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除了你,没任何女人共享我!/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源家。

凌子墨笑着说道,“我都什么都没说,你需要这么护着吗?”

“自己的老婆不应该好好疼的吗?”何源直白。

凌子墨无语的嘀咕,“恋爱可以让一个人彻底变化,果真不假。看这么龟毛闷骚的何源,都变成明骚了。”

岳芸洱听着他们的对话,脸都红透。

居小菜也实在受不了她老公的……奇葩。

但也因为有凌子墨,饭桌上一般都不会太尴尬。

即使……

某两个人好像一直有些沉默。

凌子墨转头突然对着夏绵绵问道,“你干嘛不说话?”

夏绵绵回答,“我又不像你话那么多?”

“你和逸尘是不是有矛盾?”凌子墨问。

夏绵绵不想回答。

“我一进你家门就发现了,你就没正眼看过我们家逸尘一眼,你说他长这么帅为什么不看他?”凌子墨咄咄逼人,口气也幼稚得要死。

夏绵绵真不想搭理他。

凌小居听到有人说帅,立刻接嘴,“干爹最帅了!要以后子倾也有干爹的帅我就嫁给子倾!”

“你安静点!”凌子墨吼着自己女儿。

“哼。”凌小居生气的嘟嘴。

“小居,我会努力长好的。”封子倾小声的在凌小居的耳边说道。

凌小居小脸蛋一笑。

不太记仇的个性真好。

她说,“那你要好好长哦。”

“嗯。”封子倾坚定的点头。

封逸尘一直在帮凌小居夹菜。

他挺喜欢小居活泼的性格的。

凌小居也对着封逸尘笑得很甜蜜。

凌子墨眨巴着杨静看着他们,说,“逸尘是不是想要一个女儿?”

封逸尘没犹豫,点头,“嗯,想要。”

“……”这么直白。

所有人那一刻都转头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硬是没有说话。

然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吃过晚饭之后。

所有人在客厅看电视聊天吃水果。

何源单独找居小菜。

居小菜有些诧异,陪着何源在阳台上。

何源说,“有个官司想让你帮我打一下,我这边证据挺充足的。”

“你说说看。”居小菜直言。

“十年前,吉祥电器更换了董事,导致前董事长破产自杀,经过多方面的调查发现之所以吉祥电器当时的董事长破产是因为现董事长的故意陷害所致,目前可以很直观的发现导致吉祥电器口碑及销量大跌的原因是当时的一批劣质商品,该厂家商给吉祥电器生产了十万台劣质全自动洗衣机导致当时库存积压厉害,同时遭受到消费者的强烈抵触控告甚至造成了部分用户身体伤害,闹得很大。”

“吉祥电器紧急召回商品,要求厂家返厂重新生产,与此,吉祥电器对消费者进行赔偿但却并没有得到好的效果,股票跌宕厉害,厂家的生产又迟迟无法交货再营销,最终无力支撑吉祥电器的运作,前董事长岳翔不得不宣布破产,打算宣布破产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是吉祥电器的最大股东,换成了现成董事长邱名伟,当时岳翔为了拯救吉祥电器把自己所有的不动产动产都抵押了出去,负债累累,估计是悔恨自己这么多年的家族企业被他人侵占,还遭遇吉祥电器口碑的诽谤,选择了自杀。”

何源将事情阐述。

“目前有什么证据?”居小菜一针见血。

“当初和厂家签订的合同,是邱名伟所为,而生产的质量问题,是邱名伟故意让对方做的,现在找到了厂家老板,他承认当时确实和邱名伟有勾结,当初的厂家只是一家不太大的生产公司,根本就不可能接到吉祥电器这种大企业的单子,是邱名伟让他答应他的条件然后和他签订了合同。”

“只有证人的证词吗?有什么实质性地证据没有?”居小菜认真的问道,“光是证人指控是不行的,而且签订合同的事情,如果岳翔当时不授权,邱名伟的合同也不会生效,所以当初签订的合同,还有留档吗?”

