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他最怕的是她的心寒/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房间中。

封逸尘深深的吻着她的唇瓣。

将她想要说的话就不都封在了嘴里。

她就感觉到他火烫的唇在她的唇上,带着些颤抖,带着些不敢侵入,却在下一秒,舌头还是伸了进去,拗开了她的贝齿,不留余地的舔舐,狠狠的纠缠着她的舌头,有点疯狂。

夏绵绵没有做多大的回应,即使没怎么反抗。

她闭着眼睛承受着他的急切。

封逸尘刚开始还算有些压抑的冷静,慢慢慢慢的,到后来就真的有些无法控制般的,紧紧的亲吻,甚至带着一些,撕咬。

痛。

夏绵绵的唇瓣被他咬起。

封逸尘心口一直在波动。

一直一直在波动不已。

他很想很想,就像着魔了一般,真的好想将这个女人蹂躏在自己的身体里,他知道她对他的诱惑很大,但他没想到,他碰到她唇瓣的时候会这么的不受控制,在她的柔软上,真的很想更加深入更加深入,那一刻却又在不停的克制,他知道她没有他他这么想,整个过程煎熬的神经让他只能做一些,极端的举动。

比如用亲咬来让自己冷静。

他只是想用这种举动来阻止夏绵绵说的话,他不想听。

不想听到,她淡漠的语气,他不想知道,她的心真的被他伤得,对任何事情都变得波澜不惊。

比如……

他亲吻她。

他可以热血澎湃心跳加速,而她就只是这么淡淡然的沉默,沉默着接受。

房间中的气息,渐渐变得冷静。

封逸尘终究放开了夏绵绵,他眼神中有着很强烈的欲望。

而他看到的,却是她红肿的唇瓣,以及眼中的淡然。

他低垂着眼眸,说,“睡吧。”

夏绵绵就乖巧的躺了下去。

躺在了被窝里面。

他多希望夏绵绵可以给他一个眼神,一个就算一点点勾人的眼神,他也会欺骗自己做下去,然而她没有,就是那么淡漠,他很清楚如果他继续她会接受,就像接吻一样,他继续她不会反抗。

但他真不想看到夏绵绵如此,如此冷然的模样。

他不知道该用什么去将她的心捂热。

他会恐慌。

房间内,传来压抑的呼吸声。

夏绵绵背对着封逸尘睡着。

唇瓣上还有他刚刚的触感,很明显。

她轻抿了一下发肿的唇瓣,她知道封逸尘应该很想,再进一步。

而她的表现让他却步了。

她还是那样,不喜欢的事情不会主动,而他也不会强迫。

她不喜欢,在自己毫无心情的时候,躺在他的身下,她不喜欢无爱承欢。

房间中,各自默默的睡着。

不知道多久,大概也睡着了。

彼此都睡着了。

反而睡着之后,两个人才紧紧的相拥在一起,就像,本能一般。

第二天。

封逸尘起床比较早。

夏绵绵赖床习惯了,况且周日,她不想早起,到了工作日又要被迫起床送子倾上下学。

她睡得很舒坦。

即使很清楚身边的人起了床。

依然在离开的时候,亲了一下她的脸颊,轻轻的一个吻,不留意,都无法感觉。

封逸尘对她,变得小心翼翼。

她继续睡觉。

让自己继续睡着。

楼下封逸尘在厨房做早餐。

封子倾自己起床了,很活力的从楼上下来,然后抱着封逸尘的大腿,“爸爸,早。”

“早。”封逸尘说。

“爸爸你在给我们做早餐吗?”

