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阿九,我想带你和子倾回去/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源将夏绵绵的那碗面条做好,递给封逸尘。

封逸尘客气的说了一声,“谢谢。”

何源也客气的回了一句,“不客气。”

封逸尘就端着面条往夏绵绵的家走去。

刚走到门口。

何源开口道,“封先生……”

封逸尘回头,说,“你是阿九……绵绵的朋友,你叫我逸尘就好。”

何源一怔,点头,“逸尘。”

“嗯。”封逸尘应了一声。

“我不太清楚你和绵绵之间都发生了什么,当然也没有资格评价你们之间的感情,我只是站在我能够看到的角度,说一些我的观点。”

“你说。”封逸尘看着他,看上去不是特别容易亲近的人,但明显能够感觉到他的诚恳。

何源说道,“这么多年,绵绵一直在等你,一直在等你,从你消失的那5年再到后来绵绵又突然自己回来,她总是一个人,看上去好像不太在乎但心里面怎么想的可能也只有她自己知道,我觉得,如果你真的很爱绵绵,不管任何事情,把她带在身边,她不会成为任何人的负担。”

“我知道。”封逸尘点头,“这次……是她自己离开的。”

何源看着他。

“但我会把她留下来,谢谢你何源。”封逸尘说,“我很庆幸这些年你帮我陪在她的身边,我欠她很多,带给了她很多心灵上缺失的感情,以后我会弥补。”

“嗯。”何源一笑,“总之,不管如何,夏绵绵爱的人只是你。”

封逸尘点头,“我知道。”

何源有提醒道,“绵绵对烹饪好像兴趣不大也不想尝试,而她也是一个极其挑剔的人,不太喜欢吃外卖,如果你可以,不妨都给她做做饭菜,她应该很荣幸心软的。”

“谢谢你的好建议。”

“不客气,时间不早了,快点回去吧。”

封逸尘点头,点头离开。

岳芸洱就这么看着封逸尘的背影。

何源回头,还看到岳芸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脸色瞬间就变了,“岳芸洱。”

岳芸洱连忙回神,“老公。”

“还知道我是你老公的吗?”何源生气。

“知道啊。”一直都知道。

而且爱得不得了。

私底下他们经常以“老公、老婆”相称呼。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习惯的。

“那你盯着别的男人看做什么?”

“我就是想要感叹一下,绵绵的眼光真好。”岳芸洱说。

封逸尘大概是她见过最帅的男人了。

“你眼光很差吗?”何源问。

岳芸洱无语。

她家老公怎么能够这么小气呢。

“我眼光很好,全世界最好了。”岳芸洱上前抱着何源,对着他就是一阵猛亲。

何源这个龟毛男,真难伺候。

……

隔壁家。

封逸尘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回来,放在了饭厅。

夏绵绵很自然的过去吃了起来。

那个时候封子倾已经快要吃完了。

长身体的孩子,这段时间胃口也是极好。

封子倾打了一个小嗝,一脸心满意足的样子。

“吃完了就去睡觉去。”夏绵绵吩咐。

“老实说吃完了饭要休息一会儿才能睡觉,否则对肠胃不好。”封子倾一本正经。

夏绵绵不搭理了。

封子倾就眼巴巴的一直看着他爸爸。

封逸尘从夏绵绵的视线转移,回头看着他。

封子倾被爸爸看,还有些不好意思,他殷勤的说道,“爸爸,我带你参观一下我们家好不好?”

封逸尘又看了一眼夏绵绵,点头,“好。”

封子倾就从椅子上爬下来,小手抓着封逸尘的大手,带着封逸尘在家里走动,又上了楼。

夏绵绵转眸看了他们一眼,低头吃着面条。

封子倾很积极的给封逸尘介绍他们家的结构。

封逸尘时不时的附和着。

“这是妈妈的房间,妈妈的房间最大了。”封子倾说,“不过老师说了,我们作为男生的就是要让着女孩子,所以我都不计较我的房间比较小,而且爸爸还会和妈妈一个房间,你们两个人一起住就更加公平了。”

封逸尘抿唇。

一起住……

夏绵绵还会让他和她一起住吗?!