“我看当时的合同了。”何源说,“确实是岳翔授权,岳翔当时对邱名伟的信任导致他并没有对他有防备。”

“那这个不能作为证据。”

“我知道。”何源点头,“当年邱名伟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钱来收购吉祥电器那么多的股份,所以通过吉祥电器和厂家商的合作,利用厂家商拿到吉祥电器的合同之后,打的预付款有一大部分都给了邱名伟,剩下的钱邱名伟让厂商利用最劣质的材料进行生产,验货是邱名伟验的,所以没有人知道这批货有着严重的质量问题,就这么投入销售了。”

“邱名伟从合同中得到的钱有证据吗?”居小菜问。

“有。有纸质档记录,当时厂家老板怕被邱名伟阴,所以留了个心眼,从得到合同款项之后,因为是现金支付,所以在给邱名伟钱的时候,要求邱名伟签了字盖了手印,还录了音。”

“你有原档吗?还有录音,给我听听。”

何源把早就准备好的文件给了居小菜,点开录音。

居小菜听得很认真。

缓缓,“证据确实很充足,人证一定要确保。”

“好。”

“我很好奇,厂家老板明知道指控邱名伟也是犯法的事情,为什么还要答应你?你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何源淡淡然。

有些事情,他不想多说。

因为手段并不光明。

“嗯。”居小菜也不多说,笑了笑问道,“那问你另外一个问题,你突然打这个对你而言无关紧要的官司,是为什么?吉祥电器和你有关系?”

“岳翔是岳芸洱的父亲。”

居小菜一怔。

何源说,“只是拿回属于她的东西。”

居小菜点头。

果然是绝种好男人啊!

以前觉得封逸尘也挺好的,长得帅对夏绵绵也挺认真的,但怎么都觉得封逸尘身世复杂到有些高不可攀,还是何源最接地气,最让女人安心。

何源说,“小菜,打赢了这场官司,邱名伟手上的股票会无条件转让到岳翔的继承人手上吗?”

“案例是会将那些非法的股份转让,但我试着,让他除了遭受法律的制裁外,顺便让他倾家荡产。”

“谢谢。”

“给我一周的时间,我回去好好看看案子。”

“麻烦了。”

“别这么客气,我闲着也是闲着。”

“不过你怀孕了……”

“没这么矫情。”居小菜直白,“一个小官司而已。”

何源感激,又说道,“先暂时不要给岳芸洱说,我想……”

“给她一个惊喜是吧?”

“嗯。”

“好男人啊!”

“其实子墨也很好,只是偶尔幼稚了点。”

“岂止!”居小菜真不好意思开口告诉何源。

凌子墨的炮友绕地球一圈。

她也是心大,认命。

“你们躲在这里做什么?!”客厅外,传来了凌子墨的嗓音。

不爽。

何源为什么缠着他老婆不放!

“没什么。”居小菜都不想和凌子墨多说。

“你别被这种老狐狸勾引了,他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居小菜翻白眼,越过凌子墨走了。

“嘿,你这什么表情!你居然漠视我!”凌子墨不爽,追着自己老婆出去了。

何源看着他们,凌子墨也多亏有这么一个冷静沉着的老婆。

他转眸看着客厅中,看着岳芸洱甜甜的和夏绵绵一直聊着天,看着封逸尘坐在夏绵绵旁边几乎是不说一句话,眼神就一直看着他们,沉默得好像空气。

也不知道,曾经那么相爱的两个人,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

晚上8点半。

因为带着小孩,所以都离开了何源的家。

封逸尘一家人回到自己的家里。

封子倾有些郁郁寡欢。

“怎么了?”封逸尘询问。

“没什么。”封子倾依然低落。

“告诉爸爸,怎么了?”

“小居好像真的不喜欢我。”封子倾说。

“……”

“她好像更喜欢你。”

“她还小,还不懂什么是喜欢,何况爸爸喜欢你妈妈,你不是知道吗?”封逸尘说。

夏绵绵就在他们旁边,所以听得很清楚。

“不过小居说,我要是长大了有你帅,她就会喜欢我。”

“你会比我更帅的。”

“真的吗?”封子倾似信非信。

“嗯,真的。”

“谢谢爸爸,你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封子倾又信心百倍。

封逸尘拉着封子倾的手,“明天要上课,早点洗澡睡觉。”

“爸爸陪我。”

“好。”

客厅中就安静了。

夏绵绵靠在沙发上,无聊的看着电视。

封逸尘应该不会停留太久。

他毕竟,已经不是一般人了。

这么想着,她坐在客厅看着电视。

房门外响起了门铃声。

夏绵绵走过去,从视频中看到一个不太熟悉又不太陌生的男人,她打开大门,“找封逸尘?”