“嗯。”封逸尘点头。

“爸爸,我最喜欢你做的早餐了,你做的早餐就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早餐。”封子倾奉承。

封逸尘嘴角一笑。

他说,“去客厅玩一会儿,吃饭了我叫你。”

“是。”毕恭毕敬。

封逸尘看着封子倾的小身影,那一刻有些发呆。

昨天晚上……

夏绵绵说让他带着子倾离开。

他当然不会将子倾和她分开,而他也怕,子倾会因为他不停地离开,而真的对他产生芥蒂,他很爱他儿子。

他喉咙微动。

沉默着继续做早餐。

还未做好。

房门外响起了门铃声。

封子倾迈着小短腿去开门,“何源叔叔。”

“嗯。爸爸妈妈在家吗?”何源问。

“在家,爸爸在做饭,妈妈在睡觉。”封子倾回答,“叔叔给我们送早餐吗?我爸爸已经在做早餐了。”

何源摇头,“不是。”

昨晚回来看到家里的厨房没用,就知道封逸尘应该自己添置的东西,想着应该会自己做饭,所以没给他们准备,显然自己的猜测没错。

他说,“你告诉爸爸妈妈一声,晚上到叔叔家来做客。叔叔晚上邀请你们吃个饭。”

“好。”封子倾乖巧的点头。

“那我走了。”

“嗯。”

封子倾关上房门。

回头跑到封逸尘的身边,大声的说到,“何源叔叔说晚上去他家吃饭!”

“好。”封逸尘应了一声,“等会儿记得给妈妈说一声。”

“是。”封子倾很活波。

在自己父亲面前,变成了一个特别积极特别开朗的小孩。

两个人的相处,就是那么融洽。

其实夏绵绵也不太明白,封子倾怎么会那么喜欢封逸尘,大概就是,血浓于水吧!

她站在楼上,看着他们的互动,缓缓还是走了下去。

封子倾看他妈妈起床了,连忙说道,“何源叔叔说晚上让我们一家人去他家吃饭。”

我们一家人……

在封子倾的心目中,他们就是一家人。

夏绵绵说,“知道了,何源有说什么事情吗?”

“没有。”封子倾想了想摇头。

夏绵绵猜想,多半是说婚礼的事情,然后提前请客。

何源这个闷骚,终于开窍了。

她转身走向厨房。

封逸尘依然一边做早餐一边看教程。

他看着她起床,说,“一会儿就好。”

“嗯。”夏绵绵点头。

然后等了一会儿。

桌子上就放了很多丰盛的早餐。

豆浆牛排,吐司,鸡蛋,蔬菜粥,炒豆角,还有凉拌黄瓜。

“哇哇,爸爸你做了好多,好厉害!”封子倾崇拜。

迷之崇拜。

估计在他心目中,他爸做什么都是最棒的。

夏绵绵坐在餐桌上,倒显得平静了很多。

她很清楚,封逸尘想要做的事情,做什么都会做得很好,做饭而已,只要他想,太小儿科的事情。

她默默的吃着。

饭桌上就只有封子倾一直夸张的崇拜声。

封子倾应该是真的很喜欢封逸尘,喜欢到怕他再次离开所以才会这般想要留住他。

小孩子应该都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庭。

封子倾虽然从来不说,但她很清楚,她很羡慕小居的家,至少小居的爸爸妈妈都陪在他身边,即使小居有时候经常抱怨她爸爸抢了她妈妈。

“你准备什么时候走?”夏绵绵问。

她想,有些幻想,她还是不要让子倾一直沉寂下去。

总得去打破。

她不要求子倾跟着谁,她尊重子倾的任何决定。

封逸尘喝着牛奶的举动顿了一下,没特别大的情绪说道,“再说吧。”

“爸爸你还要走吗?”封子倾一下激动了。

不是之前说了,不走的吗?!

为什么现在还要走?

“嗯。”封逸尘点头。

“你答应我不离开的。”

“你可以跟着他一起走。”夏绵绵插嘴,“你不是很喜欢他吗?他带你去城堡。”

“什么城堡?”封子倾一下就被转移了注意力。

“去了不就知道了。”

“我想带小居一起去,小居最喜欢承包了。”封子倾激动地说道。

“恐怕不行。”夏绵绵直接拒绝。

封子倾不开心,问道,“那妈妈你会去吗?”