他们之间的矛盾,在阿尔戈就油然而生。

当时将欧力解决完了之后,爱莎也死了。

夏绵绵一身疲倦的和他一起回到了阿尔戈的王宫,夏绵绵身上没有什么大伤,但是……夏绵绵流产了。

谁都不知道她怀孕了。

谁都不知道,她忍受着没有告诉任何人,不知道是巨大的身体奔波还是来自于她心理上收到的巨大创伤,他们的第二个孩子不在了。

夏绵绵在床上躺了一周。

那一周时间,他很忙,能够陪她的时间不多。

他没办法拒绝很多。

他总是身不由己。

而他总是用那种身不由己的理由去搪塞和欺骗自己对她的不好。

那个时候,他只能在很晚很晚之后才会回来陪在她的身边,和她睡一会儿。

夏绵绵变得有些沉默。

他回来,她会被惊醒,但她没有和他主动说话。

他亲她,她也只是默默接受。

后来。

夏绵绵身体稍微好了一点。

她提出回来。

很平静的问他,可以让她回到驿城吗?

他想要拒绝。

但他拒绝不了她。

而他现在走不了。

他点头了。

她给他说了谢谢。

走之前,夏绵绵去了那片她经历过死亡被欧力挟持的海域。

他陪她去的。

他们坐在豪华的游艇上,游艇停靠在了海域中间,他们出事儿的地方。

但是爱莎的尸体他带回来了,他帮她火化了之后让白鹤带着去埋葬在了爱莎被组织收留的家乡,欧力的尸体,就被遗落在了这片海域,沉入了大海,后来大概又会顺着下流飘走。

夏绵绵站在游艇上,那天的天气很好,阳光璀璨的洒在海平面上,周围的风很静。

这是一片未被开发的领域。

显得很孤独。

夏绵绵在那片海域停留了半个下午,她的眼眸就一直看着海平面的一点。

她也不说话。

他甚至不知道她内心在想什么,而他感觉不到她任何的情绪,甚至情感波动。

他不知道……

夏绵绵对欧力只有内疚还是……

他根本没办法让自己想下去。

从海域回来之后,夏绵绵没有再回到奢华的皇宫里面,直接去了机场。

他送她上机。

她坐在专用飞机上,淡淡的看着他。

他没忍住,低头亲了一下她的嘴唇。

她也没有反抗,当然也不会主动,就是在默默的接受。

他说,“我忙完了就回来。”

她没有回答,把她看向了机舱外的平地上。

他说,“阿九,照顾好自己。”

她依然没有回答他。

飞机离开,他转身下去了。

其实他也可以跟着她,至少可以送她回驿城,然而。

她很排斥。

他开不了口。

之后夏绵绵就走了,看上去没想过要回来。

他在阿尔戈一直陪着国王做大大小小的政事儿,因为他的身份,国王对他无比的器重而且一直在疯狂的培养,他真的抽不出一点时间过来,他只能让阿尔戈最好的一群人来保护她,同时,知道她的一举一动。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2个月。

他还是回来了。

走的时候,他非常明确的告诉了国王,他的妻子只有一个,以前是以后也是!否则,阿尔戈的一切,他也可以视如粪土。

国王被他气得火大。

终究对于他唯一的儿子,也真的做不出来逼绝了的事情。

甚至上次因为下令保护他的绝对安全,差点就失去了他儿子,那种残忍他一方面很欣然,一方面有真的带着寒颤,大概也明白了那个女人对他儿子的重要性!

现在,他回到了驿城。

他想要带绵绵回去。

回到阿尔戈。

他放弃不了阿尔戈王子的身份,放弃了就会又是一番逃亡,他很清楚,不过只是他,夏绵绵也厌烦了那种日子,那种一直过得心惊胆战的日子,他经历过那么多那么多之后,唯一很明白的一件事情就是,变强大,变得很强大!

“爸爸,你在想什么?”封子倾扬着小脑袋问他。

封逸尘回神。

想到了很多不太开心的事情。

他大概让夏绵绵很心寒了。

他说,“我们下楼吧。”

“嗯。”封子倾愉快的牵着封逸尘的手,下楼。

封逸尘看着饭厅中的夏绵绵,看着她还在默默的吃着。

他知道何源做的面条味道应该很不错,那么大一碗子倾都能够吃完,夏绵绵也不是一个胃口小的人,但此刻显然,吃得并不多。

是因为他的出现,影响到了她的食欲了是吗?!

封逸尘走过去。

夏绵绵放下了筷子,她自顾自的说道,“晚上吃太多容易长胖。”

“妈妈你一点都不胖。”封子倾嘴甜的说道。

夏绵绵似乎是笑了一下,随手将碗收拾了起来,顺便自若的拍了一下封子倾的小脑袋,就是母子之间的温馨互动而已。

封子倾捂着自己的头,看着他妈妈走向厨房到了没吃完的面条,然后顺便将他们的碗筷清洗。

封逸尘过去,说道,“我来吧。”

“不用了。”夏绵绵说,“一两个碗我也会洗。”

封逸尘就不再多说了。

洗完碗之后。

夏绵绵对着封子倾说道,“你还不睡觉?”