“是,找王子。”

“嗯,你稍等。”

“是。”

夏绵绵转身,走向2楼。

2楼上,封逸尘正坐在床边陪封子倾睡觉,顺便帮他读者课外书籍,声音真的很磁性很动听。

夏绵绵推开房门,封逸尘转头,“怎么了?”

“有人找。”

封逸尘喉咙微动,“等子倾睡了我再下来。”

“他好像很急。”

封逸尘不为所动。

夏绵绵直接走进去,拿走封逸尘手上的书籍,“我来吧,你下去看看。”

封子倾窝在被窝里面看着他父母。

两个人好像没怎么交流过耶。

封逸尘看着夏绵绵,好久,起身离开。

走出房门的那一刻,封逸尘转头问道,“你很想我走了是吗?”

夏绵绵没有回答。

当着孩子的面不想说这么伤感情的事情。

封逸尘也没想过夏绵绵会回答,走了出去。

夏绵绵抿了抿唇瓣,一会儿情绪就恢复如初,“讲到哪里了?”

“妈妈,你为什么不喜欢爸爸?”封子倾问,小声的问道。

“没有不喜欢。”

“我看出来了,你就是不喜欢爸爸。”封子倾说。

其实小孩子并不是什么都感觉不到。

“不是不喜欢,而是……”夏绵绵想了想解释道,“而是,不想喜欢了,妈妈觉得喜欢你爸爸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为什么?”

“长大你就知道了。”

“那今天早上你说爸爸带我离开,你就不会跟着我们一起离开吗?”

“嗯。”夏绵绵点头,这一刻对她儿子认真的说道,“我知道你很喜欢你爸爸,我不为难你,你愿意跟着你爸爸走就跟着你爸爸离开,偶尔有时间回来看看我就好。”

“你想我离开吗?”子倾很动情地问道。

“我尊重你。”

“我是很喜欢我爸爸,但是我不会离开你的。”夏绵绵看着他。

“我一直很想有个爸爸,所以我很喜欢有爸爸的日子,但是如果我走了妈妈你就一个人了,我愿意陪着你,我会一辈子都陪着你的。”封子倾很坚定地说道。

夏绵绵喉咙微动。

不被感动真的都是骗人的。

她一直以为,封子倾更愿意跟着封逸尘,却没想到,他会选择留下来陪自己。

她说,“我也很不想你离开我。”

封子倾眼巴巴的看着她。

“但是如果真的有那一天的话,你跟着你爸爸离开吧。”

“为什么?你不要我了吗?”

“傻瓜,你是我儿子,我抛弃你爸也不会抛弃你的!”夏绵绵笑道,“但跟着你爸爸是对的,你是男子汉,有些事情需要去面对去承受,不要像妈妈一样,没什么追求的过着安逸的生活,不适合你。”

“妈妈……”封子倾看着她。

“乖,早点睡觉。”夏绵绵温柔的给他拧着被子。

封子倾一向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很多事情他不会绝对的去反抗大人,那一刻即使心里很不开心,还是乖巧的闭上了眼睛。

夏绵绵帮子倾将灯光调试到最暗,起身离开。

走出子倾的房门,关上房门。

房门外,封逸尘站在那里。

夏绵绵有些诧异,“没下楼吗?”

“比起其他事情,我更在乎你和子倾。”封逸尘说,看着夏绵绵说道,“你宁愿放弃子倾在你身边,也不愿意跟着我一起离开吗?”

“你不是听到了吗?”夏绵绵淡淡的说道。

她甚至都不想生气,封逸尘偷听他们的谈话了。

想想好像也没多说什么。

“到底要我做什么?”封逸尘问。

“不用做什么。”

“要我做什么,才可以将你的心捂热?”

