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你不是说喜欢我这张脸吗?/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不说话了?”何母问岳芸洱。

岳芸洱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转头找何源。

就是在指望何源的帮忙。

何母看着她的模样。

转头看向客厅。

何源那臭小子也是,岳芸洱眼神一过去,就跟早知道似的,连忙就过来了。

虽说着儿子长大了总得讨媳妇。

这赤果果的伤害还是有的。

何源连忙走过去,“妈。”

“问你们婚礼呢?!”何母口气不太好的说道。

“哦,那个……”何源说,“暂时还没考虑。她怀孕了,不适合奔波劳累。”

“那总不能一个婚礼都没有,算什么娶媳妇啊,你以为拿个红本本就够了啊,怎么也有八抬大轿让街坊邻居亲戚朋友都知道啊,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不懂事儿。”

“那我们再想想吧。”

“别想了,我让爸去我们老街的半仙那算了一个日子,有三个日期,你自己挑选吧。”何母说。

何源转头看着岳芸洱。

岳芸洱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何源说,“那我挑个日子吧。”

“要办就要给我办像样一点。”

“好。”何源一口答应。

“嗯,你们过去把日子定了。”何母催促。

何源拉着岳芸洱的手,走向何父那边。

何父也笑呵呵的日子拿了出来。

何源选了一个适中的时间,“就下个月中旬吧,16日。”

“好好好。”何父比较好说话。

何源转头看着岳芸洱。

岳芸洱盈盈一笑,“好,我这边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所以你们家为主。”

何源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

傻瓜,以后我家的亲戚就是你的亲戚了。

婚礼的日子就这么定了下来。

上午在家一起看了电视吃过午饭之后,何母就催促何源带着岳芸洱回房间睡午觉,说多睡觉孩子才能够长得好。

何源就带着岳芸洱回到了房间,两个人躺在了床上。

何源抱着岳芸洱入睡。

其实岳芸洱倒不是那么困。

一想到有婚礼,还有些小激动。

都不知道那天穿什么,会不会也很漂亮?!

她暗地笑。

然后被何源发现了。

他温柔道,“在笑什么?”

“没有。”岳芸洱不承认。

“笑什么?”

“不要问啦。”

“岳芸洱。”

“你凶我?”

“乖,我只是想要知道你在笑什么!”何源引诱。

岳芸洱说,羞涩的说,“我很期待我们的婚礼。”

“你很想有一个婚礼吗?”

“嗯。”岳芸洱点头,“每个女孩子都会期待。”

“那你为什么不主动给我说?”

“我感觉你好像不太热衷。”

“那是因为……”他怕她辛苦啊。

婚礼那么累。

而且,他的聘礼还没准备好呢!

何源抱紧她的身体,“你喜欢我就给你一个最好的。”

“有你在就是最好的。”

“嘴怎么这么甜,我尝尝是不是抹了蜜汁……”

“唔,何源……唔……”岳芸洱被何源挑逗,吱吱唔唔的说着,“不是说怀的女孩子嘛……唔,你会教坏小朋友的……”

算了。

岳芸洱变得很主动。

两个人一番亲热。

当然也就只能动动嘴。

拥抱着入睡之后。

岳芸洱醒来的时候,何源已经起床了。

她好像变得真的好嗜睡。

她掀开被子起身。

去洗漱了之后本来是打算直接出去的,恍惚好像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东西。

她走过去,从书架上拿了下来。

刚拿下来,房门被人推开。

何源带着宠溺的嗓音,“我正想进来叫醒小喵,没想到小喵自己醒了。”

岳芸洱回头看着他,“刚醒。”

“你怎么看到这个了。”何源问,从岳芸洱手上拿过来。

岳芸洱说,那一刻还有些小声气,“看着这个我就来气,当年我花了那么长的时间给你做的模型你居然说是吴小欣送给你的,我现在在想,我当年到底为什么要给你送礼物,还总是被你拒绝和误会!”

何源笑。

不得不承认,撇开那些过往。

岳芸洱高中喜欢他的迹象真的是越来越明显。

他说,“你以为这模型怎么来的?”