“我先洗个澡。”封子倾说,又看着他爸爸,“爸爸,你能陪我一起洗澡吗?”

封逸尘点头。

两父子就又一起上了楼。

夏绵绵微叹了口气。

终究,封逸尘和她关系匪浅。

她也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然后去了浴室,洗了澡。

穿着睡衣坐在大床上,靠在床头看手机新闻。

看一些八卦信息。

有段时间阿尔戈的新闻很多,那个神奇的国度其实很多人都很好奇所以热点还很高,而她完全屏蔽了关于阿尔戈的所有信息,所以并不知道现在阿尔戈发展成了什么样子,她对那个地方甚至有阴影,即使她一向很能伪装。

她看了不久。

房门被人推开。

封逸尘走了进来。

夏绵绵转头看着他。

封逸尘说,“子倾睡了。”

“嗯。”

“我去洗个澡。”封逸尘开口。

“需要我帮你放水吗?”

“不用了,麻烦你帮我找一套衣服。”封逸尘说。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彼此变得这么客气了。

“好。”

封逸尘走进了浴室。

夏绵绵去自己衣帽间翻找。

她那里有男士的睡衣。

她找了老半天,最终给封逸尘找了一件自己的浴袍。

她其实挺抱怨的,封逸尘出行都不带行李的吗?!

她拿着浴袍敲门。

“进来。”

夏绵绵走进去,将浴袍放在洗漱台上。声音还稍微有些大的没有往里面看着说,“我放在这里了,没有睡衣就只有一件干净的浴袍,你凑合一下吧,其他衣服明天我打电话让商场的人送过来,现在太晚了,都下班了。”

“好。”封逸尘说。

他的声音很低。

很低,就在她的头顶上响起。

夏绵绵猛地抬头。

偌大的镜子面前,封逸尘就一丝不挂的站在了她身后。

她无语。

竟然都出来了,就不能说一声吗?她干嘛还扬着嗓子大声吼。

她声音低了些,指了指衣服,“这里。”

“嗯。”

夏绵绵先走出了浴室。

她先上了床。

封逸尘吹干了头发,才穿着对他而言明显太小的睡衣走了过去。

他们依然会睡在一张床上。

因为他们是夫妻。

而且,两个人在一起那么长时间,真的没有那么矫情了。

她看着他上了床,夏绵绵将自己旁边的台灯关掉,躺下来说道,“你要是困了就关掉的灯睡觉。”

意思是,她先睡了。

封逸尘就看着她,看着她没有刻意的排斥他,却就是能够感觉到他们彼此之间的一点距离。

他直接关掉了台灯,跟着躺了下去。

浴袍本来就是松松垮垮的。

封逸尘躺下来之后,就散开了,他里面什么都没穿,浴袍缠绕在身上也很不舒服,他直接将浴袍全脱了,然后扔在了一边的床头柜上。

夏绵绵不知道封逸尘在做什么,只知道封逸尘有些不规矩的在床上翻腾了两下。

而后,就安静了。

夜晚很安静。

夏绵绵其实没那么早睡。

她简直就是一个夜猫子,所以每天早上起床送子倾上学都感觉是在要她的命。

她就看着窗外,想着一会儿应该就会睡着了。

默默的想着。

身后的人突然开口,“阿九。”

夏绵绵其实也知道封逸尘没有睡着。

“嗯。”

“我想带你还有子倾去阿尔戈。”封逸尘说。

夏绵绵沉默了一下。

封逸尘说,“我会保护好你们。”

夏绵绵依然很沉默。

她不是不相信他不能。

但她真的有些怕了。

封逸尘主动靠近她,身体往她那边挪动。

夏绵绵感觉到封逸尘的怀抱,将她整个人搂抱在了怀里。

夏绵绵没动。

但能够感觉到,封逸尘好像什么都没穿。

“我考虑一下吧。”夏绵绵没有拒绝,但也没有答应。

“嗯。”

封逸尘将头埋在她的颈脖之间。

鼻息间都是她的味道。

他梦寐以求的味道。

在阿尔戈的时候,每天还是睡在他们一起睡的那张大床上,仿若好像都还有她的气息一样,他甚至不愿意任何人来更换他的床单,但终究……他很贪心,他要的不只是有她气味的床,他要的是她。