“不去。”

“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跟着爸爸一起?”封子倾很激动。

为什么他们家的人就不能一直一直在一起啊。

为什么要分开。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就不要多问了。”

“你们是不是离婚了!”封子倾突然开口,口吻还很笃定。

夏绵绵喝着蔬菜粥的手一顿。

“没有。”她说,很直白。

就算经历了很多,就算过了很长时间了,但他们的婚姻还在。

“你们别骗我,只有离婚的夫妻才会分开住,你们一定离婚了……”

“我不会和你妈妈离婚的,这辈子都不会。”封逸尘突然开口,对着封子倾很认真的口吻。

封子倾看着自己爸爸。

眼巴巴的看着他。

他不明白大人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乖,爸爸妈妈会永远在一起的,还有你。”封逸尘保证。

“那你为什么还要走?”封子倾问,很受伤。

“我不走。”封逸尘说。

说的时候,抬头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感觉到视线,也这么回头看着他。

“我不走,要走,也会带着你妈妈还有你一起离开。”

“那我们拉钩。”封子倾伸出小手指。

封逸尘也伸了出来。

夏绵绵就这么看着他们之间的承诺。

她想,封逸尘总会食言而肥的。

她暂时真的没有想过姚离开驿城,而阿尔戈的国王绝对不会允许他儿子,在这种地方生活太久。

早饭之后。

夏绵绵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封逸尘带着封子倾出门,买菜。

她不想出门,所以就一个人在家。

一个人在家看着电视,日子好想过得有些懒散,也真的很惬意。

不知道为什么,封逸尘的到来,越是让她想要过这样的生活,这样安定的生活,大概是,物极必反,封逸尘越是给她造成了威胁,她潜意识里面越是反抗得厉害。

中午依然是封逸尘很做的饭菜。

味道越来越好。

封子倾的马屁也拍得越来越好。

到了下午4点多,家里响起了门铃声。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去开门。

她猜想应该是何源。

然而不是。

门口处站着凌子墨一家三口,在看到封逸尘的那一刻,全体懵逼。

懵逼了好久。

还是凌小居主动开口,幼嫩的嗓音大声说道,“叔叔你好帅!”

“……”封逸尘眼眸微转,看着凌小居,笑了笑。

凌小居觉得笑起来的叔叔更帅了。

“卧槽!”门口突然传来沉默片刻后凌子墨的咒骂声,“封逸尘,你丫的回来了?!”

“嗯。”

“你特么的脸怎么回事儿?”凌子墨直勾勾的看着。

封逸尘说,“怎么了?”

“我特么还没嘚瑟多久呢,你能不能别这么快恢复!”凌子墨简直就是蛇精病。

哪里有人这么明目张胆的见不得人家好的!

“你们怎么来了?”封逸尘淡淡的问。

凌子墨大摇大摆的走进去,拉着自己老婆,特别恩爱的模样说道,“何源那小子说晚上吃饭,我们就早点过来了,想着子倾在这边就带着小居过来玩一会儿,没想到撞到你这顿大佛了,我还以为你人间蒸发了呢?!”

“……”封逸尘没搭理,淡然道,“我去叫子倾下楼。”

“叔叔……”凌小居拉着他的裤子。

封逸尘转头。

凌小居一脸迷妹样。

居小菜连忙说道,“是干爹。”

“干爹。”凌小居嘴很甜,“我想跟着你一起去找子倾。”

“好。”封逸尘还算温柔,温柔的牵着凌小居的小手。

凌小居这个孩子一点都不懂得含蓄,她说,“干爹我要抱抱。”

封逸尘就弯腰把凌小居抱了起来。

凌小居非常开心的趴在封逸尘的肩膀上。

心里美滋滋的。

她觉得面前的叔叔真的好帅好帅。

好适合当老公哦!