“嗯?不是吴小欣后来送你的吗?”岳芸洱问。

“傻瓜。”何源说,“当时你不是生气的扔了吗?我捡回来,然后一个一个重装起了。”

岳芸洱不相信的看着他。

这货太不诚实了。

何源说,“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当时做了全校检讨也觉得自尊心受到了很大伤害,所以那个时候真的有点恨你,甚至再也不想见到你,然后有段时间我就把模型拆了,也没舍得扔就扔进了柜子里,但是还是会想你,想你的时候就又把模型组装好,如此重复,到不知道多久,组装了之后就再也没有拆开了,我想我估计是已经忘记了你,现在看来,大概是不恨你了!”

岳芸洱嘟嘴,“还说不恨我,不恨我你干嘛之前对我那么不好?!”

还总是用语言伤害她。

何源一笑,就是很喜欢摸着岳芸洱的头。

岳芸洱比她矮很多。

摸起来特别方便。

他当然不会去承认,他之前不是恨她的曾经,而是受不了为什么岳芸洱就不爱他,为什么这么多年他还爱。

算了。

那都是曾经的事情。

现在这个女人在自己身边就好。

他搂抱着她的身体,“走吧,我们出去,我妈兴致高昂的在筹备我们的婚礼,总不能让她一个人唱独角戏。”

“嗯,你妈妈真好。”岳芸洱由衷的说道。

“是咱妈。”

“嗯。咱妈真好。”

岳芸洱紧紧抓着何源的衣服。

她总觉得,有些幸福抓住了,就一定不要放手。

……

夏绵绵的家。

夏绵绵今天一天就陪着封逸尘捣腾。

早上的时候是何源家的早餐,上午封逸尘就带着她和子倾去逛街,买了很多菜。

因为时间太紧,所以最终叫了外卖。

然后就看着他一个人,在厨房忙碌了一天。

此刻闻到了鸡汤的味道,恍若还很香。

封子倾在家里客厅玩耍,不时的就会跑到封逸尘的跟前卖萌撒娇,此刻闻到鸡汤味道就过去讨好,“爸爸,你熬的鸡汤好香,我都好像吃了。”

“还没好,还有等一会儿。”封逸尘完全是看着教程在做,每一分钟都掐得很紧。

“那我等到晚饭再吃。”

“乖。”封逸尘表扬。

封子倾又迈着小短腿去自己的儿童区玩耍。

玩了一会儿。

又蹬蹬蹬的跑过去抱着封逸尘的大腿,“爸爸,你不累吗?你都忙了一天了,你休息一会儿吧。”

“我不累。”封逸尘说。

“爸爸你真好。”

封逸尘微笑。

封子倾离开,走向夏绵绵,很大声的问道,“妈妈你都不给爸爸帮帮帮忙吗?我看干妈做饭的时候,干爹都会帮忙,但是每次干妈都吵着他走,也不知道为什么?”

“因为你干爹笨啊。”夏绵绵直言。

“那妈妈也是笨所以不去帮忙吗?”封子倾单纯的眼神看着她。

这个死小子。

夏绵绵“啪”的一下打在封子倾的头上,“白眼狼。”

“呜。”封子倾捂着自己的头。

他不过就是不喜欢妈妈这么冷淡的对爸爸而已

爸爸分明就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妈妈才是白眼狼。

封子倾捂着小脑袋回到自己的儿童领域,玩积木。

夏绵绵那一刻转头往厨房看了过去。

封逸尘此刻似乎也看着他们,两个人四目相对。

夏绵绵淡淡的撇开了。

封逸尘也低头继续捣腾。

捣腾到了晚上。

终于算是出锅了一桌菜。

而且还真的是色香俱全,至于味道。

夏绵绵还没开口吃,封子倾吃了一口估计还没嚼碎就已经拍马屁了,“哇哇,爸爸你做的菜好好吃,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菜了,以后我天天都要吃。”

“喜欢就多吃点。”封逸尘给封子倾夹菜。

被这般表扬似乎还有些耳红。

夏绵绵也吃了一口。

虽然没有子倾嘴里的夸张,但口感确实还不错。

谁能知道封逸尘就做过一两次呢?!

她慢慢的吃着,封逸尘突然给夏绵绵夹了一小块鱼肉放在了她的碗里,“你多吃点。”

“嗯。”夏绵绵点头。

“你去复查过吗?”封逸尘问。

“什么?”夏绵绵没太听明白。

“下月之后,复查过身体情况吗?”