就是她。

一刻都不想放手。

夏绵绵没有封逸尘那么多情绪。

她从离开阿尔戈的时候,就真的有股冲动想要离开封逸尘。

她不是埋怨他什么,她跟着他这么多年,他知道他的所有,她陪着他一路走来,他其实做什么她都能够理解,包括,当时站在门外听着她和欧力做作的声音。

她没告诉封逸尘她和欧力什么都没做,有时候甚至觉得,心灵之外的东西都不算什么了,没死就行。

她只是突然有点看透了这个世界。

她也不是不爱封逸尘了,她就是,不想再谈感情了。

欧力的死,其实对她有些触动。

她没想到那个男人,那个一心想要杀了他的男人为什么到最后一刻,居然放过了她,居然救了她。

她是杀手,但她也会动情。

也会因为一些举动而让她心灵上产生巨大的撞击。

她甚至有点接受不了,欧力在她眼前死去。

是到了一定岁数,是真的见太多残忍的东西,到现在已经不想再看到了吧。

所以,她想要远离了。

不想再存在是非之地,她的霸气她的坚强她的所有一切,好像就真的坍塌了一般,她没有那个勇气,没有之前那个勇气,站在封逸尘的身边,她很后悔她说过,不管封逸尘变成什么样子,她都足以和他相配。

她……没有那么大的心智。

从那片海域回去之后,封逸尘一直紧抱着她。

爱莎死了,他应该也会和难过,他应该更怕失去了,所以回去的路上,抱着她的身体一直在发抖。

他那么用力的怀抱,但她一点都感觉不到温暖。

她只是觉得,下体很痛很痛。

回去后才知道,她流产了。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怀孕了,真的,好像身体没有什么变化亦或者,根本就注意不到身体的变化,总之,就是流产了。

她会难受。

感觉心口好像缺失了很大一块。

而封逸尘对她弥补不了。

所以她在做完清宫手术之后,就让封逸尘去忙自己的了。

她不用想也知道,封逸尘作为阿尔戈唯一的王子,国王对他会有多大的期待,而她不想耽搁了他。

每天晚上封逸尘在很晚了之后会回来,会抱着她紧紧的睡觉。

但他们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直到一周之后,她说她要离开了。

是想回到驿城。

驿城才是自己的家乡,尽管在这里依然有着很多残忍,但她至少还有亲人和朋友在这边。

她真的想回去了。

封逸尘没有阻止她。

她很清楚,封逸尘会尊重她的任何决定。

她离开之前去看了欧力。

不知道欧力的尸体最终去了哪里,但她想,既然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来看看他也是应该的。

当时封逸尘就一直在旁边陪着她。

她并没有爱上欧力,尽管她让她触动很大,但那一刻也不想给封逸尘解释了。

她都不知道,在经历过这么多之后,她的感情还能不能这般纯粹,还能不能真的还有一心一意去爱人的能力。

她待了半个下午,直接去了机场。

孩子没有了。

她刚开始很心痛,很难受,但其实很快她就平静了。

一命偿一命。

算是,给欧力抵债了。

她坐着飞机回到了驿城。

她把自己所有的情绪收拾好,在阿尔戈的悲欢离合,在阿尔戈承受的一切就全部封印历史里,她在驿城,面对自己的朋友面对自己儿子的时候,她用了最适合她生活的一种方式好好的过着日子。

一直以来,她猜想封逸尘应该会过个一年两年甚至至少也要大半年时间才会过来找她。

而他……

这么快就唐突的出现了。

这么快就说,带她去阿尔戈。

她要怎么回答他?!

拒绝吗?

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拒绝。

所以她只能说考虑。

其实不知道会考虑多久,而她猜想,封逸尘应该不会有太多时间来等她。

房间中,夏绵绵安静的睡觉。

身边的人,也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其实从他来到她家门口,她看到的第一眼,她就知道封逸尘应该很疲倦。

但他还是和他们折腾了一个晚上。

现在才睡了过去。

……

翌日。

封逸尘睁开眼睛。

夏绵绵还在他的怀抱里。

那么温暖那么真实。

他听到了楼下的门铃声。

他起身,小心翼翼的坐起来,怕吵到了她。

他很清楚,夏绵绵很嗜睡,且不喜欢任何人打扰。

他拿起那件小巧的睡袍,在起身的那一刻,忍不住俯身亲了一下她的睡颜,才穿上睡袍小心翼翼的离开。

封逸尘一走。

夏绵绵就睁开了眼睛。

她能够感觉到她脸上的触感,但她选择了漠视。

楼下大厅门口。

封逸尘从何源手上接过早餐,说道,“今天我们会回我父母家那边,中午饭和晚饭你们自己解决。”

“好。”

“我家的密码是1209,你要是来不及去买菜,我们家都有,你可以看着有些什么做菜。”何源说。

“谢谢。”

“不用客气。”何源说道,看着封逸尘身上的衣服,“需要我帮你那两件我的衣服吗?”