封逸尘带着凌小居上了楼。

楼下居小菜和凌子墨坐在了沙发上,夏绵绵的旁边。

凌子墨很自若的拿着电视节目就换,完全不顾夏绵绵在看的狗血连续剧,夏绵绵也难得和这头猪争执,怕拉低了自己的身份。

居小菜问道,“他什么是回来的?”

“前天晚上。”夏绵绵说。

“不会走了吧。”

“谁知道。”夏绵绵耸肩。

“你和封逸尘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从进来之后就没感觉到你们之间有什么互动……”

“别担心他们了。”凌子墨一边换台一边说道,“逸尘这辈子铁定了非她不可,她又逃不掉,而且逸尘长得这么帅,我就相信夏绵绵可以抵抗得了他的美颜诱惑!”

夏绵绵翻白眼。

他以为全世界都像他一样肤浅吗?!

她现在还真的就抵抗得了。

“再说,你怀孕了还瞎操心什么?!”凌子墨不爽。

夏绵绵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羞涩的一笑,“嗯,检查出来的时候就已经两个月了,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什么没来得及啊,是怕打击你这么一个孤家寡人。”凌子墨插嘴。

真的很欠揍。

“还好现在逸尘回来了,你们努力努力就行了。”

夏绵绵真想白眼砸死凌子墨。

这货怎么就能够这么嘚瑟。

简直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痛,也不想想以前吃瘪的时候要死要活让她陪的时候那副惨样。

现在还甚是怀恋得很。

“你别听他乱说,我也是才知道我怀孕了。”居小菜解释。

“嗯,怀孕了挺好的,家里两个孩子也会比较热闹。”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一想到以后带三个孩子,头疼。”居小菜直白。

夏绵绵转头看了一眼凌子墨。

所谓的三个小孩,当然就有凌子墨。

这傻货。

夏绵绵忍不住笑,笑得还很灿烂。

居小菜也笑着。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说凌子墨坏话的时候,都会异常欢乐。

而那头猪,还半点不知。

此刻楼上。

封逸尘抱着凌小居,后面跟着封子倾一起下楼。

封子倾眼巴巴的看着封逸尘抱着凌小居,脸上明显有些不开心。

“小居,你下来自己走好不好?”封子倾鼓起勇气说道。

“不好。”凌小居抱着封逸尘的脖子。

她才不要放手。

她才不要放开她老公!

“你这样我爸爸会很累的。”封子倾说。

“干爹你累不累?”凌小居瞬间变温柔,和刚刚对子倾完全不同的口吻。

“不累。”

“我就知道干爹是最强壮的,不像子倾那样,比我还大呢,身高和我差不多,也抱不起我。”凌小居大声说道。

封子倾很受伤。

他也很想长高,也很想变得强壮也很想可以抱起小居,他其实也能抱起来,只是不能像大人这样自若,他手臂太短了。

下了楼。

封逸尘弯腰准备将小居放下。

小居的两条小短腿就一直夹着封逸尘,死活不下地,“我要干爹抱着。”

“……”封逸尘无语。

封子倾在旁边也有点不开心。

“你不和子倾一起去玩吗?”

“我今天想和干爹一起玩。”

“为什么?”封子倾很不开心的问道。

“因为干爹长得帅!”凌小居说的时候,嘴上还扬起了好好看的笑容。

子倾很受伤。

他长得也不丑啊。

封逸尘被凌小居这么直白的说着,也有些脸红,他说,“小居,你是小孩子,小孩子就要和小孩子玩,大人就和大人玩,所以你乖乖的去和子倾一起玩好不好?”

“不好。”凌小居固执,“我也要和大人玩,我要和干爹一起玩。”

“……”封逸尘对小孩子显然是无措的。

封子倾在旁边特别受伤。

居小菜有些看不过去了,对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凌子墨说道,“过去把你女儿抱过来。”

凌子墨典型的妻管严,居小菜一说话就屁颠屁颠的过去,一把将凌小居抱起来。

“爸爸你放开我!”凌小居不开心。

“你为什么一直缠着你干爹?”