“说了不用了。”夏绵绵直白,“我心里怎么样,和你没什么关系,是我自己造成的。”

“你怎么造成的,你告诉我,我帮你。”封逸尘看着她,直直的看着她。

“封逸尘……”

“你明知道我在这里待的时间不会太久。但你却不给我一点机会,阿九,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我承认当时在听到你和欧力在房间的时候我没有进去是我的不对,可你不知道我当时心里怎么样的,我并不比你好受,而我忍了下来是因为,我很清楚欧力会死,马上就会死,如果我不忍下来,你就会死!”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的激动。

他很少情绪激动。

真的很少,不管遇到什么,好像都是死一般的沉默。

她说,“我没怪你。”

“那你怪谁?”封逸尘问。

问得夏绵绵有些哑口无言。

“阿九,我会带着你离开,会!”封逸尘说,“这辈子,我非你不可!”

“你会强迫我是吗?”

“我会!”封逸尘一字一句,“我可以保证,去了阿尔戈,没人敢动你一根毫毛,包括现任国王,我保证,没有任何女人会一起共享我,只有你!”

夏绵绵看着他。

看着他突然转身,直接下了楼。

甚至是吼完了之后有些激动地就走了!

楼下,还有人在等他。

封逸尘是在客厅停了一下,才稳定情绪走向门口。

门口的男人毕恭毕敬,看着封逸尘出现才微微松口气的焦急的说道,“王子,国王说,让你明天回去。”

“告诉他,给我一周时间。”

“可是……”

“没有可是!”封逸尘说,“如果强迫我,我也可以不用回去。”

“王子……”

“这周时间也别出现在我面前!”封逸尘冷漠。

男人不敢多嘴,恭敬地点头,离开。

封逸尘猛地将房门关了过去。

他这一辈子,一直被桎梏一直被桎梏。

想着弄了欧力之后,就抢走欧力的势力雄霸一方,却没想到多了一个所谓的王子身份,成为了王储继承人,承受着很多所谓的国家使命。

他到底是什么?!

他长了这么大,认贼作母那么多年,他长了那么多,不停地在挣扎挣扎挣扎了那么多年,到最后到底得到过什么?!

他爱了夏绵绵这么多年,到最后,却不停的伤害伤害,身不由己的伤害到,彼此变成了这个地步,夏绵绵曾经分明说过,很爱他,很爱他。

可是……

她还是会心灰意冷。

她海水对他心灰意冷,而他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够让她,回心转意。

封逸尘突然猛地一拳,狠狠地揍在了墙壁上。

剧烈的声响,连墙壁上的大钟都在摇摆。

夏绵绵站在楼梯上,看着封逸尘在发脾气。

她想要和他好好谈谈。

谈谈让他带着子倾离开的事情,看着他如此模样,她想可能谈不下去的。

她转身回到卧室。

她在想,她是不是应该,委曲求全。

洗完澡。

夏绵绵从浴室出来。

封逸尘回到了卧室,看上去似乎已经平静。

他看着她出来,自己也去了浴室,洗澡。

然后出来。

夏绵绵躺在床上。

封逸尘也躺在床上。

两个人睡着,中间隔了两个人的距离。

今天两个人明显吵架了,所以保持了绝对的距离。

谁都没有越界。

安静的房间。

封逸尘说,“一周后,回阿尔戈。”

夏绵绵没有回答。

“想想这一周有什么想要做的?或者想去什么地方玩,子倾这一周可以不用上课,我会去学校给他办理退学手续。”

夏绵绵依然什么都没说,心口只是,很冷。

“有空的时候收拾收拾一下自己必须要带走的东西,可以带着去阿尔戈。”封逸尘又开口。

即使,得不到任何回应。

“何源的婚礼,我会带着你还有子倾回来参加。”封逸尘保证,“阿尔戈有很多很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到时候你可以挑选一些送给何源做新婚礼物……”

“我可以拒绝吗?”夏绵绵打断他的话,问道。

“不可以。”

夏绵绵冷笑。

“不可以拒绝我。”封逸尘一字一顿。

那一刻,甚至身体也靠近了过来,将她的身体搂住。

所以也不能拒绝他的亲热。

封逸尘的唇亲吻到她的脖子处,他说,“阿九,我会让你重新爱上我的。”

他说。

解开了她的睡衣。

所以……

封逸尘用这种方式让她重新爱上他!

------题外话------

月票可以给点吗?

求月票!

┭┮﹏┭┮

小宅写的好难过啊!

你们给点动力好吗?

好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