“不用了,我一会儿让商场送。”

“嗯,那就不打扰了。”

“嗯。”

何源离开,回到家里面。

岳芸洱也已经换好了外出服。

岳芸洱其实有些紧张。

结婚后,没回他家去过。

其实本来是要去的,但是因为何源太忙,一直忙着没时间,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岳芸洱真怕他父母会不开心。

一路上岳芸洱都显得很紧张。

何源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说道,“别怕,我母亲对你印象现在还好。”

“但是我们先斩后奏……”一次还好,次数多了,她父母不会不介意的!

“傻瓜。”何源笑。

户口本都是他母亲给的。

车子一路到达目的地。

何源牵着岳芸洱的手回去。

何源总是会牵着她的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岳芸洱的紧张也会因为他给的温暖而显得安稳了很多。

房门打开。

何父母在沙发那边坐着。

两个人进去。

“爸,妈,我们回来了。”何源说。

听上去特别的自若。

岳芸洱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何源牵着岳芸洱过去。

何父母都看着她。

岳芸洱脸蛋一红,“爸,妈。”

何母脸上分明一下就笑了,但是下一秒画风就变了,脸上显得很冷漠,“别以为了结婚了就能够做的大少奶奶了,以后对我们家源源好一点,知道吗?”

“是是是。”岳芸洱连忙点头。

她当然会对她老公很好的。

“你也是。”何母突然对着何源,“人家一个姑娘嫁给你了,你就别让人家委屈了知道吗?”

岳芸洱看着何母。

她都不相信何母居然对着何源说这种话。

“是,妈你说什么都算。”何源嘴角一笑。

“好啦,我去炖汤去了。”何母说道,忍不住看了一眼岳芸洱,嫌弃的说道,“都养你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不长肉。”

“……”她吃得真的有很多。

何母嘀嘀咕咕,“何源,该不会我给芸洱熬的汤都被你喝了吧?”

“我哪敢。”何源说,“她不是易胖体质,而且现在还不是长肉的时候吧,才2个多月。”

“总之被饿着我孙儿了。”何母叮嘱。

“我会好好吃饭的。”岳芸洱保证。

那一刻真的很感激,很感激他们一家人对她的接纳。

她从没想过,那么多年后,她还可以感觉到来自家庭的温暖。

何母似乎很满意岳芸洱的回答,起身去了厨房。

岳芸洱连忙也去了。

何母看着她,“过来做什么,厨房这么危险,过去过去。”

“妈,我就是来帮你大大下手的。我怀孕还好,什么都还好……”

“你说你这孩子。”何母无奈。

但脸上明显是笑着的。

岳芸洱也笑了笑,“我就是想要帮一下你。”

“我还没有老到做不了事儿。”

“我知道,但是……”岳芸洱说,其实不是一个煽情的人,因为太过现实的冷漠已经让她差点忘了要去感情用事了,这一刻却还是真心的说出来,“我父母过世得早,当年他们去的时候我17岁,我17岁之前都是一个刁蛮的女儿,从来不会给父母分担一点点,即使当时家里条件好,我妈妈也会经常亲自下厨给我和弟弟做饭,那个时候我妈也会让我过去帮帮忙,我嫌油烟味一次都没去过,我妈也宠溺我,但后来我父母去世之后,我却一直很后悔……”

何母在弄着煲汤的佐料,听着岳芸洱的那些话。

“妈,我就是想和你一起做饭。”岳芸洱真挚的说道。

何母那一刻内心也有些感动。

这孩子是真的把她当成了亲生母亲,才会这么的想要把以前对母亲的遗憾弥补回来。

她口上却说,“你想帮忙就帮忙吧,反正别累到我孙子了。”

“嗯。”岳芸洱甜甜一笑,还说道,“谢谢妈。”

这孩子。

何母心口触动着。

“谢谢妈同意我和何源在一起,我知道我不太好,但是我会好好爱他的,我会对他很好很好。”岳芸洱保证。

是鼓起了很大勇气才说出这些话的。

“那也别委屈了自己。”何母说,“以后要是何源欺负你,你就给我说,你们娘家人少,我也不是恶婆婆,我能帮你主持公道。”

“嗯。”岳芸洱重重的点头。

“对了,你们婚礼的事情怎么安排的?”何母问。

“……”都没想过。

何源没有提,她也没有说。

不知道会不会有婚礼。

她都已经怀孕了……

------题外话------

下午二更,么么哒……

好多认都说不想看龙一好伤心。

还有啊。

虽然我没有打完结,但剧情基本上差不多都是这样的,龙一的剧情大家可以当番外来看。

之后还有子倾的番外。

都是一样的。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