“哦,没有,但感觉应该没什么事儿。”夏绵绵说道。

之后的月事也很正常,各方面都没有什么异样。

“嗯。”封逸尘点头,“吃吧。”

夏绵绵看着他的模样,缓缓开口道,“孩子没留住和你没什么关系,你别内疚了。”

封逸尘看着她。

其实当时,真的做过挽救,但最终没办法。

孩子确实被伤到了。

封逸尘让医生做了流产清宫手术。

否则,会影响到她的身体。

他可能以为她会因此怨恨他,即使当时在手术室的时候,她确实有些没有理智的要求医生再帮帮她,她不想流掉,就算是那么微小的小生命,她也不想在死人了。

她知道是封逸尘让医生没通过她同意就做了,她其实真的没有埋怨,从手术室出来清醒之后,就已经想得很明白,封逸尘肯定会以她的身体为前提,而她也只是在为自己没能保住这个孩子做最后的良心上的挣扎安慰而已,不埋怨任何人。

“我们还可以再有的。”封逸尘说,“我咨询过医生了,医生说半年后就可以了,倒时候我们……”

“再说吧。”夏绵绵说,“以后的事情再说吧。”

封逸尘点头。

知道夏绵绵不想听。

封子倾听得迷迷糊糊,他小脑袋最终归结了一下,问道,“我要当哥哥了吗?”

刚刚爸爸和妈妈实在讨论生弟弟的事情吗?

“你想当哥哥吗?”封逸尘问。

“想啊。”封子倾点头,像小鸡啄米一样,“我一定会对弟弟很好的,我会照顾他我会教他吃饭刷牙洗澡,我会一直带他玩。”

“要是个妹妹呢?”封逸尘问。

似乎很喜欢这个话题。

夏绵绵就听着,没插嘴。

“妹妹的话……”封子倾想了想。

当时第一个感觉就是想要弟弟,没想过会有一个妹妹。

“如果是妹妹的话,我也会对她很好的,我会给她梳小辫子,很可爱很可爱的那种。”封子倾乖巧的说道,“但是我更希望是个弟弟。爸爸喜欢弟弟还是妹妹?”

“都喜欢。”封逸尘说。

“只能选一个。”封子倾固执。

封逸尘停了停,“小妹妹。”

“为什么?爸爸不喜欢男生吗?”封子倾有些受伤。

他也是男生。

爸爸是不是都不喜欢他。

封逸尘自然很容易发现他儿子的情绪,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说道,“当然喜欢,只是有一个你了,就像再有一个小女孩,家里有个软绵绵的小女生不好吗?她会用糯柔柔的声音叫你哥哥,不好吗?”

“嗯。”封子倾被他爸爸说心动了。

那一刻突然想到,要是有一个妹妹和小居一样可爱也是很棒的。

小居还有时候不喜欢跟他玩,他要是有个妹妹了,妹妹就可以跟他一起玩了。

“那妈妈,你就给我们生个妹妹吧!”封子倾对着夏绵绵,很激动的说道。

“吃你的饭!”夏绵绵脸色一沉。

封子倾嘟嘴,“为什么我们很开心的事情,妈妈你都不开心,妈妈你是不是有忧郁症啊?”

你才有忧郁症。

她不喜欢的东西不喜欢的东西没有什么好脸色她有错吗?

“还是妈妈你到了更年期了。”

“你才更年期!”夏绵绵都要气死了。

她儿子真的是亲生的吗?!

封子倾不开心,“我就是关心你。”

“你关心你爸吧。”夏绵绵没好气。

几口扒了饭,放下筷子就走了。

封子倾看着他妈妈的背影,转对对着他爸爸很认真的说道,“爸爸,我们给妈妈买点药吧?”

夏绵绵没走远。

听着她儿子的话,真的差点没有把头发都气竖起起来。

她该离家出走!