“因为干爹帅,比爸爸帅,比子倾帅。”

“那你干爹也不是你的,你干爹是你干妈的。”凌子墨直白。

“为什么?”凌小居问。

“不为什么,干爹就是你干妈的,他们结婚了!”

“那也可以离婚啊。”

“凌小居,你到底像谁?!”凌子墨气炸。

怎么就说不明白。

一屋子人翻白眼。

还能像谁。

“我决定了。”凌小居从凌子墨的怀抱里挣脱出来,也没有再去找封逸尘,直接走向了夏绵绵,仰着头非常认真的说道,“干妈,我要和你公平竞争!”

“……”夏绵绵直愣愣的看着凌小居,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

“我喜欢干爹,我要干爹当我老公!”

夏绵绵那一刻真的无言以对。

封逸尘那张脸,还真的是祸国殃民。

“那子倾怎么办?”夏绵绵问。

凌小居想了想,很认真的想了想,问道,“干妈,我能有几个老公?”

“……”夏绵绵真是服气了凌小居的花心。

她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封子倾。

这得多受伤啊!

夏绵绵一把将凌小居抱起来,“女孩子只能有一个老公。”

“那我……”

“嘘。”夏绵绵捂住小居的嘴,“这个老公只能和你年龄相当,干爹比你大了那么多,等你长大了,他就老了,老了之后就很丑很丑了,脸上都是皱纹你都会嫌弃的。”

“真的吗?”凌小居被忽悠。

“更重要的是,你干爹已经是我的老公了,抢人家的老公,是非常非常不对的,这点千万不能像你爸爸!”夏绵绵一字一顿。

这句话,几家欢喜几家愁。

封逸尘紧抿的唇瓣,那一刻也上扬了些。

他脑海里面只听到夏绵绵说,他是她老公。

所以……

他是她老公。

而凌子墨在一边就不淡定了,“夏绵绵你乱说什么,我可从来不搞有妇之夫!”

“谁知道呢?”夏绵绵耸肩。

她也就是随口说说。

“我也有道德底线的。”

“是吗?”

“是啊是啊!”凌子墨气炸,“还有啊,我现在很专情的,我就爱我家小白菜一个人,谁都不放在眼里。”

“所以我爸不爱我。”凌小居突然插嘴。

“……”凌子墨真被这屋子里面的女人气得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死。

夏绵绵笑着没搭理凌子墨,这货就是天生的逗逼。

她对着小居说道,“所以这个屋子里面唯一可能会成为你老公的只有……”

“我知道,子倾。”

“聪明,那现在去和子倾玩吧。”

“嗯。”凌小居从夏绵绵的腿上跳下来。

跑步走向封子倾,拉起他的手。

封子倾刚刚还一脸受伤,此刻就一脸羞涩的,愉快的玩耍去了。

封逸尘一直看着夏绵绵,看着她脸上的笑容,脸上好看的笑容,仿若都变成了奢侈。

夏绵绵恍若很久很久都没对他这么笑过了。

“还是你厉害,小居的性格,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纠正!”凌小居说,“她一直说她以后要找很多老公来疼自己,你说长相可以遗传,这花心也能遗传吗?”

夏绵绵真的忍不住大笑。

她完全可以理解居小菜的心情,这种事情任谁都欲哭无泪。

凌子墨被两个女人评头论足,很不爽,对着一边的封逸尘说道,“我们去抽烟。”

封逸尘点头。

两个人走向了外阳台,把落地窗关了过来。

“你回来了也不通知一声,不厚道啊,封逸尘!”凌子墨抽着烟,不爽的抱怨。

封逸尘没有解释。

那一刻凌子墨多半也猜到,是没搞定夏绵绵。

“话说你和夏绵绵兜兜转转这么多年,怎么这次你回来,我感觉你们俩感情好像淡了?是你变心了还是夏绵绵变心了,你肯定不会变心,所以就是夏绵绵了,夏绵绵不会和何源有一腿了吧?!”

