末。”封子倾提醒。

“是吗?”

“你都不关心我。”封子倾抱怨。

她这么一个不上班不上学的家庭主妇,她关系你什么周几周几啊。

夏绵绵让封子倾吃着那碗面条。

封逸尘在旁边陪着封子倾,看着他大口大口吃东西,心口真的会被软化。

“爸爸,你去陪陪妈妈吧,我自己会吃完的。”封子倾说,“你和妈妈那么久没见了,你一定很想妈妈吧。”

封逸尘嘴角一笑。

他大手摸了摸自己儿子的小脑袋。

确实,很想了。

他说,“那你慢慢吃。”

“嗯。”封子倾乖巧的点头。

封逸尘离开餐桌,走向沙发上。

夏绵绵在看电视,心里其实一直在想,为什么就只有一碗呢为什么就只有一碗呢?!

她饿啊!

特别是现在闻到面条的香味,真要无比隐忍才能不从她儿子嘴上抢过来。

她眼眸一转。

封逸尘坐在了她旁边。

她咽了咽口水。

真怕清口水流了出来。

“你也饿了吗?”封逸尘问。

表现得很明显吗?

她说,“还好。”

“鸡蛋面我也会做。”封逸尘说。

看看教程应该可以。

“家里什么都没有。没有面条也没有鸡蛋。”夏绵绵说。

封逸尘沉默了两秒,“那我去何源家。”

“……”

然后,封逸尘就起身了。

所以……

堂堂王子大人,还去隔壁讨吃的吗?!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的背影。

封逸尘直接走向刚刚何源进的家门。

按下门铃。

房门打开是一个女人。

封逸尘以前没见过,但猜想应该是何源亲密的人。

“我找一下何源。”封逸尘开口。

没有用敬语,但口吻听上去很客气。

岳芸洱连忙对着家里说道,“何源,有人找你。”

忍不住心里补充了一句。

帅哥找。

何源从里面出来,看着封逸尘,“封先生。”

“我借点苗条和鸡蛋……”

“是绵绵要吃吗?”何源问。

“嗯。”

“我多做了一碗,一会儿就好。”何源说道,“绵绵家应该除了没有面条和鸡蛋外,佐料应该也没有。”

“麻烦了。”

“不客气。”

何源邀请封逸尘进来。

岳芸洱也有些不自在,忍不住还是多看了几眼。

何源说,“岳芸洱你过来一下。”

“啊……哦!”岳芸洱连忙回神,走过去,“怎么了何源?”

“眼睛往哪里看了?”何源扬眉。

岳芸洱懵逼。

随即……

这货也太小气了吧。

她只是纯欣赏啊!

就跟她弟弟欣赏夏绵绵一样!

话说,夏绵绵和封逸尘真的是好登对!

------题外话------

其实还是会有很多小耳朵之后的温暖剧情的。

达拉。

(づ ̄3 ̄)づ╭?~

封美颜回来了,你们要不要点个赞?!

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