封逸尘看着夏绵绵的模样。

嘴角拉出一抹笑容。

夏绵绵在他面前很克制,亦或者就是心冷到已经提不起什么情绪了,他很久没有看到夏绵绵发飙的样子了,他大概有些受虐倾向,他甚至在这一刻很怀恋。

封逸尘和封子倾吃过晚饭。

封逸尘洗了碗,又陪着封子倾玩了一会儿,回到卧室。

卧室中,夏绵绵已经洗完澡坐在床上看手机了。

封逸尘起身去了浴室。

今天让商场送了很多衣服过来,里外都有。

全部都放进了夏绵绵的衣帽间里面,这一刻进去却忘记了拿。

他也没让夏绵绵帮他,就赤果着身体,直接走了出来。

夏绵绵就感觉到一个白花花的人影,然后抬眸就看到了封逸尘的模样。

封逸尘感觉到视线,转头看了过去。

夏绵绵收回视线。

封逸尘也走进了衣帽间。

夏绵绵继续看电视。

封逸尘换了一套睡衣,上床。

夏绵绵感觉到他的靠近,一边看着手机一边说道,“把人皮面具取了吧。”

封逸尘一怔。

她果然发现了。

他说,“韩溱说可以好的,可以恢复如初,就是要点时间。”

“嗯。”

“现在已经可以通过人皮面具还原了。”封逸尘又说。

“我知道了。”夏绵绵应了一句。

封逸尘看夏绵绵不太热衷,又开口道,“你不想看到我原来的样子吗?”

“那随便你吧。”

你不取就算了。

反正她戴过这玩意,真的很不舒服,就感觉脸上永远都是紧绷的,而且时间太长,不让皮肤呼吸,会溃烂。

就像以前的龙瑶一样。

“你以前不是说你喜欢我这张脸吗?”封逸尘问。

那是很久远的事情了,她忘了。

“我以为,这样你可能会喜欢我一点。”封逸尘说。

夏绵绵抿唇。

她想,有些事情可能需要说明白了。

她说,“封逸尘,我们之间,可能真的不能用感情用美貌用身体用任何东西来诠释了,我甚至不知道我现在需要的是什么,可能就是安稳,但是这个安慰,我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够得到。”

封逸尘安静的听着。

“我可能还喜欢你,至少,我没有喜欢上任何人,但我不知道我还是不是那么心甘情愿的跟着你一起过日子,我不知道,我觉得很累,我从小到大都生活在一片杀戮的世界里,我不知道该埋怨谁,现在当我有一点能力的时候,我希望我可以给我自己的生活做主,显然我做不到。”

“我说让你回到阿尔戈,去做你的王子去做你的国王,这样我就能安稳了吗?可能也不行,我好像有很多仇人,所以我需要你的强大来保护自己。但我也不想,很不想跟你回去,那个国家我觉得很陌生甚至很心寒,你父亲曾下令让我死,你曾经站在门外,听着我和另外一个男人……假装意义的娇嗔呻吟,而我甚至不知道,那个国家会不会爆发无谓的战争,而我需不需要和很多女人一起共享你,然后上演一出又一出后宫大戏。”

“如果我说……”封逸尘解释。

还未解释,夏绵绵就说,“现在我没有下定决心的时候,你不需要给我解释任何事情,我可以自己想明白,我想要的生活,不愿意你来左右我。”

是不愿意。

封逸尘抿唇,心口当然会有些波动。

他说,“嗯。”

只能淡淡的回到这一个字。

很多情绪就这么隐藏,隐藏在彼此都看不到的,内心深处。

夏绵绵说,“你早点回去吧。”

封逸尘看着她。

“那边应该很忙,我不耽搁你。”夏绵绵说,“你王子的身份是我帮我找回来的,我没后悔过,毕竟那是你的真实身份,那是你的家,你见到了你的亲人,对于我们这种孤儿而言,亲人固然是很重要的,你回去吧。”

“你……”封逸尘说,换了一个词说,“子倾也是我的亲人。”

“所以你是想要把子倾带走吗?”夏绵绵问。

“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们对我也很重要。”

“如果你想带走他,就带走吧。”夏绵绵淡淡道,“子倾很喜欢你,他会跟着你走的。”

“阿九。”封逸尘叫着她,“我想带走的不只是他。”

“我知道,我也给你说过了,我下部了决定。”夏绵绵说道,“你先带走子倾吧,子倾是你们皇室的人,他认祖归宗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你带走吧,他可能以后也会跟你一样,继承王位成为一代君主,你早该带着他回去好好培养……唔……”

夏绵绵一怔。

她看着近距离的封逸尘。

看着他狠狠的将她亲吻着,封住了她的唇,封住了她想要说的话。

她垂下眼眸。

唇瓣上有他熟悉的味道,很熟悉。

她闭上了眼睛。

既然他不想听,她就不说了。

不再多说了。

------题外话------

么哒。

二更来也。

明天见。

别忘了月票月票哦!

爱你们爱你们!

达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