“不是。”封逸尘摇头。

有时候他甚至倒是希望夏绵绵变心也好,变心至少还有去爱的能力和想法,他还可以重新追回来,真的心冷了心寒了,他怕自己捂不热。

“那你这次回来就不会走了吧。”凌子墨也不知道怎么帮他解决问题,随口问道。

“会走。”封逸尘说。

“为什么还要走啊?你再走,夏绵绵可真的就是别人家的了。”凌子墨提醒。

“我带她一起走。”封逸尘说。

“驿城不是你的家吗?”凌子墨有些不舍的说道。

“很多事情我不是不想告诉你,而是……很难开口说清楚。”封逸尘确实不想说那些发生在他身边的事情。

凌子墨也不多问。

就抽着烟,感叹着,“逸尘,我上辈子都是懵懵懂懂的在过日子,以为游戏人生就是我的终极目标,我绝对不会收心也绝对不会喜欢上任何一个女人无法自拔,但自从我发现我很爱居小菜之后,我就再也不想失去了,我对其他任何女人都没有兴趣,就想和我家小白菜一起卿卿我我,然后啪啪啪啪啪……”

封逸尘吐出烟雾,“你在炫耀吗?”

“哥们就是告诉你,哥们就是觉得有个爱自己自己爱的女人在身边,真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所以是在劝他,好好珍惜。

两个人变得有些沉默。

凌子墨一向都不是那种能够劝慰人的。

静静地抽着烟。

夏绵绵敲开落地窗,对着他们说道,“何源让去吃饭了。”

“嗯。”封逸尘熄灭了烟蒂。

说完,夏绵绵转身离开。

凌子墨也熄灭,两个人一起走出去。

连凌子墨都觉得,夏绵绵对封逸尘好冷漠。

以前,以前……不是很护短的嘛?!

他们所有人一起,直接走向了何源的家。

家里面已经摆满了一大桌子菜了,据说都是出自何源之手。

凌子墨到谁家都很自若。

他把着何源的肩膀,问道,“之前还为情所困买醉消愁什么的,这么快就同居了?看不出来啊,果然是只深藏不漏的老狐狸啊!”

何源被凌子墨说得有些尴尬,看着岳芸洱也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我们合法的。”

“这么快就结婚了,佩服!”凌子墨惊呼着说道。

“嗯,还有结晶了。”何源补充。

“你特么是在坐飞机吗?”凌子墨咆哮。

何源笑了笑,没太搭理凌子墨的神经质。

居小菜和夏绵绵走向岳芸洱,居小菜关心道,“你也怀孕了?”

“嗯,快两个月了都。”岳芸洱说。

“我也是2个月了。”

“真的吗?”岳芸洱有些惊奇。

两个女人就这么聊了起来。

夏绵绵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些插不上嘴。

女人对于怀孕这种事情,肯定会说上一天,没完没了。

好在何源开口说吃饭了,所有人才为围坐在了椅子上。

“我想挨着干爹坐。”凌小居开口。

“……”封子倾脸色有些黯然。

凌小居也没有得到大人的回复,就爬着坐在了封逸尘的座位旁边,很高兴的样子。

封子倾默默地坐在了凌小居的旁边,有点不开心。

当然这也只是小插曲,大家也不会特别在意。

就任由着凌小居喜滋滋的坐在了封逸尘的旁边,而封逸尘对她也很照顾,很细心。

饭桌上,何源作为主人开口道,“邀请你们过来,就是想给你们说一声,下个月中旬16号,我和岳芸洱的婚礼,邀请你们参加。”

“这是奉子成婚啊?!”凌子墨逗趣。

何源说,“如果不是我想结婚了,我也不可能会允许有孩子。”

看何源这护妻狂魔!

他们都还没说什么呢,就在澄清自己和岳芸洱的婚姻,是他的主动。

------题外话------

二更下午到。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